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戀翻車指南 下 | 誠品線上

網戀翻車指南 下

作者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網戀翻車指南 下:,兵荒馬亂的二十歲一過,景歡立刻病倒在床。身為男子漢,犯了錯理該承擔,但這個天譴會不會來得太急、太狠了點?眼見「債主」親自登門──還提著感冒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兵荒馬亂的二十歲一過,景歡立刻病倒在床。 身為男子漢,犯了錯理該承擔, 但這個天譴會不會來得太急、太狠了點? 眼見「債主」親自登門──還提著感冒藥, 操!這就是傳說中的趁他病要他命嗎?! 為什麼向淮之明明知情,卻不拆穿也沒追究? 景歡猶在忐忑,對方的親吻已讓他心慌意亂, 他應該拒絕,卻又貪戀著,遲疑著,不斷拖延, 真的不能怪他,實在是喜歡這玩意兒太容易上頭。 然而,該來的躲不過,掩蓋許久的真相終於爆開, 精心準備的耶誕告白,因姐姐的出現徹底泡湯, 不過一陣恍惚,未來男朋友就沒了。 如果他現在開始挽回,一切還來得及嗎? 本書收錄兩篇番外,及一篇繁體版獨家番外。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醬子貝 醬子貝:知名退堂鼓演奏家,熱愛文字,熱愛遊戲,熱愛生活。目標是在以後的日子中依舊保持熱愛,不忘初心。

商品規格

書名 / 網戀翻車指南 下
作者 /
簡介 / 網戀翻車指南 下:,兵荒馬亂的二十歲一過,景歡立刻病倒在床。身為男子漢,犯了錯理該承擔,但這個天譴會不會來得太急、太狠了點?眼見「債主」親自登門──還提著感冒藥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4942572
ISBN10 / 9864942573
EAN / 9789864942572
誠品26碼 / 2682007874006
尺寸 / 21X14.8X1.8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84
級別 /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甜寵校園網遊再次霸氣來襲!
(絕世渣男)酷學長╳(無良人妖)帥學弟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二十一章
因為懷孕有限制,他們最高只能刷三星副本,難度低,不需要刻意操作,讓景歡刷副本之餘,還有閒心想些別的──比如向淮之什麼時候知道他就是小甜景的。
景歡皺著眉,他知道向淮之的性格比較冷,但不至於被人妖騙了還無動於衷吧。更何況騙他的還是自己……兩人離得這麼近,怎麼看都像是自己另有所圖。
景歡撐著下巴回想半天,還真讓他想起一件事來──前段時間,他下樓買藥,正好遇到向淮之在夜跑。現在想想,當時向淮之根本沒流汗,也沒同伴,不像夜跑……倒像是在蹲他。景歡恍然,向淮之肯定是在蹲我!他果然想揍我!
但後來為什麼沒動手?因為自己病了?景歡自己胡思亂想了很久,繞來繞去都只能得出一個結論──向淮之真是個好人。
副本刷到下午,景歡實在有些撐不住,起身去拿了些藥。他家裡沒退燒藥,不過上回買的感冒藥還剩不少──勉強吃著吧,萬一有效呢?他原本就頭疼得難受,吃了藥後就更睏了,以至於刷完低星副本後,他遲遲沒離開隊伍。
「小景景,」路杭說,「我是很願意帶你去刷高級本啦,但你老公好像不是很高興。」景歡這才恍然回神,趕緊離隊,進了向淮之的隊伍。
「幹什麼去了。」向淮之問。
【隊伍】小甜景:倒了杯水
向淮之:「喝熱的。」
景歡剛想發個點頭的表情,又忽然想起什麼。
【隊伍】小甜景:?
