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基督十架: 在21世紀重回救贖的原點 (35週年紀念版) | 誠品線上

The Cross of Christ

作者 斯托得
出版社 財團法人台北市基督教校園福音團契附屬校園書房出版社
商品描述 當代基督十架: 在21世紀重回救贖的原點 (35週年紀念版):※聯名推薦:何世莉中華福音神學院舊約副教授莊信德播種國際事工台灣分會執行長張聖佳中華福音神學院歷史神學副教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為信仰扎下穩固根基,基督徒必讀的不朽經典! 曾有人問斯托得,在他一生五十多本著作中,最看重哪一本?他說:「《當代基督十架》。比起我寫過的其他任何東西,我花最多心血在這本書。」這位二十世紀福音派最具代表性的領袖,將他畢生為之而活的信仰內涵寫成了《當代基督十架》,本書可說就是斯托得一生所宣揚的福音! 我們可能在基督教圈子已久,卻仍然無法完全掌握十字架的意義,或感受不到十字架在我們身上的力量。這本書是為每一個基督徒寫的,將基督信仰的心臟——十字架,做最全面、動人的剖析。究竟,十字架為何成了基督教最重要的標記?神到底透過十字架達成了哪些我們沒想過的事?祂是如何做成的?人要如何將十字架活在群體、暴政、苦難、21世紀每一天的生活當中? 讓一代大師帶著我們從不同角度來觀看、經歷十架的豐富,重回那開啟神一切奧妙、與你我生命息息相關的救贖原點。本書自初版以來,即廣獲各方讚譽,本版加入牛津大學教授麥葛福之新版序、張楷弦博士之導讀;另包含每一章的研讀指引,適合小組分享討論。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聯名推薦: 何世莉 中華福音神學院舊約副教授 莊信德 播種國際事工台灣分會執行長 張聖佳 中華福音神學院歷史神學副教授 張楷弦 中華福音神學院新約助理教授 董家驊 世界華福中心候任總幹事 魏連嶽 衛理神學研究院專任副教授 (按姓氏筆畫排列)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斯托得 (John Stott) 作者 斯托得(John Stott,1921~2011) 二十世紀福音派重要領袖,於2005年獲《時代雜誌》選為「世界百大最具影響力人物」。一生主要時間於英國萬靈堂擔任牧職,也以此為起點,開展他在全球的服事。他在萬靈堂的牧養工作,影響了二次大戰後英國福音派教會的復興運動。此外,亦擔任1974《洛桑信約》(Lausanne Covenant)起草委員會主席,該信約為福音派奠下了傳福音和社會關懷並行的基調,對全球福音派發展影響深遠。 斯托得一生的事奉皆奠基於他對基督十字架的認識與回應,對他來說,沒有什麼比闡明十字架的信息,來得更重要或更具挑戰性的了。 譯者 劉良淑 資深文字工作者,曾任校園書房出版社總編輯。譯有《新約聖經背景註釋》、《21世紀舊約導論》、《C型觀點》等書,對華人基督教文字工作有重要影響。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英文20 週年紀念版序 ╱ 麥葛福 ╱ i 導讀:照亮時代的十字架 ╱ 張楷弦 ╱ vii 簡寫一覽 ╱ xiii 前言 ╱ 001 第一部 靠近十架 ╱ 009 第一章 十字架的中心性 ╱ 011 第二章 基督為何死 ╱ 047 第三章 探明就裡 ╱ 067 第二部 十架的核心 ╱ 093 第四章 赦免的問題 ╱ 095 第五章 償付罪債 ╱ 123 第六章 神親身代替 ╱ 149 第三部 十架的成就 ╱ 185 第七章 拯救罪人 ╱ 187 第八章 啟示神 ╱ 229 第九章 勝過罪惡 ╱ 257 第四部 十架的生活 ╱ 285 第十章 歡頌的群體 ╱ 287 第十一章 了解自我與捨己 ╱ 309 第十二章 愛我們的仇敵 ╱ 335 第十三章 苦難與榮耀 ╱ 355 結論:十架無所不及的影響 ╱ 389 附註 ╱ 409 參考書目 ╱ 431 經文索引 ╱ 441 人名索引 ╱ 453 主題索引 ╱ 458 *研讀指引 ╱ 大衛.史東 ╱ 465

