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共產黨: 毛澤東要建立家天下, 鄧小平改革背後真相 (附九十高齡八十歲的回憶) | 誠品線上

反思共產黨: 毛澤東要建立家天下, 鄧小平改革背後真相 (附九十高齡八十歲的回憶)

作者 薛適
出版社 貿騰發賣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反思共產黨: 毛澤東要建立家天下, 鄧小平改革背後真相 (附九十高齡八十歲的回憶):一九九九年五月,一位退休前一直都在大學講授以馬克思《資本論》為主的「馬列主義」副教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一九九九年五月,一位退休前一直都在大學講授以馬克思《資本論》為主的「馬列主義」副教授,工作很認真、很努力,以為自己一直在做「有利於社會、有利於人民革命事業」的老奶奶,因為思念在澳洲的小外孫,和丈夫到澳洲探望,計畫當年八月返回中國,卻因故滯留,從此長居澳洲。 在澳洲的生活,讓她感覺自由世界與「中國為什麼大不一樣」?於是花費了五、六年的時間,查閱大量被共產黨封鎖的史實,終於明白了:「原來馬克思是個魔教的信徒,是個仇視人類的魔鬼代言人;我追隨的、為之獻身的共產黨是個體現魔鬼意志的邪靈。 共產黨的統治史,不論毛澤東、鄧小平……都是殺人、掠奪的歷史。」醒悟自己「成為共產黨的馴服工具」,大嘆「我這輩子活得像是一場噩夢,忠誠於共產黨一輩子,是被愚弄的一輩子,助紂為虐的一輩子, 我做了一輩子壞人」! 她是東北人,她的父親、哥哥、姐姐在國民黨時代即已秘密加入共產黨,哥哥還於一九四五年志願參加解放軍,她自己以及弟弟妹妹也都追隨哥哥姊姊的腳步,這樣的「革命家庭」,雖也經歷了驚心動魄的反右運動、文革,卻學會了用黨的思想思考,用黨的語言說話,來維護共產黨的統治。不僅相信共產黨、維護共產黨,還把自己完全融入共產黨,認為「學會用冷漠包裹自己的良知,不去考慮是與非、善與惡,只用黨的思想去思維,用黨的語言去說話就夠了」。 在澳洲這段期間,她發現是她破殼而出的時候,「像小雛雞一樣,破殼出來就獲得了生命」,不再是行屍走肉,有了生命、有了自己的思想,也不再閉著眼睛瞎喊: 「偉大、光榮、正確」。 她高興獲得重生,卻遺憾自己沒有更早醒悟;慶幸自己現在已經明白,因此把花費幾年弄明白的重要問題,整理出來告訴朋友們,希望大家都知道神州大地上有過這樣的悲慘,記住死去的冤魂,記住人們的血淚,記住專制和暴君的邪惡,期盼不要讓災難重複。 在中共影響力日增的此時,包括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中國季刊》、德國《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團》皆受其影響,連澳洲「具規模」的出版社也因為害怕北京報復而先「自我審查」,「暫緩」出版有關「指控中國干預澳大利亞國內活動」的新書。 台灣當然也有許多顧慮中共的影響力或其他因素而「自我審查」的出版社及書店通路業者。台灣被譽為全球唯一華文可以自由出版的地方,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秉持台灣言論出版自由的精神,出版作者以九十高齡完成的本書,希望本書的出版能讓更多的身在其中者得以反思追隨的、為之獻身的共產黨背後的本質;迷惑或已入彀於「強國夢」的台灣人與眾多海外華人,靈台得以保持一絲清明。 當二○一七年中共「十九大」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時,《反思共產黨》書中提及一九六七年五月二十三日《人民日報》頭條:〈歡呼世界進入了偉大的毛澤東思想的新時代〉。 當時媒體吹捧毛澤東的熱烈情況,與如今中國媒體吹捧習近平的盛況並無二致。 毛思想、習思想,中國需要的究竟是甚麼樣的思想? 二○一六年十一月,本社出版七十二歲的蔣繼先先生一部全面揭示中國共產黨自一九四九年建政以來從政治、經濟、文化、意識形態領域對億萬中國人進行綁架、掠奪、摧殘、蹂躪的一百三十餘萬字長篇小說,一幅幅取材於現實而高於現實的二十世紀下半葉中國人煉獄生活的寫照,填補了這段人類歷史真實的空白。 二○一七年五月,匿名「一言」的《共產黨批判與中國之命運》,對共產黨的本質,對馬恩列斯毛的歷史與哲學批判,對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傳統文化的密切關係,有很深入的探討。 二○一八年年初,高齡九十的薛適女士的《反思共產黨》告訴世人,提醒世人: 不管毛新時代,或是習新時代,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馬克思共產主義新時代;只是不同的時空背景,卻是同樣的馬克思社會主義在共產黨中國。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薛適中國東北人,父親為文職人員,母親為教會小學教師。 十五歲時抗戰結束日本投降,就讀高中。中共進城時考取大學,未入學,旋參加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共青團前身),入團、入黨,宣誓把自己這一輩子都獻給共產黨,並認真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著作,積極改造自己;毛《論人民民主專政》讀了二十遍,蘇聯列昂節夫《政治經濟學》堅持自學了三、四年;後考進中國人民大學,畢業後任副教授,退休前一直都在大學任教,講授以馬克思的《資本論》為主的《馬列主義》。自認工作很認真、很努力,「以為自己是在幹著有利於社會、有利於人民的革命事業」。 一九九九年五月和丈夫赴澳洲探親,原定同年八月返中,因故滯留,自此長居澳洲,現已近九十高齡。 她定居澳洲後,發覺與自由世界相較,「中國為什麼大不一樣」?花數年時間,查閱大量被共產黨封鎖的史實,終於明白所追隨的、為之獻身的共產黨的真面目。本書為「革命家庭」出身的她,以近九十高齡所完成對共產黨的反思之作。

