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 說好的選秀綜藝竟然 3 | 誠品線上

驚! 說好的選秀綜藝竟然 3

作者 晏白白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驚! 說好的選秀綜藝竟然 3:巫瑾小隊偵破比賽規則後,決定在三疊紀發展「恐龍養殖場」,另一頭的衛時則選擇了翼手龍單物種進化。當兩支恐龍大軍在山谷相遇,表面上小巫和衛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巫瑾小隊偵破比賽規則後,決定在三疊紀發展「恐龍養殖場」,另一頭的衛時則選擇了翼手龍單物種進化。當兩支恐龍大軍在山谷相遇,表面上小巫和衛時打得不可開交,但實際上兩人一路打到沒有鏡頭跟拍的溶洞裡吻得不可開交,小巫覺得早上他還是騎著小板龍、背著小水壺的單身十九年選手,結果打一架回來他已經是有家室的人了! 選手們在白堊紀末期迎來恐龍滅絕的最終戰,衛時帶著兩隻巨大的風神翼龍作為聘禮,載著小巫比翼雙飛,最後以第五與第六名的成績結束第四輪淘汰賽。 賽後,衛時接受第四次解鎖療程,但儀器被人動了手腳,陷入危機,巫瑾毫不猶豫地進入衛時的潛意識,來到進行人體改造的R碼基地,遇到十六歲的衛時…… 小矮子在旁邊蹦蹦躂躂,「教導者被電網攔住了,咱們絕對能出去!外面有雙子塔、摩天輪、氣球!咱們出去之後就打比賽、養兔,還可以談戀愛……」 大佬怒氣衝衝:「你和誰談戀愛!」 小捲毛蹭的一下雀躍揚起,「和你啊和你啊你啊──」 衛時清醒後,和巫瑾感情升溫。而巫瑾帶著視力受損的後遺症,迎來在凡爾賽宮舉行的第五場淘汰賽,不僅要和風信子逃殺秀的女選手組隊參賽,甚至要搶奪角色卡,扮演各種歷史人物……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晏白白 晏白白 晉江文學城純愛頻道作者,內嵌單片微型打字晶片。 功效較低,打字手速較慢。 擅長軟科幻、無限流、小甜餅。 六零 魅趓 Q圖繪師 魅趓 超級邊緣人一隻。 很榮幸能參與這本書的繪製╲٩( 'ω' )و ╱ 平時熱愛線上遊戲,做做平面設計。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第一章】恐龍養壯,晉級有望 【第二章】他現在是有家室的練習生了 【第三章】適者生存,不是強者生存 【第四章】這樣夠格成為您的騎士嗎? 【第五章】在R碼基地初相識 【第六章】進鎖,你就不記得我了 【第七章】我是來接你的騎士 【第八章】霸道城主小寵妃 【第九章】紅玫瑰與白玫瑰 【第十章】有太陽的地方才有我存在的意義 【特別收錄】獨家紙上訪談第三彈,主角設定大公開

商品規格

書名 / 驚! 說好的選秀綜藝竟然 3
作者 / 晏白白
簡介 / 驚! 說好的選秀綜藝竟然 3:巫瑾小隊偵破比賽規則後,決定在三疊紀發展「恐龍養殖場」,另一頭的衛時則選擇了翼手龍單物種進化。當兩支恐龍大軍在山谷相遇,表面上小巫和衛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849395
ISBN10 / 9869849393
EAN / 9789869849395
誠品26碼 / 2681918887006
重量 / 525.2
尺寸 / 21X14.8X2.1CM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384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我心中有凶獸,而韁繩予你手──
一直覺得還配不上大佬的小巫,
卻早已成為衛時解除情緒鎖的金鑰、成為他想照顧一輩子的人……

★號外!小巫帶傷參加凡爾賽宮淘汰賽,還有逃殺秀女團加入戰局!
#無限流 #逃殺實境秀 #狼攻兔受 #選秀綜藝 #推理解謎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讀者長評推薦】

一、
第一次接觸這種大逃殺題材,感覺超新鮮!劇情十分充實,一開始埋下的伏筆,逃殺秀之間夾雜的小日常,還有豐富的劇本題材,環環相扣的細節和動人心弦的主線所帶來的衝擊很大,完整看下來鬆弛有度,百看不膩,會一直看到天亮的那種!
人物方面,作者花了很多心力,主角和配角每一個的性格形象都鮮明且生動。他們之間的羈絆也很讓我動容,白月光的團愛,井儀雙C的合作無間等等,不得不説,裡面的每一個角色我都很愛!
重點説下小巫(我的崽),在衛哥帶領下慢慢成長,小巫的成功不只是衛哥的教導而已,更多的還是小巫的天分還有他比所有人都拚的決心,逃殺秀裡優秀的人比比皆是,小巫在這樣的實力圈中脫穎而出,背後所花的血汗很讓我佩服,我想這也是大部分看了的人都會喊小巫「兒子」的原因吧www這麼可愛又上進,真的太惹人愛了!
總的來説,本書真的把每一個地方都做得很足而且也知道大家想看的是什麼www
(小巫跳舞那段真的帥炸了!無憾!)
我不敢說沒看的人一定會後悔,不過我敢確定,看過的人絕對不會後悔!熱烈歡迎大家一起來當媽媽粉啊(喂www
──by Arashi的魚

