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存檔 2 | 誠品線上

禁止存檔 2

作者 年終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禁止存檔 2:,◆知名耽美作者「年終」末日廢土科幻力作◆禁欲系美型元帥╳狂野系人形兵器◆作者全新修訂並收錄加筆番外〈桔梗〉◆禁止存檔02精美人物書衣◆首刷限定◆韓國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 知名耽美作者「年終」末日廢土科幻力作 ◆ 禁欲系美型元帥╳狂野系人形兵器 ◆ 作者全新修訂並收錄加筆番外〈桔梗〉 ◆ 禁止存檔02精美人物書衣 ◆首刷限定 ◆韓國知名繪者 코바 繪製 記憶可以刪除,但靈魂不會遺忘。 -- ──進入 侵蝕── 伺服器連接中…… 正在讀取遊戲存檔…… 存檔錯誤…… 虛構的人生崩塌,末日成為現實, 束鈞從死亡手中奪回祝延辰, 下一步,是拯救「玩家系統」中的所有合成人。 然而,隨著身體持續融合蝕沼, 他的理智也逐漸遭受侵蝕…… 祝延辰的人生又一次被束鈞改寫, 死寂多年的心,無法抑制地再度為他跳動。 但人類與合成人的生存衝突懸在彼此之間, 幕後更有超乎想像的龐大威脅悄然逼近, 這份情感,只能等到硝煙散盡再付出行動。 沒想到,一場精心安排的埋伏, 竟讓束鈞在他眼前徹底轉化成蝕沼──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年終年終 一隻普通白熊。 最喜歡暖光燈和怪東西,希望新的一年抓到更多靈感海豹。코바繪者:코바 그림그리고 게임하고 수다떠는게 좋은 일러스트레이터 一個喜歡畫畫、玩遊戲、聊天的繪師。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CHAPTER 033 老四家 CHAPTER 034 倒數計時 CHAPTER 035 四人聚會 CHAPTER 036 腦中空洞 CHAPTER 037 夜半探訪 CHAPTER 038 擦肩而過 CHAPTER 039 節目效果 CHAPTER 040 惡夢 CHAPTER 041 二次詐屍 CHAPTER 042 陷阱 CHAPTER 043 開戰 CHAPTER 044 好久不見 CHAPTER 045 第一夜 CHAPTER 046 節日 CHAPTER 047 烽火之始 CHAPTER 048 危機當頭 CHAPTER 049 告別 CHAPTER 050 Sigma CHAPTER 051 最終說明 CHAPTER 052 操作練習 CHAPTER 053 第一槍 CHAPTER 054 第一人 CHAPTER 055 桔梗 CHAPTER 056 談判 CHAPTER 057 生日快樂 CHAPTER 058 團圓慶典 CHAPTER 059 雨和煙 CHAPTER 060 附贈品 CHAPTER 061 執著 CHAPTER 062 最後的約定.上 CHAPTER 063 最後的約定.下 SIDE STORY 桔梗

商品規格

書名 / 禁止存檔 2
作者 / 年終
簡介 / 禁止存檔 2:,◆知名耽美作者「年終」末日廢土科幻力作◆禁欲系美型元帥╳狂野系人形兵器◆作者全新修訂並收錄加筆番外〈桔梗〉◆禁止存檔02精美人物書衣◆首刷限定◆韓國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0609059
ISBN10 / 9860609055
EAN / 9789860609059
誠品26碼 / 2682319709003
頁數 / 320
注音版 /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X1.6CM
級別 / N:無

