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 | 誠品線上

The New Society: The Anatomy of Industrial Order

作者 彼得.杜拉克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新社會:杜拉克所說的「新社會」,是指超越了傳統意義上的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這樣的「新社會」不是一定要達到永垂不朽或完美無缺,也不是要追求純粹的理想主義,而是一個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杜拉克所說的「新社會」,是指超越了傳統意義上的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這樣的「新社會」不是一定要達到永垂不朽或完美無缺,也不是要追求純粹的理想主義,而是一個能讓當代人安 身立命且過得有價值、有意義的社會。人們過度追求並依賴政治的各種「主義」,卻輕忽人性尊嚴和公民精神,這是荒唐可笑的,因為任何主義都不能治好當代邪惡之頑疾,不能解救人之精 神危機,不能喚醒麻木的道德,無法替代先知去呼喚悔悟,甚至無法替代詩人吟誦尊嚴。杜拉克的「新社會」觀不落俗套,拒絕功利主義,帶有強烈的反烏托邦的色彩。 《工業人的未來》前瞻性地討論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可能出現的工業社會組織狀況以及組織管理的問題等,他相信「企業會成為工業社會的主體」,一個自由而正常運作的工業社會的新觀念、新理想、新邏輯能夠成就新的西方文明,工業秩序和管理原則會深刻影響社會政治結構。《公司的概念》是杜拉克的第一部「管理學專著」,提出企業應該在「地方分權制度」基礎上建立「能夠自我管理的工廠社區」,培養「願意負責任的員工」,建立「品質管理小組」,提升企業的整體績效和員工的工作生活品質。 《新社會》是前兩本著作的發展和進深,書名有個副標題〈工業秩序剖析〉(The Anatomy of Industrial Order),這是該書的點睛之筆,旨在探討新社會中工業企業的管理和秩序。全書 九個部分都圍繞工業秩序原則展開,即工業企業、經濟衝突、管理層與工會、工廠社區、管理層的職能、消除無產階級、組織的聯邦制度、工廠社群自治、工會之公民精神。工業社會的主要理念是「工業人或工業群體的生存與工作邏輯」,核心內容是「工業社會秩序和管理原則」。杜拉克把個人放入社會組織結構中,組織只是表面,個體的人是實質─工業社會的組織學、自由社會的政治原則,以及知識社會的管理都必須基於人,企業組織最需要具有創業精神的人、善於創新的人和勇於承擔風險的人。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彼得‧杜拉克 彼得‧杜拉克生長於一個文化環境優越的家庭,薰陶於猶太–基督教信仰傳統。1937 年移居美國,2002 年6 月20 日榮獲美國「總統自由勳章」。 杜拉克一生好學、敏思、善察、能析;筆耕不輟,以逾40 部著作享譽世界;治學精進、不拘框條,觸類旁通、不落窠臼。他早年學金融,1931 年獲法蘭克福大學法學博士。經濟學上,他尊敬凱因斯(John M. Keynes 1883-1946),但跟隨熊彼德(Joseph A. Schumpeter 1883-1950)。政治學上,他主張多元化和去中心化,對極權主義持嚴肅的批判態度。他對存在主義哲學與生存神學,特別是齊克果(S. Kierkegaard 1813-1855)的思想研究,造詣頗深。 杜拉克自稱為「旁觀者」,始終持守立場清醒、思維冷靜、人格獨立、思想自由以及責任意識。做為「社會生態學家」,他具有明心慧眼、洞察力強,為世人的社會與組織守望的美德、正直與良知,勇於在批判中追求創新。他創立了「現代管理學」,主張管理的理論創新與實踐探索、走「知信行」合一之路,因此被譽為「現代管理學之父」和「管理大師中的大師」。 杜拉克在世近一個世紀。他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見證從科學技術變革到思想理念革新的過程;目睹從工業時代進入智識(知識)時代、資訊時代的變化;親歷從資本主義社會發展到後現代知識型社會的變遷;對所有經歷的變化以及21 世紀的人類發展,他都提出自己的真知灼見。今天,我們能夠深切感知到他的貢獻永不止於20 世紀,對未來世界的發展與變化,杜拉克的思想必定會產生更加積極且深遠的影響。 顧淑馨 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碩士。曾任職中國廣播公司、聯合報系及美國在台協會,並先後擔任淡大、政大、東吳、元智大學講師。已出版英譯中著作七十餘本,主要有《樂在溝通》、《與成功有約》、《反挫》、《大外交》(合譯)、《逆齡社會》、《會說才會贏》、《簡單讀懂麥可.波特》、《最嗆的貿易史》等。近作有《季辛吉1923-1968年理想主義者》。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導讀 工業社會之現代性 陳馴 1993 年版序 1962 年版序 前言 工業世界革命 第一部 工業組織 第 1 章 新社會秩序 第 2 章 現代社會的工業組織 第 3 章 工業組織解剖學 第 4 章 避免虧損法則 第 5 章 更高產量法則 第 6 章 獲利能力與績效 第二部 工業秩序問題:經濟衝突 第 7 章 薪資衝突中真正的問題 第 8 章 工人對更高產量的抵制 第 9 章 對利潤的敵意 第三部 工業秩序問題:管理層與工會 第 10 章 管理層可否是正當的治理機構? 第 11 章 工會制度能否存活? 第 12 章 工會需求及公共福利 第 13 章 工會領導者的困境 第 14 章 組織內的效忠分裂 第四部 工業秩序問題:工廠社群 第 15 章 個人對身分和功能的需求 第 16 章 對管理者態度的要求 第 17 章 工作的人 第 18 章 真的缺乏機會嗎? 第 19 章 溝通鴻溝 第 20 章 投幣機與蕭條震撼 第五部 工業秩序問題:管理職能 第 21 章 管理層的三重工作 第 22 章 管理層為何失職 第 23 章 未來的管理者將從何而來? 第 24 章 規模龐大是否是良好管理的障礙? 第六部 工業秩序原則:無產階級消亡 第 25 章 作為資本資源的勞動力 第 26 章 可預期收入和就業 第 27 章 工人與利潤的利害關係 第 28 章 失業的威脅 第七部 工業秩序原則:聯邦式管理組織 第 29 章 「人的研究對象應該是組織」 第 30 章 分權化與聯邦制 第 31 章 競爭性市場對管理層是否必要? 第八部 工業秩序原則:自治工廠社群 第 32 章 管理層與社群自治機構 第 33 章 「管理層必須管理」 第 34 章 工人與工廠治理機構 第 35 章 工會與工廠治理機構 第九部 工業秩序原則:作為公民的工會 第 36 章 合理的薪資政策 第 37 章 工會對公民應有多少控制權? 第 38 章 當罷工變得難以承受 結論 自由的工業社會 1962年版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新社會
作者 / 彼得.杜拉克
簡介 / 新社會:杜拉克所說的「新社會」,是指超越了傳統意義上的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這樣的「新社會」不是一定要達到永垂不朽或完美無缺,也不是要追求純粹的理想主義,而是一個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6269567317
ISBN10 / 6269567319
EAN / 9786269567317
誠品26碼 / 2682169878003
尺寸 / 15X21X1CM
開數 / 25K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552
裝訂 / 軟精裝

