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遊原 上 | 誠品線上

樂遊原 上

作者 匪我思存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樂遊原 上:"──隨書附贈特製書籤(每本一張)──《東宮》《愛如繁星》作者、電視劇女王匪我思存壯闊古裝奇情之作!古裝大劇《樂游原》原著小說,許凱、景甜領銜主演(排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特製書籤(每本一張)──《東宮》《愛如繁星》作者、電視劇女王 匪我思存 壯闊古裝奇情之作!古裝大劇《樂游原》原著小說,許凱、景甜 領銜主演(排名不分先後)出奇制勝的少年英雄,對上聰明善謀的女中豪傑,棋逢敵手難分軒輊,不如攜手安天下,救蒼生! 「此人狡黠,不可為敵!」這八個字必須謹記在心,時刻提防!世人皆以為他是養尊處優的十七皇孫,唯有軍中同袍聽聞「十七郎」之名,無不肅然起敬,他戰功歷歷、膽大心細,當真英雄出少年。她,是崔家定勝軍中神祕的「錦囊女」,在內為崔家出謀劃策,在外扮作少年郎,驍勇作戰,智勇雙全,實乃雌雄莫辨的女中豪傑。奸臣謀逆,國之將傾,新舊勢力重新洗牌,身為皇孫,他號召兵馬勤王,卻先遇上這崔家女郎,還沒搞清楚是敵是友,一頓陰謀陽謀高手過招,從氣惱,到佩服,再到相知相惜,他的雙眼便再難從她的身上移開……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姓名:匪我思存暢銷作家、編劇,素有「悲情天后」、「虐心教主」、「電視劇女王」之稱,二十一世紀愛情小說領軍人物。出道十餘載,筆耕不綴,創作二十多部作品,版權熱銷國際,更有多部作品如《東宮》、《寂寞空庭春欲晚》、《來不及說我愛你》等改編成影劇,橫跨出版、影視、動漫、遊戲等產業。相關著作:《愛你是最好的時光【上】(熱評電視劇《今生有你》原著小說,鍾漢良、李小冉領銜主演)》《愛你是最好的時光【下】(熱評電視劇《今生有你》原著小說,鍾漢良、李小冉領銜主演)》《海上繁花》《愛如繁星》

商品規格

書名 / 樂遊原 上
作者 / 匪我思存
簡介 / 樂遊原 上:"──隨書附贈特製書籤(每本一張)──《東宮》《愛如繁星》作者、電視劇女王匪我思存壯闊古裝奇情之作!古裝大劇《樂游原》原著小說,許凱、景甜領銜主演(排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6267282229
ISBN10 /
EAN / 9786267282229
誠品26碼 / 2682413349006
頁數 / 320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14.8x21
級別 / N:無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東宮》《愛如繁星》作者、電視劇女王 匪我思存 壯闊古裝奇情之作!
古裝大劇《樂游原》原著小說,許凱、景甜 領銜主演(排名不分先後)