試閱文字

內文 : CHAPTER 033 老四家

洗完澡,束鈞倒了杯水給自己,坐上床沿。
他的身體基本上是由蝕質凝聚而成,理論上不需要洗澡,吃下的食物也會被分解得一乾二淨,可他還保留著老習慣,好讓自己感覺正常點。
祝延辰將衣服摺得整整齊齊,放在床頭,人則面朝牆壁躺著,呼吸輕而緩。睡姿不再是痛苦地蜷縮著,整個人看起來沉靜而放鬆。
他留了盞燈給束鈞,昏黃的光照亮床沿,空氣像是被蜂蜜浸透了。
想到他們曾是朋友,束鈞有點奇異的感慨。腦中那根繃得死緊的弦鬆了下來,至少在這一秒,他能在緊張、憤怒和恐懼中得到點安寧。
他輕手輕腳地爬上床,這才發現祝元帥又把自己裹成了被子捲。結合這人一整個白天的無精打采,束鈞大概能猜到發生了什麼。他朝背對自己的祝延辰撇撇嘴,相當自覺地用被子捲起身體,盡量平躺,好讓自己睡著後老實點。
一時間,他們就像並排在煎鍋裡的兩條春捲。
沖了冷水,束鈞沒了亂七八糟的思緒,他打了幾個哈欠,依舊很快就入睡。
可是祝延辰沒睡著。
他能感受到身邊的床墊凹陷下去,束鈞沖了澡,身上散出屬於肥皂的乾淨清香。這股味道帶上體溫,混成沉甸甸的生命力,現實的不真實感再次襲來,祝延辰恍惚了幾秒。
隨後他強迫自己閉上眼,等待那人滾下床,哪想到這一等便等到了天亮。這一晚束鈞和被子捲原地死鬥,硬是把被子翻了個面,戰火沒有波及到祝延辰。
這是滿足而幸福的一覺。
然而祝元帥徹底清醒後,陡然生出悵然若失的感覺。
算了。
他仔細扣好釦子,順手將束鈞亂伸的手臂和腿推回被子裡。
一個小時過去,束鈞被週一刺耳的尖叫聲吵醒,他頂著凌亂的白髮坐起,爪子把床單抓出了幾個洞。發現祝延辰不在床上,他下意識緊張了兩秒。
「早餐在桌上,還是熱的。」祝延辰坐在沙發椅上,正在操縱懸浮在面前的巨型投影螢幕。「水龍頭沒冷水,我已經告訴潘哥了,用的時候小心別燙到。」
「喔。」束鈞赤著上身下了床,踩著拖鞋走向盥洗室。
阿煙還是那個阿煙,對細節的用心程度一如既往。若不是祝延辰的氣質著實冷硬,束鈞甚至想回到當初的網友關係,和他聊聊最近的情緒問題。
「這麼早起,在看什麼?」反正閒著沒事,束鈞乾脆一邊刷牙,一邊湊近螢幕。
「黑鳥的新任務。」祝延辰沒有掩飾的意思,將投影螢幕調得傾斜一些,讓束鈞看得更清楚。「我有點在意新聞播報的內容。」
「X市附近的新蝕沼,狀況極為特殊。」束鈞看著投影螢幕上的數據,咬緊牙刷。「唔……是有點奇怪。」
如果它的狀況真的特殊,一心求死的甜鋒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如果這個大蝕沼是在甜鋒消失後才出現的,時機未免過於巧合。
「你的想法?」束鈞有了個大致猜測。
「甜鋒說不定是被故意『留下』的。」祝延辰的手指滑過投影螢幕,憑空連接起兩份資料。「她實力了得,執念也強,那個蝕沼雖然得到了她的腦,卻無法完全操控她的意識。」
「我能確定,她毀掉X市後,應該是憑自己的意志停留在那裡。」束鈞擦擦嘴角的牙膏泡泡,「不過你這麼一說,確實有點奇怪。要是有人意外發現了她,蝕沼的進化情況肯定會曝光,就算她能隱藏自己,這也是個可能出問題的隱患。」
這對藏起來的危險蝕沼──假如它們真的存在──極其不利。按理說,人們發現得越晚,它們進化起來越輕鬆。
「這個想法有個前提,如果擁有腦的蝕沼獨自遊蕩,驅散容易暴露的同類確實是上策。」
祝延辰拇指按上嘴唇,漆黑的眸子倒映著螢幕的微光。
「但如果它們已經習慣了彼此溝通,擁有一定程度的情報網,那麼也有特地留下她的可能性。」
束鈞反應很快,「誘餌?」
「對。在離人類不遠不近的地方留下一個不完整又足夠強悍的蝕沼,她可以成為絕佳的烽火臺。」
兩人討論過無數次戰術,束鈞知道祝延辰想說什麼。
最高級的蝕沼藏匿在遠方,在人類周圍留下沒腦子的同類,人類自然接觸不到真相。但作為代價,那些高級蝕沼同樣難以獲得人類的情報。
從這個角度考慮,攻擊欲旺盛的甜鋒確實是合適的烽火臺。若是她被打敗了,可能性無非兩種──第一,人類獲得了深入侵蝕區並擊敗高級蝕沼的能力;第二,附近生成了比甜鋒還強大且擁有腦的高級蝕沼,需要盡快清理或拉攏。
若是她正常存活,那麼擁有腦的蝕沼可以繼續在幕後進化和成長,不需要憂心人類城市的情況,省時省力。
束鈞啞然。
要是自己沒有融合蝕沼,僅靠過去的作戰經驗,他只會覺得祝延辰是個偏執到瘋狂的陰謀論者。作為與蝕沼作戰的「玩家」尚且如此,正常人類會怎麼看,束鈞用膝蓋想也知道。
懷抱這樣荒唐而可怕的猜想,一個人研究至今,束鈞不太想去想像那樣的滋味。
「所以你認為,X市附近的新蝕沼是有腦蝕沼特地放出來的?」束鈞認真地接過話頭。
