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力學 上下 (同名超人氣網劇原著小說.首刷限量影劇書衣特典贈品版 2冊合售) | 誠品線上

Love Mechanics

作者 Faddist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愛情力學 上下 (同名超人氣網劇原著小說.首刷限量影劇書衣特典贈品版 2冊合售):【春光‧南風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春光‧南風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首刷限量特典贈品】上下冊官方授權影劇書衣+劇照明信片三張+主角劇照軋型貼紙一張+A5雙面劇照資料夾一個※比戲劇更細膩更刻骨更拉扯的情感糾葛描述※※徹底體會Vee學長與Mark學弟的曖昧甜蜜,心蕩神馳,痛楚無奈,難以自拔※※完整收錄番外特別篇三篇※※知名繪師紅茶繪製怦然心跳絕美書封插畫※——✴✴✴——花心渣男攻學長 X 釣系傲嬌受學弟一段追妻火葬場的揪心虐戀情事泰國MEB年度最熱門小說,爆紅人氣同名泰劇《愛情力學》原著小說當紅人氣男星Yin與War最強火花代表作!——✴✴✴——Mark發現追求已久的Bar學長心有所屬後,心灰意冷來到了酒吧買醉想灌死自己,卻遇到了Bar的好友Vee。Vee早就看不慣這個聽不懂人話、死纏著自己兄弟的討厭學弟,於是在酒精衝腦、不懷好意的惡作劇心思下,把斷片的Mark撿了回家。Mark朦朧之中以為眼前的學長是自己心心念念的Bar,不顧一切地獻上渴望的雙唇,執意傳達自己迫切的思念與熱情…..一夜激情過後,Mark清醒過來,赫然發現身邊的人竟然是早就有女友的學長Vee!而學長竟惡人先告狀地警告Mark別說出去,Mark回罵後憤然離去,卻沒注意到背後Vee玩味的眼光……本來不該有交集,卻因錯誤而開始的兩個人,將會發展出什麼樣你追我跑的關係呢?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姓名:Faddist泰國暢銷耽美名家,泰劇En of Love系列改編該作者原著:《Tossara》、《Love Mechanics》、《This is Love Story》,作品廣受好評,擁有大批忠實書迷。相關著作:《愛情力學.上冊(同名超人氣網劇原著小說)》《愛情力學.下冊(同名超人氣網劇原著小說)》譯者簡介 姓名:烤鴨的鴨新聞編譯起家的文字雜工,蛋餅教的狂熱信徒。譯有:《VICE VERSA 反之亦愛》、《GAP粉紅理論》、《我的幻想男友》、《紅線》、《心動騎遇》、《Breath呼吸》。繪者簡介 姓名:紅茶台灣知名插畫家,繪畫作品:《神都聽見了嗎》、《愛在空氣中》、《夏日戀曲》、《奇蹟》。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目錄序幕 幻想與現實第一章 他喜歡的不是你第二章 人人稱羨的愛情,不屬於每一個人第三章 不在心裡,卻揮之不去第四章 不想傷心的話,喜歡誰就趁早說第五章 現在這樣算什麼?第六章 改變的東西第七章 意義不明第八章 狗狗第九章 脆弱時只是想要有人安慰第十章 不要臉第十一章 親愛的,我們暫時分開吧第十二章 逐漸清晰的曖昧第十三章 朋友們的八卦本性第十四章 嫉妒 調情 索求 動心第十五章 眼對眼第十六章 老婆第十七章 別傻了第十八章 形容這感覺第十九章 我們的氛圍第二十章 我們是什麼關係第二十一章 情感第二十二章 最終只有痛楚第二十三章 消逝的溫暖第二十四章 綿長的情意第二十五章 為了什麼第二十六章(一) 既視感第二十六章(二) 既視感第二十七章 從頭開始第二十八章 一百第二十九章 情感早已結晶第三十章 什麼也不是第三十一章 堅信第三十二章 不做男友第三十三章 心上第一位特別篇(一) 準岳父與準女婿特別篇(二) 公開宣言特別篇(三) Vee學長和Mark學弟的一週年作者後記

