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響雪松 5: 我們到底是誰? | 誠品線上

The Ringing Cedars 5: Who Are We?

作者 弗拉狄米爾.米格烈
出版社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鳴響雪松 5: 我們到底是誰?:俄羅斯知名系列著作,在俄國銷售超過1100萬冊,全球翻譯成20多種語言。鳴響雪松系列書感動了千萬人的心,喚醒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渴望!俄國有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俄羅斯知名系列著作,在俄國銷售超過1100萬冊,全球翻譯成20多種語言。 鳴響雪松系列書感動了千萬人的心,喚醒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渴望! 俄國有超過數百個生態聚落、全球超過數萬個生態家園因此系列書而成立! 透過阿納絲塔夏,米格烈看到俄羅斯的未來──一個嶄新的國家、一個全新的生活方式。莫斯科的遊客人數竟然比在地居民多出了好幾倍!是什麼吸引大批遊客湧入新俄羅斯呢?有什麼是他們必須親自瞧一瞧、親自體驗的呢?且讓我們一起來翻閱此書,共同躍進大家心中嚮往的美麗未來世界! 孩子們在未來也會扮演極重要的角色。他們不等大人行動就已開始創造,美好的未來遂加速形成。他們讓大家意識到,眼前的生活是多麼地危機四伏。他們也啟發所有的人去做出轉變,丟下所有的武器,同心協力邁向一個快樂、無暴力的社會。 米格烈全心全意支持、捍衛阿納絲塔夏的計畫,盡一切所能使它實現。他提出許多建議,並不斷鼓勵讀者付出行動。自從此書在俄國出版至今,世界各國已有上千萬人展開了具體的行動,在地球上播下了良善的種子。書中美好的願景已逐步化為現實,其中甚至還包括政府法令的頒布。有了本書相伴,我們將可毫無畏懼地伸出雙手,去打造不同的新生活!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弗拉狄米爾.米格烈 (Vladimir Megre )弗拉狄米爾.米格烈 於1950年7月23日出生於烏克蘭。16歲時離家獨立生活。1974年起居住於俄國的新西伯利亞,以攝影為業。1980年代中期成家,生了一個女兒 。當時他是個成功的企業家,為西伯利亞企業家聯盟的主席。 1994年他主導了兩場大規模沿西伯利亞鄂畢河行進的貿易之旅。旅行途中,他遇見了西伯利亞泰加林的阿納絲塔夏,這場際遇改變了他的一生。 回 來之後,因應阿納絲塔夏執意的請求,從來沒有寫過書的他,丟下有十年經驗的企業家工作,把在泰加林三天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那時卻因為文筆樸素而沒有一家 出版社願意出版,他只好在地鐵站獨自販售。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許多人看完書之後又多買了幾本分送給家人和朋友,就這樣兩千本很快地賣光了。 此後他繼續會見阿納絲塔夏,陸續寫下了一系列書。至今他的書單單在俄國即銷售超過了一千一百萬本,翻譯成了二十多種語言。 米格烈於1999年設立了阿納絲塔夏文創基金會。他在世界各地舉辦讀者見面會。讀者中有的自己成立了組織,其中一項目標是創建與萬物和諧的家園。 2010年作者的第十本書發行了。目前他計劃以這一系列書來編寫劇本。 2011年他榮獲顧氏和平獎 (Gusi Peace Prize)。■譯者簡介王上豪政大斯語系碩士班畢業,從英文主修轉而學習俄文,進而愛上俄國的文化及文學,目前為專職中英俄譯者。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1. 兩個文明 2. 品嚐宇宙 3. 曙光村的夢想 4. 新文明的預兆 5. 尋找證據 6. 永恆的果園 7. 阿納絲塔夏的俄羅斯 8. 最富裕的國家 9. 地球終將充滿良善 10. 裁軍競賽 11. 科學與偽科學 12. 我們有自由的思想嗎? 13. 來自未來的女騎士 14. 涅瓦河上的城市 15. 為了實現夢想 16. 公開信 17. 問與答 18. 人生哲學 19. 是誰在控制巧合? 20. 崩潰 21. 嘗試除去制約 22. 我們的現實 23. 你的渴望 24. 永恆就在你我面前 附錄

