雙鼠記: 一個老鼠、公主、湯和棉線的故事 (第2版) | 誠品線上

The Tale of Despereaux

作者 凱特.狄卡密歐
出版社 台灣東方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雙鼠記: 一個老鼠、公主、湯和棉線的故事 (第2版):不認命的,自當有不一樣的生命厚度這是一本由老鼠、耗子、公主和棄兒、光、愛、復仇與希望交織而成的小說。小老鼠悲絕因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不認命的,自當有不一樣的生命厚度 這是一本由老鼠、耗子、公主和棄兒、光、愛、復仇與希望交織而成的小說。小老鼠悲絕因為愛上小公主而被下放死牢,卻因為心中有愛而變得勇敢、願意原諒;渴望見到光的耗子明暗因一次出遊,嚇死皇后,被公主嚴厲的喝斥,深深覺得受傷而充滿仇恨,一心想報復,卻因有光的引導終能向上提升;懷著一點點恨意和很多悲傷、仁慈以及願意為人設想的豌豆公主,終因體貼而逃過耗子的仇恨,並且讓渴望被愛、被注意的棄兒母豬密歌有了希望。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凱特‧狄卡密歐(Kate DiCamillo)出生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在佛羅里達州長大。大學時代主修英美文學,並從事成人短篇小說的創作,曾經獲得一九九八年邁克奈特基金會的作家獎助金。《傻狗溫迪客》是她的第一本兒童小說,獲二00一年美國紐伯瑞銀牌獎;隔年《高飛》又獲美國國家圖書館青少年文學銀牌獎;這本《雙鼠記》再獲二00四年紐伯瑞金牌獎。 原先,凱特並沒有想到要為兒童寫作,直到她開始在第一家書店的童書部上班,看到許多非常好的兒童書籍,深受感動,才決心朝這個方向努力。打從四歲起到大學畢業為止,凱特家都一直住在氣候暖和、有許多棕櫚樹和陽光的佛羅里達州。後來她遷居到北方的明尼蘇達州,那兒靠近加拿大邊界,天氣又冷又乾,冬季漫長而嚴寒。 由於居住的公寓禁止養狗,而陰沉的冬季又令她特別懷念南方的陽光,她便將這樣的心情投射在稿紙上,寫成《傻狗溫迪客》這個故事,用來歌頌美好的事物:狗、朋友和南方的老家。 由於白天在舊書店工作,因此凱特只能在早上花一點點時間寫作,一天最多只能寫兩頁,然而她強迫自己每天不間斷。一本書從開始寫到全部修改完成,大約要一年的工夫。凱特筆下的人物都顯得十分真實。她說,她並沒有塑造這些人物,而是專心聆聽這些人對她說什麼,然後把他們說的東西轉述出來。她不喜歡刻意介入或扭轉故事的發展,也不特意挑選故事的題材或背景,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 以《夏綠蒂的網》一書聞名於兒童文學界的E.B.懷特曾說:「所有我想要在書裡表達的,甚至,所有我這輩子所想要表達的,就是:我真的喜歡我們的世界。」凱特認為這句話也正是她寫作的心情。提摩太‧巴西爾‧艾林(Timothy Basil Ering)趙映雪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兒童文學碩士,致力於少年小說的創作與賞析,作品獲國內多項兒童文學獎。譯作有《我那特異的奶奶》、《那一年在奶奶家》、《奶奶的一季大禮》、《隱形男孩VS.盲眼女孩》、《大偉的規則》、《雙鼠記:一個老鼠、公主、湯和棉線的故事》等等。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作者介紹 故事導讀 第一回 一隻老鼠誕生了 第 一 章 最後一隻 第 二 章 大失所望 第 三 章 從前從前 第 四 章 豌豆進場 第 五 章 費洛見到的 第 六 章 鼓 第 七 章 戀愛中的老鼠 第 八 章 走向耗子 第 九 章 該問的不問 第 十 章 好理由 第 十一 章 棉線大師到來 第 十二 章 再 會 第 十三 章 背棄再背棄 第 十四 章 深 淵 第 十五 章 光 第二回 明 暗 第 十六 章 為光心盲 第 十七 章 小小慰藉 第 十八 章 告 解 第 十九 章 光,到處是光 第 二十 章 水晶燈下的風景 第 二十一 章 皇后的最後一句話 第 二十二 章 重組破碎的心 第 二十三 章 因果關係 第三回 吼嗚!母豬蜜歌麗的故事 第 二十四 章 雪茄、紅桌巾和母雞 第 二十五 章 惡性循環 第 二十六 章 路過的皇家 第 二十七 章 願 望 第 二十八 章 到城堡 第 二十九 章 踢膝舞與給線 第 三十 章 到地窖 第 三十一 章 黑暗中的歌 第 三十二 章 小心耗子 第 三十三 章 一隻曉得她名字的耗子 第四回 回到光明 第 三十四 章 殺無赦,就算死了也要殺 第 三十五 章 閃亮的鐵甲武士 第 三十六 章 蜜歌拿手的東西 第 三十七 章 夢裡的滋味 第 三十八 章 到地窖 第 三十九 章 失 蹤 第 四十 章 原 諒 第 四十一 章 國王的眼淚 第 四十二 章 剩餘的棉線 第 四十三 章 廚子在攪什麼 第 四十四 章 是誰的耳朵? 第 四十五 章 好 湯 第 四十六 章 老鼠血,是的 第 四十七 章 沒有選擇 第 四十八 章 耗子的尾巴 第 四十九 章 你要什麼,母豬蜜歌麗? 第 五十 章 公主說出了他名字 第 五十一 章 那是什麼味道? 第 五十二 章 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曲 終

