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做英雄: 一個台灣人在烏克蘭的戰爭洗禮 | 誠品線上

我不做英雄: 一個台灣人在烏克蘭的戰爭洗禮

作者 陳晞
出版社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我不做英雄: 一個台灣人在烏克蘭的戰爭洗禮:這不是小說,一切故事皆為真人真事是一個普通的士兵,以第一人稱所書寫的戰場紀實用於銘記那些不屈於強權,為了理想和信念而獻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這不是小說,一切故事皆為真人真事是一個普通的士兵,以第一人稱所書寫的戰場紀實用於銘記那些不屈於強權,為了理想和信念而獻身的一群人的故事「不如乾脆加入烏克蘭國際兵團吧!」結束了五年法國外籍兵團生涯的陳晞,望著馬賽湛藍的天空有些失落、惆悵的時候,腦海中冒出了這個即將為他未來人生帶來巨大衝擊和影響的念頭。一個出身在台灣的年輕小子,大學念文組的他,卻跟人們所以為的印象有著截然不同的強悍、堅毅的外表。他毅然決然加入烏克蘭國際兵團,決定將自己在台灣以及法國所學的戰技,體現在需要這些經驗與技能的烏克蘭戰場。在他加入國際兵團的時候,正值基輔在東線戰場推進的時刻,他很快投入到重要的哈爾科夫前線。類似陳晞這種曾經在國際聲譽卓然的戰鬥部隊服役的基層士兵,自然是烏克蘭急於網羅的對象。這本以「日」為單位記錄的戰場日記,是作者利用一台小平板,搭配一組無聲的攜帶式簡易鍵盤在戰場上完成的。在隨時都可能遭遇不測的烏克蘭戰場,陳晞通過文字、影像、照片的記載,甚至先行在網路發表,為自己的作戰足跡留下了可供其他人參考的寶貴資料。《我不做英雄》是陳晞親眼見證下的烏克蘭戰爭,那是一個你在網路與電視新聞都不會看到的真實戰場紀實。他歷經過火砲轟襲的洗禮,他也看過同袍被襲擊後受傷,即使受訓時學過急救包紮,面對真實狀況的震撼教育才真正使人從持槍上場的士兵,蛻變成堅毅沉著的戰士。我們跟著陳晞的腳步,了解這一段從馬賽出發至烏克蘭的過程,最後在接戰、退出,到返台的經歷。他並沒有在戰場被敵軍所傷,最後卻在平靜的戰線之後,被來自家鄉的同袍給暗算傷害,驅使他最後離開戰場,返回台灣。「真正的英雄不是已經逝去,就是還在前線持續奮戰著。」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專家一致好評推薦老兵Allen Lin(著名軍事作家)許誠宜(前海軍陸戰隊退役中校)趙武靈(戰術戰鬥 緊急傷患救護講師)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陳晞新北人,中文系畢業,完成了國民應盡的兵役義務之後,他遠赴法國加入外籍兵團,成為精幹的戰鬥步兵。完成合約之後,在朋友的牽線之下,再往東歐進發。這次他要成為烏克蘭領土防衛國際兵團的一員。曾經有豐富軍旅履歷的他,在烏克蘭戰場面對入侵的俄羅斯,國際軍團借助他過去在北約系統的訓練成果與經驗,在戰場上與入侵者對戰。參戰期間,他在推特建立了名為「不識廬山」的匿名帳號,記錄他在戰場上的所見所聞,因為他在戰場上的表現,被隊員稱為「神速」。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序言第零章 起因第一章 意外之旅第二章 庫皮楊斯克區攻略戰第三章 東進的征途第四章 泥濘中的激戰第五章 徒勞無功第六章 重生第七章 廢墟中掙扎第八章 戰場外的戰爭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我不做英雄: 一個台灣人在烏克蘭的戰爭洗禮
作者 / 陳晞
簡介 / 我不做英雄: 一個台灣人在烏克蘭的戰爭洗禮:這不是小說,一切故事皆為真人真事是一個普通的士兵,以第一人稱所書寫的戰場紀實用於銘記那些不屈於強權,為了理想和信念而獻
出版社 /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6269802890
ISBN10 /
EAN / 9786269802890
誠品26碼 / 2682582732005
頁數 / 288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14.8X21X1.85CM
級別 / N:無
重量(g) / 418

試閱文字

導讀 : 本書能夠出版,除了要感謝我的編輯區肇威先生對我的邀稿,也在我寫作期間提供我很多相關參考書籍。同時還要特別銘謝我的中文系同窗跟身邊的友人,對於我的文章上提供很多有用的建議和修改,集結眾人的力量才能夠順利完成此書,讓我這本烏克蘭的見聞錄能夠以不同的傳播載體讓更多人看到。

期望透過此書讓更多人能夠了解現代戰爭下的真實樣貌,同時也為我的人生經歷做一個註解。雖然因自身文筆的限制,但我仍舊努力用最清晰的文字還原當時的情況,將我在烏克蘭期間,利用空餘的瑣碎時間寫下的零散日記重新編撰而成,忠實地記錄我在戰爭中的一切所見所聞。