二、
我一直很喜歡書中,大佬對小巫說的一句話:「我心中有凶獸,而韁繩予你手。」
因為愛你,所以甘願被馴服、被束縛。
我永遠不會傷害你,因為我心中的凶獸早已為你臣服。
大佬因為小巫而柔軟,而小巫也會為了大佬而堅強。
本書的感情線真的特別甜!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朋友們!
除此之外,我特別喜歡書中各世界(賽事)的設定都非常詳盡,彷彿在閱讀的同時也是在科普小知識,尤其是凡爾賽宮那場比賽,各個角色背後的故事都特別精采。
《驚!說好的選秀綜藝竟然》真的是一部很好的作品。
──by靈芝

三、
最開始因為「被扔進節目組的小可愛,變成人間凶器」這句文案翻開本書,好奇顏值型選手會變成怎樣的人間凶器。
到後來,支持我閱讀的最大動力是主角巫瑾的努力,書中不論節目組的老師或巫瑾的同伴都評價巫瑾「天賦不是最好,卻是支撐最久的那個人」。相較於耽美因素,我覺得巫瑾的執著與堅持,是整部作品的最大亮點。
書中的閃光點非常多,衛時與巫瑾的相遇、逃殺秀夥伴與選手間的情誼,每位角色都有相當出采的描述,乃至逃殺題目也融入相當有意思的內容,比如「在這個國度中,必須不停地奔跑,才能使你保持在原地」,除了對應到解題,也對應到所有選手的努力,是值得細細品味的好書。
──by Tracy

四、
大逃殺的設定真的很戳!不同於普通的無限流,加入了「競技」元素的逃殺秀會有更多變化,不只是要通關,還要爭奪名次,刺激感up up!加上作者很用心在設計每場關卡,不同的規則、不同的場景讓閱讀過程非常有趣!還有很甜的互動我就不多說了,衛時巫瑾他們倆就是會走的甜餅。
看著小巫一場場通關,從小白兔慢慢變大佬,我感動又欣慰,中間穿插的揪心劇情適當地調和整本風格,成為甜而不膩的必看原耽!
最後說一句,我愛圍巾!
──by 狐狸

五、
一開始看到題材是「戰鬥類選秀」真的覺得很新穎,看到小巫在衛大佬的帶領下慢慢變強,一整個就是:「哇!崽崽你好帥啊!」
而且不論是主CP的圍巾,還是其他配對(像是景儀雙C)及配角都有立體的形象,在關卡設計上也別出心裁,是一本很推薦一看的小說。
然後,小巫真的不僅有好看的容貌還有逆天的頭腦,跟後來培養的優秀體能!
你一票我一票,小巫明天就出道!
──by宥炫

六、
《驚!說好的選秀綜藝竟然》是我看過的眾多逃生文之中,我最喜歡且題材新穎的一部。和其他無限流小說不同,雖然也有逃殺的設定,但是因為和綜藝、直播做結合,文中並沒有出現任何死亡的情節。也許對於某些人來說,缺少了砲灰送命的劇情,無限流就不完整了,但是對我來說,這個設定讓整篇故事的氛圍更加輕鬆愉快,看的時候不必提心吊膽,較膽小的讀者也不必害怕會有血腥的描寫,可以包持著歡樂的心情進入本書的世界裡。
這部小說十分巧妙的融合了不同的元素,包括娛樂圈、西方歷史、侏儸紀世界、空間邏輯等等,我彷彿是透過一部小說看到了各領域的精華。劇情一環扣一環,此外,在歡樂的氣氛當中也不失令人心疼的情節!
最重要的是,角色設定非常可愛!看著主角巫瑾一步步成長,彷彿我也是看逃殺秀直播的觀眾,成為小巫的姐姐粉。
──by 阿貓貓

先說,甜文愛好者一定要看!從頭甜到尾真是太幸福了,中間只虐兩章就繼續灑糖到完結
。副CP也好喜歡,井儀雙C有那麼好!
本質上是大逃殺,我真的太佩服作者的腦洞,每個副本設計得非常有特色:細胞分裂→塔羅牌→地球生態→法國歷史→遊樂園→畫皮x黑暗童話選秀。
看完法國歷史的副本我感覺上了一堂歷史課……然後細胞分裂那場我看了留言還是不懂,我資質駑鈍嗚嗚嗚……
主角不只可愛還聰明,戰力也隨著劇情發展有顯著提升,絕對不是什麼花瓶!是可以跟他老攻一起並肩踏上最終舞台的實力。
感覺作者非常下功夫在寫副本,我看的途中一直讚嘆作者腦子太好……
還有感情戲非常多,不會慢熱!很早就去登記領證了,兩人放閃放到極致!
中後期會慢慢揭露主角的身世,我就不劇透了。
這本從頭到尾都很科技感,年分設在3018年,劇情有提到星球旅行啥的,就覺得也太有趣了吧,我也好想星球旅行~~
──by 蒸餃

