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 揭穿中國共產黨如何改造世界 | 誠品線上

Hidden Hand: Exposing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shaping the World

作者 克萊夫.漢密爾頓/ 馬曉月
出版社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黑手: 揭穿中國共產黨如何改造世界:豐富的資料、流暢的寫作、深刻的警訊。——《泰晤士報》一本揭露驚人訊息的書……此一可信的訊息說得很明白:我們每個人都得小心才行。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中國共產黨決心要以其自身的形象來重塑這個世界。該黨對民主沒有興趣,只在意要跟西方進行激烈的意識形態鬥爭,將世界予以分化為兩個陣營:一個是可以爭取過來的對象,另一個則是敵人。許多政治與商業菁英已經被他們拉過去了,其餘的人還在考慮是否要接受與魔鬼交易。透過巨大的經濟實力與秘密的影響力工程,中國正在削弱全球性的組織、積極買收個別企業、威脅從藝術到學術的表達自由。在此同時,西方國家的情報組織則越來越擔心中國對各國資訊設施的入侵。《黑手》一書結合了詳盡的研究與獨特的洞見,揭穿中國共產黨試圖顛覆世界的計畫,以及該黨對民主所造成的威脅。我們已經忽略太多警訊,是時候要清醒過來了。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豐富的資料、流暢的寫作、深刻的警訊。——《泰晤士報》 一本揭露驚人訊息的書……此一可信的訊息說得很明白:我們每個人都得小心才行。——《衛報》 本書應該成為我國外交人員、情報分析專家、軍事人員與商業人士的必讀書單。——《澳洲人報》 我們應該感謝兩位作者的勇氣,把自由世界的民主國家從面對中國共產黨的自滿以及不了解當中給戳醒。——《民主期刊》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克萊夫.漢密爾頓、馬曉月 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 英國薩塞克斯大學發展學研究所博士,現任澳洲查爾斯史都華大學應用哲學與公共倫理中心哲學教授,也是澳洲政府的氣候變化局成員、公共政策研究智庫澳洲研究院的創辦人,經常出現在澳洲媒體上參與公共政策辯論,是澳洲著名的公共知識分子;除此之外,也是英國牛津大學、美國耶魯大學、法國巴黎政治學院的訪問學者。2017年出版《無聲的入侵》(Silent Invasion)詳述中國對澳洲的滲透,自此開始投入研究中國銳實力如何影響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 馬曉月(Mareike Ohlberg)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東亞學系碩士、德國海德堡大學漢學博士。專事研究中國的數位政策以及中國共產黨如何對全球施展影響力。曾任職於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現擔任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亞洲計畫資深研究員。博士論文的主題是〈中國的大外宣〉,著有〈威權進擊:回應中國對歐洲日漸增強的政治影響力〉報告(合著),並於紐約時報、新蘇黎世報及其他歐洲媒體撰寫專文。 梁文傑 梁文傑 台大政治系、政研所畢業後,前往英國就讀倫敦政經學院博士班。現任民進黨中常委、台北市中山大同區議員,譯有《索樂文報告》、、《出賣中國》、《中東心臟》、《奧運的詛咒》、《意外的和平》等書。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中文版導論——吳介民 中文版序 前言 第一章 中共的野心何在 第二章 列寧式政黨走向世界 第三章 中心地區的政治菁英:北美洲 第四章 中心地區的政治菁英:歐洲 第五章 邊緣地區的政治菁英 第六章 黨企複合體 第七章 動員華僑 第八章 間諜圈 第九章 媒體:我們姓黨 第十章 文化作為戰場 第十一章 智庫與意見領袖 第十二章 思想管理:中國共產黨對西方學院的影響 第十三章 重塑全球治理模式 後記 銘謝 注釋 譯名對照

商品規格

書名 / 黑手: 揭穿中國共產黨如何改造世界
作者 / 克萊夫.漢密爾頓 馬曉月
簡介 / 黑手: 揭穿中國共產黨如何改造世界:豐富的資料、流暢的寫作、深刻的警訊。——《泰晤士報》一本揭露驚人訊息的書……此一可信的訊息說得很明白:我們每個人都得小心才行。
出版社 / 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0666601
ISBN10 / 9860666601
EAN / 9789860666601
誠品26碼 / 2682035608000
尺寸 / 21X15X2.8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46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中國共產黨決心要以其自身的形象來重塑這個世界。該黨對民主沒有興趣,只在意要跟西方進行激烈的意識形態鬥爭,將世界予以分化為兩個陣營:一個是可以爭取過來的對象,另一個則是敵人。

