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兇惡 | 誠品線上

浪花兇惡

作者 廖人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浪花兇惡:陳大為本屆詩獎得主是一個富有冒險精神的探索者,語言的敏銳度極高,往往能夠很自信、自在的潛入事物最抽象的部位,表演其語言和想像的魔術,完完全全沉溺在自己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就 在光中分心。 在光中,讓光線 逃逸 有一種 放任事物隱匿的眼神 不要後悔。 那時,你很年輕 有別於《13》自我殺戮、自我超渡的地獄劇場 《浪花兇惡》如清冷的海浪,退向無名遠方****** 陳大為 本屆詩獎得主是一個富有冒險精神的探索者,語言的敏銳度極高,往往能夠很 自信、自在的潛入事物最抽象的部位,表演其語言和想像的魔術,完完全全沉溺 在自己營造的世界,讀者的理解力被逼退到相當危險的邊陲。其詩之魅力與危機, 都在這裡。 陳義芝 有一種曖昧的清新,難名的疏離──《浪花兇惡》的作者尋找新的語言感覺, 表現「個人私密風景」,其中的優秀作品具有反常、弔詭、企圖原創而「反大 眾」的邊緣姿態,代表「80 後世代」的詩風。 曾珍珍 用詩逼視現實中隱匿的鄙俗的兇惡、無稽,竟然可以寫出幾近純淨的文字。悲憫 的反諷對位並行,意圖諧擬後現代先知的聲腔,偶入極致,讀之驚詑。 楊 澤 多年前即讀過收入此集中的「不能稱之憂鬱」一詩,甚驚艷。 詩人乃新生代佼佼者,詩思敏銳,於語言有高度自覺,戛戛獨造,風格早具。 唯部分作品風格大于實質,實驗性過強,興象無端,不少詩句在可解與不可解間。 羅智成 「浪花兇惡」是一部傾聽大自然與自我內在交感的詩集。作者以幾近內省的觀察 方式捕捉人與大自然翕然近似的存在本質,並以樸素但精準的書寫加以表現。作 者摒除了當代詩歌慣有的繁褥修辭與曲折造作的語法,在「過於抽象」的危險邊 緣呈現出純粹、動人的詩貭。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陳大為 本屆詩獎得主是一個富有冒險精神的探索者,語言的敏銳度極高,往往能夠很 自信、自在的潛入事物最抽象的部位,表演其語言和想像的魔術,完完全全沉溺 在自己營造的世界,讀者的理解力被逼退到相當危險的邊陲。其詩之魅力與危機, 都在這裡。 陳義芝 有一種曖昧的清新,難名的疏離──《浪花兇惡》的作者尋找新的語言感覺, 表現「個人私密風景」,其中的優秀作品具有反常、弔詭、企圖原創而「反大 眾」的邊緣姿態,代表「80 後世代」的詩風。 曾珍珍 用詩逼視現實中隱匿的鄙俗的兇惡、無稽,竟然可以寫出幾近純淨的文字。悲憫 的反諷對位並行,意圖諧擬後現代先知的聲腔,偶入極致,讀之驚詑。 楊 澤 多年前即讀過收入此集中的「不能稱之憂鬱」一詩,甚驚艷。 詩人乃新生代佼佼者,詩思敏銳,於語言有高度自覺,戛戛獨造,風格早具。 唯部分作品風格大于實質,實驗性過強,興象無端,不少詩句在可解與不可解間。 羅智成 「浪花兇惡」是一部傾聽大自然與自我內在交感的詩集。作者以幾近內省的觀察 方式捕捉人與大自然翕然近似的存在本質,並以樸素但精準的書寫加以表現。作 者摒除了當代詩歌慣有的繁褥修辭與曲折造作的語法,在「過於抽象」的危險邊 緣呈現出純粹、動人的詩貭。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廖人 著有《13:廖人詩集》。以《浪花兇惡》獲楊牧詩獎。 本名廖育正,1982年生於臺北。國立清華大學文學博士。國立中央大學哲學博士班。現任教於廣東。 曾獲文化部藝術新秀補助、國藝會文學創作補助、臺北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等。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輯一 某些日常 某些日常 你站在田裡 浪花兇惡 七月 六月 鹿 輯二 不能稱之憂鬱 四月 不能稱之憂鬱 不是唯一一天 盲人 法條和網球 詠懷2 輯三 詠懷 詠懷4 詠懷1 詠懷3 雨的秘密 九月 15:41 十月 雨景 雨巷 夜雨 街燈空曠 聲音吃草 十二月 笑花偽 輯四 無題 頂樓 無題1 無題2 無題3 無題5 無題4 無題16 無題14 無題9 無題27 無題35 無題44 無題37 無題47 無題50 無題51 光合 雪 陰天 無字 後記 附錄:索引

