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判官 | 誠品線上

螢幕判官

作者 光穹遊戲/ 原創故事; 崑崙/ 小說改編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螢幕判官:◎改編自2018「台灣原創遊戲大賞」獨立開發者組‧優勝、「巴哈姆特ACG創意大賽」APP遊戲組‧金賞、「騰訊遊戲創意大賽」銀獎獲獎遊戲作品《螢幕判官》!◎AppSto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改編自2018「台灣原創遊戲大賞」獨立開發者組‧優勝、「巴哈姆特 ACG 創意大賽」APP 遊戲組‧金賞、「騰訊遊戲創意大賽」銀獎獲獎遊戲作品《螢幕判官》! ◎App Store、Steam平台人氣遊戲作品小說化,好評再續! ◎PTT Marvel板、鏡文學平台--現象級人氣矚目作家崑崙操刀改編同名小說! 【各位觀眾晚安!本週的特別節目要陸續帶大家回顧台灣史上的重大刑案。 首先今天第一件帶大家來看的,是當年震驚全台的王裕明弒父案…】 多年前一樁弒父案,成了今日譁眾取寵以博取收視率的談資, 當立委高雲生回首遙遠的彼時記憶,卻翻找出另一個版本的故事… 兩名高中生,出身迥異,但同樣活在父親名聲的陰影下-- 尋常百姓的齷齪情事,化作王裕明成長過程中洗刷不去的羞辱印記; 政治名門的福澤庇蔭,卻屢屢成為高雲生面向勝利驕陽的遮擋。 亟欲擺脫父親陰影的兩人,皆想藉著贏過對方證明自己, 誰料,一場兩敗俱傷的校園選舉,竟埋下苦澀的惡果, 蔓生成日後抱憾萬分的慘劇。 一個雨夜,真相傾瀉而出,父子倆卻未得到救贖與和解。 他人生命留下的無奈和荒涼, 是否就只為了讓多年後螢幕內外的一票好事者,有話好說? ●當世間之人皆手握法槌,真相為何是否已不再重要? ●我們所謂的正義是否讓我們成為了令人厭惡的螢幕判官?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聯合推薦神嵐遊戲共同創辦人&製作人、巴哈姆特ACG創作大賽APP遊戲組評審/劉哲魁(刃霧翔)遊戲實況主/魯莽「如果有了真相就能簡單判斷正義,那最終失去的就是對於他人真正的理解與原諒。」--電腦玩物站長/Esor「當眼見不能為憑,一部引人深省的精彩之作。」--獨立遊戲《夜光》製作人/張恆「哽咽著唸完最後的獨白,相信大家會喜歡!」實況主及電競賽事主持人/小熊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光穹遊戲/原創故事2012 年,由一群擁有遊戲夢想的台灣學生在 18 樓合租宿舍中創立。「用一杯咖啡的時間,讓人們換取一段不平凡的旅程。」是光穹遊戲開發遊戲的初衷。光穹遊戲開發的遊戲都與冒險有關,致力創作出讓玩家能「一起分享樂趣」、「一同討論劇情」的遊戲。在劇情當中融合社會議題,讓玩家在享受娛樂之餘,還能思索深刻的故事。期許以資訊搭載娛樂,透過遊戲改變人們的生活。