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紀錄: 超惡意財神 1 | 誠品線上

人間紀錄: 超惡意財神 1

作者 林明亞
出版社 蓋亞文化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人間紀錄: 超惡意財神 1:內容簡介★暢銷小說&IP創作者林明亞全新趣味又黑暗的都市神幻系列。★現代思維下的神明想像,充滿在地感的社會諷喻,財神、愛神、窮神、死神陸續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暢銷小說&IP創作者林明亞全新趣味又黑暗的都市神幻系列。 ★現代思維下的神明想像,充滿在地感的社會諷喻,財神、愛神、窮神、死神陸續上場。 ★影視版權已被火速簽下,重金打造《超惡意財神》影視宇宙! 「千萬別讓我聽見『我不愛錢』、『錢非萬能』之類的屁話。不然我就會被激起與生俱來的實驗精神,讓他們深刻領悟到這世上最重要的就是錢,遠比父母兄弟姊妹親朋好友妻子丈夫重要⋯⋯」 ——財神 方士爺 言行舉止滿懷惡意的現任財神爺, 相信世界充滿正義的浪漫財神見習生, 當這兩「神」相遇,會揭露出什麼樣的金錢世界? 一對願為彼此捨命的異姓黑道兄弟, 在山郊破舊財神廟裡,一炷香、一躬身、一祝禱, 神明們所應許的,將如何改變他們的命運?奔向什麼樣的未來?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林明亞 作者簡介 林明亞 一個說故事的人。 IG:lmy19861004 啞鳴是他的摯友,從小一起長大,同樣從事小說創作。 FB:yaming1986 相關消息: http: www.gaeabooks.com.tw

商品規格

書名 / 人間紀錄: 超惡意財神 1
作者 / 林明亞
簡介 / 人間紀錄: 超惡意財神 1:內容簡介★暢銷小說&IP創作者林明亞全新趣味又黑暗的都市神幻系列。★現代思維下的神明想像,充滿在地感的社會諷喻,財神、愛神、窮神、死神陸續
出版社 / 蓋亞文化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3194569
ISBN10 / 9863194565
EAN / 9789863194569
誠品26碼 / 2681840512007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5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重量 / 320g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本書特色

財神賜福,也要有命去領!
財神的使命,就是在鬧出人命前,賜予人類最多的金錢。


通往地獄的路,由善意鋪成。
惡意鋪成的路,又通往哪裡?

