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 (經典回歸紀念版) | 誠品線上

チルドレン

作者 伊坂幸太郎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孩子們 (經典回歸紀念版):傷心難過時,你會想起誰?「孩子們」忍不住會呼喊他的名字!滿口歪理卻莫名帥氣,渾身正義卻是TroubleMaker;他,是伊坂筆下最有魅力的人物,負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改編日劇由《祕密》大森南朋╳《沉默》加瀨亮領銜主演 ◎伊坂出道15週年,中文版珍藏書封1.作者唯一指定全球封面,知名插畫家宗誠一郎繪製 2.系列短篇《孩子們》+ 晴朗的天空藍 長篇新作《潛水艇》+ 象徵希望與苦澀的橙橘 傷心難過時,你會想起誰? 「孩子們」忍不住會呼喊他的名字! 滿口歪理卻莫名帥氣,渾身正義卻是Trouble Maker; 他,是伊坂筆下最有魅力的人物,負能量世界不可或缺的維他命。 這世上,沒有「孩子們」, 只有,一個又一個的孩子。 「隨便應付就好啦,一個人的人生哪能背負那麼多責任?」 陣內──真實身分是家庭裁判所的調查官,專門處理少年案件。 總說著沒神經的話,兀自形成麻煩的漩渦中心,卻教人恨不起來。 銀行關門前一刻,他硬是滑壘領錢,好巧不巧遇上搶匪,居然嫌人家不排隊? 順手牽羊的少年和父親來面談,他卻用一本公廁名言集,看破是一起綁架案? 不斷離婚的花心男爭取女兒的監護權,他竟無厘頭地招待對方聽樂團表演? 秒速失戀後,他冒出一句「世界為我停止了運轉」,四周行人真的兩小時都不曾移動? 上司評價:「當少年調查官是天職,不過千萬不能模仿他的作法。」 陣內則說:「教養出身心健全的孩子、打造和平的家庭生活──全是謊言,用不著理會。我的工作是創造奇蹟。」 是的,那是只有一個又一個的孩子,在乎的小小奇蹟。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伊坂讓我們看到孩子為何會偏離常軌、進入灰色地帶。在追索的過程中,往往能發現,問題其實只是「成長」這個關鍵點而已。」--推理評論家/曲辰 「這部作品為我打破無聊的日常生活。」--kuki..ikuk(日本讀者) 「不論當成推理小說,或是娛樂小說閱讀,都是一流傑作。」--偏執狂的読書暦(日本讀者) 「很少有一本書讓我覺得全部喜歡,《孩子們》是例外。我也想像主角一樣,不受社會規範束縛,成為瀟灑的大人。」--apple(日本讀者) 「跟這本書這位作家相遇太幸福了,真想和朋友分享。」--しがひで(日本讀者) 「不分男女老幼,在任何地點和狀態下都能輕鬆閱讀的作品,作者掌握了絕妙的距離感。」──N子(日本讀者)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伊坂幸太郎1971年生於日本千葉縣。1995年東北大學法學部畢業。熱愛電影,深受柯恩兄弟(Coen Brothers)、尚‧賈克貝內(Jean-Jacques Beineix)、艾米爾.庫斯杜力卡(Emir Kusturica)等電影導演的影響。 1996年 以《礙眼的壞蛋們》獲日本山多利推理大獎佳作。 2000年 以《奧杜邦的祈禱》獲新潮推理俱樂部獎,躋身文壇。 2004年 以《家鴨與野鴨的置物櫃》獲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 2004年 以〈死神的精確度〉獲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短篇部門) 2008年《GOLDEN SLUMBERS》榮獲書店大獎、山本周五郎獎雙料大獎。 2015年 迎接出道十五週年,包含小說、散文集在內,出版超過三十部作品。 作者知識廣博,內容取材範圍涵蓋生物、藝術、歷史,可謂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文筆風格豪邁詼諧而具透明感,內容環環相扣,讀者閱畢不禁大呼過癮,是近年來日本文壇最活耀的人氣作家之一。近期作品有長篇小說《死神的浮力》、《不然你搬去火星啊》、《潛水艇》,及短篇集《陀螺儀》等。■譯者簡介杜信彰淡江日文系畢業,淡江日本研究所碩士。現為專職譯者,跨足小說、漫畫及雜誌等領域。

商品規格

書名 / 孩子們 (經典回歸紀念版)
作者 / 伊坂幸太郎
簡介 / 孩子們 (經典回歸紀念版):傷心難過時,你會想起誰?「孩子們」忍不住會呼喊他的名字!滿口歪理卻莫名帥氣,渾身正義卻是TroubleMaker;他,是伊坂筆下最有魅力的人物,負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5651992
ISBN10 / 9865651998
EAN / 9789865651992
誠品26碼 / 2681458272003
裝訂 / 平裝
頁數 / 320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尺寸 / 21X14.8CM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孩子們 Children



