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製造: 從聖戰士媽媽、極權政府、網軍教練、境外勢力、打假部隊、內容農場主人到政府小編 | 誠品線上

真相製造: 從聖戰士媽媽、極權政府、網軍教練、境外勢力、打假部隊、內容農場主人到政府小編

作者 劉致昕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真相製造: 從聖戰士媽媽、極權政府、網軍教練、境外勢力、打假部隊、內容農場主人到政府小編:記者劉致昕二○一六年以布魯塞爾為第一站,從訪問傷心卻不絕望的聖戰士媽媽開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歡迎收聽|迷誠品Podcast】對抗世界的隱患——記者談假新聞與真相製造在真相製造的時代,相逢在網路與社群媒體的我們, 究竟是更容易溝通、融合、化解歧見;還是彼此誤解、仇視,甚而分崩離析? 五年、橫跨八國,一個臺灣灣記者來自前線的第一手採訪與關鍵實錄 近年來網路與社群媒體的興盛,人們的連結、互動與訊息共享變得更容易,然而,這也使得民主國家面臨前所未見的考驗。極端主義以網路為工具點火,使穆斯林青年成為恐攻分子;境外勢力可以跨海介入另個國家的總統大選,使社會分裂;當網路行銷與政治利益結合,傳遞的是人民的聲音,還是產業的聲音;日漸極端化的立場,又如何在每一個國家樹立新的「柏林圍牆」?寄生於網路的「真相產業」,從政治、商業到社會心理層次,如何在全球演變,成為亟需理解的新課題。 記者劉致昕二○一六年以布魯塞爾為第一站,從訪問傷心卻不絕望的聖戰士媽媽開始,帶著我們深入真相製造在不同國家造成的致命效應,橫跨比利時、法國、印尼、德國、中國與臺灣,不僅有第一手的採訪,透過這些國家呈現真相產業不同面向的威脅,最珍貴的,是採訪到的每一個人物。劉致昕的報導當中沒有絕對善良的好人與邪惡的壞人,被這些處境所傷害吞噬的人們,起身對抗挽救頹勢的人們,在其中牟取套利空間的人們,這本書寫的是他們的故事。故事的基調是鋪展他們所在的社會結構,為何如此行動,以及提出時代趨勢往何處去的警示。 這個時代我們就置身其中,共同經歷、見證過一些事件,但總是很難說得清楚,在假新聞讓一切真假難辨的時候,我們正需要一本堅實的報導之作,在訊息的流沙中不致暈眩。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劉致昕 劉致昕 臺南人。政大外交學系畢。寫字跟開咖啡店的人,試著在兩件刻苦的浪漫中完成一些實際的事。 曾獲獎項:金鼎獎、卓越新聞獎、人權新聞獎、亞洲出版協會大獎、吳舜文新聞獎。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序章】真相製造全球現場 1. 2016@比利時 實體與線上的Ghetto 1.1 班艾里——聖戰士的媽媽如何一步步救回孩子? 1.2 「恐怖分子溫床」裡的喜劇演員與傳奇創業家 1.3 莫倫比克現象:歐洲最大威脅 2. 2017@法國 拿回我們的國家與媒體吧! 2.1 兩個法國 2.2 「愛國同溫層」的境外好夥伴 2.3 境外勢力的成功與失敗 2.4 迎接境外勢力的人──極右派思想大老和他的網路戰略 3. 2019@印尼 當民主成為online game 3.1 網軍小隊長與寄生總統的網紅 3.2 假新聞小姐與想要封鎖臉書的部長 3.3 與假新聞捉對廝殺的「記者」群 3.4 最真的假總統候選人 4. 2019@德國 統一三十年,德國能否再次讓高牆倒下 4.1 德國另類選擇黨黨主席默爾騰和他的「好政治」 4.2 來自德東的極右派青年軍 4.3 不懂好政治的代價——被十萬比特幣懸賞人頭的模範市長霍爾斯坦 4.4 成為穿牆人——用新科技連結對立的你我 5. 2020 @中國 官民一體,網路牆國向全球灑下宣傳天網 5.1 網路長城內:疫情、平民英雄和中國「天網」 5.2 建牆擋水——中國與港府如何在香港進行網路監控 5.3 全世界的必修課——當中國宣傳機器與小粉紅到我家 6. Now @臺灣 平行世界間的資訊攻防戰 6.1 LINE群組裡的內容農場和生意人 6.2 當事人說法:政治狂熱者,或政治狂熱套利者? 6.3 政府小編的進化與側翼的進擊 6.4 當事人說法:聲量競賽中的#1124PTSD #側翼 #中國 6.5 在我們和真實之間 【特別附錄】那些真相製造商人們 時代金礦:祖克柏與臉書的使用者互動率 馬其頓的網軍教練:賽爾科斯基 販售聲量魔戒:劍橋分析與布蘭特妮.凱瑟 出口臺灣民主戰法:杜元甫 尾聲