試閱文字

內文 : 《人間紀錄 超惡意財神1》試閱

比起熱門的財神廟,這間立在半山腰的破舊財神廟規模很小,單殿式構造,不要說香火鼎盛了,是連香火都沒有,能夠殘酷地發現駐守在這的財神比信徒還多。
人們對於財神的認知,至少落後一千年,還停留在文財神比干、武財神宋公明的階段。事實上,尤其是這一、兩百年,人類的財富獲得爆炸性的成長,對於金錢的願望也多到天庭不得不廣設財神職缺來因應,卻依然無法紓解財神們的業績壓力。
對於財神來說,財神廟算是居所,也算是工作仲介中心。
他們等待著信徒上門,聆聽各式各樣的願望,然後自行判斷是否要接受。
過去財神身穿金、紅兩色官袍,現在年輕的財神早就不穿官方制服了,有的追求舒適、有的追求時尚,裝扮與一般人差不多,差異在於周身自然放射的祥瑞金光與控制財富流動的神權。
三位財神坐在進入正殿的石階上,其中兩位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欣賞包圍四周的數十棵茂密老樹落下如雨的葉,體會新生、茁壯乃至凋零的過程,連金光都顯得黯淡,與這間小廟的山牆、出簷、屋脊狀況一樣糟糕。
其中兩位,一老一女,外觀年紀相差二、三十歲,卻以平輩相稱,老的如公園內打太極的老伯伯,神智清楚、聲音洪亮,女的如深宮怨婦,愁眉苦臉、唉聲嘆氣,像是快被壓力擊垮。
最主要的原因正是這間廟的財神有三位,而信眾,也就是廟公,只有一位,正在廟埕掃地,掃著永遠掃不完的落葉。
無人信奉的窘境。
「我這個月的業績還差一半,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女財神雙手抱頭,感覺到原本就不多的髮量變得更少。
外觀如同剛結婚不久隨即放棄妝容的少婦,介於如花似玉與黃臉婆之間。
外貌精神奕奕,老當益壯的老財神撫著白鬚安慰道:「如果這間廟沒人祈求,仲介不到工作,妳得考慮主動出擊。」
女財神翻了白眼。
「我教妳一個訣竅,去一線學府的醫學系或法律系找人,這些未來的醫生、律師皆為人傑,『財格』深厚,每個月可以承擔五、六十萬沒問題,只要找個十來位,妳的業績自然能達標。」
「你就是在這間破廟過得太安逸了,不知道外面世界的變化,現在不要說是好的大學,連一般的公立高中學生都搶破頭,天資聰慧、努力不怠的孩子早就被其他財神預定,我根本搶不到。」
「原來……競爭已經如此激烈。」
「你真好,能夠找到『他』,至少五十年的業績無虞。」
「哈哈,僥倖、僥倖,況且,找到他的也不只我一個人。」
老財神得意地哈哈大笑,他算是半退休狀態,等到天時到期就可過著快樂的退休生活,或者是帶著滿滿的福報重新投胎。
旁邊的女財神羨慕地看著掃地的廟公,又有誰會想得到如此純樸的男子竟是上市公司的榮譽董事,光股利收入每年上億,卻依舊感激四十年前創業成功,誠心還願為這間財神廟奉獻。
「不過我想抱怨一件事……」女財神雙手捧著自己的臉,雙肘撐在雙膝上,喋喋不休:「雖然他一掃就是十五年,實在讓人感動,但為什麼不替我們這間廟修繕一下?」
老財神笑道:「嫌破啊?」
「廢話,現在都市的廟都已經智慧化了,接受信用卡、第三方支付,並且創粉絲團、經營信徒群組……我們只有快被蛀壞的木屋與空空如也的香油錢筒。」
「他不是花不少錢替我們安裝保全系統嗎?」
「說到這個我更來氣,笨孩子……花這麼多錢去保護一塊爛木頭做什麼?還不如替我們換個金身,閃亮閃亮的,看起來舒坦些。」
「這塊木頭,幾百年歷史,總有些紀念意義吧。」
「不管、不管!你去託夢給他,說要純金打造的金身。」
「哎呀。」
「不然……遷址,對,遷址不錯,最好是搬到市中心去。」
「哎呀呀。」
「你不要發出這種無意義的怪聲!」
