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是深深的愛 | 誠品線上

喜歡是深深的愛

作者 阿亞梅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喜歡是深深的愛:名人深深推薦林孝謙|導演姜泰宇(敷米漿)|作家傅凱羚|編劇劉中薇|作家/編劇薛聖棻|友松娛樂董事長SKimmy你的網路閨蜜|YouTuber/作家「在愛的灌溉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因為你,我變得很勇敢、也變得很邪惡── 於是,我的愛和抱歉,一樣等深。 十五年前,你的世界因我的告密而毀滅, 所以接下來的日子,請讓我好好愛你──來贖罪? 1999年,在那個聲光特效尚不炫目的時代,余家睿在MUD遊戲裡邂逅了同校學姊米芷姍。但年齡的差距使他只能憑藉文字來猜想、來等待,保持著距離卻又深深的喜歡。然而在他得知米芷姍屬意的是學長趙季威,年少純真的愛慕頓時化成惡意的嫉妒,他懵懂做下後悔一生的舉措,卻也讓米芷姍從此消失在他的生活中。 多年以後,成就不凡的余家睿意外與米芷姍重逢,卻發現她的人生已被當年的事件所毀,只能過著見不得光的生活。懷抱罪惡感的余家睿誓言成為她的浮木,竭盡所能為她找回初衷、重獲新生,一如她過去在遊戲裡替他義無反顧地復活。但就在米芷姍即將達成夢想之際,余家睿當年的作為卻被趙季威所揭發…… 因愛而滋長的罪,因罪而重生的愛,當時無知的天真,如何就成了深不見底的邪惡? 「極致的愛是深具毀滅性破壞力,且對道德瑕疵毫不在乎的。而我為那發自於愛的劣根性深深著迷。」──阿亞梅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名人深深推薦 林孝謙|導演 姜泰宇(敷米漿)|作家 傅凱羚|編劇 劉中薇|作家/編劇 薛聖棻|友松娛樂董事長 SKimmy你的網路閨蜜|YouTuber/作家 「在愛的灌溉下,我們逐漸長出私慾的枝枒,爬滿一切禁忌,將其崩毀。閱讀阿亞梅的作品,像等來一場渴望已久的自焚,享盡灼傷的痛苦。愛曾是如此大義凜然,直到我們讀了她的小說。」──傅凱羚(《返校》、《當男人戀愛時》編劇)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阿亞梅 阿亞梅 Ayamei 國立交通大學經營管理研究所畢業,曾任財經雜誌記者,現為專職編劇。 長篇小說作品有《我們不能是朋友》、《說謊愛你,說謊不愛你》、《非法移民》、《月光王子》、《十七歲的法文課》等,其中《我們不能是朋友》已授權改編為電視劇,並於海外九十餘國熱播。 影視編劇作品有《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覆活》、《我們不能是朋友》、《魂囚西門》、《願有人陪你顛沛流離》、《滾石愛情故事-愛我別走》、《我和我的十七歲》等。 個人部落格:ayamei.net 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 ayamei.a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楔子 第一章:1999,男孩與他的老婆 第二章:聖誕節過後的冬天最冷 第三章:長達十五年的初戀 第四章:愛的小屋 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喜歡是深深的愛
作者 / 阿亞梅
簡介 / 喜歡是深深的愛:名人深深推薦林孝謙|導演姜泰宇(敷米漿)|作家傅凱羚|編劇劉中薇|作家/編劇薛聖棻|友松娛樂董事長SKimmy你的網路閨蜜|YouTuber/作家「在愛的灌溉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5497781
ISBN10 / 9865497786
EAN / 9789865497781
誠品26碼 / 2682060754000
尺寸 / 21X15X1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開數 / 25K
級別 /
頁數 / 304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鏡文學簽約作家、人氣編劇──阿亞梅,最新長篇力作!
★繼《我們不能是朋友》的人性抉擇,探討愛與贖罪之間如何兩相平衡?
★重返撥接時代?再現MUD遊戲的復古記憶,登入年少時的苦悶和悸動!

