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環遊世界 4: 回到未來 | 誠品線上

The Expedition: To the Brink

作者 傑森.路易士
出版社 吳氏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終極環遊世界 4: 回到未來:談到受苦,印度跟我以前見過的都不一樣:流浪狗身上滿是瘡瘍,蛆真的是活生生從裡頭吃到外頭來;各種身形畸奇的乞丐,不是手臂萎縮就是缺了腿,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談到受苦,印度跟我以前見過的都不一樣:流浪狗身上滿是瘡瘍,蛆真的是活生生從裡頭吃到外頭來;各種身形畸奇的乞丐,不是手臂萎縮就是缺了腿,只能以樹枝做杖謹慎地在交通線道上移動。一隻小狗崽在我眼前被車輛壓平,狗崽母親跟在後頭,乳頭沉重腫脹,試著趕到牠可憐的孩子身邊。潦倒的人(很明顯有心理問題)赤著身體四處晃蕩,骯髒的頭髮結成一團,四處走著⋯⋯走到哪呢?就在以為看盡此間百態時,我騎過一個排水溝,裡面有一些麻布袋。我靠近仔細一瞧,看見一張乾癟枯槁的臉藏在布袋的皺褶當中。時間是早上十點鐘,氣溫已經相當高了。有人注意到這人已經死了嗎?有人在意嗎?膽小如我,只能繼續騎車前進。西元前五三四年,當地一位王子悉達多.喬達摩(即釋迦牟尼)就被類似的場景震撼住,進而放棄宮廷生活去尋找一種洞察能力,找出世人受苦的根本原因。他有一次罕見地離開宮殿外出巡遊,生平初次看到貧困的恐怖,它包括了疾病、營養不良和死亡。被所見的事情深深震撼,二十九歲的王子決定進行心靈的探求,先是過苦修的生活,之後在自我禁慾和物質耽溺之間找到了一條中道。他在現今尼泊爾南方一棵菩提樹下冥想了四十九個日夜,終於悟道。他把餘生奉獻在完善和傳佈「自助」的觀念給眾人,也就是佛教所說的「中道」。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傑森.路易士(Jason Lewis)英國冒險家,一九六七年生於約克郡,倫敦大學畢業。為人力環遊世界第一人(二〇〇七年),也是歐陸至北美人力橫渡大西洋第一人(一九九五年與Steve Smith共同完成)、直排滑輪橫越北美第一人(一九九六年)和腳踏船橫渡太平洋第一人(二〇〇〇年)。二〇〇七年《泰晤士報》(The London Times)、《運動雜誌》(Sport Magazine)和荒原路華(Land Rover)汽車年度運動員。英國倫敦大學、皇家地理學會和冒險家俱樂部研究員,著有《終極環遊世界》四部曲。個人網站http: www.jasonexplorer.com ■作者簡介劉嘉路認為譯者如同詩人,都是「帶著腳鐐跳舞」,在限制和規範中如何翻新出奇就是樂趣所在。翻譯著作二十餘本,近作包括:《瘋狂的快樂著》、《奧黛莉的青春狂喜劇》、《恐懼遊戲》、《發明癌症試紙的男孩:看一位少年科學家如何以創新思維改變世界》、《冏偵探提米費悟2》、《沉默的妻子》、《終極環遊世界2種子深埋》等。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第一章 新加坡到中國:貴人和忸怩傻笑第二章 喜馬拉雅山脈:西藏七星期第三章 拉薩到加德滿都:攤開手掌之路第四章 印度:在美味燉雞裡泅泳第五章 阿拉伯海:海盜肆虐的惡水第六章 吉布地到埃及:湖上的背叛第七章 闖蕩中東:阿勒坡的鐘聲第八章 歐洲:回到未來尾聲永續生活的七個方法感謝

商品規格

書名 / 終極環遊世界 4: 回到未來
作者 / 傑森.路易士
簡介 / 終極環遊世界 4: 回到未來:談到受苦,印度跟我以前見過的都不一樣:流浪狗身上滿是瘡瘍,蛆真的是活生生從裡頭吃到外頭來;各種身形畸奇的乞丐,不是手臂萎縮就是缺了腿,
出版社 / 吳氏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558730
ISBN10 / 9869558739
EAN / 9789869558730
誠品26碼 / 2681539000006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5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第一章

