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蔽搜查 | 誠品線上

隠蔽捜査

作者 今野敏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隱蔽搜查:暢銷系列「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作者改寫警察小說史的野心之作──警察官僚小說榮獲二○○六年吉川英治新人獎、二○一七年吉川英治文庫獎做對的事,貫徹原則,賭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暢銷系列「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作者改寫警察小說史的野心之作──警察官僚小說●日本警察小說旗手今野敏代表作,為警察小說開拓新境界,站穩類型小說地位。●榮獲第二十七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於二○○七、二○一四年兩度改編日劇。做對的事,貫徹原則,賭上菁英官僚的榮譽,與組織、媒體正面摃上的另類新英雄──龍崎伸也參上!推理就交給現場吧,官僚的工作是更高階的思考!日本警察廳,監督與指揮全國都道府縣四十七個警察本部,警察組織的中樞機關。龍崎伸也,東大出身,擠身全國二十萬名警察中僅約五百名的高級事務官,是萬中選一的菁英官僚。現任警察廳長官官房總務課長,重要工作之一是媒體公關,必須隨時掌握輿論媒體動向,做好風險控管。他自詡為菁英,凡事從國家的角度著想,理性而不帶私人情感的決斷,從他人眼中看來,只是死守原則的怪人。近日,東京都內相繼發生了凶殺案。死者皆是多年前犯下重大刑案後來出獄的更生人。隨著案情逐漸明朗,龍崎赫然發現事情的真相可能嚴重打擊警察聲譽,令其威嚴掃地。在苦惱該如何因應媒體之餘,他竟又撞見兒子在家吸毒,使得他的晉升之路岌岌可危。面對組織想粉飾案子而頻頻動作、媒體的虎視眈眈、親子的緊張關係,龍崎決心賭上菁英的榮譽,運用智慧與本事,展開一場只有他身為官僚才做得到的搶救行動。「把一個怪胎、義正辭嚴之人放在警察組織裡,會發生什麼事?本書便是刻畫此一衝突的作品……透過這樣的設定,活靈活現地突顯出我們從來不知道的故事。也呈現出一種『原來警察小說還能這樣寫』的驚奇。」 --北上次郎(日本文藝評論家)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今野敏 (KONNO BIN)一九五五年出生於北海道,興趣廣泛、多才多藝,是名日本空手道高手,還善於射飛鏢、模型製作、潛水等。大學時期即開始寫作,曾任職知名唱片公司,之後全心投入於創作之中,擅寫多種領域的高質量娛樂小說,著作超過上百部。二○○六年以《隱蔽搜查》獲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二○○八年以《果斷:隱蔽搜查2》獲山本周五郎獎及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成功開拓警察小說新境界,躍居一線作家,爾後陸續推出「同期系列」(《同期》、《缺席》已由青空文化出版)等膾炙人口的警察故事,而「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系列」、「東京灣臨海署安積班系列」等作品亦改編為日劇,大受好評。二○一七年又以「隱蔽搜查系列」獲得吉川英治文庫獎,奠定其不可動搖的地位。■譯者簡介王華懋嗜讀故事成癮,現為專職日文譯者。近期譯作有《所羅門的偽證》、《邪魅之雫》、《渴望》、《再見,德布西》等。譯稿賜教:huamao.w@gmail.com

商品規格

書名 / 隱蔽搜查
作者 / 今野敏
簡介 / 隱蔽搜查:暢銷系列「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作者改寫警察小說史的野心之作──警察官僚小說榮獲二○○六年吉川英治新人獎、二○一七年吉川英治文庫獎做對的事,貫徹原則,賭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388375
