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小熊先生 | 誠品線上

親愛的, 小熊先生

作者 Dear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親愛的, 小熊先生:【春光‧南風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春光耽美原創小說大賽銀獎★你和我和他......究竟該如何是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春光‧南風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 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 ★春光耽美原創小說大賽銀獎★ 你和我和他......究竟該如何是好? 深情動人x宿命糾葛x虐心情緣 *** 「為什麼死的人不是你?」 兒時的一場大火,改變了三個人的命運。 原本活潑外向的林慶恩,因那場劇變一夕之間失去了對生命的熱情。 然而,他先後遇見了兩個男孩—— 顧嘉楠,如朝陽般,試圖驅散他心中的黑暗; 杜之揚,如星辰般,在無止境的黑夜裡散發著光芒。 他們分別陪伴了林慶恩度過最難捱的時光,溫暖了他冰冷的心房。 但是,命運的齒輪從不停止轉動, 兩人各自留下一隻小熊玩偶後,便暫別了林慶恩的人生。 多年過去,那兩個男孩又重回到林慶恩的生命裡, 這一次,所有的離別與遺憾,能不能被滿滿的深情所填補? ***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Dear是一隻很矛盾的螃蟹,執拗地走在自己堅持的路上。染上了文人傷春悲秋的氣息,卻學不會文青信手拈來的詩詞。常常藉由故事裡的角色,說出心裡想說的話。喜歡笑容底下流淌著一絲悲傷,渴望寫出讓人笑著笑著就哭了的文章。Kopako大家好,我是Kopako。一個一步一步往夢想前進的插畫家,終於能在有生之年邁出這一步。雖不夠精湛但仍想繼續朝夢想努力,願往後看見自己的些許成就時,也能那麼會心一笑吧?爾後請大家也多多指教了~(笑)

商品規格

書名 / 親愛的, 小熊先生
作者 / Dear
簡介 / 親愛的, 小熊先生:【春光‧南風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春光耽美原創小說大賽銀獎★你和我和他......究竟該如何是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865543839
ISBN10 / 9865543834
EAN / 9789865543839
誠品26碼 / 2682173010000
頁數 / 336
開數 / 菊16K
注音版 /
裝訂 / P:平裝
語言 / 1:中文 繁體
尺寸 / 21X14.8X1.5CM
級別 / R:限制級