試閱文字

內文 : 內容試閱】
【第二章】他現在是有家室的練習生了

應湘湘接過主持,再次調轉鏡頭,溫柔開口:「玩夠了——就繼續認真看比賽喔。那麼現在,非常巧合……」
  「有兩個小隊都同時進化出了翼龍目,雖然他們的進化路線完全不同。一隊是剛才的明堯、小巫、林客和索拉。還有一隊……」
  鏡頭驟轉。
  寒風凜冽,峭壁山巔。
  衛時伸手給半空中撲騰的異獸餵食,長且布滿尖刺的喙撕去他狙擊手套中的肯氏獸肉塊。
  異獸還未吃飽,衛時就鬆手將碎肉往峭壁下扔去,那異獸嘎嘎叫著想去搶食,卻驀然被衛時捏住細長的頸——
  純黑的狙擊手套精準卡在長而缺乏牙齒的頷部之下。
  再鬆手時,那異獸驚懼萬分,愣是不敢有分毫違抗。
  這是一隻有著赤色頭冠、喙色鐵青,翼展近兩公尺的翼龍。
  又一塊肉。
  龍喙還沒觸碰到肉塊,食物就再次被衛時漫不經心扔下山崖。
  肯氏獸脊側最肥美的一塊眼肉,成年長爪翼龍都未必能自己獵到。
  翼龍抖了抖翅膀,可以說是十分想吃了。
  然而連續四次餵肉-扔肉-被抓住要害的條件反射,讓牠只敢乖乖待在衛時身旁。
  「乖。」衛時冷漠嘉獎。
  第五塊肉。
  翼龍抖抖索索叼著,過於微小的腦容量讓牠完全思考不能。
  「停。」衛時忽然撫上翼龍的頭冠,一手卡住牠的長喙。
  那翼龍乖覺停下,眼巴巴叼著肉不敢吃。
  衛時終於滿意。
  翼展兩公尺,離十二公尺還差了不少。再進化幾次,倒是差不多也該出風神翼龍了。
  可做聘禮。
  男人戴上護目鏡,一身一百四十點進化點兌換的裝備堪稱豪華。他示意翼龍向山崖下飛去。
  翼龍被迫張開肩胛骨,被氣流托舉的一瞬,衛時同時下躍凌空。
  滑翔翼俐落展開——
  安裝在山頂的機位再也追逐不來。
  彈幕一頓,接著瘋狂刷起:「臥槽,好特麼帥!」