兩位財神依然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談,沒想到一陣引擎聲破壞了山林寂靜,兩台車檢不會過的廢煙摩托車停在廟門前,頓時連空氣都變得很糟。
一名氣質卓越但五官鬱悶的男人佇在摩托車旁說話,是難得的信徒,神情敬重虔誠,旁邊站著一名看似痴傻的莽漢,渾身刺青,帶著在刀尖討生活的血腥味。
女財神不過望了一眼,快速做出判斷便難掩失望地嘆氣。
這兩人財格如淺碟,就算引不來窮神,未來也難有發財的可能,即便與他們結緣也對自己的業績沒幫助,還得浪費時間照顧。
「我來吧。」一直沒有說話的第三位財神,嘴巴還叼著樹葉,露出大孩子般稚氣的傻笑。
女財神與老財神同時噤聲,不願表達任何意見。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外頭兩名男子還沒踏進門,卻有一位少女捷足先登,手上拿著一片薄石板,宛如在看觀光導覽的觀光客,充滿好奇地對比著文字所寫與眼睛所見的差異。
她很快地走到三位財神之前,輕咳幾聲,雙手按於腹部,禮貌地向前鞠躬,粉紅色的髮絲順勢流瀉,周身如波光粼粼的金芒相當璀璨,挺有朝氣地打了招呼,「前輩們午安,我是見習財神夏迎春,叫我迎春就可以了!」
「啊啊,年輕人的金光好耀眼。」女財神遮住雙眼,開始緬懷自己年輕的時刻。
「妳好、妳好,見習財神怎麼會跑到我們這種小廟來?」老財神關心地問。
「當然是拜師學藝。」名為迎春的少女天真地回答。
「呵呵,我們這裡,要嘛是半退休的、要嘛是業績不達標的、要嘛是……」老財神的話說到一半,笑容漸漸凝固……
「要嘛是……盡心盡力,為天庭犧牲奉獻,拋頭顱灑熱血在所不惜的。」第三位財神接著說,微笑。
「一定有什麼地方搞錯了!」女財神陡然拉高音量。
迎春有點意外大家的反應,喏喏地詢問:「請問……哪一位是……」
「找阿爺吧?就是我,我就是阿爺。」第三位財神親切地揮手,好用力、好熱情。
阿爺這個名字雖然怪裡怪氣,但外表卻相當年輕,五官端正,身材比例佳,灰黑色的雅痞風西裝,給人不拘小節、充滿抱負的感覺,方頭的皮鞋,象徵他的俐落與腳踏實地,整體的形象極似剛出社會的高材生,談吐自信、游刃有餘。
比較奇特的地方,就是胸口那條紅色的領帶,細細長長,快拖到腰間,像極七爺八爺的舌頭。
迎春除了那頭像淺紫色又像蛋白色的粉紅色髮絲比較特別,其餘身上的外套、短裙,耳垂的單邊耳環,鼻梁的半框眼鏡,裹住雙腿的黑色褲襪都很平凡,身高偏矮,比較豐勻,雖然不太起眼,卻會是男生喜歡的那種溫柔女孩。
「前輩,你好,我是迎春,這段時間請多多指教。」迎春再次鞠躬,雙手遞出一塊薄石板。
阿爺接過,連看都沒有多看一眼,以食指沾了自身發出的金光,迅速簽下正式神諱,薄石板旋即散為點點金光,往至高的天空逆流而上。
女財神與老財神根本來不及出聲阻止,締結的契約就已經完成。
「OK,我告訴妳,身為財神的第一要務,就是努力不懈,要為人們謀福利、求幸福,懂了吧?」
「……懂了。」迎春根本還沒進入狀況。
「很好,現在剛好有兩個信徒上門,我們馬上開工。」阿爺雙手振臂,氣勢高漲。
「阿爺……你要適可而止。」女財神苦勸。
「不要以為天庭永遠不會知道你的所作所為。」老財神不屑地說,連正眼都不瞧。
「欸,你們一個福報圓滿、一個還年輕,哪像我……從這間破廟還是幾根木材的時候就駐守了,至今業績不足、功德淺薄。天庭就是見我可憐,特別給我一個指導新人的工作來累積福報,你們幹嘛把我說成這樣?」阿爺委屈地垂下略粗的眉毛。
見他們無話可說,便帶著迎春走進正殿,準備接受信眾的祈求。
老財神睜大眼睛,額頭的皺紋滿布,「妳知道……我擔任財神四百年,自認做得最好的善事是什麼嗎?」
「什麼?」女財神抬頭問。
「就是將他。」老財神緩緩舉起手,指向還在掃地的廟公,「從阿爺的手上……救出來。」



