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當鋪 (限量裸背穿線珍藏版) | 誠品線上

神鬼當鋪 (限量裸背穿線珍藏版)

作者 張國立
出版社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神鬼當鋪 (限量裸背穿線珍藏版):靈異懸疑驚悚X宮廟民俗法術X陰陽典當生意揚名國際小說家張國立繼「炒飯狙擊手」後,開啟「當鋪傳奇」新篇章!日落之後才營業的四百年老字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靈異懸疑驚悚 X 宮廟民俗法術 X 陰陽典當生意揚名國際小說家張國立繼「炒飯狙擊手」後,開啟「當鋪傳奇」新篇章!日落之後才營業的四百年老字號「圓框鄭」+七月初一鬼門開零時生的第九代未成年接班人不斷怒問「他呢」的一群冷冽黑影,是前來尋物、索命、還是另有所求?──【限量珍藏版說明】「裸背穿線」裝訂+「避邪護身符」扉頁──由裝幀設計師木木Lin整體規劃,「裸背穿線」裝訂特別選用寺廟「平安符紅線」,加上針對小說神秘神符特別設計「避邪護身符」扉頁,並嚴選進口美術紙印製。▶「他怎麼了?」心臟停止跳動,沒有呼吸。他是你爸爸?躺的樣子很奇怪◀沒想到四十五歲的父親竟然躺在櫃檯後面的地板上,姿勢奇特,像刻意躺成這樣,仰面呈大字形,離頭部不遠擺著一盞手掌大小蓮花造型玻璃燭臺,兩隻手掌旁各一支傾倒的蠟燭。小傑沒學過符咒,只能朝周圍的空氣抓,希望抓到父親即將散失的魂魄收進口袋,到時交給千歲宮的黃阿伯塞回父親身體讓他復活。疫情看似即將終結的那年六月,父親鄭鵬飛沒有逃過死劫,經營了八代四百年的鄭記當鋪,未滿十八歲的高中生鄭傑生是第九代接班人。幾年前離異的母親正要從摩洛哥返台,同學兼死黨好友羅曼對他噴垃圾話是安慰也是陪伴,心情亂糟糟的小傑被逼著一夜長大,還不經意發現父親來不及跟他說的家傳祕密……▶「他呢?」男女混音,從不同方向、不同距離竄入十七歲少年小傑的耳朵◀刺骨寒風隨黑影說出的每個字射至小傑身上,彷彿一盆冰水傾頭淋下,他劇烈顫抖的左手緊抓門框,颱風襲來,他恰好站在樓頂,看得出風的模樣,如快速運動中拉出上千上萬往同方向奔逐的巨人。千歲宮師公黃阿伯夥同眾道友作法、台北市相驗中心昺法醫從醫學的角度診斷,都無法說明並化解發生在小傑身上的種種異相。當少年再度聽見九聲敲門聲,門外店招牌「圓框鄭」大力搖動,半夜藏在黑霧裡的三四個人聲,是前來要回當物還是索討誰的性命?入夜七點才開門營業的傳奇當鋪,期待您的光臨──【人物介紹】✦鄭傑生/十七歲高中生,綽號小傑,鄭記當鋪第九代接班人,但還在猶豫抗拒。✦羅 曼/小傑的死黨好友,爸爸是里長伯,拜師「千歲宮」黃阿伯。✦鄭鵬飛/鄭傑生的爸爸,鄭記當鋪第八代老闆,原因不明猝死於店內。✦黃阿伯/千歲宮師公,羅曼的師父,鄭家的鄰里好友。✦昺法醫/台北市相驗暨解剖中心法醫,參與多起死亡事件調查。✦里長伯/羅曼的爸爸,連任八屆里長,鄭鵬飛、黃阿伯的老鄰居兼好友。✦姚重誼/台北市某派出所二線一星資深巡官,追查長照中心老人死亡事件。【視覺裝幀設計說明】知名插畫家COLA ChenX裝幀設計師木木lin──聯手視覺創作✦封面主題插畫─知名插畫家COLA將作者「圓框鄭」概念,結合台灣巷弄風景精心繪製。✦裝幀設計─知名裝幀設計師木木lin操刀設計,「神鬼當鋪」書名特別設計外,從封面、封底、書背、扉頁,以至書腰,整體裝幀設計,創造紙本書閱讀享受。