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掉落的甜點 | 誠品線上

灰姑娘掉落的甜點

作者 裴甯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灰姑娘掉落的甜點:,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終於明白一件事:對自己不誠實的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青春×療癒×成長,POPO原創排行榜人氣作品★乖乖牌助理教練×毒舌校隊隊長,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終於明白一件事: 對自己不誠實的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青春 × 療癒 × 成長,POPO原創排行榜人氣作品 ★乖乖牌助理教練 × 毒舌校隊隊長,共譜一段甜蜜美味之戀! ★新增獨家番外──〈騎士的另類溫柔〉,必須收藏! 即使王子跟她求婚,她仍是平凡的灰姑娘。 直到,掉落的甜點為她帶來專屬騎士── 平凡的巫玟盈用盡全力為一段錯誤的愛情付出, 終於換來男友當眾求婚, 但華麗的玻璃鞋卻逐漸將她束縛, 為了婚姻而放棄自我,就是灰姑娘的理想歸宿嗎? 叛逆的蘇祐凡是一名隱性甜食控, 當巫玟盈用甜點征服他的味蕾, 並用心守護他所在的射箭隊, 他確定她就是自己想追求的女孩, 於是下定決心要成為她的專屬騎士。 然而,他們之間隔著六歲的差距, 隔著巫玟盈與未婚夫的婚約阻礙, 灰姑娘與騎士是否能獲得幸福快樂的結局呢?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裴甯 喜歡貓、喜歡甜點、喜歡看運動比賽、喜歡宜人的春秋季,卻在深冬中出生的女子。 覺得寫作時的自己像一名礦工,在黑暗中努力挖掘出故事的全貌。 期望寫出感動自己,也療癒他人的故事。 FB:https: www.facebook.com Peining.novelist IG:peining_ig POPO:https: www.popo.tw users peining

商品規格

書名 / 灰姑娘掉落的甜點
作者 / 裴甯
簡介 / 灰姑娘掉落的甜點:,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終於明白一件事:對自己不誠實的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青春×療癒×成長,POPO原創排行榜人氣作品★乖乖牌助理教練×毒舌校隊隊長,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9923071
ISBN10 / 9869923070
EAN / 9789869923071
誠品26碼 / 2681987530001
尺寸 / 21X14.8X1.5CM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20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菊16K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青春 × 療癒 × 成長,POPO原創排行榜人氣作品
★乖乖牌助理教練 × 毒舌校隊隊長,共譜一段甜蜜美味之戀!
★新增獨家番外──〈騎士的另類溫柔〉,必須收藏!

試閱文字

內文 : 「祝妳生日快樂……」

即將出發去南部參加全大運的前一天,正好是巫玟盈二十七歲生日。今天雖非團練時間,但為了全大運,大學部隊員全員到齊做最後一次練習;練習結束後,將器材拿回隊辦收拾到一半時,所有人突然停下動作,一齊唱起了生日快樂歌。

巫玟盈在工作檯前剛收好要帶去比賽的工具箱,便看到剛剛放了器材就跑得不見人影的小右在隊員們的合唱聲中捧著蛋糕走進隊辦,讓她驚訝得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

當歌聲結束,她只能很呆地說出唯一想到的話:「……我兩個禮拜前不是跟大家一起慶祝過了嗎?」

這是她當上助教後的第三次生日。因為四月總是被全中運、全大運兩大賽事夾擊,生日在四月底的她,不想打擾快出發去全大運的選手們,之前兩年都是默默跟其他四月壽星一起過的。

「上次妳明明也是壽星卻沒吃到蛋糕,我們怎麼能讓助教這麼委屈?而且今天是妳生日,過生日吃蛋糕,天經地義。」捧著她喜歡的草莓鮮奶油蛋糕來到她面前的小右笑道。

蛋糕上蠟燭火光搖曳,數字貼心地被換成了永遠的十八歲。「助教,許願吧。」

許什麼願呢……她看向今天在場的隊員。

「我希望,這次全大運,大家都能有好成績。」她很輕易地說出第一個願望。

這個願望讓在場的大學部選手笑著點頭。

「我希望,柏翔的世青賽複選,能有好消息。」第二個願望也很快出爐。

今天自己來加練的高中部學弟柏翔乖乖回道:「謝謝助教,我會加油。」

第三個願望,羽翎今年夏天就要去奧運了,幫她許吧……

「助教,不要只是幫別人許願,第三個願望記得要幫自己許啊。」小右看著她提醒道。

他怎麼知道?

