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 Ⅲ 4 | 誠品線上

特殊傳說 Ⅲ 4

作者 護玄
出版社 蓋亞文化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特殊傳說 Ⅲ 4:,墮龍神覆滅,雪野家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創。千冬歲處理完祭龍潭後,便與兄長、冥漾至醫療班報到,然而聽到的竟是關於萊恩身體的糟糕消息。拆夥危機直逼而來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墮龍神覆滅,雪野家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創。 千冬歲處理完祭龍潭後,便與兄長、冥漾至醫療班報到, 然而聽到的竟是關於萊恩身體的糟糕消息。 拆夥危機直逼而來, 身為主角之一的萊恩卻在此時神祕消失! 殺手一族的簡單任務得化身女裝大佬!? 經歷了黑吃黑、攔路虎挑戰的黑道日常後, 西瑞戰隊恰好獲得疑似與伏水族相關的核彈級物件。 四日戰後,過多的巧合讓人懷疑是有誰在刻意推動, 疑惑尚未釐清,燄之谷的幻武鍛靈師更口出驚人之語⋯⋯ 特別收錄 番外.傷痕 《特殊傳說》是人氣作家護玄的成名大作。 爆笑又緊湊的情節、青春嗨翻天的想像力與迷人設定,在不可思議的誇張校園生活中,漸次鋪陳各個角色自我成長歷程。 《特殊傳說Ⅲ》是「特傳」系列的最後一部曲,我們將跟隨明顯成長的角色們進入更廣闊的世界探索與體驗。這是主角們揮灑淚水與汗水的冒險物語,也是屬於我們的特殊傳說!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護玄 護玄(離玄) 6月2日、雙子座。 職業腐屍。 喜歡音樂、電影、書籍與鳥。 畢生願望就是將自己所想的故事都能寫完。 不論哪種創作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希望每個人都能愛護自己心中的創作小小人,讓他們茁壯更美好。 部落格:https: windslie.pixnet.net blog(夜貓鳥宿) 噗浪:https: www.plurk.com windslie(護玄H.X) FB:https: www.facebook.com SWS.HuXuan(護玄) 護玄作品集 特殊傳說0.5 新版.特殊傳說(學院篇.全十冊) 特殊傳說Ⅱ亙古潛夜篇(全四冊) 特殊傳說Ⅱ恆遠之晝篇(全十冊) 特殊傳說Ⅲ(陸續出版) 8 .Floor(陸續出版) 兔俠(全十冊) 因與聿案簿錄(全八冊) 案簿錄(全九冊) 案簿錄.浮生(陸續出版) 異動之刻(全十冊) 十年.踏痕歸 相關消息: http: www.gaeabooks.com.tw

商品規格

書名 / 特殊傳說 Ⅲ 4
作者 / 護玄
簡介 / 特殊傳說 Ⅲ 4:,墮龍神覆滅,雪野家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創。千冬歲處理完祭龍潭後,便與兄長、冥漾至醫療班報到,然而聽到的竟是關於萊恩身體的糟糕消息。拆夥危機直逼而來
出版社 / 蓋亞文化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3196068
ISBN10 / 9863196061
EAN / 9789863196068
誠品26碼 / 2682096115004
重量(g) / 362
尺寸 / 20X13X1.9CM
開數 / 25K
級別 /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288
裝訂 / 平裝

試閱文字

內文 : 雪野家受創嚴重,各地分支的資源與人力不斷地被調回本家。
然而神鎮山完全破毀無可逆轉、本家城池幾乎全毀,再加上毒沼裡充斥的詛咒怨恨及毒素一時半刻無法清理,可確認的是,原本靈氣濃郁的天選之地不能再住人,神諭之所的核心必須盡快遷移。
另外,當時因為觀禮,有許多來慶賀的訪客在本家被捲入狂信徒與黑術士的攻擊,雪野家又莫名封閉整座城不讓外援進來,進而出現嚴重損失與傷亡,這些後續追究持續發酵。
本家家主重創與當代龍神主墮神後殞落,許多長老、術士、精怪神靈和直系子弟覆滅在墮神戰裡,更是嚴重打擊了雪野一族,就算龍子現世和各勢力前來幫忙,整個神諭之所的聲勢依然不斷往下墜,更別提原先就與他們不對盤的七葉家,見獵心喜地開始發動一連串攻勢,所有神諭之所在外發展的相關產業都被壓迫得很慘,損失慘烈。
此後不久,家族還發現墮龍神與數名懷有惡意的龍在本家潛伏甚久,想要謀奪遺骨,因此造成那些身為菁英的祖先前輩們的隕落,備受真相打擊。
不過這些事情都是後話了,目前還沒傳入祭龍潭,禁地以外仍一團亂。