【隊伍】小甜景:你怎麼不跟他們去下高級本……
向淮之:「不去,不缺經驗。」
景歡要真是個《九俠》菜鳥也就信了。可在《九俠》中,肝是永遠沒有盡頭的。升級,點技能,甚至給裝備鑲嵌寶石,都要消耗玩家自身的經驗值,全服沒有一個玩家敢說自己不缺經驗。
【隊伍】小甜景:沒關係,你不用管我,我自己玩一會兒也行。
「我不管你誰管你?」向淮之皺著眉問。
【隊伍】小甜景:……
向淮之回頭看了一眼,剛好跟路杭對上目光。
路杭:「……幹嘛?」
向淮之:「耳機戴上。」
路杭:「?」
向淮之:「不要偷聽。」
路杭:「操,我是那樣的人嗎?我還嫌你吵呢!」雖然他確實是在偷聽,但理不直氣很壯。他是真覺得稀罕,向淮之平時對旁人是連個眼神都不愛多給,現在卻天天跟網戀對象撩騷……再看小甜景,平時在他們面前都奔放成那樣了,私底下豈不是更放浪!路杭倒吸一口氣,目光又微妙幾分。
向淮之瞇了瞇眼:「你在想什麼?」
「想──」路杭乖乖戴上耳機,「副本應該快開始了,我去趟幫派YY,方便跟他們打配合。」
景歡喝了第三杯熱水,整個人都像浸在熱水裡,憋得難受,喘不過氣,可一點也不想去休息。
向淮之牽著他去做夫妻任務,做到第八環,隊裡的人一聲都沒吭,他問:「不想做這個?」
【隊伍】小甜景:想。
夫妻任務第九環,是NPC出的情侶選擇題,測試夫妻對彼此的瞭解程度,一般這個環節,玩家們都會用語音溝通,向淮之看了眼題目,問:「你喜歡什麼顏色?」
隊伍頻道安安靜靜。
景歡反應過來時,答題時間只剩下四秒了,他猛地回神,下意識開麥,由於太久沒出聲,聲音啞得嚇人:「啊,白色……」
時間終了,挑戰失敗。
【隊伍】小甜景:啊啊對不起,我剛剛發了會呆,再點一次吧。
夫妻任務要求不嚴格,失敗可以重新挑戰。
向淮之卻沒再點NPC,他問:「你是不是發燒了?」
【隊伍】小甜景:嗯……不過就一點點。
向淮之問:「幾度?」
【隊伍】小甜景:低燒,37.7
向淮之說:「拍溫度計給我看。」
景歡被這一招打得猝不及防。實際上,他這一天只測了一次體溫,並且高達三十八度七。拿起溫度計重新測了一下,垂眼看數值時還在心裡默念三十七度七、三十七度七……嘀的一聲,體溫計顯露出數字:三十八度九。「……」這差得是不是也太遠了?!
向淮之:「拍了沒。」
【隊伍】小甜景:體溫計好像壞了,突然測不出來0.0!真的!
路杭這邊正在熱血下本,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他抽空轉頭:「又幹嘛?我這次真沒偷聽!」意思是前幾次都在偷聽。
向淮之懶得計較:「你給景歡準備的禮物在哪?」
「床上呢,今早快遞剛送來……」路杭一愣,「哎,你拿我禮物幹嘛!」
向淮之:「我幫你送去。」
路杭有些懵:「我沒手還是沒腿,幹嘛要你幫我送去?」
向淮之把禮物揣口袋裡:「有沒有什麼話要幫你帶?」
路杭下意識說:「補句生日快樂吧……」
路杭打完副本時,向淮之剛套上大衣準備出門,他納悶:「你去找景歡幹啥?」
「有事。」向淮之把電腦合上。
「行吧,別怪兄弟我沒提醒你,我這禮物可比你那條小破圍巾厲害多了,你到時可別拉不下臉啊。」路杭笑了一聲,「對了,景歡加你微信沒?」
向淮之剛要拉開寢室門,聞言停下腳步:「什麼微信?」
「微信號啊,」路杭好笑道,「他昨晚找我要你微信號來著……話說回來,你那微信小號不早棄用了嗎?怎麼又拿出來用了?」
向淮之目光沉沉地看著他,沒說話,路杭被盯得後背發毛,笑容逐漸凝固:「怎,怎麼了?」
「你把我微信給他了?」向淮之問。