試閱文字

內文 : 【內文試閱】
|第1 章|
新社會秩序

1928 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景氣最高峰時,福特正式宣示大量生產的新千禧年已到來。他發表了一篇標題十分醒目的文章:〈機器:新彌賽亞〉。列寧是 1920
年代最崇拜福特的仰慕者之一,他把技術視為「福特主義」(Fordism)的決定性因素。列寧提出共產主義公式是「社會主義加電氣化」(Socialism plus Electrification),反映了完全從技術角度看待急於採納的新原則。
當年那些開路先鋒天真的樂觀想法早已煙消雲散,1929 年的經濟大蕭條為此畫上休止符。但此後一直居於主流地位的反對及批評大量生產者,也是從機械原則來看大量生產的本質。赫胥黎在經濟大蕭條末期出版的著作《美麗新世界》,中,把技術描述為惡棍,表達了對早先期待的失望。恰佩克在劇本《萬能機器人》裡首創術語「機器人」,同樣把技術視為惡棍。在卓別林」電影「我們的時代」裡,技術變成人類的敵人。3 雖然福特的〈機器:新彌賽亞〉與卓別林的「我們的時代」,對大量生產如何影響人類及社會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但是他們對這個發展的本質意見是一致的。這種革命性原則是一種新技術、新機器、使用機器的新方法、對無生命物理力量的新安排。而大家討論的焦點多集中於「人類服從機器」這句口號。
可是如果真正分析這所謂的新技術,就會發現它根本不是「技術」,也不是對物理力量的某種安排,而是一種社會秩序原則。福特的作為也是如此,他沒有任何機械發明或發現;他使用的所有機械都是舊有的、大家耳熟能詳的,唯有關於工作的人類組織理念是新的。
從 200年前開始的工業革命以來,社會秩序的重大變遷不斷持續,而大量生產革命可以說是達到了巔峰。工業化的基本原則在大量生產革命中開花結果。透過大量生產革命,這些原則也變得普遍化,放諸四海皆準而且人人認同。200 年前以技術為出發點的原則,到大量生產革命時已變成社會原則。透過大量生產原則,我們不僅瓦解了前工業社會的傳統社會秩序,還有了一種新的社會組織原則。