ISBN10 / 986938837X
EAN / 9789869388375
誠品26碼 / 2681446922002
尺寸 / 10X15CM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8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試閱文字

內文 : 1 這是個一如以往的早晨。 六點起床,喝杯晨間咖啡。妻子正在準備早餐。 龍崎伸也坐在餐桌前打開報紙。這也是一如往常的習慣。 家裡訂閱了包括體育報在內的五份報紙,他一一翻閱,瀏覽順序也在不知不覺間固定下來。 看到每天優先過目的大報社會版,龍崎不禁蹙眉。 他抓起桌上的遙控器打開電視,想要透過晨間資訊節目確定新聞。妻子冴子見龍崎不停地轉台,出聲問:「出了什麼事嗎?」 「嗯……」 龍崎盯著電視螢幕漫應著。 妻子沒有繼續追問。反正她應該也不期待龍崎會認真回答。 兩人結縭已經超過二十年了。冴子比龍崎大一歲,今年四十七。廝守了這麼久的歲月,已不需要凡事一一說出口。 總算有一台民營電視台播報起他想看的新聞。 是發生在足立區的命案。一名三十多歲男子在廢棄工廠的土地遇害身亡。報上說是遭人槍擊,電視台主播也這麼說。 電視台沒說,但報上提到死者是黑道分子。 是黑道火併嗎……? 龍崎思忖。 但我怎麼沒接到報告? 龍崎任職於警察廳(註:隸屬於國家公安委員會,管理警察制度、行政、監察等各方面事務的中央機關),是長官官房(註:官房為日本於內閣、府、省設置的機關之一,負責機密、文書、人事等事務。府省的首長為大臣,故設置於府省的稱為「大臣官房」;廳的首長為長官,故設置於廳的稱為「長官官房」。官房的概念源自於德國絕對君主制時代,君主重臣辦公的小房間)的總務課課長。總務課課長負責許多重要的事務,像是庶務、分配案件、受理來自國會、內閣會議及委員會的質詢,公關也是其中之一。 換句話說,他也負責媒體公關。當媒體追問案件時,總務課課長可不能用一句「不知道」來打發。 目前整個警察廳都對黑道問題相當敏感。黑道問題原本由刑事部處理,但警方在組織改革後,獨立出組織犯罪對策部,以強化取締黑道犯罪。 自從國松前長官槍擊事件(註:指發生於一九九五年,國松孝次警察廳長官遭人槍擊的案件。案件未能在時效內偵破,成為懸案)以後,警察廳對槍械更是嚴加取締。 龍崎沒有接到任何報告。 警視廳(註:以東京都為轄區的警察本部。因東京都為首都,地位特殊,故異於其餘道府縣之警察本部,稱警視廳)那夥人沒把我放在眼裡嗎……? 現場的人總喜歡自行私下解決問題。 這教人火大。 確實,只要警察逮捕兇犯,送交檢察單位,法律上就沒有任何問題。但站在警察組織的角度,各都道府的縣警沒有將訊息上報給警察廳,會是個大問題。 現場那些人的思慮就是這麼淺薄。龍崎真想咂舌頭。 「今天我要早點出門。」龍崎對妻子說。 「一樣很晚回來嗎?」 「和平常差不多。」 也就是晚上十點左右。 「記得跟美紀談談。」 「孩子的事都交給你。」 「是婚事呢。而且對方是你前上司的公子……」 「那是段好姻緣,沒問題。」 「美紀好像正在猶豫呢。畢竟她還年輕……」 龍崎正在翻報紙,將必要的訊息輸入腦中。 「好。」 又敷衍漫應了。 妻子沒有再說什麼。龍崎的想法很明確,家裡的事由妻子負責,自己的工作是維護國家治安。 讀完全部五份報紙時,兒子邦彥現身了。他穿著睡覺穿的運動服。 「要吃早飯嗎?」妻子問邦彥。 「給我咖啡就好了。」 龍崎摺起報紙,擱到桌角。 「補習班有好好去上吧?」龍崎問。 邦彥沒有看他。 「嗯。所以才這麼早起啊。」 邦彥應屆考上了知名的私立大學,但龍崎不同意他讀,要求他重考。 對龍崎來說,東大以外的大學不算大學。 龍崎想,也許邦彥怨恨父親不讓他念私大。畢竟這麼一來,又得再繼續熬上一年痛苦的考生生活。但等他出了社會,一定會感謝父親的。 東大以外的大學不算大學。坦白說,這與其說是龍崎的想法,倒不如說是中央機關的觀念。 每年都會有通過國家公務員第一種考試的人到中央各個機關去「拜會」,提出申請,炙手可熱的單位早有一套應對之道。不論考試成績再怎麼好,也絕不錄取私立大學或二流大學的畢業生。對熱門單位來說,只有東大和京大才是大學。 