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兩個戀人住一起: 三人共享兩人世界的多邊戀日常 | 誠品線上

두 명의 애인과 삽니다: 홍승은 폴리아모리 에세이

作者 홍승은
出版社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我和兩個戀人住一起: 三人共享兩人世界的多邊戀日常:一個屋簷下三人的多邊戀愛韓國女子的多重/開放式關係實踐是從何時開始的呢?「我喜歡你」成了「我要擁有你」的同義詞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一個屋簷下三人的多邊戀愛 韓國女子的多重/開放式關係實踐 是從何時開始的呢?「我喜歡你」成了「我要擁有你」的同義詞? 嫉妒成為愛情的證據,我們自詡為監視戀人的獄卒,也是受對方監視的罪囚,因為戀愛「本該」如此……。 難道就沒有其他的相愛方式嗎? 放下對彼此的控制並且相互尊重的愛,就沒有存在的可能嗎? 浪漫與暴力交織的傳統戀愛腳本,讓洪承銀傷痕累累。將結婚視為終點的預設前提,並不適合早已決定不婚不生的她;占有並制約彼此的相愛方式,更在她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傷口。承銀和男友宇宙,決定摒棄傳統的戀愛框架,談一場不一樣的戀愛。 然後,就在兩人交往的第三年,承銀遇見了性別酷兒知敏。 某天,承銀對宇宙說:「你覺得如果我跟其他人交往的話,會怎麼樣?」 直覺敏銳的宇宙,以提問代替了回答:「承銀你跟其他人在一起了吧?」 承銀、宇宙與知敏,就此開啟了V字形的多邊戀愛關係。而在三人交往的第二年,他們決定走入三人同居的生活。成長背景與生活習慣迥異的三人,就此展開了雞飛狗跳、充滿歡笑與淚水的同居時光。宇宙和知敏的嫉妒不安與憂鬱、承銀的自責歉疚與羞愧、三人關於性愛的約定、每週的家庭會議、家務分配與照顧工作的協調及難處、與「戀人的戀人」形成的重要羈絆、當兩人吵架時有了一個勸架的人、外界的歧視與打壓、與家人朋友「出櫃」……。本書記錄了在這個將兩人份的愛情訂定為預設值的世界中,三個人相識相愛並共同生活的日常。三人頂著外界的異樣眼光,建立起相互扶持的獨特愛情關係,也重新定義了「家庭」。 【一個屋簷下三人的多邊戀愛】 ◎ 三個人的同居生活,是宇宙和知敏與交織著嫉妒、混亂、不安及憂鬱的「那個」對抗的每一天;也是承銀被罪惡感、歉疚感、羞愧感交織的另一種「那個」籠罩的時光。 ◎ 三人關於性愛的約定:第一、務必使用保險套;第二、不在身上留下吻痕;第三、不過問與性愛相關的事;第四、進行輸精管結紮手術。 ◎ 三人一起的生活,是在兩人吵架時有了一個勸架的人;是幸虧有彼此才能削弱熊熊燃燒的怒火;是因為有共同敵人而產生革命同志情。 ◎ 一個屋簷下的三種消費觀:聽著爸爸「沒錢了,沒錢了」哭窮長大的承銀;消費座右銘是「先衝了,未來的我會負責」的宇宙;對於開銷精打細算,會用excel表記帳的知敏。消費型態迥異的三人該如何分擔家計? ◎ 看醫生動手術、三人一同尋找租屋處、出遊同宿時才發現,原來三人一起的生活,就是不得不將一個個謊言說得和吃飯一樣稀鬆平常……。 ★ 特別收錄兩位主角「宇宙」與「知敏」的訪談。 ★ 臺灣版獨家收錄全新後記〈致主角〉。韓文版出版四年後,三人的同居生活有何變化呢? 【浪女推薦】 許欣瑞│《波栗打開開》資源網召集人(專文推薦) 劉芷妤│小說家(專文推薦) 烏烏醫師│禾馨婦產科醫師 揚|Podcast「談性說愛」主理人 「臺灣市面上關於開放/多重關係的書雖不多,近年來總也累積出一塊小小空間,差不多快塞滿一個方櫃的大小。內容不出把開放/多重關係的概念講得細緻完整,或是把實作訣竅整理得深入淺出,好像讀完之後,就可以按圖索驥地打開親密關係中種種美好的可能性。 就算如此,我總覺得還是少了什麼。而這本書來得正好,輕輕巧巧地補上這個缺憾。 洪承銀用她獨有的細膩文筆,擷取三人同居日常中點點滴滴的細節,編織成平暖溫厚的流光,平凡一如你我生活中,偶爾抬起頭望進某人目光裡,依然感受到的暈眩剎那。只是在作者的生活中,這個『某人』是複數,如此而已,大同小異。 她不說教,不整理歸納,也不試圖要滿足所有人的提問,僅僅只是展現日常互動與各自的內心戲,那些小小的喜怒哀樂、吉光片羽,便指引了一種方向與諸多可能。