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電話: 藏在細節裡的暗號, 小酒井不木的科學主義推理短篇集 | 誠品線上

深夜的電話: 藏在細節裡的暗號, 小酒井不木的科學主義推理短篇集

作者 小酒井不木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深夜的電話: 藏在細節裡的暗號, 小酒井不木的科學主義推理短篇集:導讀推薦林斯諺/推理小說作家好評推薦(順序按姓氏筆畫排列)陳國偉/國立中興大學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一件件看似謎霧重重的事件, 在科學手法與邏輯推理之下, 鑑識科學×醫學知識×顱骨復原術…… 帶你找出真正的犯罪兇手。 日本著名推理小說家──小酒井不木,熱愛「科學主義」的推理小說,於是創作出天才少年科學偵探──塚原俊夫,展開一連串破案解謎的故事,結合科學與醫學理論,無論遭遇多少危機與困難,必定要揪出殺人兇手。 本書特色 ★日本偵探小說大家 小酒井不木既有醫學專業,又擅於描繪人體如何被破壞、分析人物精神病理,作品風格冷徹而奇魅,推理小說迷絕不能錯過。 ★挑戰你的科學知識 故事中諸如鑑識科學、化學知識、生理學知識、顱骨復原術、物理學知識、醫學知識等運用,使得情節更加撲朔迷離、高潮迭起。 ★經典搭檔聯手破案 經典搭檔之於福爾摩斯與華生,少年偵探俊夫與助手大野之間又會如何相互輔助、聯手破案呢?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導讀推薦 林斯諺/推理小說作家 好評推薦(順序按姓氏筆畫排列) 陳國偉/國立中興大學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所長 提子墨/作家、英國與加拿大犯罪作家協會PA會員 喬齊安/推理評論家、百萬部落客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小酒井不木 日本推理小說家、醫學者。愛知縣出生,本名小酒井光次。一九一一年進入東京大學醫學部就讀,畢業後又赴文部省之命前往歐美深造。留學期間,除了鑽研各類醫學研究之外,也廣泛接觸海外推理文學,返鄉後陸續於雜誌《新青年》發表犯罪研究和海外推理小說譯介。 一九二五年開始將寫作觸角延伸至偵探小說創作,作品取材自醫學,又擅於描繪人體如何被破壞、分析人物精神病理等,風格冷徹而奇魅,屬於日本偵探小說界「變格派作家」之一。 一九二九年因結核病逝於名古屋,遺稿由同為推理小說家的摯友江戶川亂步編輯成《小酒井不木全集》出版。 侯詠馨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畢業。誤打誤撞走上譯者之路,才發現這是自己追求的人生。喜歡透過翻譯看見不同的世界。現為專職譯者。譯作有《和日本文豪一起遊京都》、《和日本文豪一起逛大阪》、《和日本文豪一起找妖怪(上、下冊)》等。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導讀/小酒井不木的少年科學偵探故事 林斯諺/推理小說作家 .紅色的鑽石 .暗夜的格鬥 .鬍子之謎 .顱骨之謎 .白痴的智慧 .紫外線 .鐘擺時鐘之謎 .自殺或他殺 .塵埃會說話 .深夜的電話 .現場的照片 ․作者簡介 小酒井不木

商品規格

書名 / 深夜的電話: 藏在細節裡的暗號, 小酒井不木的科學主義推理短篇集
作者 / 小酒井不木
簡介 / 深夜的電話: 藏在細節裡的暗號, 小酒井不木的科學主義推理短篇集:導讀推薦林斯諺/推理小說作家好評推薦(順序按姓氏筆畫排列)陳國偉/國立中興大學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5510619
ISBN10 / 9865510618
EAN / 9789865510619
誠品26碼 / 2681994835007
尺寸 / 15X21X2CM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04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日本科學主義推理小說家、
醫學博士小酒井不木的偵探短篇集。

深夜裡電話響起:
「大事不好了。現在這邊發生了殺人案。」
「什麼?殺人?是誰?在哪裡遇害了?」
「遭到殺害的人,是全東京人都認識的名人。」
「是誰?」
「你猜猜看是誰?」