商品規格

書名 / 愛情力學 上下 (同名超人氣網劇原著小說.首刷限量影劇書衣特典贈品版 2冊合售)
作者 / Faddist
簡介 / 愛情力學 上下 (同名超人氣網劇原著小說.首刷限量影劇書衣特典贈品版 2冊合售):【春光‧南風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6267282182
ISBN10 /
EAN / 9786267282182
誠品26碼 / 2682397330007
頁數 / 768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14.8x21
級別 / R:限制級

試閱文字

內文 : 逐漸清晰的曖昧 [Mark Masa] 考試期間的日子相當難熬,尤其這還是期末考,更是讓人備感壓力。我之前曾在期中考期間整天彈吉他、跟朋友們黏在一塊兒,而且因為當時還不太熟悉大學生活,最終成績也就不如預期,只能在期末考前加倍苦讀,總算幸運地熬過最後兩、三天的考試。 我依然跟直屬學姊坐在店裡,隨著Yiwaa學姊打電話把大二的學長姊也叫過來,我們的陣仗也越來越大了。今天這場聚會的核心主旨,是要替Vee學長緬懷他的過往人生,拿這理由來揪團喝酒,顯然是完全沒有要替主角本人著想。 回到座位後,我依舊坐在Vee學長對面,學長依然面無表情地繼續喝酒。我偷瞄著這群人裡最帥的那位,而他也回望著我,那雙原本只透著陰鬱和紊亂的雙眼,現在卻多流露出了些總感覺是因我而起的東西。 「Vee學長……我問你喔,你真的跟Ploy學姊分手了嗎?」我聽見Son開口問。我不知道大家都在聊些什麼,畢竟根本就沒多認真在聽,但Vee學長在聽見這個問題後,便將視線從我臉上移開,轉向問話的人。 「還沒……」低沉的嗓音毫無起伏,「她說先暫時分開。」學長接著說。我看見 Vee學長雙眸中的哀傷,這樣的事,想必誰碰上了都會傷心。想想當初的我,只是單戀著 Bar學長,但在看到他交男友時還是痛苦得死去活來,而Vee學長他們都已經交往了這麼久,若不傷心就算不上是人了吧。
「我學長好酷啊。」Pak學長舉起酒杯喝了一口。
「那學長,你不會覺得可惜嗎?」Fuse問。
「不然你要我怎麼辦?」學長淡淡地反問。
「不哄她一下嗎?」 聽了 Pak學長的問題, Vee學長便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看似若無其事,卻讓我忍不住暗自竊喜。真是太罪惡了在人家分手時這麼開心,該下地獄的。 「一開始也想好好談,但我現在覺得分開也好,我才能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事。」
Vee學長的一席話讓眾人都陷入沉默,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他身上,尤其是跟他同屆的學長姊們。 「我覺得……Yoo哥說的準沒錯,你一定有些什麼事。」 Pond學長說著便伸手指向 Vee學長。
「又關你屁事?」Vee學長拍開對方的手罵道。
「好粗魯啊,把拔是帥哥,講話不可以這麼難聽喔。」Pan學姊說著露出甜甜的傻笑,她大大的眼睛此時已經有些溼潤,我不知道她什麼時候來的,但怎麼已經喝醉了?