試閱文字

內文 : 【內文試閱】
楔子
如何分辨眼前的是小孩或大人?看他下班後去哪裡。
會去網咖的是男孩,上酒吧的是男人。
若按照上述的定義作判別基準,那麼,在余家睿推門進入這間店的今晚,已經是他成為大人的第十年了。他不只常上酒吧,還懂得評判酒吧的裝潢,對啤酒精釀數值瞭若指掌,甚至會從酒保的談吐看出該店的品味高低。
余家睿打量著這間酒吧,裡頭的裝潢、椅具清一色以木質為基調,格外舒適溫暖。架上的基酒琳瑯滿目,有量販店的廉價品牌,也有他極少看見的稀有品牌。任何人走進來,都不會有一絲被冒犯或無法融入的不適感,確實是招待初次相見的客人最安全的選擇。
可惜他偏偏不好此道。
平心而論,他更喜歡那種髒髒亂亂、喇叭有點破音、酒客一喝多就會搞出是非、只採用隔天會讓他宿醉整天的劣質酒,卻能跟吧台聊得投機甚至要到一杯特調的小酒館。像這種太平靜的地方,boring。
「你平常喝什麼?這裡應該都有。」趙季威一笑,似乎對於自己的品味相當有自信:「我請客。」
「喝完這攤,如果我還是拒絕你們公司的offer,那你不是虧了?」余家睿打趣著,語氣好像他真沒打算去趙季威的公司報到。
「你是我同高中的學弟,今天是來慶祝我們有緣遇到,不要有壓力。再說,我對我們公司還有點信心,在我們和其他公司之間,你怎麼選我不擔心。」
言下之意,如果不到他們公司上班,他就會被趙季威視為空有美國常春藤名校文憑,骨子裡卻毫無sense的笨蛋。
指桑罵槐式句型,讓余家睿抓回了昔日的熟悉感。眼前西裝筆挺的男子,就是他印象中,那個當年在高中校園不可一世的趙季威。他總是一派輕盈、站在頂端、高高在上地俯視眾生,然而比起如何讓世界變得更好,他更關心如何讓自己爬上更高的位置。
趙季威點了十八年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似乎又是一個彰顯自己品味的起手式;余家睿不甘示弱,點了一杯自訂配方的馬丁尼,還直接指定琴酒品牌。他覺得今晚這樣搞有點過頭,但在這世界上,連點杯酒喝都能激起他鬥志的對手,除了趙季威他想不到第二人,怎麼說氣勢也不能輸。
「我剛看你的履歷,你應該小我三屆,以前我在學校說不定見過你。」趙季威用領帶擦了擦鏡片,重新戴上。
何止見過,還結過梁子呢。余家睿暗忖。
當年趙季威的「那件事」在學校鬧得滿城風雨,看似神差鬼使,背地裡卻是他一手促成。導致他稍早走進辦公室,發現面試他的人就是趙季威時,一度冷汗直流、打算直接開溜,但趙季威卻只是盯著他履歷,驚喜地發現他們是同一間中學畢業的校友,接著就熱絡地聊起來,直到趙季威提議要請他喝一杯,他才鬆了口氣,確定自己脫離險境。
時隔多年,趙季威絕不可能將現在的他和那段陳年往事扣連在一起,這讓余家睿有一股做壞事沒受到懲罰的爽快。
「你以前在學校很有名,我常看見你在升旗時被表揚。」余家睿淡笑。
「哈,都幾百年前的事了。既然你認得我,剛才走進來面試怎麼沒叫我一聲學長?」
想得美。在余家睿的認知裡,學弟若開口認學長,就意味著要屈服於學長的威權之下。
「叫聲學長你就會錄取我嗎?」他半開玩笑回應。
「以你的經歷和背景,應該不是我要不要錄取你,是你要不要在我手下工作的問題。」趙季威巧妙地將話題導回今晚聚會的最終目的,他還是希望余家睿接受這個offer,畢竟同時具有法律背景和MBA學歷的人才,一般而言是不會回來台灣工作的。
余家睿沒有搭腔,他的視線已經飄到酒吧外,落在兩個滑手機的高中生身上。
