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城賦 下 | 誠品線上

連城賦 下

作者 潔塵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連城賦 下:擁有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霸氣身份,只為搏卿紅顏一笑。愛他?恨他?竟是如此兩難,進退維穀。生死相許?是以命相賭,還是以一生相賠?楚若溪抱得美人歸是人生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擁有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霸氣身份,只為搏卿紅顏一笑。 愛他?恨他?竟是如此兩難,進退維穀。 生死相許? 是以命相賭,還是以一生相賠? 楚若溪抱得美人歸是人生第一大幸事,為故去的皇兄重奪天下,是他第二件要完成的心願。 莊爾銘在江湖中另起朝堂,謀算天下,豈是他所能容忍? 這佔地廣闊的言守閣,明顯寓意暗指京城的守言宮。 這進進出出的各色人等,全都攜帶重金和機密,聚在一起難道是要造反? 玉無雙已經與袁飛傲定下白首之盟,玉連城已無後顧之憂,今生唯一的煩惱就是再擺脫不掉楚若溪這個粘人的戀妻狂魔,罷罷罷,縱然前面是刀山火海,深淵險境,她也要陪他一起生死相隨了。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潔塵 在羅曼史小說的世界中浸淫十幾年,筆耕十幾年,對羅曼史小說的熱情始終持續燃燒中。相信自己不是天才,也相信勤奮必然能夠有所成。願意以筆寫我心,寫出感動讀者的作品。愛美食,愛美人,愛美麗的人生。易感動,擅敗家,最喜歡送禮物給朋友們,看到她們驚喜的笑臉。所以,希望寫給讀者的每一部作品,都是讓讀者們驚喜的禮物。暢銷作品:錦繡江山、連城賦