商品規格

書名 / 反思共產黨: 毛澤東要建立家天下, 鄧小平改革背後真相 (附九十高齡八十歲的回憶)
作者 / 薛適
簡介 / 反思共產黨: 毛澤東要建立家天下, 鄧小平改革背後真相 (附九十高齡八十歲的回憶):一九九九年五月,一位退休前一直都在大學講授以馬克思《資本論》為主的「馬列主義」副教
出版社 / 貿騰發賣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373968
ISBN10 / 9869373968
EAN / 9789869373968
誠品26碼 / 2681543109009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8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CM

試閱文字

序 : 自己真的成為了共產黨的馴服工具


我出身於東北一個城市知識分子家庭,爸爸是文職人員,靠掙工資養活全家,媽媽是五四年代的職業女性,當過小學教員。

我六歲上小學,十一歲小學畢業,按日本人當時的規定,不夠上中學的年齡,於是,我一面做童工貼補家裡,一面在家自學,十五歲日本投降後,進了媽媽讀過的教會女子中學,跳過一年級,直接讀了二年級。

共產黨進入我的家鄉時,我在讀高中,那年,我考取了大學,但是沒有去讀,我參加了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共青團前身),團組織派我進入共產黨市委機關工作,那時是供給制,不掙工資;是志願跟著共產黨為美好生活而奮鬥 。

我入團、入黨,宣誓把自己這一輩子都獻給共產黨,我認真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著作,積極地改造自己;記得毛《論人民民主專政》我讀了二十遍,蘇聯共產黨人列昂節夫寫的《政治經濟學》我堅持自學了三、四年;我的名字,被認為是小資產階級情調,我就把它改了。

我給我的孩子們取的名字,老大是「昕」,相信黨在過渡時期總路線像朝陽的光輝照耀著我們,我們的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老二是「左」,要做堅定的左派;老三叫「衛」,要保衛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老四叫「力」,東風壓倒西風,我們力量強大不可戰勝。

工作五年後,我又考進中國人民大學讀書,退休前一直都在大學任教,講授以馬克思的資本論為主的馬列主義,是副教授。我工作得很認真、很努力,我以為我是在幹著有利於社會、有利於人民的革命事業。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和丈夫探親來到了澳大利亞, 在這裡我受到很大觸動。我發現這裡的政府和官員們尊重、愛護老百姓,服務老百姓,他們不是高高在上、不是官老爺!老百姓過的日子和中國大不一樣。

我無心於名、利、情,也不關心國家的社會制度,認為那是天定的,是定數。我對政治、政權不感興趣,但是關心自己對社會、對人類做了好事還是做了壞事,我追隨共產黨,忠誠於共產黨一輩子,到底是對是錯?

在澳洲,我八十歲後,腰腿不好,行動不便,女兒、女婿白天上班,擔心我自己在家會發生什麼意外,他們向政府訴說了他們的擔心後,有關部門就派人到家裡來給予幫助:他們帶來了能讓我扶著走路的助行器;在洗澡間幫我安裝了扶手等安全設施;安裝了按一下就能來人救助的儀器;還幫我聯繫了一個上門服務的公司,花一點錢, 可以幫我搞家務,也可以開車帶我外出買東西、去公園活動、會朋友……

後來我申請公房的時候,有關部門對我申請一臥室單元說:「你行動不便,年紀又會一年年增長,需要兩臥室單元,兒女可以在需要的時候住過來照顧你。」批給了我兩臥室單元。

有一次,我爐子上的鍋燒糊了,警報器響起來了,消防隊員和救火車都來了,我緊張得不得了,心裡準備著挨批、挨罰,可是三位消防隊員卻一點都沒有責備我,反而面帶笑容地說:「That's Ok。」是說沒有發生火災就好吧!