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冬陽|原生電子推理雜誌《PUZZLE》主編謝哲青|作家、旅行家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 張國立知名作家/美食、旅遊達人/擅長推理小說、歷史小說等。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畢業,曾任《時報周刊》總編輯,得過國內各大文學獎項,精通語言、歷史、軍事、體育、美食文化,從詩、劇本、小說至旅行文學無所不寫,著作超過六十本。小說《炒飯狙擊手》已售出全球英、法、德、俄、日等8大語種,影視改編火熱進行中。 過去的工作經驗相信,到過現場才能寫出真實的文字。因此為創作出發,一邊旅行一邊構思小說題材。創作時喜歡在海邊小屋,小屋牆上畫滿思路,當線索交焦在一起時就是小說完成之日。近期作品:《炒飯狙擊手》系列、《乩童警探》系列、《私人間諜》、《大碗另加》、《我受夠了》、《臺灣神鬼傳奇:太子與鐵道上的男孩》等。https: www.facebook.com iamctwchang【繪者】COLA Chen多棲各領域,為了滿足自己的創作欲與女兒們的食慾而努力。www.facebook.com artistbarcola【裝幀設計】木木Lin 平面設計師/插畫師,生於宜蘭,經傳統美術訓練轉至設計領域學習至今,工作廣泛包含:書籍設計、插畫、海報設計、包裝、形象品牌設計、兒童服飾印花設計。相關作品曾獲08/10莫斯科金峰獎入選、11/14tokyo tdc入選/提名獎、10/12 波蘭華沙海報入選。18/red dot awrdcommunication/金點設計獎章。19/台北國際書展 書展大獎暨金蝶獎 榮譽獎。也曾於瑞士巴塞爾、波蘭華沙等地展出。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第一章 拿鐵鍊的和拿探照燈的/自然死亡與不自然死亡第二章 消失的探視者/藏在地下室的祕密第三章 找不出殺人動機的謀殺案/不收利息不收本金第四章 慈悲的罪惡/靈魂真的重二十一克?第五章 刑法二七一條與二七五條/生辰八字第六章 時間的遺忘與記憶/下一個宇宙和下下個宇宙第七章 吃不飽的小女孩/沒有變的老媽

商品規格

書名 / 神鬼當鋪 (限量裸背穿線珍藏版)
作者 / 張國立
簡介 / 神鬼當鋪 (限量裸背穿線珍藏版):靈異懸疑驚悚X宮廟民俗法術X陰陽典當生意揚名國際小說家張國立繼「炒飯狙擊手」後,開啟「當鋪傳奇」新篇章!日落之後才營業的四百年老字
出版社 /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ISBN10 /
EAN / 8667106518055
誠品26碼 / 2682599240005
頁數 / 296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14.8X21X2CM
級別 / N:無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二章 消失的探視者/藏在地下室的祕密


二○二三年六月

1 打開總開關,踏進地下室,他們停在未裝樓梯板的水泥臺階發愣。 「太扯。」羅曼出聲了。 「超級。」小傑跟著。 「不可能。」羅曼提高音量。 「完全。」小傑表示同意。 「你爸沒說過?」 「沒。」 「我們眼花?」 「說不定。」 「現在回去一樓還來得及。」 「先不要。」 「我也不想,可是實在太扯。」 「怎麼辦?」 「對牆角尿尿,聽說這樣就恢復正常。童子尿破邪魔,小傑,你在室?」 「在家啦。你尿哪一邊?」 眼前是五排南北向的櫃子,和圖書館用的金屬書架相同,差在沒有調整往前往後的圓形進退輪,屋頂四排桶燈全開,亮到刺眼地步。