當然也有例外。然而即使東大或京大以外的大學生被錄取,往後也只有坐冷板凳的份。因為周圍全是東大及京大的畢業生,重要的職位早就幾乎全被東大校友給獨占了。就連意圖與政府機關建立門路的一般企業,也特別禮遇東大畢業生。 龍崎自己也是東大人。這是在政府機關存活下去最起碼的條件。唯有符合這個條件的人,才能發揮實力。 現在不管怎麼向邦彥解釋,他也不會理解吧。社會是很殘酷的。尤其往後再也無法指望經濟高度成長,更是如此。不是對錯的問題,這就是現實。 龍崎穿上西裝。說到高級官員的制服,非深藍色西裝莫屬。 「我出門了。」 走出玄關,來到公寓走廊,空氣裡帶著一絲春天的氣息。 剛到警察廳,公關室長已經在等著龍崎了。公關室長谷岡裕也的階級是警視正,比龍崎晚四期入廳,當然也是東大校友。除了公關室長,谷岡還兼任課長輔佐。 他對課長龍崎忠心耿耿,但龍崎一次也沒有對他敞開心房。在高級官員的世界裡,即便是下屬,也絕對不能信任。反正每隔兩、三年就會有人事異動,也沒空與下屬建立什麼信賴關係。只要日常業務能順利運作就夠了。而且龍崎認為官員之間不需要私交。私情甚至會妨礙業務。這一點必須切割清楚。 「今天記者特別多,是為了綾瀨署的命案?」 龍崎連道早都省了,直接問谷岡。 「是的。畢竟死者身分敏感……」 龍崎忽然盯住谷岡。 「什麼意思?」 「課長不知道死者的身分嗎……?」 「不知道。我沒接到報告。」 谷岡的臉一下子灰了。他感覺龍崎沒有接到通知,是自己的責任。 沒錯──龍崎用眼神責怪谷岡。 「他的身分有什麼特別嗎?」 「一九八○年代末期,足立區發生過一起綁架、監禁、強姦、殺人及棄屍案件,死者就是那起案件的正犯之一。」 龍崎忍不住板起面孔。 「這麼重要的事,怎麼沒有報告給我?」 「很抱歉。」 谷岡似乎正在想藉口,於是龍崎搶在他開口之前說:「叫警視廳的刑事部長過來。」 「伊丹先生嗎?」 谷岡的表情微微一亮。 他知道龍崎和伊丹的私人交情。但對於公務中的龍崎來說,這種交情毫無意義。 龍崎語氣加重:「是警視廳的刑事部長。」 龍崎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看著谷岡慌慌張張地離開辦公室。 電話很快就響了,谷岡說:「伊丹部長在線上。」 龍崎拿起話筒。 「我有事要問你,立刻過來。」 「剛好,我正想找你。」 伊丹的聲音聽起來無憂無慮。 連聲道歉也沒有? 龍崎心裡嘀咕著,掛斷電話。 約十分鐘後,伊丹俊太郎過來找龍崎了。 伊丹和龍崎穿著一樣的深藍色西裝,但在各個方面,兩個人對比鮮明。龍崎是東大校友,但伊丹是私大畢業。該期二十二名入廳的人員當中,只有伊丹是私大畢業生。龍崎身材清瘦,但伊丹肌肉結實。而且考慮到伊丹今年四十六歲的年紀,可說維持著年輕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好體格。 龍崎頭上已經冒出白髮,簡而言之,是個風采不揚的中年男子;但伊丹仍一頭黑髮,看上去年輕瀟灑。 龍崎重視紀律與秩序,認為為了組織,有時不得不犧牲個人,因此必須縝密地考慮到每個細節。相對地,看在龍崎眼中,伊丹實在是太粗枝大葉了;說好聽是不拘小節,說難聽就是吊兒郎當。 官員的世界總是四面楚歌。龍崎因為如此相信,自然變得多疑,行動和發言也謹小慎微。周圍的人一定都把他當成一個城府深密的傢伙。 相對地,伊丹總是自信十足,發言和行動都豪放不羈。 換句話說,龍崎是陰,伊丹是陽,這樣的兩人不可能對盤。然而周圍的人似乎都以為他們是一對好哥兒們。 理由是他們自小就認識。他們是小學同學。剛才谷岡會露出開心的表情,就是因為他誤以為龍崎和伊丹是至交好友。 「嗨,你還是老樣子,一臉死氣沉沉。」 聽到這句話,龍崎心中悶燒的怒火頓時化為沖天烈焰。 「警視廳在打什麼主意?這麼重要的案子,為什麼沒有報告上來?」 他厲聲說道,但伊丹滿不在乎:「你是說綾瀨署的命案?」 「廢話。」 「別那麼大聲。」伊丹說。「你也知道我一動,記者就會像金魚屎一樣黏上來。現在走廊上就擠滿了記者。」 不勞伊丹提醒,龍崎也非常清楚。但他就是克制不住要大小聲。 總務課人員已經陸續來上班了,他們顯然很好奇龍崎和伊丹的對話,偷看的眼神教人心煩。 「你過來。」 龍崎站起來,把伊丹帶進幹部專用的小會議室。 會議室裡的高級桌子旁並排著皮革沙發。 