專業化與一體化
大量生產的本質在於兩個新概念:「專業化」與「一體化」。這兩個名詞都涉及共同工作者彼此的關係。
乍看之下這兩個概念似乎了無新意。「專業化」好像和我們所熟悉的「勞動分工」沒有差別,人類所有的活動,除了最原始的以外,都是要靠勞動分工。同理,凡是需要一個人以上從事的生產工作(這意味著大概除藝術家的工作外的一切生產活動)均可說要靠「一體化」。
當用來形容大量生產秩序時,這兩個術語的含義都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傳統上,「專業化」意指只做一種產品:鞋匠守著鞋楦頭專門做鞋子,櫥櫃師傅負責做家具,樑柱和屋脊就留給木匠去做。而國際勞動分工最經典的例子,也是自由貿易理論家一再用來說明其好處的例證,就是氣候溫暖乾燥的葡萄牙集中生產葡萄酒,寒冷多雨的英格蘭專門生產羊毛。在傳統的勞動分工中,如果只生產個人或國家最適於產製的產品,那麼就是專業化活動。
有人可能會說,這把真實情況過於形式化和簡單化了。畢竟鞋匠不是獨自工作,而是與一名熟練工、幾名學徒一起工作,每人各做一些部分。不過這正好點出新舊專業化概念的差異所在。鞋匠師傅很容易就能從頭到尾自行做好一雙鞋子,他一個人做鞋所需要的工時,不會比整組人一起做的總時數多。熟練工也可以獨自做完一雙鞋,只是品質也許不是很好。雖然學徒可能無法做出完整的鞋子,也極可能浪費許多時間做出劣質產品,但他們仍應該學著做整隻鞋以及所有相關的作業。讓熟練工和學徒去做較簡易的工作,比鞋匠師傅親力親為更有生產力。然而,關鍵是鞋匠師傅本可以自己來做。熟練工和學徒只是鞋匠的學生或幫手,從屬於他的工作,而非與他的工作協調。
最鮮明的對比在於,在大量生產組織中,沒有一個人具有「專門技能」。某人可能在製鞋工廠工作了一輩子,但是經過幾天的培訓,他就能做個高效率的電氣設備工廠工人。這甚至適用於最高管理職務。生產副總裁同樣有能力經營鞋廠和軋鋼廠,銷售總經理同樣有能力銷售汽車和化工產品,這確實是現代管理思想的一條公理。
在依據大量生產原則來安排工作的組織中,每項工作的組成單位不是產品,而是單一的動作或單一的作業。產品則是經過數以千計的這種作業才生產出來,每種作業由一個作業員負責完成。任何作業員,不論他花費多少時間,都無法單獨做出一款產品。唯有組織,即工廠,能夠生產產品。當然,幾乎沒有(如果有的話)工業或流程真正做到了大量生產工程師的理想,也就是一個作業員只負責一個動作。但新的「專業化」是當今工業工作組織的指導原則
,其分工不是根據工人生產某種產品的能力,而是根據個別作業或單一動作。
如果我們用象徵性術語來表達這個新概念,那它對社會的涵義立刻就會顯現出來。我們聽得最多、最古老的自給自足生活的象徵形象,就是隱士自己做鞋穿,自己養蜂取蜜。換言之,隱士給人的形象是一個完全投入老式「專門活動」的人。但沒什麼能比一名隱士照管著一台衝壓機或是獨自在荒野中不斷重覆為想像中的汽車加裝後保險桿更能代表充實的生活了。一個人獨自在空曠的荒野裡照管高速車床的畫面,也許是所能想像到的對我們文明最尖銳、最苦澀的諷刺;那是一幕徹底挫敗、徹底空虛、徹底受詛咒的畫面。
值得重視的不在於新的專業化觀念否定了工作中的技能部分。「技能被消除」更像是一個神話而非事實。完全非技術性作業,在大多數產業都是次要的。大量生產方式往往是在擁有極高技術的工人組成的組織裡,最能夠增進效率及生產力。另一方面,傳統生產體系裡也有一大堆全無技術可言的作業。除草或捉菜蟲的工作談不上什麼技術,推手推車也一樣。
