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滿 第三卷 | 誠品線上

杏林春滿 第三卷

作者 霜降時分
出版社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杏林春滿 第三卷:知名作者,全新筆名,最新力作!暢銷作品:杏林春滿中醫內科研究生穿越成為太醫院院判的女兒可是,不小心的診出了一個喜脈,但是,爺……你要帶我去哪兒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知名作者,全新筆名,最新力作!◎暢銷作品:杏林春滿中醫內科研究生穿越成為太醫院院判的女兒可是,不小心的診出了一個喜脈,但是,爺……你要帶我去哪兒?啥,上戰場當軍醫?父親突然被陷害,陰鷙的三皇子冰冷的的看著她,要想救父,以身來贖。唐青鸞咬咬牙,想讓她就範,沒那麼容易!進宮面聖,自請查案,開膛驗屍。撥開雲霧見天明,父親的冤屈終於洗刷,唐青鸞卻知道,自己的身後始終有一雙冰冷陰鷙的眼睛盯著。大喜的日子,新郎的目光似狼,像要撲上來將她吃了一般……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霜降時分霜喜歡看書,閒來無事的夜晚,泡一杯香味甘醇的清茶,看一本古韻芬芳的小說,享受著那種寂寂燃燈夜,相思一磐聲的安靜,悠然自得。 曾幾何時,開始自己寫,總期望自己能寫出靈秀纏綿的故事,先感動我,再打動你。知名作者,全新筆名,最新力作!暢銷作品:杏林春滿