試閱文字

內文 : 第1章 他叫杜之揚
林慶恩第一次看到杜之揚,便留下無比深刻、大概是此生都無法抹滅的印象。 那時他九歲,剛升上小學三年級。在住進溫雨溏家兩年後,樓上開始會不定時地傳來「砰砰砰」的聲音。 溫雨溏住在總共十二層樓高的電梯大樓當中的七樓,她家上方還有五個樓層,以至於她不能肯定聲音就是從她這一戶正上方傳導而下,也就不敢貿然衝到八樓按門鈴抗議。 忍受這樣的噪音三個月後,某次溫雨溏又在半夜被那擾人的噪音吵醒,理智線終於斷裂。她當著林慶恩的面氣得破口大罵,嚇了睡眼惺忪的林慶恩好大一跳。 「小恩寶貝,阿姨不是在罵你,是在罵那個製造噪音的人。真的是很過分,有夠沒公德心的,都幾點了還在吵!」溫雨溏抱緊神色驚惶的林慶恩,臉上的表情又是憤怒又是自責。 林慶恩搖搖頭,小手指著天花板。 溫雨溏看著天花板的吸頂燈嘆息,「不一定是八樓的啊,要是讓我確定是八樓的,我就衝上去罵人……咦?燈?對耶!我請管理員幫我看看樓上有哪家是開著燈的,不就知道到底是誰了嘛!」 於是溫雨溏立刻打電話給大樓管理員,好巧不巧,她家樓上只有八樓還開著燈。確定噪音來源就是八樓後,她二話不說套上薄外套,也替林慶恩穿上小外套,氣沖沖地拉起他的手就往外走,「走!我們算帳去!」 才剛踏入八樓走廊,溫雨溏就聽見震耳欲聾的叫罵聲,更不斷傳來各種難聽的國罵。溫雨溏腳步一頓,正想叫林慶恩先站在這裡等她,就看見正對著電梯的那戶人家微微開啟了門縫。 探頭出來的是一名婦人,一看到溫雨溏和林慶恩,就對著他們揮手,「快走!你們不要多管閒事,他每次都這樣,喝了酒就發酒瘋,也不知道是在摔東西還是在打人。」 溫雨溏不解地反問:「這樣你們還睡得著?我就住在他家正下方,不制止他這種行為,大家都不用睡了。」 「怎麼可能睡得著?我們也跟管委會反應過很多次了,但是每次主委來按門鈴的時候,那個男的都說自己起來上廁所,踢倒東西才會發出那些聲音,我們沒有證據也拿他沒辦法呀!」婦人看起來精神不太好,眼睛下方有著厚厚的黑眼圈。 溫雨溏思考了幾秒,鬆開了林慶恩的手,「阿姨,妳能不能幫我顧一下小孩,我去找他談談。」 「顧小孩是沒問題,但是妳真的要找他嗎?主委來談都沒用了,我是怕他發酒瘋打人,妳怎麼辦?」婦人矛盾地看著溫雨溏,她既期待能改變現狀,但又不希望看到有人受傷。 「不會的,他要打我,我也不會乖乖挨打。這個問題早晚要解決,逃避或坐視不管都不是辦法。」溫雨溏下定決心,甫一旋身沒走幾步,一隻溫暖的小手便緊緊握住她的手。 溫雨溏訝然低頭,對上的是林慶恩那雙清澈圓潤的眼睛。兩人對視了好幾秒,溫雨溏才敗下陣來,嘆了一口氣,牽著林慶恩繼續前行,「真拿你沒辦法,被嚇到就往回跑,跑去剛剛那個阿姨家知道嗎?」 林慶恩點了下頭,依舊沒有說話。 一大一小走到了走廊盡頭,站在厚重的大門前,咆哮怒吼聲更加明顯,那個男人彷彿就在門後。 溫雨溏深知這是一場硬仗,畢竟她無法跟一個發酒瘋的人講道理,於是她折了折雙手,再扭了扭脖子,暖身好了之後正準備拍門——
喀!大門被猛然拉開,在溫雨溏錯愕的瞬間,一個不知名的東西砸上她的臉,而後滑落在地。 「你不是喜歡?那我就毀了它!怎樣,怎麼不搶了啊?啊!」 男人暴怒的叫囂與皮帶劃破空氣的破風聲同時響起,溫雨溏看了一眼掉在地上、被扯斷了一隻手的棕色小熊布偶,滿腹怒火蹭地一下子竄上腦門! 而林慶恩則是完全原地呆滯,眼神定定地望著倒在他前方、蜷曲著身體、動也不動的男孩。 男孩身上全是鞭痕,臉上有著明顯的巴掌印,鮮血不停地從嘴角流出,沾滿了他的右側臉頰;那雙隨時會闔上的雙眼,眼神渙散,了無生氣,直勾勾地望向前方。 然後林慶恩看到了,男孩的嘴角微微上揚,很細微,細微到像是他的錯覺。 溫雨溏看見眼前的慘狀,放開林慶恩的手,立刻用盡全身力量將男人撞到一邊去,「你他媽的有病是不是!你怎麼下得了手!」 「幹!」男人爆了聲粗口,重心不穩地狠狠摔在地上,「哪裡來的瘋女人,給老子滾!欣妍,范欣妍,還不快扶老子起來!」 溫雨溏這才發現有個臉色蠟黃、毫無朝氣的女人站在沙發邊,一聽到男人的叫喚就匆忙跑過來扶他。 「你會不會太誇張?是有什麼深仇大恨要把孩子打成這樣?」溫雨溏簡直氣炸了,指著兩人就是一頓罵,「而妳居然不制止,還放任他這樣打孩子!」 「我打我的孩子還需要妳同意嗎?孩子犯錯本來就要教,關妳屁事?識相點就快滾!」濃烈的酒氣瀰漫在空氣中,男人的臉頰紅通通的,很顯然不是酒後失控就是借酒裝瘋。 「還教哩?照你這樣打根本就是虐待吧!你怎麼不來給我打打看?要不要我們現在就報警,請警察來評評理?」溫雨溏氣到渾身都在顫抖。 三個月,這樣的噪音持續了將近三個月。溫雨溏只要一想到噪音出現時,就是這個男人對小男孩的施暴,而她卻放任這樣的聲音不管這麼久,心裡就無比難受! 「幹!瘋女人,妳是在說三小!信不信老子打死妳!」男人面露凶光,迎面而來,揚手就往溫雨溏的臉招呼過來。 「還有,我就住在你家正樓下,從你家傳出噪音開始,我每天都有錄音,也可以當作證據交給警方,你有本事就打我,我傾家蕩產也要告死你!」溫雨溏不閃不躲,死死地瞪著男人,對著他放聲大吼。揮來的巴掌夾帶著強勁的風壓,硬生生停在她的耳根處。 「滾!妳給我滾!滾滾滾!」男人額上的青筋不停跳動,咬牙切齒地衝著溫雨溏叫吼,臉上的表情像是想掐死溫雨溏那樣猙獰。 「不用你說我也會走,這孩子我要帶去醫院。」 溫雨溏蹲下來就要抱起小男孩,可是男人卻一把抓住她的手,將她用力拽出門外,「妳沒資格管!」 男人丟下這句,旋即砰的一聲將大門甩上。 溫雨溏失去平衡,狼狽地倒地,根本來不及阻止男人關門。 可她也知道,她能做僅止於此,沒辦法立即改變什麼。若是逼急了那個男人,誰知道他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她只希望剛才發生的一切能稍微牽制一下那個男人,讓他有所警惕,不要再任意對小男孩施暴。 一直到大門闔上,阻斷了與小男孩的對視,林慶恩才回過神來,趕緊去扶溫雨溏。 「阿姨沒事,你有沒有傷到哪裡?有沒有嚇到?」溫雨溏上下打量著林慶恩,就怕剛才險些失控的火爆場面波及到他。 林慶恩搖頭,隨即指著地上斷了手的小熊玩偶。 溫雨溏嘆了一口氣,撿起小熊玩偶和它那隻斷掉的手,心疼地說:「真可憐,拿玩偶出氣的人簡直就是王八蛋!打小孩的更他媽的不是人!」 溫雨溏完全沒有要克制自己聲量的意思,又對著大門威嚇了幾句,才將玩偶交給林慶恩,自己扶著牆走。她的腳應該是扭到了,痛得直抽氣。 「走,我們回家。」 走沒幾步,她發現林慶恩並沒跟上,而是站在原地愣愣看著手上的玩偶,眼眶裡還有淚水在打轉。
後來林慶恩才知道,那個男孩叫作杜之揚。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春光‧南風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尋著心之所向,
乘著拂曉清風,流往剎那即永恆之境。

★春光耽美原創小說大賽銀獎★
你和我和他......究竟該如何是好?
深情動人x宿命糾葛x虐心情緣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