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普通田野計畫 | 誠品線上

非常普通田野計畫

作者 曾韋翔/ 李舲
出版社 白象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非常普通田野計畫:,◎代理經銷:白象文化這次的研究計畫,我們從幾張台灣街頭照片的討論開始,其內容沒有什麼美麗景象或是獨特亮點,就是那些我們日常走在街上,因為太習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代理經銷:白象文化這次的研究計畫,我們從幾張台灣街頭照片的討論開始,其內容沒有什麼美麗景象或是獨特亮點,就是那些我們日常走在街上,因為太習以為常而連看都不會看一眼的,(生)活動(態)的痕跡。這些痕跡、這些台灣『生活意象』的記 錄近日開始蓬勃,例如市場、街道、加蓋等『所謂有機』的風景,在都市、建築、文學、藝術等面向切入的討論開始廣泛地出現在生活當中。我們則就現象學『同一個事實可以由多重的方式來表達』的立場,也試著從不同的角度『表達』我們所活的空間。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曾韋翔、李舲 ◎UCCO為曾韋翔與李舲自組的研究群體,透過實地觀察,以圖像及文字顯影台灣城鎮(生)活動(態)涵構。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導論 在一切以先篇一 非常普通文化 - 日常生活場域的顯與現篇二 都市地景重塑:裝配理論下的非常—常態組構剖析與社技思維篇三 城中的溝通語言

商品規格

書名 / 非常普通田野計畫
作者 / 曾韋翔 李舲
簡介 / 非常普通田野計畫:,◎代理經銷:白象文化這次的研究計畫,我們從幾張台灣街頭照片的討論開始,其內容沒有什麼美麗景象或是獨特亮點,就是那些我們日常走在街上,因為太習
出版社 / 白象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891004
ISBN10 / 9869891004
EAN / 9789869891004
誠品26碼 / 2682041040009
尺寸 / 14.8X21X2.8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頁數 / 400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以台灣城市架構為背景,談一個(微型且游擊式的)生活計略與行動。

試閱文字

自序 : ◎『這是一段持續進行的過程...』——曾韋翔 ◎『這個計畫始於幾張街道照片的討論。』——李舲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從當代街頭生活的游擊、肉搏景觀中體會到現代都市失去活力的癥結⋯⋯』——羅時瑋 / 建築師、元築工場協同主持人 ◎『地方創生社群集結從电線桿的四周蔓延;模糊的公私領域像草圖線條與書法飛白⋯⋯』——姜樂靜 / 姜樂靜建築師事務所主持人

試閱文字

內文 : 這次的研究計畫,我們從幾張台灣街頭照片的討論開始,其內容沒有什麼美麗景象或是獨特亮點,就是那些我們日常走在街上,因為太習以為常而連看都不會看一眼的,(生)活動(態)的痕跡。這些痕跡、這些台灣『生活意象』的記 錄近日開始蓬勃,例如市場、街道、加蓋等『所謂有機』的風景,在都市、建築、文學、藝術等面向切入的討論開始廣泛地出現在生活當中。我們則就現象學『同一個事實可以由多重的方式來表達』的立場,也試著從不同的角度『表達』我們所活的空間。 溝通觀點_(街道)傢俱語言 文字或語言某種程度可以說是透過抽象化/簡化的過程來幫助理解並溝通我們的所見,例如我們會用『樹』概括各種尺度、型態、顏色、種類等等『定義上的樹』,當這個概念被說出,並在腦中形成時候,每個人大約都可以抓到一個相去不遠的溝通目標,但沒有人想像的是相同的一棵樹。 從這樣的一個想法開始,實驗性的用幾次不同細節程度的輪廓線框選拍攝的照片內容,然後以名詞來『理解』照片中讀到的訊息。隨後把底圖照片抽離,重新用寫下來的文字以google圖像搜尋出來的第一張圖進行拼貼再現。這個作法一開始的目的,是想看平常我們所用以溝通想法的語言,其精確程度。另外也想藉著圖像再現的方式,說明每個人都是用自己的『主觀意識』在理解周遭的『客觀』環境。同樣的一個空間,甚至相同的一張照片,我們都可以『讀到』截然不同的訊息。 另一個溝通的觀點則來自於建築領域中,平面圖、剖、立面圖即是一種溝通語言,透過這個圖像來溝通如配置、結構系統、動線模式等建築邏輯。但除了這種理性而精確的語言之外,我們也常以『傢俱』來幫助想像生活在其中的動態及使用模式。例如一張床,它所傳達的訊息除了尺寸與房間用途之外,也同時暗示出這個空間大約會在夜晚到隔天早上被長時間佔用、它的周圍可能會在某個時刻被衣服堆滿、它可能偶爾會變成低矮的座椅,搭配角落的檯燈一起變成夜間的舒適閱讀空間;或是一張擺放在窗邊、比一般尺寸顯得更大的工作桌,它具體化出擁有者的工作型態和動態時程。像是Eliot Elisofon 1952年的攝影作品Marcel Duchamp Descends a Staircase裡面那道不變穩定的樓梯,其早已暗示了人體一連串與之相呼應的動態動作。 上述對於『傢俱語言』的初步定義,是貫串整個接下來論述的核心概念。不過首先先再回到台灣日常生活街道。如同前面快速提到的『所謂有機』風景, 很多時候大概都開始於一、兩個(我們以為)『屬室內』的傢俱被外翻出來, 放置到室外。於此,想將這一個『外(翻)顯 』 行為,與舒茨(Alfred Schütz, 1899-1959)的《社會世界的意義構成》 的基本論題作類比性的對照討論。 舒茨在此著作當中,從最個人的意識形態開始定義起,逐漸拉廣,試著釐清人類行動和實在的意義結構之間的關聯(《社會世界的意義構成》譯者導論, p.ix)。簡單來說,人的行動可以只是內在的,例如思考行為。但當他開始有包含身體的、用『客觀』組織的語言與外在世界開始『有關』的行動時候,才是所謂的實質行動。而人的實質行動,基本上會以『有對象』為前提,試著用一個『對方可以接收且懂』的方式去做溝通。這也就是為什麼被外翻到家門外的傢俱引起我們關注的原因:他們成為一種溝通的語言。話語的發聲者,透過它們將對話的時空拉大拉廣,去告訴話語的接收者:『欸,這是我家,請不要亂停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