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亮閃亮 | 誠品線上

Kira-Kira

作者 辛西亞.角畑
出版社 台灣東方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閃亮閃亮:2005年美國紐伯瑞金獎作品(NewberyMedal)【95年5月好讀推薦】凱蒂的姐姐喜歡用「閃亮!閃亮!」來形容喜愛的東西,她光明樂觀的態度不僅影響凱蒂看世界的角度,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在凱蒂心目中,姐姐琳是全世界最出色的女孩,她不只長得漂亮,功課好,還善解人意。她們跟隨爸爸媽媽和伯父一家,由愛荷華搬到喬治亞的一個小鎮。這個小鎮只有三十一個日本人,琳雖然很優秀,但剛到新學校仍不免受到排擠,所幸她良好的表現很快的讓她結交到新朋友。在凱蒂上小學前,媽媽又生了弟弟山姆。爸爸在孵蛋場工作,媽媽在家禽加工廠工作,為了想買一棟自己的房子,他們天天加班,家裡的事,幾乎都由姐姐張羅。姊妹倆經常一起聊天,談自己的夢想。可是姐姐上高中時得了淋巴瘤,人很虛弱,有時甚至神志不太清楚,凱蒂一手擔起照顧的責任,其中的甘苦點滴在心頭。雖然姐姐終究敵不過病魔,十七八歲就過世,但是她樂觀、積極的態度卻深深影響凱蒂。讓凱蒂對生命能懷抱著閃亮的希望。 「閃亮閃亮」是她姐姐教她的第一句話,也將是永遠陪她的最好一句話。它象徵美好和希望,就像黑夜閃爍的星星,反映陽光的海面,和一切可能讓人心生喜悅的事物……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95年5月好讀推薦】凱蒂的姐姐喜歡用「閃亮!閃亮!」來形容喜愛的東西,她光明樂觀的態度不僅影響凱蒂看世界的角度,也成為凱蒂心中最崇拜的人。凱蒂一家日裔美人的角色,在50-60年代的美國南方,生活得貧困與艱苦,父母得忍氣吞聲求得三餐溫飽,在姊姊因病過世後,凱蒂一家人共同努力走出死亡的陰影,並努力完成姊姊生前的遺願---買一個屬於自己家的房間。本書獲選為2005年紐伯瑞最佳童書獎,只有敘述沒有批判,文字樸實帶著些許詩意,閱後引起人心的深層共鳴。 「凱蒂是第二代日裔移民兒童,隨著父母搬到喬治亞州,遭遇到環境中的種種磨難……家人間的全心關愛,孩子們在困苦中仍能欣賞各種閃亮事物的喜悅心境,讓這個故事發出了動人的光彩。」--《出版人週刊》特寫書評 「故事在生活細節中慢慢的推展,毫不做作的描寫手法,曲折和張力卻能自然流瀉。作者以優美的白描文筆和孩子的觀點來敍述,反倒更能令人為其中人物的遭遇與情感心碎……這是一本為失去親人的讀者發聲的作品。」--《書單雜誌》/海瑟‧羅克曼 「由主角凱蒂自述的這個1950年代移民故事,道出了一個家庭陷入長時工作與疾病厄運雙重難關時,當中的人物如何掙扎自處。凱蒂的敘述讓人容易認同,更讓人對她的遭遇感同身受。」--《學校圖書館期刊》/艾希理‧拉森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辛西亞‧角火田(Cynthia Kadohata)一九五六年出生於美國芝加哥。她一出生,全家就搬到了喬治亞州,因為她父親在當地找到一份「雛雞性別鑑定師」的工作。兩歲時,又因父親工作的關係,舉家遷往阿肯色州;直到辛西亞九歲,他們才再次搬家。 辛西亞的祖父母在日本結的婚,二○年代初期從日本移民到美國,在靠近加州哥斯大美沙〈Costa Mesa, California〉一帶當佃農。至於母親和外祖母,都是在南加州土生土長的日裔美人,三○年代才搬到夏威夷定居。 作者畢業於南加大〈the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新聞系,目前住在加州洛杉磯。平時除了創作小說以外,還在《紐約客》〈The New Yorker〉、《大街誌》〈Grand Street Magazine〉和 《犁頭》〈Ploughshares〉等雜誌發表文章。她的第一本作品《漂浮世界》一出版,《紐約時報》即稱許她為「小說界的閃亮新聲」。 辛西亞至今已發表四部作品:《漂浮世界》〈The Floating World〉〈1989〉、《在愛情山谷的中心》〈In the Heart of the Valley of Love 〉〈1992〉、《閃亮閃亮》〈Kira-Kira〉〈2004〉,以及《野花》〈Weedflower〉〈2006〉。其中的《閃亮閃亮》與《野花》,專為兒童與青少年而寫。 有趣的是,她在自己的網站上幽默的承認:她小時候真的就像《閃亮閃亮》裡的那個小女孩一樣,每餐都得吃上五張墨西哥玉米餅,最高紀錄是六張。這讓她的家人印象深刻,且驚異不已,甚至開始擔心她長大後會變成什麼模樣。如今的辛西亞胃口已經變小,一口氣只能吃上三張。 辛西亞‧角火田非常喜歡在美國境內旅行。當地優美、壯闊的風景,總能讓置身其中的她,回歸最真實、本質的自我,更是她「創作動力」的主要來源。