試閱文字

內文 : 【內文試閱】
〈鬍子之謎〉
博士之死
那是一個好冷、好冷的一月十七日早上。自從四、五天前,下了一場近年少見的大雪,每天的天空都陰沉沉的,今天又飄起一片片的白雪。
塚原俊夫跟我吃過早餐後,在事務所兼實驗室圍著暖爐,天南地北地聊著。十點左右,有人敲了入口的大門,我開門一看,一名年約二十歲左右的美麗千金小姐,帶著浮腫的眼皮,一臉擔心地站在外面。
「請問我可以跟塚原俊夫先生見一面嗎?」
小姐遞給我一張小小的名片。
「請您轉告他,我有事相求。」
俊夫看了我轉交的名片,說:
「請她進來吧。」
名片上印著「遠藤雪子」。
不久,小姐與俊夫隔著桌子對坐。
「也許您已經知道了,我是遠藤信一的女兒。」
俊夫說:
「哦哦,遠藤老師的千金嗎?老師還是一樣熱心研究嗎?」
小姐突然露出悲傷的表情,
「老實說,家父昨天晚上過世了。」
「咦?」
俊夫大吃一驚,忍不住跳起來。
「您說的是真的嗎?」
「是的,而且他還是被人害死的。」
俊夫更驚訝了。遠藤老師是指東大的教授,遠藤工學博士,博士發現的毒氣,有別於以往人們發現的毒氣,效果非常強大,製作方法也是國家機密,聽說歐美各國還派間諜潛入,就是為了奪取這個袐密。
然而,寫著做法的紙片,不知是藏在大學的教室裡,還是藏在他家裡,除了博士之外,沒有人知道。如今,從博士的千金口中聽到博士離奇死亡的消息,我不禁想,博士是不是被想要奪取毒氣袐密的間諜殺死了呢?
看來俊夫好像也有同樣的想法,他問道:
「是不是傳聞中的間諜幹的呢?」
「不是的,我的哥哥被警察當成凶手帶走了。不過,我哥哥絕對不是會殺害父親的那種人。所以我想拜託俊夫先生調查這起事件。」
「請您詳細敘述事情的經過。」

據小姐所言,遠藤博士似乎是個急性子的人,自從五年前,夫人亡故之後,他的個性又更急躁了。公子信清是年方二十四的青年,個性跟博士父親迥然不同,喜愛文學,凡事都與博士意見衝突,由於身體欠安之故,這三年都長期住在須磨的XX旅館養病,寫小說過日子,在這段期間裡,他一次也不曾回家。
然而,六天前,也就是一月十一日晚上,博士參加某場會議回家後,罹患流行性感冒,發燒了。博士很討厭看醫生,總是自行診斷症狀後服藥。去年四月,由於退休的關係,他沒再去大學了,最近十分膽小,也許是因為生病的緣故,他突然覺得很寂寞,十二日的時候,說是有話要跟信清說,要女兒發電報叫他回來。
於是小姐在當天及十三日,向哥哥發了兩次電報,哥哥的回覆卻是不想回家。於是,博士向小姐說:「妳去須磨把他帶回來。」小姐只好請書生齋藤和婆婆看家,十三日的夜裡出發,花了兩天時間說服哥哥,昨天一大早,兩人從須磨出發,昨夜一點多才回到家。
「不過,我們昨晚回來之後,父親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非常生氣,不讓我們進病房。齋藤先生出來說:『等明天早上,老師心情好一點再見面吧。』於是我跟哥哥分別在不同的房間睡覺。因為旅途疲憊,我睡得很沉,直到今天早上,婆婆才告訴我父親遇害了,我什麼都不知道。」
這時,小姐停下來,盯著俊夫的臉,又接著說:
「我詢問情況之後,得知父親在昨夜一點多,讓陪在身旁的齋藤先生叫醒哥哥,帶他過去。哥哥過去之後,看到父親躺在昏暗的房間裡,用棉被蓋著臉,父親先請齋藤先生去休息,兩人獨處之後,也沒瞧哥哥一眼,就把哥哥痛罵一頓。
哥哥也跟他吵了起來,大約吵了十分鐘,也講不出什麼重點,於是他又回到自己的房裡睡覺了。然而,今天早上,父親被人用擦手巾勒死,成了冰冷的遺體,而且那條擦手巾上還寫著哥哥留宿的須磨XX旅館,所以警視廳來的刑警就把哥哥當成凶嫌,把他逮捕了。」
說到這裡,小姐拿出手帕輕輕擦了她的臉。
俊夫問:
「關於擦手巾的事,哥哥怎麼說?」
「哥哥說他不記得掉在哪裡了。」
「請問齋藤先生來府上多久了?」
「大約半年前來的,父親非常欣賞他。」
「請問齋藤先生現在在哪裡呢?」
「他跟哥哥一起去警視廳當證人了。」
「老師的屍體在哪裡呢?」
「送到大學的法醫學教室了。」
「請問府上有顯微鏡嗎?」
「有父親使用的。」
「好,先讓我看看老師的屍體,再去府上吧。」