「妳別再叫他爸爸了,他都沒老婆了,妳要當沒媽的孩子嗎?」Kla學長說。 「不要啦……把拔,你趕快找個新媽媽嘛,來,這邊隨便挑吧,學學 Nuea那傢伙,他才剛吃完一位嫩妹呢。」
「靠!我什麼都沒做!」Nuea學長扯著大嗓門說,還往我這邊看了一眼。
「沒做個屁啦!Mark要是沒坐在這裡,你也不會回來啦。」Pond學長拍了拍 Nuea學長的肩膀。
「關我……跟我有什麼關係嗎?」本來沒有要這麼禮貌的,但接收到對面那人的視線,只好緊急轉換了口吻。Vee學長不喜歡聽我爆粗口,特別是對學長姊,我只好改一下自己的說話語氣,讓整句話聽起來不過於失禮。
「學弟啊,你是真的不知道啊?Nuea他……」
「我要回去了。」Vee學長說著便站起身,正在說話的Kla學長只好停下來看他。
「是要回去抱老婆?你也沒老婆可抱了,回去幹嘛?我們是來陪你緬懷那位超~~讚女友的耶。」Kla學長說。 「還真是謝謝你們虛情假意的關心喔,剛剛聊的事有哪件是跟我有關的?聊個五分鐘叫安慰喔?」Vee學長回嗆,眾學長姊露出了歉疚的表情。 「別這麼凶嘛……我都來不及反省了。」Yiwaa學姊說。
「妳的表情跟講出來的話都超唬爛的啦。」Vee學長推了下Yiwaa學姊的頭。 「好壞喔……」 Yiwaa學姊哀號著撲到 Kla學長身上, 「那你現在好點了?」
「嗯。」Vee學長點點頭。
「你這樣回去沒問題嗎?」Nuea學長問,Vee學長若有所思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又轉頭看看我。
「……Mark說要跟我一起回去。」啊?我揚起眉頭望向他。
「過來啊。」他強硬地說。簡短的命令句和有所求的視線,讓我情不自禁地放下了酒杯。
「他們什麼時候變那麼熟的啊?」我走上前時,聽見Khampan開口問。
「嗯……就是說啊。」Nuea學長說著便望向Vee學長。
「不知道……應該比你早吧。」Vee學長平靜地說完便看向我,用眼神示意著「跟我走」。我安靜地跟在他後面往外頭走,離開前也不忘闔起雙手,向一頭霧水的學長姊們行禮道別。 我跟著Vee學長走出酒吧,學長轉身看我,停下腳步等我跟上,好多人都在往我們這裡看,但學長卻好像一點都不在意,反倒是我覺得很不自在,好久沒被這麼多人盯著看了。 「那是Vee學長嗎?」
「在哪……你是說那個超帥的校園王子嗎?」 「對啊……剛跟 Ploy學姊分手的那位啊。」
「那個男生是誰啊?」
「拜託別跟我想的一樣啊,我們已經失去一個 Gun了。」
「老娘要定學長了。」
「人家要的如果是別人,妳也吃不到啦。」 傳進耳裡的議論聲令我不覺地停下腳步,話題中心的帥氣男人好像也聽見了,他轉頭對那些人投去惡狠狠的視線,周遭於是安靜了下來。 「你停下來幹嘛?」他不悅地說。
「沒事……」我應了聲便繼續跟上。
「等那麼久也覺得很不爽吧?」在我終於跟上他後,學長開口問。我望向學長的臉龐,想確認他這句話是指什麼,年長的他沉默不語,只是朝我微微一笑。 「走到我旁邊來啊。」他轉過身與我並肩,我們沒有牽手,也沒有勾著彼此的手臂,在成雙成對而來的人潮中顯得突兀。原本還以為會穿幫,但現在只覺得穿不穿幫都無所謂了,只要能讓我稍微走在學長身旁就好。 因為待在學長身邊,讓我感覺很好。 *** 我在一幢房子前停下腳步,曾經以為自己不會再來到這裡了。我望向學長,對方卻只是挑起眉毛,像是在問我「怎樣?」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跟著學長踏進他的家門。 屋裡一樓只留了幾盞燈沒關,我瞥向牆上的時鐘,再環顧了整間屋子,都晚上十一點了,這個家還開著燈嗎?還是為了兒子留的,怕學長喝醉了找不到回房間的路?但才沒那回事呢,學長他走得可直了,根本像沒喝酒一樣,就算眼眶看上去有些紅腫,也不是酒精造成的。 「還以為你不會回來了。唉呀……Mark。」我跟著學長往樓上走時,Yoo哥正好走下樓,我在樓梯口停下腳步,讓對方先下來,雙手合十、面帶微笑地向他問好,他也微笑以對。 「那幹嘛留著燈不關?」Vee學長問。 「我要出門啊,Kook他們要我幫忙改東西,也不知道是在搞什麼鬼,浪費我時間。」Yoo哥抱怨完後便停留在原地,盯著Vee學長看。 「你要出門就快去啊站在這裡幹嘛?」做弟弟的人抬頭看了看哥哥,再看看門口。 「你停在這,我就也想停一下啊。」Yoo哥雖是在對Vee學長說話,眼神卻投向了我。 「你欠揍嗎?想去哪就快去。」Vee學長推了下Yoo哥,拽起我的手臂,拉著我上樓回房;我一句話我沒說,轉頭看了看Yoo哥,只得到對方一個微笑。 久違地進到Vee學長的房間,我四處張望了一下。上次是我第一次,也是最近一次來到這裡,本以為再也不會踏進來,卻還是傻傻地跟來了,此時的我已經坐在Vee學長的床尾。 「啊……」我從Vee學長手中接過熱水,定睛一看便發現是薑茶。 「看什麼?不是稀飯啦。」關稀飯什麼事? 「跟稀飯有什麼關係?」我開口問,拿起杯子啜飲了一口,方才的微醺感得到了緩和,喉嚨也放鬆了許多。學長還真厲害啊,感覺他喝了很多,怎麼都沒喝醉?
