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動我弟弟就死定了 1 | 誠品線上

내 동생 건들면 너희는 다 죽은 목숨이다

作者 Morpho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敢動我弟弟就死定了 1:無論是豪商巨賈、第一王儲、帝國皇子,敢動我弟統統死刑♥♥♥--不小心滾下床的我,一睜眼就突然跑到了BL小說的世界。哎呀呀,莫非這就是時下流行的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無論是豪商巨賈、第一王儲、帝國皇子, 敢動我弟統統死刑♥♥♥ -- 不小心滾下床的我,一睜眼就突然跑到了BL小說的世界。 哎呀呀,莫非這就是時下流行的穿越? 成為了與各種渣男勾勾纏最終自盡而死的小說主角──的姐姐, 本以為小說裡的狗血情節與我無關, 然而只要作為主角的弟弟阿斯特里溫一死, 我的人生竟也跟著強制重啟,重新回到十六歲! 試過千方百計、嘗遍千辛萬苦, 都無法讓弟弟逃脫Bad End的宿命輪迴, 但亞蘭王國第一天才洛克斯伯格公爵千金AKA羅莎莉特本人我, 終究想出了搞定這團爛帳的最佳解方── 只要讓敢動我弟的傢伙全部去死,這樣就沒問題了,對吧♥ 十六歲羅莎莉特的反覆毀滅輪舞曲,盛大奏響!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Morpho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第一~二十二次 #第二十二次:十六歲的羅莎莉特 #外傳:阿斯特里溫.洛克斯伯格的一生~「NO 羅莎莉特,NO LIFE」~ #外傳:塞基.奧斯華想革命 #第二十二次:十八歲的羅莎莉特(1) #第二十二次:十八歲的羅莎莉特(2) #第二十二次:十八歲的羅莎莉特(3) #外傳:離家出走的傑克.布朗、神秘動物與野生的最終BOSS #外傳:葛倫.霍芬生擒韋洛切的黛安娜七次,又釋放她七次,是稱七擒七縱

商品規格

書名 / 敢動我弟弟就死定了 1
作者 / Morpho
簡介 / 敢動我弟弟就死定了 1:無論是豪商巨賈、第一王儲、帝國皇子,敢動我弟統統死刑♥♥♥--不小心滾下床的我,一睜眼就突然跑到了BL小說的世界。哎呀呀,莫非這就是時下流行的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6269773053
ISBN10 /
EAN / 9786269773053
誠品26碼 / 2682458182002
頁數 / 384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14.8x21x1.9
級別 / N:無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 韓國高人氣同名網路漫畫原著小說!
✦ 人氣繪師haero傾力繪製華麗封面!
✦ 沒有最瘋,只有更瘋!全員狂人的華麗宮廷黑色喜劇!