不過這些古老作業無論多沒有技術性,卻總是直接與產品相關。從事非技術作業者就算本身不生產產品(例如農民除草、種植、收割),也是生產成品者的幫手。但是新的專業化中,沒有人生產成品,每個人都局限於某種作業或動作。
由於在現代工業社會秩序裡沒有人生產產品,因此「一體化」也有了新涵義。唯有結合眾多的個別作業和動作,並整合成一個模式,才能生產產品。真正具有生產力的是模式,而非個人。現代工業要求具有一種群體組織,該組織在深謀遠慮、精確性、凝聚力方面遠超過我們見過的任何組織。福特提供了最初的一體化範例,後來所有的工業都以他為榜樣。1920 年代,福特在新建的紅河工廠開發出人力勞動與原料流動的協調方法,同步與一體化的不僅是在廠內工作的八萬名工人及其使用的材料部件,他還企圖把同樣的工作、節奏、時間一體化向後延伸到原料生產和購買階段(例如在密西根州北部開採鐵礦,或在巴西自橡膠樹採集樹汁),並向前延伸到經銷商的新車銷售。這個計畫原打算在兩、三年內,把數百萬人的工作納入其中。福特的嘗試最後失敗了,因為野心太大,時機也不成熟。不過蘇聯的五年計畫基本上是仿效福特的理念。相比於福特曾經嘗試過的行動,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歐洲的幾次大規模登陸行動中,他的理念被用於處理龐大得多的人群和複雜得多的作業。
相比於以往任何生產體系,實際上大量生產需要的技能多得多。一體化需要的新技能也比專業化消除的技能多得多。不過這類新技能不是指手藝,不是關於工具或材料的知識。新技能部分是技術性和理論性的:關於原則和流程的知識;部分是社會性的:組織人們在一個緊密的群體中開展工作的技能,把人們的作業、速度、能力相互協調的技能。最重要的是,大量生產所需要的新「技能」,是能夠看見、了解,甚至創造一種模式的能力;顧名思義,這是一種高層次的、幾乎是一種藝術層次的想像能力。
有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為海軍生產艦載機所遭遇到的困難。珍珠港事件發生時,這種飛機是唯一試驗過、適合在太平洋作戰的機型;當時,這種機型只有 12
架左右,由一家小型飛機設計公司製造。可是海軍一下子就要幾千架,而不是幾十架。當初的飛機設計公司根本無法生產這麼多,該公司甚至沒有大量製造所需要的藍圖,因為每架飛機過去都是在公司的小生產單位裡手工製造的。於是一家大公司接手,很快就把它底下幾家最好的工廠加以改裝,把最優秀的工程師、機械師、技工集合起來,開始製造這種飛機。可是唯有在理論工作(分析飛機、把飛機詳細分解為組件、組件再細分為次組件、次組件劃分為個別作業和動作,然後再一體化這些作業,產出次組件,次組件一體化為組件,組件再裝配成飛機)完成後,才可能造出第一架飛機。這完全是在紙上完成的工作,累積的藍圖達數百噸重。這個過程全部根據一般性原則來進行。飛機專家毫無用武之地。實際工作必須由從未從事過飛機製造的人來完成。這項工作的進展緩慢,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什麼產出都沒有。可是理論工作一旦
完成,工廠幾乎立刻進入全速生產狀態;最後一張藍圖完成的五週後,這家工廠可以達到年產 6,000 架飛機的速度。