雖然這些經驗並不一定適用於所有人,但答案其實都藏在各自日常生活的細節裡,至少我的經驗也是如此。 洪承銀不告訴我們開放/多重關係的答案,卻如實展現她追尋生活的方式,真好。」 ——許欣瑞(《波栗打開開》資源網召集人) 「讀洪承銀的《我和兩個戀人住一起》,腦中會不斷浮出驚嘆號:天啊他們怎麼可以!天啊這樣難道不會有問題!天啊他們都能接受嗎!天啊這不可能吧——這些驚嘆號會組成一架梯子,一邊讀著一邊驚嘆著,都還不用讀完全書,讀者便會發現自己已經沿著梯子,莫名其妙地走到了框架之外。框架之外,無比廣闊,而且並不危險……至少,並沒有比框架裡更危險。 宇宙、知敏與承銀之間的V型關係,像是一把錐子,敲破了原本就矗立在我們眼前,我們卻從未發現的一道隱形牆面。那道牆之所以一直以來都難以跨越,原因並非它有多麼厚重,而是因為我們始終不知道有個隱形牆面讓我們看來沒有其他選擇。而當牆面被打破,我們也會發現走過去之後,戀愛的甜蜜與煩惱和沒有走過去之前是一樣的,並沒有什麼不同。」 ——劉芷妤(小說家) 「『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都要。』這句話或許是成年人虛張聲勢的叫囂。夢想與現實、職場與家庭、安全感與無拘束,很抱歉,你只能選一個。那愛情呢?親密、激情、承諾,大師提出的愛情金三角可沒有『獨占』這一角。你情、我願、他OK的多邊關係是否才是王道?從一日三餐到床笫之間,作者描述她與兩個戀人的日常,滿足了世人對多邊戀的好奇心。從相識、同居到成為一家人,三個人的關係逼著我們反思自己在關係中的想要與不要。愛情,是否真能成為複選題?魚與熊掌,抱歉我全都要。」 ——烏烏醫師(禾馨婦產科醫師) 「比起以多邊戀散文集描述此書,我更想說這是一本談愛的書。 自古以來,明明有那麼多談論愛的作品,但在生活中遇見『愛是什麼』這種萬年題目,卻發現大家的愛竟然那樣千篇一律。對戀愛型態、家庭的預設,甚至是將浪漫愛常規化,都只是把框架當作成就,活成了複製的人。 承銀在此書中,不只描述了和兩位戀人宇宙、知敏的互動,也書寫了與家中四隻狗狗的生活,以及與原生家庭和社會交手的點滴。《我和兩個戀人住一起》的獨特之處,並不在於多邊戀有多特別,而在於承銀能夠感受並描繪出每個瞬間、每個人的獨特。 每一個當下,愛都長得不一樣,在各種感受裡,持續檢視自己對愛的定義與渴望,那樣努力打破邊界再建立邊界的過程,是我在這本書裡讀見,也最希望能在大家身上看見的愛的腳本。 願你讀完此書,能欣然面對各種形式的愛,能更深刻地,對情緒有感、對改變有意識,不把任何關係視為理所當然,活成一個有愛、能愛、會愛的人。」 ——揚(Podcast「談性說愛」主理人)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洪承銀(홍승은)我身上貼著無數標籤,其中一些像尖刺一般使我如鯁在喉。我在書寫的同時,將刺一根根拔除。這次要面對的便是「多邊戀」。雖然我渴望在愛情之中感受身體及生命的交融,卻也厭惡愛情的窠臼。我不斷苦思該如何建立一段無害的關係,最終踏入了多邊戀關係。我在撿拾他人留下的故事時,找到了屬於邊緣者的語言;我也希望如《糖果屋》中漢賽爾和葛麗特留下麵包碎屑那般,留下屬於我的紀錄。著有女性主義散文《但願你依舊難受》(당신이 계속 불편하면 좋겠습니다)、寫作散文《希望你提筆寫作》(당신이 글을 쓰면 좋겠습니다)等數部作品。我知道,若無法一起褪下枷鎖,我的自由不過只是海市蜃樓。Instagram:instagram.com seungeun_hong【譯者簡介】施沛透過文字及影像走近人間百態。關注社會議題,希望觸及更多人、更多元的存在。譯有《紅線:我的性紀錄》、《我和兩個戀人住一起》。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畢業,兼修華語文教學,獲教育部獎學金赴韓語言研習。歡迎指教:psmkondo@gmail.com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推薦序 看見那道隱形的牆——讀《我和兩個戀人住一起》/劉芷妤推薦序 你知道嗎?兩個人一起吃三盤,會更幸福喔!