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密: 高俊耀劇作選 | 誠品線上

親密: 高俊耀劇作選

作者 高俊耀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親密: 高俊耀劇作選:如果我要說阿爸的故事,我要從哪個點說起?從阿爸跟著阿公阿嬤來\到馬來西亞這塊土地說起?還是從他和媽認識然後生下我們開始說起?還是從阿爸的葬禮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如果我要說阿爸的故事,我要從哪個點說起?從阿爸跟著阿公阿嬤來 \到馬來西亞這塊土地說起?還是從他和媽認識然後生下我們開始說起?還是從阿爸的葬禮開始說起?到底從哪個點說起才會更清楚?到底從哪個點說起,才不會太輕易?--《死亡紀事》 編導演三棲的高俊耀,被評價為臺灣劇場「少數具有魔鬼視野的創作者」,他的劇本不只是角色、對話、情節三者的構成,更是文字、語言、聲音的三重奏,通往歷史的幽徑,一如他寫下:「文字會說話,有時比創作者更自覺,一個字的來歷比一個人的出生更為久遠。」於是,其創作眼光每每忍不住伸入樓起樓塌、半夢半醒之間的那人那死那生,「數字是人的代號,數字亦成了欲求的對象,人在自身內部分裂,是時代精神分裂的徵候。」 《親密:高俊耀劇作選》精選高俊耀近十年的三部劇作《死亡紀事》(與蔡承燊合著)、《大世界娛樂場II》(與莫兆忠合著)、《親密》,主題遍含馬來西亞族群政治、澳門賭場資本主義、離散華人的精神地理。本書同時收錄四篇創作手記、兩場對談紀錄,完整呈現一位劇場創作者的藝術階段。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專文推薦— 鍾適芳/大大樹音樂策展人 —聯合推薦— 郭力昕/影像文化評論人 陳偉誠/劇場藝術教育家 孫春美/馬來西亞戲劇教育家 陳炳釗/香港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藝術總監 吳子嬰/澳門邊度有書負責人 姚立群/牯嶺街小劇場館長 徐麗雯/演員、作家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高俊耀高俊耀 窮劇場approaching theatre聯合藝術總監。當代劇場導演、編劇、演員。ACC亞洲文化協會受獎人。馬來西亞藝術學院戲劇系,中國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畢業。 長年關注亞洲族群遷徙歷史議題,屢受邀赴港澳及東南亞合作,與不同文化脈絡工作者相互激盪,映照彼此對生存關注以及導/演美學的思辨,持續探索當代表演者身體與意識之訓練,深耕亞洲劇場美學。其導演調度獨樹一幟,敘事凌厲精準,靈活轉換于多重語境之間。執導創作備受讚譽,曾獲「台新藝術獎」年度入圍、「牯嶺街小劇場」年度節目及評審團大賞、首屆「臺北藝穗節」明日之星大獎等殊榮。 鄭志偉(封面) 鄭志偉@SomethingMoon.com 平面設計師,SomethingMoon Design 主理人。 專職於平面設計領域,涉獵書籍、字體造型、品牌識別、藝文展演活動視覺、雜誌排版、插畫及網站設計等。作品曾得東京 TDC 及香港 HKDA 優秀賞,入選臺灣金點設計獎、華沙國際海報雙年展等。 個人網站:https: somethingmoon.com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推薦序:我是誰?他是誰?|鍾適芳 -序:劇場這條路我走得很慢|高俊耀 ▓輯一:劇作 -《死亡紀事》|高俊耀、蔡承燊 -《大世界娛樂場II》|高俊耀、莫兆忠 -《親密》|高俊耀 ▓輯二:創作手記|高俊耀 -遠方,近處 -韻有頓挫,聲有字 -娛樂世界,極樂人生 -是誰,笑誰 ▓輯三:對談 -劇場的社會與政治|莫兆忠x高俊耀 -表演的文學與身體|安原良x鄭志忠x高俊耀 ▓高俊耀創作年表