如果沒有一體化,不但不會有產品,也沒有工作給任何人做。在現代工業社會裡,對個人和社會而言真正具生產力的要素是一種理念,我們常喜歡說是一個願景:整體的觀點,模式的願景。在這個模式中,沒有任何人靠自己就有生產力。可是只要有一個最無關緊要的作業沒有做到,模式就會陷入混亂,整個組織就會失去意義,生產工作就會完全停擺。沒有「決定性」作業,也沒有一個是「多餘的」的作業。在「專業化」與「一體化」之間(也在每個作業根本上不重要且可取代,以及根本上重要且不可取代之間)的相互作用中,大量生產技術的社會秩序基本上表現為一種等級秩序,不過那是一種非常特殊的等級制度。它並非完全獨一無二。我們對中世紀雄偉主教座堂的建造者所知有限,但有限的知識顯示,他們也採用專業化和一體化模式開展工作,與現代大量生產工廠有驚人的雷同之處。另一個類似的例子就是部落的儀式性舞蹈或戲劇表演:演出同一齣戲的演員當然是在相當類似的基礎上
一起工作。更類似的例子則是交響樂團。
這些相似之處只能指出大量生產秩序的新特點。部落舞群裡的舞者也許只能扮個小角色。他大概知道,挑大樑的角色一定是保留給酋長,而他永遠不會是主角。可是如果他的舞步與主角有足夠相似之處,那他應當可以了解主角的表演,了解整體,了解自己和整體的關係。交響樂團中的定音鼓手永遠不可能拉第一小提琴,更別說指揮了。可是他會看樂譜,事實上他必須熟悉樂譜,才能在適當的時候上場演奏。興建主教座堂「生產線」上的學徒或技術不熟練的助手,與偉大的工匠及藝術家,與主教座堂本身之間,也存在著同樣的關係。
不過在大量生產的社會模式裡,作業與作業之間,工作與工作之間,鴻溝之深,專業化程度之高,使工人對隔壁的同事在做什麼都很難有直接的了解,而且通常連表面膚淺的認識都沒有。工人與產品的關係更不明確。整體以及整體與個人的關係,只有少數最高層成員才看得到,以交響樂團來說,就是指揮者。他們可以看見模式,了解秩序,體驗願景。可是眾多處於低層之人,只看到混亂、失序、無意義;而且距最高層愈遠,就愈難看到意義、秩序、目的。
大量生產秩序的凝聚力和生產力所依賴的一體化,對想像力和智力的要求非常高,幾乎是前所未有得高。它要求組織內各個成員的了解和支持,這遠超過傳統社會所要求的。公民地位在大量生產秩序中重要得多(如果我們對公民地位的定義是:個別成員對整體明智地參與),可是要取得公民地位也難得多。
困難並不像人們通常認為的那樣只限於體力工作者。新的工業中產階級(負一定責任但受僱於人、受人指揮的技術人員、工程師、主管、會計師、統計師、分公司經理)同樣感覺,要把自己的作業整合到整體的工作中,與體力工作者一樣不容易。中產階級是任何現代工業社會裡成長最快的階級。在以下章節會看到,工業社會中具決定力量的也是這個階級。如同25年前一位理想幻滅的蘇聯智者預言的那樣,歷史必然的發展不是朝向無產階級的勝利,而是朝向共產黨書記處的勝利。可是工業中產階級對本身工作的陌生感,不亞於同機器為伍的工人。
這種「缺乏溝通」(用一個技術術語來定義一個非關技術的問題)是現代工業與生俱來的,也是其社會秩序特有的問題。當然這無法用機械手段、宣傳、善意、演講來解決,更不必提現代管理的魔術咒語「組織圖」了。我們需要新的機構。如果不建立「溝通」,大量生產原則將永遠無法成為一項正常運作的社會秩序原則。工業社會如果不能讓其成員覺得,社會是合理的,也就是說,除非其成員能夠看見,自己的工作和目的與社會的模式和目的之間的關係,否則這個社會就無法運行,甚至無法倖存。