/許欣瑞序 那弔詭的愛情第一部 意外地平凡:三人共享兩人世界的日常意外地平凡隱密又更加自然N種愛情一個屋簷下三人的睡眠請努力去愛吧吾乃火是也消費的歷程成為彼此的避風港一周年紀念書櫃大整理我願於黑暗中起舞第二部 我的愛情讓你不舒服嗎?:誰說愛情有標準答案愛是什麼?迷信:不能沒有男人避孕也必須得到許可嗎?遞出彩虹戒指的那天與「那個」一同前行混宿,有何不可?廢墟、樓梯、塑膠袋:我青少年時期的慾望我不是黴菌,我是人某些無禮的錯覺我們面前的黑洞我的愛情讓你不舒服嗎先有平等,才有自由訪談1一起讀惡評的夜晚第三部 朝著對彼此無害的方向:為維持平等關係而煩惱不同的位置,不同的景致終究只是勉勉強強朝著對彼此無害的方向媽媽說她討厭炸醬麵?別為了當初委屈當下我不是多邊戀鑑定師我們也能結婚嗎世上最巨大的,我的小小家人真切的尊重及渺小的願望如風一般去愛保有自我的相愛之道最近的晚餐訪談2說說你的故事吧!後記 致主角推薦語有助於此書的思想

商品規格

書名 / 我和兩個戀人住一起: 三人共享兩人世界的多邊戀日常
作者 / 홍승은
簡介 / 我和兩個戀人住一起: 三人共享兩人世界的多邊戀日常:一個屋簷下三人的多邊戀愛韓國女子的多重/開放式關係實踐是從何時開始的呢?「我喜歡你」成了「我要擁有你」的同義詞
出版社 / 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ISBN13 / 9786269840625
ISBN10 /
EAN / 9786269840625
誠品26碼 / 2682581989004
頁數 / 336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CM
級別 / N:無
重量(g) / 500
提供維修 /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推薦序
你知道嗎?兩個人一起吃三盤,會更幸福喔!
許欣瑞/《波栗打開開》資源網召集人
洪承銀以綿密細緻的文筆,如實刻畫出三人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有歡欣甜蜜的戀愛情節,有協調衝突的骨感現實,她也記錄下各種碎碎念的內心戲,以文字對抗外界或他人的誤解、汙名乃至於傷害……。
作為一篇推薦文,我應該要繼續這樣寫下去,以一種電視購物專家的氣勢,告訴你這本書是多麼地非讀不可,乃至於若不立即放進購物車結帳,都會對不起臺韓兩地的出版業。
但寫著寫著,我突然想起這本書真正觸動我的,是「啊!原來你們也是這樣啊,辛苦了」的惺惺相惜,也是「我們也是這樣啊!為什麼世人就是不懂,還需要常常解釋呢?」的不吐不快。我與這本書的距離,比起那種「食好鬥相報」的霸氣推薦,更接近同行者的共鳴,是經營臺灣波栗(Polyamory)社群十多年來,對這本書的異地呼應。
於是,在談及本書作為韓國多邊戀經驗書寫的精彩之處前,也許得先讓臺灣波栗社群的經驗透過我的故事先行成型,作為討論本書的基礎。
我跟男友在一起二十多年,一開始就說好要走開放關係。後來當然也歷經過一段天翻地覆的磨合期,大約半年多。然後在某一天,突然間就取得了平衡,我們開始歲月靜好,攜手同行。
還記得某天,一個床伴來到我家,我們擁抱、寒暄,然後接吻、上床。事後躺在床上,我們聊起了彼此的生活,他談他的男友,我聊我的男友,時而大笑,時而靜默聽著音樂,一如多年好友會做的事情。
然後我們起身、擁抱,我送他離開,回去繼續他的生活。而就在我家門口,有一袋水果掛在門把上,想必是我男友送來的,約莫是想給我一個驚喜吧。但他可能聽到門後的聲音與動靜(羞),莫名得到了個驚嚇,於是放了水果就回家了。
我傳了封訊息給男友,感謝他送水果來,然後約好明天一起吃早餐。
在隔天的早餐約會中,我們聊著這幾天的生活大小事,他談他的電影,我談我的植物,我們時而微笑,時而安靜地吃著美味的漢堡,一如尋常情侶會做的事。我們沒有多談昨夜的事,頂多在約會末了,他故意酸酸地問:「昨天晚上玩得很開心吼?」我笑著說:「還好!還好!」然後,生活就這樣繼續過下去。
那一天,我感到解放與自由,同時感覺被愛,也熱烈愛著。原來這就是我們的日常生活,你有你的自由,我有我的自由,卻不妨害彼此的親密與陪伴。連跟別人上床的事都不介意被知道,我們之間還有什麼不能聊的呢?