每排櫃子嵌入有門有蓋大小不一的抽屜或木箱,一排櫃子大約幾十個或上百的抽屜,頗類似銀行保管箱。室內看不到空調、除溼機,卻毫不潮溼,沒有隔壁阿嬤家的壁癌,倒是不知哪裡傳出濃烈香氣,羅曼打個大噴嚏。 櫃子內的抽屜均設鎖,拉了拉,打不開。小傑記得爸留下的電腦檔案沒寫鑰匙放哪裡,提也未提鑰匙,甚至沒提當鋪有間地下室。 「找到了。」羅曼喊。 穿古時候將軍服的神像安穩坐於中間一行尾端的小神桌,漆大部分脫落,露出木頭紋路,面前香爐插滿香腳。 「祖師爺。」羅曼說。 小傑沒回應,掉頭奔上一樓,不久帶回來一包香和一把捲尺。 「拜祖師爺。」羅曼唸:「祖師爺在上,鄭記當鋪即日起更換老闆,由鄭傑生接任。鄭傑生上香,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請祖師爺保佑鄭記當鋪生意興隆,早日發大財,到時另備三牲感謝祖師爺庇佑。」 最後一句不尊重神明,不發大財就不感謝嗎,過於市儈。 「還沒決定繼承當鋪,被你說得──幫我拉尺。」 「幹麼?這是什麼尺,寫一大堆亂七八糟狗屁字,」他拉出尺,「六合、迎福、退財、公事,有病,這種尺能算命?」 「魯班尺。哈比人,你幾公分?」 「一六六,怎樣,比躺下來誰高卡實在。」 小傑搶過尺拉出一百六十六公分, 「一六六公分,等於五尺四,上面寫進寶,你人生旺到老。再矮一點,一六五的話你馬上就結婚了。看,上面寫喜事,紅字。」 「我為什麼變成一六五?」 「沒人相信你一六五,你最多一六四,」小傑再看尺,「一六三,黑字,災至,趕快請黃阿伯幫你改運,不然天天跳繩喝牛奶,多長一公分。」 「小傑,講嚴肅的,生死一線之間而已。還有,魯班混哪裡的?」 「你留在一六六好了。」 「魯班腦袋壞掉。誰是魯班?」 「公輸班,春秋時代魯國人,和孔子同鄉,木匠的祖師爺,以前攻城用的雲梯和木匠用的鋸子他發明的。」 「他發明這種尺做什麼,歧視我們營養集中大腦的人,叫他來我請他喝茶。你呢?」 「一八三,六尺,登科,哇賽,我明年進國立大學。」 「真的假的?」 「魯班尺只用在建築物,設計師的寶貝,不信你回家量量看,保證長寬高一律紅字,不然叫你爸去揍設計師。」 小傑起身拉捲尺往四面牆壁量長度。 「怎樣?」 「這面牆長十二尺八寸,魯班尺上面註記,財。寬十四尺,財至,登科。可以想像我祖父買這間公寓整地下室費過一番考量。可是地下室長寬明明和一樓一樣,為什麼感覺大多了?」 「老百姓的錯覺。」羅曼自以為是地點頭。「以為排氣管聲音大,車就大。」 「不是錯覺。如果看上去比樓上大一點──大一半好了,可以說錯覺,你仔細看,根本比樓上大三、四倍,絕對可以打籃球,全場,搞不好還能灌籃,你認為我錯覺?」 「靠,又來。」羅曼小步移到樓梯口,「大三、四倍?騙我們眼睛不好是不是。」 「聽過陰宅沒?」 「我師父說過,那是夜總會,不要亂講。」 「平常墓仔埔看起來很小,死人住裡面可以隔出三房兩廳雙衛加前後陽臺,空間感和我們活人不一樣。」 「我意思到了,警告很多次,你有你的世界,我有我的,他們有他們的,活人怎麼樣,吃飯比人家大碗。」 「這麼大,恐怕一百多坪,那不是占用了隔壁三號阿嬤、隔隔壁五號欽叔的地下室,再占用下一排公寓至少三戶地下室,他們從來不知道?」 「大家沒用地下室,你阿公裝潢房子叫工人偷偷挖過去。」 「我看過隔壁阿嬤地下室,明明塞滿東西。」 「那──」 「侵占隔壁和後面鄰居地下室的靈魂。羅曼,你是師公黃阿伯的徒弟,我這樣說對嗎?」 「不會吧,空間沒靈魂,空間只有──」 「平行宇宙。」 兩人對著五排櫃子發呆。 「上去喝咖啡。」 小傑被羅曼拉上去,兩人沉悶地燒水,沖三合一咖啡,羅曼再往他杯子裡加了兩大匙白糖。 他們喘著氣喝咖啡。 