自從被小右撞見她在隊辦烘焙,她總覺得,自己在他面前根本沒有祕密了。

連她不知該幫自己許什麼願,第三個願望常也是為身旁人許這件事都看穿了……

「我、我知道啦。」而且,不知從何時開始,他看向她的眼神中有種令她心跳微微加速的,她既想看清又怕看清的東西。

她連忙低下頭,將心思放到許願上。

她希望……她足以稱為願望的事是什麼呢?

總是依從著身旁的權威者像是父親或男友意見的她,一旦面對這個問題,因為太少深入思考自己真正的意願,即使有些想法浮現,她還是感到不確定。

她的願望,是對的嗎?是可以的嗎?

「助教,妳再不許好願,蠟燭都快從十八歲變八歲了。」小右半開玩笑的聲音傳來。

其實,從以前覺得小右很棘手的時候,她就一直偷偷羨慕著小右很有主見的性格。能像他那樣好惡分明,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人生是不是就會少很多迷惘?

不然……試著想像如果自己是小右的話,會怎麼許這個願好了。

她在心中默默說出一個自認瘋狂的願望。

「我許好了。」她吹滅蛋糕上的蠟燭,抬頭撞見小右用似笑非笑的溫柔表情望著她。

把小右跟溫柔這兩個字放在一起,好像有那麼點奇怪。

但她感受到了,他狀似不經意的溫柔。

明天就要出發去全大運了,沒有人會注意到她今天生日,也沒有人會注意到她蛋糕最喜歡的口味是經典的草莓鮮奶油。

如果有誰,那只會是小右。

認識三年,她終於明白了這個外貌叛逆、嘴巴又壞的男孩,心思其實很細膩。

「謝謝大家。」她這句話,是看著小右說的。

而他微勾的脣,上揚成一個連眼角都微微彎起的真正微笑。

天啊,他這樣笑,真好看。

巫玟盈突然呼吸一窒,撇開眼,手忙腳亂地將塑膠蛋糕刀從封膜中拿出。

巫玟盈,妳在胡思亂想什麼?人家明明沒在撩妹,妳不要自己覺得被撩了好嗎?

在場的大學部隊員加上柏翔跟她,總共八人,她將蛋糕切成八塊,大家和平地將蛋糕分食完畢,沒像上次慶生會發生悲劇。

吃完蛋糕後,柏翔先行離去,大學部隊員則繼續收弓,而小右幫她把空蛋糕盒拿去附近的子母車回收。

隊員們收完弓後陸續離開隊辦,最後只剩下她跟較晚開始收弓的小右。

「助教,妳還沒有要走嗎?」他很快也完成收拾,轉頭問道。「我們大學部的沒人會那麼瞎在最後一刻才要修器材,今天沒有什麼事可以讓妳留下來加班了吧?」

人家態度那麼坦然,巫玟盈,妳從剛剛開始到底在不好意思什麼啊……

「今天不會加班啦……」她做好心理建設後,才敢再次直視他。「不過我要等人,你先走吧。」

當她終於看向他,卻發現他表情暗了下來。

小右剛剛明明連眼睛都在笑,怎麼突然心情就變差了……?

「助教,生日快樂,明天見。」小右悶悶不樂地說完後便離開隊辦。

她整個四月都忙,宋承浩也是,兩人整個月都沒見上一面。今天是她生日,她知道大學部的選手一向讓她省心,她今天一定能準時下班,便問男友要不要一起吃飯。

承浩答應她,今天跟新分店的員工們拍完宣傳影片後,就來學校接她去吃頓飯。

雖然有些在意小右突然的情緒低落,但男友隨時可能會出現,巫玟盈從置物櫃拿了自己的包包,到沙發上坐著等待,不時分心確認手機,在意的念頭便漸漸淡去。

巫玟盈本以為男友這學期來學校兼課,兩人應該會更常見面,但結果並非如此。她從三月底的青年盃開始忙碌,而宋承浩忙著健身中心新分店的開幕宣傳事宜,每次來學校匆匆兼完課就離開,他們最後一次在學校見到面,便是上次總教練與小右也在場的那次飯局。