「是啊……不能給嗎?」路杭懵逼了。
向淮之立在原地:「他當時說什麼了?」
「沒說什麼,」路杭說,「原本我倆想加微信來著,結果他把手機摔了,也沒加成。」
向淮之沉默幾秒,點頭:「知道了。」
路杭見他語氣不對,剛想再問兩句,就聽見「砰」的一聲,他舍友頭也不回地關門走了。
外面飄了點毛毛雨,向淮之把外套帽子隨便扣著,邊往前門走,邊垂眼看手機。怪不得小朋友昨晚的表現這麼奇怪,從廁所回來之後,都不敢多看他一眼,還臉紅。
手機輕輕響了聲,向淮之剛剛扔下句有事就走了,對面的人到現在才磨磨蹭蹭地回覆他。
小景呀:好,那我去做一下日常。
向:去躺著。
小景呀:躺著就會睡著……
景歡頭昏腦脹地躺在電腦椅上,一雙長腿十分不雅觀地掛在床沿。
他今天請假了,其實睡著了也沒關係,但是一睡醒,他就得挨向淮之的揍,一想到這,他就覺得該珍惜生病的時光。手機振了一下,他緩緩低頭,看到訊息不是向淮之發的,他連點都懶得點開,偏偏討論群組裡的人不願意放過他,還@了他一下。
陸文浩:你病得怎麼樣了?需不需要舍友上門送溫暖?天氣太幾把冷了,我和翔兒準備煮個火鍋吃,剛好徵用你家廚房[害羞]
陸文浩:@小景呀 人呢?哎我們寢室今天是不是走霉運啊,我剛剛下樓梯摔了一跤,差點沒把我摔死。
高自翔:死是沒死,就是前面的同學以為地震了,跑得賊他媽快。
陸文浩:我&%#!$#……!
陸文浩口吐芬芳幾百字,又@了他,問他火鍋想涮什麼,景歡沒力氣打字,按下說話鍵:「你沒病吧,你爸爸病成這樣,還想給我灌火鍋,想我早點死?」
陸文浩很快回了條語音:「我靠,你這嗓子,不知道的以為你叫了一晚上。」
之後兩秒,他還聽到高自翔噗哧一聲笑了,景歡言簡意賅:「滾。」
陸文浩說:「我還以為你裝病蹺課呢,還真病了啊?不然我順便給你帶點藥去?我現在正好在醫務室上藥。」
景歡啞聲說:「別來,你太吵。你摔哪兒了?」
陸文浩立刻給他發了張照片,照片後面還跟著幾個大哭表情。
景歡隨便掃了眼,頓時無語,冷笑著說:「那是得趕緊看醫生,不然都快癒合了。」
陸文浩憤怒地用表情包刷了版。
景歡沒再跟他廢話,看到向淮之還沒回覆,他打開某團軟體叫了個買藥跑腿,然後把手機丟到床上,操控著遊戲人物往某個野圖跑。他已經想好了,不僅要道歉,還得把向淮之的損失賠上。
直接賠錢,向淮之或許不會收,所以他打算給向淮之打造一件好腰帶。他那天登入時看過了,向淮之的裝備幾乎都是極品,唯一有進步空間的也就是那件腰帶了,而擊殺這個野圖的野怪有機率掉落鍛造腰帶的材料。
但他很快發現一個難題──這個野圖的野怪,他基本……搶不到。
在老區,景歡人稱野圖小霸王,搶怪手速一流,但今天小霸王腦子有點昏,連帶著反應也比別人慢幾秒,一隻野怪沒搶著過。他低低罵了句,剛要去別的地方,介面彈出一條訊息。
【秋楓邀請你加入他的隊伍。是,否。】
【好友】秋楓:我們隊伍也在刷,剛好缺個人,來,一起。
景歡猶豫了下,點了同意──總比他一個人漫無目的瞎按得好。他拉出召喚獸,剛掛好機,就聽見門鈴響了一聲。
【隊伍】小甜景:我掛機拿個外賣,馬上。
他起身往門外走去,連貓眼都懶得看便拉開了門。
「……」門外,向淮之筆直站著,帽子遮住了大半頭髮,額前露出的幾縷髮已經被雨水浸濕,此時正輕輕翹著,男生眼眸漆黑,直勾勾地看著他,有那麼一瞬間,景歡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路杭讓我幫他把禮物送來。」向淮之說。
景歡下意識低頭,看到他手裡捏著一個小禮盒,還有一個塑膠袋,裡面隱隱約約是幾個藥盒。