1



你的寶貝孩子被綁架了喔。聽到陣內這麼一說,我嚇了一大跳。我今年二十八歲,還是單身,記憶中我沒做過足以讓我多出個私生子的豪放性行為。

陣內將報紙遞給我。

每天早上一到家庭裁判所,我便拿著廉價印章在簽到簿上蓋章,然後回到座位上聽著一旁在看報紙的陣內說些無聊的話題。這就是我每早的例行公事。早上八點之前,辦公室裡除了我及陣內之外別無他人。這情況也是我工作時的固定景象之一。

「十六歲高中生,平安獲得警方保護。」這個標題佔據了報紙頭版,但我完全不曉得曾發生綁架案。報上寫著好像是付了贖金之後,這名少年才獲釋。

「我不懂報導管制是什麼啦,但是事後才公佈『曾發生一樁綁架案』,這只會讓人很困擾耶。」陣內一邊拿耳括子清耳朵,一邊抱怨道。「這就跟參加同學會時有女孩子說『其實我以前很喜歡你』一樣。這種話不當時說出來就毫無意義了嘛。武藤,你說是吧?」

我充耳不聞。

報紙上面還刊登了少年獲釋後與雙親並排而站的照片。

我心想:原來如此,我認識這名少年。我記得很清楚,他是我在半年前負責處理的扒手案件當事人。

「對我們這些家裁調查官而言,曾負責調查的少年們就跟親生子女沒兩樣。」這是主任調查官小山內每次喝酒時一定會說的台詞。

小山內算是我所任職的家庭裁判所中最年長的少年案件調查官,他總是能臉不紅氣不喘……,不對,應該是說他特別愛講這種陳腔爛調。

我闔上報紙。原來如此,我的寶貝孩子好像被綁架了呢。



2



距今半年前,我在偶爾還會感受到涼意的九月中旬遇見了這名少年。當天早上跟往常一樣,旁邊的陣內與我聊起報上的話題。

「真幸運!」陣內彈了一下手指。

「怎麼了?」雖沒有興趣,但基於禮貌我還是搭腔詢問。

「你看這個。報紙刊載有國中生把囂張的同班同學找出來,拳打腳踢活活打死了對方。」

「這種事有什麼好幸運的啊?」

「這樁案件發生在縣內,不過呢……」陣內緊接著說出發生此案件的市名,原來是隔壁市。「那邊不歸我們管轄。如果他住的地方離我們這裡再近一點,那就麻煩了,這案件就得換我們去處理。我最討厭這種麻煩案件,所以算很幸運,對吧?」

「說的也對。」

「武藤,你怎麼啦?沒什麼精神喔。」陣內問道。他剛才明明就像是在唸四格漫畫的台詞,竟還是敏感地察覺到我心情不好。

「我平常就是這個樣子啊。」

陣內的呼吸急促了起來。「你是為了之前那個女孩子的事煩惱吧?小山內都告訴我嘍。」

「你聽說啦?」我嘆了口氣。

他指的是幾個月前由我負責的女高中生。她好像收了一名素不相識的中年男人五萬圓,跟他發生性關係。她大概覺得這跟打工一樣,很稀鬆平常。說到這個,雖然與這案件無關,但我實在不太能接受用「援助交際」一詞來稱呼這樣的收受行為。這樣的說法會讓人分不清楚這個行為當中的哪一部份稱為「援助」、哪一部份又叫做「交際」,我覺得直接用「打工性行為」或「商業性交」之類的說法,還比較淺顯易懂一些。

由於那名女高中生可能有吸毒,所以先被送進了鑑別所 ,然後才轉交給我處理。

我見到她後覺得其實她是個蠻乖巧的女孩子。蠻乖巧的,看起來。「我真的很笨,我好後悔。」她咬著嘴唇的懺悔模樣打動了我。「我很喜歡一個同學,但是我提不起勇氣向他表白。」看到她紅著臉講這些話,我很認真地覺得一定要設法挽救她。

所以我在報告書上寫著「只需保護管束即可」。也就是她的罪尚不需送到少年院 去。我認為讓她的人生重新來過,讓她有機會跟同學談談戀愛,這樣對她而言才是最幸福、正確的出發點,法庭也認同我的看法。