商品規格

書名 / 鳴響雪松 5: 我們到底是誰?
作者 / 弗拉狄米爾.米格烈
簡介 / 鳴響雪松 5: 我們到底是誰?:俄羅斯知名系列著作,在俄國銷售超過1100萬冊,全球翻譯成20多種語言。鳴響雪松系列書感動了千萬人的心,喚醒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渴望!俄國有
出版社 /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084758
ISBN10 / 9869084753
EAN / 9789869084758
誠品26碼 / 2681470903008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8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32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1. 兩個文明



我們所有人都行色匆匆地趕赴某地、追求某些事物,人人希望生活美滿、遇見真愛、組織家庭,但是大部分的人真能如願以償嗎?

我們對生活的滿意或失望、我們的成功或失敗,是取決於什麼?每個人的生活意義,或者人類整體的生存意義為何?未來究竟有什麼在等著我們?

這些問題由來已久,但從未有人可以給出明確的答案。我很想知道,我們在五年或十年後,會住在什麼樣的國家?我們的孩子會住在什麼樣的世界?但是我們不知道答案。是啊,我們確實無法想像自己的未來,因為我們都在趕著去某個地方,但那是哪裡呢?

有件事雖然令人訝異,卻是不爭的事實:我們國家未來的詳細藍圖,我居然不是從分析家或政治人物得知,而是隱居在泰加林的阿納絲塔夏告訴我的。她不僅讓我看到美好的未來景象,還證明了在我們的世代,這是可以辦到的。她實際展現了自己對國家發展的規畫。

當我從阿納絲塔夏所住的林間空地走到河邊時,腦中不知為何出現一個堅定的信念:她的計畫可以為世界帶來很大的改變。如果我們考慮到,她設想的一切最終會在真實生活中實現,那麼老實說,我們已經住在一個未來只會變得更美好的國度了。我走在泰加林裡,想著這位泰加林隱士有關國家美好未來的話。她說,或許我們這一代就能生活在這樣的國度,一個沒有地方衝突、幫派、疾病和貧窮的國度。我雖然無法理解她的所有想法,但這一次她所說的話,我不想再有所猜疑了。相反地,我還要證明她所言的一切不假。

我果斷做了一個決定,我要盡我所能完成她的計畫。這個計畫乍看之下雖然容易:只要每個家庭得到一塊可以永久使用的一公頃土地,讓他們在此建造祖傳家園、自己的家鄉,然而我可是在計畫的細節上想破了頭。這計畫看似輕而易舉,同時又讓人難以置信。

太神奇了!居然不是經由農學家,而是由一位泰加林的隱士向我們證明,只要土地有正確的耕種規畫,不出幾年的時間就無需施肥,就連不太肥沃的土壤都會改善!

阿納絲塔夏主要是以泰加林的情況為例:泰加林幾千年來供萬物生長,也從來沒有人施肥過。她說土地上生長的一切,都是神的思想所化成的形體。祂早已把一切安排妥當,讓人類不需為了食物的取得而煩惱,只要試著理解造物者的思想,與祂共同創造美好的事物就行了。

我也可以舉一個自己看過的例子。我之前去過賽普勒斯,島上的土壤佈滿石礫,但從前並非如此。幾個世紀以前,島上還有漂亮的雪松林、果樹,大部分的河川都流著純淨無比的淡水,就像是一座人間樂園。後來羅馬大軍壓境,開始砍伐雪松去造船,島上的雪松林遂被砍伐殆盡。如今島上有一大部分只剩下幾乎乾枯的植被,即使在春天,看起來也像是一片燒過的枯草。夏天的雨量越來越少,乾淨的水也漸漸不足,居民不得不用船隻把肥沃的土壤運到島上。人類沒有讓原有的創造更加完善,他們野蠻的干擾只讓一切變得更糟。

阿納絲塔夏在描述自己的計畫時說到,土地上一定要種一棵家族樹,而且不能將去世的人葬在公墓,要在他們親手創造的美麗祖傳土地上安葬他們。墳前不需任何墓碑,紀念一個人要用活的東西,而不是沒有生命的物品。以人類有生命的創造來紀念親人,如此靈魂才能再度以物質形體,誕生在人間的天堂樂園中。

