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影帝捆綁熱搜後我紅了 下 | 誠品線上

和影帝捆綁熱搜後我紅了 下

作者 糖炒栗籽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和影帝捆綁熱搜後我紅了 下:得知許珩竟有個初戀的對象,程予樂遲疑了。重逢以來許珩對他的好,任誰都看得出來,不僅「許你安樂」CP在網路上繪聲繪影,炒翻了天,許珩的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得知許珩竟有個初戀的對象,程予樂遲疑了。 重逢以來許珩對他的好,任誰都看得出來, 不僅「許你安樂」CP在網路上繪聲繪影,炒翻了天, 許珩的告白與親吻,更讓他心裡也不禁燃起希望, 但過去的影子、不對等的事業關係,又令他患得患失。 可是,他真的太喜歡這個人了! 表演不喜歡許珩,是他演過最難的戲。 有影帝一路助演,又有女神做粉絲賣力推薦, 還有兩大偶像天團同時拉票, 程予樂在節目裡一路過關斬將,聲勢大漲。 眼看勝利在望,一度失落的夢想即將實現, 卻沒想到,昔日的陰霾竟也跟著捲土重來…… 幸好,他的善良並非沒有鋒芒, 許珩也不再是那個一無所有、無能守護所愛的男孩。 這一次,會有人陪他走過黑暗, 讓他的努力、他的光芒,震撼閃耀全世界。 本書收錄番外〈夫夫綜藝〉、〈陷入初戀〉。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糖炒栗籽糖炒栗籽,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熱愛幻想的水瓶座,總有很多不切實際的浪漫念頭,因此決定成為一名作者,用文字將它們表達出來。文風溫馨輕快,擅長描寫主角相互照耀,共同成長的甜文,希望用寫作創造出一個自由的空間,給讀者也給自己溫暖的力量。興趣愛好眾多,喜歡旅行,喜歡在路途上漂泊的感覺,用鏡頭記錄下震撼人心的瞬間;也喜歡和家人朋友做幾個小菜,帶著養的狗狗在公園散步;但最喜歡的還是在夜裡自己亮著檯燈,在鍵盤上敲下一個個文字,讓心情跟故事一起潮漲潮落。心願是一直寫下去,永遠擁有熱情和朝氣,創造出讓更多人喜歡的角色,透過他們的目光看到不同的世界。

商品規格

書名 / 和影帝捆綁熱搜後我紅了 下
作者 / 糖炒栗籽
簡介 / 和影帝捆綁熱搜後我紅了 下:得知許珩竟有個初戀的對象,程予樂遲疑了。重逢以來許珩對他的好,任誰都看得出來,不僅「許你安樂」CP在網路上繪聲繪影,炒翻了天,許珩的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4944279
ISBN10 / 9864944274
EAN / 9789864944279
誠品26碼 / 2682151668001
頁數 / 368
注音版 /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X1.6CM
級別 / N:無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柔軟溼潤的觸感貼著他的唇,與那天的一觸即分完全不同,強勢而細緻地輾轉研磨著。他覺得似有一絲電流,沿著他的脊髓神經攀爬向上,讓他的大腦更加昏沉。