龍崎在其中一張坐下。當然是離門口最遠的上首。伊丹坐到對面。 「聽說死者是過去重大刑案的正犯?」 「當時他還未成年。考慮到犯案情節凶殘,案子被家庭法院發回檢察單位,判了五年到十年的徒刑。後來服刑,三年後出獄。」 「死者名叫保志野俊一,三十二歲,住址是足立區西新井四丁目,沒錯吧?」 龍崎核對從報上看到的資訊。 「等一下。」 伊丹摸摸口袋,掏出記事本。 「連這麼基本的資料都記不住,還當什麼幹部!」 「做到警視廳的刑事部長,手上的案子也多到數不清啊。看筆記是為了慎重起見。呃……死者姓名是保志野俊一……對,沒錯。」 「報上說他是黑道分子。」 「對,他是跨區域暴力團體旗下旭仁會的成員。我們正在向組織犯罪對策部要求提供資料。」 「是在哪個階段得知死者是過去重大刑案的犯人的?」 「立刻就查到了。但沒有在記者會上公布,所以今天的早報也沒登。」 「曝光只是時間問題。我們必須擬定公關策略。為什麼沒有立刻聯絡我?」 「我哪知道?」伊丹滿不在乎地說。「那是你們警察廳的問題吧?咱們在現場奔波,一得到訊息,立刻就報告給警察廳的刑事局了。刑事局沒有通知你,是你們內部的問題。」 確實,警察廳內部的上下傳達十分緊密,但同級單位間的訊息交流實在難說順暢。 這一點被警視廳的伊丹指出,格外教人氣惱。 「你去過現場了嗎?」 「去過了。重要案件一定到場指揮,是我的原則。」 「刑事部長坐鎮現場,只會讓調查員綁手綁腳吧?」 「我不會影響他們。」 「聽好了,我們是高級主管,沒必要每個案子都親臨現場。我們必須守在資訊匯集的適當場所,站在全面的視野下達指令。要是待在現場,到處都是未經確認的資訊,只會徒增混亂不是嗎?」 「你太不了解現場了。你聽著,現場之所以混亂,就是因為沒有人在場做出適當的指示。」 「你說我不了解現場?我也接受過跟你一樣的研習,待過各地方警察署,千辛萬苦才熬回來這裡的。」 「我現在還在現場。」 聽到這句話,龍崎一陣飄飄然。 沒錯。這傢伙還在現場。雖說是指揮官,但只不過是警視廳這個地方警察的幹部。而我,我身在國家警察中樞的長官官房單位。也許這就是東大與私大畢業的差別。 龍崎不打算在此繼續跟伊丹爭論警察幹部應有的行為。他回到正題。 「沒在記者會上說出死者的身分,以你而言滿謹慎的。」 「聽起來怎麼不像稱讚?」 「不過各家媒體應該都已經查到了。一定會在傍晚的後續報導中揭露。」 「你壓下來就行了。」 「少扯了。要是希望我協助,就應該在案發當下立刻通知我。」 「我說了,我早就規規矩矩地報告給警察廳的刑事局了。我沒有義務向你本人報告。你沒有接到消息,是你們警察廳內部的問題……我說你啊,是不是人緣很差?」 最後一句話狠狠地戳進胸口。龍崎感覺舊傷被挖開了。 這應該只是玩笑話,但伊丹沒發現這句話刺傷了對方。 這傢伙從以前就是這樣。 只要一談到私事,伊丹就容易占上風。 伊丹從不在乎小細節,或許因此才無法體恤對方細微的感受。 龍崎做了個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先暫時不要公開死者是過去重大刑案兇手這件事。他已經服刑完畢,回歸社會了。這是個人隱私。」 「回歸社會……?」伊丹說。「他是混道上的吔?」 「這跟他從事什麼工作無關。他已經服完刑了。問題是這次的命案和過去的案子是否有關。這部分查得怎麼樣?」 伊丹聳聳肩。 「轄區警署說應該是黑道火併,正在調查是否和敵對幫派之間有衝突。」 「他是被槍殺的吧?」 「對。」 「凶器哪來的?」 「喂,偵辦才剛開始吔?槍枝的來源也還在調查中。我們正在朝黑道和外國人犯罪調查。」 「確定跟過去的案子無關吧?」 「目前看不出關聯。」 「對現場下達封口令,要他們不許洩漏死者的隱私。應該已經有媒體察覺了,這部分我們會設法處理。」 「早晚要洩漏的啦。」 「我已經受夠現場的大嘴巴了。所以才要你下封口令。」 「我會努力。」 伊丹站了起來。 「會設立搜查本部嗎?」 「不。」伊丹說。「如果確定是黑道火併,就不需要搜查本部。我想交給組織犯罪對策部處理。」 「好。」 龍崎應道,於是伊丹起身往門口離去。 「偶爾也一起喝一杯吧?」 「免談。」 龍崎是認真的,伊丹卻大笑著離開會議室。 好半晌之間,龍崎瞪著伊丹離開的門。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