商品規格

書名 / 閃亮閃亮
作者 / 辛西亞.角畑
簡介 / 閃亮閃亮:2005年美國紐伯瑞金獎作品(NewberyMedal)【95年5月好讀推薦】凱蒂的姐姐喜歡用「閃亮!閃亮!」來形容喜愛的東西,她光明樂觀的態度不僅影響凱蒂看世界的角度,
出版社 / 台灣東方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575708146
ISBN10 / 9575708148
EAN / 9789575708146
誠品26碼 / 2680146674006
裝訂 / 軟精裝
頁數 / 41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類別 / 得獎作品
開數 / 25K
尺寸 /

試閱文字

導讀 : (本文作者為台東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

二次大戰期間,珍珠港事變後,美國被迫正式參戰,當局懷疑日裔美人的忠貞程度,曾下令日裔美人只能生活在特定地區,限制其行動。這個舉動涉及了種族歧視問題。在白人優先的美國社會裡,有色人種要與白人平起平坐已經相當困難,更說不上出人頭地。同樣是日裔美人的辛西亞‧角女士(Cynthia Kadohata)出生於大戰結束後六年,但她在五○、六○年代的遭遇,從她書中的描繪來看,改善的空間並不大。

整篇故事由「我」(凱蒂)擔任敘述者,清新誠摯的聲音帶著濃烈的抒情詩特質,樸實的說出她家人的美麗淒涼故事。她寫的是她十二歲前的故事,以她的家族故事為主軸,記錄了她在進入少女時代前的生活點滴。她家裡的五個成員(爸、媽、姐姐琳、我和小弟山姆),加上勝久伯父一家人,以及同時在孵化廠工作的日裔,形成整本小說的主、配角。表面看來,這是一本日裔美人的奮鬥故事;實際上,它所代表的可說是全部有色人種移居美國後的實際生活寫照。

在主角凱蒂心目中,姐姐琳是個近乎完美、值得崇拜的人。她非常樂觀,所以喜愛用「閃亮!閃亮!」形容每一樣喜愛的東西,凱蒂當然深受影響,每件事情也都從光明樂觀的角度去觀看。心態上如此,但現實生活卻不然。父母為了全家生活,日夜工作,不眠不休,出賣體力去做十分卑微的工作(如雛雞性別辨識員、肉品處理員等),由於一份工作難以糊口,只好再兼差,逼得父母與兒女相處時間極為有限。生活清苦還可忍受,終究有改善的一天,但病魔似乎與窮神為伍,琳不幸染上了不治之症--淋巴瘤,全家頓時陷入一片黑暗。雖然全力配合治療,最後還是回天乏術。父母整日沉溺於哀痛中,毫無鬥志,主角凱蒂只好挺身而出,讓父母逐漸脫離哀傷,回到現實,繼續為倖存的兒女奮鬥。悲哀終有結束時,書中的凱蒂一家人暫時走到漫長艱辛之路的盡處時,心中依然滿懷希望,因為琳的一生為他們點燃了期待的微弱火光。