商品規格

書名 / 浪花兇惡
作者 / 廖人
簡介 / 浪花兇惡:陳大為本屆詩獎得主是一個富有冒險精神的探索者,語言的敏銳度極高,往往能夠很自信、自在的潛入事物最抽象的部位,表演其語言和想像的魔術,完完全全沉溺在自己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876339
ISBN10 / 9869876331
EAN / 9789869876339
誠品26碼 / 2681991960009
尺寸 / 13X18X1CM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6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試閱文字

內文 : 【內文試閱】
浪花兇惡
1

浪花兇惡
清白

一種自毀的傾向:
來自風,劃開風
構成石頭,分裂石頭

在細碎的海雨中
讓海面
對齊視線

讓島
隆起為身體

讓呼吸牽引山嵐
讓山嵐,包覆
半生的猥瑣



2

浪花吞噬自身

放任浪花
盛開千萬個人稱

一種完美的暴戾:
在亂石間殺人
浪花
可等待
不可臆測
這樣

平視山風海雨
這裡

時間
即德行

海不招呼你

但你大方
接見它


鹿

那些小孩子從不穿鞋。他們赤腳奔跑,在地上發出沓沓的聲音。我熱著,站在紅色操場邊線旁喘氣。七月的陽光壓在他們背上,一張張幼小臉龐陷入影中,像威嚴的父兄神情。「鞋脫掉」,他們這麼命令我,「脫掉鞋」。我半信半疑照做了。「襪子也脫掉。」於是我將黑襪塞進皮鞋,用腳掌體會七月操場的燙感。帶頭的那個,手臂一揚,眾人再次朝前方奔去。這一回我稍稍能趕上他們了,但仍落後一至兩圈的距離。腳底不斷扎著碎石,疼著,燙的地皮使我一步還沒跑完,就急著跨出下一步。發現自己也能跑得這麼快,我感覺興奮,但不明白是為什麼。孩子也不回答我。它們逕自跑著,像一群健壯的鹿,舉著樹枝般的角,著迷地頂撞阻礙的風。慢慢我發覺腳掌磨破了,踩著血的步伐變輕變滑了,我明白操場為什麼是紅色了。鹿們和我踩著彼此的血,將操場奔過一圈又一圈,將夕陽也跑紅了。月亮出來的時候,我們圍坐在場地中央的草皮上。鹿們無所謂地嚼著一種隨處可見的雜草,我也學著嚼起這種草莖:那味甘,止渴。黑色的晚風將螢火蟲吹來了,像失眠的星星。我問起它們腳底的傷勢,它們驚訝反問:你的血還沒乾嗎?