◎光穹官方網站‧遊戲下載https: www.18light.cc tw ◎獲獎紀錄「台灣原創遊戲大賞」獨立開發者組‧優勝/2018「騰訊遊戲創意大賽」銀獎/2018「巴哈姆特 ACG 創意大賽」APP 遊戲組‧金賞/2018「巴哈姆特 ACG 創意大賽」APP 遊戲組‧最佳美術獎/2018「巴哈姆特 ACG 創意大賽」APP 遊戲組‧人氣賞/2018「高雄遊戲週」年度菁英最佳遊戲設計獎/2017「經濟部工業局資訊應用服務創新創業新秀選拔」優質新創組‧銀牌/2016「台灣文化部文創之星創意加值競賽」影視音出版與數位內容類組‧文創事業組第一名/2016「IndiePlay 中國獨立遊戲節」最佳學生遊戲提名/2016「Casual Connect USA Indie Prize」入圍/2016「Casual Connect Asia Indie Prize」入圍/2016「台北電玩展 Indie Game Festa」入圍/2016「放視大賞」PC 遊戲創意組優選、樂陞科技遊戲創意獎/2015「4C數位創作競賽」優選、廠商票選最佳潛力獎/2014「Unity 遊戲及應用大賽」原創組最佳創新創意獎‧金獎/2014崑崙/小說改編PTT Marvel 板現象級指標作家,系列連載被推爆熱議,小說標題一度強勢攻占Marvel板板標;在鏡文學平台上坐擁「作品點擊率最高、追蹤人數最多」之王位。臉書專頁:www.facebook.com odiumer鏡文學作家專頁:https: www.mirrorfiction.com zh-Hant writer 1658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推薦序:一場螢幕前的正義思辯/劉哲魁(刃霧翔)第一章:弒父者第二章:天與地第三章:歸於塵第四章:復燃後

商品規格

書名 / 螢幕判官
作者 / 光穹遊戲 原創故事; 崑崙 小說改編
簡介 / 螢幕判官:◎改編自2018「台灣原創遊戲大賞」獨立開發者組‧優勝、「巴哈姆特ACG創意大賽」APP遊戲組‧金賞、「騰訊遊戲創意大賽」銀獎獲獎遊戲作品《螢幕判官》!◎AppSto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545686
ISBN10 / 9869545688
EAN / 9789869545686
誠品26碼 / 2681663416001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4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32K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弒父者

1

  夜裡,細雨在窗台外拉扯出無數白色細絲。
  挾雨的冷風颳進屋內,凌亂的廳間家具傾倒,玻璃酒瓶的碎片浸著濁黃酒液,在日光燈下反射濕淋淋的光。滿屋的薰人酒氣混著腥澀味,風一吹,那股味道便如沉底的淤泥搖搖晃晃地旋蕩開來。
  有滴落的水聲。不是雨,那是更加細碎的、間隔更長的。
  在這些之外,有人的喘息。
  裕明的額頭蓄滿汗粒,暴睜著兩顆似乎要滾出眼窩的瞳子。他吐出沉重的熱氣,偏偏渾身發冷又豎滿寒毛,汗水亦是冰冷。
  他的肩膀不自然地聳起,單手舉在身前。刺眼的紅凝著,積累足夠的重量後滴落──來自手握的那把染血菜刀。
  鮮血滲進刀面密佈的刮痕裡,彷彿那把菜刀是個活物,正貪婪地吸取血液。
  裕明瞪著刀尖,都要成了鬥雞眼,可是他不敢看向別處。右腳隨著發顫的身體,忽然不自覺踏前,踩著趴臥的父親。
  父親沒有反應。只有身下如河的鮮血無聲蔓延。