「……你跟 Yoo是怎麼回事?」喝完薑茶後,學長開口問我。什麼叫怎麼回事?這人說的是人話嗎?
「沒怎樣啊。」我簡短地回答。表面上是沒什麼,但其實還是有什麼的。 Vee學長那天跟我說要去找Ploy學姊後,我便靜靜地待在自己房間等著。沒錯,我那時有想過偷偷把耳朵貼在門板上,聽聽他們在講些什麼,但最後還是沒那麼做。一直到隔天,Yoo哥傳臉書私訊問我Vee學長在哪,我也就老實跟他說了。應該不難看出Yoo哥早已知道我和Vee學長之間有些什麼,打從初次見面時,被他那犀利的眼神看著,就覺得這個人有本事看穿一切。 我也沒跟Yoo哥聊太多,只知道他那天 Vee學長帶回家了。Yoo哥後來都有持續跟我聯絡,像是在跟我報告Vee學長的狀況。我擔心歸擔心,但還能怎樣呢?難道要我打電話給他?其實我根本也連絡不到學長,只能從Yoo哥那裡得知消息。 「你要我相信這種話?」Vee學長惱火地瞪著我,語調沒有絲毫起伏。 「真的沒怎樣,就是有聊一下……」 「Mark……那是我哥,我都已經跟Ploy分手,要去找你了,結果你居然跟我哥私下來往起來?」學長伸手撩了下頭髮,走到書桌旁拉了張椅子,坐下來跟我談話。
「你們不是暫時分開而已嗎?」我忍不住在心裡偷笑,看到有人因為我而變得心浮氣躁,也是蠻爽的。 「那就跟分手沒兩樣了吧?她都已經有了別人……大概不會再回頭找我了。」他垂下了視線,我意識到自己不該拿學長的感受作樂,差點就忘了他們有多相愛,會因此而很失落也不奇怪。 「我只有跟 Yoo哥聯絡而已,」Vee學長聽了這話才抬起頭來,「因為聯絡不到你啊,只能找Yoo哥。」
「拿去。」我看著學長遞過來的手機,蹙起眉頭。「想加什麼就全拿去加。」
聽見這句話,我忍不住低頭偷笑,將螢幕已經解鎖的手機接到手裡點按起來。「好了。」我將手機還給對方。
「不要再從別人那邊問我的事了,想知道什麼就自己問我。」學長以暴躁的口吻說。 「嗯。」我不知道還能回什麼話,只能應聲表示明白。我想知道、想問的事可多了,只是不知從何問起。我想知道他跟所謂已經分手的那個人是真的分手了嗎?想知道暫時分開是分開多久?想知道他現在還痛苦嗎?對她的愛還有多深呢? 「你那樣看我是什麼意思?」他突然出聲問我,把我嚇了一跳。他發現我一直在盯著他看了嗎?那我望著他的眼神,他讀懂了嗎? 「想知道什麼就問啊。」學長走向坐在床上的我,我本來不想別開臉的,但他帥氣的臉龐低頭湊了過來,令我還是別過了頭。 「太……太近了。」我躲開了學長,他停下了動作,我們的鼻尖短暫地相碰一下……接著學長便將臉埋向我的肩膀。 「Mark……」
「嗯?」
「Mark。」
「怎樣啦?」我沒好氣地問,被這一個勁兒地喊著我的名字,卻什麼都不說的傢伙弄到有點煩躁。
「就只是想叫你。」
「什麼跟什麼?」我推開眼前的人,他在我身旁坐好,我們對望了一會兒,他才平躺到了床上。
「你是怎麼做到不再喜歡 Bar的?」他望著我,以低沉的嗓音提問。我回望著他,不由得嘆了口氣,別開了頭,我實在不想看到他那悲傷的眼神。
「我沒有不再喜歡。」
「什麼意思?」 我低頭看向自己的手,接著說,「我沒有不喜歡,只是不再想得到他了。Bar學長很開朗、可愛,誰會喜歡他都不奇怪,但 Gun把 Bar學長照顧得很好,看到他過得幸福,我也覺得很開心。」 「怎麼辦到的?」對方不敢置信地問,我微微勾起嘴角,也在他身邊躺下。