既然無法參與祝延辰過去的研究,自己最好順著邏輯思考,而不是憑直覺反應質疑。
「沒錯。」見束鈞果斷跟上思路,祝延辰看起來有點微妙的開心。「畢竟甜鋒狀況特殊,她的消失也可能是較為極端的意外,但意外不會接連發生兩次。」
「無論打敗她的是人類還是新生蝕沼,只要這個新蝕沼再被消滅,它們就能確定『強敵』存在,繼而考慮對策。」
「不過也存在意外的可能性嘛,得近距離看了才知道。看來這個任務接對了,大軍師。」
為了認真討論,束鈞特地跑去漱了口。之前擔心牙膏泡泡噴到祝延辰,此時他整個人清爽了,索性靠得更近了點。螢幕上的數值字級不大,還不停閃爍,束鈞身體前傾,赤裸的胸口壓上祝延辰的肩膀。
整整五秒沒等到回應,束鈞才發現他的大軍師愣在了椅子上。
糟糕。
祝延辰性格內斂,八成不喜和人親密接觸,哪怕他們曾是好朋友,還是得尊重對方的個人空間。
「哎呀,抱歉抱歉,我先穿個上衣。」束鈞尷尬地直起腰。
祝延辰還是沒回應,目光仍瞧著面前的螢幕,表情又恢復了空白。等束鈞穿好衣服回來,對方已經在螢幕上繼續畫線了。
只是一開始那條畫得有點歪。
看來以後要保持適當的距離,束鈞暗自記下。
之後一切如常──吃完早餐,兩人照例出門收集情報,順便瞧瞧有沒有物資可以補充。
就在兩人踏出早市場地時,變故突生。
一枝機械箭矢從暗處射出,角度刁鑽。束鈞來不及拔劍,乾脆將祝延辰一拉,按在懷裡。那根箭矢深深射入他的肩膀,束鈞能聽到周圍人的驚呼。
「上面塗了蝕質!」有人響亮地抽了口氣,「哎呀,這人完了!」
束鈞只覺得有點癢。
對方運氣實在不佳──對他來說,比起陰險的毒殺,這更像拿新鮮蝕質去餵蝕沼。
祝延辰反應也不慢,雖然被束鈞一把按住脖子,他乾脆保持伏低身形的姿勢,朝箭來的方向連開數槍。對面一聲慘叫,又射來一波毒箭,準頭明顯差了不少。
這次束鈞有了反應時間,他鬆開按住祝延辰的手,大劍一甩,毒箭被盡數擊落。
若不是不能暴露玩家身分,他一個風盾就能解決問題。為了扮演好傷患的角色,束鈞盡量「吃力」地揮舞週一,內心暗暗嘆氣。
見占不了便宜,毒箭攻擊停了下來,襲擊者顯然改變戰略想要逃跑。
束鈞還來不及追,祝延辰便黑著臉衝了出去。終究還是用槍的更有優勢,祝元帥回來時,手裡拖了兩個人。
兩人穿了防護衣,沒受到致命傷,但看他們蜷縮的姿勢,大概被子彈的衝擊傷到了骨頭。
「呸。」其中一人啐了一口,聲音有點耳熟。
束鈞能感覺到週一在手中扭了扭,大有呸回去的意思,他連忙隔著布條捂住它的嘴。
「測試時見過。」就算戴了面罩,祝延辰仍然散出不少寒氣,語氣都結著霜。「是那兩個搶隊友設備的人渣。」
「別客氣,大爺們是來給你送點賀禮。」當時踹人的男人開了口,他看向束鈞,語氣陰毒。「幫我向郁金問好。」
若自己是普通人,那些蝕質足夠要他半條命。就算自己硬撐著繼續任務,生還的可能也要大打折扣。
束鈞皺起眉,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他都極度厭惡在背後暗算人的傢伙。
「惹不起郁金,就找我們下手?」束鈞冷笑,蹲在其中一人面前。
看熱鬧不嫌事大,見這邊見了血,半個早市的人都擠過來圍觀。
「誰讓你們跟錯了人!」見觀眾多了,男人又啐了口。「自認倒楣吧,反正上面不管這邊。聚居地裡不能殺人,你們要是動了我,老四家不會放著不管。」
「『侯爺』來啦!」像是印證他的話,外層有人叫嚷起來。「老四家的人到了,讓開,都讓開!」
束鈞嘖了一聲,他和祝延辰是有打出點名聲的心思,但這名聲絕不能是惡名。都說入鄉隨俗,這個虧搞不好得硬吃。
「老四家是什麼?」他嘀咕著問祝延辰。
「和聯合政府掛勾的有祝、夏、湯三家,但聯合政府資源有限,通常不會管侵蝕區邊緣的事。」祝延辰則盯著束鈞肩上的機械箭矢,「老四家是個鬆散的組織,算是這種地方的地下管理者。」
「哦,地頭蛇啊。」束鈞恍然大悟,「希望能講得通道理。」
「沒關係。」祝延辰小聲道。
老百姓的普遍認知裡,「老四家」是相對三個大家族取的調侃名稱,但祝延辰心裡相當清楚──老四家只是明面上的叫法。
其中那些懶懶散散、不務正業的核心骨幹,會把這個鬆散的組織稱呼為「四隊」。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 知名耽美作者「年終」末日廢土科幻力作
◆ 禁欲系美型元帥╳狂野系人形兵器
◆ 作者全新修訂並收錄加筆番外〈桔梗〉
◆ 禁止存檔02精美人物書衣
◆首刷限定
◆韓國知名繪者 코바 繪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