  裕明觸電般抽腳,一屁股坐倒在酒瓶的碎片裡,下意識撐地的手按上碎玻璃,被刺穿皮膚、扎出鮮血,卻意外地不感到疼痛。另一手仍舉在身前,握著刀,刀尖顫晃。
  父親沒有反應。雨勢忽然滂沱,推開的大門撞上油漆剝落的牆面,數名登門的警察如索命鬼差,團團包圍裕明。
  同樣圍住他的,還有上膛的槍口。
  「放下武器!」為首的警察喝斥,臉色鐵青。
  裕明手一鬆,刀掉了,留下仍然鮮紅的掌心。
  「我沒有殺人、不是我!」他大喊,身後同時有搗破空氣的悶聲。霎時右肩劇烈疼痛,擴散的痛楚直入骨髓。
  裕明突然感受到右掌被玻璃劃傷的疼痛,他哀號起來,又換來幾記警棍的毆打。施行的警察面無表情,彷彿對待草芥、彷彿裕明的死活沒有價值。
  被強行拖出屋外的裕明步履蹣跚,冒雨的街上擠滿圍觀的左鄰右舍。傘下一雙雙責難的、不解的、鄙夷的、怨憤的目光一齊往他投來。
  「沒有……我沒有……」他的辯解無人願意細聽,全是唾棄。
  通往警車的路遙遠而漫長,兩旁立著冷酷的人牆。慌亂張望的裕明每一步都走得艱辛,終於警察看不下去,強行拖他前進。
  裕明踉蹌之間,有人吐來口水,落在他的面前,隨即被大雨沖散。警察粗暴推開擠上前的民眾。
  被押進警車前,裕明回頭呼喊,只盼有人願意相信。
  「我沒有殺人!」
  他的聲音被暴雨吞沒。

2

  「各位觀眾晚安!本週的特別節目要陸續帶大家回顧台灣史上的重大刑案。首先今天第一件帶大家來看的,是當年震驚全台的王裕明弒父案。」
  一身西裝的主持人頓了頓,用誇張如戲子語氣強調:「哇這個實在不得了!俗話說虎毒不食子,但這個案子居然是兒子殺害父親,實在是非常恐怖慘絕人寰。究竟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會讓王裕明痛下殺手?好,首先來介紹今天的來賓……」
  主持人吞了口水潤喉,依序介紹現場的資深媒體人、社會記者還有網路觀察家。
  「雖然說兇殺案現在層出不窮、屢見不怪。不過當年啊,在那個純樸的年代,不要講殺人了,光是當街搶劫就是很轟動的案子。更別說這是子弒父。大逆不道啊!」主持人臉色凝重,對於過去時光的美好印象被玷污感到痛心。
  社會記者接口說:「王裕明弒父案在當時來說,對整個社會的氛圍有很重大的影響,雖然那時候的世代對立沒那麼明顯,不過從王裕明之後,有些父母開始擔心,自己的孩子會不會其實,該怎麼說……其實有偷偷懷恨,搞不好哪天突然就拿刀砍人了。尤其大家知道,年輕人比較血氣方剛又叛逆,所以很難不忌諱。」
  「對,沒錯。」主持人走向攝影棚內的大螢幕,畫面列出王裕明的基本資料。主持人指著年齡那欄強調:「他犯案的時候才十八歲。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一個才剛成年的年輕人犯下這種慘案?」
  主持人向資深媒體人交換眼色。資深媒體人開始分析:「這個要先從他的家庭背景來看。他呢,是單親家庭……」
  「單親家庭啊?」主持人驚呼。
  「因為父親外遇。」資深媒體人說。
  「天啊,外遇!這對王裕明來說一定造成不好的影響吧!」主持人二度驚呼。
  資深媒體人遲疑幾秒,繼續說:「父親的外遇對象正好是裕明的幼稚園老師,也因為父親外遇,導致母親離家出走。」
  主持人連連點頭,分析著:「所以代表這個家庭教育是有缺陷的。而且這發生在裕明小學的時候,你們想想,這麼小的小孩子少了母親的陪伴,只有父親,這是很不完整的。然後還有幼稚園老師的介入。這種家庭組成是不是導致王裕明的成長有嚴重的負面影響?」