***********************************
  
  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了盆地——林客驚得差點瞪出眼珠子。
  十二點進化點整整齊齊排在營地正中,明堯笑得看不見眼睛。遠處密林中冒出了龐然大物的腦袋,頭顱狹小、身量近十公尺長,兩隻小短手呈深綠,背部橙黃色花紋斑駁——象徵著三疊紀生態巔峰的最大食草動物──板龍。
  林客驚了個呆,再抬頭時天空有黑影掠過,「明哥,那是啥?巫哥呢?」
  明堯指著進化點,「昨天放進去二十六點,給退回來十二點。應該是進化差不多到頂了。至於小巫,」他點了點林子,「喏,在裡頭養翼龍!」
  叢林邊沿,巫瑾也不知道從哪裡拆了一根尼龍繩,綁在翼龍的小腳爪上,一會兒放線一會兒收線,人還在後面美滋滋跟著跑。
  明堯看了半天,「怎麼跟小朋友放風箏似的?」
  林客喃喃:「好像是風箏在放巫哥……」
  那翼龍翼展不過六十公分,許是最原始的翼龍目之一,還飛不了太高,只知道上上下下撲騰。
  等時間一到,巫瑾拿了個小飯盆叮叮噹噹敲著。翼龍還想再飛,愣是被巫瑾小心扯著尼龍繩收回來。兩塊烤蜥蜴在蕨葉上香噴噴放著,牠看了眼圍觀群眾,最終一頭悶上去叼了肉。
  「馴龍呢這是!」明堯看著巫瑾手裡的小飯盆。
  巫瑾點頭,「培養條件反射,巴夫洛夫曾經做過實驗……」
  明堯撕了塊烤肉跟著聽著,突然伸手想戳翼龍翅膀——被牠嘎嘎驚叫躲過。
  這是一隻介於幼年與成年之間的蓓天翼龍,作為第一個能上天的脊椎動物,看上去得瑟得很——具體表現在配色亂七八糟。
  巫瑾明顯對牠非常上心。
  次日,消耗了少量進化點之後,陸地生態進一步繁榮,第二批翼龍如期而至。
明堯第一次兌換了推力式一百公尺點狙麻醉槍,巫瑾兌換了防具和少量炸藥。物資箱獎勵已是積攢到了五十四個進化點。
  第三天。
  明堯正蹲在地上盡心盡職數龍,忽然愣怔看向天空,「那隻……翼展有一百五十公尺了吧?是咱養的不?」
  索拉茫然:「好像不是……」
  明堯嗖的一下躥起,「有別的小隊培育出翼龍了!我去找小巫!」
  很快,巫瑾端著小飯盆出現。四人的決議出乎一致──出谷。
  盆地內的生態圈已經飽和,甚至因為物種過多出現資源超載。進一步拓展生態位受到領地大小限制,除非他們去吞併屬於其他選手的山谷。
  小隊物資充沛,並不畏懼和其他選手硬剛,除了放出那隻陌生翼龍的練習生。
  與巫瑾設想的無差,在封閉隔絕的盆地之間,翼龍是唯一能夠交流的訊號,也是即將開戰的標誌。
  林客一拍大腿,「哎我明白,就像那什麼,鴻雁傳訊,魚腹部裹書!」
  明堯反駁:「會不會用詞?是戰書!人家把翼龍放出來,是在向咱們下戰書!」
  出征前最後一晚,山谷被三疊紀的熱氣蒸騰。
  林客迷迷糊糊起來,忽然看到林中人影晃動,「哎巫哥你還沒睡啊……」
  薄薄的霧為群山罩上一層輕嵐,巫瑾回頭,向林客打了個招呼,身後的蓓天翼龍探出半個扁長的腦袋。
  等林客走後。巫瑾鬆開繫著翼龍腳爪的尼龍線,換了一隻爪子繫好。
  蓓天翼龍腦容量不大,跟在後面又怪叫了兩聲。一聲是還要吃,兩聲是還要吃嘛還要吃。
  然而巫瑾卻依然認真實施早教:「風神翼龍,又名披羽蛇神翼龍,生存於白堊紀晚期,迄今為止天空中最大的王者。」
  「也是最悲壯的王者。」
  「牠的生態位被後來出現的鳥類不斷擠壓,牠可以選擇適應進化,變小、穴居、和鳥類奪食;也可以選擇特化——在一代代的傳承中削減種群,斬斷退路以趨於龐大。」
  「牠選擇了第二種。特化是一條不歸路。」巫瑾比劃了一下小翼龍的翼展,「從六十公分,到兩公尺,到五公尺,十二公尺。一旦翼展變長,牠就和白堊紀的命運鎖死在一起——抗不過天災、滅絕,不能殘喘苟且,只能與中生代共存亡。」
  小翼龍又叫了一聲,興致勃勃。
  巫瑾感慨擼了一把翼龍腦袋。
  翼龍生而為天空之主,死亦要以王者姿態湮滅。
  中生代是牠的國,鳥類是牠疆域下的民。民尚能苟且,君主以死國為榮。
  「快長大啊。」巫瑾擼著小翼龍說道,眼裡晶晶亮亮。
  他想把翼龍送給一個人。