趙季威順著他的視線望去,也看見了那兩個高中生,喝了口端上來的威士忌:「現在的小屁孩可真幸福,有智慧手機、還能隨時看YouTube……啊,不對,現在的小孩應該都看抖音了……」
「不對。」這是今晚,余家睿第一次反駁趙季威的論調。從屁孩臉上閃動的光影,以及他們戳擊螢幕的力道頻率看來,答案顯而易見:「他們在玩手遊。」
「也對。」趙季威附和著:「你記得以前學校側門那有家網咖嗎?我們班的幾個人,以前一下課就往那跑。」
「學長以前有玩什麼電動?」余家睿一樣目不轉睛:「還是你不打?」
「被猜到了。」趙季威苦笑:「那種東西不怎麼吸引我……總覺得,裡面的世界都是虛構的……怎麼說呢?有點無聊。」
世界是虛構,但遊戲中對戰的玩家可都是真人呢。
「這就是為什麼,你是學霸而我是學渣。」余家睿戲謔道。然而,當年的學霸現在卻得附和學渣的話題,真是風水輪流轉:「但你說得對,他們現在要玩什麼,只要拿出手機就能玩,我們以前的年代,只能去網咖、去電腦教室……畫質還比手遊差多了。」
「是不是有一種遊戲,沒音樂、沒圖像、所有的呈現都用文字?」趙季威緊皺眉頭努力回想,他討厭忘記答案的痛苦:「叫什麼來著……?」
「MUD?」余家睿微笑。
「噢對對對,Multi Users……」
「Multi-User Dimension*。」在趙季威還沒想出D的意涵的同時,余家睿已經熟悉地背出三個單字:「多重使用者空間。」
「你很熟啊?」
「不只熟,它對我很重要。甚至可以說它改變了我一生。」余家睿看著趙季威,意有所指地說。
「我有個朋友以前很愛打,看過一次那種畫面。跟現在的遊戲比起來,實在有夠另類,好像有很小眾的族群非常著迷,聽說以前還有大學生玩到被二一呢。」
「別說大學生,我當年也迷到差點升不了高中呢!」余家睿終於收回了視線,對趙季威舉起酒杯,思緒卻已經回到十五年前,他揚起一道微笑:「學長,乾杯!」
*註:Multi-User Dimension多重使用者空間:為多人即時虛擬類遊戲,以文字描述為基礎。玩家通過輸入類似自然語言的指令與虛擬世界中的其他玩家、非玩家角色(NPC)互動。MUD為現代線上遊戲的始祖與雛形。

第一章 1999,男孩與他的老婆
1
一九九九年夏天,余家睿還穿著海德中學的國中部制服,胸前的學號剛繡上第三條槓。不過,升上國三不是什麼令他興奮的事,比起來,他更希望淘汰掉這身粉紅色的襯衫,早日換上藍白相間的高中部男生制服──前提是,他得通過這個學期末的直升資格考,以他目前的成績來說,這不容易。
午休時間,教室外的走廊一片寂靜,籃球場上幾個頂著日頭打籃球的男生才剛被糾察隊抓包,不情願地走回教室午休。余家睿只覺得那些人很蠢,他的午休逃脫計畫更酷──他們在無人的電腦教室,敲著鍵盤奮戰、叫囂!
他自告奮勇當電腦小老師,就是為了拿到電腦教室的備份鑰匙,午休時間這裡沒大人,儼然就是免費包場的網咖,教官也不會巡邏到這裡,白痴才在午休打球!
「幹你很慢耶,我都在打獎金獵人了啦!快過來幫我!」余家睿吼著:「啊幹,我掉血了!」
「智障喔,你等級那麼低還solo獎金獵人,穩被秒殺的啊!」
「屁,系統說我跟他勢均力敵,裝備齊全應該可以打贏……」余家睿不甘示弱,他已經是個二十級的戰士了,怎麼說也有些戰鬥經驗,但他最討厭的就是這個系統根本不誠實,每次打量對手後,系統顯示為「勢均力敵」、「只比你弱一點點」的怪,他從來就沒贏過,眼看著現在,螢幕上又出現悲劇般的字樣。
獎金獵人高舉巨劍,朝你一劈,結果造成極其嚴重的傷害!