「不要告訴別人,祕密。」 「告訴誰?大家不把我當白痴才怪。」 「地下室是幻覺。」 羅曼看著茶水間被掀起的塑膠地板, 「不是幻覺,是你家當鋪侵占別人家的違章建築。」 一語驚醒小傑,對,八代遺傳的當鋪,流當品一定多到溢出店門,原來收藏在地下室。 「以前千歲宮的大師公對小朋友講過一個故事。」 「大師公就是黃阿伯,小朋友是你。」 「別打岔。大師公說以前有個老百姓夢到死掉的父母──」 「過世的父母。」 「尊重講話的人,OK?他父母在那個人,就是他們兒子的夢裡,哭訴到了陰間 沒錢用,又冷又餓快活不下去──」 「快死不下去。」 「那個老百姓問父母怎麼辦,父母叫他向一個姓楊姓許忘記姓什麼的人借。天亮他跑去父母說的地址,找到姓楊姓許忘記姓什麼的家,結果是名乞丐,想說要向乞丐借錢?乞丐不向他借就不錯了。不過父母既然這麼說,他聽話開口借。乞丐答應借兩箱白銀,老百姓在借條上蓋了手印。」 「好像聽過。」 「別吵。當天晚上父母又進入兒子夢裡,笑嘻嘻說有錢了,他們買房子買家具買活著買不起的AI按摩椅,過得很舒服,提醒兒子記得還錢,否則利滾利,到時還不起。兒子懂,努力存錢,送兩箱真的白銀給乞丐。」 「結果呢?」 「你不是好像聽過?」 「忘記了。」 「忘記?你家祖傳當鋪,不肖子孫居然記憶力差到斃。」 「說不說?」 「原來乞丐很信死後世界那套,討到錢吃飯之外,買紙錢燒給自己,在陰間存了很多銀子。」 「羅曼,說重點。」 「重點是,你們家向別人借空間,付房租沒?」 「我爸沒說。」 「去查,難怪你家沒錢,房租大概很貴。喂,這種空間都是那個字的,不能欠,沒人跟你聯盟,人生是現實的。」 小傑看著對面臉色蒼白的羅曼, 「哪個字?」 「你知道哪個字,不.能.說.的.字。」 「再下去偵察。」 「不要吧,明天白天去。」 「我們這裡房租十坪一萬元,租一百多坪每月十幾萬。」 「說不定你爸偷空間,現在閻羅王正和他算積欠的房租。」 「不好笑。」 這次他們走很慢,小傑領頭,地下室內沒有變化,可能打開門,空氣進去,吹動吊於水泥屋頂的桶燈,投下的燈影時不時輕微搖晃。祖師爺前的香快燒完,五排長櫃子像兵馬俑冷著臉孔站著。 「怎麼辦?」 「鑰匙,沒有鑰匙打不開櫃子,我們發不了財。」 小傑看著羅曼: 「想到發財你就不怕了?萬一打開櫃子裡面全是金塊金條──」 「金磚。」 「我們發財了,睡在金磚上,第二天早上發現身體下面全是樹葉,原來櫃子裡藏的全是狐狸的寶藏。」 「小傑,不要掃興,不要掃窮人的興,我們窮人也有自尊心。」羅曼張大老鼠找起司的眼神,「鑰匙,沒鑰匙就死了。」 這麼多櫃子,幾百把鑰匙是什麼概念?一抽屜?一箱?一整個煮拉麵湯頭用的大鍋子? 想到! 「梯子。」 伸縮式鋁梯靠在東邊牆角,兩人一頭一尾搬梯子上去。 「拿鑰匙為什麼搬梯子?」 「因為──」 回到一樓,小傑抬頭看屋頂,羅曼跟著抬頭,垂下的金屬飾物原來用鑰匙串成,不同形狀,有的手掌長度,看上去像生鏽,有的細巧,外觀接近女生耳環。沒按大小分類而是混在一起,落在地面與牆壁的影子如幾何圖形。 「每次開櫃子你爸要搬梯子拿鑰匙,他不去Gym,店裡自助練身體。你爸是發明家,當愛迪生啦。」 「太多,隨便挑幾把試試看。」 「大支的。」 「為什麼?」 「大櫃子放得進金磚,笨!」