  白堊紀的最後一場滅絕,天空從此只剩下鳥類,翼龍永遠被埋藏在化石與傳說之中。翼龍整個種群在進化史上如同傳奇——牠們明明有無數次機會可以放棄特化,卻永遠朝著一條路不肯回頭。
  包括風神翼龍在內,所有留存到白堊紀晚期的翼龍都共有一個尊貴的名字——神龍翼龍。
  恪守榮耀,振翼而飛,同生共死,無怨無悔。
  天濛濛亮。
  四人小隊最後看了一眼喧囂初上的山谷。
  林客趕著一隻巨大的板龍到處清場,把一眾小動物驅到警戒線之外,順便從板龍小腿肚子上扒拉下一隻不知天高地厚的腔骨龍,「哎臥槽這怎麼有隻小骨?別咬別咬,您能等咱們清完場再吃早飯不?」
  明堯替巫瑾牽著翼龍風箏,看向巫瑾的劃線,「就這裡炸?」
  巫瑾點頭,「C4炸藥安全性高,介質破壞程度強,不會起火。就從這裡炸一個缺口!」
  兩人面前屏障高聳。節目組設置的路障山體厚度都不大,兩進化點兌換的炸藥早已夠用。在此之前,小隊已經積攢了足足一百六十進化點,巫瑾卻否決了將恐龍留下、四人翻山越嶺打游擊戰的提議。
  每天七十點的進化點增速在巫瑾看來遠遠不夠。
  如果攻下附近山谷,利用手中的恐龍進行生態位殖民——那就是每天一百四十點的進項。就連明堯都被巫瑾的想法驚了個呆,最終嘆服豎起大拇指。
  「轟——」的一聲。
  山體最先坍塌,帶起滾滾濃煙,繼而衝擊波與巨響襲來,走獸驚惶奔跑。被明堯牽著的小翼龍更是嚇得把尼龍繩繃成一條直線。
  巫瑾趕緊收回繩子,開口。
  明堯:「什——麼——?我聽——不——見!耳膜炸得疼!」
  巫瑾:「你就——不能——安慰——牠——一下嘛!」
  「……」明堯看著在巫瑾懷裡瑟瑟發抖的小翼龍揉了揉眼睛,「我要是敢抱牠,這玩意兒能把我頭都給戳穿!」
  少頃,一切準備就緒。
  山體另一側,還在沼澤裡觀察小鱷型的練習生小隊驚了個呆,看向突然出現的缺口,「怎麼炸了?等等,那邊怎麼有個十幾公尺長的東西在動……」
  視野漸明。碩大的板龍出現在視野正中,全副武裝的巫瑾身形挺直騎在龍脊上,深色的護目鏡擋住滾滾濃煙。身旁,明堯騎著一隻肯氏獸意氣風發。索拉、林客合分了另一隻食草龍龍背,渾身上下裝備精良。
  在他們身後。大大小小的恐龍、走獸與天空盤踞的翼龍,從碩大的爆破口步出,低沉的嚎叫此起彼伏。原本山谷中擁擠到溢出的生態位終於找到了缺口——
  三疊紀晚期成熟的生態繁榮如同洪水一般向還處於三疊紀初期的山谷傾倒。
  山谷中原本的霸主——水龍獸拔腳逃竄,正要從沼澤中爬出的祖龍愣是傻乎乎看了板龍幾秒,毫不猶豫潛水認慫。
  「……」山谷內的原住民選手猛然後跳,「臥槽!」
  巫瑾並不知道,幾乎在同一時刻,十幾里外的山脊上,衛時駕著三角翼從天而降,淘汰了兩名選手完成第一次突襲,近百隻翼龍在他身後撲翅騰飛。
  克洛森秀導播廳。
  氣氛再度被推向高潮,鏡頭在幾組選手間來回切換。
  應湘湘語速飛快,顯然與觀眾同樣興奮:「小巫明堯那組出山了!衛選手這邊也開始了!那麼現在可以看到,物資最充沛的小隊一共有五隊。」
  「其中只有巫瑾一組走全面進化,衛選手走翼手龍單物種特化,很難說誰的贏面更大。另外三隊,佐伊選手放棄了恐龍型,選擇祖龍鱷型進化。非常大膽的選擇,」應湘湘感慨:「他可以獲得其他小隊都沒有的優勢。」
  血鴿點頭,「中生代中,唯一能和大型恐龍抗衡的就是帝鱷。但佐伊的進化方式注定了他只能打陣地戰。」血鴿繼續翻看鏡頭,「左泊棠……這組走的是獸腳亞目進化,同樣經營已久,但是直到現在也沒有人猜出來他究竟想要做什麼。剩下來還有一組……」
  血鴿愣是再挑不出一組「物資充沛」。
  應湘湘一笑,「凱撒,從二疊紀吃到三疊紀,食物儲備最充沛。」
  鏡頭掃過幾位重點關注的種子選手,血鴿:「魏衍選手……開局直接宰了兩隻大型水龍獸和一條鱷,破壞初始生態平衡,始終沒有新進化點產生,但我還是相信,魏選手是一位不需要利用規則也有贏面的實力級選手。應老師,妳覺得誰會在這一局取勝?」
  應湘湘略一思索:「我押圍巾中的一位,因為翼龍——我相信制空權。」
  血鴿笑道:「買定離手。」
  螢幕中央。
  巫瑾小隊迅速攻破毫無防備的山谷,利用裝備優勢淘汰了三名練習生。
  在摸清物資箱方位後,幾人再度向前方進發。
  應湘湘忽然一頓:「等等,他們去的是座標E006山谷?」