類似的事情如果發生在別人身上,免不了會在關係中掀起波瀾,久久無法平息。哭鬧吼叫全武行,至少要搬演個四到五集那麼長,等到風波稍稍平息之後,可能還會在本季完結前,因為翻起舊帳而終於分手——如果用日常追劇的常備知識來打比方的話。
開放關係維持六年之後,我們也進入了多重關係,也就是書裡提到的多邊戀。我先是多了一個男友,然後又分手,是我男友陪我在頂樓唱悲傷的歌,走過分手後的療癒步驟SOP。現在的我則維持著有一、兩個約會對象,偶爾約會或在網路上講幹話的生活模式。
而我男友則穩定交往了另一個男友,兩人還曾同居了一段時間,如今對方遠居臺灣另一端,因此他常常要在週末時間去「探親」。幾年前,我的約會對象正好住在我男友的男友居住的城市,我還跟男友開玩笑說,我們應該規劃一個週末,一起搭高鐵到那座城市,然後各自找各自的對象約會,週日晚上再於高鐵站會合,一起手牽手回臺北。
這個玩笑般的計畫一直未能成行,主要是因為現在我的生活幾乎完全被工作占據,我男友則被論文占據,我們對外發展的時間都不多。這也是我們日常生活的另一面,多重關係裡的戀人們,終究還是得為五斗米折腰,努力工作念書,鮮少有時間抽空約會與尋歡作樂。目前的生活,比起剛開始開放時的跌宕起伏,真的是淡如水啊。
後來想想,波栗圈裡其他朋友的生活,好像也是這樣。有以開放關係取代離婚的男女生活伴侶;在開放之後才開始真正戀愛的異性戀夫妻;以開放關係為前提交往,最後開心結婚的男同志伴侶;還有以四位女生為核心,串連起的關係圖宛如美麗銀河星系的關係型態。而那些曲折精彩的磨合情節,往往只發生在關係轉變初期。一旦關係找到平衡,就算有什麼活色生香的情慾解放、愛情噴發,也不再是什麼天方夜譚或都市傳說,反而扎扎實實著根於日常互動,融入滿滿當當的認真生活中。
正如洪承銀在書中所說,面對來訪談他們三人的媒體,她常有種無所適從的感覺。對某些媒體來說,他們太平淡;對某些媒體來說,他們又太過驚悚異常,彷彿光是存在,就會讓社會崩壞。但其實,我們就是我們,只不過是勇於面對自己內心的渴望與需求,不願落入這個社會對愛情與關係的常規化想像,努力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也認認真真地過著這樣的生活。
當我剛開始在愛情市場裡走跳時,曾跟一位約會對象去夜市吃宵夜。當我們兩人正分食一盤炸三鮮時,他突然轉過頭對我說:「你知道嗎?兩個人一起吃一盤,真的很幸福喔!」那時的我轉過頭對他說:「你知道嗎?兩個人一起吃三盤,會更幸福喔!」然後我就加點了好幾盤東西一起吃。
啊!這個社會的愛情腳本真的框限我們太多了,明明在經濟狀況許可下,我們可以多點那麼多盤,可以活得更廣闊更滋潤,許多人(甚至包括早年的我)卻一定要苦守兩人共吃一盤的真愛腳本而不自覺!
