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情人 | 誠品線上

珠寶情人

作者 曾郁雯
出版社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珠寶情人:從來沒有想過寶石可以有如此多姿態,如此多故事★珠寶詩人曾郁雯,結合短篇小說及珠寶設計的驚艷之作★27個愛情故事,紀念入行27年與藝術生命的璀燦交織★席慕蓉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從來沒有想過 寶石可以有如此多姿態,如此多故事 ●珠寶詩人曾郁雯,結合短篇小說及珠寶設計的驚艷之作 ●27個愛情故事,紀念入行27年與藝術生命的璀燦交織 我經常在夜裡靜靜欣賞,為她們編織美麗的故事 27個愛情故事,時而曲折,時而柔婉,時而加添各種顏色,彷彿向這個世界傳遞著極為璀璨與豐盈的訊息,也透露著曾郁雯溫柔的心境。 珠寶是她的讚嘆,文字是她的佈施。在她的故事,彷彿生命所有渴望,都隱藏在不斷變幻的光影迷離中。曾郁雯用真心為寶石立傳,凝視祝福著人間一切。 「我想說的只是一種情懷,無論這個世界如何毀滅崩解,現實如何醜陋冰冷,總有一種情懷足以抵擋黑暗的力量,讓人心得到撫慰,困境得到解脫,這種情懷就是對美的追求。」 —珠寶詩人曾郁雯 關於珠寶,關於人生 【祖母綠】用肉眼就看得見的內含物,是固體、液體、氣體的混合,像大自然縮影,就算被稱為瑕疵也很美麗,女人不也如此嗎? 【白翡】雖非光芒萬丈,不小心就會忽略它的存在,但它的美麗與情感卻深藏不露,曖曖內含光,深沉的底藴與涵養,彷彿有股堅強的力量。 【玉髓】是一種隱晶質,不那麼閃耀明亮,就像月暈一樣帶著朦朦朧朧的美,就像你的天使一直藏在身邊,只是你從沒發現。 【礫背蛋白石】看似平淡無奇的石片,翻身卻是令人驚喜、七彩繽紛的迷人寶石,就像生命有時像是一場賭注,翻開牌才知道最後的輸贏。 更多珠寶故事,等待你的凝視。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聯合推薦詩人/席慕蓉詩人/許悔之作家/郝譽翔珠寶文字工作者/黃尹青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曾郁雯愛爬格子、愛攝影、愛美食也愛旅行。1986年台大歷史系畢業,為美國寶石學院之研究寶石專家(G.I.A-G.G),也是台灣第一位同時獲得佳士得、蘇富比兩大拍賣會青睞的珠寶設計師。現任台灣創意珠寶設計師協會副理事長、TJDMA台灣珠寶金工創作協會會員。曾為《皇冠》《中央日報》《中華日報》《人間福報》《珠寶之星》《珠寶世界》等執筆撰寫專欄;主持台視《火線聊天室》節目、寶島新聲《幸福進行曲》、中央廣播電台《郁見幸福》廣播;歌詞創作〈幸福進行曲〉獲第36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阿嬤的雨傘是一朵花〉入圍第16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劇本《天馬茶房》入圍第36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著有電視小說《阿足-台灣的母親》,散文集《鯨魚在唱歌》,珠寶專書《就是愛珠寶》《珠寶,女人最好的朋友》《美人紀-珠寶搭配美學》。散文入選96、100、101年度散文選。近作為攝影散文集《今天是幸福日》《光影紀行》《京都之心》《和風旅人》《綺麗京都》等。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推薦序 開闢鴻蒙,誰為情種? 郝譽翔 雅緻中見詩情 黃尹青 青花瓷 晨光 綠雨‧傘 對戒 珠寶情人 嵐山秋霧 非誠物擾 月光玫瑰 月光玫瑰 好久不見 半邊美人 一百條罪狀 天涯海角 錯過 深情似海 嫁妝 大智若愚 月光戀曲 無緣坂 隱姓埋名 夜色如墨 一件禮服 鎏金歲月 哀悼愛情 夫妻筷 將軍的女人 四君子 海上鋼琴師 附錄 推薦文 繁複的美麗 席慕蓉 何止於七寶 許悔之 跋 一種情懷 曾郁雯

商品規格

書名 / 珠寶情人
作者 / 曾郁雯
簡介 / 珠寶情人:從來沒有想過寶石可以有如此多姿態,如此多故事★珠寶詩人曾郁雯,結合短篇小說及珠寶設計的驚艷之作★27個愛情故事,紀念入行27年與藝術生命的璀燦交織★席慕蓉
出版社 /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9416801
ISBN10 / 9869416802
EAN / 9789869416801
誠品26碼 / 2681415500002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6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13X19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推薦序】

開闢鴻蒙,誰為情種?

