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配方電視小說 | 誠品線上

真愛配方電視小說

作者 全民電視台/ 可米富亞傳播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真愛配方電視小說:★周湯豪毕敖犬毕林逸欣毕魏蔓★電視小說+特別附錄彩色人物介紹劇照要經過多少個第一次,真愛才會來臨?怎樣的比例,才能調配出最完美的真愛配方?一場二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周湯豪 毕 敖犬 毕 林逸欣 毕魏蔓★電視小說 + 特別附錄彩色人物介紹劇照要經過多少個第一次,真愛才會來臨?怎樣的比例,才能調配出最完美的真愛配方?一場二十年前的意外、一件內情不單純的命案,從此徹底改變了四個年輕人的命運。玩世不恭的藥廠少東顏一飛、剛正不阿的律師程謙、樂觀堅強研究生余曉安及天性浪漫的千金小姐何恬恬,他們全都不可避免,無端被捲入這場由程詠杏一手策劃復仇的風暴之中,任誰也無法倖免……其實,能讓心靈痊癒的愛情靈藥早就在自已身邊,只是從未有人發覺……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全民電視台 可米富亞傳播事業有限公司林美利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楔子回到有妳的世界一飛的101女孩寒風中的失約想降落的愛情虛偽的告白灰姑娘的夢醒時分笑著流淚祝福程謙的身世之謎國王空白畫的祕密附錄-人物介紹(彩色劇照)

商品規格

書名 / 真愛配方電視小說
作者 / 全民電視台 可米富亞傳播事業有限公司
簡介 / 真愛配方電視小說:★周湯豪毕敖犬毕林逸欣毕魏蔓★電視小說+特別附錄彩色人物介紹劇照要經過多少個第一次,真愛才會來臨?怎樣的比例,才能調配出最完美的真愛配方?一場二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8999466
ISBN10 / 9868999464
EAN / 9789868999466
誠品26碼 / 2680849802003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7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00楔子

二十多年前。



趙國彰的座車正行駛在山谷道路上,趙國彰和妻子坐在車內,後座安全座椅上,還坐著一個可愛的小男孩。

但兩人臉色卻異常凝重,車內似乎有股不尋常的詭異氣氛。

趙國彰將視線看向照後鏡,果然身後緊跟著一部黑頭車,他感覺不太對勁,因為對方似乎是有意在跟車逼迫催趕著趙國彰。

「他要超車,你就讓他,我們不趕這時間。」

妻子開口說話了,只見趙國彰雙手緊握著方向盤,一臉慌張,他感覺到車子出現狀況,猛踩煞車時,才發現煞車失靈了!

趙國彰一時緊張,山谷道路彎道過大,他超越了中線,對面此時剛好來車,大燈照向他,倏地眼前一白,大動作急猛轉回方向盤,要閃避來車,沒想到卻連人帶車地一起跌落山谷之中。倏地一聲轟然巨響,山谷底冒出一陣火光黑煙,後方追車這才停下。

車內的男人撥打手機報告趙國彰一家三口的狀況後,駛離現場。

幾個小時後,這場不幸的車禍就上頭版新聞了,因為罹難者趙國彰正是新生藥廠的負責人,而他的藥廠也剛好在數日前驚傳群聚感染,藥廠研究室主任余西堂病發身亡,這讓辦案的刑警懷疑他極有可能是攜妻兒畏罪自殺。

負責人過世後,顏軍強便接手了新生藥廠的營運。

看似一場意外的車禍,以為就在新聞紛擾了幾天後落幕,然而沒有人想得到,當年在車禍裡死去的小男孩,竟是程詠杏的兒子……。



01回到有妳的世界

二十年後。



程謙風塵僕僕地拖著行李從機場入境處走出,一身西裝筆挺而帥氣。他一走出機場,立刻有駕駛趕緊迎上,遞上一份資料到他面前。

「程律師,這一路辛苦了,這是等一下記者會的資料,請您過目。」

程謙點頭接過,邊翻閱邊坐進車中,臉色異常凝重。駕駛將他的行李搬入後車廂,迅速載著他駛離機場。

沿路上,程謙專注地翻看手中資料,然而因為連日的忙碌疲累再加上時差關係使他精神不濟。可一想到曉安還在台灣等著他替她打官司,勉強地想要打起精神來,卻仍是撐不下去,閉上眼睛悠悠睡去。