「你臉色不太好。」
景歡張嘴剛想說什麼,面前的男生忽然抬起另一隻手,撩起他頭髮,手背貼到了他的額頭上,冰涼涼的,還帶著一些濕意,「發燒了?」他聽見向淮之問。
察覺到自己手上的雨水把他頭髮弄濕了,向淮之收回手,垂眼靜靜地等他回答。
景歡握著門把,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用他那破鑼嗓子問:「哥……你怎麼知道我住這?」
向淮之說:「路杭說的。」其實是之前兩人一起回來時,向淮之特地觀察過。景歡走進這棟公寓後,沒過幾分鐘,這層樓的燈就會亮起來,不過這件事說出來似乎有些變態,所以乾脆全推給路杭。
景歡「哦」了一聲。向淮之把禮物盒遞給他,景歡慌亂地接過來,一眼都沒多看,倉皇地說:「謝謝。」操,這是幹嘛啊!說好我病好了再去自首的!為什麼現在就上門來抓人了!!景歡嚥嚥口水,喉間傳來的刺痛讓他徹底清醒。
向淮之睨了眼微微拉開的門縫,晃了晃手上的袋子。不知道這人為什麼察覺了也不跟他攤牌,向淮之索性陪著一起演,他說:「路杭發燒了,我順路給他買了點退燒藥,既然你也病了,先給你。」
「……」發燒個鬼,剛剛不還跟我一起快樂下本嗎!知道這是向淮之特地給他送來的藥,景歡硬著頭皮接過來:「那怎麼好意思,謝謝。」景歡,千萬要鎮定,你什麼都不知道,只要你演技夠好,向淮之的拳頭就搆不著你。
向淮之穿著深綠色的外套,因為淋了雨,顏色變深。知道自己病了後,景歡就把窗給關了,又拉著窗簾,壓根不知道外面下了雨。「你淋雨了?」景歡問,「沒帶傘嗎?」他的本意,是想借向淮之一把傘,可他話還沒說完就被人打斷了。
「嗯,」向淮之說,「地方借我躲躲雨?」
景歡:「……」幹!!有那麼一瞬間,他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怎麼辦?我電腦上開著的遊戲用戶端怎麼辦?這他媽要我怎麼演!這就是奧斯卡影帝來了也他媽沒法演啊!!
拒絕吧。直接把人趕走!就說他現在病得不舒服!說房間髒得不能見人!說他跟別人在同居不方便!
向淮之問:「行嗎?」
「……」景歡心臟怦怦怦跳,臉上保持鎮定,然後像給自己打開棺材似的,緩緩地拉開房門,「行,當然行。」
向淮之一踏進去,就看到高至他半腰的鞋架子,裡面每一層都裝滿了球鞋,雙雙價格不菲。男孩子天生比女孩子要邋遢,玄關前的地面上還有幾雙放不下的,歪歪扭扭地放在一邊,雖然看起來雜亂,空氣中卻並沒有異味。
景歡想給向淮之拿雙拖鞋,低頭找了半天,才想起自己家裡就一雙拖鞋,於是他把鞋脫了:「我這就一雙鞋,你勉強穿著吧。」
「不用,你自己穿好。」向淮之目光仍放在鞋櫃上,狀似不經意地問,「你很喜歡球鞋?」
回答的話湧至嘴邊,又被景歡硬生生吞了回去,他站在原地,背脊僵直──等會兒……他之前是不是還操過父母離異、生活貧困的可憐少女人設??
向淮之打量了一會兒,看明白了──擺在鞋櫃最上方的鞋最貴,便宜的就在最下面,放在外面的也貴,是常穿的。
景歡耳朵滾燙,擠出一句:「這些都是高仿貨。」
向淮之問:「叔叔阿姨也捨得讓你穿高仿?」
「……」他忘了,向淮之見過他爸媽。景歡覺得自己又涼了幾分,想圓謊,卻越說越離譜。
向淮之微不可見地扯了扯嘴角,沒再繼續逗他:「先去吃藥。」
景歡之前煮的一壺熱水都快見底了,他給向淮之也倒了一杯,走出廚房一看,向淮之坐在沙發上,視線放在他的電腦螢幕上,他差點拿不穩杯子──日。他當初為什麼要圖方便,租了這個沒有臥室的房子?