商品規格

書名 / 當代基督十架: 在21世紀重回救贖的原點 (35週年紀念版)
作者 / 斯托得
簡介 / 當代基督十架: 在21世紀重回救贖的原點 (35週年紀念版):※聯名推薦:何世莉中華福音神學院舊約副教授莊信德播種國際事工台灣分會執行長張聖佳中華福音神學院歷史神學副教
出版社 / 財團法人台北市基督教校園福音團契附屬校園書房出版社
ISBN13 / 9789861987958
ISBN10 / 9861987959
EAN / 9789861987958
誠品26碼 / 2682016368008
尺寸 / 22X16X3.5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裝訂 / 精裝
頁數 / 512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獲1988年ECPA金牌獎
☆被譽為「斯托得最好的作品」
☆福音派對十字架的意義最好、最具說服力的詮釋

試閱文字

導讀 : 照亮時代的十字架
十字架是福音信仰的中心。也正因為它是中心,在十字架所傳遞的偉大真理中,匯聚了整個新約的主要信息,以及基督教神學的各個基本面向:神的啟示、神的本性與榮耀、人的墮落與罪惡、白白的恩典、聖靈更新的生活以及教會群體的本質。作為凝聚點的十字架真理,簡單直接卻又無比豐富。在十字架的光照之下,早期教會得以建立,神學思想得以發展和成熟。也是在十字架的光照之下,教會在漫長的歷史中面對每一個時代的挑戰,回應當代的種種議題,並堅守福音的真義。
甫逝世十年的福音派巨擘斯托得牧師,在這本當代經典之作中,正是要論證並闡明十字架的真理。斯托得牧師堅信「歷史的信仰與聖經的信仰之中心皆在乎此」。然而,並非所有人都清楚明白這個信念。在每一個時代中,以及在當今學術界裡,許多對十字架的誤解,不但模糊了十字架本身的信息、使人無法辨認出十字架的中心性,也連帶衝擊了所有緊繫於十字架的各種神學思想,因而削弱了教會向每個時代見證福音信仰的能力。因此,這本書從根本著手,嚴謹且細緻地擦亮十字架的真理,以至於能夠呈現出十字架如何支撐了整個基督教神學,並且持續地向每一個時代發出挑戰。

福音的核心:神以自己代替我們,而能滿足神自己
本書論理嚴謹,議題全面,邏輯環環相扣,讀者若是掌握整體的論述結構,便能看見整本書的關鍵論述建立於「代替」(substitution)與「贖罪」(expiation)這兩個觀念:藉著耶穌基督釘十字架,神以自己代替了我們,為我們承受了因罪而有的刑罰,因此償付了罪債,使我們重得神的喜悅並進入滿有恩典的新生命當中。簡單地說,十字架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就是神「透過代替來償付」。斯托得牧師在本書中先全面性地剖析「代替論」與「贖罪論」的概念,再從聖經研究和神學思考等不同角度,解明這教義的每一個環節,同時為此教義辯護。「代贖」這個基本的信仰概念在歷史中,其實不斷地受到質疑與批判。一方面,許多人難以接受慈愛的神會在憤怒中追討罪債,要求以死償還;另一方面,許多人又認為神以無罪的兒子代替有罪的世人,是殘忍而不公義的。然而,斯托得牧師堅持十字架的「代贖」完美彰顯了神的公義與慈愛。唯有神能夠償付、滿足全然聖潔公義的要求,也唯有全然慈愛的神在基督裡自我犧牲,就在十字架上代替了必須償付罪債的罪人。因此,十字架真理的核心就是「透過代替來償付」,這是神公義與慈愛的完美結合。
在「代贖完美彰顯了神的本性」這基礎上,本書也梳理了歷史上不同的贖罪理論。許多神學家追問:神透過代替所償付的對象是誰?索求罪債的到底是誰?是要吞吃人的魔鬼、是讓人無力滿足的律法、是神自己的公義與榮耀、還是神在宇宙所設立的道德秩序?本書一方面透過詳細審視聖經經文,深入各種贖罪理論,指出不同理論的貢獻、限制與誤導;另一方面則清楚明白地指出,任何除了「神自己」以外的索求罪債者,都會無可避免地將神描述為向某個對象臣服的次等存在。也就是說,贖罪乃是出於神自己裡面全然公義與慈愛的要求,是神要「自我滿足」,也唯有神的親身代替才能自我滿足。本書以大篇幅論證、闡述「代贖」的主題,是因為斯托得牧師認為只有先確立這個核心概念,從而發展其他思想,十字架的中心性與相關神學議題才不會模糊。

