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媽媽去旅行 III: 中南美洲我們來了, 這次的隊長是老媽! | 誠品線上

엄마, 내친김에 남미까지!

作者 太源晙
出版社 日月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帶媽媽去旅行 III: 中南美洲我們來了, 這次的隊長是老媽!:溫情滿點、爆笑十足《帶媽媽去旅行》系列最終章感動全亞洲數百萬人!韓國總銷量突破15萬冊!韓國網路書店「YES24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溫情滿點、爆笑十足《帶媽媽去旅行》系列最終章感動全亞洲數百萬人!韓國總銷量突破15萬冊!韓國網路書店「YES24」旅遊類排行第一名!知名韓劇<太陽的後裔>、<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編劇金恩淑大力激賞!縱然已橫跨歐亞非三大洲、兩大洋,走訪多處城市,仍滿足不了老媽天生的旅遊魂,睽違許久終於再次踏上旅程,這次,環遊世界的最後一站,帶著媽媽來到人稱最危險、最神祕的「中南美洲」來了!媽媽晉升為「旅遊隊長」,領著兒子勇闖沙漠、火山、森林、冰川,站在赤道上一口氣橫越南北半球、與鯊魚一起游泳,遇上扒手損失慘重、想出門買晚餐竟遭亮槍警告,堪稱旅遊最高難度的中南美洲,母子倆也沒在怕的啦!甚麼?早有豐富旅行經驗的母子竟在第一站就迷路?老媽勇敢嘗試高空滑索,不料卻卡在半空中動彈不得?不會游泳的兒子首度挑戰潛水,聲稱擔心的老媽卻悠哉地在旅社吃飯?旅遊的美在於預想不到的意外,充滿藝能感的母子檔為旅行增添不少笑料,不論是驚喜或驚嚇,兩人都能一笑搞定所有變數!兒子的感謝:「老媽嘴上總說,她是託兒子的福才能環遊世界,但我才是多虧了健康又熱情的老媽,才能進行永生難忘的世界之旅。」老媽的體貼:「要一起規劃路線,才能一起旅行。走訪亞洲和歐洲時,我欠缺這一點,使兒子疲累不堪。因此這次我必須盡情展現我心中的色彩才行。」兒子與媽媽間最純粹、真摯的感情,在不同的旅程中反覆地上演,帶媽媽當旅伴或許過於莽撞,也或許很了不起,然而,隨著日出日落,媽媽能環遊世界的機會就越來越少,怎麼還能猶豫不決、三心二意?既然都開始了,就出發吧!兒子:「活久一點,等我六十了再一起旅行,六十歲兒子和九十歲媽媽的世界之旅,如何?」媽媽:「和這廣闊的大自然相比,六十歲的我就像個還躲在媽媽肚子裡的胎兒一樣渺小呢。」兩人年紀相加過九十、體重相加勉強達一百,就環遊世界而言,的確是極弱不禁風的組合,然而,柔弱的身形背後,隱藏著對丈夫、父親深深的思念「要承認這個事實很難,但無庸置疑,父親的離去,是這趟旅程的開始。」父親驟然去世,只留給家人無限的悲痛,無法看著終日以淚洗面的母親,兒子因而決心帶著媽媽展開世界之旅於是,這趟旅程開始了於是,這趟旅程至今仍持續進行中老爸,我總相信你一直都在保佑著我們老公,你閉上眼的那天,對我而言並不存在因為有您,世界之旅才能成行旅行,邂逅的不只是新事物,更多的是埋在心深處的珍貴回憶。近年來自助旅行的風氣興盛,提倡趁年輕多出走看世界然而,父母的夢想呢?那彷彿只為兒女而活,全世界僅有孩子的爸爸媽媽呢?本書不只記錄兒子與媽媽環遊世界的種種際遇更多的是,為父母親完成夢想的那份陪伴、那段過程。「媽,我們要再多住幾天嗎?」「要出發了,我們是旅行的人哪。」