商品規格

書名 / 真相製造: 從聖戰士媽媽、極權政府、網軍教練、境外勢力、打假部隊、內容農場主人到政府小編
作者 / 劉致昕
簡介 / 真相製造: 從聖戰士媽媽、極權政府、網軍教練、境外勢力、打假部隊、內容農場主人到政府小編:記者劉致昕二○一六年以布魯塞爾為第一站,從訪問傷心卻不絕望的聖戰士媽媽開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0659788
ISBN10 / 9860659788
EAN / 9789860659788
誠品26碼 / 2682030671009
語言 / 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X1CM
開數 / 18K
級別 /
頁數 / 400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金鼎獎、卓越新聞獎、人權新聞獎、亞洲出版協會大獎、吳舜文新聞獎得主,近年來最受矚目的國際新聞記者
★卞中佩(政大創新學院助理教授)、李雪莉(《報導者》總編輯)、張潔平(Matters創辦人 )專文推薦(以上按姓氏筆畫排列)

試閱文字

內文 : 2016@比利時
實體與線上的Ghetto
二〇一六年九月,在我落地布魯塞爾的那一天,伊斯蘭國在Twitter上發了張圖片。那是一則警告貼文,配上一張歐盟議會建築爆炸的照片。在前往Airbnb的路上已被處處可見的持槍軍人嚇壞的我,進行第一個採訪時,就把圖片拿給當地受訪者看,「所以現在該怎麼辦?」他們笑了一下說:「我們已經習慣了。」
我當然不是城市裡唯一緊張的人,那一年,柏林、巴黎、布魯塞爾接連被伊斯蘭國的聖戰士成功襲擊,尤其是巴黎,大規模的恐怖攻擊讓花都進入戒嚴。當時,我們在巴黎街頭見到的軍人比街頭藝人多上好幾倍,軍警有權隨時檢查任何人的背包,到聖母院拍照的當天,警方在一旁的車子裡發現爆裂物。那一年的恐攻事件,有大規模的無差別殺人,也有到教堂殺害神職人員、到家裡殺掉警察的各種攻擊,網路上#wekillyouinyourownhouse(我們在你家把你殺死)、#notsafeathome(家裡也不安全)的hashtag,讓恐懼、憤怒,沿著網路連線狂燒。
幾樁恐怖攻擊後,世界的目光隨著調查結果,投向莫倫比克。如歐洲的新景點一般,這裡被許多媒體標上了聳動的名字:出產恐怖分子的溫床。
我花了不少時間,在莫倫比克里尋找媒體報導裡的危險地帶,但映入眼簾的,是市場、椰棗、甜食、水果和對我講「你好」的攤販。
莫倫比克,其實是布魯塞爾重建過程中重要的一環。二戰後,比利時政府從摩洛哥、突尼西亞引進大量勞工,協助城市重建,國家從復興走向繁榮,這些被引進的勞工,也從中心一路往外移,莫倫比克的位置,正是當時這些移工從中心被迫向外擴散後的據點。戰後至今,莫倫比克與市中心,地鐵車程不過相隔十五分鐘,其中卻有一道牆慢慢築起,把布魯塞爾分隔成兩個世界。
這道牆,也意外讓突尼西亞移民二代,擁有四個孩子的班艾里,改變一生。她的次子,在二〇一三年成為第一波投奔敘利亞的聖戰士。兒子離開後她開始尋找原因,兒子是如何在網路上受到「感召」、與ISIS接觸而後投奔?兒子的極端化過程,與實體世界的生活、和社交網站上的同溫層效應有何關聯?ISIS如何靠社交網站「釣魚」、他們製造假新聞的目的、莫倫比克如何被打造成恐怖分子的溫床……這些縈繞著班艾里無法散去的疑問,以及她因尋子看見的答案,解釋至今影響全球的網路極端化現象,也解開了謎團:為什麼ISIS能透過網路吸引超過一百個國家的三萬多人加入他們。
1.1 班艾里——聖戰士的媽媽如何一步步救回孩子?