雨水落在他的額前、睫毛上,順著鼻尖向下,融化在兩人貼合的唇瓣。
許珩捧著他臉頰的手指收緊,彷彿覺得兩人之間的距離還不夠近般,讓他更加貼近自己。在這急切的攻勢下,他的呼吸已經徹底凌亂,只能微仰著頭承接對方的親吻。
耳旁噪雜的雨聲已被徹底隔絕,明明沒有過去多久,他的感覺卻像延長了一個世紀。最後許珩離開他的唇時,像帶著占有欲般,在他唇瓣上輕輕咬了一下。這一下讓他脊背一陣酥麻,手中的力量一軟,握著的雨傘應聲落地,掉在他的腳下。
此時程予樂的手還緊拽在許珩的領口上,水滴滑過他的臉頰,眼尾都泛著淡紅色,水氣濛濛,不知道是雨水的刺激,還是由於剛才的親吻。
「完美!cut!」
一聲嘹亮的呼喝將程予樂的思維拽回片場,他驚醒般地鬆開許珩,往後退了半步,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滴。他覺得自己現在根本正視不了許珩,也沒法和現場任何人的目光對上。
許珩彎腰撿起地上的傘,罩在他頭上。「走吧?」
許珩說話的聲音帶著點沙啞,在他耳邊響起,聽得他耳根又是一麻。
程予樂沒看他,只留給他一側通紅的耳朵,「走。」
兩人回到室內後,一人罩上了一條浴巾,擦著頭髮上的水。
偏偏導演還要一邊欣賞片子,一邊感慨:「效果真的太棒了,辛苦了辛苦了,兩位真是敬業呀!隋意啊,你這歌要紅。」
隋意斜了他一眼,「我早知道要紅,您先去歇歇吧,以後有的是機會欣賞。」
導演被強行趕走,只留下程予樂和許珩兩個人。
過於安靜的氣氛,讓人心裡發癢,尤其是在他們剛剛親吻過的情況下。程予樂用毛巾揉著頭髮,眼神偷偷地往許珩那邊瞟了一下。
許珩也正側過頭,擰著自己髮梢上的雨水。
碰上他悄悄投過來的目光,許珩唇角揚起,直接逕自走過來,拿過他手裡的毛巾。「你頭髮後面還在滴水。」說著,視線移到程予樂腦後的頭髮上,水珠順著髮梢落在他潔白的脖子上,又滾進襯衫後領中。
程予樂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許珩用毛巾裹住了腦袋,一雙手在他頭髮上隔著布料摩挲著,那動作細緻又溫柔,像在照料一件很珍惜的寶物。
許珩居然,在幫他擦頭髮!他又不是三歲小孩,這也太不好意思了。「我自己來吧。」程予樂說著伸出手去抓毛巾,卻正巧抓到許珩的手,稍微有些涼,觸感細緻,指節明晰。
「老闆!」吳越急匆匆地推開門,「你要的薑湯和感冒藥買回來啦!」話音剛落,他愣在了門口。這時他才看清裡面的景象──他的老闆在給準老闆娘擦頭髮,準老闆娘抓著老闆的手,一派溫馨的氛圍。只是看到他之後,準老闆娘就把手放開了。看著老闆眼裡忽而升起的冷氣,吳越覺得,他死定了。「啊……忽然想起來還有點東西忘了。」吳越一邊說,一邊努力縮小著自己的存在感往後退。
「進來吧。」許珩放下手中的毛巾,盡量維持著平穩的語氣對他說。
吳越趕緊提著手裡的東西走過去,許珩拿過去,遞給程予樂。「回去喝點薑湯,把感冒藥吃了,千萬別感冒。」
吳越聽著老闆與剛才截然不同的,溫柔細心的語氣,感覺像是見了鬼。果然,愛情可以改變一個人。

回家之後,程予樂洗了個熱水澡,然後把許珩給他買的薑湯熱了熱,就著感冒藥喝了。
辛辣的薑湯灌進去,熱度順著腸胃蔓延開來,燒得胸腔裡彷彿都在發燙,他忽然想起,今天還是沒跟對方說表白的事情。程予樂拿出手機,看著列表裡許珩的名字,又想到對方淋了一天雨,現在可能已經休息了,而且還是當面說好,明天吧。
怎麼說呢?