「怎麼辦到的,難道還需要我說嗎?」我轉頭面向那張英俊的面龐,朝他投以淡淡的笑容。 Vee學長先是愣愣地盯著我看了一會兒,才輕輕乾咳了幾聲。「你轉過去啦。」他推開我的臉,自己也別過頭去。
「哈!你害羞喔?」我追問著貼近他。就算我是被學長壓在下面的那個,那也不代表我要軟弱嬌羞啊,我的前任們可都是拜倒在我的魅力之下呢。
「才沒有害羞。」Vee學長說是這麼說,耳根卻紅透了,俊朗的臉蛋背對著我,看得我忍不住嘴角上揚。
「相信我……學長,你可以放下她的。」我對他說,此時他正好回過頭來看我。「真的?」低沉的嗓音輕輕問,「她是我交往過最久的對象了……你真的辦得到?」
「我辦不到啊,這取決於你。但我可以幫你。」
「Mark,謝謝你……明明我對你也沒多好啊。」學長一邊說著,結實的手臂一邊搭上了我的腰。學長不明白,就連我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上他,他說得沒錯,明明他對我就一點都不好,但人的心啊真的動了心,又哪能阻止得了呢?我也只能順應自己的心,讓自己的情感順其自然地發展下去,若是運氣好或許我能讓學長忘掉舊愛,若老天不站在我這邊,他們可能又會繼續相愛,最痛苦的結果不過是如此……
大概跟剛開始時也沒兩樣吧。 我被透進房裡的陽光照得睜開了眼,先是連連眨了幾下,好讓自己適應光亮,才低下頭去看看身旁的人。Vee學長躺在比我下面一點的位置,英俊的臉靠在我肩膀上躲避陽光。經過昨晚的那番談話後,我們就保持著這個姿勢睡到天亮,沒有先洗澡,連起身去洗個臉都沒有,搞得我現在覺得自己渾身都黏答答的。 清晨的空氣微涼,我下床把電扇關了。Vee學長的家不大,就社經地位來說不算是有錢人,但生活算是還過得去,不會太清苦,卻也絕對稱不上無虞,跟我這種不知民間疾苦的人完全不一樣,說得直接點我從沒這樣開著電扇、忍受著蚊子的攻擊睡過覺。 叩、叩、叩! 「Vee,兒子啊,你在家嗎?下來吃飯了。」門外傳來一道柔美的嗓音呼喚著 Vee學長,學長挪動了一下身子,睜開眼睛,望向已經坐在床邊看著他的我。 「媽!我等等就下去!」Vee學長對門外大喊,接著便起身伸展筋骨。他看向我,於是我朝他抬了抬眉。 「我先回去了。」 「吃完飯再走。」學長平靜地說,聽得我又抬高了眉毛。 我不喜歡在別人家吃飯,總覺得怪怪的,而平時在自己家都不怎麼跟家人吃飯了,要是真的在學長家吃飯,就得面對他爸媽,還要加個Yoo哥,真不知道該如何自處,我本來就不是個熱情友善的人。 「我會不好意思。」
「Mark……」學長沉下嗓子,雙眼瞪著我,「去洗把臉,然後下去吃飯。」他指著浴室的方向說。我又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像是真的不打算放我回去,非得要我留下來吃飯。我只能嘆了口氣,走進浴室洗漱。 餐桌上放著三、四道家常菜,我猜 Vee學長的媽媽做的,正正方方的小餐桌只有四個位子,畢竟人家家裡只有四個人嘛。這也是我之所以不喜歡在別人家吃飯的原因,怎麼樣都覺得怪怪的。 「唉呀……Vee,你帶朋友來啦?怎麼都沒跟媽說呢?」小小的廚房裡走出一位面容姣好的婦人,手裡拿著一瓶冰水和一個杯子。我雙手合十地向她打招呼, Vee學長也向她問早,她笑著點點頭。 「這小子做事情之前哪裡會先講一聲啊?」Yoo哥看向Vee學長。 「那又怎樣?反正都做了。」Vee學長擺出你又奈我何的態度對Yoo哥說,接著拉我到一張椅子前坐下,自己則另外拉了張椅子坐到餐桌邊。 