她跟男友都有對方住處的鑰匙,男友有空時會來找她,她不定時也會抽空去幫事業繁忙的他打掃整理。不過,這學期男友還沒來過她這裡,她自從三月底開始為比賽忙碌後,也只去過男友那裡一次,那次男友臨時說要去外地出差,兩人並沒有碰上面。

自從兩人各自為工作忙碌,時間對不上見不到面是常有的事。因為都忙,他們很少出外約會,大多都是去對方住處碰面,巫玟盈早習慣了這種如遠距離戀愛般的交往模式;只是今天是她生日,又難得不用加班,她想著兩人真的滿久沒碰面了,於是才開口詢問男友能否出去吃個飯。

她一邊滑手機,一邊留意是否有男友傳來的訊息,就這樣過了四十分鐘。

承浩好慢啊……

她看向牆上的大時鐘,時針指向七點,想著再等下去就晚了,便傳訊息問男友是否出發了。

她等著訊息,又過了半小時。

雖然她邀約時沒提今天是她生日,但承浩應該是記得的吧?

她想起自己與承浩共度的第一個生日,是她大四,二十二歲時的生日。

當時她還是個非常崇拜承浩的小粉絲,就算沒有鮮花和禮物,他只是撥空陪她去校外的簡餐店吃個飯,她就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運的女孩了。

交往後她第二個生日,承浩入伍當兵中,沒能一起過,但有從軍營打了通電話給她。

交往後她第三個生日,承浩已退伍開始創業,忙得只能讓她自己去他的住處,找他一起簡單過,但總歸有見上一面。

交往後她第四個生日,承浩的事業蒸蒸日上,她則是開始助教工作的第一年,不熟悉的隊務跟相繼而來的大賽讓她忙得焦頭爛額,連她自己都忙忘了,承浩也忙忘了,傳簡訊祝賀她時已是隔天,她要出發去全大運的日子,於是就這麼算了。

交往後她第五個生日,也就是去年,是她助教工作開始上軌道的第二年,不過,去年的全大運四月底就開賽,她的生日在外地帶隊比賽中度過,兩人沒見面,承浩一樣是簡訊祝賀。

今年是他們交往後,她第六次過生日。

仔細想想,自從她當上助教後,他們就沒一起過過她的生日。

好像也是從她當上助教開始,兩人的關係就越來越淡。

承浩對她的態度其實一直沒有太大改變,總是那樣溫溫淡淡的。

她知道,變的其實是自己——曾非常崇拜男友、將戀愛放在第一位的她,當上助教後,生活有了更有意義的重心,不再那麼積極地為兩人的感情加糖加溫,任憑各自的忙碌與錯過,漸漸將關係沖淡。

男友一個多月前的積極求婚,雖然是嚇到了她,卻也讓她覺得男友是有心跟她繼續走下去的。今天終於得空,她想再次努力維繫一下感情,沒想到又恢復成那種平淡如水的原狀。

為什麼她同意明年結婚後,承浩就像用完了所有積極,再也沒主動聯絡了呢?

巫玟盈不自覺嘆了氣,翻過拿著手機的左手,呆望著無名指上的鑽戒在白色日光燈下反射出的冷色調光芒。

她明年真的會結婚嗎?除了手上的戒指,日子跟飯店都交給宋媽媽全權處理,其他的事還沒開始準備,她忙得幾乎忘記這件事的存在,根本沒有真實感……

此時,手機震動起來。

她立刻按下接聽鍵:「喂,承浩?」

「玟盈,抱歉,攝影器材出了些問題,宣傳影片拍攝的時間延長了。」宋承浩略帶歉意但依舊沉穩的聲音響起。「我不想害妳等到太晚,我們約改天好嗎?」

「玟盈,我是舒舒,」新分店的女店長、男友昔日的校隊球經學妹呂舒舒接過電話。「我來幫承浩學長作證,是真的。要不是這支影片一定要趕在開幕期間完成,學長現在應該去找妳才對的!」