試閱文字

導讀 : 世上沒有任何國家比台灣更容易被中國共產黨的滲透、假訊息和其他政治作戰所攻擊。我們在《黑手》一書主要是討論中共對北美和西歐的干預,但本書所描寫的情況絕大多數已在台灣發生非常多年,而且通常更加緊張、更加生死交關。

台灣是中國政府威嚇手段的主要受害者。自從蔡英文在2016年當選總統,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全力在外交上孤立台灣。中國還採用灰色地帶戰術(gray-zone warfare),一方面消耗台灣的軍事資源,一方面用恐嚇來「說服」台灣人民,除了與中國統一之外別無選擇。中國還在2020年末宣布要針對支持台灣獨立的人士建立「黑名單」。

中華人民共和國想在各個領域抹去台灣作為一個國家的所有痕跡。想要獲得聯合國認證的NGO,經常會在中國堅持下,被要求從網站上拿掉任何提到台灣是國家的字眼。聯合國還禁止有人拿台灣護照進入紐約和日內瓦的總部。國際航空公司的官網也被威脅要把台灣列為中國的一部分,不然就會遭到中國的懲罰。連鎖酒店業者也面臨同樣的壓力。現在甚至有一些學術著作也把台灣寫成「中國台灣」(Taiwan, China)。不久前,演員約翰.希南也因為把台灣稱為國家而向中國低頭道歉。

當中國向全球伸出觸手,台灣人民受到的威脅最大,因為中共用盡一切方法要讓全世界都把台灣人當成中國公民。西班牙分別在2017年和2019年,應中國政府要求把台灣公民遣送到中國,做了與馬來西亞、肯亞和柬埔寨一樣的事。2017年,中國政府以定義模糊和高度政治化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將台灣公民及民主運動者李明哲判處徒刑。另外,也有台灣學者因為涉嫌「危害國家安全」而被拘留。

新冠疫情加劇了許多既有的問題。從疫情一開始,台灣面對的就不只是病毒,還有一波又一波的假訊息。2020年就有一波被專家認定來自中國的假訊息攻勢,宣稱台灣的疫情其實非常嚴重,只是被台灣政府掩蓋了。當台灣在2021年面臨最嚴重的一波疫情爆發,假訊息還是如潮水般湧來。

台灣被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和世界衛生大會之外,不僅讓台灣無法及時獲得資訊,也讓世界無法獲益於台灣的經驗。最早通知WHO中國有病人被隔離並且可能會人傳人的是台灣政府。儘管如此,台灣依舊被全世界最重要的衛生組織排除在外。WHO對台灣的存在採取迴避態度,有時到了可笑的地步:當WHO秘書長的高級顧問艾沃德博士被香港記者問到台灣在疫情中的表現時,他先是裝作聽不懂在問什麼,接著切斷視訊。

據報導,中國對巴拉圭提供疫苖的條件是要終止對台灣的外交承認。台灣政府在2021年初向德國BNT購買疫苖,BNT先是堅持要從合約中拿掉「國家」這個字眼,後來即使台灣妥協了,BNT還是終止談判。不管這是中國政府的要求,還是與BNT合夥的中國公司的要求,把疫苖政治化已嚴重威脅到全球的健康。

台灣的角色非常重要,如同俗話所說的,是煤礦坑裡的金絲雀,可以警告其他國家,北京對全世界的民主政體和全球體制的危害。然而西方國家還是有許多人——尤其是政商菁英——對中國共產黨滲透其社會及中國在全世界越來越強大的力量毫無警覺,除非這些影響力運作遭到曝光並成為公眾討論的焦點,否則他們不會有所作為。

新冠疫情在全球範圍上造成了巨大的戰略不確定性。經過疫情最初幾週的灰頭土臉之後,北京用口罩外交和疫苖外交在某些國家赢得更大的影響力。北京試圖強調,中國的體制雖然威權,但顯然更有效率,相較之下,美國政府和其他國家對疫情的反應則亂無章法。但對其他國家來說,由於北京掩蓋疫情,再加上他們大聲嚷嚷、老是侮辱人的「戰狼外交」,使得輿論對中國的態度變得非常負面。