  社會記者插嘴:「有沒有偏差不好說,不過大家看一下。這是當年的報導喔。可以看到這個報紙都泛黃了,真的是好不容易才挖出來的。」他拿出一份剪報,指著其中一行:「注意這邊,字有點小你們可能看不到,這重點是在說王裕明他殺害父親的時候,是一刀斃命。」
  「一刀斃命!?」主持人誇張地瞪大眼睛,彷彿被雷打中。「所以說這是早有預謀的?不然怎麼這麼精準?」
  社會記者說:「其實當時,記者有去訪問附近的街訪鄰居。鄰居一致指出王裕明常跟父親爭吵,不是一般兒子被念幾句頂嘴的那種,是很激烈、會摔東西的程度,左鄰右舍被吵到不得安寧。這些長期爭執累積的不滿,的確有可能讓王裕明產生殺害父親的念頭。」
  資深媒體人接著補充:「在那個年代,治安很好,民風也純樸。像王裕明這樣常跟他父親起衝突的家庭不多見。剛剛說到一刀斃命,恰好我有個認識的記者前輩,當年有到現場去。不誇張,前輩說他跟幾個同行一進去屋子,那個血腥味之重,讓人差點暈過去。有個比較年輕的記者頭也不回,直接衝到外面吐。因為那個血真的是流得到處都是,整個客廳好像變成血池。」
  「這麼恐怖,血池耶!」主持人捂嘴。
  資深媒體人解釋:「因為王裕明是一刀直接刺進父親的心臟,出血量非常誇張。據說連天花板都有噴到血!這種手法是決心要置人於死地的。你要想,心臟是人體維持生命最重要的器官,被捅破也幾乎不用活了。」
  「所以幾乎可以說,王裕明就是要讓他爸爸死就對了。真的是很殘忍。」主持人連連搖頭。
  「來,我們模擬一下。假設我現在突然發狂要攻擊你好了,就假裝我這隻手拿刀。」主持人高舉右手,煞有其事地走向網路觀察家,「我這樣砍下去……哇!不要說是插心口了,連要砍你的手說不定都砍不中!」
  一直沒說話的網路觀察家明白這是主持人故意作球,趕緊發言:「我當然不會傻傻給你砍,一定先跑再說。」
  眾人哄堂一笑,網路觀察家繼續說:「其實你們看喔,整個案子這樣下來,我在猜啦,這純屬個人臆測。搞不好王裕明跟他父親原本就各懷不滿,有相殺的準備。只是王裕明運氣好,比較早動手。如果他晚一點有動作,今天我們回顧的可能就是王裕明他爸殺人了。」
  主持人嘖嘖搖頭,「你這個猜測很恐怖,原來這對父子無論如何最後都要死一人就是了,搞不好還會兩敗俱傷。不過歷史沒有如果,今天就是王裕明這樣刷的一刀,殺死父親。」
  「我在想今天節目結束之後,大家回家都要對小孩好一點。至少請他們有話好好說,不要一言不和就拿刀。」資深媒體人打趣地說。
  網路觀察家說:「我也跟我兒子強調,如果你真的有什麼不滿或想法,一定要理性溝通。有時候話好好講,就不用走到這麼悲傷的局面嘛。王裕明如果真的對父親不滿,十八歲也成年了,大可以選擇搬出去在外獨立,不用每天跟父親大眼瞪小眼。」
  「也許是王裕明對父親有某種依賴性,誠如前面所述,他是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社會記者。
  主持人連連點頭:「沒錯。這實在令人非常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經歷養成王裕明這樣的偏差性格,導致長大後犯下這場兇案?」
  現場眾人以此為題,開始了另一波熱烈的討論……

3

  六月的烈陽正毒,無雲天空是驚人的湛藍,深得彷彿溶解去了所有的雲朵。