◎郝譽翔(作家)



從來沒有想過,寶石可以有如此多姿態,如此多故事。

文學中最有名的寶石,莫過於曹雪芹《紅樓夢》中那塊被棄在青梗峰下,女媧補天剩下來的「頑石」了,它鮮瑩明潔,靈性已通,自去自來,可大可小,它已不只是「石」,而是有了自己的精氣魂魄,五內鬱結著纏綿不盡的情意,它是通靈多情的寶玉。

如今郁雯姊用精巧之手,彷彿女媧煉石補天似的,化頑石成為寶玉,而一一召喚出它們躲藏在五內之中的魂魄,幻變成為蝴蝶,為月光,為晨曦,為玫瑰,為嵐山秋霧,為一顆悸動之紅心。她甚且用細膩之筆,為這些寶石作傳,點出了現代男女的愛恨嗔癡,情緣流轉,如夢似幻,卻唯有寶石永恆不滅,它是愛的唯一見證,也是血的凝固結晶。

這是一本二十一世紀的小小的《石頭記》,每則故事短而精美,戛然而止,看似寫的金玉良緣,但其中又有多少錯失的緣分,宿命的捉弄,就在人生的一瞬之間。

對於寶石有深入了解的郁雯姊,尤其擅長運用寶石去隱喻人生,如〈海上鋼琴師〉談的「貓眼現象」:寶石切割時若找到正確角度,就會綻放出一道像貓眼睛似的白光,而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呢?那光芒隱藏在我們的內心之中,就等待一場緣分來將它釋放。又如〈珠寶情人〉一篇,經由鑽石精密的算計和切磨車工,「犧牲最珍貴重量換來的幻彩豔麗」,來比擬完美愛情之中的捨得與犧牲。

郁雯姊將這些寶石的故事娓娓道來,竟已不只是談石了,而是在談人生的取與捨,對於美好事物的執著,以及永恆的浪漫追求。這不禁讓人想到〈紅樓夢引子〉一曲所云:「開闢鴻蒙,誰為情種?都只為風月情濃。」寶石從此有了通靈的生命,也成就了一個有情多情的天地。



【推薦序】

雅緻中見詩情

◎黃尹青(珠寶文字工作者)



珠寶的價值,我將它剖分成五種:寶石的、鑲嵌作工的、品牌的、設計的和情感的價值。一般最看重的是寶石和品牌的價值,近年鑲嵌作工和設計的價值,逐漸受到重視。但是真正能讓珠寶獨一無二且珍貴無可估量的,唯有感情的價值。

在珠寶圈「談感情」,真是談何容易。稍一不慎,就是作態;談得不深刻,又無法打動人心。因為重要的不是珠寶業者絞盡腦汁,給出一種關於感情的說法,而是說的話能不能真正觸動人心,讓一件珠寶成為一段情感的引信。

曾郁雯在文學領域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淡雅文字中有著詩情。以這樣的文采,為她另一個領域的作品—珠寶,說情道愛,無疑是高人出手。

讀她的《珠寶情人》,最先浮上心頭的疑問,就是先有故事再設計珠寶?還是先設計了珠寶再為它補敘故事?到底什麼是起點?這純粹是個人的好奇,有沒有答案不重要,因為不論起點是什麼,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有多少珠寶設計工作者是作家,又有多少作家同時也能設計珠寶?