在一個總共只有三十一個日本人的小鎮上生活,凱蒂深刻體認有色人種的卑微與悲哀。還沒上學之前,琳就先給她心理建設,她才能適度的調適自己。後來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都在驗證日裔美人如何在殘酷現實中存活的經過。工作時數多,待遇低,幾乎使得凱蒂的父母喘不過氣來。工廠的生活條件相當不理想,不然不會有媽媽帶尿布上班的事實。為了討生活,凱蒂父母只知容忍,直到山姆在野餐的草地上被捕獸夾夾傷,一向不輕易發脾氣的爸爸忍不住了,在哀悼琳的死亡之餘,爸爸看到山姆走路一跛一跛的,終於說了句:「我受夠了。」便開車子載著凱蒂,到雇主豪宅前,砸壞雇主名貴汽車的擋風玻璃。等心理傷痕逐漸癒合時,爸爸又開著車,帶凱蒂到雇主家當面道歉,展現了爸爸「敢做敢當」的態度。結果爸爸被開除了,只得轉到另一家孵化場工作;隨後,媽媽也在工會選舉中,投下決定性的一票。全家在擺脫死亡的陰影後,重新了站起來,甚至一起前往加州,代替姐姐琳去看看她最喜歡的大海。

作者以流利的散文筆法回顧往昔,行文當中不加批評,只是詳盡的敘述相關事件,是非對錯全由讀者去評斷。因此,我們看到了南方小鎮對外來有色移民的排斥舉動;日裔美人居人籬下,忍氣吞聲只求三餐溫飽的無奈;雇主林登的霸氣,也在強迫凱蒂多吃幾顆糖的語氣中表露無遺。凱蒂父母的堅毅性格,展現在面對生活的種種打擊中。即使凱蒂和琳都不甚喜歡的伯父勝久,也有可愛的一面;他與凱蒂的懇切談話,給凱蒂帶來無上的安慰,不再為照顧生病的姐姐不夠周到而內疚不已。至於捕獸夾事件,一方面突顯了地主的惡毒,同時也刻劃了漢克‧加文的熱心助人。並非所有白人都拒人於千里之外,每個種族中還是好人居多。

雖然姐姐琳得了淋巴瘤而被迫離開人間,但她對生命抱持的樂觀態度,卻深深影響凱蒂的一生。姐妹倆只有一個大志--為家人購買一間房屋。在全家人的努力之下,這個願望終於獲得實現,雖然還得繼續支付多年的分期付款。

故事以「閃亮閃亮」開場,結尾依舊以「閃亮閃亮」收場,前後一氣呵成,沒有冷場,也無濫情。作者的平實寫法值得喝采,讀者反應相當不錯。這本書獲選為紐伯瑞獎二○○五年最佳童書,除了肯定作者的寫作能力外,同時也證明多元社會逐漸開放的態度。

試閱文字

內文 : 星期六一大早,我們就出門了。爸媽看我們出發,似乎鬆了一口氣。家裡的每樣東西都會讓我想起姐姐,一踏出家門,我就覺得好開心。這種感覺讓我既訝異又慚愧。每次離開姐姐身邊時,我就感到內疚,不過我又沒辦法每分鐘都跟她在一起,要不然我一定會崩潰。也許我的理智正在消失中。有時,即使只是三分鐘,輪到我跟琳在一起,我都必須走到外面。我必須去看看天空,必須離開姐姐那間悲傷的房間,到其他地方去。



除了山姆和我,伯父帶著他全家,我的朋友希莉帶她的朋友喬達.博易--一位當地的土地測量員。希莉和我,跟伯父坐在同一輛卡車裡。令人驚訝的是,這輛車正是幾年前帶我們來喬治亞的那輛。它的時速不超過四十公里,因此,喬達.博易的卡車在出發十分鐘後,就把我們甩開了。不幸的是,伯父沒去過我們要去的目的地。今天的目的地是喬達.博易最喜歡的一處營地。伯父迷路了,又不肯停下來問路,他一直說他認得,但顯然他並不認得。



不知什麼時候,我們轉進了一條小路,直到懸崖邊才發現前面沒有路了。這時,車子卡住了,無法倒車。前面是峽谷,再往前開,準會摔個粉身碎骨。真摔死了,琳一定會想念我,病情也一定會加重。伯父要我和希莉坐在卡車的車斗上,這樣才能增加摩擦力。我們爬上車斗,一起祈禱伯父不要意外的往前衝。



輪胎在原地空轉了好一會兒,車子照樣不動,伯父索性下來教我怎麼使用離合器,他打算和希莉坐在車斗上,讓我倒車,因為他比我重,車子的摩擦力會更好。我根本弄不懂離合器,一個操作,竟然讓卡車往前顛了幾步,嚇得伯父高聲尖叫起來,趕緊把腳踩在我放在煞車板上的腳上。他叫希莉跟我換位置,希莉跟琳一樣什麼都學得快,包括像使用離合器這種瘋狂的事。