商品規格

書名 / 親密: 高俊耀劇作選
作者 / 高俊耀
簡介 / 親密: 高俊耀劇作選:如果我要說阿爸的故事,我要從哪個點說起?從阿爸跟著阿公阿嬤來\到馬來西亞這塊土地說起?還是從他和媽認識然後生下我們開始說起?還是從阿爸的葬禮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876308
ISBN10 / 9869876307
EAN / 9789869876308
誠品26碼 / 2681858985008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9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13X21CM

試閱文字

內文 : 【內文試閱】
《死亡紀事》(摘錄)

敘述:哈山陳敏阿都拉。那是他們阿爸登記在身分證上的名字。
弟弟:Wait wait wait, my father is Tan Tua Yang.
官員:Betullah, ini dia, Mr.Tan Tua Yang……
弟弟:Tan Tua Yang……
敘述: Betullah, ini dia. 宗教局的人告訴他,陳大揚早在40年前就已經宣誓改信回教。宗教局的人告訴他,陳大揚改信回教後,就改名叫做哈山陳敏阿都拉。這是所有華人回教徒該做的事情。
弟弟:40年前?怎麼從來沒有聽阿爸提起過?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頓)Sorry, I never see my father sembahyang, he likes drink beer, he gambling, he eat pork, babi 啊 , sorry sorry, I just want to let you know……
敘述:宗教局的人說他們不知道,他們無權去議論一位回教徒私底下的信仰操守,他們相信阿拉自然會有公平的審判。
弟弟:My father is not muslim.
敘述: 宗教局的人說他們知道的,是他們手上這份公文,是有法律效用。宗教局的人說他們知道的,是他的身份證證明了他的身份他的信仰他的定位他的文化他的世界。
弟弟:Encik……
敘述:宗教局的人說他們知道的,就是身為回教徒,就得以回教方式下葬在回教墓地,靈魂才得以安息。
弟弟:Encik,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wrong.
官員:No. You see, this is your father IC, this is your father signature, right. We are Malaysian, this is our law, we must follow the law.
弟弟:Yes, you are right,. We are Malaysian, but we are not Muslim. This is not our law.
官員:No. Your father is Muslim.
弟弟:My father... My father is not Muslim.(頓)我阿爸才不是回教徒。
官員:Adik, tengok, Hassan Tan bin Abdullah……
弟弟:// 陳大揚……
官員:// Hassan Tan bin Abdullah……
弟弟:// 陳大揚……
官員:// Hassan Tan bin Abdullah……
弟弟:// 陳大揚……
官員:// Hassan Tan bin Abdullah……
弟弟:// 陳大揚……
官員:// Hassan Tan bin Abdullah……
弟弟:// 陳大揚……
敘述:彷彿是一場競賽,誰叫得最大聲誰就贏了。
弟弟: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敘述:他環顧四周,道士們都停了下來,走到一旁抽菸。幫忙摺蓮花的叔叔阿姨們仍專注地摺蓮花,彷彿眼前發生的事情與他們無關。他看著他們,看著大嫂,看著兩個小孩,他看著阿哥。
弟弟:阿哥只是沉默。
敘述:於是做弟弟的只好繼續和宗教局的人周旋,終於,他們退了一 步,答應明天中午再過來要人,啊不,是要屍體。
弟弟:他們離開了……
敘述:// 他們離開了……
道士:孝男陳耀俊,孝男陳耀德。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推薦序】
我是誰?他是誰?
文:鍾適芳(音樂製作人、策展人)

收到俊耀來信邀我寫推薦序,又驚又喜。我非劇評也非劇場人,只是窮劇場一名忠實觀眾,我只能猜想,或許因為我的工作跟「聲音」有關,而窮劇場作品中音/聲的典故與譯義,是最為觸動我之處。