試閱文字

內文 : 我成為了十六歲的羅莎莉特。
確認是下午兩點。
確認窗外天空蔚藍。
確認頭髮長度。
確認正在為我準備下午茶的貝琪、莉莉和維奧萊特。
庭園景色宜人,鳥群在歌唱,陽光和煦,我的公爵宅邸今天也是一片安寧。
雖然宅邸還是爸爸的,但又何妨,我可是繼承人啊。既然之後都會變成我的,稱作是我的宅邸也沒什麼問題。
「第二十一次」有別於第二十次,確認過基本狀態的我,啜了一口茶後開口。
「貝琪,去將在樓下踱步的艾斯托.布朗爵士帶過來。莉莉,將食客帶來,雖然我也不曉得他跑到哪裡去了。維奧萊特,再準備一只茶杯,以及最最最高級的羊皮紙與筆。」
「遵命,小主人!」
哎呀,三人異口同聲回答還真可愛,而且為了去做我吩咐的事,提起裙襬匆匆行動的模樣更是可愛。
活了這麼久,看到年輕孩子們盡力做事的樣子本來就會覺得可愛,而今天心情好,看起來更是討喜到不行。
我想,如今我就是死也瞑目了。只要能實現阿斯特里溫的願望,夫復何求。
我擁有了王位之外的一切,為了里溫,我還有什麼做不到的?
我喝下茶,打開維奧萊特取來的羊皮紙,拿起鋼筆。儘管紙張在這個世界相當普及,但像這等重要大事,還是會依循傳統使用羊皮紙,這就是所謂的繁文縟節。
現在這個情況,雖然只是使用了一張昂貴的羊皮紙,但若放大格局來看,便等於當面炫耀:「我們家可是能做到這種程度呢,唷呵呵!」
拿錢來壓制囂張的人,感覺有夠爽,繁文縟節最讚了!
「艾斯托爵士來了,小主人。」
天啊,貝琪辦事還真有效率。正因如此,旁系的人才會將妳送來當探子吧?就是因為妳,讓我好幾次都差點死掉,更害得阿斯特里溫死過一次。誰能想得到,妳會在檸檬水中下毒呢?查出事實後,可是讓妳的小主人悲痛欲絕、心被千刀萬剮耶,真是該死的女人。
「辛苦妳了,貝琪。今天起,妳被解雇了。」
「咦?」
她似乎還沒反應過來,但我忙得很,便繼續在任命狀上寫下流利的字跡,舉起另一手揮了揮。
「替我向堂叔問好。」
「……很榮幸這些日子能服侍您。」
總算明白了嗎?貝琪似乎百感交集,渾身顫抖著告辭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畢竟就算回去,她也是死路一條,現在腦中肯定是千頭萬緒吧。
唉,不管她了。
寫完任命狀,我對著羊皮紙吹了吹,讓墨水能盡快乾掉。距離我幾步之遠,正在等候呼喚的艾斯托爵士,對於眼前的情況有些不知所措。說來也是,畢竟突然被沒見過幾次面的我找來,而且引路的女僕又被當場解雇,若是誤以為自己犯了什麼錯,會這麼緊張也是人之常情。
「艾斯托爵士,往前三步。」
但我找這人來,並不是因為誰犯了錯。直至目前為止,艾斯托爵士三度擔任我的護衛,其間盡職地守護我,一次都沒有中過阿斯特里溫的魔咒。由於出身自三代成員皆侍奉於公爵家的附庸家族,艾斯托爵士既死腦筋又重名譽,不過辦事能力絕對無可挑剔,是我忠誠的騎士、我生命中的光與鹽!不,鹽太鹹了,當光就好!艾斯托光!
「跪下。」
「小姐,為什麼……」
「別叫我小姐,跪下。」
他們家族世代在此工作,有時會將公爵本家人當成小孩看待。我記得大概在第五次回歸那時候,有一次聽到艾斯托的父親威廉爵士稱呼爸爸為少爺,讓我捧腹大笑。
那天,因為我犯了在正式場合大爆笑的罪,被爸爸禁足三日。那三天我都待在房裡,邊喊著少爺邊笑到在地上打滾。結果這件事又傳到爸爸耳中,被多禁足了兩天。
都快忘記還發生過這種事呢,真的是好久好久以前的回憶了。
「快呀。」
居然還不跪下。
我說話時,抬頭仰望著宛如擎天柱的艾斯托爵士。儘管人高馬大,又頂著一頭褐色短髮,但仔細看就會發現她其實是女兒身。
起初我以為她會這樣打扮是因為自卑,但之前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她只是單純求方便而已。頭髮剪短,洗頭時乾得比較快,而且衣服和內衣褲可以直接搶兄弟們的來穿,不需要再花錢買,她覺得非常棒。
就連現在,艾斯托爵士八成也是隨手拿一件晾在曬衣繩上、不曉得屬於誰的四角褲就穿了吧。坦白說,四角褲確實最舒適,所以我也不是無法理解。
「我跪下了,小姐。」
啊,跪下啦。那麼就沒必要再拖延了。
我坐在椅子上,只移動臀部轉方向,看著單膝下跪的艾斯托爵士。我將任命狀捲起來握在左手,張開右手在艾斯托的雙肩與頭上各點一下,進行完簡單的儀式後,簡潔有力地開口說出結論。
「艾斯托爵士,我任命妳擔任我的護衛騎士。」
「什麼?」
「妳被任命了,找時間去找我爸爸提交任命狀,取得正式任命的日期吧。」
「小姐,這種事豈能輕易決定……」
「回話。」
「遵命。」
哎唷,真乖啊。
我將任命狀交給艾斯托,然後叫來維奧萊特。要定下一名護衛,必須做的事情還真多。