「其實我也喜歡你很長時間了。」──太肉麻了吧。
「許珩,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有點說不出口。
「還是先把你白月光的事情說明白為好。」──太咄咄逼人了,雖然他確實很在意。
他低頭笑了笑,覺得自己這個糾結勁兒,就算是國中生談戀愛也會嘲笑他。最後他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著了,只祈禱明天他們兩個都千萬別感冒,還要排練第四期上臺演出的話劇。

然而天不遂人願,第二天起床的時候,程予樂感覺頭痛欲裂,說了句話,嗓子也啞得厲害。到了現場,許珩情況比他好一點,但紅著的鼻尖,說話時帶著的沙啞,也明顯是感冒了。
兩個人對視上,無奈地笑了笑。
「程前輩,早上好!」
唐燃在一邊頂著棕色捲毛,規規矩矩地打招呼:「您也感冒了嗎?」
程予樂差點笑出來,「別喊您,我受不起,是感冒了,昨天降溫。」
唐燃點了點頭:「真的好巧,許前輩也感冒。」
「……嗯。」程予樂頓了頓,「昨天真的挺冷的。」
旁邊的孟薇薇趕緊對唐燃使眼色,徐澤雖然沒她瞭解內情,也猜得七七八八,跟著對他拋眼神。然而唐燃完全屏蔽掉了。
過了幾分鐘,唐燃照例自拍了一張,發微博。
【@Eternal─唐燃:正在排練《戲劇之王2》第四期的話劇,非常感謝程予樂前輩能帶我!今天到現場,發現程前輩感冒了,許珩前輩也感冒了,但是他們都非常敬業地堅持排練,我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加油加油![圖片]】
下面評論:
【燃燃!也不用太加油的,不要太累了!】
【哈哈哈上面的姐妹,妳也是假粉嗎?妳也控評控累了嗎?】
【妳們怎麼回事?他有做演員的夢想,支持他不好嗎?另外感謝大佬@程予樂622】
【感謝感謝,等燃燃這期淘汰了,我們的票都貢獻給大佬@程予樂622】
【燃燃,求拍一張程予樂的照片啊啊啊!】
同時許你安樂CP粉們也嗅到了一絲不一樣的氣息。
【你們看到唐燃發的圍脖(圍脖:網路用語,諧音「微博」。)了麼?影帝感冒了,樂樂也感冒了,這還能是巧合嗎?】
【一定是傳染的!啊啊啊啊他們昨天幹了什麼?】
【天吶他們也收斂一點吧!我都臉紅了,我又瘟了啊啊啊啊】
這邊排練室內,幾個人圍著桌子討論劇情。
「咱們組的這個主題,真相大白,感覺不太好搞。」徐澤抓了抓頭髮道。
孟薇薇附和:「是哦,像失而復得這主題,聽起來就能聯想到劇情,同學聚會能有什麼驚人的真相啊?」
程予樂吸了一下鼻子,說話時也帶著濃重的鼻音,聽起來慘兮兮的:「你們上學的時候,學校裡有沒有那種比較驚人的傳說?」
「嘖,你這話讓我想起來,我們高中有一棟樓鬧鬼的傳聞。」徐澤搓了搓手臂。
「我們學校也有。」孟薇薇壓低了聲音,「那會兒有個同學跳樓,後來他們班幾個同學陸陸續續退學了,說是好像總能看見什麼東西。」
室內的溫度似乎驟然降低了。
「別說了,好嚇人。」徐澤抗議道。
孟薇薇一瞥他,「不是你先提的嘛,我還沒講到最恐怖的地方呢。」
「如果這些事不是靈異,而是人為,算不算真相?」一直沉默著坐在旁邊的許珩開口。
「哎,這個好。」程予樂贊同道,「夠有故事性,不過這麼做為什麼?為了報復?出於什麼原因?」
「校園暴力。」唐燃一直坐在最邊上沒說話,這會兒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向他看過來。他頓時緊張到坐直了身,「我就是說說而已。」
程予樂對他的提議很感興趣:「你怎麼想到的?」
「因……因為我之前經歷過。」唐燃望了一圈桌旁的四個人,本就瘦削的肩膀又塌下去一點,「那個時候我成績差,也不愛跟他們打球打電動,只喜歡一個人學唱歌跳舞。他們……就說我變態,說我娘炮,扔我的書,逼我穿裙子,還揍我。」
唐燃越說聲音越小,程予樂聽得皺起了眉心。像唐燃這種又秀氣又懦弱的男孩,青春期的時候的確容易被欺負,可以看出,這段經歷導致對方現在雖然做了偶像,還是很沒自信。他伸出手在唐燃肩膀上拍了拍。