試閱文字

導讀 : 【導讀】
後記

十六年前我從臺南成功大學畢業,到嘉義中正大學讀碩士。我租的房子,工作的三合院,就在稻田和鳳梨田的中間。出門上課,上班或喝咖啡的路上,我遠遠望著各種農作物,白鷺鷥和稻草人。久而久之,它們好像成為我的鄰居。我們靜靜望著彼此,互不打擾。

田野有田野的味道。田野有田野的日常。風吹過田野,稻浪的掀動,也有一種田野的速度感。隨著作物生長,田野的色彩也會變化。在休耕期,農人將稻草紮起,引火燒田,使下一季的田維持肥沃。那種單一,和緩,常中有變的速度感,節奏感,季節感,在田野安居過的人或許都能體會。

在田野生活,跟著田野呼吸,我慢慢把詩的雜質放掉,隨自然的身體完成詩句。詩不只是大腦的精心造作,更是全身心一致的運行。在輯一至輯三,我表達自身和外在的臨場感,交會感,試圖寫下身心與自然共存的詩意。那些年生活的感覺,包括我常去的破爛咖啡店感覺,可能也一起留在句子裡吧。


我特別喜歡廉價又破爛的咖啡店。一方面是當年的經濟考量,一方面是在乾淨明亮的咖啡店尤其不自在。只有偏僻小巷裡的爛店才得我歡心。因為夠爛,所以我愛。因為我愛,所以它們撐不了多久就會關門大吉。通常它會有骯髒的桌子,搖晃的椅子,可怕的廁所,亂播的音樂,和心不在焉的年輕店員。我喜歡和朋友在這種地方鬼混,談一些毫無實際效益的事情,或者就一個人看無聊的小巷風景。

退伍後我住臺北,周旋於幾個辦公室之間,每天早出晚歸,耗去很長的時間通勤,領很少的薪水。僅有的一點下班時光,就到路口破爛咖啡店坐著,聽耳機音樂。看街上行人,商店櫥窗,路邊水溝蓋,垃圾,流浪的狗貓。各種事情催逼而來,不斷將我捲入而與我無關。直到深夜才在疲憊中返回住處,迎接另個庸碌的一天。那段日子我在生活壓力下喘息,睡眠不足,對一切感覺淡漠,遂不在意什麼抒情什麼技藝,看到大學時修飾的少作,感到尤為不真實,於是毀棄了絕大部分。時間很少,精神疲勞,只能看稍微看得下的書(連讀也談不上),填幾個不太討厭的字。輯四的作品大多這樣完成。
待久了破爛咖啡店,會遇見熟面孔的街友。他們穿著被丟棄的衣物,拎著舊東西,像日常的另類戲劇。那些物品的式樣,商標,和他們的姿態,共同型塑了時尚之外的街景。時代所欲拋下的,和時代所珍視的,不是同樣真實嗎?輯四大約和這些被棄,傷殘,變異的角度有關,希望表達某些言外之意吧。



這些詩被寫了下來,留存在電腦裡。很長的一段時間它們被我遺忘。我離開辦公室,返回校園,課餘時光依然坐在破爛的咖啡店內。出門用餐的上班族經過我眼前。載滿活雞活豬的卡車經過我眼前。陷入奇怪著魔狀態的我,也同時出現在自己電腦螢幕光影反射的眼前。在令人目盲的夏日酷陽下,我渾身冒汗狂敲筆電。漸入秋冬,又在新竹不可思議的暴風裡猛按,就像跟鍵帽有仇一樣。就這樣完成了《13》,並感覺非將它出版不可。

《13》成書之後,《浪花兇惡》有幸獲獎,事實上這些才是我的第一批作品。它們像清冷的海浪朝很遠的地方退去。謝謝幫助我鼓勵我的諸多前輩老師朋友,寫下此文以說明,並紀念每一間被我愛過且果然倒閉的咖啡店,那是年輕而頹唐的我的歲月。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2016年楊牧詩獎得主。

《浪花兇惡》是一部傾聽大自然與自我內在交感的詩集。以幾近內省的觀察方式,捕捉人與大自然翕然近似的存在本質,並以樸素但精準的書寫加以表現。

作者摒除了當代詩歌慣有的繁褥修辭與曲折造作的語法,呈現出純粹、動人的詩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