作者的安排,一篇就是一個輕短的小說,而且在情節發展中,輕輕鬆鬆帶出了一種寶石或珠寶型式。看完一則有情的故事,也不費力地增加了珠寶的知識。從閱讀珠寶書籍的角度來說,是一次新鮮的經驗。

曾郁雯在珠寶界深耕多年,她的珠寶一如她的文字,雅緻中見詩情。她近期的作品似乎偏好光采內斂且有曖眛之美的寶石,重用的寶石如珍珠、月光石、蛋白石、冰種翡翠……,都不是耀眼張揚的,而是溫柔的、別有意境的。

多數珠寶的設計是從一顆寶石開始發想的。也有一些作品,是設計者先有想法,然後慢慢去尋找合適的寶石。不論是先有寶石還是先有想法,設計師喜歡且認識寶石,都是必要的。

從這個角度來說,她顯然對這些溫柔的寶石格外有感,也透露著她如今溫柔的心境。所以真正的起點,應該就是她的心吧!因為這樣,她找到溫柔的寶石,然後設計了一件件柔情的珠寶,還發展出一篇篇有情的故事。



【附錄推薦文】

繁複的美麗

◎席慕蓉(詩人)



擾擾香雲濕未乾,鴉翎蟬翼膩香寒,

側邊斜插黃金鳳,粧罷夫君帶笑看。

─趙鸞鸞 唐代



這幾天在觀賞「二○一三曾郁雯珠寶作品」的展示光碟之時,在她的「星系列」之中,有三朵紅珊瑚雕成的玫瑰花,以黃寶石為葉,一朵接一朵的用垂直的姿態鑲嵌在黃金的枝幹之上,花瓣邊緣還用小粒的鑽石綴成露珠模樣。設計者將這件垂掛在頸項間的墜飾命名為《愛慕》,使我在會心莞爾之際,不禁想起了唐代的一位女子所寫的這一首詩。

唐朝的女子和今日的女子一樣,為了自身的美麗能夠加倍呈現,也是很注重「配件」的。詩中的這位女子將洗淨的雲鬢梳起的時候,好像髮絲還沒全乾。唐朝長安的工匠喜歡用豔色的羽毛來做為珠寶的飾物,相信如詩中所言的鴉翎和蟬翼應該也是髮飾的一種。

女子粧成之時,最重要也是最出色的配件,應該就是一支被斜斜插入髮間的金髮簪了。這一支金鳳凰的髮簪,不只會贏得夫君的愛慕,在悠長的歲月裡,它也一直是許多唐朝女子心中所愛慕的時尚經典。

此刻在曾郁雯所設計的《愛慕》這件作品裡,這個美好的詞句被三朵玫瑰重覆訴說了三次,生命中所有的渴望,彷彿都隱藏在許多不斷重覆又不斷變幻的時光回音之間了。

曾郁雯珠寶作品的令人讚嘆之處,就在於它們繁複的美麗。往往在我們以為已經完成並且接近完美的造型裡,她卻可以再來加添一種顏色,或者,再去營造出一番曲折。這種加添有時是不容易察覺的柔婉,有時可真是十分強烈呢。

還有一種繁複,譬如在月光石的系列裡,有一串層疊交纏,細細密密串起的項鍊,晶瑩的顆粒間,又加上了許多不同材質不同造型的寶石,好像設計者希望把人間所有的幸福觸動都盡可能地聚集在一起,把所有美好的剎那都織成珍寶,彼此相會於頸間於胸前,於一個端麗的女子的心懷之上……

我想,這幾乎就是設計者自身的信念與執著了。

只為,對美,我們的愛慕可以永無止境,而在每個人的一生裡,多希望,幸福真可以不斷地重覆。

曾郁雯把美好的信念與執著放進一件又一件的作品裡,她其實是在向這個世界傳遞著極為璀璨與豐盈的訊息。



席慕蓉 敬筆於二○一三年一月十九日



【附錄推薦文】

何止於七寶

◎許悔之(詩人、有鹿文化總經理暨總編輯)