當前的情勢突顯了我們在《黑手》中的主張——與中共統治下的中國進行鬥爭,乃是一場理念的鬥爭。這個世界已陷入意識形態的競爭。一邊是坐擁龐大經濟實力的一黨專政體制,另一邊是把自由視為理所當然的民主國家所組成的鬆散聯盟。

儘管我們在《黑手》中描繪的圖像很灰暗,希望依然存在。在西方,對於中國已形成跨黨派的共識。西方國家雖有很多人反對川普的政治手法,厭惡他的個人行為,但也都承認他是第一個挺身反制中國影響力的美國總統。中國的影響力雖日漸壯大,卻經常是用秘密、脅迫和腐敗的手段得來。現在局勢已經很清楚,拜登總統將持續美國的反制路線,這條路線得到民主黨內強烈的支持,也得到美國人民的廣泛支持。差別只在於,拜登總統正努力要把盟邦拉在一起,不像他前任那樣讓盟邦離心離德。

中共分而治之的策略多年來都很成功,聽話的國家就給好處,不聽話的就懲罰。明顯的受害者有澳洲、加拿大、瑞典,當然還有台灣。北京懲罰這些國家是要對其他國家發出有力警告。想要阻止中國共產黨改變世界,那麼,沒有被懲罰到的國家該做的不是慶幸自己沒有成為目標,而是和被懲罰的國家聯手組成反威嚇聯盟。競買澳洲紅酒和台灣的「自由鳳梨」只是第一步,後面還需要更堅決的行動。

隨著全世界對中共政權的真實野心及其本質有所覺醒,對台灣的支持度也就越來越高,尤其是美國。歐洲長期以來都是抱持觀望態度,但現在也開始了解到台灣海峽的情勢會影響到自己的安全,於是開始更加注意這個區域。已經有許多國家參與支持台灣加入WHO。這些發展都是正面信號。

我們必須了解到這個發展絕不是單向的。當其他國家在調整與中國的關係時,台灣也一直在做出重要貢獻,並作為他國的借鏡。雖然兩岸的經濟互賴還是很深,但台灣已大幅降低對中國市場的依賴,轉而分散投資並擴大與南亞和東南亞的貿易關係。台灣也發展出靈活有效的方法來處理中國的假訊息。在全球爭取民主的這一戰當中,台灣是不可或缺的盟友。確保台灣獲得應有的承認與支持,乃是我們所有人的責任。

2021年6月

試閱文字

內文 : 前言

相信歷史站在民主自由這一邊,民主自由終將普及世界,這不過是一廂情願。過去二、三十年發生的事已經證明我們不可視其為理所當然。普世人權、民主和法治有強大的敵手,而中國共產黨所統治的中國也許是其中最強大的。中共之對外施加影響和介入,既經過仔細規畫也相當大膽,而且背後有龐大的經濟資源和科技實力為後盾。其顛覆西方國家制度和贏取其菁英分子的程度,甚至超過中共領導人原來的預期。

二次大戰後所建立的民主制度和全球秩序已證實比想像中要脆弱,容易被政治戰爭的新武器所創。中國共產黨正在利用民主制度的弱點來打擊民主,儘管西方還有許多人不願承認,但民主國家急需強化自己才能救亡圖存。

中國共產黨已威脅到所有人免於恐懼的權利。許多住在西方國家的中國人,以及西藏人、維吾爾人、法輪功成員、香港民主派人士,都遭受中共的壓迫,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各國的政府、學術機構、企業經理人都害怕觸怒北京會遭到經濟報復。這種恐懼會傳染,毒害人心。經濟繁榮不該以此為代價。

每一個西方民主國家都受到影響。由於抵抗微弱,北京越來越大膽,恐嚇威脅的對象越來越廣。即使有些人沒有直接感受到中共的手段,但隨著北京的威權主義輸出到全球,這個世界正在改變。

當出版商、製片商、戲院經營者為了害怕「傷害中國人民感情」而自我意見審查時,言論自由就喪失了。光是在推特上觸怒北京就可能讓人失業。當大學校長強迫學者不要太批評中共,或禁止達賴喇嘛進入校園時,學術自由就被傷害了。當佛教團體向習近平宣示效忠,教會裡被派進間諜,宗教自由就受到威脅了。當北京的監控能力越來越強大,可以入侵網路,以及對參加合法示威的人民錄影時,個人隱私就被侵犯了。當與中共相關的組織和代理人腐化了代議士,當北京動用大企業為其遊說時,這就直接攻擊到民主制度本身。