  寬闊的操場上,幾百名小學生依據班級坐定。今天是他們的大日子,終於要離開待了六年的校園。越是這樣的場面,師長越要把握說話的機會,畢竟錯過這天,這些畢業生再也不會聽他們說話了。
  挺著肥肚的校長站上司令台,擁有能夠遮陽的屋頂,讓那張積滿白沫的嘴巴沒有停過,從孝順父母到保衛國家,從尊敬師長到友愛同學……講到激動的時候,口水會噴上麥克風,放大的音量看似要與蟬鳴互相比拼,可惜無論誰贏,都是噪音。
  台下的學生被陽光烤得汗水直流,幸好正是體力充沛的年紀,更慶幸的是有椅子坐,那是畢業典禮前一天各自從教室搬來的。
  裕明默默忍受因為汗水而黏貼在身的制服,整片後頸盡是要被燙焦似的灼熱感。校長的致詞漫長而枯燥,彷彿不見學生中暑暈倒不肯罷休。
  裕明抬起頭,刺眼的陽光令他反射性閉緊眼睛。眼皮裡殘留重重眩光,化成奇形怪狀的凌亂圖案,他覺得有趣,試圖分辨那些圖形究竟生作什麼模樣。
  閉眼的他忽然聽到老師的聲音:「王裕明,你怎麼打瞌睡?」
  「沒有,我沒睡覺!」裕明趕緊張開眼睛,連連搖頭。
  班導師在他身前,金屬框眼鏡下是一張仔細刮淨鬍鬚的斯文臉孔。「那就好,雖然今天是你待在學校的最後一天,但還是要作好榜樣給其他同學看,知道嗎?」
  「是的老師!」裕明用力點頭。
  「還有啊,」班導師又開口:「上了國中,課業不能掉以輕心,這跟小學的程度不一樣,尤其是數學跟理化,要特別注意,知道嗎?幸好你很用功,我倒也不用太擔心。」
  「謝謝老師。」裕明禮貌點頭,一如所有被喜愛的好學生該有的模樣。
  導師默默繞到樹蔭下,遮陽的陰影裡群聚各班導師,有人拿手帕抹汗,有的用手搧風、更有人狂飲礦泉水。
  日光依然旺盛,隨著逼近正午時刻,更是狠毒。
  滿頭汗的裕明盼著、盼著。終於校長下台、終於其他師長與貴賓陸續說完話,來到他滿心期盼的時刻。
  被點到名字時,裕明幾乎是同時起立,汗珠隨之抖落。他不自禁揚起嘴角,帶著笑與其他被點名的學生依序走上司令台,照著師長的指揮排成幾行縱列。
  裕明的班級數較大,所以人排在後面,可是仍然清楚望見台下黑壓壓的人群。不到一分鐘前,他人還陷在裡面,扮作數百人頭的其中一顆。
  來訪的市長有張刻意親切的笑臉,裕明看著,看市長依序在每一個學生面前停頓,然後再走,終於來到他的面前。
  輪到他了。
  裕明伸出被曬得發紅的兩條手臂,接下市長獎的獎狀。之後腦中只剩飄飄然的空白,忘了如何下了司令台、如何返回班級。回神過來已發現同學們爭相搶看。他像守蛋的母鳥小心護著,不輕易交到同學手中,就怕弄出任何一點皺摺。
  獲頒獎狀,畢業證書相比顯得可有可無。
  典禮結束,學生們搬椅子返回教室。裕明把獎狀攤平在椅面,目光總是不由自主地被吸引過去,好幾次險些撞上前面的同學。
  他甚至不記得如何回到教室了,老師在講台對著全班同學的最後叮嚀也沒聽進幾句。好幾個同學的爸媽都來到教室外,有的捧著校門口攤販賣的花束要送給老師、有的與孩子合影,慶祝他們畢業。
  幾個同學提議一起離校,順便去雜貨店買冰棒。他沒理,心想大家之後就近上這區的國中,碰面的機會多的是,不差這天。
  可是小學的畢業典禮就這次了,獲領市長獎也就今天。
  裕明離開教室,差點在走廊奔跑起來,隨即想起這被校規禁止,只好耐著性子,快步下樓。前腳剛踏出校門,後腳迫不及待大步邁開,跑過賣棉花糖與花束的攤販、穿越三三兩兩的學生與家長。
  奔跑在被蟬鳴淹沒的街上,即使無風,火辣辣的後頸也不熱了。汗水落在影子上,眨眼間被發燙的柏油路蒸散。