外界震盪的同時,祭龍潭內什麼聲音都沒有,那些在入口焦急等待的雪野家人一個也沒能進來,更別說傳遞隻字片語了。
夏碎學長清醒後仍很虛弱,應該說這傢伙剝離的靈魂和邪神碎片一起被燃燒,僥倖對拚燒贏,本來回來後該好好休息,學長還幫他畫了大量穩定精神、靈魂的精靈術法,結果這人片刻閒不下,直接衝入戰場把龍神力量灌給他弟,亂來的程度沒有當場斃命都能算運氣爆棚。
千冬歲抓著他哥哭完之後就陷入一片沉默,只敢紅著眼睛戰戰兢兢地在一邊檢查他哥的狀況,字都不敢吐一個,似乎很怕他哥突然又粉碎,擔心二字全寫在臉上。
其實我滿能理解的。
事情到現在已經算很清楚,雪野家的長輩們恐怕被墮龍神及家主說服或動搖心智已有不短時間……不,也許整個本家族人都有被影響,包括一直敬重家主的千冬歲;加上墮龍神能誘引人心深處的好戰本能,這場本家內部兩敗俱傷的惡鬥有很大一部分源自於禍印的戰爭本源,其次才是墮神族與黑術士的打擊。
如果禍印的影響在前,後續家主對千冬歲的精神打擊無疑是雪上加霜,更別提還有個龍神試煉。
仔細想想,千冬歲一直看著他哥在死亡邊緣反覆蹦跳,扛到現在也不容易了。
我搜尋挑揀了些神社裡的物品,除了祭祀用的物件外,沒受到波及的地方還找出了部分預備用品,雖然不多,不過杯碗總是有的,加上千冬歲下屬交給我的那包東西,我很快地煮了些熱水,溫熱之後先餵給夏碎學長一些,再按照他的吩咐扶起他,半靠著矮桌坐起。
一直守在旁邊的千冬歲很擔憂地幫忙扶著他哥,隨手在周邊點開幾個術法陣,瞬間調動來的靈氣連我這個還沒完全恢復的人都受益,感到腦袋輕鬆不少。
「龍神們……是否沒有回應?」夏碎學長淡淡咳了聲,臉上依舊沒什麼血色,很蒼白。
「是的,雖然很微弱,不過我可以感覺到龍神境那邊氣氛很不好,這次的事引起龍神境內鬥,可能會持續好一陣子。」千冬歲連忙點頭,正開口想說點什麼,幽潭的遠端、應該是上方入口那邊傳來震動聲響,他皺起眉,神色出現一絲慍怒。「我去處理他們……哥你……好好休息。」
聽起來大概是有比較高強的東西在撞擊千冬歲的結界,程度和我進來時遇到的那些人不同,波動大得連我都可以感覺到,我抬頭看了眼上方,然後拍拍千冬歲的肩膀。「我會照顧夏碎學長。」如果他又想逃跑,我會先打斷他的腿。
千冬歲還有點躊躇,最後咬牙點了下頭,立時消失在我們面前。
我回過頭想問夏碎學長目前的狀況,倏地看見他凝視著千冬歲消失的那處,一雙紫色的眼睛裡有著說不出來的冰冷和淺淡怒意,不過只有一剎那,轉過來望向我時又恢復原先的表情。「你們辛苦了。」
當時其實我是有點懾於夏碎學長那個我從沒見過的恐怖眼神,無溫的神情讓人有種背脊被凍住的駭然感,彷彿是越過我們看見了某種不該看或不該知道的東西,並且引發他心底最沉重的怒氣。我被那種可怕的氣勢噎住,因此沒馬上回話,所以尷尬了兩秒,空白的腦袋裡急忙想找個話題填補——
「學長還沒醒,學長超亂來的要拿命換你和千冬歲,還嗑藥嗑到快洗腎,現在力量嚴重失衡在治療。」
夏碎學長:「……」
我:「……」
潛意識就先告狀了。
算了,反正遲早都要告,不如先告。
而且夏碎學長也很亂來,我期待他們事後狗咬狗,互把對方打一頓。
戰後的寧靜幹啥用的,自己人互殺時間專用。
「我知道了。」夏碎學長拍拍我的頭,微笑了下:「你也辛苦了,幸好你們都沒事。」
「我還好,千冬歲在試煉……」我頓了下,想起看見的試煉,有點乾澀地改口:「千冬歲很苦,夏碎學長你……」
夏碎學長豎起食指放在唇邊打斷我的話,隨即低聲說道:「我明白,我看見了。」
「咦?」我愣了愣,猛地意識到他的意思。「夏碎學長你知道?全部?」他知道千冬歲的試煉內容?我們都只來得及趕上最後那場,但是他看見全部嗎?
我瞬間明白夏碎學長為什麼會那麼緊急趕進戰場。
「……應該說,我的一小片意識也在那場試煉當中,只是不方便告訴你是哪處,龍神試煉與大家都有關聯,我同是這場試煉的一部分;而且我並沒有你們想像中那麼早昏迷,為了爭取機會,我一直留有極少的意識。」夏碎學長嘆口氣,沉沉地咳了幾聲,雪白的臉上有些無奈。「他太傻了,如果不是過度執著我進而被禍印影響,他應該可以處理得更好。即使將我身上神祖的力量用來穩固他的生命,還是無法完全修復當時潰散的缺損,而試煉與禍印造成的內心傷痕恐怕不會簡單地平復,未來必須請你們多加照顧他。」