小姐回家之後,俊夫立刻打電話給警視廳,找到「P叔叔」,也就是小田刑警。雖然遠藤博士的案子不是小田刑警這一組負責的,在小田刑警的安排之下,還是可以看看博士的屍體。拿著血液檢查的道具與招牌偵探包,我們兩人前往法醫學教室,小田刑警已經先到一步,在那裡等我們了。
博士的屍體將在下午進行解剖,在解剖室裡,以白布覆蓋著。俊夫取下白布,敬禮之後,便用手撫摸身體各處。脖子有一道深陷的凹痕,右鼻孔的入口處,則有少許流血的痕跡。
後來,不知是想到什麼,俊夫從口袋裡拿出直尺,測量老師的鬍鬚長度。老師嘴邊的鬍鬚是漆黑的八字鬍,老師放任它生長。從下巴到臉頰沒有鬍子,不過應該是生病時沒有剃掉,叢生著不到一分的濃密黑毛。俊夫認真地測量這些短毛的長度,把結果補充寫在手帳裡。接著,俊夫輕輕拉扯八字鬍,拔下兩、三根,細心保存。
檢查完鬍子後,俊夫非常仔細地檢查每一根手指,終於在右手食指的指甲裡,用鑷子夾出一、兩根很細很細的毛髮,用同樣的方式保存。
俊夫露出滿意的表情說:
「這樣就行了。」
(未完待續)
〈深夜的電話〉
恐嚇
知名人士
樹只要大了,打在身上的風自然比較猛烈,風勢愈強,樹木的麻煩也愈來愈多。
隨著少年偵探塚原俊夫的名氣水漲船高,嫉妒、懼怕俊夫的人也愈來愈多,這陣子,幾乎每一天都會收到恐嚇信,接到恐嚇電話。
像是有人來委託俊夫解決某起事件時,不希望事件解決的人,會寄來恐嚇信,想要俊夫抽手。或者是俊夫解決某起事件,獲得高額報酬時,也會有人欣羨不己,提出厚臉皮的要求,企圖分一杯羹。
俊夫根本不在乎這些恐嚇信與恐嚇電話,不過,負責保護俊夫的我,可是擔心的不得了。大家應該還記得我在〈塵埃會說話〉那篇描述的事件吧?自從那起事件以來,我就十分小心,寸步不離地守在俊夫身邊。
真是的,早知道要操這麼多心,不要出名還比較好,不過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尤其是看到期待事件解決的人們,在事件解決之後歡天喜地的模樣,我只求俊夫每次都能成功解決事件。
接著要告訴各位的故事,也是由於俊夫的名氣響亮,才招惹來的奇怪事件。這個世界上,有許多嗜好特殊的人,不過,在這起事件中,我還是第一次碰上這麼特殊的人物。算了,與其花時間廢話這些開場白,不如快點進入事件的正題吧。
那是臨近歲暮的十二月下旬。政府機關跟各大公司都發了年終獎金,正是盜賊在市區及郊外橫行霸道的時節,一天夜裡,我被電話鈴聲吵醒。我往旁邊一看,發現睡在隔壁床上的俊夫似乎正要下床,於是我說:
「你睡吧,我去接就好。」
俊夫說:
「不然我們一起去吧。這種時間打來的電話,一定是找我的。」
我們兩人穿著睡衣,披上外套,前往事務所。為了因應這種情況,我早就提議在臥室安裝電話,問俊夫要不要躺著接電話,不過俊夫說:
「有事找我的人,全都面臨重大的遭遇,我不應該躺著說話。」
不肯聽我的建議。因為些許寒意,我全身微微發抖著,拿起了話筒。
「喂,你是俊夫先生嗎?」
電話的那一頭,是一個明確的男聲。
「不是,我是大野。是俊夫的助手。」
「不好意思,可以麻煩俊夫接聽嗎?這是重大案件。」
這裡要先跟大家解釋一下,我們家的電話有兩個話筒,可以兩個人同時接聽。俊夫聽了對方的話,立刻接替我,
「喂,我是俊夫。請問您是哪位?」
「哦,俊夫先生啊。大事不好了。現在這邊發生了殺人案。」
「什麼?殺人?是誰?在哪裡遇害了?」
「遭到殺害的人,是全東京人都認識的名人。」
「是誰?」
「你猜猜看是誰?」
聽到這句話,俊夫與我面面相覷。報告重大的殺人事件,竟然會說「猜猜看」,確實是侮辱我們的說法。俊夫猶豫了一會兒,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時突然傳出男子的笑聲。
「哇哈哈哈哈。」
「俊夫,就算是你,也猜不到吧。」
他換上另一種的口氣,俊夫一時火氣上來。
「什麼?你瞧不起我嗎?」
「欸,別那麼生氣嘛。我想讓你更有名,才會特地在三更半夜打電話給你哦。如果你能解決這起事件,就別說是日本第一了,你會是世界第一的偵探哦。好好加油哦。聽見了沒?」
「你是誰?」
「我嗎?我啊,就是你們口中的凶手哦。就是殺了全東京人都認識的,那個知名人士的殺人凶手哦。懂了嗎?所以只要抓到我,你就能成為世界第一的偵探了。不過,就憑你啊,大概是很難抓到我吧。」
「什麼?」
「火氣別那麼大嘛。不出四、五小時,就會有人去跟你報告這起殺人事件了。到時候你再想盡辦法來抓我吧。懂了嗎?好好加油哦。掰囉。」
說完,那名男子便掛上電話。