二〇一六年時,要與班艾里(Saliha Ben Ali)見面並不容易,她不願意講英文,不願意輕易與媒體聯絡,連辦公室的地址,都到最後一刻才告訴我。在透過翻譯多次解釋來由、交出法文訪綱後,她終於點頭見面。地點,在一座幼稚園裡。
我和翻譯、攝影師,穿過幼稚園,在裡面的一間放著三張桌子的辦公室,見到班艾里。她用塑膠免洗杯替我們倒了水,坐下之後,整理了脖子上的方巾,雙眼盯著我看,「來吧,你們想知道什麼?」口氣裡是面對媒體的熟練,這是二〇一三年兒子死去之後帶給她的改變之一。
我們先從她來到比利時的原因開始聊起。是爸爸來比利時打工時全家搬進布魯塞爾的,班艾里跟許多移工家庭的孩子一樣,期待穩定的家庭生活,父母可以不這麼辛苦幹苦力、孩子可以有父母陪,家可以像家。半個世紀過後,班艾里成為三個孩子的媽,她聽從爸爸的話,在成長的過程中努力念書,爸爸付出的勞力也替家裡打下穩固的根基,移工家庭好像可以在布魯塞爾落地生根了。有時候,他們還能把錢寄回突尼西亞,支持家鄉的親戚。上學、讀書、歐洲的高等教育給了她機會,班艾里長大後,想順著爸爸的路、在一個世代的累積之下,繼續改善家裡的生活和社經地位,她想著,她的孩子已是移民的第三代,是真正在比利時出生、拿歐盟護照的一代,她期待自己成為母親後,能完成家族移民之後打造生活的第三階段。落葉、生根、茁壯、繁榮,就像二戰後的歐洲一樣。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一通自稱來自敘利亞的電話,讓班艾里措手不及。「妳的兒子死了,」對方說,班艾里來不及反應,但對方的口氣帶著喜氣,他強調:「妳兒子是光榮的死去!」道賀聲之後,電話那頭只剩「嘟、嘟、嘟」的聲音。
在這通電話之前,班艾里其實做了許多努力,她回憶十九歲次子失蹤那天的情景,「我早上醒來就覺得哪裡怪怪的,我衝去他的房間,果然,他已經不在了。」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的孩子,突然消失,沒多久,她收到兒子的訊息,稱自己到了敘利亞,加入ISIS。
「回來!你說你愛我,可是你做的正是相反的事!」班艾里給我看當時她跟兒子的對話紀錄,「不用再叫我回去,我是不可能回去的。以後妳不用再連絡我,我們這裡是有紀律的。」「你有東西吃嗎?你有缺什麼嗎?」「阿拉已經給予我所需的一切。」班艾里的兒子說。他對母親聲稱,自己有食物、有住處,還找到希望。
「你如果死了,就什麼希望都沒有了!」「那些人跟你談希望,他們在戰場上面跟你談希望!?」文字寫著:「你正在摧毀我!」
無效的溝通讓班艾里心痛,但隨後的死訊是真正的絕望,那通電話除了帶來心碎,也讓班艾里迅速成為社會公敵,夫妻倆被指控教育失敗、造成國家安全威脅。比利時政府修法,將投奔ISIS列為罪犯,班艾里因為沒有兒子的屍體,無法證明他已死亡,當法庭宣判五年監禁,因為「當事人」無法服刑,她還必須繳出一萬八千歐元罰金(約六十五萬臺幣)。
「那時候,沒有任何人能夠幫我。」她回憶。最終,是班艾里二十年的社工經驗讓自己找到站起來的動力。「我必須找到答案」,同住的兒子,如何決定、如何一步步走向聖戰士之途?「這是我的『聖戰』,這才是真正的聖戰,」她從兒子死後開始回溯事情發生的過程、可能原因,她想知道,兒子是怎麼被一路帶去敘利亞?
在社交網站上「釣魚」

班艾里告訴我,起點是社交網站。「就像是釣魚一樣……它們(ISIS)有自己的程式,根據你的興趣、按讚的貼文、追蹤的粉絲頁,找到他們的『人選』。」包括十七億使用者的臉書(二〇一六年數據)、三億用戶的推特(二〇一六年數據)等,都是他們的「魚池」,他們每個月向魚池發動上千波宣傳活動,全球三十五個製作團隊,正透過臉書、推特(Twitter)、YouTube等不同社交工具,每個月接觸數百萬人。《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用史上第一個擁有實體與數位領土的恐怖組織來形容ISIS在線上、線下的開疆闢土,並認為若要打擊ISIS,網路上的作戰是關鍵。
班艾里解釋兒子被釣竿找到的過程。一開始,是臉書上的接觸、加入私密社團,接著從在網路上對相關貼文的反應,進一步判斷怎麼開始建立關係,確定好後,便透過加好友、一對一私訊,取得完全的信任。一旦信任建立完成,便能提出成為聖戰士的選項,甚至透過網路安排與人在敘利亞的聖戰士對話、從Instagram上看他們的生活,像是買房子、註冊學校一樣,確認完所有的細節後,接著便是啟程,透過WhatsApp提供指引,搭配由ISIS提供的電子機票, 班艾里十九歲的兒子,就能不靠母親協助,隻身前往敘利亞,投入他決心奉獻的聖戰戰場。

(未完待續)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