(你受了重傷,血流不止。)
「北七,系統描述是騙你送死的啦!」李致宇瞥了眼余家睿的畫面,翻翻白眼:「你先想辦法閃,我開牧師去幫你補血。」
余家睿看了此地的出口,按了E鍵。E在遊戲指令中意味著東方(east),這是一個只能靠鍵盤下指令操作的遊戲。
你試圖往東逃跑,卻被獎金獵人擋住。
余家睿一個緊張,趕緊再多按幾次E。
你往東逃跑了!
「跑了!」他才鬆一口氣,卻又看見畫面顯示。
獎金獵人憤怒地追了過來。
獎金獵人走了過來。
「幹,他追過來了啦,怎麼辦?」
「白痴,快斷線!」
「怎麼斷?」
「關視窗啦!」
余家睿正要關視窗,卻發現大勢已去,獎金獵人已經對他發動一連串的攻擊,這次可不是「極其嚴重的傷害」,而是「撕裂般的傷害」!
設計這個遊戲的人到底多機歪?明明所有內容都只是文字描述,卻能讓他氣得想折斷鍵盤!余家睿在心中忍不住怒吼,這時,螢幕上又跳出更殘酷的字樣:
(你已經奄奄一息了。)
你死了。
「幹!我死了~~~」余家睿忍不住哀嚎。
在這款遊戲中,只要玩家一死亡,就會進入十秒鐘的空檔,什麼指令也做不了,直到看見「慢慢地你又有了知覺」的字樣,接著就會發現自己置身於回遊戲的起點「冒險者之家」,身上的裝備和金錢會全數留在死亡現場的「屍體」中,這時,玩家得趕快衝回現場「撿屍」,避免有路人經過搶先拾走「遺產」;就算沒有程咬金,如果路途太遙遠、不小心花太多時間回到現場,屍體還有「腐爛」的風險。但這些都不算什麼,死亡造成玩家最大的困擾,還是戰鬥技能會下降百分之十。
為了把戰鬥技能升到目前的水準,他可是花了一整個星期,冒著被父母抓包的風險、半夜在家偷上網狂練功,現在這一死,一想到不知得再重練多久就崩潰……
早知道就別不自量力去單挑獎金獵人,他剛才到底在腦衝什麼?
余家睿正在死亡空檔懊惱萬分,卻發現螢幕上跳出與平常死亡完全不同的文字描述。
在一片黑暗深淵中,你聽到有人試圖呼喚你的名字……
有人試圖把你喚醒,你努力動了動手指,但還是閉起眼睛……
有人試圖把你喚醒,你努力動了動手指,但還是閉起眼睛……
「欸,這是什麼?怎麼以前都沒看過?」余家睿一愣,肘擊隔壁的李致宇。
李致宇湊過來一看,也差點跌破眼鏡,這遊戲他玩了三個月,還自以為自己已經無所不知,沒想到竟然有他沒見識過的場面:「幹,我也不知道這三小!」
「那現在怎麼辦?」余家睿傻眼,下了幾個指令也都毫無反應。
有人試圖把你喚醒,你感受到一股暖流包圍全身,一道光芒將你包住,直到你看不見任何東西……
你打了個呵欠,甦醒過來。
他發現自己回到原本的死亡現場,獎金獵人依然站在原地,但已不再對他進行攻擊,他查看全身,發現身上的裝備都還在身上,錢也沒少掉一毛,更令他驚奇的是,他的技能點數完全沒有下降!
