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嬌娘 第五卷 | 誠品線上

畫嬌娘 第五卷

作者 花日緋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畫嬌娘 第五卷:,林悠穿進一本大男主小說,成了裡面沒有姓名的男主炮灰原配。書中對原配描寫寥寥數筆:出身鄉野,肥碩臃腫,言談粗鄙,品行低劣。林悠覺得自己還可以搶救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林悠穿進一本大男主小說,成了裡面沒有姓名的男主炮灰原配。 書中對原配描寫寥寥數筆:出身鄉野,肥碩臃腫,言談粗鄙,品行低劣。 林悠覺得自己還可以搶救一下…… 在一次清繳叛軍的行動中,林悠被抓,韓霽憑著過人的智慧將林悠營救而出,順便以寡敵眾,利用火藥抓住了叛軍頭子,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皇帝以林悠的性命要挾韓霽為他做事,讓韓霽假意休妻,迎娶意圖謀反的權臣之女,以換取那權臣信任。 誰知事成之後,韓霽回到京城才發現林悠在他和別的女人假意成親之後就黯然離京,不知去向。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花日緋 花日緋 江南人。 喜歡看書,喜歡碼字,喜歡美食,喜歡旅行,喜歡下雨天坐在陽台看雨。 生活中大大咧咧,但也有文藝敏感的時候。看不得煽情的文字,很容易被書中 角色感動,三觀正且相信愛情,筆下的人物大多圓滿結局。 寫出感動自己和他人的故事,是我堅持不斷的追求,肯定有不完美,但我仍在努力。

