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位體驗 | 誠品線上

上位體驗

作者 小蒹葭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上位體驗:,【春光‧南風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網路人氣作家小蒹葭撩撥力作!禁欲系校草攻X大野狼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春光‧南風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 ——✴✴✴—— 網路人氣作家小蒹葭撩撥力作! 禁欲系校草攻 X 大野狼校霸受 那些小情侶不可告人的互誘祕密…… ——✴✴✴—— 一句話簡介:中二校霸被套牢的故事。 某論壇有個貼文發問:「這個世界真的會有Alpha和Omega嗎?」 匿名者娓娓道來了一個自己閱讀ABO文後,產生了正名上位的念頭, 裝醉吃了學校校草後,再誆騙他自己懷了孩子, 繼而成功拿下暗戀已久的校草的勵志故事! 正當眾網友紛紛力讚他有心機有謀略有手段時, 事態卻有了三百六十度大反轉—— 校草竟然也潛水在論壇裡,並且眼睜睜發現自己就是被坑的主角?!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小蒹葭大家好,我是作者小蒹葭。喜歡寫作,喜歡一切可可愛愛的事物,所以筆下的角色也都是可愛鬼。酒酒和言倏也不例外。寫文幾年懵懵懂懂跌跌撞撞,今日仍在堅持自己所熱愛的文字。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讓大家看完後心裡暖暖的~著有:《第31次離家出走》《上位體驗》。Kopako大家好,我是Kopako。一個一步一步往夢想前進的插畫家,終於能在有生之年邁出這一步。雖不夠精湛但仍想繼續朝夢想努力,願往後看見自己的些許成就時,也能那麼會心一笑吧?爾後請大家也多多指教了~(笑)

商品規格

書名 / 上位體驗
作者 / 小蒹葭
簡介 / 上位體驗:,【春光‧南風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網路人氣作家小蒹葭撩撥力作!禁欲系校草攻X大野狼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6269681259
ISBN10 / 6269681251
EAN / 9786269681259
誠品26碼 / 2682320521007
頁數 / 224
開數 / 菊16K
注音版 /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X1.5CM
級別 / R:限制級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春光‧南風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

網路人氣作家小蒹葭撩撥力作!

試閱文字

內文 : 時江正在改學生作業,坐姿端正地點著滑鼠。
目前晚上九點鐘。
牧雲星心想,時江應該還不知道自己露出馬腳了,一直忙著工作。
所以時江也不會知道初戀的事,總而言之,他占了所有優勢!
他已經看完了時江回答的「世界上真的有Alpha和Omega嗎?」這個提問,看完後臉都憋紅了。
氣的。
牧雲星從來沒想過竟然有一個人敢這麼耍他。
他就覺得奇怪,自己說男人會懷孩子、有生殖腔、有發情期,怎麼那個人這麼容易就接受了!原來全是裝的。
他以為時江是傻子,到最後傻的卻是自己!
時江還造謠說自己有性癮!!
牧雲星全身上下最硬的就是拳頭了。
時江正在房間裡改作業,等他改完了,自己就要去暴揍一頓。
不離婚。
留下來天天揍!
但是,牧雲星在氣憤之餘還有些意外之喜—時江也喜歡他!
操,他媽的才剛知道自己自卑了這麼多年,竟然白自卑了?
牧雲星想了一想,又很不是滋味,大腳一踹,虛掩的房門立刻被踹開。時江握著滑鼠的手一頓,疑惑地看向牧雲星。
牧雲星瞬間就慫了。
就是這個男人,一直配合自己瞎說有生殖腔的設定,然後讓他每次瞎叫,放蕩得要死。自己還說有發情期,一到隨便設的發情期後就死命去纏著時江。他看ABO設定裡,Omega發情期時都沒什麼理智,他還有理智耶。
操,幸好還有理智。
他好騷啊!
他怎麼就這麼騷?
時江見牧雲星踹開門後半天不說話,走過來摟住了牧雲星的腰,吻住了他。
「唔⋯⋯」
半晌才放開。
「怪我,忘記到時間要吻你了。」時江一臉愧疚。
牧雲星嘴唇紅豔水潤,癱著一張臉不說話。
操,他還跟時江說過口水可以緩解自己的暴躁。
如果他開口罵人的話,不是他的本意,是因為他體內的費洛蒙在作祟。
死了。
真死了。
時江應該還沒看手機吧?到現在還在配合自己。
牧雲星掙脫了時江的懷抱,隨便拉了一張凳子坐在桌旁,抬頭看著時江精緻帥氣的臉龐。時江正要過去將牧雲星抱到懷裡,牧雲星突然開口說:「你相信我之前懷過孩子嗎?」
時江表情平靜,聲音很溫柔,「怎麼又說這個了?再努力一下,送一個給你。」
時江說著又將牧雲星抱在了懷裡,並且霸占了牧雲星的位置,還摸起牧雲星的肚子。
牧雲星沒有腹肌,但也沒多餘的贅肉,熱乎乎的,摸起來挺舒服。
牧雲星毫無怨言,還在試探:「信不信啊?」
時江又捏又揉,很順從他老婆,「信吧。」
牧雲星沉思。
真的還沒看。
自己還沒死透。
只要將時江的手機拿到手,然後慢慢刪除那些留言,最好註銷時江的帳號,那就一點事都沒有了。
到時就是他占了先機,可以把時江玩弄得團團轉。
牧雲星又抬眸瞥了瞥時江,沒忍住多嘴了一句:「為什麼?不覺得很荒謬嗎?」
時江將下巴搭在牧雲星的肩膀上,把牧雲星抱著緊緊的,半晌才說:「因為,我傻吧。」說完又開始對牧雲星動手動腳。
牧雲星受不了時江這樣,他對於時江的每一次親密都特別主動接受,這已經是反射動作了,反抗都反抗不起來。
但是!
他媽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校霸的拳頭是靠智商換來的,他試探著再次問:「為什麼?」
時江突然一笑,將臉蛋埋在牧雲星肩窩,緊抱著懷裡的人,渾身都在顫抖。
他在笑。
操!
「你他媽看手機了!」牧雲星反應過來破口大罵。氣死人了,馬上把時江占便宜的手猛拉出來甩掉。
時江一臉無辜,只好握住牧雲星的拳頭,看了看牧雲星的一頭紅毛,眼眸一彎,「雲星,黑色一點也不土包子,但紅色也很襯你的皮膚。」
牧雲星將髒話吞回了肚子。
被誇了。
「說什麼玩意兒?」回嘴是他最後的倔強了。
他完全受不了時江的誇獎。

