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簡史: 給我們這個世代的公民之書 | 誠品線上

The Shortest History of Democracy: 4,000 Years of Self-Government-A Retelling for Our Times

作者 John Keane
出版社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民主簡史: 給我們這個世代的公民之書:★獻給這個動盪時代的理想之書★疫情肆虐、強國崛起、政客專權、戰爭再起國際情勢危機四伏……在這個年代,我們是否還能相信民主?我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從雅典時代到現代社會, 民主改變著全世界,給每個世代帶來一次次奇蹟。 民主的精神告訴大家「每個人都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獻給這個動盪時代的理想之書★ 疫情肆虐、強國崛起、政客專權、戰爭再起 國際情勢危機四伏…… 在這個年代, 我們是否還能相信民主? 我們是否還需要民主? 本書作者約翰.基恩是當代著名政治學家,人稱「民主理論大師」 根據多年研究,他發現民主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具有可塑性的政府形式。 經歷一次次的混亂、動盪和打壓,民主不曾退縮,而是在歷史脈絡中不斷進化。 雖然民主的形式不斷變化,但中心思想只有一個: 【保護人民不受傷害,並對於身邊的壓迫有所警覺,隨時提出反對的聲音。】 因此,作者認為:「在紛亂的世代,我們比以往更需要民主的力量。」 ●民主的誕生:源於多神信仰的習俗 民主起源於美索不達米亞,當地的宗教習俗中,信眾會仿效諸神進行定期集會。這項文化隨後傳到地中海區域,逐漸發展成為希臘雅典最為人所知的集會。 ●民主的發展與成熟從歐洲擴及全世界 到了中世紀歐洲,由人民選出議事代表的政府興起,一度主宰歐陸,卻因世界大戰爆發而中斷。 戰後在經濟、獨裁和戰爭的多方夾擊下,民主的理想和制度反而重獲新生,在「人民力量」的推動下蓬勃發展,愈來愈多元化。 ●民主的精神=改變世界的力量! 走過歷史的風風雨雨,民主始終承載著人民對自由、平等的渴望。 秉持著民主的精神,人民多次團結起來,推翻政權和統治者的權力壓迫,催生政治和社會上的變革,擁護更開放、更多元、更平等的世界。 民主始終站在全世界公民、普通老百姓、受壓迫者的一邊, 我們將繼續見證民主的流動,見證民主如何改變這個世界。 【本書特色】 ★頂尖政治學家約翰.基恩的最新著作,清楚講解民主歷史,簡單看懂民主精神的真諦。 ★剖析民主的起源,分析歷史脈絡,從中反映現代的政治局面,展望未來的政治情景。 ★附有民主大紀事年表,一眼洞悉民主的演變過程,掌握民主的發展趨勢。 【特別推薦】 ⬔ 李明璁|社會學家、作家 ⬔ 沈伯洋|臺灣民主實驗室理事長 ⬔ 郭重興|讀書共和國社長 ⬔ 葉 浩|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 蔡東杰|中興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前瞻研究中心主任、《蹣跚走來的民主》作者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特別推薦】 ⬔ 李明璁|社會學家、作家 ⬔ 沈伯洋|臺灣民主實驗室理事長 ⬔ 郭重興|讀書共和國社長 ⬔ 葉 浩|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 蔡東杰|中興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前瞻研究中心主任、《蹣跚走來的民主》作者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約翰.基恩約翰.基恩John Keane.《泰晤士報》:「英國頂尖的政治思想家,著作具有世界性重要影響的作家」.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澳大利亞重大知識輸出者之一」.《倫敦時報》:英國具有領導性的政治思想家,其著作是「世界不可或缺的」。當代著名的政治學家,現任雪梨大學和柏林社會科學中心(WZB)政治學教授。曾於英國、德國任教,並提出許多關於民主的創新理論,因此聞名全世界,也有了「民主理論大師」之稱號。憑藉著作《生死民主》(2009)入圍二○一○澳大利亞總理文學獎非小說獎。約翰.基恩曾在歐洲的公民研究機構研究民主與社會變動,並於一九八九年在倫敦創辦世界上第一個民主研究中心。近幾年他也對亞洲的政治動態也非常感興趣,尤其關注中國、亞太地區的民主政治問題。約翰.基恩曾經於二○○五年和二○一八年訪問台灣,討論台灣民主發展經驗。二○一七年初前往上海進行新書分享會,同年底拜訪北京大學一周,並舉辦多次演說。二○二一年更是以線上方式在香港國際文學節進行演說。主要著作《媒體與民主》(1991)被譯成超過25種語言。近年的作品有:《民主與媒體衰落》(2013)、共同編著《代議制民主的未來》(2010)、《暴力與民主》(2004)和《全球公民社會》(2003)。翁尚均翁尚均法國巴黎第四大學博士,公務人員高等考試及格,文化行政職系公務人員正式退休,現專事英法文中譯工作。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前言 民主的歷史給現代帶來希望 民主反對讓少數人掌控多數人 民主的奇蹟和祕密 PART I 集會式民主 民主發源於東方,一路傳播向西 集會的起源:師法眾神 集會的傳播:從腓尼基出發 西方民主的開始:早期希臘集會 雅典民主的興起 雅典的性別階級、奴隸制度與權力 在普尼克斯,公民可以「放膽直言」 集會式民主是直接民主嗎? 陶片流放制:驅逐煽動者的手段 貴族是民主之敵 帝國的狂妄自大 集會式民主時代的崩潰 PART II 選舉式民主 代議制的目的:造福人民 選舉式民主:源起中世紀歐洲 代議制政府:選出代表來為人民履行權利 以任期限制來制衡民選代表的權力 萊昂議會:史上第一個議會 代議制政府的職責:包羅萬象 人民默許政府擁有權力 反抗的聲音贏不過多數人民的意見 國家的建立和帝國的轉型 「主權人民」才是政府的主人 民粹主義:選舉式民主的敵人 民主革命:殖民地的覺醒 二十世紀民主的毀滅之路:世界戰爭爆發,資本主義盛行 選舉式民主的末路 PART III 監督式民主 聽見人民的聲音:天鵝絨革命 世界各國重新擁抱自由和民主 監督式民主的興起 監督式民主的意義:讓人民親自監督 數位通訊革命:加速監督式民主的落實 監督式民主和環境保護 監督式民主的艱難時期 新的專制主義開始興起 為什麼我們這個世代依舊需要民主? 注釋 圖片來源