這是真實故事,也可以是隱喻。正如洪承銀在書中描寫的故事,每一篇都是真實事件,卻也隱隱指向了那個更廣闊、更自由、更真實、更平等的生活圖像。我們的書寫,是一種明確的表達:我們能否無懼無憂、不受壓抑箝制、安全又自由地,按自身意志好好活出自己的樣子?這也是她在韓國,我在臺灣,面對各自生活的一種小小抵抗:這個社會體制是否進步到,足以打開如此的空間呢?
希望透過這樣的分享與推薦,能夠讓你也得以誠實面質自己,找到途徑與勇氣,活出你真正想要的樣子,認真生活。

試閱文字

內文 : 〈隱密又更加自然〉
「那個人床技好嗎?」
天外飛來一筆的問題,彷彿只是在問「這個好吃嗎?」面對宇宙突如其來的提問,我錯愕地瞬間停格。我第一次向宇宙提起知敏的存在,是在某一年的冬天。面對面吃飯吃到一半,我小心翼翼地開口。「宇宙,你覺得如果我跟其他人交往的話,會怎麼樣?」直覺敏銳的宇宙,以提問代替了回答。「承銀你跟其他人在一起了吧?」那時,我對宇宙說現在還沒辦法確定什麼,但說不定之後可能會有。我問宇宙會不會介意,並強調我對他的愛從未改變。靜靜聽完我的話後,宇宙只留下一句「我會接受」,其他什麼也沒說。之後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度過了一如既往的一週。這一週內,宇宙從未過問任何關於那位交往對象的事。不問他是什麼樣的人,也不問我們怎麼認識。這樣的宇宙問起關於對方的第一件事,是性愛。那時我除了「不好說……」之外,什麼也講不出口。因為說不錯很奇怪,說很差也很弔詭。模稜兩可的答案,好像才是最好的選擇。
「你們最後一次做愛是什麼時候?」
和知敏第二次發生關係的那晚,知敏在我們躺在床上時,突然問了這個問題。那時也該回答得模糊一點才對,但我卻直白地給出了答案:「昨天晚上。」雖然知敏在聽了我的回答後努力擠出微笑,但在那之後,知敏時不時就會表示他當時內心真的很不是滋味:「沒有必要那麼誠實吧。」
性愛是什麼?朋友與戀人的界限又是什麼?差在有沒有發生性關係嗎?差在做的是社會應許的愛,還是偏離社會常規的愛嗎?這是長久以來困擾我的命題。和朋友見面聊天時,我們常常會探討愛情與友情的界線。但我們絞盡腦汁也想不出答案。因為每個人的經驗及脈絡都不同,取決於各自聚焦的重點。我不認為戀愛關係建立在具排他性的性愛獨占權之上。雖然我也曾經認為性愛只能發生在戀人之間,但二十歲後這個觀念就被打破了。我曾經在去到熟識已久的朋友家過夜時,不明所以就與對方發生關係;也曾經在僅有兩面之緣的人身上感受到強烈的吸引力,進而與對方發生關係。但完事之後,反倒因為感覺淡了而結束關係。我也經歷過沒有性的愛。若劃分友情和愛情的標準是性愛,那我過往的經驗早已跨越了界線。
雖然性愛對我來說是個人的選擇,無須與戀愛混為一談,但要與戀人分享自己和另一位戀人的床笫之私仍是件難事。因為這個社會早就把獨占彼此的身心視為戀愛關係發展的前提,儘管我並不同意。因為「正常戀愛」的語法以雙方「無聲的默契」、「責任的分量」、「身與心的獨占權」為標準,將朋友與戀人劃清了界線。然而,以占有為前提的關係,並非我、宇宙和知敏想要的方向,因此我們初期花了不少精力在制定屬於我們的新約定。
當然也包含極為日常的部分。打從宇宙和知敏兩人素未謀面的時期開始,我就不斷協調我與他們兩人間的約定。因為宇宙住在春川,知敏住在浦項,所以我週一、週二、週三會待在浦項,週四、週五、週六、週日則待在春川。而約定好的日期跟時間,一定要好好遵守。生日、聖誕節跟元旦這類紀念日,則輪流共度。與其中一人相處時,要最大限度避免與另一人聯絡。感到難受時,要坦誠地說出自己的感受。雖然我們並沒有像合約一樣明文寫下這些規則,但為了降低對彼此的傷害並避免感到倦怠,我們不懈於創造並更新我們的約定。
其中也有關於性愛的約定。第一,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務必使用保險套。之所以需要保險套,不僅是考量懷孕的風險,也是為了以防萬一預防性病。第二,不在身上留下吻痕。沒必要在身上留下對方的痕跡刺激另一人嫉妒。第三,不過問與性愛相關的事。為了保護彼此的隱私,必須避免談論或過問戀人與另一人的性生活。第四,則是我對對方的要求:進行輸精管結紮手術。由於他們兩人都傾向不婚不生,因此為了杜絕懷孕的可能性,我和他們提起了希望他們可以做輸精管結紮手術的事情。