這不是在寫小說,我也不是小說家,一切故事皆為真人真事。這是一個普通的士兵,以第一人稱所書寫的戰場紀實,用於銘記於那些不屈於強權,為了理想和信念而獻身的一群人的故事,記述著那群默默無名的勇者。

這裡不得不引述戰爭影集《諾曼第大空降》(Band of Brothers)中我最喜歡的一段話:
「我不是英雄,但我曾經與英雄們一同並肩作戰。(No, but I served in a company of heroes.)」
——溫特斯少校(Richard Winters)

作者的部分收益將按比例分別捐給烏克蘭國際志願軍、烏克蘭部隊以及民間援助烏克蘭的非政府組織。

2024年春,台北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一章 意外之旅

二○二二年八月,本還在法國悠閒地享受退伍後無所事事的日子,突然一則來自凱的訊息打破了我平靜的生活。
「想不想要去烏克蘭?」
「你在說什麼?你不是才剛退出的嗎?」
原來是凱以前所屬的國際兵團原單位詢問他要不要重返烏克蘭。單位目前正在跟烏克蘭軍隊一同訓練,近期之內可能將會有一個重大的任務和行動需要人手支援,凱因此邀請我一同前往。
透過一番討論,同時徵求凱的上級同意之後,我們便決定動身前往烏克蘭。
當時並沒有想太多,因為根據凱過往的經驗,在那邊可能又是無聊的待命和訓練生活,所以一開始沒有太多的期望,而是抱持著到烏克蘭體會「戰場」的心情,體驗一下所謂的戰地風光。
擔心又會是長時間毫無作為,我們給自己設定一到兩個月的期限,不然最多就是待到年底,給兵團、隊友和長官一個交代,也算是仁至義盡。為此我還帶了書本跟簡易的健身器材,準備用來打發可能會有的無聊時間。
沒有留給我們太多的時間做準備,上級希望我們越早抵達越好,因此在還沒完全準備充足的情況下,我們就買好機票、拎起行囊,匆匆踏上未知的旅程。
這次的出發沒有讓太多人知道,除了少數幾個在法國外籍兵團的戰友之外,甚至連在台灣的家人朋友都不知情。
我們邁向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截然不同的文化和語言、完全無法預測的未來、一個正在「戰爭」中的國家。
這是一趟孤獨且低調的旅程。
幸運的是,有凱一同前往,由於他早前加入的經驗,熟悉整個路線和流程,替我們省下不少研究的功夫,無疑是給我吃下一顆定心丸。