男友的健身中心,有三位創業開始就在的元老級員工——兩男一女,分別是男友以前籃球校隊的隊友跟經理——男士們都有伴,而身為唯一女性的舒舒也一直有男友。巫玟盈從剛與男友交往時就認識他們,雖然不像男友與他們那麼熟絡,但這些年不時也會在男友住處遇見討論著最新企畫的他們,也算得上認識了。

「沒關係,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她掩去語氣中的失落。「希望可以趕快修好。」

「玟盈,謝謝妳這麼善解人意,我下次請妳吃飯賠罪!」

善解人意……別人總是用這個詞形容她,好像乖寶寶貼紙似的,貼了她滿身。

她開始厭倦這個詞了。

心裡突然冒出某種不明情緒。

這種情況,自從承浩開始創業,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不是嗎?

只是今天剛好是她生日而已。

「真的很抱歉。」宋承浩拿回手機,溫聲道:「生日快樂,玟盈。」

至少承浩還記得給她一聲生日祝福……

「謝謝你,承浩。」她用力將情緒壓下。「你們拍片加油。」

「妳帶隊去全大運也加油。等妳回來,我有空再帶妳出去吃飯。」宋承浩溫言承諾完,便又被呂舒舒急喚說機器可以動了快來拍,匆匆結束了通話。

巫玟盈怔怔地放下手機,在沙發上抱膝縮成一團。

為什麼胸口突然好沉好沉……

以前男友失約,她也不曾覺得這麼難受。

也許……是落差太大了吧。

剛剛小右捧著蛋糕驚喜現身時,她一瞬間真的覺得今天是屬於她的特別日子。

她忘了,自己跟男友一向不是那樣過的。

她也忘了,即使王子跟她求了婚,她仍是平凡的灰姑娘。

陌生的情緒如一頭怪獸在心湖中時隱時現,她辨認不出那頭怪獸的真面目,只覺得像被拉進水底,胸口鬱結,肺中空氣都被壓縮。

隊辦門口出現一道身影,但陷溺在陌生情緒中的巫玟盈完全沒察覺。

「妳怎麼還在這裡?」

小右驚訝的聲音,將她的心思拉回現實。





回宿舍洗完澡、收好行李後,蘇祐凡本來要跟阿左一起去學生餐廳買晚餐。

但他總有點在意她今晚的去向。

她晚上是跟宋承浩有約吧,他猜,畢竟是她生日。

他開始加強訓練後的這一個半月,宋承浩沒再來隊辦找過她。依她平日的行程,以及聽修課的同學說宋承浩分店陸續開幕的大忙人行程,他極度懷疑,他們根本沒有時間見面。

求完婚後就把女友放置Play的宋承浩,今天真的會出現嗎?

她會不會其實一個人孤伶伶地在隊辦空等?

這些不受控的想法一直霸占他腦海,為了讓自己別再亂想,他決定去隊辦看一眼。

他跟阿左去學餐的途中找了藉口脫隊,來到射箭場入口時,便看到隊辦的燈還亮著。

他不確定裡面只有她,還是宋承浩那傢伙也在,於是輕聲接近,在門外等了一陣,卻什麼聲響都沒聽到,便狐疑地進了門。

她抱膝縮成一團、眼神空洞的脆弱樣,讓他既心疼又生氣。

如果他沒來,她就要這樣孤單地過完生日了嗎?