  鏡頭切換。幾乎在同一時刻,衛時領著翼龍出現在E006的另一側。
  爆破聲再度響起。晦暗不清的視野中,兩隊遙遙相對。
  巫瑾心跳一窒。耳中異獸高鳴,視野因為巨獸踩踏而不斷震顫。空中被密密麻麻的翼龍占領,牠們圍聚著翼展將近兩公尺的首領。
  首領亦步亦趨跟在大佬身旁。
  衛時同時看見巫瑾。
  隔著幾百公尺,視線蠻橫掠過少年淡色的唇,被護目鏡遮擋的眉眼,緊實柔軟的腰,火燒火燎如同侵略。
  他舔了舔唇。
  如同一個暗號被對上,巫瑾驟然自板龍脊背躍起。
  不是做夢,他沒記錯——
  男人揚眉。盤旋於身旁的翼龍前仆後繼自山崖起飛,他自峭壁一躍而下,純黑色的大氅獵獵有聲。
  直播室內,應湘湘一聲急促的驚叫:「剛才還說王不見王⋯⋯」
  巫瑾如同離弦之箭躥出,身下板龍低吼,那隻屬於他的翼龍飛快追趕。
  從紀元伊始到紀元之末,顯生宙,中生代,橫跨三疊紀五千萬年。
  從眾生於灰燼涅槃,到第一隻翼龍振翅。
  終相見。
  巫瑾秒速發射的一瞬,林客一陣恍惚:「臥槽,對面是誰?這麼能裝……還有點小帥……」
  明堯一拍屁股下的肯氏獸,這一刻似乎又想起了在「戀人牌」被支配的恐懼,「衛時選手……想什麼呢!他就一個人,咱這四個人!帥?帥能當飯吃嗎!你這是沒遇上我們左隊,隊長那才是帥得合不攏腿!哎小巫!」
  明堯忽然扯著嗓子火燒火燎大喊:「小巫!慢點慢點!咱倆一起組成頭部!」
  萬獸奔騰,薄翼驚飛。
  鏡頭在兩人之間不斷切換。
  光影將光怪陸離的三疊紀不斷打磨,追溯著巫瑾的機位忠實映出少年上揚的唇,狙擊目鏡下熠熠的流光,龍背上弓起的脊梁像蓄勢待發的刃,衝入敵陣有如利刃出鞘。
  少年的腰腹緊收,在顛簸的坐騎上駕馭得穩穩當當。克洛森秀近四個月的實訓讓昔日男團小主舞脫胎換骨,每一寸肌肉、關竅都被精準控制,乃至全身沸騰的血液都在叫囂著向前奔去。
  山風撩起碎髮,肩胛一對蝴蝶骨振翅欲出。
  衛時緊緊看向他。
  兩人同時拔槍!
  導播室內,應湘湘飛速為觀眾解析戰況:「E006山谷,也是我們所謂的無人山谷——沒有選手干擾,生態環境非常簡單,屬於三疊紀初期。該山谷能提供的進化點有限,但生態位入侵之後會呈現指數式增長。」
  「古代哲學家曾經說過,生產力是人類征服和改造自然的客觀物質力量,社會關係和生產力密切相聯——反映在我們的淘汰賽規則中,各小隊的競爭關係、物資積累都將由『進化點』的『生產力』決定。那麼兩隊的衝突簡化,就是物資箱占有權的衝突。」
  血鴿點頭,「物資箱在沼澤,可以看出,兩隊都在依據物資箱座標布局——很好,明堯更改策略,先去低谷尋找物資。巫瑾被留在前線擋住衛選手。」
  鏡頭正中,少年猝然截住即將降落的衛時。
  男人對滑翔翼控制精準,一個滯空在離地六公尺處虛懸。他一手桎梏住傘翼支架,右臂抬起麻醉槍於瞬間點射。
  巫瑾從龍脊上翻身而下,落地時帥氣翻滾,勢能過渡到肩側,捲起的袖口中手臂肌肉緊繃,完美化解衝擊。他抿住唇,毫不猶疑反擊!
  陽光映在兩人出乎一致的狙擊目鏡上,交鋒時鏡片偏光肅然凜冽,如同白刃相錯激出的火光。凶猛、蠻橫,血性激蕩。
  應湘湘幾乎瞬間屏住了呼吸。
  如果說圍巾CP在作為隊友時配合默契,那身為對手時的「默契」幾乎讓人有一種頭皮發麻的炸裂。他們的路數相似卻不完全一致,但無論是衛時悍獸直覺一般的進攻、還是巫瑾布局縝密的反擊都直指對方要害。
  行雲流水,酣暢淋漓。
  默契無言。就像是暴力美學的極致。
  正在此時,天空中怪叫傳來,追隨兩人的翼龍盤旋而下!
  膜翼裹挾颶風而至,衛時的那隻空枝翼龍翅展兩公尺,比巫瑾的蓓天翼龍大了三倍不止。小翼龍愣是頂著對面壓力嘎嘎叫著不甘示弱挑釁。
  巫瑾一把扯回頭鐵硬剛的小翼龍,視線不受控制與衛時碰撞——
  男人打了個手勢。
  空枝翼龍秒速條件反射,一個撲翼把正在老老實實取景的攝影機拍到一邊,鏡頭連著轉了好幾個圈,啪嘰一聲倒在地上,取景框掃過針鋒相對的兩人,繼而是無窮無盡的翼龍。
  衛時藉著拔槍再次貼向少年的護目鏡。
  吐息灼熱糾纏。
  深茶色鏡片下,巫瑾的瞳孔瞪得溜圓,從脖頸到臉頰泛出淡淡的紅,原本上翹的唇微微張開,像是在無意識索吻。
