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 | 誠品線上

聊齋誌異

作者 蒲松齡/ 原作; 蘇尚耀/ 改寫
出版社 台灣東方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聊齋誌異:,◎推薦者:淡江大學中文系專任副教授/陳葆文中國古典短篇小說巔峰之作讓想像力奔馳的玄怪故事真摯不渝的友情與愛情、新奇驚詫的鄉野傳說、正邪互見的特異奇人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推薦者:淡江大學中文系專任副教授/陳葆文 中國古典短篇小說巔峰之作讓想像力奔馳的玄怪故事真摯不渝的友情與愛情、新奇驚詫的鄉野傳說、正邪互見的特異奇人 明末清初,山東淄川的蒲松齡將聽來、讀來的奇怪故事整理成篇,集結成《聊齋誌異》。寫成後,經人輾轉傳抄,流傳很廣,也被公認是清代短篇小說的傑出作品。原書為文言文,總共四百多篇。蒲先生用他的生花妙筆讓神、鬼、狐、仙具有靈性,篇篇引人入勝,為了便利現代讀者也能欣賞這些精采故事,因此選錄具有代表性以及適於閱讀的五十九篇,加以白話改寫,希望《聊齋誌異》能給更多人的茶餘飯後增添一點不一樣的樂趣。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改寫者簡介 蘇尚耀曾任中小學教師四十餘年。結集的有《中國民間故事圖畫故事集》、《好孩子生活週記》(新民教育社);《中國神話》、《山海經故事》(國語日報社)《臺灣歷史上的名人》、《少年宰相》(臺灣省政府教育廳兒童讀物編輯小組)、《中國歷史名人故事》、《一百個好孩子故事》(文化圖書公司)及《山地故事》(幼獅文化公司)等,另有《大明英烈傳》、《苦海孤雛》、《鄭和下西洋》的改寫。(東方出版社)

商品規格

書名 / 聊齋誌異
作者 / 蒲松齡 原作; 蘇尚耀 改寫
簡介 / 聊齋誌異:,◎推薦者:淡江大學中文系專任副教授/陳葆文中國古典短篇小說巔峰之作讓想像力奔馳的玄怪故事真摯不渝的友情與愛情、新奇驚詫的鄉野傳說、正邪互見的特異奇人
出版社 / 台灣東方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5709006
ISBN10 / 9575709004
EAN / 9789575709006
誠品26碼 / 2680306968006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7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尺寸 /

試閱文字

導讀:青林黑塞問知己 : 《聊齋誌異》的作者蒲松齡,字留仙,生於明崇禎十三年(西元一六四○年),卒於清康熙五十四年(西元一七一五年),按傳統的算法,得年七十六歲。根據他親自撰寫的書前自序〈聊齋自志〉可知:《聊齋誌異》的主要規模應完成於他四十歲左右,其後的二十多年間,一直持續增補故事,最後一篇可考見的時間完成於康熙四十六年,那時蒲松齡已是六十八歲年近古稀了。

閱讀這部經歷幾十年才完成,多達四百九十多篇的短篇故事集,要如何把握全書的精神、欣賞它的精華呢?首先要了解作者:蒲松齡在〈聊齋自志〉中告訴讀者,這是一本「孤憤之書」,是一個「遄飛逸興,狂固難辭;永託曠懷,痴且不諱」、有著痴狂脾氣的作者所寫成的。其次要明白作意:這些花妖狐魅、怪事奇談的寫作動機,乃是源於蒲松齡「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間乎」的深深喟歎,他深覺世間冷漠孤寂,只有向幽冥中去尋找知音,他要描摹下這些美好的幽冥身影與情致,以彌補現實世界中的匱乏。