  經過雜貨店,他沒被冰箱滿滿的涼飲誘惑,略過蘇打冰棒的滋味,繼續奔跑。繞過雜貨店所在的轉角不久,便看見家的方向。
  裕明推開門,還沒遭到暑氣侵踏的屋內陰涼舒適,切半的日光透過屋外圍牆,從紗窗射進屋裡。
  他還來不及穩住呼吸,先顧著將捲成一束的獎狀攤開,又仔細確認整張獎狀的面貌,視線落在標楷體印刷的名字幾秒,才捨得移開。
  爸爸。還未開口呼喚,他的嘴就被內房傳出的喘息徹底阻斷。隱隱約約,有女人壓抑的呻吟。
  裕明罰站般拿著獎狀,因為奔跑而冒起的熱氣流竄全身,逼出無數汗粒。手背的汗水慢慢累積,沿著大拇指滑落,在獎狀上暈開。
  他默默放下獎狀,擱在一旁的茶几上,人坐進藤椅,挺直著背,好像仍在畢業典禮的操場似的。  
  好熱,他忽然想,起身打開電扇,又坐回原位。背依然挺直。電扇內部發出不自然的摩擦聲,斷斷續續……亦如女人的呻吟一陣、一陣。
  「啊……啊……」
  伴隨而來是男人粗重的喘息,好像患了呼吸疾病那樣用力吸氣、重重吐出。
  裕明全部聽在耳裡,全都不想聽。
  汗逐漸乾了。
  電扇的風聲終於取代那些他不想聽的聲音。
  內房窸窸窣窣,有人拾起了什麼,然後有了穿衣的聲音。低低的說笑聲隨著腳步聲靠近房門。門開了,魁梧的父親穿著西裝長褲,上半身是白色無袖汗衫,領口的部份濕了一圈,黏在胸上。短袖襯衫隨意拎在手中。
  父親發現藤椅上的他,訝異地問:「畢業典禮這麼早就結束了?」
  裕明點頭,俯身要拿起獎狀。幾乎是算準似的,那個女人踏出房間,搶在裕明呼喚父親之前,射來冷冷目光。
  父親沒發現身後女人的眼神有多冷,可是裕明全瞧見了,迴避不開,那是完完全全針對他的。他遲疑,這一猶豫也就來不及了,父親已經自顧自穿起襯衫,一邊提議:「慶祝你畢業,今天去吃西餐,幫你點一塊大牛排!」
  女人蝴蝶般輕巧繞到父親身前,那一襲黃色連身裙裸露出兩條白皙的臂膀,下擺是盛開的花朵圖樣。她貼心地為父親扣起襯衫鈕扣。
  「小孩子去吃西餐,會不會太浪費了?」那音調如蜜糖,甜得令父親微笑。
  「怎麼會?牛排而已,又沒多少錢?我付得起!」父親握住女人柔嫩的手,在她的耳邊說:「我自己來,你去幫我挑一條好看的領帶。」
  女人撒嬌:「幹嘛不自己挑?都一個大男人了,這點小事還要我來。」
  「我大男人作大事,小事當然交給你。」父親的語氣相當驕傲,作為公司經理的他自然有一份霸氣。
  「就會欺負人家!」女人俏皮地抗議,又回到房內。
  父親盯著女人的婀娜背影,搖頭笑著:「女人喔。」
  趁著女人進房,裕明終於擁有短暫與父親獨處的機會。他搶著遞出獎狀:「爸,你看!」
  父親好奇打量過來,還沒看仔細,女人突然呼喊,又一次搶走他的注意:「你領帶要藍色那條,還是咖啡色的呀?」
  「兩條都可以。」父親回頭對著房間喊。
  女人雙手舉在胸前,左右手的指尖各別夾著一條領帶,像個模特兒展示商品。「不然都搭搭看?」
  父親也就順了她,繫著領帶之間,兩人低聲說話,互相凝望的眼裡藏不住笑。女人的口紅是豔紅色的,鳳凰花般的色澤。
  手中單薄的紙張忽然有了怪異的重量,讓裕明想乾脆放下,就這麼像個無關緊要的旁觀者,沉默看著女人替父親繫上領帶。
  「好了,你看看!」女人笑著說。
  父親低頭審視,點點頭,再伸手細調領帶的位置。
  「怎麼了?不滿意呀?」女人有一種耍賴的味道。
  「滿意,很滿意。對啦裕明,你剛剛要讓我看什麼?」父親總算想起。