  男人眼神驟暗。
  又一架機位飛來,大氅陡動翻滾。巫瑾驀然反應過來,一個肘擊落空,卻因此逃出劣勢,接著近戰相搏,巫瑾扛著麻醉槍徑直就是一槍托上去,與攝影機背身,俐落拉開距離——
  男人俊美的五官、不可見底的雙眸,幾乎每一寸都在瘋狂撩撥少年的渴望。
  再一架攝影機。
  兩人再次進入激戰,退入叢林邊緣。分不清是血液裡好戰的天性、雄性出乎與本源的征服欲還是暴力本身的魅力,將巫瑾的理智燃燒得差不多消失殆盡。
  直到纏鬥入溶洞區。一片漆黑,水滴滴答、滴答,順著鐘乳石淌下。
  鏡頭在溶洞嗡嗡飛過,終於轉身向遠處離去,一片沉默。兩個人都在掐算著鏡頭什麼時候過去。
  十二秒。
  巫瑾抱著麻醉槍,從石筍後警惕繞出,毫不意外被槍口指住——
  視野幽暗,衛時逆光低頭看著他,光線中飛塵緩緩,將男人描摹出浮金輪廓,石筍上凝聚的水滴似乎過了許久才落下。
  落水飛濺。
  滴答。
  時間魔咒打破,凝滯的靜止解鎖,光影因擾動而炫目。
  衛時的麻醉槍被隨手扔下,灼熱、乾燥的手蠻橫插入少年溫軟的小捲毛,拆了護目鏡,迫使他抬頭,另一隻手毫不留情扒去巫瑾的作戰服,在光滑的肩、肌肉淺薄的臂與蝴蝶骨之間肆意撩撥。
  巫瑾急促喘息,幾乎要嗚咽出聲,然而就在他開口的一瞬——男人突然將他壓在濕潤的石壁,凶狠印上乾燥的唇。
  這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吻。
  第一次教會巫瑾用槍的左臂就在少年最脆弱的頸椎上摩挲,曾經握著他卡入扳機的手指扣住要害,粗糙的槍繭甚至要壓迫出紅痕——就像是白堊紀最凶殘的暴龍,吞噬獵物時連骨髓都不會放過。
  巫瑾的腦海中炸出一片片煙花。
  理智被喜悅和本能淹沒,他毫無章法的想要回吻,卻顯得更為笨拙。浮沉之中只有大佬制住他脊背的那隻手像是托舉浮船的龍骨,當手掌剛剛擦過腰側,巫瑾微微一顫,小幅度嗚了一聲。
  然而幾乎同時,巡迴攝影機再次被無人機送入山洞。
  衛時一頓,從少年溫軟的唇舌中撤出,右膝挾持不放,把人抵在石壁上,食指虛豎於唇前,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無人機糊裡糊塗轉了一圈,溶洞安靜無聲,於是又載著攝影機離去。
  兩人高的石筍後,巫瑾呆呆看向衛時。男人衣衫平整,狙擊手套露出半指,腰間掛一把彎刀,明明渾身上下都危險禁慾,薄唇卻帶著色氣的紅,如同尖刀染血,荷爾蒙轟炸一般溢出。
  巫瑾鬼使神差地舔了舔男人的手指,「大哥……」
  衛時的瞳孔如有黑雲壓陣。
  「叫我名字。」他命令。
  巫瑾:「……衛、衛時……」
  被攝影機忽略的死角內,激吻再度如狂風暴雨壓來。
  巫瑾被迫仰著脖頸,被狩獵者視為心甘情願獻祭。男人狠厲撬開少年的唇齒、在甜美之處大肆掠奪,放縱自己氣息侵入,一遍一遍打下標記。
  衛時的指尖一次又一次摩挲過敏感帶,巫瑾抖得更厲害。少年的面色泛紅,眼角是被欺負慘了的紅痕,瞳孔也帶著細碎的水光。
  明明上一秒還是幹架不要命的小豹子,下一秒就被欺負成這樣。
  一吻而畢。
  男人低頭,虔誠用舌尖舔去少年眼角生理性沁出的淚水,繼而臉頰、頸側——最終和他曾經烙下的、已經癒合的咬痕重合。
  顧忌著人還要參加比賽,衛時最終沒有蓋戳。他要讓兔子精高高興興蹦蹦躂躂下去,而不是被自己折斷翅膀。
  雖然巫瑾看上去已經和小傻子沒差。
  溶洞外,機位暈頭轉向亂飛。男人替巫瑾展平作戰服,壓了壓高高興興翹起的小捲毛,以及亂七八糟的衣領。
  衛時:「回神。」
  指令無效。
  衛時:「重啟。」
  巫瑾緩慢重啟,重啟失敗,斷電再接電繼續重啟。
  衛時低笑,把麻醉槍給人塞好,看巫瑾抱蘿蔔似地乖巧抱著,然後把人領著出去。溶洞邊沿,刺目的光自林間打下。攝影機正在附近遊蕩。
  巫瑾驟然驚醒。
  林中光影斑駁,鬱鬱蔥蔥。
  男人向他打了個手勢,最後擼了把小捲毛,戴上狙擊護目鏡前唇角上揚——巫瑾似乎第一次在他眼裡看到溫暖如晝的光。
  巫瑾再度當機。
  意志、大腦、神經介質和神經元只知道給身體傳達一個命令——
  他傻乎乎向大佬回笑。