蒲松齡的孤憤之感主要來自他的人生經歷。他的漫漫人生路有兩條主線,一是科舉的夢想,一是教書的現實。蒲松齡最大的志業是希望通過科舉仕宦,走進天下,施展抱負;然而十九歲考秀才時,雖以榜首之姿脫穎而出,可惜之後舉人考試屢考屢敗,一直到五十二歲才終於萌生退出科場之意。至此,人生最可意氣風發的青壯時期,已漸次銷磨在這些三年一次的考途奔波與落榜挫敗中了。除了前述為理想而屢敗屢戰,蒲松齡還有現實生活要面對,因此他必須在大戶人家中覓食教書以養家活口,自三十三歲到七十歲,整整當了三十多年的教書先生。

《聊齋誌異》的寫作,正與上述的生命歷程重疊。科舉之路的不順,迫使蒲松齡的生活圈只能侷限於家鄉與民間,這雖使他充塞著懷才不遇的悲憤感,卻也促使他關懷社會中諸般不公不義的現象及制度;加上本身對志怪文學的興趣,便轉而藉由寫作宣洩對生命的熱情並揮灑婉媚雅麗的文筆,終而成就後世學者公認為中國古典短篇小說巔峰之作的《聊齋誌異》。

書名既叫「誌異」,顧名思義就是「記載奇異」的意思。就內容而言,全書大概可分為寫「情」之異、寫「事」之異、寫「人」之異三大類。寫「情」之異者大多集中在友情或愛情故事,不論是一般人間男女或人與妖、人與鬼之間,蒲松齡多強調其真摯不渝之情,甚至為彼此犧牲的勇氣。在這些故事中,蒲松齡往往寄託了他理想中的情感形式與人際關係,如本書所選的「繡鞋姻緣」、「人與烏鴉之戀」(愛情),「神奇的石頭」(友情)等皆是。寫「事」之異者,其中一部分屬於單純紀錄生活中光怪陸離之事或鄉野傳說的志怪筆記,以新奇驚詫的成分居多,如本書所選的「種梨」、「口技」等;一部分則是加入了人情描寫,情節較複雜,甚至意有所指,發人深省,如本書所選的「羅剎海市」、「小蟋蟀立大功」等。至於寫「人」之異的,則描述了各種行為性格特立獨行的奇人,男女皆有、老少畢至、正邪互見,而其中以民間各類女性人物最見光輝,本書也選了幾篇代表作,如「俠女」「仇大娘」等。

至於書中人物,大部分的男主角主要都具有士人身分,他們或人或鬼,或痴或狂,或出身世家,或家境貧寒,但幾乎都頗有才華,甚至不乏早慧童子;不難看出,這些男主角身上投射著濃厚的作者身影。女主角方面,或是性格突出、妍媸各異、或正或反的各類人間女子,她們表現了蒲松齡對於現實社會中各種婦女面貌的觀察;或是嬌媚可人、體貼多情、多才多能的鬼妖,她們往往是蒲松齡對於理想女性的化身。正是如此多元的故事情節加上繽紛的人物形象,組成了一部豐富多姿的《聊齋誌異》。

《聊齋誌異》文筆雅致、故事生動,而作者與故事更是一組結合緊密的生命共同體,讀者們目眩神迷於各種光怪陸離的故事,驚嘆於作者生動傳神的文筆之餘,也當領會這不只是一本充滿鬼影狐蹤的志怪小說而已,而是一個孤獨疾憤、痴心創作的書生,藉著鬼境妖情寄託他對於現實世界的熱情、悲憐、憤怒、譏謿、懷想與評議。書中所呈現的,除了對怪異世界濃厚的好奇心與想像力外,更是蒲松齡對道德規範苦口婆心的勸諭、不公制度痛心疾首的諷刺、美好人情孺慕情深的嚮往、與不遇之士感同身受的撫慰。聊齋中所談的故事或許奇異,但追究其實,不都是以人間為藍本的變形記嗎?能讀出這點興味,相信蒲松齡天上有知,一定會開心大呼「知我者,其在東方讀者乎!」。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