蒙面盜
俊夫非常嚴肅地對待這通半開玩笑的電話,立刻打電話給中央局[注:當時的通訊事務由東京中央電信局管轄],查詢剛才的電話是從哪裡打來的。然後得知是「小石川,八八九二」,他立刻撥給對方。
不過,電話怎麼也打不通。
這時他決定調查這個號碼是誰的電話。結果得知是小石川區春日町二丁目,一名叫做「近藤倫」的美容師。
「現在也只能耐心點,多打幾次吧。」
說著,俊夫大約每隔五分鐘就打一次。大終過了二個小時,在凌晨三點十分左右,終於有人接電話了。接電話的是一名女子。
「喂,請問是近藤小姐嗎?」
俊夫說:
「大約兩個小時前,妳們那邊打電話給我,請問妳那邊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件呢?」
說著,俊夫詳細說了這邊的地址、姓名,詢問那邊是不是真的有男人,打了前面的電話內容。
沒想到那名女子的回答出乎意料。回答的重點如下。
接電話的女子是近藤倫本人,不過,今晚快要一點的時候,有蒙面強盜撬開後門,闖了進來,她跟女學徒本來想要逃跑,不過三兩下就被強盜制伏了,還讓她們聞了麻醉劑,於是她們全都昏迷不醒,直到聽見剛才的電話鈴聲,好不容易才醒過來。
「如果有男人從我家打給你,我想應該是那個強盜吧。我們這裡根本沒發生什麼殺人事件。女學徒聞了麻醉劑,到現在還睡得很沉。」
她說話的聲音有點不舒服,於是俊夫提醒她,如果有物品失竊,記得向警察報案,便掛上電話。
「大哥哥,去睡吧。」
俊夫突然大叫。
「這種時候,想破了頭也沒用。還是靜待事件發展吧。」
「你覺得接下來會有什麼發展嗎?還是單純的惡作劇呢?」
「殺人什麼的可能是假的,不過蒙面強盜闖進近藤家,應該是真的。調查這件事也很有趣啊。」
說完,俊夫很快就鑽進被窩裡。一下子就睡著了。不過,我怎麼也睡不著。
全東京人都認識的名人,是否真的遭到殺害了呢?如果這件事是真的,又是誰殺的呢?凶手為什麼要打電話來呢?我想個不停,想啊想啊,愈來愈清醒了。
後來,我總算是睡得迷迷糊糊,聽到訪客的電鈴聲,我嚇得跳起來。俊夫也跟我一樣跳起來。天色已經完全亮了。
(未完待續)