驀地他的手機突然響起,驚醒了睡夢中的程謙。他看看手機,是一飛的來電,他一邊拿起耳機的插耳接起,一邊則是打開平板電腦繼續研究資料。

「有沒有這麼想我?我才剛下飛機,你就打電話來查勤?」程謙打趣地說。

「我心疼死了,為了這個官司蒐集資料,一來一回五天歐洲台灣往返,阿謙,你根本沒睡幾個小時吧?快回來讓我給你好好補一補!」一飛也不甘示弱,一副肉麻兮兮地回道。

程謙甚懂一飛愛鬧,沒好氣的說:「顏一飛,別忘了你家是開藥廠的。」

「嗯!那又怎樣?」

「快去找幾瓶藥出來吃吧!」

一飛聽了,哈哈大笑說:「我百分百正常,不正常的是你。正常人不可能像你對事業這麼拼、效率這麼高、人這麼帥、腦袋這麼好。在國外工作那麼多年,才一回來就擔任我們家的代表律師打這麼大的官司。我們公司法務部的那些老頭,這下通通都糗了!」

「我只是盡力幫忙。」

「你車到哪裡了?」

程謙看看窗外。「剛過北上XX公里。幹嘛?」

一飛聽了,語氣突然詭異了起來。「你說的對,這幾天我茶不思飯不想的,真的不是因為你,嘿嘿嘿……都是為了你答應幫我帶的歐洲波霸摔角DVD。」

誰知程謙直接了當地回他:「忘了。」

「喂!你有沒有義氣啊!?」

「沒有。而且帶DVD什麼的是你自己說爽的,我可沒答應你。」

「說話不算話你還是人嗎?」一飛將重機停在公路的路肩上,很快的,程謙的座車已經遠遠地出現,並漸漸駛近,經過一飛停重機的位置。

一飛露出頑皮的笑容,戴上安全帽,發動重型機車,帥氣地尾隨著程謙的座車而去。

不讓DVD這個話題延續太久,程謙隨手抓了張紙,在受話端揉成一團,裝成收訊不良狀:「我有很多正經事要忙。喂喂?有雜訊,聽不清楚了……回頭再說。」

程謙正要掛線,卻聽見一飛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少來這套。回頭再說是吧?你回頭啊!」

程謙疑惑,轉回頭看去,竟看見一飛正騎著重型機車,從後方加速上前,駛至他的車窗外邊。

他掀起安全帽前面罩,帥氣地對車內的程謙頑皮一笑:「兄弟,歡迎歸國!」

一飛說著,竟還單手甩開一面飛揚的紅布條,紅布條隨風飄飛,上頭寫著幾個大字:「歡迎程謙率歐洲波霸摔角隊回國」。

程謙見狀不禁好氣又好笑,這個一飛實在是瞎搞頑皮!

「意不意外?開不開心?」

「喂!拿那個布條你小心點,你自己摔車就算了,不要連累別的駕駛。」

「我這種歡迎式給你做足面子,算夠誠意了吧?爽不爽?」

「快點收起來!交通規則拜託你遵守一下。」為了一飛的安全,程謙忍不住叨念起來。

「程律師,你有夠不解風情耶!」

兩人就這麼在公路上你來我往的聊著天,兩車併排行駛,立刻引起了停在路肩監控車況的國道警車注意。

警笛隨即響起,快速地朝一飛的重機追去,鳴笛閃燈示意,讓程謙與一飛都注意到了。

「你看,麻煩來了!快停車。」

一飛看看後照鏡,後方警車仍不斷示意著,誰知他卻對程謙一笑,接著快速換檔,催足油門,警車見狀,立刻也加速追了上去!