「剛有人幫你復活,你賺到哩!」李致宇讀著余家睿視窗中的描述文字,立刻解讀出剛才究竟發生什麼事:「應該是牧師系轉職後的高等級玩家路過,好心幫你一把。我只有聽過沒真正看過,好酷喔!」
「那是誰幫我復活的?」資訊量太過龐大,余家睿頓時頭昏腦脹,只覺得該好好謝謝對方。
深深的愛喃喃唸道:親愛的月神,發揮你的力量,治療冰熾月影吧……
一道白光包圍了你,你身上的傷口慢慢癒合了起來。
「應該是這個人吧,『深深的愛』。」李致宇指著螢幕上位在同一格的玩家,「人真好,復活完還幫你補血。」
余家睿受寵若驚,立刻在鍵盤上敲出他記得不多的社交指令。
你向深深的愛表達感謝。
深深的愛說道:小事。
余家睿順手查詢名叫「深深的愛」玩家的英文ID,發現對方是一名已經由牧師系轉職的人類女性祭司。
「是女的欸!」余家睿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遊戲上的性別又不是真的,你看,我這隻帳號也是女的啊!」李致宇敲出指令,秀出螢幕上的資料給余家睿看。
「小嫻?」余家睿瞥了不到一秒,忍不住幹譙:「靠北,你幹麼玩女角,還取這種名字,很噁耶!」
「拜託,玩女角好處才多!我老公對我超好,每次要什麼裝備武器,只要跟他塞奶一下就會打給我。」當老公二字從李致宇的嘴裡說出時,他臉上充滿戲謔:「而且……他到現在還以為我現實中是女生,哈哈哈哈!」
「幹,下流!」
李致宇比余家睿早兩個月入坑,等級比他高、「社會經驗」也比他豐富,李致宇常對他炫耀自己在遊戲裡的所做所為,舉凡亂撿地上的無主物、對其他玩家辛辛苦苦打到快死的怪補刀、竊取玩家屍體中的財物,甚至惡意詐騙玩家的遊戲金幣……每項惡行都讓余家睿翻足了白眼,現在又多了一項,欺騙玩家的真感情。
「你不要唾棄我,社會很現實,會上來玩的大部分都嘛男生,你玩男角想找人幫忙根本不會有人理你。」
「你是說剛才那個救我的人,也可能是男的?」余家睿突然聽到心臟破裂的聲音。「你不要多想了,我還有一隻女角,要不要跟我結婚?」
「呷咖賣,誰要跟你結婚啦!」余家睿簡直快把午餐吐出來,他強忍腸胃中的翻攪,想私訊問深深的愛究竟是男是女,卻忽然聽見電腦教室的門被打開。
「誰來了?」上一秒還在嬉皮笑臉的李致宇,這下嚇得冷汗直流。
「不會是教官吧…?」余家睿心一慌,兩人越想越害怕。
只見來人快步走進電腦教室,將所有日光燈全數打開,燈光點亮了來人,余家睿看清楚了,一名穿著高中部制服、左手臂別著紅色袖套、拿著計分板的學長快步走向他們。
「還好,是糾察隊的,等下見機行事。」
糾察隊學長走到他們面前,家睿看見他胸前繡的名字──趙季威。這名字常常在升旗表揚時出現,也在每年的模範生選拔中出現,這還是第一次在搖滾區的距離見到本尊。
「你們是哪一班的?為什麼午休跑來電腦教室?」糾察隊學長單刀直入盤問。
「我們……來印報告。」余家睿早就想好應對說詞,他們玩的遊戲沒畫面、沒音效,所有遊戲過程皆以文字來呈現,看起來跟「電動」根本扯不上邊,就算被抓包,也不難唬弄過去:「下午的歷史課要用。」
然而,糾察隊學長對這說法不怎麼買單:「磁碟片呢?」
「呃……」沒想到對方技高一籌,余家睿慌了手腳,望向李致宇想call out求救,李致宇更是一臉茫然,示意余家睿自己闖的禍自己收拾。
糾察隊一雙銳眼瞥了螢幕,注意到一行行不斷刷新的文字,一臉了然於心:「原來是在玩MUD啊?這種東西騙得了教官,騙不倒我。你們怎麼有鑰匙?」
余家睿和李致宇雙雙一驚,沒想到竟然會踢到鐵板!眼看紙包不住火,只能放棄掙扎,向糾察隊報出自己的班級姓名學號,乖乖交出鑰匙回教室睡午覺。然而,在登出MUD遊戲之前,余家睿已經背下了剛才救活他的玩家ID──Shanshan,深深的愛。
他才不信,會取這種名字的一定是正妹!