二○一三年之初,我在尼泊爾加德滿都,有一天遶Boudha Stupa後回到旅館,收到曾郁雯的臉書訊息,希望我為她的珠寶設計展覽,說一些話。

我遲疑了許多天,無法做決定。原因是我對珠寶與珠寶設計真的不熟悉。

我和郁雯、林文義兄伉儷又相識多年,不知如何婉辭。

我寫過一些藝術評論,或許因此讓他們有了錯覺,以為我可以說出一些觀點與見解;事實上,我真的對珠寶設計不熟悉,也沒有什麼看法。

直到我想起十多年前,和幾位朋友到安和路找郁雯和文義兄,觀賞她的珠寶設計,我買過一只珍珠胸針送給我母親的往事。

之後這十多年,郁雯辦過許多次展覽,也愈來愈多藏家購藏她的珠寶作品,我約略知悉一些情況。

郁雯是那種「太陽型」的人,散發著熱情與光熱,我看到她的近年作品,雍容華貴之中透露出文氣,或有師法自然之趣,讓寶石的形色最後坐落於一駸駸乎可生可長的生命情趣中,我才驚覺,原來郁雯的設計之功,有了很大的文學趣味;我是指得魚忘筌、得意忘言的「作品自己會說話」的曖曖含光之空間。

匠與藝,最大的差異正在於,除了「形」之外,「意」、「趣」、「神」之有無。

而郁雯預計要展出的這些作品,確實讓一位珠寶門外漢的我,覺察了意、趣、神之跌宕流轉。

在尼泊爾之行將結束的時候,我受一位朋友之託,帶回她要供養諸佛菩薩的壇城。朋友是一位藏傳佛教的信徒,因為她要轉去印度菩提迦耶參加法會,所以囑咐我為她攜回台灣。

這座供佛的壇城,金、銀、珊瑚、珍珠等多寶做成,歷時三年,是一位尼泊爾老匠人孜孜矻矻、虔心而成的製作。

在許多部佛經中,佛陀常常談到「七寶佈施」;七者,多也;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琥珀、珊瑚、珍珠等等之屬。佛陀說自己的本生故事時,也曾有一世,他是出海採珍珠的商人,同行者,有最早跟隨他出家的五比丘,那時他們俱為航海採珠的商人。

從空性而言,珠寶也是幻化。那麼,佛陀為什麼要說七寶?為什麼藏傳佛教許多出家人會佩戴嚴飾己身的「身莊嚴」?我那常行布施的朋友為何要耗資不婓打造一座供佛的壇城?

為何佛陀說「一切諸佛皆從此經出」的經,名《金剛經》?金剛者,鑽石是也。

我想,因為稀有、難得之故吧。正如同,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我們於此人間,透過稀有、難得,知道了生命的莊嚴與許多可能。

我揣想,郁雯這些珠寶作品,有些人自買自藏自用,應該有更多是買了來送給別人。其中,有著希望受者能感受到愛、珍惜與讚歎的心情吧。

二○一三年一月十九日,和三位好朋友共同分享對《心經》的淺見;我的心情,如同奉獻出自己擁有的七寶。

我又想起十多年前,為我母親挑選郁雯設計的珍珠胸針之事。

一位兒子祝福母親的心情。

無量劫中,再珍貴的珠寶,也是「過手過眼」之物;但其中,有著凝視、寶惜與祝福吧。

金剛能斷一切,唯心能斷金剛;我們的真心,是最珍貴的珠寶。

祝福郁雯,願她以真心創造的珠寶作品,觸動了一個又一個於此人間生起稀有讚歎的真心,並且以這樣的心,凝視祝福了這個人間的一切。

(二○一三年一月二十日寫)



【跋】

一種情懷



距離一九九一年在台北東區開了珠寶店,不知不覺進入這個行業已經第二十七年。期間經歷的種種,完全不亞於小說情節,身處這個璀璨繽紛的大花園,看花開花落、樓起樓塌,不曉得演過幾齣「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的戲碼。

寶石世界實在迷人,這些來自高山大地、海洋河川,億萬年歲月蘊育的礦石、有機物,那麼多種材質、顏色、面貌,不論是樸拙的光面原石或經過切割研磨後光影迷離的寶石,每件都散發獨特魅力。我經常在夜裡靜靜欣賞,為他們編織美麗的故事。

那麼佩戴這些珠寶的人呢?是不是每個人也有不同的故事?二十幾年來在我手中不知來來去去多少珠寶,寫了好幾個有關寶石學、珠寶名人愛情故事、珠寶搭配的專欄之後,就想把一些故事寫下來,兩年多的時間,剛好寫了二十七篇掌中小說,情節當然是真真實實、虛虛假假,好好享受閱讀的樂趣就是。

