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們 | 誠品線上

怪しい人びと

作者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怪人們:不請自來的神秘女子、看似好心的燈塔管理員、結婚照片上的陌生臉孔,每個人的生命可能都會碰上忽然現身的怪人們……從作者的真實體驗出發,帶你我望見人生最離奇的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不請自來的神秘女子、看似好心的燈塔管理員、結婚照片上的陌生臉孔,每個人的生命可能都會碰上忽然現身的怪人們……從作者的真實體驗出發,帶你我望見人生最離奇的瞬間。「創作這些作品時,我開始理解到短篇小說的有趣之處,因此每一篇都是我的自信之作。」--東野圭吾因為同事的色心,我做起了出租房間給同事帶女孩約會的生意。平安無事地過了三個月之後,某天我回家一看,發現床上竟然躺著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女子。女子居然宣稱不知道是誰帶她回到我的房間,要我去找出對方,不然絕不離開我的房間。她到底是誰,又有什麼目的?--〈睡著的女人〉 我和童年玩伴約好分頭旅行,然後再會合交換途中的軼事。之後,我意外邂逅某個燈塔管理員,本以為會和當地人交上朋友,卻陷入出乎意料的窘境。好不容易脫身後,面對得意洋洋地吹噓豔遇的玩伴,我心生一計……--〈燈塔〉 某天,我收到了許久未見的大學同學來信,信中寫道她終於擺脫單身結了婚,還附上一張夫妻合照。沒想到照片上的女人居然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臉孔,這是怎麼回事?--〈結婚報告〉 你以為日子就會那樣平凡地過去,也以為身邊的人始終會是自己熟悉的模樣,卻沒想到某天,他們居然就那麼變成了另一個人……人性永遠是這世上最難以破解的謎團,你是否能看穿?「《怪人們》是偏重於人情義理與人性幽暗的小說作品,更可說是東野圭吾成為東野圭吾的作家之路,如果沒有出道前十年的廣泛嘗試,也不會有後來如《惡意》、《白夜行》、《新參者》這類細膩觀察人心的作品。」--小說研究者/楊勝博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東野圭吾1958年出生於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學畢業。1985年以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放學後》出道。1999年以《祕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134屆直木獎以及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2012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入圍美國愛倫坡獎最佳長篇小說獎、巴利獎(The Barry Award)新人獎,並獲得美國圖書館協會推理小說部門選書。2012年以《解憂雜貨店》獲得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獎2013年以《夢幻花》獲得第26屆柴田鍊三郎獎2014年以《當祈禱落幕時》獲得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獎。東野圭吾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之後作風逐漸超越推理小說框架,其創作力之旺盛,讓他始終活躍於日本推理小說界的第一線。出道至今,已推出80部以上的作品。■譯者簡介李彥樺1978年出生。日本關西大學文學博士、台灣東吳大學日文系碩士。鑽研翻譯理論多年,譯作涵蓋文學、財經、實用叢書、旅遊手冊、輕小說、漫畫等各領域。

商品規格

書名 / 怪人們
作者 /
簡介 / 怪人們:不請自來的神秘女子、看似好心的燈塔管理員、結婚照片上的陌生臉孔,每個人的生命可能都會碰上忽然現身的怪人們……從作者的真實體驗出發,帶你我望見人生最離奇的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9660365
ISBN10 / 9869660363
EAN / 9789869660365
誠品26碼 / 2681608502004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5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CM

試閱文字

內文 : 從那晚之後,片岡經常來向我借房間。

「你偶而也該帶她上上賓館吧?」我說。

片岡故意誇張地皺起眉頭,說道:

「這你就不懂了,女人是一種很容易得寸進尺的生物,只要我帶她上一次賓館,以後她就會把上賓館視為理所當然了。反正我帶廣江上你的房間,她也沒有怨言,還是維持老樣子吧。」

「她知道那是誰的房間嗎?」

「我跟她說,那是我的備用房間,有需要就會去那裡住。所以有時我遇上臨時要加班時,我會把鑰匙給她,叫她先在房間裡等我。不過你放心,我再三提醒過她,別亂碰房間裡的東西。」