葬在公墓的人無法上天堂,只要親朋好友仍會想起他們的死去,他們的靈魂就沒有辦法再度以物質形體誕生。墓碑是死亡的紀念碑,葬禮是黑暗力量想出來的,為的是要囚禁人類的靈魂,就算只是暫時也好。我們的天父從未替自己心愛的孩子製造任何痛苦,甚至悲傷也沒有。所有神聖的創造都是永恆、自給自足,而且可以自行重生的。在地球上生活的萬物,從外表簡單的一株小草到人類,都是完整且永恆的和諧一體。

我認為她在這一點說得對極了,看看現在的情況就知道了。現今科學家說,人類的思想是物質,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將去世的親人當成死者思念,就等於把他們困在死亡的狀態,讓他們的靈魂受到折磨。阿納絲塔夏堅信,人類(或更精確地說──人的靈魂)可以永世長存,不斷在新的肉體內重生,但這只有在一定的條件下才會實現,而阿納絲塔夏在計畫中構想的祖傳家園就能創造這樣的條件。這一點我是完全相信的,至於要證明或反對阿納絲塔夏對生與死的敘述,或許還是交給更有資格的神秘學家吧。

「噢,會有很多人反對妳的。」我對阿納絲塔夏說,而她只是笑笑地回答我:「一切很快就會發生,弗拉狄米爾。人的思想可以生出物體、改變物體、預先決定各種事件,以及創造未來,所以那些試圖證明人類存在只是暫時的反對者,終將落得自我毀滅的下場,因為正是這樣的想法,讓他們走上絕路。

「那些瞭解自己使命和永恆本質的人,會過著幸福的生活、永世重生,因為這樣的想法,為他們自己創造了幸福的永恆。」

當我開始評估計畫的經濟效益時,我又更喜歡這個計畫了。我相信任何人只要按照阿納絲塔夏的計畫建造祖傳家園,就能為自己的孩子和孫子創造一個舒適的生活,這不僅止於給孩子吃好的、住好的。阿納絲塔夏曾說,圍籬要用活的樹木,一公頃的土地要有四分之一是森林。兩千五百平方公尺的森林大約要三百棵樹,大概可在八十到一百年後砍伐,生產四百立方公尺左右的木材。現在經適當乾燥且加工過的木材,一立方公尺至少要價一百美金,而全部就是四萬美金。當然不是把整座森林砍完,只要從高齡的樹木選擇需要的部分,接著再種新的樹木代替。按照阿納絲塔夏的計畫建造的祖傳家園,總價或許可達一百萬美金以上,而且任何家庭都有能力建造這樣的家園,即使收入一般的家庭也可以。房子剛開始可以普通一點,規劃正確且美觀的土地,才會是最大的財富。現在一些有錢人家,還會出高價請專業的造景公司,這在莫斯科就有四十家左右,每天的案子應接不暇。要將房子四周的土地規劃正確且美觀,每一百平方公尺就估價一千五百美金以上。

栽種一棵六公尺高的針葉樹需要五百美金,不過想要住在優美環境裡的人都願意負擔這樣的高價。他們之所以出錢,是因為他們的父母沒能想到為孩子建造祖傳家園。但要做到這點不需要很有錢,只要分得清楚事情的優先順序。如果我們自己都不了解這些簡單的道理,又如何養育我們的孩子呢?阿納絲塔夏說得對,教育要先從自身做起。

我渴望建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園:取得一公頃的土地、建造房子,而最重要的是在周圍種下不同的植物。我要按照阿納絲塔夏描繪的方式創造自己的家鄉,也讓四周有別人所建的美好家園。阿納絲塔夏和兒子可以搬來住,或至少來做客,接著還有孫子和曾孫。也許我們的曾孫想在城裡工作,但還是可以回到祖傳家園休息。在一年一度的七月二十三日,也就是大地日這一天,或許所有親戚都能回老家團圓。到時我當然已經不在人世了,但是我所建造的家園還會留著,上面生長的樹木和花園也會留著。我會挖一座小池塘,放一些魚苗,讓牠們長大。樹木會按照阿納絲塔夏所說的方式特別規劃。有些地方,後代可能會喜歡,有些則可能想要改變,但無論如何,他們都會記得我。