小傑手握三把鑰匙看著五列漫長的櫃子,一個抽屜一個抽屜試開到天亮?幸好鑰匙上寫了字:戊柒。 「你爸為什麼把鑰匙掛在屋頂?」 甲乙丙丁戊,最西邊那排。 「怕被偷喔,老百姓也有聰明的,小偷想不到鑰匙在上面,大家低頭找錢,沒人抬頭找錢,上面有天堂,下面只有白目。神經病,用電鑽鑽開不是比找鑰匙更快,你爸屬猴子愛爬梯子?」 「我有點想扁你。」 一二三四五六七,寫柒的鑰匙孔,伸進鑰匙,卡答,開了。 小傑看羅曼,羅曼看小傑,小傑伸手進長方形的小櫃子內,摸到邊緣捲曲的書,慢慢拿出來, 「古書。」羅曼搶去看。 「寫什麼?」羅曼翻了翻還給小傑。 「家譜,第一頁是洪武十七年。」 「洪武?」 「明太祖年號,十四世紀。」 「你歷史好,直升台大歷史研究所。」 「最後一頁永曆十五年,一六六一年,明朝最後一任皇帝,緬甸國王抓住他送給清兵,在昆明被弓弦絞死。」 「台大歷史系博士,月薪三萬二。詐騙集團的董事長愛雇歷史系畢業的天才,天天陪他講古當娛樂,比唱KTV爽。」 「明白了,這家人從明朝初年記載家譜,記了三百年,我猜最後一名家長和家人分離逃到台灣,身上沒錢,不如把家譜交給當鋪換銀子吃飯,當票寄回老家,希望後代贖回,了解家族史。」 「誰想了解家族史,能分到三百年前忘記分給我的遺產?你家八代了不起,遺產留給你,拜託,我連曾祖父是誰都不知道。你我不是同款進不了台大,念間不知哪天消失的大學,畢業等於失業,開Uber天不亮送人去機場,準備以後一生一世存錢買房子。喂,家譜值錢嗎?」 「送故宮博物院,院長覺得明朝的家譜太遜了,帶我進倉庫參觀,他們有宋朝的、唐朝的,讓我慚愧。」 「不必慚愧,江湖人在走,不走停在那裡等日出的叫紅綠燈。重點在拿去拍賣能賣多少?」 「二手書店一本賣十元,拍賣的話,說不定這本家譜的後代是郭董、張董,肯付幾千萬。」 「碰運氣,我呷意,明天拿去碗糕拍賣公司,賺的錢我分三分之一。」 小傑沒理會,伸手再進櫃子,摸出一塊竹片,前後看了幾遍, 「這是當票存根。」 「寫什麼?」 「永曆十六年押給我祖先,年利息一兩黃金。」 「一兩黃金等於八萬元。」羅曼轉轉眼珠。 「你數學沒及格過,怎麼知道?」 「別管。一年一兩黃金,從永曆到現在多少年?」 「三百六十年,你用四百年算好了。」 「四百年乘八萬元,哇哩咧,三千兩百萬元。你們黑心當鋪利息都算複利,靠,複利怎麼算?總之,恭禧鄭同學,我們發了。」 「對不起,以前看不起你的數學。」 「高手在民間,謙虛。我爸說的。三千兩百萬元是利息,本金多少?」 小傑再看竹片, 「黃金十兩。」 「算了,小錢,做人謙卑,不必趕盡殺絕。」 「沒用,要有人贖回才會付利息,三百六十年了,子孫不知在哪裡,誰會來贖?」 「說不定先生,樂觀,我們現在坐在金山上面,馬上數金條數到兩眼脫窗,肩膀脫臼。」 竹牌背面另寫了一行字:至贖回為止。 「至贖回為止是什麼意思?」 「我爸沒教我。猜想是活當到彗星撞地球。」 「五十分以下連補考也不行,死當。」 「永遠可以贖回的意思。」 「過四百年也沒人贖,不賣掉還占空間,難怪老百姓永遠窮困。」 「做生意講信用。」 小傑把竹片和家譜放回櫃子,拿起第二把鑰匙,乙拾參。 第二排第十三號櫃子,紅綢布包成長方形。 「不會吧,梳子。」 小傑拿起梳子在燈光下看, 「玉做的。」 「你學過玉石鑑定?」 小傑看著梳子忽然直覺說出「玉做的」,他亂猜? 「不好用,梳子的齒那麼粗,我的髮質細,梳了等於沒梳。」羅曼梳了兩下的評語。 「梳子也可以當裝飾品,古代女人插在頭髮上,好看又代表家裡有錢。永曆三十七年,十年期。那年清軍攻占台灣,兵荒馬亂,當掉梳子換錢買糧食。」 「十年期,死當,沒來贖回,已經算我們的,可以賣多少錢?」 「難說,很多玉製品用作陪葬,不容易出手。」 羅曼不說話了,老鼠找貓的眼神,看前看後看到屋頂, 「愛說那個字?愛被人踹破卵蛋?玉做的梳子不管誰用還是梳子。」 「如果不是那個字,我沒辦法解釋。」 「結果你家地下室滿滿寶物,沒一樣能換錢。」 「我哪曉得。」 拿起第三把鑰匙正要看號碼,鈴聲響起,兩人嚇得脖子快扭斷。 「什麼聲音?」 又一長串鈴聲。 「門鈴。」 「誰找你?」 「大概你爸叫我們回去睡覺。」 「很晚咧。」 兩人上樓,羅曼躲在櫃檯的鐵柵欄後面, 「你去開門,要是那個字,你帶那把寶劍去,記住刺心臟再砍掉頭,刺吸血鬼殺妖魔那樣,讓他們永世不得投胎。