時江確實是偷空看完了老婆的回答,內容不多,但訊息含量很大。
他將下巴搭在牧雲星的肩上,感嘆著:「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中二混混這麼喜歡我啊!」
「不准喊我混混!」
牧雲星臉一熱,如驚弓之鳥般馬上反駁,但頸窩那裡癢得很,他難以抵擋想撩自己的時江,囂張的聲音都小了不少。
「校霸?」
牧雲星也不認這個稱號,掙扎著要逃離時江的懷抱,無奈時江抱著太緊了,壓根動彈不得。
牧雲星委屈巴巴地說:「你騙了我好多年!還一直在耍我,我他媽跟個傻子一樣。」說著說著整個人氣成了河豚。
時江一笑,哄著:「誰傻了?我們雲星最聰明呢,還知道用ABO來騙人。這種當啊,願者上鉤,我不就被你釣到了嗎?」
剛登記結婚那段時間,時江是真的以為牧雲星在跟他玩什麼cosplay。騷確實騷,但第一次跟公鴨子似的瞎叫,要不是他真心喜歡這個人,聽到可能都陽痿了。
後來大概是第三次還是第四次開房間,他捂住了牧雲星的嘴巴。要他別叫了。都這麼多次了,適應期應該過了。
但牧雲星是怎麼說的?
他說:「我沒經驗,聽說這樣叫會給對方一種虛榮感。」
真的沒有。
但挺高興的。
時江不再阻止牧雲星,愛叫就愛叫吧,反正叫累了就不叫了,都是處男誰也別嫌棄誰。
不過ABO設定就算是cosplay,就算牧雲星是在玩他,他也沒想過要放牧雲星走了。都上床了這麼多次,早該被他永久標記了。沒多久結婚證書到了手,婚禮也舉辦了,人也被他牢牢套住了。
後來才知道牧雲星的ABO設定真的不是玩他,是把他當傻子呢。牧雲星的思路簡單,總覺得所有人都跟他一樣。
太好唬了。時江也沒想到能一唬五年,要是沒這次的露餡,搞不好真能唬一輩子。所以啦,這麼好唬,不唬都說不過去。
為什麼會是自己呢?
時江後來想了想,猜測牧雲星是顏狗,只是看上了自己的臉。然而,親眼看到牧雲星的回答,也確實是如此,真的一點驚喜感也沒有。
完全不給時江驚喜的牧雲星皺著眉,顯然有些不太能接受這次被誇。
要是真的像時江說的那樣,自己不就是慘爆了,遇上段位特別高的情場高手。
他是嗎?
不是吧?
是吧。
思考中。
時江見牧雲星不掙扎了,又捏了捏牧雲星的耳朵。牧雲星頭一歪,被摸得舒服了,但依然不滿地看著時江。
時江安撫著牧雲星:「你想想,要是我不配合你,我們能這麼快就在一起嗎?要是你說自己發情了,我就送你去醫院;你說你有生殖腔,我就說你是哪裡來的怪物;你說自己懷孕了,我就報警。雲星,尷不尷尬?」
牧雲星覺得很尷尬。那簡直是大型社死現場,他可能一輩子都不敢去追時江了吧。
「但是,我他媽被你耍,你就一點錯都沒有嗎?」牧雲星皺眉說。  
時江喜歡捏牧雲星耳垂,軟軟的,捏起來令人特別愛不釋手。
時江眼眸微動,柔聲說:「有錯。錯在太喜歡你了。要不然能這麼配合嗎?要是不喜歡你、不配合你,你現在會找我算帳嗎?雲星,你的拳頭這麼硬,想要打我哪裡?」
時江強硬地與跟牧雲星十指互扣。
牧雲星另一隻攥成拳頭形狀的手默默地鬆開了。
「我沒有要揍你⋯⋯」牧雲星小聲辯解。
他媽的,時江說的還挺有道理的?
「但你說我完蛋了。」時江很認真地回應。
牧雲星皺緊眉頭,時江真的把他每一個回答都看了。
但是被時江這麼一說也是,要是時江不配合他,自己說發情期就被送到醫院去了,那多難看啊!他只是喝了酒,結果會是喝酒導致的發情。操,傻得要死。
他在床上跟時江說他有生殖腔,時江也有可能把他當成怪物。也是啊,正常男人誰有生殖腔啊,鐵定被當成怪物啊?他當時真的沒想這麼多。
懷小孩就真的是鬼話了。這年頭哪個男人能懷孕?他說懷了時江的種,要是時江真信了,可能把他抓去做研究。
牧雲星沉吟起來,腦袋飛速轉著,任由時江有一下沒一下捏自己的耳朵。耳朵越捏越軟,牧雲星的脾氣也跟著越來越軟。
可是—時江還說他特別騷,有性癮!