商品規格

書名 / 畫嬌娘 第五卷
作者 / 花日緋
簡介 / 畫嬌娘 第五卷:,林悠穿進一本大男主小說,成了裡面沒有姓名的男主炮灰原配。書中對原配描寫寥寥數筆:出身鄉野,肥碩臃腫,言談粗鄙,品行低劣。林悠覺得自己還可以搶救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ISBN10 /
EAN / 4712927508045
誠品26碼 / 2682017247005
尺寸 / 21X14.8X1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320
級別 /
裝訂 / 平裝
開數 / 25K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知名作者,全新筆名,最新力作!
★暢銷作品:花語娘子、天定福妻、嫡妻在上、悠閒富貴美娘子、王妃有點甜、偏寵卿卿、吾家有福、一世清歡、畫嬌娘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薛昌被閹
兩人從溫泉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這見山湯不僅有溫泉浴池,還有客棧廂房,就是用來給泡湯的客人提供住宿的。
韓霽和林悠換上見山湯所準備的衣袍,牽手走在掛滿各色花燈的回廊上,林悠被一隻惟妙惟肖的兔子花燈吸引,駐足觀望,韓霽則在一旁靜靜的陪伴著。
花燈美人,無論什麼時候都是賞心悅目的,尤其林悠剛剛泡過溫泉,臉色極其紅潤,整個人透著水汽,嬌豔欲滴。
忽聞身後傳來一聲:韓世子?
韓霽和林悠同時回頭,便看見一位清俊中年文士,林悠當然不認識,韓霽側身拱手:薛侯有禮。
來人是永平侯薛昌,賢妃娘娘的親兄長,恒王趙遲的親舅舅。
永平侯看向韓霽身旁林悠,似乎拿不准她的身份:這位是……
男人在外面遇見,身邊所帶的女人可不一定都是原配夫人,永平侯有疑問也很正常。
韓霽介紹:這是內子林悠。
說完又向林悠介紹:九娘,快見過永平侯。
林悠趕忙福身:見過侯爺。
永平侯這才與林悠打招呼:原來是大名鼎鼎的世子夫人,本侯唐突了。
侯爺過譽,內子面皮薄,會不好意思的。
韓霽很喜歡聽見別人誇林悠,頓時就對永平侯有了笑臉,寒暄過後,韓霽便與偶然遇見的永平侯在一旁聊了起來。
林悠自然要等待的,不過他們聊得話題她不感興趣,便轉過身去繼續看那盞會搖尾巴眨眼睛的兔子花燈。
看著那兔子花燈用紅琉璃做的眼睛,林悠腦中忽然想起了這位永平侯是什麼人物。
這不就是後來書裡被爆出來的家暴狂魔永平侯薛昌嗎?
是那個永平侯嗎?
林悠不禁疑惑回頭悄悄往永平侯打量一眼,看他容貌清俊,文質彬彬,同樣是三四十歲的年紀,韓鳳平一看就是那種家裡富貴、長的好看、桃花氾濫的老流氓,這位永平侯看起來就是那種學識淵博、溫文爾雅、克己復禮的正人君子。
如果不是因為林悠看過書,知道永平侯不是個好人,還真要被他的外表給騙了。
這永平侯是國舅,也是駙馬,他娶的是先帝的妹妹,壽光公主趙茗。
壽光公主和永平侯兩人是半路夫妻,皆非原配。
先帝時期,壽光公主的駙馬是元氏二郎,元妃的親弟弟。
元妃和元二郎都不是元家嫡出,原本元二郎是不可能尚公主的,幸虧後來元妃入宮做了娘娘,元氏姐弟在元家的身份水漲船高,再加上壽光公主也比較喜歡斯文俊秀的元二郎,先帝便破格使元二郎成為駙馬。
可惜好景不長,元二郎和壽光公主琴瑟和鳴了幾年之後,先帝被害,如今的官家帶兵入京清君側,壽光駙馬元二郎當街被流箭射死,壽光公主便成了寡婦。
新帝登基之後,元貴妃出面為壽光公主做媒,嫁給了同樣喪妻的永平侯薛昌。
壽光公主見那薛昌彬彬有禮,與她已故駙馬的清俊氣質十分相似,加之元貴妃從旁撮合,便應下了這門婚事,自此永平侯便成了壽光公主的第二任駙馬。
可讓壽光公主沒有想到的是,第一段幸福的婚姻並沒有延續,第二任駙馬永平侯只是表面上看起來溫柔,關上房門就變成了野獸。
當初林悠看書看到永平侯被揭露平日裡如何對壽光公主施加暴力時曾氣憤不已。
可憐壽光公主性子軟弱,加之自知是前朝公主的身份,勢不如人,永平侯又用她和前駙馬所生的孩子威脅,讓壽光公主不敢聲張,默默承受。
最後若不是薛昌變本加厲,有一回差點把壽光公主打死,世人也不會知道他的真面目。
雖說這永平侯後來的下場是五馬分屍,但他對壽光公主和她的孩子所造成的傷害卻永遠無法彌補。
與永平侯是偶然遇見,韓霽與他說了幾句話之後便各自告辭,行走間,林悠不禁看向韓霽。
說起來,永平侯之所以會被判五馬分屍的極刑,其實與韓霽也有那麼一點點關係。
因為永平侯後來對洛婉婷動過心思,並且不止一次。
第一次是韓霽和洛婉婷相識初期,那時候永平侯的真面目還沒有被揭露,他悄悄對洛婉婷下了藥欲行不軌事,幸好洛婉婷及時發現跑了出來,但因藥力發作,逃跑時不辨方向,誤打誤撞進入韓霽的浴池……這種男女主因為中了藥而如何如何的劇情是萬金油,哪裡不順滑哪裡。
咦,等等。
洛婉婷和韓霽第一次親密接觸的地方好像正是什麼湯池。
那個湯池的名字林悠沒有記住,但……溫泉湯、韓霽、永平侯同時出現,離關鍵劇情的發生,貌似只差一個洛婉婷了。
所以是這裡嗎?
林悠疑惑極了。
韓霽察覺出她的異樣,問道:妳看見薛侯之後就心不在焉的,怎麼了?
林悠回神,搖頭道:沒什麼,就是覺得那個侯爺看起來不太正派。
韓霽失笑:妳還會看相?薛侯為人出了名的清正,人人都說他是好人,怎麼就妳覺得他不正派?
林悠沒法和他說原因,乾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