商品規格

書名 / 民主簡史: 給我們這個世代的公民之書
作者 / John Keane
簡介 / 民主簡史: 給我們這個世代的公民之書:★獻給這個動盪時代的理想之書★疫情肆虐、強國崛起、政客專權、戰爭再起國際情勢危機四伏……在這個年代,我們是否還能相信民主?我
出版社 /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3847649
ISBN10 / 986384764X
EAN / 9789863847649
誠品26碼 / 2682253432005
頁數 / 224
注音版 /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14.8X21X1.7CM
級別 / N:無

試閱文字

內文 : 【試讀內容1】

若想了解我們這個時代是多麼獨特,就要先認真回顧過去。思考民主在二十一世紀的命運,回顧過往不僅能帶來幫助,甚至至關重要,但這是為什麼呢?最主要的原因是歷史非常重要,如果對歷史一無所知,勢必會誤解現在的情況,也會失去衡量的標準。謹記歷史,能讓我們更有智慧,也能更深入地理解當今民主國家所面臨的新考驗和麻煩。
本書希望能激起世人對民主的好奇。這不是「為了歷史而歷史」,絕對不是硬要與老掉牙的東西重逢,反而更像是一趟充滿驚喜的奧德賽冒險之旅,揭開民主的誕生、民主的成熟和民主的困境。本書回顧了形塑民主的連續性長期發展、漸進變化、混亂時刻以及突發的動盪瞬間,並關注過去民主遭受毀滅性災難或打壓時所承擔的衝擊和挫折。本書會設法解開一些問題,例如為什麼民主通常被描寫成女性化的形象?同時激發一些讓人驚喜的觀點,並試圖撼動一些正統觀念。
歷史有時很調皮。本書不想重複「民主誕生於雅典」這種陳腔濫調,或是再提「早期伊斯蘭世界對民主精神和民主制度毫無貢獻」的偏見。我之所以想要撰寫本書,是因為無法接受政治學家塞繆爾.P.杭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具有影響力但有失公允的主張:「我們這個世代最重要的進展是『第三波』美國式自由民主,由一九七○年代初期發生於南歐的事件觸發而生。」本書想要清楚表明,民主不僅僅是杭廷頓所說的定期舉辦的「自由公平」選舉。除此之外,一九四五年之後誕生的新型「監督式民主」(monitory democracy)其實非常重要,時至今日依然如此。