景歡租的房子只隔開了廁所和廚房,床、沙發、桌子都在客廳,看起來大氣又舒服,是他喜歡的戶型,獨居正正好,但現在就是後悔,非常後悔。他強迫自己若無其事地把杯子放到向淮之面前。「你剛淋了雨,喝點熱的──」
「你還在玩《九俠》?」
空氣都安靜了。
景歡的呼吸不自覺快了幾拍。「就是隨便玩玩。」猛地咳了幾聲,他胡亂拿起桌上的藥,強行扯開話題,「這些分別要吃幾片?」
向淮之收回視線,從塑膠袋中拿出一個長方形的小盒子,拆開後一看,是個耳溫槍,景歡伸手攔他:「不用拆,這個……」我有──景歡你在幹什麼?你的體溫計量不出體溫!!向淮之抬眼:「嗯?」
「這個……」想起自己上小學時才撒的謊,景歡深呼吸,「我不會用。」
向淮之沒說話,他把說明書丟到一邊,拿著套好耳套的耳溫槍轉過頭來,抬手捏住了景歡的耳廓。
手指尖還是涼的,景歡覺得耳朵一麻,下意識想躲。
向淮之伸手按住他的脖子。「別動。」他拿著耳溫槍,確定能使用後,把前端塞進了景歡耳中。
景歡呆坐在沙發上,突然不知道手腳該往哪放。從小到大,他雖說不是什麼大哥大,但也算是位小霸王,叛逆期那會兒他不惹別人,別人也不敢招惹他,不論是打架還是考大試,他都沒怎麼慌過,此時此刻,他卻覺得自己的臉都能拿去煎雞蛋了──他媽的,這就是撒謊的代價嗎!老子錯了,老子以後再也不敢了。
耳溫針可能只在他耳朵裡放了十秒,甚至更短,景歡卻覺得比聯考那一百多分鐘還要漫長,然後就聽見身邊人沉著聲音,沒什麼語氣地念:「三十八度九。」景歡驚訝:「這麼高?」
向淮之垂下眼。
對上視線,他瞳孔地震,心裡慌得一批。「我睡醒的時候量,還沒到三十八度呢,」景歡撇開眼,「真的。」
向淮之把耳套丟進垃圾桶,拆開藥盒。「這個一次兩片,發燒的時候吃。」向淮之手指修長,邊說邊把藥從包裝中擠到小盒子裡。「這個一天兩次,一次一粒,每天吃。」
景歡盯著他的手指,向淮之的手是真的很好看,他一男的都這麼覺得。又長又直。
「這個──」向淮之睨他,「你在聽嗎?」
景歡回神:「當然!」
直到把藥吃了,景歡才覺得自己剛才的表現有點矯情,他懂事以來,從沒讓誰伺候過他吃藥。看著他吃完藥,向淮之抽出張面紙,隨便在前額碎髮上擦了兩下,景歡這才反應過來:「我去給你拿條毛巾。」
「不用,已經乾得差不多了。」
外面雨勢漸大,雨滴打在玻璃上,發出細碎的脆響。景歡剛想說什麼,桌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解鎖一看,是一通微信電話,來自秋楓的。兩人一怔,景歡這次反應極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電話給掛了──操!這就是傳說中的趁我病要我命嗎!!
秋楓:?
秋楓:外賣拿到了嗎?掛機時間到了,你回來重新掛一遍吧。
《九俠》中的掛機是有回合限制的,超過四十回合就得重新點一遍掛機按鈕,否則人物就會原地不動。
「外賣?」向淮之挑眉,看得非常自然。
「嗯,我叫了買藥跑腿,到現在還沒來……」景歡頂著右側的灼熱目光敲字。
小景呀:你把我踢了吧!
秋楓:啊,沒事,你還要多久?我掛著等你,反正這十分鐘的野怪也清完了,還沒刷新。
小景呀:你別等我!
小景呀:直接把我踢了!
老子今天回不去了!
秋楓:你怎麼了0.0
秋楓:別擔心,我剛剛看了眼,心向往之在蓬萊掛機呢,抓不到咱們[眨眼][害羞]
Hello?我們之間有什麼事是需要向淮之來抓的?我跟你什麼仇什麼怨你要這樣報復我??景歡連回都不想回了,直接鎖了螢幕。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