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聯合推薦世界旅行達人、講師、國際領隊/Q娜小姐知名中南美領隊/玩美南人Eric(苗啓誠)行腳節目主持人、作家/段慧琳知名作家、節目主持人/謝哲青背包旅人/藍白拖(依姓名或名稱首字筆畫排列)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太源晙大學雖然主修經營,但是卻不擅長對付數字,雙主修政治,但卻對政治不了解,畢業後轟轟烈烈地在電影、電視界燃燒青春,但要是公司不固定發薪水,就變身攝影師、舞台企劃,過著勉勉強強打平的日子。曾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被選為「最夯」的男性,刊載於女性雜誌的一頁,也曾因緣際會下「稍微」在電視劇裡露臉,在家人的眼中可以說是位藝人。從小便喜歡拿著老爸的相機趴趴走,只要存了點小錢就環半島旅行,只要存了大錢就環遊世界,旅行的途中什麼樣大大小小、奇特的、普通的事都遇過,但還是最喜歡到處旅行。■譯者簡介熊懿樺韓文系畢業,喜歡看書、熱愛翻譯,也是個韓劇、韓樂迷,最愛神話與SJ,喜歡漫步韓國街頭,希望有朝一日能走遍整個韓國,更加了解這個國家的人、事、物和風土文化。譯作有「生動科學童話」套書、《The Beast 1-4》、《白色微笑,寮國》、《原來副食品這麼好做!》、《此刻不愛的人,都有罪》、《用愛翻轉逆境》、《大聲發問,用力思考》、《行路遠方,與貓相愛的練習曲》、《九州HOLIDAY:長崎‧佐賀‧福岡,一本就GO!》。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前言韓國老媽,既然已經開始,索性也到南美去吧!墨西哥中南美之旅 啟航!這次旅行的隊長是老媽我們看似草食動物,卻是肉食動物比正式比賽更精采的練習賽Just Passing By 帕倫克Just Passing By 契琴伊薩竟然和老媽來到了坎昆!潛水大挑戰古巴時間停止轉動的城市,哈瓦那紅比索和土比索的奧妙同居溫暖的達蒂奶奶重返墨西哥媽,我今天不回去了!貝里斯和鯊魚一起游泳過嗎?瓜地馬拉洪水引起老媽對孫子的渴望Just Passing By 榭慕湘濱衝啊,公雞車!阿蒂特蘭湖的懶惰旅人聖薩爾瓦多Just Passing By 聖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值得賭上性命嗎?尼加拉瓜和艾迪大叔一起進行馬薩亞觀光之旅哥斯大黎加世界上最「自然」的地方巴拿馬不可思議到驚人的巴拿馬運河哥倫比亞聽過嗎?毒品觀光?Just Passing By 瓜塔佩Just Passing By 錫帕基拉厄瓜多殺價大神駕到!站在地球中心媽,在森林裡飛行!這樣的旅行地,絕無僅有!加拉巴哥群島?加拉巴哥天堂!祕魯三更半夜的小偷追逐戰驀然憶起的名字Just Passing By 瓦卡奇納沙漠被高山症擊倒!南美的聖誕節你的夢想之地,馬丘比丘Just Passing By 印加遺跡玻利維亞我是幸運的兒子令人神迷心醉的視覺饗宴,烏尤尼鹽沼想推薦給所有地球人的行程Just Passing By 拉巴斯智利史上最糟糕的失竊案Just Passing By 百內國家公園阿根廷32小時的長途巴士搭乘記隱藏的寶石,佩里托莫雷諾冰川!Just Passing By 布宜諾斯艾利斯Just Passing By 伊瓜蘇瀑布站在世界的盡頭,南美洲最南端!巴拉圭Just Passing By 亞松森巴西探索老媽的時間,525天!本書附錄給讀者的一封信 by 東益300日的歐亞旅行路線200日的中南美旅行路線500日的足跡兒子拍風景,老媽拍兒子!