唐燃像受到鼓勵一般,聲音都大了些:「我那時候就祈禱,世界上要真有超人之類的,能不能把這些人從我的世界裡帶走。如果是靈異現象……也是一樣的吧。」
程予樂邊聽邊點頭:「如果一個人長期受到欺凌,又沒有還手能力,他會不會另闢蹊徑,透過製造一些靈異現象,讓那些人遠離自己?」
「那他為什麼還要參加同學會?」許珩轉向唐燃,「你會去同學會嗎?」
他表情嚴肅的時候,眼神凌厲,彷彿自帶壓迫感,唐燃下意識地縮了下脖子,「堅決不會。」
程予樂撐著下巴想了片刻,篤定道:「復仇。如果當年某一個霸凌的帶頭者,讓他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在這些年他的仇恨逐漸積累,折磨著他的神志,當他終於有了能力讓那個人付出代價的時候,他會反過來想讓對方嘗嘗同樣的滋味。」他把情緒完全代入到虛構的角色裡,眼神中也泛出了偏執而陰沉的神色,看得其他三個人後背一涼。
許珩倒是習慣他入戲很快的狀況,嘴角輕輕一勾,「可以,那麼還需要設計一個讓他恨之入骨的契機。」
程予樂眨了眨眼睛思考著,生病後他的臉色顯得更加蒼白,垂下眼睛的時候,睫毛投下了一小片陰影,襯得人多了幾分脆弱。許珩直接伸手,用手背探了一下他的額頭。程予樂觸電了般地猛然抬起眼睛,「我沒事,沒有發燒。」
許珩這才接著說:「如果再設計一個角色,可以是他的朋友,這個角色因為欺凌事件自殺或採取其他極端手段,這樣的話主角的痛恨就有跡可循。」
「有道理。那現在主要衝突、衝突的雙方、動機都有了……」程予樂看著他的眼睛說。
坐在一邊的三個人靜靜地聽著他們說話,都默契地沒有插嘴。他們總覺得這兩個人之間的氣場,讓人完全加不進去。分析完,程予樂轉過頭來問他們:「你們覺得呢?有沒有什麼想法?」三個人一起齊齊整整地搖頭。
然後就是設計臺詞,寫後半段的劇本,這比直接給他們劇本來演困難多了。
工作一直持續到暮色低垂,華燈初上,程予樂坐在桌前,一隻手撐著下巴,一隻手拿著筆在本子上寫寫畫畫,安靜得像一幅剪影。晚上的天氣也漸漸涼了,他穿著襯衫的後背看起來尤其單薄。
許珩喊來助理,輕聲讓他把車裡自己的圍巾拿過來。
程予樂正專注地寫著,忽然感覺肩上一沉,發現許珩把一條長圍巾搭在自己身上,羊絨圍巾很寬,裹上後立即感到一陣暖意襲來。「謝了。」程予樂對他明朗地一笑。
「感冒了還不穿外套。」許珩扯著唇角,看似抱怨,眼神卻軟得不行。
對面的徐澤和孟薇薇對視了一眼,眼睛中都是「嗑到了」的粉紅神色。
徐澤:「我不該在這裡。」
孟薇薇:「我應該在車底。」
唐燃:「你們為什麼忽然唱歌?發生了什麼?」
過了一會兒,唐燃寫完自己的臺詞部分,交給對面的程予樂匯總修改,程予樂接過本子的時候,他遲疑地開口問:「前輩,我能拍一張你的照片發微博麼?我有好多粉絲說想看你。」
程予樂從紙面上抬頭看著他,「可以啊。」
徐澤和孟薇薇都察覺到,許影帝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唐燃似乎也感覺到了冷氣襲來,一個哆嗦,「不、不行就算了吧。」
「怎麼拍?坐著還是站著?」程予樂看出他的尷尬,笑道。
「就……繼續寫東西吧。」
「行。」
程予樂繼續自然地寫,唐燃按下拍照鍵的時候,覺得許珩的手臂好像往程予樂那邊輕微地移了一點。他也沒察覺出什麼,拍完把手機推到對面讓程予樂看,「前輩你看行嗎?要修圖麼?」
程予樂隨便掃了一下,「不用,直接發。」
倒是許珩的視線在上面重重地落了一秒,又滿意地移開。
唐燃開開心心發了微博。
【@Eternal─唐燃:有人要的照片。[圖片]】
畫面上程予樂整個人裹在羊絨圍巾裡,檯燈的暖色光線映著他垂下的睫毛,越過挺立的鼻梁,在他白皙的側臉上投下一片淺淡的光影,整個人看起來閒適又淡然。
評論嚎叫著:
【啊啊啊啊神仙哥哥!!我燃好樣的!】
【這個側顏帥到我流淚,愛了愛了!】
【等等,帥哥的圍巾看起來怎麼這麼眼熟??】
一個人發現了以後,就有無數人發現。