試閱文字

自序 : 【自序】
1993 年版序
工業社會誕生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新社會》是筆者分析診斷該社會的第三本也是最後一本著作。前兩本分別是《工業人的未來》(1942年)和《公司的概念》(1946年),也都由 Transaction
Publishers 重新出版。第一本試圖構建一種關於一般社會的社會理論、尤其是關於工業社會的社會理論。第二本則介紹及分析一家主要工業企業,當時世界上最大及最成功的製造型企業:美國通用汽車公司。那本書是深入其中的分析,是一年半調查工作的成果,那段期間通用汽車公司曾敞開大門供筆者檢視。這是第三本書,把前兩本書的結論提煉為有系統的、有組織的分析,從理論上和實務上探討工業社會,其構成要素、主要制度、社會特徵,其問題及未來。以
往不曾出現過這種分析研究,事實上,本書出版後也沒有人做過這種嘗試,因為《新社會》不僅分析了工業社會的主要制度(大型組織、政府、工會),也嘗試把個人放在這種社會背景中,並試著把工業社會的社會學與自由社會的政治原則結合起來。本書的洞見之一是「工會制度能否存活?」這一章,或許今天的讀者會感到驚訝;而對 40 年前的大多數讀者而言,這是個愚蠢的問題,許多書評家也這麼說。當時的工會是工業社會中地位穩固的主宰者,真正的贏家,真正的強權。筆者曾經與重要的工會合作過幾年,但很明顯,即使在當時,工會的權力基礎也極為狹隘,並且工會在工業社會裡真正的功能究竟為何,這個問題尚未有答案。

本書明確指出,掌握權力的管理層需要一種制衡的權力(筆者現在仍像 40 年前一樣對此堅信不疑);但是,沿襲自 19 世紀的工會(不管是否帶有馬克思主義色彩)是實現該目標的正確方式,本書對此表示懷疑。後來發生的事件充分證明筆者的結論,即 1949 年存在的工會制度(至今也是美國人唯一真正知道的工會制度)可以存活下去。今日的讀者可能覺得本書花費太多篇幅在工會上,也太認真看待工會;其實當年提出的基本問題(也就是雇員社會的基本政治結構問題)仍然必須得到回答。

雖然工會在本書所占的比重,與現今相似類型的書相比會顯得較大,但是現代社會一個主要要素在本書中卻明顯缺席。1949年時沒人(我確實是指「沒有任何人」)看見知識工作者;筆者是第一個看見知識工作和知識工作者的人。這個名詞確實是我創造的,可是那是八年以後,在下一本有關社會本身和社會分析的書裡─ 《明日的地標》(1957 年出版,Transaction
Publishers也將重新出版)。回顧過往,令人驚訝的是,當時我們所有人都未能看見受過良好教育的中產階級雇員(即知識工作者)的崛起,而且他們在接下來的 10 至 15 年內成為了社會中堅。造成這種轉型的事件已經發生: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退伍軍人權利法案》(G.I. Bill of Rights),使大專院校向千百萬退伍軍人敞開大門。我們當中有些人確實在當時就體悟到,這個法案是驚天動地的創舉。記得當時筆者寫過一篇論文,指出這種政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簡直是無法想像的,事實上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退伍軍人根本不會把這種獎勵當做「福利」,也不會去享受這種福利。這項政策標誌著社會價值觀和社會結構的根本轉型,並最終逃過了包括筆者在內所有觀察家的眼睛,然而如今回顧過去,其實跡象相當明顯。