首先要量尺寸,必須縫製能夠傳達出「在下乃羅莎莉特.洛克斯伯格大人之護衛騎士。若敢貿然進犯,必使汝等付出慘重代價,請速速退開」這種感覺的制服,還得賜予她上頭深深刻著公爵家徽的武器。
即使任命儀式只在自宅大廳舉行,也要派公爵家直屬行政官前往王宮,替她申請正式的騎士爵位。今天起就要正式上工,相關的薪酬變更事項,也要按照規章流程,備妥文件後交給管家處理才行。
我在這間宅邸之所以被稱為小主人,可不是虛有其名。身為公爵家的正式繼承者,在這短暫的下午茶時間結束後,我就得埋首處理公務了。煩死了,要是我有個哥哥或姐姐能推卸工作就好了,真的快抓狂了!
「維奧萊特,把她脫光後量身。」
「遵命,小主人!」
「這、這是在做什麼!」
我很忙,就速戰速決吧。
我一邊欣賞著反正都要脫掉衣裳,卻還是做著無謂抵抗的艾斯托爵士,一邊品嘗著點心。話說回來,莉莉也差不多該將那個性騷擾犯帶過來了。
「狄倫先生來了,小主人。」
嗯,很好,莉莉的動作不快也不慢。
允許他們進來後,我那個性罪犯堂哥就出現在面前。雖然他以擁有閃亮亮的金眼銀髮這些我們家族的強烈顯性基因而自豪,但可悲的是他天生鬈毛。銀髮鬈毛實在有夠違和,真慶幸我、爸爸和里溫都是直髮。
「妳找我嗎?羅莎莉特。」
「是的。請問你是要直接受死,還是要被逐出家門呢?」
我是個大忙人,因此等對方屁股一坐下,就直接切入正題。我向還在角落量尺寸的艾斯托使眼色,她也相當精明,手抓住劍鞘,做好隨時拔劍的準備。
不過說到狄倫這傢伙,有女人在房間角落赤裸著量身,他卻看也不看一眼。該說他對里溫還真是專情嗎?
「幹嘛突然威脅我?難道妳總算掂清自己有多少斤兩,有了危機意識嗎?發現本大爺的資質,最適合當繼承者了吧。」
少發神經了。比你厲害的人,就連在旁系中也是不勝枚舉;而不管是直系旁系,沒有任何人能將公爵封地治理得比我更妥善,也沒人比我更會向王室施壓。
「就算是因為公爵大人的一夜失誤,讓里溫過著那樣的人生,但他依然是我弟弟。我都把話說成這樣了,若你還蠢到聽不懂,未來肯定會給公爵家添麻煩。」
「……」
「想到要寄弔唁信給痛失寶貝兒子的叔父,我現在就開始覺得好心疼呢。」
我用衣袖假裝拭淚。就算對方再怎麼人渣,我也不希望見到一個年輕孩子早逝,也不想要這麼快就髒了艾斯托的手。
我告訴狄倫,即便不再是公爵家的人,他也還擁有子爵爵位,讓他收下叔父的一小部分土地,去遠方鄉村度過餘生。聽完我這番委婉的話語,狄倫握拳拍桌,怒氣沖沖地起身離去。這下只要讓里溫正式認祖歸宗,並將狄倫幹過的好事通報給叔父知道,將狄倫除籍即可。
真的好忙好忙啊。里溫呀,你知道嗎?姐姐每次都為了你,過著如此忙碌的生活呢。
「不會有事嗎?」
「什麼意思?」
已經量身完畢穿好衣服的艾斯托朝我走近,她一臉不放心地望著狄倫離去的那扇門。
「他可能會挾怨報復。」
「他才沒那種膽識。」
我笑著否定了艾斯托的話,然後讓她坐在我對面的座位。我稍早請維奧萊特拿來的茶杯,就是為了艾斯托爵士所準備。
「離三點還有多久時間?」
「已經過三點了。」
真是該死。
必須快點喝完茶去工作了。就算將今天的工作拖延到明天,也只會苦到明天的自己。
「……那就待一下子再走吧。」
還是稍微悠哉片刻好了。已經很久沒有像此刻這樣,一派輕鬆地待在家中,而且也很久沒和艾斯托聊天了。
總結來說,就是我也想稍微休息一下的意思啦,讓心靈放鬆。
我對艾斯托聊了要給她穿漂亮衣裳的事、聊了關於任命儀式行程的事,還聊了有關布朗一家的事情,才終於甘願起身。
真的是久違的溫馨愉快時光,接下來該去處理爸爸交派給我的工作了。
「小主人!小主人!大事不好了!」
才帶著今天剛成為護衛騎士的艾斯托步出我房內附設的會客室,便聽見有人匆忙大喊。
氣喘吁吁跑來向我報告的是隸屬於別館的女僕奧莉薇。她沒道理會來這裡呀,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狄倫先生!狄倫先生對里溫──」
嗯……
狄倫先生,對里溫……嗯……
那個,嗯……
作者大大,我有不好的預感耶,該不會是那個吧?不可能的啦,哈哈。作者大大怎麼可能這樣對待我嘛,哈哈。

都還來不及作好心理準備,就發現到自己已經坐在我的辦公桌前了。
確認是下午兩點。
確認窗外天空蔚藍。
確認頭髮長度。
確認正在為我準備下午茶的貝琪、莉莉和維奧萊特。
庭園景色宜人,鳥群在歌唱,陽光和煦,我的公爵宅邸今天也是一片安寧。
我啜飲了一口杯中的熱茶。
「哈……」
作者大大……
難度好像比之前更高了,這是我的錯覺嗎……作者大大?
我成為了十六歲的羅莎莉特。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