「這兩個孩子,一大早就在鬥嘴。」做母親的順口唸了幾句,便在Vee學長的父親旁邊坐下。 「那是我爸、我媽,這是Mark,我們系上的學弟。」在Vee學長介紹後,我便抬起雙手向兩位長輩打招呼,抬頭看了看他相貌堂堂的父親和貌美親切的母親,總感覺有種微妙的不自在感。 「怎麼這麼拘謹呢?放輕鬆,當自己家就好。」Vee學長的爸爸發話,我朝他微笑以對。不得不承認,我第一眼見到他時真的有點害怕,Vee學長的父母看上去都很嚴肅,但開口說話後就感覺和善了許多。 「孩子,別緊張,盡量吃吧,飯菜有點少,誰叫Vee不先說有朋友來。」伯母以柔和的雙眼看著我說,語畢還揚起了漂亮的嘴唇,勾勒出慈愛的笑容。 「好的。」我回以一個微笑,等兩位長輩都盛好飯後,才默默開始跟著吃飯。在吃飯的同時,餐桌上一直聽到Vee學長和Yoo哥拌嘴的聲音,伯父伯母偶爾會加入,有時也會制止,他們也時不時地問我幾個問題,但大多都是Vee學長替我回答。 「Mark,孩子,你的考試怎麼樣?都考完嗎?」伯母問我。 「考完了。」 「難不難呀?Vee讀大一的時候,天天都在跟爸抱怨呢。」 「哦還好啦。」我吞吞吐吐地回答,光是看著他們充滿關愛的眼神就已經快答不上話了,怎麼會對著我又是叫孩子,又是用爸媽自稱的,我們明明一個小時前才初次見面耶。 「真棒,媽也知道你們小孩子就是愛玩,但讀書的時候也要認真喔,尤其是Vee,你別再讓媽聽到一些亂七八糟的事了。」伯母對我說完,又轉頭對兒子囑咐。 「媽,哪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事啦?」 「前幾天才讓媽操心到不行呢。」漂亮的母親說著瞪了Vee學長一眼。 「不會再發生了,我接下來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學長說完還看了我一眼,餐桌前的人都沉默下來,順著他的視線看向我,這讓我感覺更怪了。而最不對勁的就是他爸媽的眼神。 「我講的有錯嗎?」Yoo哥很快地插嘴,微微沙啞的嗓子聽上去不太高興。 「你又有什麼毛病?」 「我昨天才說過的啊,明明是你自己也不想繼續跟人家交往。」兩兄弟對視了一會兒,Yoo哥才接著說。
「想做什麼事情之前,好好想清楚就是了。」伯父放下湯匙,喝口水後便起身離開餐桌。 面對眼下的狀況,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沉默。Vee學長的父親離席後,我們便靜靜地繼續用餐,沒有誰再說話,後來伯母說要出去幫伯父的忙,餐桌前於是剩下我和他們兄弟倆。 「你講出來要幹嘛?」在母親走後,Vee學長開口說。
「誰叫你一直不清不楚的?」Yoo學長回他。
「不需要現在講吧?現在就是什麼都還沒搞清楚啊。」Vee學長煩躁地對哥哥說。
「我想說的是,會認真對待我弟的人還真多呢。」Yoo哥說完也起身離開。
「媽的……」 Vee學長碎唸著髒話,放下手中的湯匙,「抱歉啊,硬把你拉來吃飯,讓你得面對這種事。」學長望向我,一看就知道他現在有多惱怒。
「沒事啦……」我對他笑了笑,學長的猙獰表情柔和了些,也跟著微笑起來。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春光‧南風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