試閱文字

導讀 : 【導讀】
小酒井不木的少年科學偵探故事
◎林斯諺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迄今出版推理小說十二本,近作為《床鬼》。現為東吳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研究領域為美學與藝術哲學。

小酒井不木(1890-1929)是早期日本推理小說的先驅之一,與日本推理小說之父江戶川亂步(1894-1965)活躍的時期有所重疊,但比亂步早逝,只活了三十九年。然而,小酒井不木所創作的推理小說至今仍有相當的可讀性,他的作品除了在日本有全集出版之外,台灣也出版過多本短篇合集。
小酒井不木本身是醫學博士,除了撰寫推理小說,也出版過醫學與犯罪學方面的書籍,在他的小說中大量運用了相關方面的知識。這本少年科學偵探塚原俊夫的探案故事便是最佳例證。

在詳細介紹本書之前,我們必須理解小酒井不木在推理小說史上的位置。世界上第一篇嚴格意義的推理小說被公認是美國詩人艾德格‧愛倫‧坡(Edgar Allan Poe, 1809-1849)於一八四一年發表的短篇〈莫爾格街謀殺案〉(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坡一生總共發表了五部短篇推理小說,這五篇小說被江戶川亂步認為是推理小說的指標性作品,奠定了推理小說創作的基本框架,後世作家只能在這個框架中演練。亂步對坡的推理作品十分讚賞,自己則在一九二三年發表處女作〈兩分銅幣〉,被認為是日本第一篇嚴格意義的推理小說,亂步也因此被公認是日本推理小說之父。當時亂步投稿的雜誌是《新青年》,這本雜誌同時也刊登小酒井不木關於犯罪學方面的文章。小酒井不木對〈兩分銅幣〉大為讚賞並撰文推薦,日後自己也開始撰寫推理小說,在一九二五年發表處女作,直到一九二九年過世,創作以短篇為主。

在二十世紀初期,推理小說剛從西方傳入日本,彼時日本推理作家受到愛倫‧坡的影響甚深。坡所樹立的推理小說型態重視解謎,視科學、理性以及邏輯為作品的首要前提。我們或許可以將早期的推理小說稱為是崇尚「科學主義」的小說。亦即,作品的重點在於如何利用科學方法與邏輯思考解開神祕事件,強調智性的層面。小酒井不木的少年科學偵探系列便是在如此的時空背景下誕生。本書不只在精神上具備科學主義,更進一步將科學拉到檯面上成為作品的賣點,成為科普性質的少年推理小說。這對具備醫學背景的小酒井不木來說,是順理成章的創作方向。

所謂的少年推理,主要是把讀者設定為青少年族群,因此內容必須具備適齡性。在日本,江戶川亂步就是少年推理最重要的推手之一,他系統性地撰寫了一系列以名偵探明智小五郎為主角的少年推理作品(要注意的是,明智小五郎也活躍於亂步其他給成人閱讀的推理作品)。然而,明智小五郎是成年人,小酒井不木筆下的科學偵探塚原俊夫年紀只有十二歲,在人物設定上更貼合閱讀受眾。