唸阿彌陀佛。」 小傑沒問道教師公的徒弟為什麼叫朋友唸佛教的佛號。 拉開大門,一陣冷冽狂風吹得小傑不能不遮住臉往後退,掛在屋頂的鑰匙發出叮噹聲。好不容易穩住腳步,小傑抓著門望外面,一片漆黑,零星燈光時亮時滅,夏天的夜晚居然沒有月光,天空也暗得像快下雨。風吹到他臉孔,打從腳底冷起的寒風,風裡飄著無法辨識的好幾個黑影。 「誰?」他發抖的聲音喊。 黑影沒回答,晃得更凶更快,他眨眨眼睛,黑影的色澤比黑夜濃,像幾團倒在黑紙上的墨汁水珠,帶著閃爍光點翻滾。冷風刮過,黑影擺動,是人還是街邊被風吹成一球的落葉? 「誰?」他再喊。 黑影愈飄愈近,忽然影子消失,風停止,巷子靜得令他想起月球的寧靜海,透過網路畫面看到的寧靜海。感覺世界凍結,連聲音一起凍結,從冰庫內取出中間凍結了幾個水泡的冰塊。有如冒在剛燒開水上面的蒸氣,幾年前台北大停電的夜空,聽得到沒有聲音的聲音。 本來對面公寓還有幾戶亮燈,不知何時起全關了,連路燈,連二十四小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斷電的太陽能路標牌,也不見了。 回過神,黑影逼到他面前,仍看不清形體,扭曲,舞動,聞到陌生又複雜的氣味,雖不知什麼氣味,卻體會得出氣味的冰冷溫度。 想退開,想揮手打掉靠近鼻尖的氣味,不然他可以馬上退回店內關起門,可以扔下店跑去巷外的大街,他卻動不了,甚至眼神無法離開不停飄動的黑影。 從小聽老人家說過,遇到不能說的那個字有幾種處理方法,尿尿,他在夢裡試過,結果尿了床;心中唸佛號,他已經唸了好幾分鐘,未發生作用;閉上眼,隔一陣子再睜開,據說就再看不到那個字。他閉不上眼,連說服自己不看黑影也辦不到。想別的事,想暴力一點的,而此刻他腦中僅有眼前的黑影。忽然一股力量從肚子快速往上升,熱熱辣辣,他需要空氣,得喘息,他只能張開嘴大喊: 「找哪位?」 「他呢?」 刺骨寒風隨黑影說出的每個字射至小傑身上,彷彿一盆冰水傾頭而下,他劇烈顫抖的左手緊抓門框,颱風襲來,他恰好站在樓頂,看得出風的模樣,如快速運動中拉出上千上萬往同方向奔逐的巨人。 一下子風消失,留下極地溫度。 他?忽然想到躺成大字形的爸,來找爸的? 聲音既像出自一張嘴,又像來自好幾張嘴,阿三玩過的電子合成音樂那樣,好幾個人的歌聲併成一個檔,好幾個人同時對一支麥克風說同樣的兩個字。 「你們找我爸?」 「他呢?」 「認識我爸?」 「他。」 「誰?」 「他答應我。」不同的聲音疊在一起,最後的我聲拉得很長。 小傑鼓起勇氣: 「我們暫時停業。」 男人女人聲音混在一起: 「他。」 無數針刺進身體,小傑兩手亂揮,黑影變成很多泡泡。 「停業。」他喊。 逃回店內他重重關上木門。 不知什麼東西敲打門,再落到門口的石板,喀啦咚乓。
「誰?」櫃檯後探出一個頭,「誰?」 小傑渾身哆嗦,探出的頭是羅曼。 羅曼拿劍爬出櫃檯, 「外面是誰?你中猴嘍?」 「冷。」 說完小傑已支撐不住,順著門滑到磨石地面。 「死了,身體冰的。」羅曼縮回手。 「冷。」 「幹,恁伯最不會衝這三小,我去燒水。」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靈異懸疑驚悚X宮廟民俗法術X陰陽典當生意
揚名國際小說家張國立繼「炒飯狙擊手」後,開啟「當鋪傳奇」新篇章!
日落之後才營業的四百年老字號「圓框鄭」+七月初一鬼門開零時生的第九代未成年接班人
不斷怒問「他呢」的一群冷冽黑影,是前來尋物、索命、還是另有所求?
【限量珍藏版】裸背穿線裝訂&避邪護身符扉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