十字架的拯救、啟示、得勝與群體生命
確立了十字架的本質,本書再以「透過代替來償付」為基礎,繼續建構十字架的神學,這包括了四大部分:救恩的成就、神的自我啟示、全然的得勝、以及教會群體的生命樣貌。透過這樣的架構,本書回應了許多歷史上或學術界的錯誤,指出許多人錯將這些建構在「代贖」之上的神學思想,視為福音信息的核心,而反過頭來淡化甚至反對「代贖」這最根本的思想。斯托得牧師逐一解釋,這些神學思想如何建構在「代贖」的概念上。例如,過去百多年來的新約研究經歷了多次的研究方法更新與典範轉移,學者們從不同角度理解新約作者要傳遞的信息核心。在這些新進的研究裡,新約的信仰主軸可以是對以色列所信獨一神的全新認識,可以是宇宙中善與惡兩股力量的天啟戰爭,可以是因著恩典參與在基督的生命裡、神秘地與基督聯合,也可以是如同哲學家一般,勸導人重新認識自己和自身價值觀,並仿效基督的道德模範,因此透過倫理教導建立一支在末世屬神
的子民。然而,斯托得牧師堅持,正是因為神在十字架上代替了我們,祂才完全啟示了祂自己,魔鬼從罪而有的暫時權勢才被永久剝奪,宇宙的秩序才在神的勝利中被恢復。又正是因為神自己的代替償付了我們的罪債,我們才能與神和好並參與在基督裡,我們也才能仿效神在基督裡的彰顯,學像基督,建立以基督的心為心、且滿有基督樣式的群體生活。這樣看來,本書雖然從最傳統的「代贖」觀念出發,卻沒有迴避種種不同架構的挑戰,也沒有漠視其他理論的貢獻,而是深入每一個邏輯環節,一方面捍衛傳統信仰,一方面也在清晰的脈絡下吸納其他架構的可取之處,而能扎實地擴展傳統思想的厚度。

回應時代:聖經神學與歷史神學
本書的整體論述大致採用了系統神學的主題,以代贖觀念為基礎,發展十字架的神學和救恩論,包括「贖罪」與「挽回」等不同面向的救恩觀念,再將神論、啟示論、基督論以及教會論都放置在十字架神學的脈絡下來討論。然而,對這些系統神學主題的討論,本書其實也大幅採用聖經神學和歷史神學的方法。面對所有的議題,本書總是從詳盡的相關經文之解經工作開始,經常涉及原文字義、句法結構以及舊約引用等等的細節討論,循序漸進地描繪出新約在某一特定議題上的思想圖畫。同時,本書也交織著歷史神學的討論,在各議題中呈現不同時代的神學家和思想,以聖經神學為基礎分析他們的優劣,再逐步建構完整的論述。
透過聖經神學的研究,斯托得牧師回應了他自己時代的學術進程,也呈現出新約書信如何以十字架為根基,回應了新約時代的各種思想,包括猶太思想與希臘羅馬風俗。透過豐富的歷史神學研究,斯托得牧師在教會歷史中漫長的神學討論中汲取教訓,也呈現出十字架的信息如何光照歷史中的教會,使教會能回應所屬的時代。最後,儘管上述的研究方法都非常具有技術性,本書的筆法並不艱澀難懂,並且常在聖經或歷史神學的討論中,帶往頌讚的結論。讀者若用心閱讀,不但不容易迷失在過於艱深的學術討論中,反而會在十字架的信息中自然地走向默想與敬拜。

當代十架群體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本書最叫人驚豔之處,可能是最後一部分整整用了四章的篇幅,討論十字架的信息所建立的生活與群體。在這重視主觀經驗的世代,以及強調群體的學術氛圍下,許多人對十字架的理解,是側重於它傳達了基督自我犧牲的思想範式,以及一種主觀經歷的轉化力量使人能效法這思想範式,並因此能建立一個遵循此範式的群體。這個面向的理解確實有幫助,也是傳統思想常常忽略的。但是斯托得牧師不但沒有忽略這個面向,反而精準地將這種偏向主觀與群體的理解,重新建基於客觀的代贖事實。盼望本書能幫助讀者重新回到古舊的十字架,重拾代贖的信息,而能夠在十字架的光照之中回應當代,成為當代十架群體。