本書共收錄十一篇塚原俊夫的探案故事,根據第一篇〈紅色的鑽石〉中的敘述,俊夫是個天才兒童,六歲時就自行發現三角形內角和為一百八十度,對於文學、科學都有興趣,但對後者興趣更高一些,後來父親還為他蓋了一座實驗室,讓他可以自行進行科學研究。

本書少年偵探的相關人物設定,完全符合早期科學主義的推理小說模式。除了有天分過人的名偵探,還配有一名助手,而這名助手就如同福爾摩斯探案中的華生醫師,除了協助福爾摩斯辦案,也是故事的第一人稱敘事者。在本書中,擔當助手角色的是具備柔道三段資格的大野先生。由於福爾摩斯本身就身手矯健,並不需要華生來保護他。然而,俊夫只是個兒童,無法獨自一人進行有危險性的偵查工作,這時大野就要負責俊夫的安全,很多時候甚至必須跟歹徒拚搏。這種設定也讓助手起到了相當的作用,而不只是成為一名智力比偵探低下的陪襯角色。

另一個與早期推理小說人物設定相符的部分就是警方所扮演的角色。由於早期推理小說的破案角色都是天才的業餘偵探,若無法在故事中置入與其友好的警方人物,將無法解釋為何業餘人士可以介入罪案。本書中安排的警察角色是警視廳的小田刑警,被俊夫暱稱為「P叔叔」(P為police──警察──的起首字母)。小田不但與俊夫熟稔,還會配合俊夫的指示進行偵查,甚至向上級申請允准俊夫介入罪案,讓他可以在案發現場來去自如。

一般說來,少年推理的內容會盡量避開兇殺情節,以偷竊、綁架等不傷及性命的犯罪為主(江戶川亂步的少年推理多走這路線)。然而,在本書的十一個短篇中,只有三篇沒有涉及兇殺,這三篇中有兩篇是竊案(〈紅色的鑽石〉、〈暗夜的格鬥〉),一篇是綁架(〈塵埃會說話〉)。也許是因為小酒井不木具備醫學訓練,慣於面對與思考生死之事,認為在少年推理中導入兇殺情節並無不妥。再者,短篇作品為求千變萬化,若都是以竊案或綁架為題材也容易流於枯燥,因此俊夫在本書中足足幫警方解決了八件兇殺案。考量到主角偵探只有十二歲,以少年推理的內容來說,兇殺情節的引入讓故事更加緊張刺激,簡直可說是《名偵探柯南》的前身了。

暗號推理在本書中的呈現相當搶眼,包括〈紅色的鑽石〉、〈紫外線〉、〈深夜的電話〉。暗號、密碼之推理作品的先驅是愛倫‧坡的名作〈金甲蟲〉(The Gold-Bug),這篇作品產生深遠的影響力,後來福爾摩斯探案中也有〈跳舞的人〉(The Adventure of the Dancing Men)這篇暗號推理的名作,更別提江戶川亂步的〈兩分銅幣〉本身就是一篇暗號推理的傑作。以當代來說,幾年前暢銷的《達文西密碼》(The Da Vinci Code)更是以暗號推理為主軸的長篇推理小說。可見暗號推理歷久不衰。科學偵探所涉及的三篇暗號推理都與日文有關,若讀者稍諳日文,應可感受到其設計之巧妙。

上述提及關於暗號、竊案的情節設計,合理推想都受到愛倫‧坡的作品之影響。除了〈金甲蟲〉之外,坡的另一篇傑作〈失竊的信〉(The Purloined Letter)便是推理史上竊案的代表作。尋找失竊的物品後來在推理故事中極為常見,甚至演變成尋找失蹤的人。