新加坡到中國:貴人和忸怩傻笑



就算閃電從天凌空劈下、大地從底下塌落、天地如同強大的鈸相互撞擊、如果你的頭著火、如果毒蛇盤踞在你腿上,都沒有關係;不管你是忙是閒、是餓是飽、快樂或悲傷,不管發生任何事,你都不應該放棄。



——夏仲阿旺朗傑(Zhabdrong Ngawang Namgai),不丹國父



二〇〇五年十一月十七日,印尼蘇巴島廖內省



早上八點三十分,海運航線上方的天空開始清朗,把晨霧中前進的朦朧形狀轉為可以辨認的船隻。我在十點鐘的時候和黃道帶號會合了。陸意思又反戴著頭頂上的尼姆棒球帽,準備上工了。

「沒事吧,陸意思?」我說:「可以出發了?」

他不同意地皺著眉。為了保留環球旅行的完整性,我堅持要回到前一天獨木舟被拖走的地點,這拖長了橫渡整個海峽的時間。

「從那裡開始?」他粗聲問道。

「沒錯。」我回答:「我們的目標是抵達姊妹島,對嗎?」姊妹島是新加坡南邊的兩座小島。

菲爾遞給我一顆蘋果和一條火星能量棒,然後就出發了。今天,我們甚至懶得詢問海事港口局取得許可,橫渡分道航行制。我們直接往前划,期間由陸意思發號施令:「這一艘會走在我們前頭,這一艘在後頭⋯⋯」。就這樣不斷閃避經過船隻划了三小時後,我們終於把海運航線甩在後頭。

抵達姊妹島的背風面之後,我到新加坡海關移民局辦理清關,在陰沉的天空下划著最後幾哩來到聖淘沙海灘,這裡的純淨白沙和排列整齊的棕櫚樹構成一副超現實的美景。

「你還好嗎,傑森?」肯尼開口問道,身旁還站著另外兩位攝影師。這兩位是唯一出現的媒體了。

我明白他們需要我做什麼——擺出一個完成印尼航段的象徵性姿勢——因此我跳出至點號,把船槳高舉過頭,假裝擺出勝利的姿勢。只不過,勝利是我心頭此刻最不在意的事情。

我回答:「很高興能夠到達這裡。」一波情緒湧了上來,整個海灘在我迷濛的眼睛前傾落。「這是一段漫長的航程,終於完成的感覺很棒。」

可惜,印尼可沒打算就這麼放過我。兩星期之後的清晨時分,在印度某區的青年旅館內,我被渾身的汗水給驚醒。我發起高燒,整個人在熱到頂點和冷到凍結的兩個極端間來回。第七天早上,我的體溫是華氏一百零六度,我知道該找醫生了。「瘧疾。」他看著血液報告的結果,如此宣布。

這多諷刺啊?過去七個月來,我每天早晚都穿著長袖上衣和長褲、睡在帳篷裡、規律地在身上塗抹防蚊液,但所有這一切都抵不上我在蘇巴島最後一晚被一隻帶病原的蚊子咬了一口!即便是瘧寧都沒辦法阻擋牠。

我採用阿托喹酮與氯胍片(Malarone)的密集治療,之後在幾個星期的復原期間裡計劃著到印度孟買這段航程。緬甸拒絕獨立旅客入境,因此我被迫得多繞一萬一千二百六十五公里的路穿過馬來西亞、泰國、寮國、中國,之後趕在冬天前越過喜馬拉雅山脈。最大的未知部分要屬西藏東邊一千六百公里的崎嶇山路,那裡有連續長達一萬六千呎的通道,全由警察設置的檢查哨站控制出入。作為夾在西藏居民和中國保安部隊爆發激烈衝突的歷史現場,這整個區域已有好幾十年與外隔絕。這些年來,許許多多變節的旅客試圖違法踏上這段旅途,但只有極少數人成功抵達拉薩,大多數是趁深夜摸黑前進,這時候公安機關的執法人員有可能在哨站裡打盹。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