一個金礦出了事故,有三名工人被困在井下,政府為了營救他們,在挖掘工程困難很大、需要時間較長的情況下,竟不惜花費加倍的人力和財力,先鑽了孔道輸入氧氣和食物,保證了裡面的人全部能夠活著等待被救出。

一對夫妻帶兩個很小的孩子,外出度假未歸,政府接到報案後,派出了很多人很多車還有飛機去尋找,在這些人、車和飛機都不能很快找到的情況下,政府又動用了一種更先進、但卻非常昂貴的技術,直到把他們找回。媽媽和兩個靠母乳活下來了的孩子被活著救回來了,爸爸已經死去,屍體也被找了回來。這只是一個普通職員之家,是移民來澳的。



我還發現這裡的人們,可以隨時對任何事情提出自己的看法。老百姓提出異議也不會被鎮壓,對政策不滿發了聲也不會被抓走,總理被老百姓撤掉的事情也有過,在野黨隨時對執政黨提出反對意見。

在我住的地區,一位八十四歲的女市民,向市政府寫信,對市議員用公款訪問中國和款待中國代表團表示異議,華裔議員黃某某發電子郵件,辱罵她是 「婊子」,女市民鬧到了省監察機構,最後黃某某帶了鮮花登門道歉。



在這裡,人與人之間也是互相愛護、幫助,而不是相互鬥爭、揭發和戒備。

一位癌症晚期的婦女,她擔心她家已經破爛不堪的房子,將會給她丈夫和三個年幼的孩子帶來極大的困難。癌症支援組織在電視上報導了她的擔憂後,四面八方、認識不認識的人們都來關切,有的出錢,有的出力,義工就來了四十多人,大家幫他翻新了房子,又裝修得令人羡慕,三個小孩都有各自的房間,還配備了適合他們的傢俱、用品,包括電腦甚至玩具。

我自己在這裡也經常得到熱心幫助。我剛來的時候,丈夫住進了St. George 醫院,我去醫院找他,乘一個電梯,到了二層,卻進入了一個大工作室,那裡有很多儀器、設備在工作,看不到人。我想我是進入了不該進的地方,我很害怕,怕人家懷疑我是壞人來搞破壞什麼的。

當一位女士走到我面前的時候,我更是緊張得不得了,沒想到,我告訴她我是找病房走錯了路,她卻熱心地幫助我。她問了我丈夫的名字,打電話問了有關部門後,對我說:「妳應該從來時的電梯下去, 再到另外一個樓乘電梯到二層。」又對我說:「另外一個樓離這兒很遠,在醫院的那一頭,妳會很困難,讓我幫妳吧」

她沒有把我當成壞人,沒有斥責我,我已經十分感激了。她還要幫助我,我想她會給我指路,沒想到她送我下了電梯,又帶我東拐西彎的走了很長一段路之後,進了另外一個樓的電梯,一直幫我找到我丈夫。



這兩年,我走路越來越吃力,每次我扶著助行器走在街上的時候,都會有人停下腳步我,問我:「Can I help you?」 「Are you ok?」 有時候轎車也會停下來問我要不要幫助。



這裡人們的物質生活也是很富裕的,工人的工資,去年政府規定最低要達到一小時十七.七澳元,一天八小時一百四十一.六澳元,一週五天七百零八澳元;農民經營自己的農牧場,開著車到城市出售產品,車上刷著醒目的、用自己名字命名的農牧場的字樣,農民們休假外出旅遊是經常的事。



中國為什麼大不一樣?我花費了五、六年的時間,查閱大量被共產黨封鎖的史實,終於明白了,原來馬克思是個魔教的信徒,是個仇視人類的魔鬼代言人;我追隨的、為之獻身的共產黨是個體現魔鬼意志的邪靈。

共產黨的統治史,不論毛澤東、鄧小平……都是殺人、掠奪的歷史。他們既不像中國歷代帝王那樣敬仰生命、敬仰神佛、敬仰天地,實行仁義王道;更不同於西方正常社會那樣尊重老百姓、服務老百姓。他們是毫無人性的魔鬼,卻深深掩飾了他們的猙獰。

我這輩子活得像是一場噩夢,忠誠於共產黨一輩子,是被愚弄的一輩子,助紂為虐的一輩子,我做了一輩子壞人!

共產黨為了他的統治,誅殺人們的肉體,也誅殺人們的靈魂 ,讓人們只是「聽黨的話」、「忠誠於共產黨」,做「馴服工具」,做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讓人們用冷漠包裹起自己的良知,不去考慮是與非、善與惡……

《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它指出:「在中共邪教統治下生活了五十多年的中國人,需要的不是暴力革命,而是靈魂的救贖……」我反思共產黨,就是為了救贖自己的靈魂。我向朋友們疾呼,讓我們認識真相,思想上正本清源,人性上返本歸真,實現社會道德重建,從而順利完成向一個沒有共產黨的良性社會的過渡。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