本書描述的工業社會當時正值巔峰時期。而如今其面貌已然不同。首先,已開發國家的經濟重心已經從製造業轉向各種服務業;而在產業內部,很大程度上重心已經從規模極大的企業
(1930 至 1950 年代的成功典範)轉向中型企業。其次,社會的重心已不再明顯地集中於企業,非營利的「第三部門」在每個已開發國家(日本除外)均日趨重要。而正如前面所說,產業工人不再是已開發國家的基本社會問題,他們已經變為次
要。我們將愈來愈關切知識工作的生產力及服務工作的尊嚴,這些對《新社會》一書或它寫作的時代均是很陌生的。

不過,經過這些調整,本書的基本方法、基本分析、基本概念架構仍然適用於今日,包括所討論的基本制度、管理層的角色和局限性、已開發社會制度內部的社群和對個人自主的需要,以
及首次見於文獻的視勞動力為一種資源等等。另外或許值得一提的是,《新社會》討論了利潤及管理層的角色與功能,最重要的是討論了勞動力做為一種資源以及需要創建工廠社群等,是作者第一本對日本產生重大影響的著作。

日本人目前仍認為本書是產業重建、現代管理的發展,尤其是「1950 年代」僱用及勞工政策和實務大幅改革的指南。

彼得.杜拉克
於加州克萊蒙市

試閱文字

導讀 : 【導讀】
工業社會之現代性
陳馴博士
杜拉克關於工業社會理論的闡述主要見於如下三部佳作:1942 年《工業人的未來》、1946 年《公司的概念》以及首版於1950 年的《新社會》,堪稱杜拉克工業社會理論「三部曲」。

《工業人的未來》前瞻性地討論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可能出現的工業社會組織狀況以及組織管理的問題等,他相信「企業會成為工業社會的主體」,一個自由而正常運作的工業社會的新觀念、新理想、新邏輯能夠成就新的西方文明,工業秩序和管理原則會深刻影響社會政治結構。 《公司的概念》是杜拉克的第一部「管理學專著」,提出企業應該在「地方分權制度」基礎上建立「能夠自我管理的工廠社區」,培養「願意負責任的員工」,建立「品質管理小組」,提升企業的整體績效和員工的工作生活品質。

《新社會》是前兩本著作的發展和進深,書名有個副標題〈工業秩序剖析〉(The Anatomy of Industrial Order),這是該書的點睛之筆,旨在探討新社會中工業企業的管理和秩序。全書九個部分都圍繞工業秩序原則展開,即工業企業、經濟衝突、管理層與工會、工廠社區、管理層的職能、消除無產階級、組織的聯邦制度、工廠社群自治、工會之公民精神。工業社會的主要理念是「工業人或工業群體的生存與工作邏輯」,核心內容是「工業社會秩序和管理原則」。杜拉克把個人放入社會組織結構中,組織只是表面,個體的人是實質─ 工業社會的組織學、自由社會的政治原則,以及知識社會的管理都必須基於人,企業組織最需要具有創業精神的人、善於創新的人和勇於承擔風險的人。

杜拉克所說的「新社會」,是指超越了傳統意義上的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這樣的「新社會」不是一定要達到永垂不朽或完美無缺,也不是要追求純粹的理想主義,而是一個能讓當代人安身立命且過得有價值、有意義的社會。人們過度追求並依賴政治的各種「主義」,卻輕忽人性尊嚴和公民精神,這是荒唐可笑的,因為任何主義都不能治好當代邪惡之頑疾,不能解救人之精神危機,不能喚醒麻木的道德,無法替代先知去呼喚悔悟,甚至無法替代詩人吟
誦尊嚴。杜拉克的「新社會」觀不落俗套,拒絕功利主義,帶有強烈的反烏托邦的色彩。
杜拉克在《新社會》中討論工會制度(Unionism)。在現代社會,雖然人們對企業組織的理解不大一樣,但在工業化程度較高的國家中,工會制度已經成為決定性、代表性以及主導性的體
制。他認為工會是企業組織結構的一部分,也是企業基本政治關係的體制化表現;工會是能夠制衡實權派的有效力量,也是解決工業企業政治矛盾的重要力量,工會為企業的政治兩難境地提供出路,因此它依然具有現實意義而且能夠繼續生存下去。但工會的局限性也很明顯:它患有「不安全感神經衰弱症」,病根在於工會在企業內處於劣勢地位,它自身缺乏安全感,容易成為社會和企業的不確定因素和破壞力量。