商品規格

書名 / 帶媽媽去旅行 III: 中南美洲我們來了, 這次的隊長是老媽!
作者 / 太源晙
簡介 / 帶媽媽去旅行 III: 中南美洲我們來了, 這次的隊長是老媽!:溫情滿點、爆笑十足《帶媽媽去旅行》系列最終章感動全亞洲數百萬人!韓國總銷量突破15萬冊!韓國網路書店「YES24
出版社 / 日月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2486764
ISBN10 / 9862486767
EAN / 9789862486764
誠品26碼 / 2681513476001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50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值得賭上性命嗎?



「反正除了科潘遺跡,也沒什麼可看的,非得到那麼危險的地方去不可嗎?如果要去,索性穿上防彈背心去算了。」



傑克是我在聖薩爾瓦多的旅社結識的加拿大朋友,這是他針對宏都拉斯所給的忠告。他的話使我陷入兩難困境:去,或不去。令我舉棋不定的宏都拉斯,是中美洲赫赫有名的治安最差之國。我曾誇下豪語表示「人類住的地方,都一樣」的從容氣概,已然消失。再重新想想好了。



首先,從墨西哥到瓜地馬拉時,已經看膩了馬雅遺跡,因此科潘遺跡應不再富有魅力。而且,旅行首重安全。看來,從此處搭乘巴士直接穿過宏都拉斯前往尼加拉瓜,方為上策。



「媽,聽說宏都拉斯太危險了,犯罪事件頻傳,還專挑遊客下手,所以我們直接前往尼加拉瓜比較好。」



我戰戰兢兢向我們的隊長提出意見,但是隊長毫無畏懼之色。



「會不會又只是傳言?在中美洲旅行時,每到一個地方就會聽到這樣的說法,但親自走訪後,又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

「宏都拉斯的情況似乎真的非常嚴重,據說殺人犯罪率高居中美洲第一。」



我以為話說到這個份上,老媽應會打退堂鼓了,孰料老媽絲毫不受動搖。



「先去看看吧。如果看苗頭不對,我們立刻閃人就好。」



在隊長的無理指示下,我不由得前去購買開往宏都拉斯首都「德古斯加巴」的巴士票。但是巴士的時間略微尷尬,正午從聖薩爾瓦多出發,晚間七點抵達德古斯加巴。鑑於中南美洲的巴士大部分都會誤點一、兩個小時,無庸置疑,我們絕對會在天色完全暗下之後,才抵達德古斯加巴。忐忑不安的思緒再度冒出頭來。



走訪中美洲地區讓我有了體悟:縱使大白天像首爾一樣安全,一旦夜幕低垂,情況會完全翻盤。商店和餐館早早便打烊休息,城市陷入一片黑暗;烏天黑地中,治安急速惡化。因此,在這次旅行中,我們幾乎不曾夜晚出門。



我抱著一絲希望,詢問是否有早晨出發、日落之前抵達的班車,但得到的答案是,前往德古斯加巴的巴士,一天僅有一班,僅有此刻。事已至此,別無它法,我們二話不說,購票搭車。如今,一切聽天由命。



駭人之城,德古斯加巴。關於此城的傳說,相當精彩。中美洲最危險之城,槍擊命案屢傳不鮮,犯罪率與殺人率位居世界第一。根據遊客之間瘋傳的新聞(雖然不知是否真有這樣的統計),瓜地馬拉市殺人犯罪率高居全球第三,聖薩爾瓦多高居第二,德古斯加巴獲得壓倒性的冠軍寶座。這麼一想才發現,我們行經殺人犯罪率第三名的城市,短暫滯留於第二名的城市,此刻正要前往第一名的城市。我背脊發涼,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們至少是循序漸進地鍛鍊承受力,按部就班地提升等級。



巴士馳騁了好半天,來到薩爾瓦多與宏都拉斯的邊境。我們帶著護照準備下車,巴士車掌卻下達指示:



「護照給我,你們留在位子上就好。」



車掌收齊乘客的護照下車,片刻後返回,把蓋有薩爾瓦多出境章與宏都拉斯入境章的護照發還回來。看來是因為從薩爾瓦多進入宏都拉斯的巴士僅有此班,客運公司便事先將乘客名單提交給兩國的邊境管制站。即便如此,竟然連長相都沒確認,就同時完成出境和入境手續了!這樣的系統固然方便,但出入境審查也太過於鬆懈草率,加深我對宏都拉斯的不信任感。



巴士一駛入宏都拉斯,這股不信任感膨脹擴大成不安感。耳聞的傳言與親身的涉足,有著天壤之別。窗外,太陽徐徐落下,縱然是此次中美之行所見最美的夕陽,也入不了我的眼。我們即將於黑夜籠罩下,登陸中美洲素以惡劣治安聞名的城市。光憑想像已經令人毛骨悚然,而須臾之後,想像即將化為現實。老媽此刻完全睡得不省人事,似乎不明白兒子的憂慮。沒出息的兒子為了找人分攤恐懼,搖醒了老媽。



「太陽逐漸下山了,待會下車後,我們要迅速衝到旅社,所以妳別再睡了,打起精神來,懂嗎?」



巴士如預期中,在晚上八點出頭放我們下車。明明是一國首都的國際巴士總站,卻只有一盞微弱燈光,四周一片漆黑。我躡手躡腳走出巴士站,仔細觀察周圍。沒有任何營業的商店或餐廳。參考旅遊書事先看中的旅社,位於步行三分鐘的距離。若是狂奔過去,應該有勝算。雖然這間旅社價格不菲,但和生命價值相比,這價格也不算什麼了。



問題在於,四周一片暗黑,無法分辨方向。我把地圖推到巴士站員工面前,用指尖從巴士站所在位置直直劃向旅社所在位置,結果站員吐出了令人震驚的消息。



「哦?這是舊巴士站,現在這個巴士站在這裡,遷移到郊外了。如果你想到這個旅社所在的市中心,必須搭計程車過去,車程有點遠。」



屋漏偏逢連夜雨。因為傑克陳述宏都拉斯怪談時,曾說過計程車搶劫案件屢見不鮮,再三叮嚀我千萬別搭計程車。



「坐上計程車後,沒多久會有其他乘客共乘,接著共乘的客人會和司機聯手搶劫,除了搶行李,還會剝光你的衣服,只餘內褲,便把你趕下車,你真的確定要帶媽媽去宏都拉斯嗎?」



我嚇得牙齒打顫,試圖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向站員詢問:



「沒有開往市區的公車嗎?或者,附近沒有旅館之類的地方嗎?」

「這裡本就是郊外,沒有公車往返,也沒有飯店。雖然車站員工住在這棟建築裡,但不能收留你們。」



該死。唯一途徑只有駭人的夜間計程車。旅行途中總會遇到需要硬著頭皮的時刻,此刻便是。我朝在巴士站前方排班的計程車走去,向司機詢問前往市區的所需車資。



「二十美金。」



攸關生死之際,我仍不禁思索,這似乎有些超乎行情了。我像小孩子一樣衝到巴士站員工面前向他投訴告狀,感激的是,他親自陪我走向計程車,以十美金的價格談妥這樁生意。看到兒子沁出冷汗、東奔西跑狼狽不堪的模樣,老媽的表情蒙上一層陰影,上午豪邁灑脫的面容已不復見。



「媽,進入市區需要二十分鐘,為了保險起見,妳要打起十二萬分精神。」

「不會有事吧?我只能相信你了。」



呵,真是的,妳要相信可信賴的人才對啊。單薄柔弱的母子倆,陰沉著臉搭上計程車。司機建議我們把行李放進後車箱,但我們充耳不聞,把行李擱在膝上,若是情況不妙,可用來攻擊或防守。雖然是荒誕無稽的作戰策略,但再怎麼想,這是最好的方法。