音聲在俊耀的作品與表演中,呈現液態流動的敘事,聲軌與聲軌之間漫溢、交疊、衝撞、和鳴、相互渲染,不再是單一軌道上的聲調抑揚。《死亡紀事》、《大世界娛樂場II》、《親密》,這三部我喜愛的劇作,正是這樣完全的聲音紀事與敘事。經常在華文劇場單音調(monotone)唸白間想要逃離的我,唯有在「窮劇場」以音聲肢體建構的時空景深裡,遺失當下的我,化為劇中一角。

關係自己成長的背景,我對移民社會的身份問題較為敏感,也因此想藉此文多談一些《死亡紀事》這部劇作,如何劇烈擾動我對馬來西亞族群問題的反思。在《死亡紀事》這部作品中,「音聲」建築起時間與空間的向度,又分立為多重角色。那些透過身體發造,從語言到暴力的聲響,是人類文明衝突與諧睦的集合,是社群集體與個人心理的捏塑,同時也用以輪廓物件。這樣全面鋪陳的音響性,使得劇場原本有形者被抽象,而聲音這原本無形者成具象。

這部精煉的劇本也試圖探討一個棘手的問題——誰是馬來西亞人?馬來西亞的族群課題,盤根錯節的異同糾葛,很難從單一線節解開。佔人口比例第二位的華族,被視為一個具有經濟優勢的群體與他者。然而在承燊及俊耀的劇本中,他們細究了同一族群中個體與群體的差異,在方言-華語、穢語-知性、詛咒-祈語、伊斯蘭-佛道,兩極交鋒的快節奏行進下,我們很難再將「馬華」視為一體,而「馬來西亞」被打散成族裔之外,更為細碎的拼圖。

劇中一段台詞的提問,寫照了族群、語言群落、社經群體間的隔閡,以及形成馬來西亞族群分歧的多層因素:

弟弟:......阿爸的遺體歸屬,究竟是宗教問題法律問題?
敘述://還是種族問題政治問題?
弟弟://社會問題家庭問題倫理問題?
敘述://還是認同問題存在問題?
弟弟://利益問題制度問題?......所有問題都打了結,相互糾葛,到底我要怎麼問怎麼看?

馬來裔學者與社運領袖Syed Husin Ali在其文集《馬來西亞族群關係——和諧與衝突》(Ethnic Relations in Malaysia: Harmony and Conflict)的〈族群關係之輪廓〉一文中指出,造成馬來西亞國民分裂與衝突的四大課題為:「一、新經濟政策;二、馬來主權;三、語言與教育;四、宗教與文化」。該文撰寫於2009年,正是爭屍案等宗教課題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Syed也同時在他其他論述中提醒,馬來西亞各族群內部的差異,包括「社會、經濟、宗教、語言的個別差異」,而當代社會的「經濟、行政、教育」制度的建立,也促使新階級崛起。

透過《死亡紀事》多重角色的建立,我們可清晰探見一個華族底層家族的樣貌,也論證了Syed的觀點。亡者「陳大揚/Hassan Tan bin Abdullah」生前為了脫離弱勢階級尋找新機,改宗異教,只為獲得符合「新經濟政策」利益的合法身份。

或許我們可以試著這麼理解,族群衝突不是族群間因著本質差異所釀成,而是體制所形成的文化衝突,經由政治操弄,虛構出差異構成的利益衝突,進而放大為族群間不信任的恐慌。許多不公義的根本其實源於制度,從殖民時期的帝國主義,到當今資本主義下的新帝國擴張,階級問題在馬來西亞實非族群問題,而是跨族群的問題。

一具華人的「屍體」,在馬來伊斯蘭信眾與華人佛道家族之間,所引發的荒謬爭執,放大來看,也正是馬來西亞族群衝突的諷喻。「關鍵證物」(屍體)的消失,是否也意指著族群間相互指控或試圖剝離的「身份」,其實是種虛構與想像?想像的族群身份及認同,也構成了另一個想像的對立族群。

我想起馬來西亞國歌中的幾個馬來文詞彙:「祖國/國家」(negara)、「土地」(tanah)、「上蒼」(tuhan)。在馬來伊斯蘭為中心的體制下,祖國與土地是否也隱匿著某種專斷?《死亡紀事》的「屍」是否也暗喻,單一族群認同、僵化的文化分界,早已不合時宜,一如所有國家在國歌中的宣示。而「屍」,那與華人祖脈最後的連帶,被遺落後,可否割斷?被月光穿透的身體,那真實的存在,又是誰?