商品規格

書名 / 雙鼠記: 一個老鼠、公主、湯和棉線的故事 (第2版)
作者 / 凱特.狄卡密歐
簡介 / 雙鼠記: 一個老鼠、公主、湯和棉線的故事 (第2版):不認命的,自當有不一樣的生命厚度這是一本由老鼠、耗子、公主和棄兒、光、愛、復仇與希望交織而成的小說。小老鼠悲絕因
出版社 / 台灣東方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3380382
ISBN10 / 9863380385
EAN / 9789863380382
誠品26碼 / 2680883386002
裝訂 / 軟精裝
頁數 / 28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類別 / 得獎作品
尺寸 / 14.8X21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第一章 最後一隻



這個故事從一座城堡的牆壁開始,跟一隻老鼠的出生有關。一隻小老鼠,他

是父母那胎中最後出來的一隻 ,也是唯一存活的一隻。

「我的孩子呢?」筋疲力竭的媽媽,在這場折磨結束後這樣問。「給我看我

的孩子。」

鼠爸爸把這隻小老鼠高高的舉起來。

「只有這一隻,」他說:「其他的都死了。」

「Mon Dieu(法文,我的天啊),只剩這隻小寶貝?」

「對,只剩這隻。妳要給他取名字嗎?」



「累了半天什麼都沒有。」媽媽說著,嘆了口氣。「真傷心,真失望。」她

是隻法國老鼠,多年前隨著一位法國外交官的行李箱來到了這座城堡。「失望」

是她最喜歡用的字眼之一,經常在用。

「妳要給他命名嗎?」爸爸又重複了一次。

「我要給他命名嗎? 我要給他命名嗎? 當然,我會給他名字的,可是他也只

會像其他那些一樣的死去。噢,真是悲傷,噢,真是個大悲劇。」

鼠媽媽拿出手帕擦鼻子,然後又在眼前晃了晃,嗅了嗅。「我來給他命名,

是的,我給這隻老鼠取名『悲絕』,紀念這地方所有的悲傷與如此多的絕望。好

啦,我的鏡子呢?」

她先生交給她一小片三角形的鏡子碎片。這位鼠媽媽名叫安朵娜,她看著鏡

中的自己,大聲的倒吸了一口氣。「圖立司,」她對其中一個兒子說:「去把我

的化妝箱拿來,我的眼睛真嚇死人。」安朵娜在補妝眼睛時,鼠爸爸把悲絕放到一張拼花布床上。四月的陽光微弱

的穿過城堡窗戶,從牆上一個小洞中擠進來,將金手指灑在小老鼠身上。