牧雲星彆扭不已,聲音又粗又低:「可是,我的臉都被你丟光了!你還造謠說我有性癮!」
那麼多網友看到了他跟時江的回答,兩個回答放在一起對比,他的臉絕對丟光了。還有很多「我知道,就是不說」的留言,他媽的現在終於知道是什麼不說了!
那些網友可能一直還在笑他!他都不敢看留言了。
時江很淡定地反問:「不是嗎?你沒性癮?你發情期是什麼樣子的?」
「閉嘴!」
牧雲星再次氣成了河豚,縮在時江懷裡悶悶不樂。
時江只好再次哄著:「有性癮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每次我不是也賣力配合你嗎?又沒笑你。」
確實沒笑。
但是這事關校霸本人的尊嚴。
發情期的他實在太騷了。
牧雲星為了挽救自己校霸的面子,很彆扭地問:「那你會不會覺得我太騷了?」
時江挑起眉,另一隻手捏住了牧雲星的肚子。
怎麼不騷?騷死了,屁股那麼會扭,還很會撅。
但時江給足了老婆體面,「怎麼會?小騷怡情。」
牧雲星又陷入思考了。
他覺得時江沒騙人。如果說他不騷的話絕對是在騙人,他承認自己騷,但不承認自己特別騷。
牧雲星想通後,一下子高興了,校霸面子保存下來一點點,臉蛋微微有些發熱,小聲說:「你不完蛋了,我的拳頭決定放過你。」
害羞了這是。原來中二混混還在意這個啊!
時江啞然一笑,將牧雲星的小動作盡收眼底,不緊不慢地追問:「那謝謝雲星拳頭的不揍之恩了。還有什麼要跟我算帳的嗎?」
還有什麼要算帳的?
牧雲星突然臉紅了起來,在時江懷裡扭來扭去的。
時江按住了牧雲星,牧雲星老實了。
「那個……」
「哪個?」
「你是不是喜歡我喜歡得要死啊?」牧雲星眼睛亮晶晶的,但一說完話,頭就不抬起來了。他聽見時江笑了一聲後就更不好意思,「操,我隨便說說而已。」人卻扭動得更厲害了。
時江抱緊了牧雲星,抬高心上人的下巴,熱吻了過去。
直到兩人嘴唇都麻了,半晌才放開。
「彆扭啦。回答都看了?」
時江把牧雲星的不安給吻走了。
其實也沒看完,看了一大部分而已。
本來只看一個的。誰不對自家伴侶寫的東西好奇?
特別是心上人的,要麼是說他有中二的,要麼就是秀恩愛的,還有對時江的暗戀。
在他還是校霸的時候就喜歡上了他,但是校霸的他只想混組織,兩難抉擇,要江山也要美人。
牧雲星「嗯」了一聲後腦袋低低的,便聽見時江說:「對,喜歡得要死了。」
牧雲星的耳朵和臉直接爆紅,嘴角偷偷上揚,但還是小聲吐槽:「真肉麻。」
時江低聲一笑,「對,我肉麻。還有要問的嗎?」
牧雲星亂晃著腿,扣著時江的手,老實地搖頭,「沒了。」
時江唇角微微上揚,垂眸盯著牧雲星的頭頂,幽幽開口:「那,換我問你了。雲星,還自卑嗎?」
自卑?
牧雲星一驚。
自卑這個詞是跟初戀一起出現的。所以,時江都看到了?他明明刪得那麼快!時江一直沒問,他還以為時江沒看到。
操,肯定是那些網友!
真他媽想順著網路線把那群人個個揍一頓!
牧雲星只好裝傻不說話。
但是牧雲星明顯感覺時江控制著力量在捏自己肚子,一會兒重一會兒輕,差一點點就會讓他叫痛那種。
時江想讓他完蛋吧!
想讓他完蛋的時江繼續問:「那我換個說法吧。校霸和校草是絕配,所以被棒打鴛鴦的初戀是怎麼回事?那個人有多帥,還寫了情書給他?」
牧雲星:「⋯⋯」
果然要問這個。
牧雲星不想說,但又不知道怎麼轉移話題,所以微微昂起頭,吻住了時江。他沒什麼本事,就是騷。