我會在自己的家園長眠,要求別以任何形式為我立碑。我不希望有人帶著哀慟的神情,在我的墳前虛情假意。事實上,我不想要任何哀傷的氣氛,不需要墳墓和墓碑,只要有鮮嫩的小草和灌木叢,從我的身體穿越土壤長出來,或許還有任何對後代有益的漿果便已足以。墓碑有何意義?毫無意義,只會帶來悲傷。當別人走進我所建造的家園時,只會快樂地想起我,不會難過。是啊,我要為他們如此計劃,這樣種下每一棵樹……

我在腦中不斷地織夢,愉悅地構想著這件大事。必須趕快開始、做點什麼。我得早一點回城,但是從森林到河岸還有十公里左右的路程,真希望可以快點走完!突然間,我的腦中閃現有關俄羅斯森林的資訊,我沒有把所有的數字都記下來,所以下面是我在某個統計報告中讀到的資料:



森林是俄羅斯的主要植被類型,面積共佔國土百分之四十五。俄羅斯擁有全世界最大的森林儲量,一九九三年森林共有八億八千六百五十萬公頃,木材總量達八百零七億公頃,分別佔世界儲量的百分之二十一點七和二十五點九。木材比例高於森林,乃是因為俄羅斯的森林比其他國家成熟多產。

在平衡大氣及調節氣候方面,森林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根據莫伊謝耶夫(B.N. Moiseyev)的統計,俄羅斯森林的大氣平衡為十七億八千九百零六萬四千八百噸的二氧化碳,比上十二億九千九百零一萬九千九百噸的氧氣。俄羅斯森林每年的碳儲量可達六億噸,這樣可觀的氣體交換量,對地球的大氣成分和氣候有巨大的穩定效果。



這就是現在的情形!不少人說過,俄羅斯背負某個特別的使命,但那不是未來,而是正在發生的事實。

試想:全世界的人或多或少都在呼吸俄羅斯的空氣,他們正在呼吸這片森林製造的氧氣,而我就走在這裡。我想知道,這片森林供應給全地球的只有氧氣嗎?或許還有其他重要的東西?

這次獨自走在泰加林裡,我不再像之前那樣感到不安,反而覺得很像在安全的公園裡散步。泰加林當然沒有公園小徑,路上不時有倒下的樹木、茂密的灌木叢,但我這次沒有因此生氣。

我在路上會摘幾顆像是覆盆子和醋栗的漿果,這是我第一次這麼好奇地觀察,這才發現樹木即使品種相同,也有截然不同的外表。植物的生長位置也各不相同,形成一幅幅獨一無二的圖畫。

我第一次認真地觀察泰加林,它似乎變得友善許多。這種感覺大概是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小兒子就生在這片森林、住在林間空地,而且阿納絲塔夏也在這裡──一位從見面起便改變我一生的女人。

在這片無邊無際的泰加林中,有一塊阿納絲塔夏不願離開的小小林間空地。她不會拿這塊空地交換公寓,即使多麼金碧輝煌也不會。乍看之下,這塊空地只是個既普通又空曠的地方,沒有房子、沒有棚子、沒有任何生活設備,可是她只要一往空地走近,就會馬上開心起來。而在第三次來到她的林間空地時,不知為何我也有這樣的感覺,彷彿跋山涉水後回到家一樣。

我們的世界不斷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情。數千年來,人類社會極力追求人人幸福、富裕,但仔細看就會發現,即便人生活在社會的核心、現代文明城市的中心,卻越來越常發現自己處在脆弱無助的情況。一下發生車禍,一下遇到搶劫,還有各種病痛纏身,生活離不開藥局,或者因為什麼不如意而自我了結。自殺率在這些生活水準高的文明國家尤其居高不下。電視上常有各地的母親求援,說自己的孩子沒東西吃,家人都在挨餓。

阿納絲塔夏和小孩住在泰加林,完全是另一個文明。她對我們的社會毫無所求,不需要警察或軍隊保護她。但她總是讓我覺得,在這塊林間空地裡,不可能會有壞事發生在她和孩子身上。