一飛見警車逼近,索性鬆手,布條就這麼飄飛到警車擋風玻璃上,害得警車駕駛突然失去視野,車子左右搖晃一陣,緊急撇轉,朝向路肩煞車駛去。

一飛看到警車吃癟,心裡一陣痛快,對車內程謙作手勢示意,接著加速飆駛遠離公路。

警察被一飛這麼擺佈胡鬧,氣得跳下車來,立刻用對講機發布消息,要各單位同仁攔阻車號XX-XX的違規重機。

程謙的座車繼續往前行駛,很快就看到不遠處一飛的重機已被等在前方的國道警察給攔截停在路邊。

沒想到現在警察效率這麼快,令他有點吃驚。

同時,一飛也看到程謙的座車駛近,立刻張手揮舞大聲吆喝著:「喂~我在這裡~!」

司機看到前方一飛揮手,本欲減速靠邊停車,但程謙卻開口說話了:「繼續開,不用停下來!」

一飛見程謙的座車竟沒有停下的跡象,一臉愕然。他趁著警察在抄寫資料時,突然跳下車,直接朝程謙來車的方向跑去攔車。

警察見狀,立刻衝上前,拿出手槍對著一飛:「別跑!不准動!再動我開槍了!」

一飛聽見,只得乖乖將雙手高舉做出投降狀,警察趕緊上前,粗魯地將他按在警車引擎蓋上,反手扣上手銬。

「現在以涉嫌危險駕駛、妨礙公務等罪名逮捕你。你可以保持沈默,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作為呈堂證供,你有權聘請律師……」

「對!我有權聘請律師!等一下,讓我跟我的律師說話!」一飛拿出手機用視訊撥給程謙,程謙看到一飛又捅了簍子,心裡覺得頗為無奈。

他叫司機將座車駛近警車旁,接著搖下車窗,直接對一飛說:「你鬧你的,我不奉陪了!」

接著,程謙的座車就這麼從一飛的眼前開走,不管一飛正被警察給抓著。

一飛見狀不禁錯愕,對遠去的車子大喊著:「喂!你這樣對我,你不怕有報應!?」

程謙強壓下心中的不悅,對著平板電腦透過視訊,臉色沉重地對一飛說:「你明知道我現在正在幫你們新生藥廠打官司,輸贏結果足以關係藥廠會不會倒閉!你再怎麼皮,也不應該在這時候火上加油!」

「我這小Case,又難不倒你!別忘了,你可是無所不能的『天才魔術師』,Magic~~!」

程謙索性把一飛的話接完:「魔術師是『劉謙』,你的哏很瞎。你自己鬧的事,你自己搞定。」

一飛聽了,耍賴回話:「沒有你我怎麼搞定?程謙,你不要拋棄我。」

「鬼扯。」

「我如果不當搞笑咖,誰來襯托你這個第一男主角?」一飛說著,警察卻按住他的頭坐進警車裡,但他仍一臉惡作劇的樣子,因為他知道他的好兄弟程謙,嘴巴裡雖然是這樣說,但是絕對不會這麼狠心撇下他不管。

果然沒多久,程謙就到警察局裡替一飛辦理交保了。兩人一從警局走出來,一飛就緊緊擁抱著程謙,一臉深情感激狀。

「程律師,多虧有你,我終於沉冤得雪,恢復自由了~我又再次證明程謙不會撇下我不管!」

程謙冷睨一飛,表情故作冷淡地欲擺脫一飛的臂膀,但一飛仍緊抱著不放,更進一步地湊近凝視,端詳他的臉。

「有你真好!但我不應該讓你這麼累。」

「闖禍王,可不可以讓我去辦正經事了?」程謙正色地說。

「這官司真的那麼難搞?」一飛又回復原本的耍寶態度,輕撫他的臉。「這麼憔悴,還是不減帥氣!」

程謙聽了,沒好氣地推開他,繼續往前走,一飛快步跟上程謙的腳步,故意肘擊、推擠著程謙想打鬧,但程謙早就習慣了這些動作,自然地東閃西躲,無視一飛的攻擊繼續往前走,可一飛仍不死心的繼續鬧著,程謙被一飛搞得不耐煩,一把抓住一飛的手臂,反手一扭。「這樣你開心沒?」

一飛吃痛,故意朝警局裡大叫著:「大人救命啊!我的律師要殺我!」

程謙聽了,手上反而更加使勁,一飛也不甘示弱,隨即掙脫程謙的箝制,俯身衝撞式地攔抱住程謙的腰,程謙架開後回擊,這是一種兩人之間既熟悉又奇特的相處模式,無需言語的解釋。他們兩個總是這樣,感情越打越好。

兩兄弟就這麼在警局外玩開了,感情濃厚的互拗互打,此時程謙手機又響起,他看到是曉安的來電,急忙甩開一飛,要他閃邊停手,一飛當然不理他,逕自鬧著不讓他接手機,最後程謙乾脆把一飛的臉扳到一邊,順利地接起手機,一接起就傳來曉安慌亂的聲音,還伴隨著吵雜的叫罵聲。