沒想到在保護管束期間,她又因犯下同樣的過錯而被逮捕。

這種情形其實很常見。套句小山內曾說過的話:「跟一般上班族相較之下,家裁調查官更容易體會到的一件事就是遭到背叛。」可是當時的我比之前發生類似的事時更加悲傷,這使我再次見到這名女高中生時只能反覆問她「為什麼」。我很希望是因為她體內荷爾蒙或自律神經失調,才導致她那樣欺騙我。我這麼希望著。但是她用很快的速度回嘴道:「我怎麼可能會反省?只是若不小心被判進入少年院,那就麻煩大了。再者,學長姊也說過,只要在調查官面前裝出一副反省的態度,你們就會變得很溫柔。」隨後吐著舌頭補上一句:「你們太好騙嘍。」

這件事讓我沮喪了好久。與其說是因遭到背叛的不甘心而使得我怒火中燒,倒不如說害我徹底失去了自信。我甚至自問:自信是什麼?可見當時情況之糟。

「不要在意啦!」陣內一派輕鬆地說道。「我們只要聽聽孩子們的說法、聽聽父母親的說法,然後歸納一下,寫在報告書上就算搞定一樁案件了。你看看放在置物櫃裡的那疊案件資料,要是很認真地去看待每件案子,那真的沒完沒了了。」

「你說的也對。」

「我們又不可能成為每個問題少年的父親,真要這樣做的話那倒不如去宣教還比較快一點。」

陣內總是會用這種粗暴的口氣說話。「應付應付就好了啦,一個人的人生哪能負擔起那麼多責任?」

不過,在我所認識的調查官中無人像陣內一樣那麼深受少年們景仰。即便在宣判後,那些少年們還是會打電話給他,有時還會帶著班級旅行時買的土產來送他。真的很不可思議。

行事沉穩的小山內常對我說:「陣內是我見過最適合當調查官的人,不過你千萬不能模仿他的作法喔。」



3



就算我想模仿,也模仿不來。我有一個與陣內有關的回憶,至今仍然記憶鮮明。不對,那件事不能用回憶這麼可愛的名詞來形容,說成是心理創傷或許還比較恰當。

我剛來到這間家庭裁判所不久的某一天,同事們幫我辦歡迎會。那天晚上離開居酒屋後,我與陣內穿過熱鬧的街道,事情就發生在我們回宿舍的途中。

我才剛認識陣內不久,完全不曉得這個大我三歲,今年三十一歲的他是個如此奇特的人。當時我還存有以後要多請這個前輩幫忙的念頭,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我都會覺得毛骨悚然。

為了抄近路,我們走進一條人煙稀少的小路,因而遇見不想碰到的場面。

三名少年圍住另一名少年,他們應該都是高中生。被圍住的那名少年臉色蒼白,戴著眼鏡,瘦弱的身材散發出弱者的氣息。

看樣子是那三名少年在找眼鏡少年的麻煩。

是該介入調停、轉身逃走、還是大聲斥責他們呢?目擊當下我無法立刻做出判斷,採取適當應對。

不過,正當我在思索的時候,陣內卻毫不猶豫地逐漸接近那群少年。我非常驚訝,甚至差點就心生敬意。

「給我等一下,不准吵架!」陣內走進那群少年當中,很帥氣地伸出手說話了。雖然看起來有點像在演戲,總之陣內為了保護即將被圍毆的少年,鼎立於那三名少年面前。

「大叔你是怎樣?這不干你的事吧?」三名少年當然對陣內非常不滿憤慨。他們的體型很棒,看起來像是運動員,再怎麼說陣內獨自一人都不太可能贏得過他們,這讓我感到很不安。

不過,陣內接下來的行動卻遠超乎我的想像。

「臭小鬼們,吵什麼吵!」陣內咬字清晰地說出這句話之後,突然轉身面對那個臉色蒼白的眼鏡少年,結結實實地賞了他一拳。

毫無防備的眼鏡少年就這麼被陣內打倒,整個人癱在電線桿旁的塑膠垃圾桶上,眼鏡還歪了一邊。

我很驚訝地「咦」了一聲。而那三名少年跟我一樣訝異地互看,被打的眼鏡少年更是驚呼連連。除了陣內之外,在場所有人都搞不清楚狀況,包括被打的眼鏡少年在內。

陣內本人倒是毫不在意事情的發展,緩緩走回我身邊,臉上還帶著很滿足的神情。

「你……你這是怎麼回事?」

「這樣一來,那個眼鏡小子就不會被其他三人打了。」他若無其事地說,隨後轉身面對那群少年,高舉雙手吼道:「我是冠軍!你們趕快滾回家睡覺吧!」

少年們嚇得頭歪一邊,這突如其來的鬧劇可能讓他們感到有點錯愕,表情變得僵硬。接著不曉得為什麼,他們竟扶起那個眼鏡少年,四個人宛如要趕緊逃離眼前這個變態似地離開了。或許是因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使得他們之間突然萌生出友情吧。

總之,陣內的做法,別人確實模仿不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