  「沒有。」裕明說謊,獎狀已不在手上,腰桿失去挺直的意願。父親與女人之間有道難以介入的無形氣場,不是小小年紀的裕明能夠擅闖的。
  父親追問:「哪沒有?剛剛看你拿了什麼東西不是嗎?」
  裕明又往後靠了靠,直到完全貼住椅背。「畢業證書而已,沒什麼好看的。」
  「不會啊,畢業證書很好啊,終於畢業了。走,現在去吃牛排。」父親開心地說,直接往門口走去。女人跟在後頭。
  兩人的背影逆著光,看起來像相依在一塊,頓時令裕明胃口全消。他猶豫後說:「不……我跟同學約好了。要去、要去雜貨店買冰吃。」
  「雜貨店哪時候想去都可以,今天是好日子。」
  裕明垂下頭,盯著膝蓋。「我不餓。」
  「等你看到牛排就會餓了,牛排很大,黑胡椒醬很香的。來,快點站起來。我們出門。」父親催促,上前要拉起裕明。
  女人環抱住父親的手臂,輕易攔下他。
  「人家小孩子不想要,就別勉強嘛。」女人像個體諒孩子的慈母,溫柔地勸著父親。可是她與裕明毫無血緣關係,不過是曾經的幼稚園老師。
  老師小鳥依人般挨著父親,不著聲色掃了裕明一眼。眼神仍是那樣冷。低頭的裕明沒看見,可是他聽出老師話中的虛情假意,只有越加反胃。
  父親皺眉,還想再勸,老師接著撒嬌:「走啦,我餓了。你剛剛那麼賣力,一定也餓了。」
  「在小孩子面前別說這個。」父親尷尬地制止。
  「好啊我不說,快去餐廳。」老師拉著父親的手,就要往門外走去。
  「裕明,你真的不去?」父親不死心再問。
  「我不餓。」
  父親嘆氣,手臂掙開老師的環抱,從皮夾掏了錢,交給裕明。「你拿著,等等餓了去買個東西吃,知道嗎?」
  「知道。」裕明避開父親的臉,就盯著錢。
  待父親跟老師離開,裕明拿出藏在身後的獎狀。早些時候還滿心珍惜,現在卻壓出好多難看的皺痕,還給汗水弄濕。
  老師的香水味殘留不散,像討厭的陰魂盤據在屋,對裕明來說格外刺鼻,要比學校打掃廁所用的鹽酸更難聞。不過他不用回去學校報到了,不必再清掃廁所。
  今天是小學的畢業典禮,就這麼一次。
  裕明攤開獎狀,已經無法回復成先前的完美模樣。他抓住兩端,輕易將之撕開。都無法復原了,不管是這張沒能讓父親看見的廢紙,或是這個母親不再回來的家。
  他是絕對不會接受那個女人,不過老師與父親有多親熱,全是他們兩個的事。裕明不認,更不服。他肯定,那女人亦是不可能接受他。如此露骨的敵意,哪怕是小學生都能看得明白。
  裕明屏息穿越香水瀰漫的客廳,打開置在牆邊的收音機,然後放進卡帶,按下播放鍵。
  「什麼時候兒時玩伴都離我遠去,什麼時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出現的是不屬於他這年紀會聽的歌曲。記憶中,母親總愛聽這些歌,她留下的東西太少,裕明甚至不能肯定,現在還能不能記得母親的長相。
  曾經母親留下紙條,承諾終有一天會回來找裕明。這麼多年過去,卻始終全無音訊。
  他靜靜聽著,忽然把撕成兩半的獎狀揉成一團,扔往空中。
  劃開一道孤零零的弧線後,紙團應聲落進垃圾桶。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隔著螢幕,各是判官──
你所看見的,難道就是真相嗎?

★最強跨界聯手★
人氣台灣獨立遊戲《螢幕判官》 ╳ 鏡文學平台矚目作家「崑崙」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