「妳怎麼還在這裡?」他開口,同時走向她。

「小右……」她瞪大了眼,雙脣微動,卻又說不出話,像不知該如何跟他解釋現狀。

「我們去吃飯吧,助教。」怕她傷心,他不追問,直接邀約。「剛好我也還沒吃。」

「欸?可是……」她對他突來的邀請感到困惑。

「可是什麼?不要跟我說八點了妳還沒打算吃飯。我們十二小時後就要出發了,負責開車的助教姊姊。」他不由分說地將她放在身旁的包包背上肩,關上隊辦的燈,走到門外等她。

被他強勢催促,她只好站起身,靜靜走出隊辦。

她伸手想拿回自己的包包,但他不讓。

她終於開了口:「我回家自己煮飯吃就好了……」

她的聲音,有氣無力的。

「不行。學餐關了,妳就這樣一走了之,會害我餓肚子。」他惡霸似的拒絕,將隊辦鎖上門。

她露出那種像小動物受傷的眼神,他不想就這樣放她一個人繼續胡思亂想。

今天明明是屬於她的日子,應該開開心心地過才對。

「我們去S大夜市吃飯。」他獨斷地宣布。「我知道有一家店的飯後甜點很好吃。」

她雖然沒應聲,但灰暗的眼神微微亮了一個色階。蘇祐凡很慶幸這招還是有用的。

他陪她走向教職員工機車棚,將包包還給她,她掏出鑰匙,打開坐墊拿出慣用的全罩安全帽時,蘇祐凡眼明手快地搶了置物箱裡的另一頂半罩安全帽。

「小右……」她困惑地抬頭質疑他不合理的搶劫行為。「你不去騎自己的車嗎?」

「學生機車棚很遠,分開出發,妳要等我很久。」他替她關上坐墊,搶先一步坐上機車。「不如一起去,我載妳。」

其實他是怕住在S大夜市附近的她會半路偷跑回家。

畢竟她整個人還是無精打采的,也沒開口答應要去。

「可是等一下你要怎麼回學校……」

「放心,不用妳載,我會找朋友載我回來。」他扣上安全帽,發動機車,反客為主地朝她燦笑:「助教,上車吧。」

她似乎天人交戰了一陣,最後還是敵不過他的無賴,默默跨上後座,但雙手緊抓扶手,上身後傾,盡力與他保持安全距離。

嘖,他身上是有病菌嗎?離那麼遠。

雖然不太滿意,他還是催動油門,將機車穩穩騎上環校的機車專用道路。

四月末的夜已沒有春夜的涼意,蘇祐凡感受著久違的後座載了人微沉的重量,胸口的溫度像拂過肌膚的夜風那般,微微溫熱。

後座的女生是她。

是他曾以為永遠不可能的她。

雖然他仍是騎著機車的窮學生,此刻騎的還是她的車,但那都沒關係。

她願意上車,讓他帶著心情低落的她往某處去,讓他感覺自己終於贏得了她的全心信任。

他不是沒希望的,對吧?

離開S大,騎上曲折的下山山路,蘇祐凡一改獨自騎乘時的飆速習慣,騎得又慢又穩,想偷偷延長這段兩人相識以來,物理距離最近的時光。





二十多分鐘的車程,在一間美式運動餐廳前結束。

兩人站在店門外時,巫玟盈突然又想退縮:「小右,美式餐廳對我來說分量太大了,我還是回家——」

此時,一台違規騎上人行道的機車從後方呼嘯而過,蘇祐凡立刻伸手將她拉近自己。

「都來了,不先進去看看嗎?」他還握著她手腕,怕她逃跑,也有點捨不得放。「他們的布朗尼,是我在學校附近吃過最好吃的,真心不騙。」

怕甜點的誘因不夠,他強勢拉她進店,門關上,才若無其事放開她。

說他霸道也好,今晚他就是不想讓她縮回自己的洞裡。

「哎唷,神射手祐哥今天怎麼有空來?不是要去比賽了嗎?」櫃檯帶位的工讀生一發現是他,便熱情招呼。「這個可愛姊姊是你新的馬——」

「幹,阿誠,不亂說話你會死嗎?這我們隊上的助教。」他緊張打斷,看一眼身後的她,她尷尬得像想奪門而出。

「助教,這是我打工的餐廳。」他立刻向她說明。「因為員工大家都很熟,他們講話常不用大腦,不要理他們就好。」她尷尬地點了點頭。

他想趕快帶她入座,連忙向帶位的工讀生吩咐希望的座位,以及要廚房留一份布朗尼給他。

此時將近晚上八點半,店內已過了用餐尖峰時段,他們很快便被帶到他指定的雙人卡座,在單人黑色皮沙發面對面入座。

蘇祐凡見她仍有些侷促,便開口幫她介紹菜單:「食量小的女生來我們店裡,通常會點沙拉或是半份的漢堡、三明治。主餐搭甜點有優惠價,比單點甜點划算,我建議先決定主餐。」

她怎麼都不說話……是不習慣運動餐廳的氣氛?還是又想逃走?