在宇宙和知敏分開生活時,因為按照定好的規律切分時間,所以能夠以各自的方式享受自由的性生活。然而在我們三人同住後,情況就不同了。同居生活剛開始時,最需要注意的就是有關肢體接觸的事。一起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影時,連牽手或者靠在對方肩上,都得小心翼翼,想躺下枕著對方的膝蓋,也成了件難事。剛搬家的前三個月,我們活得就像是沒有性慾的人一樣。雖然會在另一人出門時,悄悄發生一些肌膚之親,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久沒做導致慾望降低,變得不再如以往那般火熱。我原本就是個外出時也不穿內衣的人,在家也習慣脫光一切束縛走來走去。但一起生活後,總覺得在家裡好像不能只套一件T恤,所以常常在睡覺時才如釋重負偷偷脫掉衣服。雖然偶爾也會嘗試性地只穿T恤到處晃,但收到的只有兩人「希望我穿上衣服」的請求。因為他們還不習慣和他人一起看見我裸露的身體。
某天我們三人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那天不知為何身體格外疲憊。我默默將頭枕在宇宙的大腿上,並把腳抬到知敏的大腿上,慵懶地躺下。他們兩人則若無其事地繼續看電視。從那之後,我開始做各式各樣的嘗試。例如在街上走著走著就挽起他們兩人的手臂,或者牽起他們的手,而回家後也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掉。自那時起,他們慢慢不再抗拒同時看到我脫掉衣服的樣子,以及我們身體相互倚靠的狀態。但嫉妒並未在一夕之間消失,因此仍須控制尺度。不過他們兩人也開始慢慢卸下原本緊裹著身體,讓人感到不自在的衣服。知敏開始穿著像四角褲一樣的運動熱褲在家溜達;宇宙也會穿著會透出乳頭的薄背心躺在沙發。
某天晚上,宇宙和知敏下班回來後,我們三個一起圍坐在客廳喝酒。知敏在我們三人的聊天群組上傳了BDSM屬性的測驗。這個測驗可以看出各自的屬性傾向。我們花了十分鐘左右認真回答完問題,並分享了各自的測驗結果。這個測驗十分仔細地替我們分析了各自的屬性。宇宙是透過體貼魅力引領對方的「照護者care giver」型;知敏是希望被溫柔帶領的「小孩little」型。而我的喜好最為明確,是與「care giver」跟「little」相去甚遠的,享受羞恥感的類型。看完結果後,他們兩人一邊說著「洪承銀果然是變態啊」,一邊哈哈大笑。
自那天起,我們成了能夠自在地與彼此分享性幻想的關係。在之前的戀愛關係裡,我從未想過有必要針對性愛和身體進行深刻的探索與交流。有關時間協調及聯絡等瑣碎的部分也是。「好了,我們現在開始就是男女朋友了。噹──噹──」臺詞一結束,我們就必須配合對方的一切日常,而性愛也無法跳脫約定俗成的性別角色框架。我偶爾會覺得可惜,為何沒能早點跟前任一一協調這些。這樣的話,就不會因為他們偷偷拔掉保險套或是任意侵犯我的身體,而留下傷痛。
此刻,我維繫著被世人指指點點的「淫亂」關係,卻也能更安全地去溝通、去渴望、去享受性愛。固有的戀愛公式毫無用武之地,這樣的狀態使我們徬徨,而徬徨促使我們溝通。混亂帶來了對話,而那番對話能帶領我們奔往任何地方。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一個屋簷下三人的多邊戀愛
韓國女子的多重/開放式關係實踐

是從何時開始的呢?「我喜歡你」成了「我要擁有你」的同義詞?
嫉妒成為愛情的證據,我們自詡為監視戀人的獄卒,也是受對方監視的罪囚,因為戀愛「本該」如此……。
難道就沒有其他的相愛方式嗎?
放下對彼此的控制並且相互尊重的愛,就沒有存在的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