反正他除了騷一無是處。
自認為很騷的牧雲星雙手摟住了時江的脖子,臀部在時江的腿上蹭來蹭去。
越蹭越有感覺。
蹭到床上去了。
牧雲星嘴唇被吻得發麻,仍然很倔強地摟緊時江的脖子,長腿還死纏對方腰上。
「不回答,是想一輩子發騷嗎?」唇齒廝磨間,時江低聲問著。
牧雲星以為時江在威脅他,想讓他一輩子發騷。但他完全不在心上,反正要他騷一輩子就騷一輩子。
牧雲星「嗯」了一聲,一副完全無所謂的態度,倒是讓時江笑了。就這樣還小騷,大騷要傷身了。
「好啊,讓我看看你到底能有多能撐。」
時江說著便去拿套套。這次買的有好幾種味道,牧雲星也撅著屁股爬過去挑了。
「我不要草莓的。我他媽感覺我都快有草莓味費洛蒙了。」牧雲星很不滿。
時江挑挑眉,偏偏拿了一個草莓味的,「什麼都不肯說,還挑這挑那?」
牧雲星瞬間躺屍,「草莓就草莓吧,反正不是薄荷就行,涼得要死。」
時江壓了上去,「希望接下來你也能這麼能撐吧。」
牧雲星本來很硬氣,無奈時江很懂牧雲星的敏感點在哪—那裡也是牧雲星口中說的生殖腔。每次快要戳到那裡時,時江就故意在周圍撞著,就是不碰那兒。
「操!你……唔,故意的!」
牧雲星被戳弄得不停顫抖,腿都快纏不住時江的腰了,眼尾也泛著紅意,臀部在每一次重重的撞進下搖晃著。
牧雲星並不胖,清清瘦瘦的,但特別會長肉,有一個小翹臀。
平時看不出來,褲子一脫,肉都彈出來,現在這情況下更彈了。
時江咬住了牧雲星的耳朵,舔了一下,「說不說?」
牧雲星耳朵也很敏感,被這麼一咬,整個人快成一灘水。
「說!我說,唔……你先弄我一下啊……」
牧雲星不裝校霸了,撒著嬌求著。
時江在這方面一向比較溫柔,但偶爾也愛惡作劇,比如這次。
時江將一灘水的牧雲星抱在了懷裡。
牧雲星的臉蛋趴在時江的肩膀,雙手沒有力氣地拉著,毫無預備,腿都在打顫,後面又爽又痠,「哎~~你進來的時候跟我說一下,太深了,啊~~」牧雲星軟綿綿地罵著。
媽的,他真的快成水了。
「要求真多。說不說?」時江在牧雲星耳邊低喃,身下人的臀部被拍得啪啪響。
牧雲星說話算話,被滿足了就說:「唔⋯⋯其實就是高中,我⋯⋯啊……」
時江猛一用力,牧雲星的敏感點再次被戳到,尾椎被刺激得顫抖起來,修長的脖頸高高昂起,眼尾泛紅濕潤,性感得要命。
時江一看更硬了,抱著牧雲星進出,弄著越來越快,草莓味的套套讓牧雲星後面流出的液體都散發著一股甜膩的氣味。
太騷了。
他不想聽牧雲星喋喋不休了,身下人負責喘息呻吟就行。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