我想說的只是一種情懷,無論這個世界如何毀滅崩解,現實如何醜陋冰冷,總有一種情懷足以抵擋黑暗的力量,讓人心得到撫慰,困境得到解脫,這種情懷就是對美的追求。

每次站在博物館展廳裡,我都特別尋找各種寶石足跡,尤其是還沒有文字的史前時代,看到珠寶被當成祭祀天地的象徵,每次都會感動莫名,好像穿越時空長廊,也沒有空間的存在。彷彿在數千數萬年前就已經知道,不論人類經歷多少戰火殺戮,最後的最後,有些東西還是會被留下來,所有的過程都是為了見證人性當中最珍貴的,對美的嚮往與追求。

所以有些愛情可以犧牲,有些仇恨可以消弭,有些未來可以等待,有些夢想可以追求。因為我們已經知道現實的冷酷,明白生活的不易,走過千山萬水,如果還能用一種溫暖的、優雅的、從容的身影出現,也是美事一樁。

在這些閃閃發光、美麗永恆的寶石面前,二十七年,只是短短的一瞬,為此,我們要慶幸今生有緣相遇。

謝謝席慕蓉大姊,好友許悔之、郝譽翔、黃尹青珍貴的序,以及有鹿文化的編輯們。這一切,都是最美的見證。

(二○一七年元旦寫於台北)







【內文節選一】



月光玫瑰

沒見過這麼淡定的計程車司機,鵝黃色襯衫乾乾淨淨,全身沒有半絲火氣。

起初他只是聽著音樂靜靜開車,得知阿蘭來自台灣,才打開話匣子,恨不得把他知道所有和鄧麗君相關的事情都說給阿蘭聽。

北京開始進入盛夏,阿蘭剛剛在路邊隨手招到他的車,車內最醒目的除了一朵橘紅色玫瑰之外,儀表板上還貼著鄧麗君的照片,當然一路都是小鄧溫柔甜美的歌聲相隨。

「這個顏色的玫瑰是鄧麗君的最愛,可惜天熱車悶,今兒個有點枯萎,平時挺美的,這花可是隨時都插著。」

問他最喜歡鄧麗君的哪首歌?他說〈月亮代表我的心〉,接著又說很喜歡電影《甜蜜蜜》的主題曲。

他那雙握著方向盤的手看起來特別均勻細緻,阿蘭說:「你過去肯定不是出租車司機。」

被猜中的他終於忍不住答道:「這兩首歌可以串成我的故事。」

黃襯衫司機說他曾在股市打滾,掙的錢多得沒法數,錢一波波湧入,每天花天酒地,用都用不完。那時候他遇見一位愛聽鄧麗君的小姑娘,就像電影《甜蜜蜜》的女主角張曼玉,剛從鄉下出來,拚命掙錢寄回老家。但小姑娘和張曼玉演的李翹不一樣,比較像黎明演的黎小軍,胸無大志,只想脫貧過過小日子。

所以她勸黃襯衫別再賭,見好就收,賺到的錢夠回鄉過下半輩子。

但錢來得那麼容易,誰願意鬆手?他想再狠狠賺上一筆然後和小姑娘結婚,從此過著高枕無憂的日子。

他特別帶她去選生日禮物,其實心裡已經打算挑個鑽石戒指求婚,逛來逛去最後小姑娘竟然挑了一個白濛濛的月光石。小姑娘說她特別喜歡這種寶石,讓她想起家鄉的月亮和無憂的童年。

月光石(Moon Stone)是長石(Feldspar)類寶石的一種,分為正長石(Orthoclase)與斜長石(Plagioclase),月光石歸為正長石,在印度被視為聖石,據說月圓的時候佩戴月光石,能夠遇到意中人,是一種充滿神祕力量的寶石。

「我那時的心和眼睛也給烏雲矇了,這麼皎潔的月亮去哪找呢?後來才知道她想用鄧麗君的歌〈月亮代表我的心〉,跟我表達她的心意,她不要閃爍爍的鑽石或亮晶晶的黃金,她只要一顆真心。」

「後來股市大崩盤,一夜之間什麼都沒了,我沒法面對這種變化,一路逃,逃到有一天突然在小巷弄裡聽到鄧麗君的歌聲,終於明白小姑娘當年的一片癡心,我就決定回北京找她。現在每天開出租車,聽鄧麗君的歌,準備一朵玫瑰花等待我的小姑娘,說不準她就像電影裡的張曼玉,哪天就讓我在街頭遇見。」