張楷弦
中華福音神學院新約助理教授

試閱文字

自序 : 前言
我感到極其榮幸,承蒙英國校園出版社(InterVarsity Press)之邀,要我寫一本論基督的十字架之書,這是最偉大、最榮耀的一項課題。經過幾年的寫作,我自己的靈性獲益良多,信念更行清晰、堅定,並且立定心志,要以在地上的餘下日子(我知道所有蒙贖的同道都將在天上度永恆)來盡心盡意地服事釘十字架的基督。

所有基督徒讀者都從英國校園出版社深深受益(印奇理〔Ronald Inchley〕和英推索〔Frank Entwistle〕為其盡獻一生的領導人),而該社以一本論十字架的書,作為其週年慶的一部分,甚為合宜,因為十字架是福音信仰的中心。正如我在本書中所辯證的,歷史的信仰與聖經的信仰之中心皆在乎此,但這一點並非人盡皆曉的事實,這足以表明,確有必要存留一份獨具特色的福音見證。福音派基督徒相信,藉著基督釘十字架,神以自己代替了我們,背負我們的罪,替我們承受我們當受之死,使我們能重新得祂的喜悅,蒙接納進入祂的家中。巴刻(J. I. Packer)所寫極是,他說,這個信念「乃是普世福音派團體的辨識標記」(雖然「常為批評者誤解、諷刺」);它「領我們直入基督福音的心臟」。
對英國大專校園團契(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Christian Fellowship)以及其所隸屬的世界性組織,即國際福音學生團契(International Fellowship of Evangelical Student)而言,十字架的中心性無疑為其歷史中舉足輕重的要素。於二十世紀初期發生的兩件事,尤見其重要性。

第一件是一九一○年CICCU(Cambridge Inter-CollegiateChristian Union,劍橋校際基督徒聯會,成立於一八七七年)退出SCM(Student Christian Movement,基督徒學生運動,成立於一八九五年)之事。CICCU 的會員很清楚,他們乃是承襲劍橋改革時期的偉大人物比爾尼(Bilney)、丁道爾(Tyndale)、雷蒂姆(Latimer)、萊利(Ridley)、克藍麥(Cranmer)等人的傳統。他們也懷著愛慕的心追念沈美恩(Charles Simeon),以他為榮,這位聖三一教會的牧者,五十四年(1782-1836)之久忠心耿耿地宣講聖經,正如他的墓碑上之言:「他定意不知別事,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這是他盼望的根基,也是他一切事奉的主題」。因此毫不意外地,當SCM漸趨自由派之時,CICCU的會員對其日益失望,尤其不贊同其對聖經、十字架、甚至耶穌之神性所持的軟弱教義。於是,當一九一○年三月,CICCU的會員與SCM的總
幹事塔特洛(Tissington Tatlow)會商之時,他們便投票脫離該組織。次年,摩爾(Howard Mowll,後來擔任雪梨的大主教及澳洲的總主教)成為CICCU的主席,協助奠定其穩固的福音派立場,此後未曾有些微偏離。

一九一八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許多退伍軍人到劍橋就讀。當時CICCU比SCM規模小得多,SCM的領袖(最著名的
為瑞勳〔Charles Raven〕,伊曼紐爾學院的教務長)向CICCU 示好,盼望他們能重新加入,以補該組織所欠缺的奉獻熱忱和佈道努力。為解決此事,迪克(DanieI Dick)與葛拉柏(NormanGrubb)(CICCU 的主席及祕書)和SCM的委員會見面,在他們的祕書長佩利(Rollo Pelly)的辦公室開會。以下是葛拉柏對此關鍵性事件所做的記錄:經過一小時的討論,我一針見血地問佩利:「SCM是否以耶穌基督的救贖寶血為中心?」他略為猶疑,然後說:「嗯,我們承認這點,但不一定以它為中心。」迪克和我便說,對CICCU的人而言,這就可以做決定了。我們絕不會加入一個不以耶穌基督的寶血為中心的組織;我們就此分道揚鑣。
這個決定不僅確認了戰前脫離該組織的投票,而且「成為IVF(InterVarsity Fellowship,大專校園團契)的真正根基,因為幾個月之後,我們便醒悟,若創橋必須有CICCU,世界上每一個大學也必須有同一類的組織」。第一屆大專校園會議(InterVarsity Conference)便於一九一九年十二月在倫敦召開。