試閱文字

內文 : 引子:大暑

天氣熱得像要墜下火來,連野狗都伏在城牆根陰涼處吐著舌頭。中午最熱的一個時辰,正當輪值的哨卒站不到一會兒,就得輪換著去喝水歇伏。太陽毒辣,透過藤甲像小刀剮在皮肉上,不一會兒汗水就浸濕後背衣服,再過一會兒又被太陽曬乾,結出一層白花花的鹽霜,漬得人皮肉又被小刀剮過一遍似的,每個人晚上跳進河裡洗澡的時候,肩背都會像醃肉似的,又紅又腫。
不過也有樂子。今天是大暑,牢蘭城裡的習俗是要吃羊肉湯,所以趁著大清早日頭還未出,天時涼快,伙房裡宰了三百多隻羊,煮了無數鍋羊湯,上上下下猛吃了一頓。天氣太熱,肉食擱不住,沒吃完的羊肉都被從鍋裡撈起來,伙伕們擔了清水,把城樓上的方磚沖洗乾淨,然後將羊肉整整齊齊晾在太陽底下。只消兩日工夫,這羊肉就被曬得乾透成肉脯,秋冬時節,正好用來做乾糧。
趙六在城樓大太陽地裡的哨位上站了差不多半炷香的時辰,就被換下來喝水。同他一班輪值的老鮑不知從哪裡學得了一個新花樣:在太陽曬得滾燙的牆磚上貼餅子。也不曉得他怎麼從伙房裡偷到了細白麥麵,拿水和好,用石棍將麵胚碾得薄薄的幾欲透光。趁中午太陽最毒的時候,將碾得薄如蟬翼的麵胚往滾燙的牆磚上一貼,頓時滋滋地直冒白煙,等一個崗站完,餅子就熟了。
羊肉湯就白麵餅,可美啦!
老鮑拿一捧麵烙了十來張餅,每個被換下來的人都可以喀嚓喀嚓地嚼著餅子,就著井裡剛汲上來的涼水猛灌一氣,連天時也似乎沒那麼惱人了。天熱就熱唄,反正最熱也就這大半個月,一進八月,或許只是一夜之間,北風吹來,牧草變黃,天上沒準就會飄起雪花。
大暑大寒,就像燒刀子一般,割裂著牢蘭城裡每個人的皮肉,但曬脫了皮,有清清的牢蘭河水可以浸,生了凍瘡,有獾子油可以塗抹。等春秋好日子的時候,照例歡天喜地騎了馬出去獵野味回來加餐,牢蘭城裡駐紮著三千士卒,沒誰不會在這苦日子裡找樂子。
老鮑揭下最後兩張餅,突然聽見背後有人說:「嘿,學了我的法子烙餅,也不給我留一份。」
來者是個未及弱冠的少年,穿著和老鮑一模一樣的藤甲,身量卻比年紀大他一輪有餘的老鮑足足高了一個頭。邊關的日頭將少年皮膚曬得黢黑,可是他眼珠更黑,像兩丸水晶,瞟一眼那烙餅子,老鮑連忙塞給他。「吃就吃吧,別多話。」
「拿餅子就能堵住我的嘴啊?今兒伙房裡的老杜還在嚷嚷,丟了一袋上好的細白麥」麵。」少年將一張餅揣進懷裡,另一張餅送進嘴裡,喀嚓一聲脆響,咬去大半。他用手接著不斷掉落的薄脆碎屑,含混不清地說:「那可是大都護今年開春千里迢迢遣人從宛西城送來,專門給十七皇孫做點心的。原來是被你偷了。」
老鮑道:「休要胡說,哪有一袋白麵,我不過看伙房沒人,順手抓了一把。」
少年三下兩下將餅子吃完,笑嘻嘻地說:「偷一袋是偷,偷一把也是偷,盜竊軍糧可是要重罰的,你可知道?」
老鮑狡黠一笑。「我拿的乃是皇孫的東西,又不是軍糧。這罰也罰不到我!何況十七皇孫不是早就說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們吃什麼,他就吃什麼。這細米白麵,還不是分給眾家同袍享用?」
少年撓了撓頭髮,正待要說話,突然聽到遙遙鳴鏑聲起,不由臉色一變。轉眼第二聲鳴鏑又起,正是每日放在城外的遊騎斥候發出的預警。眾人皆已經聽見了,不由得大驚失色。
雖然夏日水草豐茂的時候,黥民很少侵擾邊城,但牢蘭城地處險要,枕戈待旦,卻是片刻也不敢疏忽。少年立刻抓起值房裡的一張弓,眾人紛紛取了弓箭刀槍,一起奔上城樓。正當值的哨衛已經探出身子,極目眺望,這時候第三聲鳴鏑又響了。
少年招了招手,有人遞了一壺箭給他,他試了試弓弦,抽出一枝羽箭。此時城樓上已經站滿了士卒,分開列陣,劍拔弩張。開國初年,太祖以弓馬得天下,治軍甚嚴。三通鼓響遍若還未列陣完畢,是一定會掉腦袋的。如今國朝已太平盛世百餘年,四海咸服,眾夷歸化,天下弛禁,連治軍也早沒有了開國時的嚴厲。只是牢蘭城扼守西北,歷代鎮守的軍將,卻是從來不敢懈怠。
遠遠已經可以看到煙塵大起,晴空烈日下,像是突然捲起一陣烏雲。伏在城牆下聽著來敵蹄聲的謝長耳終於高高舉起右臂,伸出五根手指。
「五千!」
有人大聲向城樓上的守軍報出敵騎的數量。
五千騎兵,那是前所未有的重襲,黥民們只怕是砸上了全部家當,才湊齊這五千騎兵。黥民近年來勢弱,早就沒有了當年的氣象。聖佑初年,驃騎大將軍杜申在塗元河大敗黥民,朝中也藉此在宛西設置鎮西都護府。等到了承順年間,鎮西大都護裴獻以攻代守,數次接戰之後,逼得黥民不敢再大舉入境劫掠,近幾年來,頂多是入秋前後偶爾有百騎滋擾一下邊陲。數十年來,牢蘭城還沒有打過這樣的大仗。
趙六手心不由漚出一層汗,勾著弓弦的食指微微發抖。站在他旁邊的少年卻很沉得住氣,索性放下弓,從懷裡掏出那最後一張薄餅。