他將菜單翻到甜點那頁,試圖誘惑她:「我們店的甜點水準都很高,除了招牌的布朗尼,重乳酪起司蛋糕、蘋果派、肉桂捲也都很受歡迎。說實話,我就是為了可以免費吃到賣剩的甜點才一直在這裡打工的。」

她聞言突然淺淺笑了,讓他鬆了好大一口氣。

他們各自決定好主餐後,蘇祐凡要她挑一款布朗尼以外的甜點等會交換著吃,她看來看去,卻下不了決定。

「給你選好了,我都可以……」她比剛剛在隊辦時多了些精神,但仍是灰撲撲的,眼神無力地往下墜。

「助教,看我一下。」

他等她抬眼,直視她,一字一句道:「今天是屬於妳的日子,妳不需要遷就任何人,也不要委屈自己,想要什麼就勇敢說出來。其實就算是平常的日子也——」

他的話忽然戳中她的淚腺,眼淚毫無預警地大顆大顆落下。

「欸,妳怎麼了?不要哭啦,當我沒說行不行……」他手忙腳亂地遞了桌上的餐巾紙給她。

蘇祐凡真的好怕看她哭。因為她一哭,他的心就會跟著溺水,很不好受。

「宋承浩欺負妳了嗎?」他將第一個想到的可能性問出口。

她卻只是搖頭,落下更多淚,不肯透露一絲訊息。

她哭得排山倒海,蘇祐凡只能束手無策地跟服務生要來更多餐巾紙給她,並先為兩人點了已決定的主餐跟布朗尼。

等她哭勢稍歇,他遞上一杯水給她,她接過緩緩喝著,才終於平靜下來。

「對不起,剛剛一時情緒上來……」她沙啞地開口。

「哭完爽快多了吧?」怕又害她哭,他不再追問緣由,只是戲謔道:「不過等一下妳要幫我跟店裡的人澄清一下,並不是我跟妳提分手,妳才爆哭的。」

「什、什麼分手,我們又不是……」她立刻當真。

「我說了我們不是那種關係,但我同事們已經認定是我欺負妳了。」他順著她的話說。「所以,幫我個忙,從現在開始,露出笑容跟我吃飯行嗎?」

她一臉愧疚地點點頭。

主餐很快上了,他一邊吃著漢堡,一邊亂七八糟地扯著他在這裡打工的趣事逗她,直到看她吃完了自己點的沙拉。

「好啦,接下來就是重頭戲嘍!」他回頭跟相熟的同事示意,店內的燈光暗下,輕快的英文版生日快樂歌響起,一根燃燒中的仙女棒浮在半空中,朝著他們的座位移來。

仙女棒在他們桌面上降落時,燈光亮起,插在招牌的布朗尼上。

「巫玟盈小姐,生日快樂。」他刻意直呼她的名。「請品嘗本店的招牌甜點。」

他幫她拿去燒盡的仙女棒,見她眼眶又泛淚,大為緊張:「妳怎麼了?」

巫玟盈搖搖頭,拭去眼角淚光,拿起叉子挖了一口布朗尼送入口細細品嘗。

然後,像魔法一樣,笑意從她眼梢脣角如漣漪般泛開。

「真的很好吃。」她大眼中映著他身影,柔柔笑著。「謝謝你,小右。」

真是的,怎麼又哭又笑?

「我就說吧。」他放了心,拿起叉子偷一口她的布朗尼。「沒有什麼事是一塊好吃的蛋糕不能解決的,如果有,就吃兩塊。」

她被他這番話逗得笑出聲,兩人真的又加點了一塊蛋糕來吃。

全大運出發前日,她二十七歲生日的這一天,蘇祐凡就這樣陪她過了兩次生日。

他在心裡悄悄許了大膽的願望——希望未來她每個生日,陪她一起過的人,都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