「曉安,妳人在哪裡?」程謙心急地問。

「我在溫室這邊!工廠的那些人瘋了,想找我麻煩!你可以過來嗎?幫我跟他們解釋……啊~~」

曉安慘叫了一聲,接著就傳來工人的嗆聲:「余曉安!工廠要倒閉全都是妳害的!我們失業妳要負責!」

「別打了!廠長!」是文娟姐的聲音。

「媽妳不要過來!我沒關係……我已經跟你們說了,那個配方真的是我研發出來的!我沒有剽竊……你們怎麼不講道理?啊~~夠了!有完沒完!?啊唷!好痛!」

程謙聽見從話筒裡不斷傳來工人的叫囂聲,混雜著曉安遭蛋洗的慘叫聲,他心裡擔憂起曉安的安危。

「曉安,妳沒事吧?曉安?喂?」

他心急追問著,但曉安已掛線,一飛在旁邊將程謙擔心的模樣看在眼底。

程謙深吁了一口氣,突然轉過頭,表情嚴厲地對一飛說:「你耽誤了我兩個鐘頭,現在就賠給我。」

「開玩笑,時間要怎麼賠?」

程謙突然自懷裡拿出一片封面有大胸部金髮女孩的DVD,一飛見了,眼睛為之一亮。

「喔呼!」一飛伸手就要搶,但程謙不讓。

「等你把時間賠給我,我再把這片精彩的給你。」

「真不爽快,送我禮物還交換條件,小氣耶你!說!要我幹嘛?」

「我現在必須直接去辦公室準備記者會,抽不開身,所以你趕快替我去植物園接余曉安過來,我怕她有麻煩。」

一飛漫不經心地拿起安全帽戴上:「這個余曉安有這個份量可以換北歐波霸摔角女王?她哪一咖啊?」

「明知故問。就是被你們藥廠連累的那個女生!」程謙嚴厲的說。「她無端被捲入這次的專利侵權案,是整件事裡最冤枉的受害人。」

「余曉安?」一飛思忖半晌:「是不是以前會跟你泡圖書館,也是拿我老頭獎助金的那個?」

「應該是吧!」

「你出國那麼多年,你們還有聯絡喔?阿謙,你居然背著我偷交女朋友!?」

「什麼女朋友?你少無聊,快幫我去接她。」

「這個余曉安正不正?我去『把』好了。」一飛故意強調,製造雙關,果然招來程謙瞪自己的白眼。

程謙索性不再答腔,伸手往道路前方一指,示意要一飛出發,一飛看懂程謙的指示,立刻催足油門,揚長而去。

***

一飛騎著重機,在自家新生藥廠的生技植物園裡的小徑穿梭,減速繞行尋找曉安的身影。

放眼望去,這裡種植了一大片各種香藥草,旁邊還有一座明亮的溫室,若不是藥廠發生重大的剽竊事件,來到這裡實在是讓人感到心曠神怡。

不遠處傳來吵雜聲,一飛尋聲望去,終於看見被工人圍住的曉安,她正被眾人責備斥罵著,濃稠的蛋液沾滿她全身,看來是既落魄又狼狽。

其實工人會把罪全怪到曉安的身上不是沒有原因的,大家都知道曉安遺傳到了她的父親,是個難得一見的藥學天才,所以她哥哥便將她的實驗報告,偷偷販售給新生藥廠的研發主任吳達。吳達因為好幾年都研發不出新的製藥,最後索性便偷拿曉安的配方來用,結果現在公司被瑞士藥廠控告侵害專利權。