「喀嚓!」一聲脆響,餅似乎在唇齒間迸散,然後被響亮地咀嚼著。眾人繃到極點的心弦都快要斷裂了,所有人都往這邊看,少年不慌不忙吃著餅,弓箭就放在他面前的雉堞上,他小心地用手接著餅屑,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仍舊吃得不緊不慢。馬蹄聲已經隆隆襲來,像是夏天遙遠的雷聲──牢蘭城也是會下雨的,只是下得少,所以每次下雨都像過節一般,大家興高采烈脫了衣服跳進雨裡,狠狠洗個天水澡。
趙六聽著少年喀嚓喀嚓吃餅子的聲音,不由得焦慮。他不禁又回頭看了少年一眼,少年正將手心最後一撮碎餅屑倒進嘴裡,無限眷戀地舔了舔嘴角,然後深深地吸了口氣。
「起!」
少年的聲音清脆響亮,帶著沉著地威嚴,彷彿驚雷般在每個人耳邊炸響。每個人下意識遵從了每日的訓練,屈膝半跪半蹲,扣緊弓弦,從垛口瞄準城外那越來越近的滾滾煙塵。
少年也挽飽了弓,他的姿勢挺拔,全身都迸出一股勁力,弓弦被他拉成一輪滿月,這張弓比他平時用的弓要輕,所以他拉得很小心,似乎是怕拉斷了弦。
敵人越來越近,漸漸煙塵散去,連張揚在風裡的旌旗也漸漸清晰,所有人不由得一愣,因為赤邊玄旗上頭繡著大大「鎮西」二字,此刻斥候業已馳回,大聲向城樓上呼喊:「是我鎮西都護軍!是裴大將軍!」
斥候聲音響亮,城樓上諸人聽得清清楚楚,不得號令卻不得撤回弓箭,所有人都掉轉了目光去看少年。少年探出身子,看清楚煙塵裡領頭的纛旗,還有纛旗下那高頭大馬上的將領。身形高大並未戴盔,披散著頭髮,正是鎮西都護使裴獻;緊隨著在他身邊,馬上背著長槍的銀盔少年,則是裴獻的兒子裴源。而他們身後,正是國朝威名赫赫的鎮西騎兵。
少年這才微微鬆口氣,低喝一聲:「撤!」
所有箭枝從弦上退回,刀槍收起,少年奔下城樓去,吊橋正軋軋放下,裴獻一馬當先,不等吊橋完全放平,就已經策馬躍上橋頭。少年奔跑著迎出城門洞,歡喜地大叫:「裴叔叔!阿源!」目光所及,卻是裴獻和裴源的右臂上皆繫著素白麻帶,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裴獻一見他便勒住韁繩,駿馬長嘶一聲人立而起,硬生生收住蹄步。裴獻騎術精湛,借勢已經滾下馬背,跪倒在地。「裴獻拜見皇孫殿下。」在他身後,裴源也不聲不響下馬,同樣跪在塵埃中。
少年驚疑不定地看著裴獻臂上繫著素白麻帶,又叫了一聲:「裴叔叔……」
裴獻伏在橋頭,卻已經是淚流滿面。「三日前宛西接到河間府傳書,陛下在六月初三萬壽宴上被孫靖那個奸賊所害,陛下……陛下已經殯天了。」
少年似乎被重拳猛然擊中,不由得退了半步。
裴獻放聲大哭。「賊人策反金吾軍,閉宮屠城,太子殉國,魯王、趙王、晉王、韓王……諸王及世子皆遇害,後宮嬪妃公主死殉無數……雲氅將軍韓暢護了太孫,殺出一條血路,最後終於脫出京城,但在城外被亂軍沖散,如今太孫生死不明,還不知曉是否猶在人世。」
少年茫然地注視著裴獻,方當壯年藩鎮一方的都護使跪在那裡,哭得呵呵作響。少年終於聽到自己的聲音,似乎在喃喃地問:「那我父王呢?」
「梁王殿下當日因病沒有入宮,倖免於難,據說已經被叛軍扣押為質。」裴獻終於拭了一把眼淚,長跪道:「臣與鎮西諸府已經決議,請立十七皇孫為太子監國,以詔令天下兵馬勤王。」他仰起臉來。「太子殿下,請允臣等所請!」
少年站在毒辣的太陽底下,似乎仍有些茫然地看著不遠處清波粼粼牢蘭河水,繞城而過的牢蘭河成了天然的護城河,在正午的陽光下熠熠閃爍著萬點碎金,耀人眼目。
少年終於將目光重新投回裴獻的臉上,他的語氣已經平靜而從容。「裴將軍,我不能答允你的請求。」
「殿下!」裴獻猛然抬起頭,臉上淚痕縱橫,眼神悲痛而憤怒。
「太孫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說不定尚在人世。先帝崩,太子薨,應該擁立太孫繼位。」
裴獻大聲道:「國事動盪,當賴長君,太孫哪怕猶在人世,也不過一介稚子!何況太孫不過是太子的長子,並未冊立名號。如今天下烽煙四起,國朝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怎麼能立一個人事不知的小娃娃做君主!」
「裴將軍!」少年的聲音嚴厲,透著不可名狀的威儀,「嫡長名正言順,怎麼可以出言輕慢君上!」他似乎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何況……父王現在落在孫賊手裡,你們要是讓我監國,豈不置父王炭火其上。」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