9月9日 一波三折的啟程
由於來自烏克蘭的催促,不出兩週,在瞞著家人的情況下,九月初我們已經拿著機票坐在登機門前等待。正當我在心中描繪著烏克蘭現在可能的樣貌,一邊等待登機之時,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把我的心神拉回現實:
「你是逃兵嗎?」
一個頂著陌生面孔的白人指了指我身旁的行李袋。
先是愣了一下,才意會到他看我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其中還有法軍公發的行李袋,把我誤會成了一個準備逃離法國外籍兵團的逃兵。
我向他表明了退伍軍人的身分,還有這趟旅程目的地是烏克蘭,陌生人頓時嚴肅了起來,問道:
「到烏克蘭?你們要到哪個城市?」
「到哈爾科夫︵Kharkiv︶。」
「那裡是我的家鄉,你們這個時候要到那邊想做什麼?」
在跟他一番解釋之後,了解到我們此行的目的是為了加入烏克蘭國際兵團。聽到這樣的回覆,那名陌生男子終於放下戒心,並展露出了笑容。
在彼此互相介紹之後,原來眼前這名男子佛拉德是名烏克蘭人。他以前也是法國外籍兵團的一員,在服役第四年的時候,因為恰逢俄烏戰爭的爆發,於是便脫離外籍兵團回烏克蘭並自願參軍,投入保家衛國的行列中。
此次恰巧碰上他回法國辦點事情,目前正要返回烏克蘭戰場,於是便有了這一次的相遇。
正因為有相同的過去和相同的目的,很快我們便熟絡起來,一路聊到登機直至抵達波蘭華沙機場。熱心的佛拉德表示,我們倆只要放心跟著他走,完全不用擔心交通的問題,他會負責替我們引路到底。
下了飛機,順利通過波蘭機場的海關,搭上計程車。知道我們即將志願前往烏克蘭參戰,計程車司機不停直誇讚地把我們送到了巴士轉運站。
經驗老道的佛拉德幫我們購買從波蘭直達烏克蘭首都基輔,預計耗時約十七個小時的長途巴士車票,之後再轉乘火車,大大節省了不少時間,讓我們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抵達目的地哈爾科夫,完成四十八小時內橫跨整個歐洲到達烏東最前沿的城市。
在海、空運被封鎖的情況下,烏克蘭大部分對外貿易和物資運輸只能全靠陸路,在靠近波蘭—烏克蘭邊境的公路上,從車窗望出,可以看著綿延數十公里的卡車長龍。本以為在當地人的帶領之下,這趟路程可能會超乎預期的順利,正當這樣想的時候,意外就降臨了。
在波蘭邊關審查護照的時候,凱因為在歐盟區內滯留超過簽證的時間而被海關扣留。按理說,凱本來應該被遣返離開歐洲,在一番交涉之後,海關理解到我們是為了前往烏克蘭加入國際兵團,所以也不為難我們,決定為凱特別放行,但他必須留在波蘭海關這邊完成一些必要的手續和文件之後才能離開,至少要待上三十分鐘至一個小時左右。
巴士不可能只為了等一個人而耽誤時間,更何況還有一整車的人都在等,而有法國身份能輕鬆通關的我也不被允許逗留在波蘭邊境。無奈之餘,我只能在佛拉德的建議下跟他先入境烏克蘭,然後在烏克蘭邊境等凱過來再一起找其他交通工具。
於是乎我就先行一步抵達烏克蘭邊關,但這次卻輪到我被卡住。
本來加入烏克蘭國際兵團的流程應該是先在網路上或是去烏克蘭外交部報名,在取得官方的邀請函方能入境烏克蘭,可我們並沒有邀請函這種東西,靠著是凱之前烏克蘭給的服役證明跟感謝狀,以及邀請凱回去的長官和幾支他上級的電話號碼,說只要邊關遇到問題,就讓邊防官打電話確認就能放行。
海關非要看凱手上的文件否則不放行,而我根本拿不出來。在透過佛拉德的翻譯下,面見邊防長官並說明事情原委後,最後長官裁示我必須得暫時留在烏克蘭邊關,等到凱過來出示文件並審核過後才行。
沒辦法,我只能留下來等,而急著回去報到的佛拉德也沒多餘的時間留下來陪我,所以我們只能在這邊分道揚鑣。臨別前,我們互相交換聯絡方式,約好等抵達哈爾科夫後有機會再見上一面一起喝一杯。
我默默地從車上把行李都搬下來,望著逐漸遠離的巴士駛進烏克蘭的黑夜中,只剩一股無助感油然升起。
隨後,我的行李都被扣留並且被衛兵帶往一間會議室等著。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依然不見凱的到來,傳訊息也不見回覆,此刻我開始陷入不安之中。
該不會波蘭海關那邊又有什麼變卦吧!莫非凱最終還是被驅逐出境?!沒有他的文件我根本不可能入境烏克蘭,難道我們的烏克蘭之旅還沒開始就要結束?想著要是就這樣回去也未免太窘了,於是我決定返回波蘭邊關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在透過翻譯軟體的幫助下跟不會英文的衛兵表示我的決定後,衛兵說他必須得請示上級。而在等待請示的過程中,凱總算回覆訊息,說波蘭海關終於放行,正在準備過來我這邊的路上,剛好衛兵正扛著我的沉重行李過來,聽到我又不需要回去,低罵一聲髒話又扛走我的行李,只能不住跟衛兵說不好意思。
沒多久,就看著衛兵也把凱帶來會議室。在詢問凱的狀況後,原來是波蘭海關認定凱必須離開歐盟境內超過一八○天,才能再重新入境歐盟,相當於他被迫要在烏克蘭至少待上六個月才行,聽完之後我倆面面相覷,六個月待在烏克蘭聽起很漫長,也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夠待上這麼久。
不過前途本來就一直都很多舛,也只能先不要想那麼多,走一步算一步吧!也沒人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畢竟眼前連能否入境烏克蘭都還是一個問題。
在遞交文件給烏克蘭海關後,他們只回說需要時間審核,要我們稍安勿躁,具體究竟要等多久也沒說,一整夜無聊又疲憊的枯坐在會議室裡無止境的等待著。
坐在椅子上打盹的時候,衛兵陸陸續續帶好幾位需要等待審核的人進來。
就在朦朦朧朧之中,不知不覺迎來了早晨,終於有一位長官過來把我們所有人叫出去,將護照歸還給能夠放行的人。在一個個唱名之後,總算聽到我們的名字,此刻懸在心中已久的大石頭才放了下來。
我們被海關安排的巴士送離邊關。關關難過關關過,雖然過程忐忑不安,但還是通過此行最大的兩個障礙,只期望往後的旅途都能夠順利無阻,然而巴士只是把我們丟在最近的一個巴士站牌就離開了。
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原本擬定好的各種行程規劃全部被打亂,一時之間進退維谷。正當我們還在茫然無措地討論著路線時,跟我們一起入境的烏克蘭人向我們搭上話。
他們是一對會說英文的大學生情侶,正準備前往基輔,得知我們是要參加國際志願兵團便熱心地邀請一道出發。
一開始有佛拉德的幫助,現在又有這對情侶的幫忙,看來我們這一路的運氣還算不錯,又免去一次煩惱交通的問題,坐上計程車準備前往最近的城鎮搭乘火車。
總算正式踏入烏克蘭領土了!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這不是小說,一切故事皆為真人真事
是一個普通的士兵,以第一人稱所書寫的戰場紀實
用於銘記那些不屈於強權,為了理想和信念而獻身的一群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