商品規格

書名 / 杏林春滿 第三卷
作者 / 霜降時分
簡介 / 杏林春滿 第三卷:知名作者,全新筆名,最新力作!暢銷作品:杏林春滿中醫內科研究生穿越成為太醫院院判的女兒可是,不小心的診出了一個喜脈,但是,爺……你要帶我去哪兒
出版社 /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4712927502494
ISBN10 / 2927502498
EAN / 4712927502494
誠品26碼 / 2681470103002
尺寸 / 21X14.8CM
頁數 / 320
開數 / 25K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計畫刺死
正說得口沫橫飛的,突然聽見三皇子那邊發出了一聲清脆的瓷器相碰的聲音,曹建成抬頭看過去,見三皇子依然是垂著眼瞼喝茶,剛剛的聲音似乎是杯子蓋碰到了杯子發出的,三皇子的手抖了?
曹建成抬眼看了半天,沒發現什麼不對,三皇子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因而繼續把這句話說完了,道:一個院判,也是我伸出手就能捏死的。
過了好半天,三皇子才慢慢地抬起眼睛看著他,慢慢地道:齊景灝和哪個院判的女兒議親?
曹建成聽見三皇子問,忙道:對了,那院判的女兒還是選妃名單裡的人,上一次翊坤宮的時候也在,唐東洲的女兒。
說著曹建成看了看三皇子,見他沒什麼表情變化,這才繼續道:我是一直派人盯著齊家的,不然這事我也不知道。他們辦得很快,應該是皇上說了選妃的事情暫停,他們就開始議親了。
說著曹建成冷哼了一聲道:皇上並沒有說日後就不重新選妃了,唐東洲這傢伙膽子也太大了,一個破齊家,就值得他冒這樣的風險?
三皇子端著茶杯的手縮回到了袖中,免得顫抖的叫曹建成發現了,他也知道自己氣怒至極就會眼瞼變得赤紅,所以一直垂著眼睛,過了半天,才緩慢地道:議親到了哪一步了?
曹建成道:已經過了文定,下了聘。
這就是無法挽回了,就算是皇家也沒辦法,古人重禮儀,過了文定,女方已經被看成是男方的人了。
三皇子心肝都在顫,還從沒試過這麼憤怒,這麼憋屈!也從來沒有這麼忍不住想要摔了自己手裡的茶杯!
不過外表隱藏的好,曹建成依然是沒看出來,接著之前的話道:齊景灝這小子現在真有點棘手,年紀不大,狡猾的念頭倒是不少!幾次算計他,這小子都沒有上當……我總擔心他攀上閣老那門親,幸好在這件事上這小子走了步昏招。
三皇子半天沒說話,才算是勉強把這種憤怒壓了下去,聲音恢復了平靜冷淡,抬眼看曹建成問道:上一次的事情,我也沒詳細問,你是找的什麼人去刺殺齊景灝,為什麼失手?
曹建成就忙道:是因為我提前知道齊景灝那小子要去西山那邊打獵,想想……斬草除根算了!留著這麼個禍害,總是心裡不安生,皇上那邊也是……萬一皇上翻了臉,對他重用起來,這麼多年我不是眼睜睜看著他長成了心腹大患?所以當時起了這個心了。西山那邊遠,人跡罕至的,這小子只帶了三五個小廝就去了,我找以前的手下給尋的人,還說是什麼有名的殺手,西北鹽幫出來的人,心狠手辣得很……結果沒想到被齊景灝和他的幾個小廝把這小子倒是給宰了!齊景灝只是腿受了點傷……曹建成說到這裡想起來了,道:聽說齊景灝的腿傷就是唐東洲的女兒給治好的,想來就是那時候看中了人家……不過也好,這小子和唐東洲結了親,我也放心了,不是什麼有權勢的,這小子也沒什麼過硬的後臺了。
好個屁!
三皇子眼瞼又要轉為赤紅了,他垂下眼睛淡淡地道:齊景灝的底,還是要摸清楚。別說他是在你監視的眼皮子底下長大的……如果真的是鹽幫的殺手,憑著齊景灝那幾下子花拳繡腿,還有幾個小廝就能擋住?除非他根本不是什麼花拳繡腿……
說到這裡,三皇子猛地抬眼看著曹建成道:如果他這些年是忍辱負重呢?平常看著到處打架惹是生非其實是給他自己找個練武的理由呢?更甚者,身邊的那些打馬球打獵的小廝和紈?子弟,其實都是跟著他練武的手下呢?若是真的如此,那你怎麼辦?
曹建成有些蒙,茫然地道:這個……不太可能吧?
他覺著三皇子擔心得未免太過頭了,一點根據都沒有。齊景灝那小子,真真就是曹建成派去監視的人眼皮子底下長大的,所以那小子有幾斤幾兩,曹建成心裡清楚得很。
何況,斬草除根的想法曹建成一直就沒有收回過!
曹建成是個武夫,武夫動手喜歡的是乾淨俐索,直接斬草除根,才是他最想做的事情,這些年也一直都在找好的機會弄死齊景灝。
只不過前些年齊景灝父親才死那段時間,曹建成正是被人有所懷疑的時候,他也不敢輕舉妄動,更不敢在那個節骨眼上去斬草除根,就是怕齊景灝死了,皇上頭一個懷疑的就是自己。
再過了幾年,風聲過去了,曹建成也是安排了幾次栽贓陷害的,只是齊景灝已經長大了,滑得和泥鰍一樣,很難抓住實際的把柄。等曹建成想著乾脆背後下手捅刀子,刺死他算了,可偏偏第一次並沒有得手。
這就是這些年曹建成做的事,曹建成並不覺著自己看走了眼,他盯得緊得很!
不過曹建成是很瞭解三皇子的,三皇子確實心思縝密,能看到別人暫時還看不到的地方,而且三皇子自視過高,他說出來的話,是不允許別人說沒有道理的。
果然,三皇子淡淡地道:萬事都有可能,你不是也說過,齊景灝是極端狡猾的?曹建成當然沒有反駁,點了點頭道:是,這麼一說,倒是真的有可能……他看著三皇子正色嚴肅地道:我會查查他!
三皇子點點頭,想了一會兒道:你現在就開始找合適的人,依然是準備刺殺他。找好了人可以先派去監視他,以便瞭解齊景灝的為人,這樣也不會小看了他。等合適的機會到了,一舉做成!
過了文定就沒辦法改變了,想要這門親事不成,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新郎官死!頓了頓三皇子接著道:不要尋之前那種廢物!我聽說嵩山少林寺去了兩個東瀛的武士,要挑戰少林絕學什麼的,這些人就是殺手出身,給他們銀子,就願意幹殺人的活。你叫三兒或者誰的跑一趟,多許些銀子……即便是上萬兩,能請來就行,銀子我出。
曹建成頓時很驚訝,沒想到三皇子叫齊景灝死的心突然這麼迫切,驚訝地道:東瀛武士?那不是……太張揚了些?是不是最好低調些?最好還是弄個什麼罪名的栽到他身上……
三皇子搖頭道:這不是已經等了幾年這樣的好機會,可都沒有嗎?若是還等機會,那等到什麼時候去?
他眼睛眯了眯道:你上一次已經派人去殺他,齊景灝不是個笨蛋,心裡肯定有數了,現如今在做些周折婉轉的圈套,他怎麼還會上當?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動過手,就只有繼續刺殺下去,一直到他死為止!
曹建成壓下去了驚訝的神情。他不明白三皇子為什麼突然像是恨齊景灝恨之入骨了一般,不過三皇子迫切想要齊景灝死,這對曹建成當然是最好的,有利的,因為齊景灝眼裡的殺父仇人是他曹建成。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