在這段期間,葛拉柏引用哥林多前書十五章3∼4節,作為他們思想的鑰節:「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這與基督徒學生運動於一九一九年所發表的「目標與根基」實在很難協調,該文獻對十字架如此宣告:「我們唯有在加略山上,看見神親自為一切人的罪每日所付的痛苦代價,才可能進入真正懺悔與赦免的經歷中,而這經歷釋放了我們,得以開創一全新的生活方式⋯⋯這便是贖罪的意義。」5 但我們必須恭敬地回應說,贖罪的意義不是在於我們注目於加略山而產生的懺悔,乃在於神所做的,就是祂藉基督在十字架上代替了我們,承擔了我們的罪。

在每一個世代,都必須清楚界定贖罪的「客觀性」與「主觀性」之區別。據IVF第一任總幹事約翰森(Douglas Johnson)之言,這個發現乃是鍾馬田(Martyn Lloyd-Jones)事奉的轉捩點,他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數十年,成為福音派公認的領袖。他向幾位朋友透露,「在一九二九年,他的觀點與講道有了極其根本的轉變」。當然,從一開始,他的事奉便強調重生的必要性。但是,有一晚他在南威爾斯的布里真德市(Bridgend)講道之後,當地牧師向他提到,似乎「十字架與基督的工作」在他的講道中沒有多少地位。他「立刻到他最喜歡的舊書店,向老闆打聽兩本論贖罪的好書。老闆⋯⋯推薦了戴爾(R. W. Dale)所著《贖罪》(Atonement, 1875),以及鄧尼(James Denney)所著《基督之死》(The Death of Chuist, 1903)。他回家之後,便致力潛心閱讀,不吃中餐也不要下午茶,他的太太非常擔心,甚至打電話給他哥哥,討論是否要請醫生來。但是,當他讀畢出來,他宣稱已找到『福音的真正中心,以及基督徒信仰奧義之鑰』。於是他講道的內
容改變了,影響力亦隨之而來。正如他自己所言,根本問題不在於安瑟倫(Anselm)的『為何神要成為人?』而在於『為何基督要死?』」正因為贖罪如此重要,也因為對它正確的了解能重拾「代替論」(substitution)、「償付論」(satisfaction)、以及「挽回論」(propitiation)等易被錯用的偉大聖經觀念,有兩件事情令我十分驚訝。第一是這項教義何等不流行。有些神學家雖然明白其聖經基礎,卻似乎不情願提及,頗令人費解。舉例而言,我想到那位著名的衛理宗新約學者戴樂(Vincent Taylor)。他審慎淵博的為學風範,可以其所著三本論十字架的書為例:《耶穌與祂的犧牲》
(Jesus and His Sacrifice, 1937)、《新約中的贖罪》(The Atonementin New Testament Teaching, 1940)、《赦免與和好》(Forgivenessand Reconciliation, 1946)。他用了許多形容詞來刻畫基督的死,諸如「代贖」(vicarious),「救贖」(redemptive),「和好」(reconciling),「補贖」(expiatory),「犧牲」(sacrificial),尤其是「代表」(representative)。但是他不願稱之為「代替」(substitutionary)。他詳細查考初代基督徒的講道與信仰,鑽研保羅書信、希伯來書與約翰書信,對基督的工作寫下這樣的話:「在我們所查考的經文中,沒有一段形容這是一種代替⋯⋯我們找不著任何一處可支援這類觀點。」7 基督的工作是「一項為了我們而做的事,而不是代替我們而做的事」(270頁)。但是,雖然戴樂發表如此驚人之論,他本人顯然在做此聲明時並不心安理得。這些話的強度讓我們對他後來覺得必須補充的話,感到十分突兀。他寫道:「新約中對基督代表性工作的教導,最搶眼的特色,恐怕是它非常接近代替性教義的事實,雖然它尚未跨越界線。特別是保羅的教義,與代替論可說只有一線之隔」(288頁)。他甚至承認,不少新約學者「常只滿足於否定代替論,而未找著可取代之說」(289頁),這現象顯示「我們或許只急著要拒絕,並未認真檢討」(301頁)。而我想在本書中指明的,便是聖經對贖罪的教義徹頭徹尾便是代替論。戴樂要躲避的並不是這教義本身,而是提倡代替論之士在思想與表達上常出現的那種粗糙生硬。