【這個圍巾……好像是許珩的。】
【是的!我有他圍這條圍巾的機場照![圖片]】
【不能是同款嗎?】
【這條是訂製款,是他家新年的時候,只送了幾個品牌形象大使的,邊緣應該有繡名字哦。】
顯微鏡女孩立即找到圈出來,圍巾搭在程予樂肩膀的一角上,用淺棕色的線細細地繡著「Xu Heng」。
【天吶還真的是,妳們知道許珩多討厭別人碰他東西嗎?剛出道時不還因為綜藝裡別人拿他帽子去戴,然後黑臉罵人過。】
【kdlkdl,他對師兄就是雙標啊,妳們還沒發現?】
【妳們在嗑什麼?只顧看臉嗎?縫裡找糖卻看不到明晃晃的糖?看左下角啊!】
大家這才發現照片左下角,有一隻手入了鏡,準確地說只照到半邊,手指修長,腕上的錶露出來了一點邊緣。
藍寶石的錶鏡,撒著金色星塵的錶面,就是許珩那隻百達翡麗星空月相。
【啊啊啊他們在一起,這手的距離太近了吧!】
【唐燃你就不能把手機橫過來拍麼?我想看左邊啊啊啊!】
【所以師兄身上的圍巾,是師弟親自披上的吧?】
在許你安樂女孩嗑瘋了的時候,事實告訴她們,不,妳們還可以更瘋。
許珩親自登入微博,轉發了唐燃的那一條。
【@許珩:轉發微博
【@Eternal─唐燃:有人要的照片。[圖片]】
雖然許影帝高冷地一個字也沒配,但分明在說:
謝謝。
哦?有人要的照片,不好意思,那個人就是我。
許你安樂CP粉徹底嗑瘋了。
【嗑著糖,蒸煮忽然出來蓋章了是什麼體驗?】
【啊啊啊啊哥!你太敢了,我都怕了!】
【這轉發絕對是宣誓主權啊,kswlkswl!】
【唐燃,姐姐們任命你為xnal前線小隊長,多拍點,搞快點!】
不過CP的兩個主角暫時無暇顧及這些,節奏緊張地對臺詞,排練,修改,再排練,已經占據了所有人生活的絕大部分。看節目組發的花絮,所有小組的狀態差不多都是這麼拚命。
十六進八,下一期又有一半的人要離開,好不容易到達這裡,沒有人甘心止步於此。尤其是程予樂覺得,隊裡的人都是他自己挑的,他無論如何也要帶著他們殺出去。他把這個想法告訴許珩後,許珩的評價是──「毫不意外,你一向具有過度的責任感和愛心。」對此,程予樂笑了笑,繼續忙得不亦樂乎。
許影帝吐槽完,也只能陪著他替其他人糾正動作表情。感動得唐燃又發微博。
【@Eternal─唐燃:隊裡的大家都太好了!感謝程予樂前輩不厭其煩地幫我一遍遍糾正錯誤,又耐心又溫和,而許珩前輩總是一針見血地指出我不對的地方,雖然話很少,但句句是真理。感恩,有一種家一般的溫暖QAQ。】
感情真摯,底下卻笑成一片。
【(熱評第一):小學生作文──我的嚴父慈母。】
【哈哈哈哈草(一種植物),熱評看一次笑一次。】
【燃燃以一己之力,扛起了xnal的大旗!】
【哈哈哈我在這裡住下了,唐燃繼續搞,我還可以!】
唐燃不負眾望,每天更博。
【@Eternal─唐燃:許前輩雖然看起來有些冷,氣場有點嚇人,但其實是個很細心的人。今天看到他把程前輩杯子裡的咖啡倒掉,換成了感冒沖劑。】
【啊啊啊kdl!太寵了太寵了!】
【這種霸道的寵溺我太可了!】
【樂樂真的是咖啡重度上癮,感冒還喝,學弟快管他!】
在一片歡樂的氛圍中,他們的話劇也基本成形了:程予樂飾演策劃整個事件的報復者,唐燃演他曾經受害的朋友,徐澤和孟薇薇演的是當年的施暴者,而許珩是在後面發號施令並處理問題的,真正的「惡魔」。
也只剩下最後一幕的動作戲要再修改一下。這一段的內容是:程予樂終於將許珩引入自己圈套,兩人在地下室纏鬥之時,他點火引燃了房間,兩個人的生命和所有的仇恨都終結在這場大火裡,是一個徹底的悲劇。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得知許珩竟有個初戀的對象,程予樂遲疑了。
重逢以來許珩對他的好,任誰都看得出來,
不僅「許你安樂」CP在網路上繪聲繪影,炒翻了天,
許珩的告白與親吻,更讓他心裡也不禁燃起希望,
但過去的影子、不對等的事業關係,又令他患得患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