其他那些比較大的老鼠孩子都擠過來看悲絕。

「他耳朵太大了,」姐姐玫洛講:「那是我見過最大的耳朵。」

「看,」一個叫做費洛的哥哥說:「他的眼睛怎麼是開的? 爸,他眼睛張開

著,不應該是開的啊。」

沒錯,悲絕的眼睛不應該是張開的,可是現在卻張開來,看著媽媽鏡子上反

射出來的陽光。光線在天花板上射出了橢圓形光圈,他正對著那景象微笑。

「他真的有毛病,」爸爸說:「讓他去吧。」

悲絕的兄姐都退開了,遠離這隻新生的老鼠。

「這是最後一隻了,」安朵娜在床上這樣宣稱。「我不要再生孩子了,每次

都令人失望,而且對我的美麗也很不好,這些小老鼠毀了我的容貌。這是最後一隻,再也不要了。」

「最後一隻。」爸爸說:「他很快也會死掉,沒法活的,眼睛張成這樣是活

不成的。」

但是,讀者啊,他卻活下來了。

這是他的故事呢。



第二章 大失所望



悲絕.提令活下來了。

不過,他的存活在老鼠社區裡引來了很多猜臆。

「他是我見過最小的老鼠。」他的姑姑芙蘿倫絲說:「真是不像話,從來沒

有老鼠,從來沒有,長得這麼小的,就算是提令家族也沒有過。」她瞇著雙眼盯

著悲絕,好像看久了,他就會消失一樣。「從來沒有過,」她又重複了一次:

「從沒有過。」

悲絕尾巴環著雙腳,回瞪著她。

「他那雙耳朵也真是大,」叔叔艾爾佛瑞也觀察到。「看起來比較像驢子耳朵,要是你問我的話。」

「這對大耳朵大得不對勁。」芙蘿倫絲姑姑說。

悲絕動了動耳朵。

芙蘿倫絲姑姑倒抽了一口氣。

「聽說他出生時眼睛就是張著的。」艾爾佛瑞叔叔低聲說。

悲絕死盯著叔叔。

「不可能,」芙蘿倫絲姑姑說:「沒有任何一隻老鼠,不管長得多小還是耳

朵大得多離奇,只要他生下來時張著眼,就不可能活下去,從來沒有這種事。」

「他老爸萊司特說他不太健康。」艾爾佛瑞叔叔說。

悲絕打了個噴嚏。

他一句話也沒有為自己辯解。講什麼?姑姑、叔叔講的句句實情,他是小得

不像話,耳朵是大得很離奇。他出生時眼睛的確是張開的,現在也真的不太健

康。他一直咳嗽、打噴嚏,爪子上隨時都抓著一條手帕。他在發燒,噪音太大時

就會昏倒。最讓人擔心的是,老鼠應該感興趣的事,他全然沒興趣。

他不會一直想吃東西,也不想去找任何食物碎屑。他那些大個頭兄姐在吃東

西時,悲絕只是歪著頭站在一旁,安安靜靜的。

「你們有沒聽到那甜甜、甜甜的聲音?」他問。

「我聽到蛋糕屑從人們嘴上掉下來,打在地板的聲音,」哥哥圖立司說:

「這就是我聽到的。」

「不是……」悲絕說:「是別的聲音,聽起來像……嗯……像蜂蜜。」

「你有大耳朵沒錯,」圖立司說:「但沒有黏對你的腦筋。沒有人會聽到蜂

蜜,蜂蜜是用聞的,不過那也得要有才可能聞得到,現在根本沒有蜂蜜。」

「兒子!」悲絕的爸爸吼了出來:「精神抖擻起來,把你腦袋裡那些沒有用

的東西趕走,去找屑屑吧。」

「拜託,」他媽媽也說:「去找食物屑吃,讓媽媽高興一下。你這麼瘦小,真

是令媽媽失望。」

「對不起。」悲絕說完就低下頭,嗅嗅城堡地上。

但是,讀者啊,他可不是在聞。

他是在聽,用他的大耳朵,在聽其他老鼠聽不到的甜美聲音。



第三章 從前從前



悲絕的兄姐都試著教他如何當一隻老鼠。哥哥費洛帶他在城堡繞了一圈,教

他如何急轉彎。

「要左右移動,」費洛指導他在城堡打了蠟的地板上急抓摸索。「隨時要扭

頭看看你的肩膀後面,先右邊再左邊,不管做任何事,都別停止這個動作。」

不過悲絕沒有聽進去,他在望著透過城堡彩繪玻璃射進來的光線。他用後面

兩腳站著,雙手抓著一條手帕在胸前,往上、往上盯著那亮麗的光。

「費洛,」他說:「那是什麼? 這些顏色是什麼? 我們在天堂嗎?」

「救命!」費洛從遠遠的角落喊過來:「別杵在地板中央講什麼天堂。快移動! 你是老鼠,不是人,要快步移動。」

「什麼?」悲絕還是盯著那光。

不過,費洛已經走掉了。他訓練有素的溜進牆洞裡。

悲絕的姐姐玫洛帶他走進城堡的圖書館。那兒,光線從又高又長的窗戶灑進

來,鮮黃的光束落到地板上。

「這兒,」玫洛說:「跟我來,小弟,我教你怎麼小口小口的啃噬紙張。」

玫洛爬上椅子,再跳上書臺,那上面擺著一本好大好大、翻開來的書。

「這兒,小弟。」她說著就爬上了那本書頁。

悲絕跟著她上了椅子,上了臺子,上了書頁。

「好,現在,」玫洛說:「這是糨糊,這裡,很可口。還有,這些紙的邊緣脆

又好吃,像這樣。」她啃啃書的邊緣,然後看看悲絕。

「換你試試看,」她說:「先吃一口糨糊,再嚐一口脆脆的紙。還有,這些扭

來扭去的線條也很美味。」

悲絕低頭看了看書,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這些書頁上的東西,那些玫洛口中說

的「扭來扭去的線條」,自己排成了形狀;那些形狀,自己排成了文字;而這些文

字,拼出了一句甜美、奇妙的詞語:

從前從前。

「從前從前。」悲絕輕聲的唸。

「什麼?」玫洛問。「沒有。」

「吃吧。」玫洛說。

「我不能這麼做。」悲絕說完從書上倒退三步。

「幹麼?」

「嗯,」悲絕解釋:「這樣會壞了故事。」

「故事?什麼故事?」玫洛瞪著他,有片小紙屑掛在她發怒的觸鬚上。「你出

生時爸爸講得沒錯,你是不大對勁。」她轉身離開了圖書館,要去跟父母報告剛剛

這件令人失望的事。

等她走後,悲絕伸出了腳,用爪子摸著那些可愛的文字。從前從前。他在顫

抖。他打了噴嚏。他用手帕擤了鼻涕。

「從前從前,」他大聲的唸了出來,享受這個聲音。然後,他用爪子指著這些

字,他讀到了一位美麗公主與服侍她、獻給她榮耀的勇敢武士的故事。

悲絕還不曉得,很快的,他自己也必須非常非常的勇敢。

我提過在這城堡下面有個地窖嗎?地窖裡有很多耗子。很大的耗子,也很討厭

的耗子。悲絕命中註定得與這些大耗子相遇。

讀者啊,你們一定知道,不管是老鼠還是人,只要不認命的,就會有個有趣的

命運等著他。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