「那是當然的吧!」我一邊抱怨,一邊還是乖乖交出鑰匙,收下了五千圓。

過了幾天之後,採購部的本田竟然也跑來問我願不願意出借房間。他說是片岡介紹他來找我的。又隔了兩天,總務部的中山竟然也找上了我。消息來源同樣是片岡。

「讓你多些賺錢的機會,有什麼不好?或許過陣子你會像傑克‧李蒙一樣好事連連呢!」

片岡在跟我一起上廁所的時候一臉滿不在乎地如此安撫我。

「傑克‧李蒙?」

「你沒看過電影《公寓春光》嗎?傑克‧李蒙在這部電影裡,也把自己的公寓房間借給上司用來搞外遇。而且跟他借房間的上司還不止一個,好幾個上司都要跟他借房間,事先還得跟他預約,譬如星期三是部長,星期四是課長之類。因為把房間借給上司的關係,李蒙在公司明明沒什麼表現,升遷卻非常快。」

「但跟我借房間的你們這些人,跟我一樣只是剛進公司的小職員。」

「現在是小職員,以後或許會有一、兩個飛黃騰達,趁現在賣點人情有什麼不好?」

「但願真的有那麼一、兩個。」

我一邊說,一邊在小便斗前上下搖晃下半身。



從我開始出借房間到現在,轉眼已過了三個月。這一天,我一如往昔在便利商店的停車場迎接了一天的早晨。昨晚的房客是片岡。前天是本田,大前天是中山。生意接二連三上門,讓我整整有三天沒辦法睡在自己的床上。

我一邊揉著睡眠不足的惺忪雙眼,一邊開車回到公寓,打開了房間的門。房間裡的空氣也一如往昔異常溫熱,我心裡正想著一大清早就「辦事」真是辛苦,但旋即發現那是因為暖氣沒關。

「片岡那傢伙,我一定要叫他補貼電費。」

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床上好像有東西動了一下。我吃驚地轉頭一看,頓時看傻了眼。床上赫然睡著一個陌生的女人。

一時之間,我以為自己走錯房間了,倉皇地左顧右盼。這陣子我太少進自己的房間,因此感覺整個房間都有點陌生。但我轉念一想,如果我搞錯房間,鑰匙沒道理能打得開。

多半是片岡留下女孩子,自己先走了吧。原來除了葉山廣江之外,他還跟其他女孩子交往。

我走到床邊,搖了搖睡得正熟的女孩肩膀。

「喂,醒醒,該退房了。」

我心裡霎時閃過一抹「這女的該不會死了吧」的不安,幸好她的身體是溫熱的。搖了好一會,她終於微微睜開雙眼。

她眨了眨眼睛,下一瞬間整個人跳了起來。

「你是誰!」

她以毛毯蓋住胸口,看著我的眼神彷彿像在看一隻害蟲。那副神態與年輕時的莎莉‧麥克琳有三分神似。

「我是這房間的主人。」

「這房間的主人?」女人環顧室內。

「是真的。妳看,我有鑰匙。」我舉起自己的鑰匙,在她面前晃了兩下。「我只是把房間借給朋友,賺點外快而已。我跟朋友約好,使用的時間是晚上十點到早上六點,但現在已經……」我一看手錶,嚇得目瞪口呆。「糟了,不快點準備的話,要遲到了!總之已經超過時間了,請妳離開吧。我會跟片岡酌收延後退房的費用。」

「片岡?誰是片岡?」女人皺眉問道。

「片岡啊。帶妳來這裡的人。昨晚妳不是跟她在一起?」

「我不認識什麼片岡。」

「不認識?這不可能。」

「不認識就是不認識。」女人嘟嘴說道。

「那妳到底是跟誰來的?誰把妳帶到了這房間?」

「誰啊……」她想了老半天,突然神情迷惘地問我:「是誰把我帶到這裡來的?」

我開始感到頭痛了。

「妳怎麼會不知道?難道妳是一個人來的?」

「呃……倒也不是……」女人以手扶著下巴,歪著腦袋說道:「有個人把我帶到了這裡來。」

「那就對了,我的問題就是那個人是誰?」

「這個嘛……我醉得七葷八素,根本不記得了。印象中好像是我在某個地方喝酒,然後有個男的跟我搭訕……那男的長什麼樣子啊……」

女人有著一頭短髮,她將手指伸進頭髮裡抓了抓,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抬頭望著我說道:「等等,不就是你嗎?」