本書的主題是中共在北美和西歐(以下統稱為西方)的影響、介入和顛覆活動,也會觸及中共在澳洲(在《無聲的入侵》一書中已有詳述)和紐西蘭的活動。但重要的是要記得,中共想要改造的是全世界,雖然形式不同,但西方的經驗和世界上其他國家所面對的並無不同。很難想像有哪個國家不是中共的對象,從薩摩亞到厄瓜多、從馬爾地夫到波札那。中國共產黨對南半球的影響也極需詳細研究,但已超出本書的範圍。

中共努力要讓中國海內外的人民相信它代表所有中國人。它是中國的裁決者,堅持全世界的中國人都要相信愛國就要愛黨,只有愛黨才算愛國。它宣稱黨就等於人民,批評黨就是在攻擊中國人民。

西方居然有許多人中計,把批評中共貼上種族主義或排華的標籤,這實在令人遺憾。這麼做不但不是在保護中國人民,反而是把反對中共的中國人及被中共迫害的少數民族給消音和邊緣化。這些人成了中共的代理人。在本書中,我們將截然劃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我們以「中國」一詞來指稱被中共統治的政治實體,意思就和我們說「加拿大」在聯合國投下贊成票一樣。

把黨、國家和人民混在一起會導致許多誤解,而這正是中共所要的。後果之一就是有些人把海外華人當成敵人,但事實上很多華人正是中共最大的受害者。他們很了解中共在海外的活動,有些人還與之鬥爭。

把黨和人民分開有助於我們了解中國和西方的競爭並不是所謂的「文明衝突」。我們所面對的並不是儒家文明的「他者」,而是一個威權主義政權,是一個由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總書記領導的列寧主義政黨,背後有龐大的經濟、科技和軍事資源。真正的衝突是:中共壓迫性的價值觀和手段,以及聯合國人權宣言所宣揚的言論、集會、宗教信仰、不受迫害、個人隱私、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自由,兩者之間的衝突。中共的所言所行全都違反了這些自由。

中國周邊地區的人比西方人更了解這一點。正是因為了解,才有香港最近的示威抗議風潮,台灣的蔡英文總統才能在2020年1月取得連任。台灣人民用壓倒性的選票向中共說不。

有些左派人士故意忽視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政府的本質,儘管左派在歷史上都站在受壓迫者這一邊。他們忘了極權主義對人權的壓迫。但即便如此,對於中共行徑的憂慮還是跨越政治藩籬,讓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在國會中聯手對抗北京。在歐洲也一樣,不分左派右派都認為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不只威脅到人權,還威脅到國家主權。

為什麼很多西方人故意淡化或否認中共的威脅是本書的主題。原因之一當然是金錢利益。如同厄普頓.辛克萊所說,「拿人手短的人當然會假裝不知道。」另外一個原因則是「那別人不是也一樣」的態度,尤其是對左派人士來說。這種人會說,中國是做了一些壞事沒錯,那美國不是也一樣?由於白宮現在是川普當家,①這種詭辯更為見效。但不論如何批評美國及其對外政策——我們自己就嚴厲批評美國——都無法為中共政權殘酷壓迫人權和自由找到藉口。

不管有多少缺點,美國和世界上其他民主國家一樣,都維持著有效的反對黨;用選舉來換掉政府;有獨立於國家的法院;有多元的媒體高度批判政府;有強大的公民社會可以對抗不義。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完全沒有這些東西。西方民主國家某些具獨裁傾向的政治人物令人擔心,但他們都受到制度的約束。習近平的獨裁則完全不受約束,在他打破中共為了防止出現另一個毛澤東的政治協議②之後更是如此。所以就算西方民主國家有許多缺點,中共的政治制度也絕非解方。

西方無法了解中共威脅、沒有及早對付這個敵人的部分原因是無知。在冷戰時代,沒有任何西方國家和蘇聯有深刻的經濟關係。許多國家已意識到中國在經濟和戰略上的重要性,對中國更小心,而就在這個時候,北京正在四處灑錢幫我們「更好地了解中國」。我們將會看到,輕信當事人講的話是非常嚴重的錯誤。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