愛倫‧坡影響科學偵探的痕跡也能在塚原俊夫的推理方式中看到。坡筆下的名偵探(也是後世許多偵探包括福爾摩斯的原型)為奧古斯丁‧杜邦(Auguste Dupin)。在〈莫爾格街謀殺案〉中,杜邦就展現出讀心術的能力,在與好友(也是擔當名偵探助手、故事敘事者的角色)散步時猜中好友正在想什麼事情。但杜邦所謂的讀心術其實只是透過精密的觀察來猜測對方的心思。在本書〈紅色的鑽石〉中也有類似的描述:大野先生自述,走在路上的時候,俊夫猜中他心中正在想道館的事。這裡的情節與〈莫爾格街謀殺案〉如出一轍。

既然本書標榜「科學偵探」,故事中直接置入了許多科學元素,諸如鑑識科學(〈紅色的鑽石〉、〈塵埃會說話〉)、化學知識(〈暗夜的格鬥〉、〈深夜的電話〉)、生理學知識(〈鬍子之謎〉)、顱骨復原術(〈顱骨之謎〉)、物理學知識(〈紫外線〉)、醫學知識(〈自殺或他殺〉、〈深夜的電話〉)等等。在故事中,俊夫常會攜帶一個「偵探包」到現場進行蒐證工作,這不由得令人想起英國作家福里曼(R. Austin Freeman, 1862-1943)筆下的名偵探宋戴克博士(Dr. Thorndyke)。福里曼是鑑識科學推理小說的始祖(可以想成是CSI犯罪影集還有當代許多法醫偵探的始祖)。福里曼與小酒井不木一樣都有醫學背景,筆下的宋戴克博士就是一名科學家,講求科學辦案與物證推理,總是提著一個綠色手提箱,裡面裝滿實驗器材,在現場蒐證甚至進行實驗。在一九一二年的短篇集《歌唱的白骨》(The Singing Bone)中的〈浪子戀曲〉(A Wastrel’s Romance),宋戴克博士透過分析兇手外套上的塵土來找出真兇居住的地方。少年科學偵探的〈塵埃會說話〉之情節與上述推理有異曲同工之妙。在〈塵埃會說話〉中,塚原俊夫透過蒐集到的塵土來鎖定犯罪集團的巢穴。

宋戴克博士探案的影子還可在俊夫探案中的〈鐘擺時鐘之謎〉見到。這篇作品從兇手的角度出發,描述他如何犯罪,然後才從偵探的角度切入來揭穿兇手的詭計,這種形式在推理小說中叫做「倒敘推理」(inverted mystery)。一般的推理小說都是從案件發生後開始,再透過偵探還原真相;倒敘推理剛好反過來,先告訴讀者真相,再陳述偵探如何調查真相。倒敘推理刺激的地方就在於,對讀者而言,在知道兇手是誰以及他的犯罪詭計的情況下,觀看偵探如何逼使兇手露出馬腳。倒敘推理的形式正是福里曼所創。由此看來,〈鐘擺時鐘之謎〉很有可能也受到了福里曼作品的影響。

宋戴克博士探案始於一九〇七年,比小酒井不木的小說創作事業還早了許多。至此,我們可以在少年科學偵探故事中看見許多西方推理小說的痕跡;以更大的歷史格局來看,這也是早期西方推理小說對於日本推理小說萌芽時期所造成的影響。

科學主義的推理小說強調邏輯推理、科學方法以及理性思考,當這些元素彰顯在少年推理小說時,特別具有教育意義。尤其本書融入更多科學元素,更加具備科普讀物的性質。確實,小酒井不木當初創作這些作品,目的就在於透過文學的形式來讓國小高年級以及國中的學生們對科學有所了解並產生興趣。這個手段也呼應了塚原俊夫的人物設定:對文學與科學都有濃厚興趣。這恐怕也是小酒井不木自身的寫照。身為醫學博士,卻熱愛撰寫小說,選擇與科學具備高度關聯性的推理小說來做為創作方向,結果在文學史上留名。

從教育的角度來看,文學與科學的素養都是現代公民素養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推理小說以文學為載體傳播科學精神與知識,對成長中的青少年而言,是十分有益的讀物。本書正是青少年推理小說中的佳作,除了推理文學本身的價值外,也具備高度的教育性,值得推廣與推薦。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