面對單一語系的觀眾群,窮劇場毫不退卻地混雜語言及語法,作為魔幻寫實的途徑。看似個人或地方性的主題,其實遍及族群、階級與家庭關係,這是我在其他臺灣或華文劇場所少見。如今,三部主題各異的劇本出版了,意味著文本的開放,可以無聲,也可無限轉譯。

期待「窮劇場」的繼續擾動,不准許我們安逸。

試閱文字

自序 : 【自序】
劇場這條路我走得很慢
文:高俊耀

細細回想,一開始是閱讀。喜歡讀小說,聽曲折離奇的故事,看跌宕起伏的人生。想像自己下一步的左轉、下意識的回頭、下一秒鐘的抉擇,生命總在遠方,幻想無遠弗界。跟著就是看潮州戲和電影,任性地把夢變闊變長變深,直至,再也按耐不住,就開始寫。寫、寫、寫,如磨墨般磨練自己的筆。寫身邊的人、寫讀到的新聞、寫腦袋裡藏不住的一切。

多年之後看了一部電影《里歐洛(Leolo)》,「因為我夢想,我不是我」,沉浸在閱讀和書寫裡,某種孤獨所構造的城堡,瞬間把自己拉回青少年的樂趣和喜悅中。

書寫之後就發現自己想演戲,想化作筆下那個人,經歷種種脆弱與堅韌、悲欣、狂熱與傷痛。讀了戲劇系後,就理直氣壯地寫劇本,當導演,具體實現「我不是我」,探觸想像邊界。為甚麼自己這麼不想成為「自己」呢?或許隱隱意識到內在有個非常惶恐,不曉得如何應對急遽變化的小孩吧。也或許,有個陰鬱暗啞的自己待在隱蔽處,需要化為他人才能發出聲音。更或許,想透過筆觸和肉身,去接近身邊那些無法述說自己的人們,那些被遺忘被拋下的人們,那些徘徊在愛、記憶與恐懼的人們。

這些年回看,起步很早,走得很慢,實踐和探索當中,由編而演而導,定稿總在下一稿,豁然發現,磨練的不只是筆,還有意志,和自己的心。

儘管如此,喜幸一路有夥伴同行,和家人扶持。暧暧遠人村,依依墟里煙,世界的運作總是靠如此細微的相互支撐而存在。感謝聯合編寫劇本的阿忠和承燊,因為你們,讓我意識到面對他人理解的渴求,合作的謙卑,及細密不倦的準備和修繕。尤其這些年和阿忠合作,在他身上看到了從不停歇實踐的勇氣和力量。我的劇本常常在排練期間邊排邊修,邊修邊排,感謝過程中一起承擔的演員、設計、行政和技術團隊,因為你們,這些字句得以被聆聽被檢視,形諸血肉,擲地有回聲。從書寫到形成實體的出版過程中,謝謝慷慨提供協助的麗珍、湘瑩、逸仔、Galilee、漢菱,以及不具名的很多很多朋友。

這本書能出版,要感謝思鋒的推手,猶記得當年《饕餮》首演後,我和他透過一個朋友的介紹,在竹圍工作室的大樹下聊了一陣,開啟了長遠的「其後」。

感謝作品背後的謬思,第一位讀者。

我想把書獻給我的母親。在她身上學到的,生活簡單些,踏實地工作,不貪戀奢求。因為她,我得以深切感受,儘管路多崎嶇,巍顫顫中有盼望,而盼望,長出力量。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主題遍含馬來西亞族群政治、澳門賭場資本主義、離散華人精神地理的劇作選。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