第二件令我驚訝的,是基督的十字架儘管身居中心地位,近半世紀以來,卻沒有一位福音派作者為肯深思的讀者寫過以此為題的書(直到近兩、三年才有)。不錯,有幾本小書,也有一些學術性的專論出版。我特別推崇澳洲墨爾本的莫理斯(Leon Morris)在這方面的努力,他所著《使徒對十架的宣講》(Apostolic Preaching of the Cross, 1955)一書,讓我們都受益匪淺。我更高興的是,他將該書的內容簡易化,出成《贖罪》(Atonement, 1983)一書,使平信徒都能了解。他已成為歷代以來論這主題無數著作中的佼佼者,而他所著《新約中的十字架》(The Cross in the Nes Testamen, 1965)一書,其探討之深入廣博,可能仍屬首屈一指。我願以赤忱引述他在該書中所說:「十字架主宰著新約」(365 頁)。

然而,直到晚近才有華樂思(Ronald Wallace)所著《基督贖罪之死》(The Atoning Death of Christ, 198l),以及邁可.格林(Michael Green)的《耶穌復活十架》(The Empty Cross of Jesus,1984)等書,在這之前,除了最早期IVF 所出版貴樂保(H. E.Guillebaud)的《為何是十字架?》(Why the Cross?, 1937)之外,我不知道還有哪一本書是為我心目中的讀者而寫。當時那本書是極大膽的著作,向反對代替論者迎頭痛擊。書中提出三個問題:(1)「它是否合乎基督?」(即,與耶穌和使徒的教訓是否相符);(2)「它是否不道德?」(即,與公平是否相符);(3)「它是否不可思議?」(即,在時間與罪的移轉等問題上是否講得通)。我所關心的範圍更廣泛,因為本書不是單談贖罪,而是探討十字架。在第一部分三章導論之後,第二部分論及我在前面所謂「十架的心臟」,辯明聖經的「償付論」與「代替論」之真義。第三部分繼續談到十字架的三項偉大成就,即拯救罪人、啟示神,與勝過罪。第四部分探討的,鮮為一般論十字架的書所提及,就是對基督信眾而言,「活在十架之下」是何意義。我想要說明,十字架改變了一切事,它讓我們與神建立一種新的崇拜關係,使我們對自己有了新而平衡的認識,對宣教產生新的獻身動機,對敵人興起新的愛,面對受苦的難題也萌發新的勇氣。

我在發揮主題之時,心中存有聖經、傳統與現代世界組成的三角架構。我第一重視的是要忠於神的話,讓它說出它的意思,
而不是要它說我可能期望它說的話。沒有一事可以取代審慎的解經工夫。第二方面,我竭力分享自己閱讀的成果。若要了解十字架,便不可忽略過去的偉大著作。不尊重傳統與歷史神學,便是不尊重在每一世紀中積極光照教會的聖靈。最後,第三方面,我嘗試不僅從聖經本身與傳統的亮光來了解經文,也從現代世界的觀點來了解它。我探討了基督的十架對二十世紀末葉的我們要說什麼。若要放膽去寫(與讀)一本論十架的書,其中必定有臆測推斷的危險。一方面是因為當「神在基督裡叫世人與自己和好」之時,真正所發生的事是一項奧祕,其深度我們需窮盡永恆來探討;另一方面是因為,我們在默想基督的十字架之時,絕無可能持冷靜、旁觀、疏離的態度。因為不管願意與否,我們總脫不了干係。是我們的罪把祂釘在那兒。因此,十字架不會奉承我們,反倒會貶抑我們的自以為義。我們站在它面前,只能垂首痛悔;唯有等到主耶穌向我們的心說話時,這樣的態度才會改變;祂的話滿含饒恕與接納,我們深受祂的愛激勵,感恩之情洋溢,便出到世界,終生服事祂。

我感謝Roger Beckwith和David Turner閱讀部分初稿,提出了寶貴的意見,也謝謝我最近四位研究助理,Mark Labberton、Steve Ingraham、Bob Wismer,及Steve Andrews在閱讀原稿,做書目與索引,查資料與校對上,尤其一絲不苟。我最後要衷心感謝的,是茀蘭絲.懷海德(Frances Whitehead),她作我的祕書到一九八六年已滿三十年。本書是由她打字無以計數的資料之一。我對她的效率、幫助、忠心,與毫不衰減的事主熱忱,讚賞備至。謹以最深的感激,將此書獻給她。
斯托得
一九八五年聖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