車子平穩地往前疾駛,黃襯衫大哥兩鬢白髮蒼蒼,歌聲悠悠切切,這人間定有一條隱隱紅線緊緊牽住兩端情人,不怕遲不怕遠,不放手就是。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雲清霧散,也許月光下的玫瑰,也在靜靜等待。



【內文節選二】



海上鋼琴師

那個島被稱為琴島,雖然只是個一‧八七平方公里大的小離島,卻孕育了一百多個音樂世家。十九世紀中葉西方音樂隨基督教湧入鼓浪嶼,風琴、鋼琴大量引進教堂、教會及醫院,二十世紀的五○年代全島鋼琴多達五百餘架。

慢行在午後曲折小巷,阿鳴覺得今天應該是個晴朗的豔陽天。耳邊傳來陣陣琴聲,從小他就對聲音特別敏銳,一聽就知道這是哪種鋼琴、哪家公子小姐彈的曲子,或者鋼琴是不是該調音了。

阿鳴特別喜歡去楊家的彩色玻璃洋樓調音,紅磚牆爬滿九重葛,七彩斑斕的玻璃窗不管晴雨都極美,透著光像夢幻眩人的萬花筒,隔著雨撩人的串串珠簾,他常常用音符來想像顏色,自己一個人彈彈唱唱,甚為愜意。

一直到楊家的表小姐入住,鋼琴才有了真正的新主人。小霞被沒有子嗣的姑丈收為義女,姑姑變成她的母親。幸好她們原本就親,完全沒有半點隔閡。

阿鳴每次來調音的時間愈來愈長,一個初來乍到,一個獨來獨往,兩人彷彿在這個島上遇到生命中第一個知己,笑聲、琴音、耳語交纏整個下午,整個世界都被遺忘在島嶼之外。

有時候他們會一起散步到黃昏的碼頭,小霞用她甜美的聲音描訴彩霞的顏色,阿鳴總是靜靜聽著海浪的聲音,等小霞講完再央求她講一遍,一次又一次,講的聽的都不會厭煩,就像所有的年輕戀人那樣。

「妳如果只想嫁個瞎子,那就不必到鼓浪嶼來。」姑丈冷冷地對小霞說。

一對小戀人就這樣被分隔開來,小霞等著被送到廈門讀書,阿鳴的世界一天比一天黑暗。小霞託人帶話,說要跟他遠走高飛。

時間選在一個月圓的夜晚,如果阿鳴看得到的話,還有滿天閃爍的星星。趁姑丈姑姑出門應酬,他摸著牆來到楊家院子,終於抱到小霞柔軟輕盈的身軀,他不斷親吻小霞臉頰上的熱淚,不讓這串串珍珠變冷。

「帶我走吧!去哪都可以。」勇氣十足的小霞,雙眼放出火焰般的光芒,阿鳴雖然看不到,依然感受到懷中小女孩瞬間爆發的威力。他拉著小霞的手,來不及跟她告白,就被姑丈發現他倆躲在樹叢中的身影。

小霞一輩子都不願意再看到那只戒指,如果那天晚上不是剛好戴著貓眼碧璽戒,也許姑丈就不會在星夜中看見她手上閃動的那道白光,也許她就能和阿鳴遠走高飛,也許他們會生一堆孩子,過著琴瑟和鳴的日子,也許她就可以逃離現在這種衣食無憂卻行屍走肉的日子。

很多寶石都會產生貓眼現象(Cat's eye),寶石內部若是密集平行的針狀物或纖維組織,切磨時找到正確角度,寶石就會產生一道像貓咪眼睛的白光,這種光線反射就叫貓眼現象。

阿鳴當天晚上原是去和小霞道別,既然來不及說出口就一輩子別說,留給戀人念想。遠走的他在遊輪上當鋼琴師,如果發現客人來自琴島,他會用一首又一首的曲子,換求他們一遍又一遍形容家鄉的彩霞顏色。他的眼睛從小就看不見,他的心留給小霞,煙波浩瀚,此生唯有琴音相伴。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