而程謙風塵僕僕的趕回台灣,也是卯足勁想打贏這場國際官司。

瑞士藥廠提出的賠償金是天價,對方申請了假扣押,逼迫工廠停工,才導致現在整個新生藥廠的工人全都恨死曉安一家人。

「都是妳!妳要怎麼負責?」工人對曉安大聲咆吼著。

面對眾人的指責,曉安義正辭嚴地說:「如果工廠真的倒閉,那絕不是因為我。你們怎麼不去怪顏老闆縱容部屬,不去怪吳主任做事投機,可見這個公司裡頭問題多大!」

一飛聽見曉安竟這樣數落藥廠和父親,不禁感覺刺耳,索性將油門催到底騎上前去,直接衝進人群裡,原本包圍著曉安的眾人見了,紛紛慌忙四散。

眼看重型機車竟朝自己駛來,曉安不知來者是誰,但依然鼓起勇氣硬是不逃。

眼見重機離曉安越來越近,一飛突然高速煞車,橫擺甩尾地直接停在曉安面前,他透過面罩打量著蛋殼蛋液沾滿身的曉安,良久才揭開安全帽面罩。

工人們看到是飛少,開始竊竊私語討論起來。

「妳臉上抹了什麼?我們新研發的保養品嗎?」一飛湊近曉安的臉一聞,接著就露出嫌惡的表情。「噁,妳聞起來就像是一顆口水味的臭雞蛋!」

曉安聽了氣憤不已,轉身就要走,一飛見狀下車攔住她,但手才按上她的肩膀隨即後悔,因為沾到了一堆蛋汁。

「妳去哪?」一飛一邊問一邊嫌棄的甩手,這動作讓曉安看了心裡很不好受。

「要你管!奇怪了,我又不是你們顏氏工廠的員工,你大少爺有必要親自出馬來找我麻煩嗎?」

「妳以為妳是誰啊?我沒那麼閒,對臭雞蛋也沒興趣。」一飛轉頭,看到四周工人們仍未散去,索性下令:「看什麼?她剛剛說她不是我家藥廠員工,那你們是不是?」

工人們聽了面面相覷,紛紛齊聲回答:「是!少爺。」

「那就是說,我開除不了她,但可以開除你們囉?今天又不是假日,你們還待在這裡是要混薪水啊?通通給我滾回去上班!」

眾人聞言,這才趕緊應聲散去。曉安見人群已散,準備要走,一飛見狀便粗魯地抓住她的手。

「你又抓著我幹嘛?」

「妳以為我很想碰妳?就算妳是個妹,但妳現在的觸感簡直跟海參沒兩樣。是程謙要我來接妳的。」

曉安聽到程謙的名字,表情立刻趨緩,但仍不忘甩開他的手。「不會早說哦?」

「等下就要開記者會了,妳這個樣子像話嗎?」一飛又拉起曉安的手,硬是把曉安帶到草皮中央。曉安沿路想要掙脫一飛的箝制,但一飛仍霸道的不肯放手。

「你拉我來幹嘛?程謙在哪裡?」

「程謙,他去搞定大事;妳這傢伙,他讓我處理。」

曉安聽了感到很不悅,她看看左右,這裡綠草如茵,卻四下無人,只有自己跟一飛,不禁讓她心裡感到很不安。

「等著!不要動!」一飛突然霸氣的對她下達指令後轉身走開。曉安也想跟著走,但一飛彷彿是背後有長眼睛似的,突然回頭喝令道:「不‧准‧動!」

曉安無奈,只好乖乖站定不動。

一飛望著站在草皮中央的曉安,臉上詭笑著。他打開水閘,草皮自動澆水器立刻噴出水來,澆灑在曉安身上。

「啊!你在幹嘛?」曉安沒想到一飛竟然這麼對待她,她驚慌的想閃躲水柱,但一飛卻在此時脫了鞋襪與上衣,衝進水花中與她一起同樂。

「反正天氣有夠熱,沖水涼一下也爽!妳狼狽得跟流浪狗一樣!被程謙看到妳這樣,我一定會被他囉唆到死!」一飛露出痞痞的壞笑,一臉無謂地說。

「要你管。」曉安說歸說,卻也知道一飛其實是好意。於是她閃到不被水灑到的地方,動手開始整理儀容。

陽光閃在草地上,一飛張開雙臂,開懷淋水,跑跳玩耍。他甩著濕濕的髮絲,渾身散發著一股獨特的男性魅力。

餘光看見曉安正專心清理身上被雞蛋弄髒的地方,一飛露出詭笑,突然衝向曉安,一把拖住她,把她拉進水灑裡。

曉安見狀想跑,一飛卻抓緊她,讓曉安氣惱極了:「沒見過比你更無聊的人!」

「就是無聊才有空在這裡洗妳這隻臭雞蛋!」說著,一飛頑皮地揉亂曉安的頭髮,這下子讓她看起來顯得更加狼狽了。