「我知道,我們是朋友。」千冬歲的狀況大家都看在眼裡,我也覺得那種程度的發狂不會馬上就穩定下來,我妖師天生的能力可以隱約感覺到他心裡還潛伏著不安定的黑暗,更別說之後他還得面對他的家族。不過在那之前,眼前這位同樣也沒有讓人安心到哪裡去,尤其是剛才我看到的那一瞬。「那麼,夏碎學長你呢?」
在這一切之後,他又將如何?
真的如先前所說,和千冬歲一起返回雪野家族嗎?
其實歷經了這些事情,雖然我一個外人來講不太合適,但我會希望他們別回去了,不管投靠藥師寺或雪谷地,甚至是我們妖師,都會比接下雪野這個爛攤子好很多。
還有,他真的從此之後一點芥蒂都沒有嗎?
被強壓上那麼多痛苦,有可能把大夫人的事情全都拋棄嗎?
他只是不把傷痕露出來,但並不是沒有。
夏碎學長笑了笑,似乎看出我在想什麼,於是說:「有些事情,我已經想通應該怎麼去處理,而不是繼續執著下去。」說著又拍了一下我的頭。
這時候我突然反應過來——這傢伙果然看見試煉了!他正在回報我揉他的五歲幻影腦袋!
等等,那是因為你五歲可愛才好玩啊!我長這麼大又不可愛你還玩得下去也太厲害!
「你們在幹什麼?」
千冬歲的聲音陡然插入,把我嚇了一大跳,因為他回來時完全沒有氣息,幾乎是瞬間出現,這也表示了現在我們力量的差距。
夏碎學長收回手,看著他又整個僵硬起來的弟弟,開口詢問:「外面如何?」
「有長老請神來衝擊結界,沒事的,我已經把他們驅離了。」千冬歲眼巴巴地看著他哥,握了握對方的袖子後趕緊鬆手,低下頭翻找他心腹送來的那包東西,有點小小的慌張。「哥你要吃點什麼嗎……你剛醒來……」
「你要回雪野家嗎?」夏碎學長反握住千冬歲的手腕,阻止他慌亂的動作,帶著一如往常的溫柔笑容。「你明白我的意思,如果你不想回去,我不會勉強你,我知道你只是想洗清關於我與母親的那些事情、讓所有人對我們道歉,並非一定要我回去不可。」
「我……」千冬歲咬著下唇,露出非常委屈的神色,像做錯事的小孩。
「龍神們一時半刻無法回應,關於龍神境的事能壓後再說,而且龍神境不管如何,與我們也沒有太大的關係。」夏碎學長安撫地拍了拍千冬歲的手,像是想要鼓勵他說話。「我知道你也擔心其他人,我們可以離開,返回醫療班總部,在那裡可以更好地治療我和大家的身體。」
說到醫療班,我就想到萊恩他們的狀況,包括學長在內,還有很多人沒有清醒,哈維恩他們也須要再調養,這次大家接連越級打怪傷勢慘重,的確不適合繼續留在這裡。
「你不擔心其他人嗎?萊恩與米可蕥呢?」似乎看穿千冬歲的掛念和恐懼,夏碎學長把語氣放得很溫和,重複了剛才的話:「龍神既然暫時無法回應,我們留在這裡徒增風險。巫神和米可蕥已經修復過我的身體,我只是神魂虛弱了些,剩下的調養讓醫療班來會更好,可以不必用祭龍潭的大陣守護,你不要怕。」
千冬歲猶豫了半晌,終於緩慢地點了頭。「去醫療班……我想找萊恩和喵喵……而且也必須處理禍印對我造成的影響……」
我看他多少記得自己發狂時的事情,暗暗嘆口氣。當時我比較晚到戰場所以還好,可是第一時間阻攔他的萊恩和喵喵遭到同伴接二連三的攻擊,雖然照他們兩個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放在心上,可是千冬歲必然有著強烈的歉意。
「不過,在去之前還有一件事。」大概是受到他哥的友善鼓勵,千冬歲一點一點地收掉慌張,努力讓自己呈現平常該有的樣子。「必須先把祭壇這邊處理乾淨。」
處理?
這兩個字用得有點奇妙,我看了看千冬歲,又看看似乎一點都不意外的夏碎學長,突然想到千冬歲會衝進祭龍潭恐怕還有另外的原因。
「我們在接受力量傳承時,或多或少從龍神那邊看到了一些關於先祖的事情。」夏碎學長勾起唇:「祭龍潭有些東西,我有預感褚你可能也必須看看。」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特殊傳說Ⅲ vol.04》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誓約信物已毀,
是該,拆夥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