伯父和我爬到後面的車斗上。希莉轉身看了我們一眼。她把食指和中指交叉起來祈求好運,然後回過頭去。卡車晃了幾下,嘎嘎的發出刺耳的聲音,奇蹟般的,車子往後倒了。



伯父緊張得滿頭大汗,他似乎認為,如果不是他用力踩我的腳,我們現在全完蛋了。我的腳趾頭還痛著。他看我的眼神多了一份敬意。我猜他八成對我惹麻煩的能力佩服有加。他上了車,又繼續往目的地開。到了轉彎處,我的身子跟著晃到車門上。伯父先前告訴我,車門有時關不緊。我想把身體拉回來,但是來不及了,門開了,接下來,我只知道我的背部被路邊的岩石刮傷。



我不敢相信竟然沒人注意到,連希莉也沒注意到我摔出車外。他們高高興興的往前去,我躺在路上,看著卡車越離越遠。我大聲叫:



「等等我!」過了好一會兒,卡車才慢慢的開回。我看到希莉興奮的指著我,卡車停在路邊,我上了車,一句話都不跟伯父說。我背部的上衣全扯破了。如果我要的話,我有一千個理由可以告伯父。



他大概也察覺到這點,因為他遞給我一塊米果,說:「這個給妳。」我還是不理他。「好啦,這些也給妳。」他遞給我整包米果,加上一條巧克力棒。我拿了米果,巧克力棒給希莉。



「現在,妳不會告訴妳爸媽妳從卡車上掉下來吧?」



「我不會。」



他搖搖頭。「我記得,以前只要用半條口香糖就能賄賂妳。」



喬達.博易早就在營地搭好帳篷了。我才要開始講懸崖的故事時,伯父對著我使個眼色,害我不敢再說下去。他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對著富美子伯母賠笑臉。



大衛、丹尼爾、希莉和我跑去玩一種叫「打獵」的遊戲。我原本不想玩,但他們都求我參加。希莉和我決定先當鹿,大衛和丹尼爾用水槍獵捕我們。我發覺我很喜愛當鹿,趁男孩們數到一百時,在森林中輕快的跳躍著。希莉和我不僅要跑得快,還不能發出聲響。希莉像隻動物,她知道往哪裡去最好,也知道怎麼做最優雅。我們聽到大衛和丹尼爾叫喊著:「鹿兒!我們來啦!」



我感覺到全身血液都沸騰起來。有一陣子,我甚至忘了我是人。我們輕輕往前跑,然後停下來,豎起耳朵聆聽,四下靜悄悄的。忽然,附近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我們趕緊朝另一個方向衝。我邊跑邊忍不住大笑。好自由啊!



希莉和我朝不同方向跑。我聽到丹尼爾叫著:「我去捉希莉!」我不顧一切的往森林裡鑽。看到前面有一片空地,便跑了過去。我覺得自己真像隻小鹿,敏捷又優雅。身邊一條弧形的水柱劃過。沒射中我。又一道水柱過來打溼了我的頭。我倒在地上,發出動物般的聲音。大衛跑過來,把腳擱在我肚子上,使勁的拍著自己的胸脯說:「我是全世界最偉大的獵人!」



我們轉頭看到丹尼爾追著希莉跑進森林裡,不久又一臉困惑的從林子走出來。他專心的站著聆聽。大衛和我也幫他找希莉。十分鐘後,我們還是沒找到。丹尼爾只好叫喊:「喔哩!喔哩!放妳自由了!」希莉立刻蹦出來。她真是厲害哪。



接著輪到男孩當鹿。他們跑去躲起來。我們沒追他們,反而跑回營地,在帳篷裡玩牌。玩得好開心喔!男孩最後知道被我們耍了以後,氣得不跟我們說話。我們也不跟他們說話。



大衛說:「妳們作弊,怎麼還敢不跟我們說話?」我們才懶得理他,因為我們不跟他們說話!



天黑了,伯父生起篝火,我躺在火堆旁,覺得身上熱呼呼的。我凝視著天空,就像以前曾和姐姐一起躺著凝視天空那樣。我驚訝的發覺,我有一個小時沒想到她了,前半個小時,加上後來的半小時;這陣子以來,我從來沒把她拋到腦後這麼久。我覺得神清氣爽、精神百倍,哪怕得陪她十年讓她復元,我都不怕。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