曉安連忙閃躲,一飛卻手持軟水管,對著曉安噴水,曉安尖叫,心裡不服氣,動手要搶一飛的軟水管,可是一飛卻仗著身高體型的優勢,就是不讓曉安碰到水管。

好不容易曉安才搶到水管反擊一飛,這下子換一飛笑著閃躲了。

兩人就這麼在水中嬉鬧著,直到水灑停了,這才各自甩著身上的水珠。突然一飛冷不防地靠近曉安,搭上曉安的肩膀,對著曉安大甩頭髮,把身上的水滴全甩在曉安身上。

「走開啦!」曉安下意識推開一飛。

「不~要~!」這下子一飛故意更靠近曉安,更用力甩著頭髮。曉安想推開一飛,卻讓他更用力箝住肩膀,更頑皮地甩出髮絲上的水珠!

曉安見狀,也效法反擊,對一飛用力甩頭髮,但卻因為這動作令兩人距離更加靠近了,那瞬間,時空彷彿凝止,一股曖昧的情愫開始在空氣中蔓延。

透過髮絲,一飛和曉安的臉僅距離幾公分。他伸手將曉安沾黏在臉上的散髮輕輕地撥去,他凝望著曉安,眼神專注且炙熱,讓曉安的臉頰突然一陣緋紅,而一飛也感到一種似乎是怦然心動的感覺……。

曉安不習慣一飛這樣的注視,趕緊將眼神閃避。

曉安的閃躲也讓一飛回了神,他突然頑皮的一笑,下一秒,一飛放手,碰的一聲,曉安就這麼結實的摔在柔軟的草地上。

「顏一飛!」曉安即刻又回復她原本的惱怒,一飛見狀,放聲大笑。

***

一飛先載著曉安回到家裡換衣服,接著要載她到記者會現場。

他在外頭等了一會兒,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曉安仍然還不出來,不禁逐漸失去耐性,索性探頭往窗子內看曉安到底換好衣服沒。

此時曉安已經著裝完畢準備要出門,但翻遍了包包卻找不到自己的筆記本。

「媽,妳有沒有看見我的筆記本?」曉安一抬頭,就看見文娟手中正拿著一本筆記本,頓時笑顏逐開。「對,就是它!」

曉安話沒說完,文娟就氣沖沖地動手撕毀她的筆記本,曉安見狀大驚,連忙衝上前攔阻。

「從今以後,不准妳再弄這些東西!」說著,文娟又撕了幾頁。

曉安試圖要攔阻,兩人一陣拉扯,文娟眼看曉安說什麼都不肯放棄,乾脆直接推開她,並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曉安被文娟這麼一打,整個人愣住了,而在門外的一飛也是一陣錯愕。

「都怪我之前沒有好好管教妳,才會放任妳鬧出今天的事來!妳給我去妳爸爸面前跪下!過去!」

文娟說著,邊拖著曉安到余西堂遺照的面前跪下,說到激動處,她忍不住哽咽起來。

「為什麼妳從小就得去打工?為什麼妳會沒有了爸爸?這些年我們是怎麼苦過來的,妳應該最清楚才對!」文娟一臉憤恨地指著余西堂的遺照說:「他為了發明新藥,連命都賠上了,害得我們家破人亡,妳居然還要學他?」

曉安抬頭,看著發怒的母親,還有父親的遺照,她靜靜聽著痛斥,但還是忍不住垂淚哭泣。

一飛將整個過程全看在眼裡,心裡同情,卻也不知該怎麼替曉安說情。

「妳自己說,這十幾年來,我們欠顏董多少恩情?而妳卻這樣回報人家?我真不敢想像,這工廠要是真的倒閉,有多少人家要失去溫飽?」

文娟說著,又開始狠撕著筆記。曉安眼睜睜看著手稿心血全都化為紙屑,從眼前紛紛碎落到地上,她哭得更是傷心,跪地撿拾紙片。

文娟看曉安仍不死心的模樣,一時情緒激動,伸手推打曉安:「妳還不放棄?妳說妳這個罪怎麼贖?這個債怎麼還?」

在外頭的一飛終於再也看不下去,直接進門攔住文娟。「阿姨,別生這麼大的氣。事情都還沒發生,妳也不要自己嚇自己。工廠都還沒倒咧,余曉安卻已經被妳K成豬頭了!」

一飛說著,一邊扶曉安起身。

「一飛少爺,這是我們的家務事,請你別插手。」文娟說。

「阿姨,嚴格來說,妳家是蓋在我家的土地上,而我家的土地,當然是我家的一部分,也就是說,妳家蓋在我家裡,那妳家當然就是我家。而既然妳家就是我家,那妳的家務事,自然也就是我的家務事了。」