正殿。
不大,方方正正的,沒有多餘的格局。
擠著兩人兩神,已經沒有多少空間。
歐陽與憨支在閒聊,正常情況下的凡人之眼是瞧不見神明的,於是他們如入無人之境,該說的廢話、不該罵的髒話全部被阿爺和迎春聽見。
迎春站在神桌邊,細薄的眉有一點上揚,不喜歡口無遮掩的人。
阿爺就大剌剌地坐在神像之上、防彈玻璃櫃之上,雙腳張開,自在地晃動,腳趾勾著快墜落的皮鞋,由高而下俯視有所求的兩位信徒……
「應該只有一位信徒。」阿爺對著實習生說:「長得帥的是,刺青的不是。」
「是的。」迎春點頭。
「我告訴妳,要當一位敬業的財神,首先要有一視同仁的心胸,信我者幫之,不信我者愛之。根據財神學術研究會提出的專業研究資料,其實進入財神廟的人,百分之六十五都沒有將財神當作唯一主神。」
「原來如此。」
「我們身為平衡人間機運與財富的神祇之一,不能因為對方長得比較醜、比較會罵髒話,就不給他財運。」
「我明白了,財神是否給予財運,還是得看信徒的財格。」
「沒有錯,妳在成為財神之後,也會有所謂的業績壓力。」
「前輩,這裡我有一個問題不太懂。」迎春高高地舉起了手,還偷偷踮高腳尖。
「好,請說。」阿爺打了一個響指。
「天庭每一個月會給予每位財神一個額度,也是大家都苦惱的業績,關於這點,我有個關鍵的地方不明白。」
「哪個地方?」
「我先用人間的貨幣觀念來說明,假設我們每個月得給出一千萬的額度,為什麼我們不乾脆全部塞給一個人,直接讓業績達標算了?」迎春的學習能力很強,很快就進入狀況。
「這就牽扯到妳剛剛說的財格,如果他的財格每個月只能容納五十萬,我們將一千萬塞給他,會造成物極必反的效果。」阿爺循循善誘地說:「我們時不時就能在電視新聞上看到,某年的樂透得主,吸毒成癮,家破人亡,或者是被黑道盯上,全家過著隱姓埋名的日子。」
「的確常常聽到,一瞬間拿到太多錢,下場似乎不會太好。」
「沒錯,會發生這種樂極生悲的事,正是不肖財神的惡劣行徑,這種害群之馬會被嚴厲譴責外,也會被天庭大幅度扣除福報,甚至被剝除財神資格,打入地獄受刑。」
「地獄……很可怕……」
「所以我們要當個合理、精明的投資者。」
「投資?」
「財神的運作模式很像是股票的概念,投資者發掘有潛力的公司,投予現金入股資助發展,我們發覺財格有望加深的人,跟他結緣,在機運上面給他幫助,未來他憑自己的實力與努力發達了,財格越來越深厚,就可以承受我們的業績,魚幫水,水幫魚。」阿爺侃侃而談,口條清晰。
「還真的很像投資者。」
「像檯面上的有錢人、大地主,都與十幾位甚至是數十位的財神同時結緣,這些財神每天都過著快樂的日子,遊山玩水等著退休,等待回到天庭結算福報重新投胎。」
「萬一找不到這種富翁?」
「基本上都找不到了,我聽過最慘的財神,為了達到業績,找了三百多位財格不佳的人結緣,每一天都忙得要死,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可悲、可憐、可嘆……」阿爺為自己的同事感到悲哀。
顯然不想要一生勞碌的迎春不安地問:「那該如何判斷財格?」
「大家都只能判斷個大概的輪廓,這得靠妳未來自己修行、領悟了。」
「依前輩的判斷,他們的財格呢?」
「嗯……」阿爺沉吟,嘴角不經意地勾起一個怪異的幅度,似笑非笑,有幾分難以用言語描述的深邃。
「前輩?」雖然迎春才剛認識這個少年不到十分鐘,可是那樣的表情,任誰來看都會感到不太對勁。
「信眾的祈求大部分是天方夜譚,我們財神有義務評估他們的願望可不可行。」
「那是當然,每個都要錢,那人間社會早就發生嚴重的通貨膨脹了。」
「沒錯,我們每一次的結緣,必須要深思熟慮,甚至是長時間的跟蹤與調查。」阿爺伸了一個懶腰,顯出一些疲態。
「前輩,信徒要祈求了。」第一次聆聽請求的迎春有些緊張。
「希望她身體健康,不要再有任何毛病。另外請保佑弟子財運亨通,這張彩券能夠中獎,千萬,拜託,感激財神爺庇佑。」
「某人的身體健康與巨樂透的彩券中獎,兩項。」阿爺摳摳下巴,笑了笑道:「後面講述詳細情況的廢話,我就懶得聽了,總之,就是這兩項。」
「第一項,是歸藥神掌管,我們無可奈何……而第二項,唉,為什麼人都這麼貪心呢?」迎春相當失望,原本認為歐陽會說出比較不一樣的願望。
「錯了,妳這樣講就徹底錯了。」
「我說錯?」
「因為貪心,他們才是人。」
「……」
「懷疑呀?」
「前輩是不是……不太喜歡人?」迎春試探地問,擔心不太禮貌。
「拜託,我最喜歡人了好不好!」阿爺樂不可支,連皮鞋都掉落在地上,「不然,我該如何度過這漫長的光陰呢?」
迎春認同了他的說法,看向憨支,接著說:「另外一位……」
「你不跟財神祈求?」
「我喔?我又不愛錢。」
「你這個爛賭鬼還敢說不愛錢?」
「我是愛打牌沒錯,但比的是腦子跟膽子……這個財神幫不了啦,哈哈哈。」
「最終的目標還不是贏錢。」
「是『贏』,不是『贏錢』,錢這種東西不重要,只要夠讓我進賭場就好。」
「算了,我懶得聽你的歪理。既然都來了,就好好跟財神爺談談,不要浪費難得的機會。」
「財神、財神幫幫忙,讓我撿到一百萬……啊,算了,這個難度太高,不然降到二十萬就好,請讓我撿到二十萬吧。」
「OK,如你所願。」阿爺雙手用力一拍,從防彈玻璃櫃跳下,單手按在憨支的天靈蓋。
「前輩?」
「另外的帥哥。」阿爺指著歐陽的鼻子,「當然也是如你所願啦!」
「前輩!」迎春驚疑不定,「這樣不妥吧?」
「是不妥。」
「那為什麼?」
「沒辦法……我有一種病,無藥可救的那種。」
「無、無藥?病……等等,神明也會生病?」迎春滿眼的問號,發現自己有點跟不上節奏。
「會,病入膏肓。」阿爺頹然後倒,靠在防彈玻璃櫃,身軀逐漸無力地滑落。
「怎麼可能……」
「一種經不起激的病。」
「……」
阿爺霍然站起,忿忿不平地罵:「混蛋刺青男,敢瞧不起我,我偏要讓他們財源滾滾來!」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