工會領袖作為企業的代表,其工作具有政治性質,但有時也扮演非政治角色,工會領袖必須得到明確授權才能享有權力並履行職責。因此,擔當工會領袖職責者必須有能力、認真、擁護工會制度,而且足夠成熟和負責,能像優秀的政治家那樣行事。

工業社會是多元化社會,而企業是獨立自主的機構。企業有自己的本質,遵循自身的生存法則,並在性質和職能上自成一家。杜拉克強調在自由的工業社會中,企業應該堅持自治,但不能致使國家制度名存實亡。在現代工業社會中,企業是社會的鏡子,也是社會的主導體制之一,它決定個人對社會的看法。

企業是經濟機構、政府機構,也是社會機構,它始終同時扮演這三種角色,即企業的「三重性格」:第一,企業是經濟機構,是工業社會中的重要經濟工具,遵循經濟法則,執行經濟功能。其二,從內部組織看,企業就是一個政府,發揮政治功能,工業生產組織需要在權力關係上建立合法合理的內在秩序,企業的政府權威來自企業本身的本質和目的。企業或許無法實現「民享」(government for the people)的理想,但企業可以立志成就「民有和民治」(government of and by the people)。工業企業的自主政府必須具有正當性和合法性,尤其是在道德精神和倫理原則上。第三,企業是社會機構,具有社會功能。工業企業必須賦予個人社會地位,才能促使個人發揮社會作用;企業必須成功才能預防風險和損失,才能回饋社會,才能承受社會負擔以及承擔社會責任。企業在社會中的合理、合法和合適的地位,有益於企業、個人和社會的和諧發展。

在一個運作正常的工業社會中,關注人的個體無疑具重要的現代性,這體現公民精神和公平正義。個人地位和機會平等信念的喪失致使公民社會的基礎蕩然無存,社會就會出現壓迫、缺失理性甚至難以預測。工業企業必須發掘並使用所有人的能力,有系統地培育和使用人才,而不能依賴某些獨特階層或少數領袖。企業應該鼓勵員工抱持「管理者態度」(manager’s attitude)和「高層領導人心態」(executive mind)去工作,讓他們從個人工作的視角去了解自己的工作與整體成果的關係。這樣做是在維護個人尊嚴,促進個人在工業企業內部獲得地位、發揮作用、體現價值,促進生產力,即杜拉克常說的「讓每一個人都像CEO一樣。」

《新社會》把「去中心化」視為工業社會秩序的重要原則,用以消除工業社會之弊端。在現代企業管理模式中,職能分權自治(Functional decentralization)、地理分權自治 (Geographical decentralization) 和聯邦制(Federalism)各有優點,都是在深化「去中心化」理念;但「聯邦制」最適用於大型企業,它既能賦予企業分部自主管理職能和權力,各單位擁有原始的自主權,又能顧全企業的整體職能、權力、績效和成果。當然,聯邦制也不可能解決所有管理問題,其優勢在於有效地促使企業、個人、工會、社會以及利益相關者之間的相互制衡。從 20 世紀現代管理學誕生至今,這已經是企業管理模式上了不起的進步和創新了。

2021 年11 月
本文作者為彼得.杜拉克管理學研究者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杜拉克關於工業社會理論的闡述主要見於如下三部佳作:1942 年《工業人的未來》、1946年《公司的概念》以及首版於1950 年的《新社會》,堪稱杜拉克工業社會理論「三部曲」。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