*******************************

  巫瑾下山時,明堯正用尼龍繩牽著小翼龍滿山亂找,見到人出來立刻鬆了口氣,順便告對手一狀,「漫山遍野都是翼龍!哇,根本打不過,我看有的翼龍爪子上還綁了東西,你說衛選手是不是要訓練空投?」
  「物資箱找到了,但是吧……天黑之前咱最好能換個地方。我不是怕死啊,我只是珍貴的團隊核心兼C位兼副智腦兼狙擊手。翼龍是衛選手放出來的,咱們去哪兒也比待在這兒安全!我覺著吧,就現在這個形勢誰也討不了好,衛選手估摸也會撤!物資箱我給藏好了,包管人找不出來,咱們就每天傍晚過來收割一下,美滋滋。」
  「小巫……」他細看巫瑾,忽然一頓,誇張哀嚎:「小巫被打得好委屈啊!委屈得嘴唇都咬得發紅了!怎麼每次被欺負的都是咱小巫!」
  正在咕嚕咕嚕冒粉紅泡泡的巫瑾一驚,立即想方設法讓明堯閉嘴。
  回到營地的路上,巫瑾不知為何磕絆了好幾次,沼澤地旁還蹬著腿如同走在雲端。
  明堯更堅定了自己的猜測,神色憐憫,信誓旦旦:「等咱們裝備起來了,就把衛選手最心愛的……」
  巫瑾一頓,心跳驟劇。
  明堯繼續比劃:「……心愛的那隻翼龍綁了,逼著他給咱們小巫道歉!到時候咱們占了所有地盤,我就是三疊紀明始皇;林客是弼龍溫,主司恐龍養殖;索拉是戶部尚書,每天數恐龍寫報告的那種!小巫是丞相……嘿,哥們對你夠意思吧?衛選手負責給丞相養翼龍。還有我們隊長我也要接過來,封、封封……」
  他忽然敲了下明顯走神的巫瑾,「哎小巫,能冊封的最高名號叫啥來著?」
  巫瑾勉強敷衍:「皇后。」
  「……」明堯忽然臉紅,仔細看了巫瑾一眼,傲嬌扭過頭去,「哼。」
  見巫瑾半天不開口,他又耐不住寂寞扭了回來,故作矜持:「這麼巧,小巫你也粉井儀CP啊!」
  巫瑾一臉懵逼。
  明堯一拍他肩膀,「嗨呀你直說!早知道你也粉……要不再給丞相府賞兩個貼己的練習生兒,還有你想讓誰當正室,明始皇都給你賜婚!薄哥……哎不對薄哥太騷氣了,魏衍怎麼樣?」
  巫瑾被吵得頭昏腦脹,一路走回營地。舊景重現,感慨萬千。
  早上他從這裡出發的時候,騎著小板龍背了個小水壺,還是一名單身十九年的選手!
  但現在——他已經是有家室的練習生了!
  腦內煙花再次炸開,巫瑾把明堯往恐龍堆裡一扔就開始高興跑圈。大佬……大佬肯定是知道自己悄悄暗戀他,才會主動獻吻!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大佬!
  巫瑾嗷嗚嗷嗚跑著,夕陽下的山山水水都顯得瑰麗壯闊,大大小小的恐龍也變得眉清目秀,林客烤的七分熟蜥蜴仔排如同驚世盛筵,天空中的翼龍就像是祝福戀人的神靈。
  所願成真。
  巫瑾精神奕奕開始幹活,如果昨天還是為了養隊糊口,現在就是恨不得打下江山為討大佬一笑。再等他把小翼龍養大——
  巫瑾突然「嗷」的一聲蹦起。
  一旁的林客立刻趕來,拖著小翼龍的尼龍繩把牠牽走,「這龍咋回事?怎麼啄巫哥腦袋!」
  巫瑾立刻搖頭,「沒,就是咬了下頭髮……」
  小翼龍嘎嘎叫著搧動翅膀,牠明明就看到巫瑾頭上的捲毛成精了,一會兒蓬鬆一會兒蹦躂——但以三疊紀爬行綱的腦容量,完全無法容許牠完成複雜表達。
  臨近夜晚。
  與明堯所想無差,漫山遍野的翼龍逆著夕陽回撤。
  由於制空權緣故,四人小隊與衛時小隊同處整個賽場食物鏈的最頂端,硬碰硬得不償失。
  從博弈策略來看,暫避鋒芒、轉攻其他小隊領地才是最優選擇。
  一言以概之,炸山、攻地、生物位入侵,奪取進化點武裝自己。
  E006盆地四面環山,衛時向北方撤去的同時,四人小隊也退出戰線,將一眾大中小恐龍向來時的缺口趕去。
  等到營地亮起火光,夜色已漆黑一片。
  臨睡前照例是小隊例會。
  明堯張了一塊降落傘帆布,也不知道從哪裡搗鼓的原始顏料,在帆布寫上了「軍機處」三個大字。完了還給自己的營帳上提了個「明皇府邸」。
  按照他的說法——地得搶,架也遲早得打,貧瘠的三疊紀末,誰先稱帝誰就先有名分!
  巫瑾深切覺得,明堯放一千年以前就是個被縣公安局天天滅國,抓去批評教育的主兒。
  例會中,巫瑾明顯發揮失常,經常對著火堆嘿嘿嘿笑,但他仍是精準提出了被忽略的一點——比起生態共榮,衛選手專注的是翼龍單物種進化。
  對方捨棄了恐龍總目,獲得的優勢也是巨大的。
  衛時手中的翼龍平均翅展達到一公尺以上,最大甚至於兩公尺,在三疊紀末期幾乎匪夷所思。
  「有一個小隊這麼做,就不排除還有其他小隊選擇單物種進化的可能。」巫瑾認真總結。
  其餘三人趕緊記下,林客舉手又問:「巫哥,衛選手的打法是怎麼樣的?聽說你和他在山洞裡頭生死相搏,破釜沉舟,拔刀相向,同歸於盡……」
  索拉提示:「這不沒盡嗎!」
  巫瑾一頓,「衛選手……打法很有特點。」
  記憶閃回。「近戰非常有優勢……」
  侵入力強、吻極端蠻橫。
  「殺傷力強……」性感到讓人腿軟!
  「開槍迅速,擅長戰術動作壓制……」
  巫瑾一面嚴肅揉臉一面瞎瘠薄亂扯,等隊友轉移注意才悄悄鬆了口氣,坐在石塊上的兩隻腳丫子一盪一盪。如果他的前經紀人在此,定會使勁兒告誡——再好的五官也遭不住一直傻笑。
  入夜。
  巫瑾被安排守下半夜,然而很快就在營帳裡翻來覆去,滾成一個練習生捲兒。
  他一會兒喝口水,一會兒起來擼翼龍,又把翼龍帶進帳篷美滋滋發呆。
  很快巫瑾就找到了新的目標——教小翼龍踹攝影機,訓練小翼龍給大佬鞠躬,向大佬舉爪揮手,去外面放哨,最好一有人過來就嘎嘎叫!
  訓練完畢,巫瑾把翼龍塞出帳篷。
  小翼龍立刻叫了起來。
  巫瑾只能把牠又抱回來哄了哄,再塞出去。
  小翼龍繼續叫。
  巫瑾無奈,撩帳而出。
  雙弦月灑下,衛時抱臂看著他,揚眉,「上車。」
  巫瑾驚喜抬頭。
  在男人身後,翼展足足有五公尺的翼龍凌然而立,與樹影幾乎凝為一體。
  衛時翻身而上,在夜風中向他遞出右手。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