商品規格

書名 / 連城賦 下
作者 / 潔塵
簡介 / 連城賦 下:擁有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霸氣身份,只為搏卿紅顏一笑。愛他?恨他?竟是如此兩難,進退維穀。生死相許?是以命相賭,還是以一生相賠?楚若溪抱得美人歸是人生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ISBN10 / 2927503494
EAN / 4712927503491
誠品26碼 / 2681528277006
頁數 / 320
開數 / 25K
注音版 /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CM
級別 / N:無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盜鬼
楚若溪猶豫了一下,自己這一路一直以潘若自稱,但是路勝旗和劉傳南一直知道的他的名字卻是墨言,無論說哪個,都要引起懷疑,更何況玉連城的名字在路勝旗面前已經全無遮掩的可能了。
可是如果說破,莊爾銘那邊會不會就立刻察覺?
他的猶豫看在玉連城眼中,玉連城忽然起身走到她身邊,躬身道:姑娘可否將這個位子讓給在下坐一會兒?
上官嫣笑道:好啊。然後款款起身。
玉連城坐在她的位子上,對劉傳南說道:劉少莊主,你先請。
劉傳南看到她居然下了場,臉色也不好看。
在古鏡城求親被拒,劉傳南心裡就不痛快,看到玉連城和楚若溪走在一起,他心裡更是不忿。
所以玉連城說了讓他先下之後,他立刻就落子在棋盤的空位,玉連城信手而下,劉傳南使出自己的全部棋術,又頂又飛,下得很是熱鬧,玉連城只用擋、並之術,看似落子較慢,但卻下得很是堅實。
也是十幾招過後,劉傳南也下不動了,呆呆看著棋盤發愣。
玉連城淡笑道:這棋從一開始就是個死局,劉少莊主不必勉強。
劉傳南生氣地丟下棋子:死局?你知道是死局,你還要下?你倒下活了給我看看!玉連城看著楚若溪:你過來。
楚若溪認為是玉連城為了幫自己解圍而下的這個場子,但是看她又叫自己過去,便笑道:我也解不開這一局啊。
玉連城指著棋盤問道:這棋面你看著眼熟嗎?
楚若溪皺皺眉:這怎麼會眼熟?
玉連城將他們下過的棋子摘去,又對他說道:你再看看,眼熟嗎?
楚若溪眯起眼,這黑白相間的棋面怎麼會被她說成是眼熟?難道是說在什麼棋譜上他應該看過?
忽然間,他雙眼一亮,望著玉連城:莫非……
玉連城眨了眨眼:看著很像。
他在劉傳南的位子上坐了下來,想了一陣,才謹慎小心地在一處空地落了子。
玉連城便跟著他落子。
劈哩啪啦下了十幾招,周圍的人都以為他們又要下到死棋了,沒想到兩個人卻下得越來越快,引得周圍幾個人都不由自主地靠近觀戰。
上官嫣本是側耳傾聽,但她縱然聽力了得,也不能完全猜出所有的棋子所下的位置,只是這兩人下得這樣順暢快速,讓她的面上也控制不住的泛起一絲激動:是不是棋面活了?
突然間,楚若溪的雙手在棋盤一抹,大笑著起身:這是什麼棋啊,簡直是孩子般的玩鬧,不下了不下了!
劉傳南詫異地說道:再下一會兒你就贏了,為什麼不下了?
路勝旗也情不自禁地說道:你下通了這棋,就是勝者,否則這裡的人怎麼會讓我們下船去?
楚若溪歪著頭笑道:原來你將活命的希望寄託在我身上了?下不破這局棋又如何?難道會死在這兒嗎?
路勝旗的臉漲得通紅,用手指著他:你,你自以為你家財萬貫,所以以為自己可以破財消災嗎?你毀了這棋的生路,才是死到臨頭了!
楚若溪側過頭去看老糊塗:你是怎麼淪落到這裡的?說說你犯了什麼事兒?說不定我能救你?
老糊塗歎氣道:別提了,江湖上和人家打賭,輸了一屁股錢,本想著在這裡撈回本錢的,誰想到進來了就出不去了。
楚若溪笑道:別想騙我,你過日子向來是千金散盡還複來,身上就沒多少閒錢,哪兒能跑到這裡來過這種揮金如土的日子?要不是發了巨財,就是背後有金主,你想瞞誰?
老糊塗尷尬地笑道:你這人怎麼就不給人一點面子?這事兒也好在這麼多人面前胡說?
這時候,忽然船身猛的一震,就聽到下面有人喊:撞船了!
所有人都是一驚道:這麼大的湖面,這麼大的船,怎麼會撞船?
然後下面響起一片驚呼的慌亂嘈雜之音,有人迅疾地跑上來,來到上官嫣面前,說道:小姐,咱們的船和另一條船撞了。
上官嫣鎮定自若地問道:撞得嚴重嗎?
船身撞出了一個口子,有漏水的可能。
劉傳南立刻趴到船身一側向下看,果然看到很多人正在往船尾湧,而船身因為這些人的奔跑而略顯不穩。劉傳南緊張地回頭問道:咱們怎麼辦?
路勝旗看著下麵的混亂: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他率先一步搶到下船的樓梯,下面似有人呵斥了一聲,但是並沒有攔住他。
劉傳南也急忙三步並作兩步的跑下去了。
玉連城和楚若溪對視一眼,楚若溪說道:要不咱們也撤吧。
玉連城點點頭,卻看向上官嫣:姑娘要不要跟我們一起走?
上官嫣淡定地說道:不用,我的家將自會帶我離開。
楚若溪對老糊塗招手道:我們先走了,有事兒到吟楓軒找我!
他不走樓梯拉上玉連城從二層一躍而下,就跳到一層,一層比二層寬大一些,所以兩人在一層的艙內略略站穩,看著四面只是慌亂,但其實船身並沒有立刻傾覆的可能。
玉連城揚聲問道:誰是掌船的船把子?
有一中年漢子在眾人中喊道:是我!
玉連城立刻躍過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問道:這船要駛回岸邊需要多久?
用不了多少工夫,但是現在這裡亂糟糟的,誰也不聽人勸,連船員都歸不了位。船把子急道。
楚若溪笑道:我看這船一時半會兒沉不了,我們幫妳把人歸於原位,你去操控船,咱們迅速返航。
你們?船把子顯然不相信這一對看似單薄纖瘦的美少年能做出什麼來。
玉連城從一名歌女手中接過一柄琵琶,坐了下來,十指揉弦,向著楚若溪微微點頭。楚若溪一笑,雙手負於背後,氣貫全身,忽然抬頭一口清嘯出喉。
這嘯聲清越激昂,令所有人的心頭都為之一震,雙耳微微漲疼,眾人都情不自禁地站住了。
琵琶之聲隨之響起,並非鏗鏘激越,而是溫柔如水流玉石,空靈中竟有仙家氣韻。所有的客人和歌女聽到這琵琶聲,癡癡呆呆的,像是飲了醉酒一般,或站或坐,在原地都沒有移動。
船把子也聽得愣了神兒,楚若溪在他後背的一處穴道上猛地一拍,喝道:還不去駕船?
那船把子才如夢初醒般迅速去招呼自己的船工:快!把住船身,返航回去!
一番眾人努力,才把巨大的船身掉了頭,全速駛回岸邊。
玉連城的琵琶之聲清清涼涼,仍是在眾人耳畔繚繞,猶如魔音一般蠱惑著所有人的心神。
當大船靠到岸邊港口的時候,船身又是巨大的震顫了一下,琵琶之聲忽然嗆啷一聲戛然而止。
眾人霍然都像是醒過來似的互相對視著,略帶幾分茫然,楚若溪笑著拉過玉連城,先一步下船去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