是啊,我們的確屬於不同的文明,而她提議要在兩個世界中各取所長。這樣一來,地球上會有許多人改變生活型態,一個全新又幸福的人類社群將會誕生。這個社群會很有趣,新奇又獨特,像是這樣……



2. 品嚐宇宙



長久以來,我一直無法認同阿納絲塔夏的做法,她總是完全放心地把仍未斷奶的孩子丟著一個人不顧。她會把孩子放在灌木叢底下的草地上,或是正在休息的母熊或母狼旁邊。我已經相信沒有任何動物會碰孩子,牠們反而會誓死保護他,但何必要保護他呢?如果周遭的動物都像保姆一樣,為什麼還需要保護?但把仍未斷奶的孩子丟著一個人,這種做法還是讓我不太習慣,所以我試著說服阿納絲塔夏不要這樣。我告訴她:

「雖然沒有動物會碰孩子,但也不表示不會有其他壞事發生。」

而她回答:

「弗拉狄米爾,我猜不出來你想到了哪些壞事。」

「很多啊,一個無人照顧的孩子會發生很多意外,像是如果他爬上高處,摔下來會扭到腳或手。」

「孩子自己能爬的高度,是不會讓他受傷的。」

「那如果他吃到有害的東西呢?畢竟他還不懂事,什麼都往嘴裡塞,過不了多久就會中毒的,到時誰要替他清理腸胃?附近沒有任何醫生,到時妳也沒有灌腸劑可以替他緊急灌腸。」

阿納絲塔夏只是笑了笑說:

「弗拉狄米爾,為什麼需要灌腸劑?清理腸胃有其他方法,而且還更有效。」

「什麼方法?」

「你要試試看嗎?這一點都不麻煩,我現在就拔一些草給你……」

「等一下,不用了,我明白。妳是要拿會讓我腸胃不適的東西吧。」

「你的腸胃不適很久了,藥草可以幫你把腸胃裡骯髒的東西全部排出。」

「我明白了,妳會在必要時給孩子藥草,讓他可以排泄出來,但何必讓孩子遇到這種事呢?」

「不會的,我們兒子不會吃到任何有害的東西。小孩──特別是習慣母乳且仍未斷奶的小孩──絕對不會大量食用其他東西。我們的兒子只會嚐一下漿果或小草,如果東西有害、對他的身體不好,他會嚐到苦味,然後自己吐出來。如果吃了一點後開始肚子痛,他會嘔吐,並且記得那個東西不能吃。但這樣可以讓他透過味覺認識整個地球,而不是從別人的口中得知。你就放心讓我們的兒子品嚐宇宙吧。」

整體而言,或許她說的是對的,我們的孩子至今沒有遇到任何不好的事,而且我還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阿納絲塔夏林間空地四周的動物,會自己訓練或教導幼獸如何與人類互動。我原本以為是阿納絲塔夏教牠們的,後來才發現她沒有花時間在這上面。

有一次,我就看到這樣的情形:在陽光下,我們坐在林間空地的邊緣,阿納絲塔夏剛剛餵完母乳,兒子幸福地躺在她的懷裡。一開始,他看起來像在打盹或睡著了,但他的小手開始摸起阿納絲塔夏的頭髮,臉上露出微笑。阿納絲塔夏看著兒子微笑,在兒子的耳邊輕聲細語。

我看到母狼帶著一家人──四隻還小的幼狼──走進林間空地。母狼往我們的方向走來,但在約十公尺遠的地方停了下來,然後躺在草地上。跟在後頭的幼狼立刻貼著牠的腹部。阿納絲塔夏在看到躺著的母狼和幼狼之後,從草地上起身,手裡抱著兒子走了過去,在離母狼約兩公尺處蹲了下來。她面帶微笑,端詳母狼的孩子,同時親切地說:

「哇,看看我們聰明的母狼,生了幾隻多麼漂亮的小狼啊!其中一隻小狼一定會成為領袖,而這個小女生會很像媽媽,將來會成為媽媽的開心果,也會讓家族好好地延續下去。」

母狼看起來昏昏欲睡,可能是因為睡意來襲,或是阿納絲塔夏輕柔的聲音,讓牠閉上了雙眼。幼狼離開母狼的腹部,看著阿納絲塔夏。其中一隻幼狼不太有自信地往她的方向移動。

此時,剛剛還在打盹的母狼突然跳了起來,用牙齒咬住幼狼,把牠放回其他幼狼身邊。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另一隻幼狼身上,接著第三隻、第四隻,牠們全都試著靠近阿納絲塔夏。還小的幼狼不停地嘗試,但母狼就是不讓牠們離開,直到牠們不再嘗試為止。兩隻幼狼扭打了起來,剩下兩隻則溫馴地看著我們。阿納絲塔夏懷裡的孩子也注意到母狼和幼狼,開始看著牠們,不安分地動著雙腳,發出某種呼喊的聲音。

阿納絲塔夏把手伸向母狼和幼狼,其中兩隻幼狼有點沒自信地朝著人類伸出的手走近,但母狼這次沒有阻止牠們,反而把另外兩隻還在嬉戲的幼狼推向伸過來的手。不一會兒,四隻幼狼都到了阿納絲塔夏的身旁,一隻輕輕咬著阿納絲塔夏伸出的手指,一隻用後腳站起身來,趴在她的手上,另外兩隻則往她的腳鑽。懷裡的兒子開始蠕動,顯然想要靠近那幾隻幼狼。阿納絲塔夏把他放在草地上,而他立刻忘我地和牠們玩了起來!阿納絲塔夏這時走向母狼,溫柔地撫摸牠的脖子,然後回到我的身旁。

我才發現,那隻母狼有受過訓練,不會擅自打擾阿納絲塔夏,只會在看到特定的手勢後才靠近她,而牠正在教孩子同樣的事情。母狼必定是受到母親的教導,而母親也是自己的母親教的,就這樣一代傳一代,學習與人類互動的規則──必須說,這是一種帶有敬意又有技巧的互動方式,但又是誰、用了什麼方式教會牠們另一種互動──攻擊人類──呢?

在我接觸這位西伯利亞泰加林隱士的這段期間,心裡出現了各式各樣的問題──一些我以前從不可能想到的問題。阿納絲塔夏並不打算改變自己的隱居生活,但是……等一下!每當我把阿納絲塔夏想成隱士時,都會把「隱士」聯想成與世隔絕、遠離現代資訊的人,但結果呢?每當我從她的林間空地回來後,都會出版新書。新書受到很多讀者討論,有年輕和年老的,還有學者和宗教領袖。到頭來,並不是我從擁有所有資訊的社會帶資訊給她,而是她提供了我們社會感興趣的訊息。

所以誰才真的算是隱士?我們是否都迷失在大量的資訊裡?或者更精確地說,是在看似豐富的資訊裡。事實上,是我們遠離或脫離了真正的訊息來源。實在讓人訝異,阿納絲塔夏偏遠的泰加林林間空地,其實才是資訊的中心,彷彿太空發射基地,把我們帶往不同的存在次元。那我到底是誰?我們是誰?阿納絲塔夏又是誰?無論如何,現在大概都不重要了吧?重要的是,她最近曾說過,可以改善個人的生活,乃至於國家或人類社會的整體生活,而這要從改變個人的日常生活條件做起。

一切出奇容易,只要給人至少一公頃的土地。她接著描述應該在這塊土地上做什麼,然後……太不可思議了,真的就這麼簡單……愛的能量會永遠伴隨著人類,夫妻彼此相愛、孩子幸福美滿、許多疾病消失不見,不再有戰爭和災難。人會離神更近一些。

事實上,她建議在大城附近規劃許多與她林間空地相似的土地,但是她並沒有反對我們利用文明的成就。她說:「要讓負面的為好的服務」。我相信她的計畫,相信這在我們的生活中實行後,一定會帶來美好的結果。而且,其中許多方面我都懂了,只差按部就班地重新檢視、思考一切,依照各地的不同調整她的計畫。

阿納絲塔夏對土地及其規劃的想法讓我非常著迷,我實在等不及快點回家,看看科學家是否談過這種聚落。世界上是否有類似的聚落?我想先規劃新聚落的細節,然後與想要加入的人一起建設。這當然不是單靠我,或者任何一個人,就能規劃出這種美好的未來聚落,而是要同心協力!我們必須一起討論,以他人的錯誤為借鏡,規劃出自己的聚落。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