【試讀內容2】

考古學家還發現了雅典傳說另一個互相矛盾的證據。第一個以集會為基礎的民主模式出現於現今敘利亞、伊拉克和伊朗等地。自治的習俗後來往東傳到印度,在西元前一千五百年左右,首次出現以集會為基礎的共和國。正如下文所示,集會制度也向西傳播,一開始先傳入腓尼基城市比布魯斯(Byblos)和西頓(Sidon)等,然後再傳到雅典。但後來人們卻一口咬定西元前五世紀雅典出現「西方獨有」的民主體制,並提出這是雅典比東方墮落又野蠻的政治更優秀的證據。
證據顯示,西元前二五○○年左右,民主出現於今天的中東地區。底格里斯河、幼發拉底河在沙漠、丘陵和山脈之間雕刻出廣闊的河谷,人類歷史上第一批城市也在此誕生。公眾集會也開始在這裡舉行。
敘利亞-美索不達米亞古城包括: 拉爾薩(Larsa)、馬里(Mari)、納巴達(Nabada)、尼普爾(Nippur)、圖圖爾(Tuttul)、烏爾(Ur)、巴比倫(Babylon)和烏魯克(Uruk),這裡的地貌如今大多是風積的灰褐色土堆。但在西元前三二○○年左右,這裡是文化和商業活動的中心,著名的金字形神塔(ziqqurats)建在巨大的石階台上,曬乾的磚頭砌成一座座壯觀的人造山丘,目睹這些雄偉寺廟的遊客總是興奮得倒吸一口氣。這些地方通常位於土地很寶貴的灌溉區域中心,當地農產量急劇增長,因此獲得豐厚的回報,並促進了專業工藝和管理技術的發展,其中包括抄寫員使用矩形筆尖寫下的楔形文字。此外,這些區域也是銅、銀等原料的貿易通道。


【試讀內容3】

代議制政府的新措施帶來原創性及長期的政治影響。議會很快傳播到歐洲,甚至在大洋彼岸建立一個龐大機構體系。但這些實行代議制的民主政體卻各有不同。在拉丁美洲國家和美國,民選總統行使的權力獨立於議會之外;在希臘、印度和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的議會政府,總理或總統須直接對立法機關負責;加拿大、紐西蘭和澳大利亞則選擇了由君主領導的議會政府,不過君主的權力只是象徵性的。有些國家選擇高度中央化的聯邦制(federal)代議政府,而剛獨立的美利堅合眾國和瑞士則選擇高度分散的邦聯制(confederation)。除了代議制自治政府,城市也發展出反對王權的共和派、地方選舉、市議會、獨立司法機構、禁止酷刑和監禁的命令(habeas corpus),以及未來為公民提供大眾運輸、公園、圖書館的民選政府。選舉式民主好像一本情節不連貫的書,書頁裝訂鬆散、段落分布奇怪,主要大綱也尚未完成。但在一團紛雜之中,仍能找到民主一直延續到二十世紀初的主題:由定期選舉的代表實現人民自治。
選舉式民主是一種能確實掌控權力的辦法,它證明世間一切並非周而復始,陽光之下,新事物真的會出現。但選舉式民主中「代表」一詞的含義也引發了激烈的政治爭論。革命顛覆人們的生活,導致血流成河。從西班牙北部的早期議會開始,代議人士常因為「代表」的定義而發生衝突,有時會無視和平辯論的規定,亮出拳頭、抽出佩劍,鬥個你死我活。代議人士是否只是選民的僕人和喉舌,所以必須受到嚴格約束?還是他們應被視為政治社群的守護者,不能受到羈絆?該不該設計一套措辭縝密、具約束力的指示(poderes)來迫使代議人士按照規定行事?是否該細細盤問從議會回來的代議人士?是否要像巴塞隆那的加泰羅尼亞一樣組成「二十四人常設委員會」(Vintiquatrena de Cort)之類的團體,密切關注代議人士的公開和私底下的生活?為了更高尚的政治利益,他們能不能拒絕選民,做出無私奉獻?在某些重要決定上,代議人士是否一定要達成一致同意?為了達成共識,是否能將不肯遷就的頑固分子又踢又罵地趕出議會?為了確保代議人士能對議事達成一致同意,阿拉貢(Aragon)議會採用「能力測試」(habilitacion)來審查代議人士,這個辦法是否高明?阿拉貢當地流傳一則笑話:每一條通過的法律難道是神蹟使然嗎?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獻給這個動盪時代的理想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