試閱文字

導讀 : 【導讀】
後記
我一直想為青春期寫點什麼,原是想緬懷那段歲月,但實際落筆後,才發現那段日子實在驚心動魄。
我在嘉義一所私立的教會學校度過中學六年,家長們為了讓孩子入學擠破頭,我前兩年就在人際關係問題直接卡關,痛不欲生。那時,我最害怕的校園活動是分組,每次要分組當天我的偏頭痛就會發作,只因不想面臨被落單的窘境。我不知道該怎麼脫離那個狀態,只能珍惜少數願意對我伸出援手的同學,但友誼的小船難免遇到風浪,說翻就翻,更承受不住我對友情的患得患失。
現在想來,當時能挺住這些煎熬,有一部分該歸功於「上網」。那是網路剛流行起來的1997年,小小的數據機串起電話線撥接連網,每秒以個位數byte計算的流量,簡直如濾紙滴漏的手沖咖啡,開啟一張圖片得花五分鐘,下載一首mp3檔案則要二十分,當然,什麼影片串流平台更是天方夜譚……我就在那樣貧瘠如施捨的流量下,結交到幾個朋友,現實生活的苦痛終於有了出口。
MUD也是我當時在浩瀚網路海上衝浪時所逗留的一座世外桃源,如武俠小說般的純文字戰鬥敘述,深深吸引著我。MUD裡有許多和我年齡相仿的青少年男女,他們也許毫無情感經驗,卻已和素眛平生的陌生人結為連理,並且用情至深。在虛擬世界冒險完畢,玩家們交換市話號碼(當時沒有手機),越過家長過濾來電的層層屏障,熱線聊天直至深夜。這些情境在2021年的現今,聽起來十分穿越,我居然就在科技的變遷中度過青春期,見證了時代的眼淚。
時隔多年,校園生活已恍如隔世,我很幸運地從挫折中走出來,也略懂了人際相處之道,卻深深記得當時所面臨的絕望,它無邊無際,彷彿要持續一輩子。這些年來,我不斷思索一個問題:「如果當年受挫的孩子就是過不了那一關,他們該怎麼辦?」
身為一個曾經的被霸凌者,在書寫《喜歡是深深的愛》時,我發現比起霸凌問題本身,我更在意青少年男女如何處理自身的挫敗感,以及這些挫折如何影響他們的一生。一旦脫離環境或霸凌者本身,霸凌行為隨即消失。但挫敗感是無所不在的,舉凡人際關係,同儕間的競爭比較,求偶行為的權力關係,甚至一些無傷大雅的休閒娛樂……情緒稍敏感、信心不足者,很容易就因為挫敗感造成嚴重的自我否定。即使歲數漸長,離開校園,相同的問題仍會以不同形式強勢回歸,始終學不會處理的問題,是不是會讓受挫的靈魂永遠停留在那個地方?是不是會被那些挫折改變性格,更甚者,自人生中登出?
《喜歡是深深的愛》的最初構想始於2017年,當時我密集接觸劇本工作,連前一本《我們不能是朋友》都還在難產中。這故事的前身,只是我電視劇提案資料夾中眾多想法之一,原本只想寫個歡樂的網遊甜寵愛情故事,然而才起了個頭卻毫無頭緒,只好擱置一旁。直到《我們不能是朋友》改編電視劇播出後,我重新打開這份故事簡綱,才明白,這故事正等待著與我正面對決。
《喜歡是深深的愛》並不歡樂,也不甜寵,卻毫無疑問是個愛情故事。
我相信愛情,相信純粹的愛帶來的可塑性與力量,它可以充滿正能量,也能將人變得卑鄙自私、極致地一廂情願,如果有任何人阻止自己去愛,就要不顧一切剷除,即使阻止他的人就是其所愛。極致的愛是深具毀滅性破壞力,且對道德瑕疵毫不在乎的。而我為那發自於愛的劣根性深深著迷。
創作過程中,感謝鏡文學編輯團隊的信任,尊重我對故事的各種堅持,也費盡心力想讓故事更好。也感謝我的丈夫,在即將為人父母的今年,願我們都不為孩子未來的困擾憂慮。
其實還有很多話想說,但說教總令我感到彆扭。僅在後記中,以余家睿的天真口吻說出內心期許:「願山谷裡不再有槍聲,願世間多點溫柔理解。」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