聽到一飛顛倒邏輯的瞎話混講不禁讓文娟啞口了。

「阿姨,妳都說要報我爸的恩情,那就讓我趕快帶她去記者會,面對社會大眾把整件事弄清楚吧!等她回來,要殺要剮妳再看著辦。」

一飛邊說邊推著曉安出門,文娟見狀也不好再攔阻。當一飛走到門口時,突然又回頭,從文娟手中抽回筆記本。

「差點忘了!我要把這筆記當成證物拿給程謙看,說不定會派上用場。阿姨,我們走囉!」

一飛牽著曉安到走門外後,才將筆記本塞到曉安的手中。「喏!不謝。」

曉安聽了,一臉沒好氣。「誰說要謝你了?」

「就妳啊!至於妳應該怎麼謝我……」一飛突然伸手扣住曉安的臉,仔細端詳著,接著惡毒評論:「還不難看嘛妳!但要跟北歐波霸拼正點,妳還是太勉強了。」

曉安聽了,怒瞪了他一眼:「你在想什麼?」

一飛比著大葫蘆身材,接著發出情色卻毫無意義的感嘆音:「當然是崩崩和端端~」

「你的腦袋是福德坑嗎?有夠垃圾!」

「我懂妳的心情,但也請不必太自卑!故意說些反話來抵抗我致命的吸引力。」

「這世界真的有你這種阿達。」

「反正,兩個小時以內,我已經接連兩次救了妳的命。我真是太偉大了!妳知道的,有人天生就是注定行事帶帥氣!」

「我看是帶塞吧?夠了喔你,快點帶我去找程謙!不是要開記者會嗎?」

一聽見程謙,一飛立刻反射性的呈現一種索然沒趣的表情:「喔?程謙!他是妳的菜啊?」

曉安聽了,臉色瞬間一陣緋紅。一飛見狀,嗤笑了聲:「你們兩個咖的反應居然一模一樣!有這麼不敢承認嗎?說真的,程謙人是不錯,可是對於妹,他很奸詐!是不是律師性格的緣故啊?他不向每個妹給承諾,不買單不簽約。三顆半星!」

一飛的說法有些刺中曉安的心,但曉安並未表現出來。

「有人想聽你的評價嗎?在背後批評朋友,你很小人。」

「幹嘛?我吐槽他妳心疼喔?很純情嘛!」

一飛本想繼續說下去,卻看到曉安別過頭去翻閱破頁的筆記,顯然還因為剛剛的事沮喪著。

一飛看了有點不忍,想讓曉安分心,思忖半晌後,他嚴肅地說:「余曉安,說真的,基於妳剛才的表現,我想先給妳一個忠告。」

曉安轉頭看著一飛認真聽著,一飛凝視著曉安,接著說:「妳可能會背叛程謙愛上我,到時候也不要太責怪自己。」

一飛說完,逕自走向摩托車,戴上安全帽,留下錯愕的曉安還愣在原地。

「莫名其妙……愛上你?噁!顏一飛,你這什麼鬼忠告啊?誰會愛上你!?」

一飛眼見成功的打斷了她的傷心,知道胡鬧奏效,這才放寬了心,轉身拿起安全帽替曉安戴上,並扣上扣環。

「別說我沒警告妳,以本少爺豐富的實戰經驗,像妳這種一開始就對我大吼大叫的女人,到頭來,都會愛上我。」

一飛邊說,邊溫柔地替她調整著下巴處的頭帶。兩人此時臉又靠得很近,雖隔著安全帽,但眼神卻是彼此交流著。

曉安對於一飛突如其來的溫柔,不禁感到有些慌窘。「你,神經病!自戀狂!」

一飛蠻不在乎,繼續替她調頭帶。「罵得越凶的那些,後來愛得越加不可自拔,妳好自為之吧。搞定!上車吧!」

一飛帥氣地跨坐上車,撥下安全帽面罩,催油門準備發動,曉安也沒好氣的上了車。

「顏一飛你家真的是太適合開大藥廠了。真的有病!」

一飛才不理會曉安,逕自催下油門,揚長駛離。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