沒多久,計程車劃破黑暗,開始駛動。整座城市完全籠罩於黑暗之中。怎能黑得如此沒有一絲光亮呢?看來治安欠佳的風聲,並非浪得虛名。若有人在這團漆黑之中遭遇不測,也不會有人察覺得到。約莫是緊張使然,我彷彿聽見了怦怦的心跳聲。



「這裡真的有人住嗎?怎麼都沒看到任何人?」



老媽惶惶不安地向我耳語,路上真的空無一人。眼前所見的,只有在計程車大燈照射下,如無人島般的馬路。車子開了約莫五分鐘,遠方閃閃爍爍的市區終於依稀可見。得救了。我放了心,正待鬆一口氣,卻發現司機正在講電話,接著冷不防將車子調頭,開往與市區相反的方向。那一刻,我全身上下的寒毛,全都豎了起來。



「媽,把瑞士刀拿出來。在小背包的側口袋裡。先拿在手上,如果發生什麼事,不要抵抗,留下背包,人離開。懂了嗎?」



老媽驚恐萬分,連一句話也無法回答。這是我頭一遭看到老媽嚇得臉色煞白,緊握住瑞士刀的手頻頻顫抖。我左手緊抓住老媽的手,右手握拳,保持一定距離,好讓我這一拳飛出時,可以擊中司機的臉。司機彷彿未曾察覺我們的恐懼,只是凝視前方專心開車。見到黑暗綿延不絕,我的心臟似乎快炸開了。原本打算見勢頭不妙便要攻擊司機逃走,但現在擬定計畫尚嫌太早。此時司機又打了通電話。不知有什麼好笑的,司機一面講電話一面咯咯發笑。難道只是在和朋友或家人聊天嗎?那也不無可能。不,我真心盼望是那麼一回事。我疑慮未消,繼續把拳頭擱在司機後腦勺附近。慶幸的是,司機結束通話,任何事都沒發生。這條漆黑道路儼然是通向市區的捷徑,不知不覺間,計程車已進入市中心,眼前開始現亮光以及建築。不住顫抖的雙腿,勉強停止打顫。這兒有大型購物中心,也有成排的建築物,燈光卻全熄著。剛才隱約看見的光亮,其真面目是路燈。令人震驚的是,市中心居然除了路燈之外,毫無其他光線。當然,也沒任何路人與我們擦身而過。一個國家的首都,怎能如此萬籟俱寂、漆黑如墨呢?



「這裡是怎麼回事?現在才八點半,竟然連一隻螞蟻都不見蹤影!」



老媽的話讓我精神一振。我不知有多緊張,背部全濕,握拳的手也一片濕漉。我攤開手掌,擦擦手汗,一把搶過老媽手上的瑞士刀。



與擔憂的不同,計程車安然無恙地停在旅社門口。誤會司機讓我心生短暫歉意,但司機讓這份歉意黯然失色。



「二十美金。」



司機威脅恫嚇我們,聲稱十美金是巴士站員工的意思,他要索取二十美金。我當然無法任人宰割,趕忙把十美金丟在副駕駛座上,朝旅社入口狂奔而去。穿過入口,接連是兩道厚重鐵門,看來此處治安果然奇差無比。連等待鐵門開啟的那一刻,我都感到緊張不安。我精疲力竭,也顧不上寒暄什麼的,火速辦完入住手續,便衝上樓進房。我脫下被汗濕透的衣服,沖個澡平復心緒,才感到一陣飢餓。我下樓來到大廳,向旅社老闆詢問。



「周圍有餐廳嗎?不要太遠的,就在附近的。超市也行。」

「什麼?現在這時間,你要出門?」

「對,我知道很危險,所以如果附近有的話,我會快去快回。」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現在出門,會非常危險。」



接著,老闆竟然從抽屜裡掏出一把槍晃了晃。



「這是真槍,我為什麼要在抽屜裡放這個,應該不用再解釋了吧?」



我呆若木雞,啞然無言。這座城市的傳聞果然不是空穴來風。明早隨便逛逛市區,就趕緊離開此地吧。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