我差點仰天摔倒。

「妳別胡說八道,絕對不是我。我整晚睡在車子裡。」

「這裡是你的房間吧?」

「是啊。」

「既然是你的房間,不就是你把我帶了進來?」

「我剛剛說了,我只是把房間借給……」我說到一半,已懶得再向她解釋。我學她搔了搔頭,說道:「算了,妳跟誰進來不重要,反正與我無關。總之請妳出去吧。」

女人這時突然瞪大了眼睛,伸手在毛毯裡掏摸一陣,接著大叫一聲。

「怎麼了?」我問。

她緩緩轉頭朝我望來,說道:

「慘了……」

「什麼慘了?」我走上前問道。

「你別過來!」她尖聲喊道。

「什麼啦,妳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女人沉默了半晌,抬頭咕噥道:

「我不能離開。」

「為什麼?」

「昨晚沒有戴那個。」

「那個?」

我先是一愣,下一秒才恍然大悟。於是我查看了音響櫃裡的保險套,昨晚確實一個也沒用掉。

「你們該不會弄髒了我的床單吧?」我問道。

女人輕輕拉起毛毯看了一眼,說道:

「好像沒弄髒。」

「那就好。」我鬆了口氣,接著問道:「妳說不能離開,又是怎麼回事?」

「因為……」女人吞吞吐吐了一會,才呢喃說道:「昨天是危險期。」

「危險期?噢……請節哀。」我搔了搔眼睛下方的臉頰。「不過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要是就這麼回去,就查不出跟我上床的人是誰了。到時要是懷孕,我要找誰負責?」

「這關我什麼事?我怎麼會知道妳昨晚跟誰上床?」

「但那個人一定是你的朋友。」

「應該吧。我猜是片岡,但我也不敢肯定。」

「既然不敢肯定,你就應該去查個清楚。」女人賴在床上,緊抓著我的毛毯不放。

我開始感到胃陣陣抽痛。

「我為什麼要去查誰跟妳上了床?」

「因為這件事除了你之外,沒有人能幫我。你若敢拒絕,我就大聲尖叫,說你硬拉我進房間。」

「妳別亂來,要是妳這麼做,我會被趕出這棟公寓。」

「不想被趕出去,就乖乖聽我的話。」

我將雙手插在腰際,低頭看著女人,嘆口氣後說道:

「這件事打從一開始就是妳的錯,妳不該隨便跟著陌生人回家。」

「有什麼辦法,那時我喝醉了嘛。我這個人一旦喝醉,是絕對不可能用腦袋的。」女人說完後開始傻笑。

我忍不住想頂一句「就算沒喝醉也一樣」,但我強忍了下來。

「好吧,我們各退一步。我會想辦法幫妳查出昨晚那個男人是誰,一有消息立刻通知妳,但條件是妳必須乖乖回自己的家。」

「我才不要,你一定是想用這種理由騙我出去。我告訴你,我絕對不走。」女人鑽進了毛毯裡。

我不禁感到一個頭兩個大。雖然我很想繼續嘗試說服她,但繼續跟她攪和下去,上班一定會遲到。

我無計可施,只好自顧自地換起衣褲。最近這幾天幾乎沒有好好換過衣服,襪子臭得令我想吐。我打開衣櫥,取出乾淨的衣褲,把舊襪子扔進垃圾桶裡。就在我正打著領帶的時候,女人探出頭來問道:

「你要去上班?」

「是啊。」

「哪間公司?」

我說出了公司名稱。

「聽都沒聽過。」女人咕噥。

「那可真是抱歉。」

「那條領帶不適合你。」

「吵死了!」我罵道。「今天我可以讓妳待在這裡,但只要一查出那個男人的身分,妳就得立刻離開。還有,絕對不能讓隔壁的人發現妳在我房間裡。」

「我能吃你冰箱裡的東西嗎?」

「隨便妳吃吧。對了,妳叫什麼名字?」

「理惠子。」

「姓什麼?」

「宮澤。」

「宮澤理惠子……妳在跟我開玩笑嗎?」

「是真的,我真的叫這個名字。」

「該不會是騙我的吧?」

「是真的、是真的。」女人像機械一樣上下擺動腦袋。

「真倒楣,我怎麼會遇上這種事。」我一邊抱怨一邊穿鞋。

「路上小心。」女人自毛毯的縫隙間伸出手朝我揮了輝。

我走出房間,粗魯地甩上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