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與直: 美國法庭真實故事 | 誠品線上

曲與直: 美國法庭真實故事

作者 陶龍生
出版社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曲與直: 美國法庭真實故事:內容簡介:善與惡、曲與直──法庭審判是否真能維護正義?資深留美律師以真實的法庭故事,展現矛盾的人性與環環相扣的法界生態,政治迫害?司法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善與惡、曲與直──法庭審判是否真能維護正義?資深留美律師以真實的法庭故事,展現矛盾的人性與環環相扣的法界生態,政治迫害?司法不公?精采的法庭攻防第一手紀錄,為是非曲直的明辨帶來一線曙光!「世上之事本無善惡之分,人心使然。」審判在追尋真相,真相由事實編織,而事實需要證明。常見的證據,它們可靠嗎?「寧縱十惡,不殺無辜」──證據的展現和考驗,是法庭審判的核心任務!◎20世紀以來最年幼的死刑犯喬治,在電椅上露出痛苦扭曲的表情。是怎樣不公的審判過程,連凶器都未確定就草率結案,沉寂了70年的錯誤該如何矯正?◎警察巡邏時用鎖喉法勒死百姓,究竟是意外事件還是殺人案?警察的權力來自人民的信任,法院該如何處理警察使用暴力、犯法的行為呢?◎美國史上充滿爭議的2000年總統大選,如果當初高爾改變訴訟策略,重新計算佛州的選票,是否有機會使世界取得新的平衡?◎前往非洲協助救治伊波拉病患的護士回國後即遭隔離,政府是否有權拘留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該如何用理性克服恐懼,阻止令人聞之色變的伊波拉病毒蔓延?◎妻子因財產糾紛遭丈夫殺害焚屍,時隔3年、缺乏科學證據的冤案,竟能透過焚屍地點的「證人樹」獲得平反?是非曲直的判斷,透過檢察官、律師與陪審團的組織得以裁決;人性善惡的界線,則在一次次的攻防詰問、證據提舉中被考驗。使用暴力的警察、急於破案的檢察官、未能公正主持庭訊的法官……種種因素造成是非難斷。旅美律師陶龍生集結超過20年的執業經驗,以小說筆法描述真實故事,重新思辨「正義」、「司法」、「公平」、「人權」等難解的議題。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陶龍生國立臺灣大學、哈佛法學院畢業,康乃爾大學法學博士與哲學博士。有20多年的執業經驗,曾任國立臺灣大學、紐約州立大學法學教授,哈佛大學、康乃爾大學研究員,美國司法部訓練所主任。現為美國華府主流事務所(1400位律師)資深合夥人。亦任美國高科技公司法律主管。業務範圍主要在為高科技公司於聯邦法院、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和美國商務部(有關反傾銷)的訴訟中提供防禦辯護,協助美國公司在亞洲的業務(主要是美國的上市公司,如「時代華納」、「花旗銀行」、「米高梅電影公司」和大型賭場娛樂公司等),並為美國公司提供法律諮詢。曾於美國、英國、德國和臺灣發表多篇學術論文,目前已出版10本中文著作。論著經常出現於法學課本中,美國最高法院亦於格萊葛對喬治亞州(Gregg v. Georgia)一案中援引了他的著述。曾獲「十大傑出美國青年」、「傑出亞裔美國人五十強」、「千禧名人」(Who’s who in Millennium)、最佳文藝著作獎等多項殊榮。近年來陶龍生結合其專業法律素養,撰寫一系列精采法庭推理小說《證據》、《拉斯維加斯的春天》、《轉捩點》、《沉冤》、《合理的懷疑》、《判決》、《雙城之謎》。小說中塑造多位成功的華裔年輕男女,在美國法庭內破解各類法律案件,呈現不平凡案例中貼近人生的平凡現實。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第一章 曲與直第二章 淺談「證據」第三章 七十年冤案第四章 一切皆渺然第五章 小留學生第六章 刺客的醫師第七章 金洋銀行的厄運第八章 誰應該當選總統?第九章 美國式貪汙第十章 「你吻我的屁股!」第十一章 檢察官的力量第十二章 證人樹第十三章 姐弟情深第十四章 獵犬作證第十五章 「虎毒不食子」第十六章 警察暴力第十七章 禍從口出第十八章 牙齒印第十九章 「自殺」疑案第二十章 「騎自行車的人」第二十一章 「龐氏騙局」第二十二章 理性與恐懼第二十三章 言多必失第二十四章 「曲」的寫照第二十五章 歷史的借鏡作者簡歷和著作表作者出庭過的法院

商品規格

書名 / 曲與直: 美國法庭真實故事
作者 / 陶龍生
簡介 / 曲與直: 美國法庭真實故事:內容簡介:善與惡、曲與直──法庭審判是否真能維護正義?資深留美律師以真實的法庭故事,展現矛盾的人性與環環相扣的法界生態,政治迫害?司法
出版社 / 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3231943
ISBN10 / 9863231940
EAN / 9789863231943
誠品26碼 / 2681400552009
尺寸 / 21X14.8CM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40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試閱文字

內文 : 是非曲直為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價值觀念。「我奉玉帝天符非輕慢,是非曲直分明看。」(元.無名氏《硃砂擔》)。如果沉冤未雪,將可能「雪飛六月,楚旱三年。」(關漢卿《竇娥冤》)。京劇有「九更天」,無錫地方戲中有「啞女告狀」。
從這個角度我們看看美國法庭處理「曲與直」的態度,也順便觀察美國法律的生態。
法庭審判在嚴謹程序的規範之內,尋求事實真相。而程序的尊嚴、時間和資源的限制、人為的因素,有時候使法院得不到正確的結果,不能「分明」是非曲直。
冤案的不良結果,不僅傷害受冤的人,而且不利於社會,因為冤枉了無辜,便縱遁了應該被繩之以法的惡人,讓他得到繼續殘害別人的機會。
這本書敘述美國法庭的真實故事,與一年前出版的《善與惡——美國重大刑事審判的故事》,可以說是兩部姐妹作。其中有些案件坊間已有書籍、評論和謠傳,但本書的故事都根據第一手資料——法院的判決書和檔卷。我用寫小說的方法描述真實的故事,希望激蕩讀者的思考,感到有趣和實用。

2015年於華府

◎獵犬作證

佛羅里達州「湖園」(Lake
Park,
Florida)雖然是小城,人口不多,但政府的緊急台911的派遣員(Dispatcher)還是相當忙碌,居民打電話緊急呼救──「我爸爸剪草時不舒服」、「孩子從樹上跌下來」,甚至「我家的貓爬到樹上,整天不肯下來……」然而幾十年來沒有發生過嚴重犯罪或兇殺案。

2004年6月15日下午5時40分,緊急呼叫塔台接到一通電話,接線生聽到男人的哭聲,上氣不接下氣,顫抖地說:「我太太,我太太……凱茜,她、她……」
塔台的接線生請他鎮定,「慢慢講,先深呼吸,告訴我們發生什麼事……」
男子用哭泣的聲音,表示他妻子在家中遭人殺害,於是塔台的派遣員立刻傳話給警局。幾分鐘之內,警車和救護車都趕到求救男子的家中。

中年男子名叫傑菲利.藍勃(Jeffrey T. Lamb)。他的妻子名叫凱茜,30歲,躺在自家客廳地板的血泊中。
警員立刻封鎖現場。救護員發現凱茜已經死亡,頭臉顯然受到重擊,傷痕累累。她的身旁躺著兩隻小獵犬,一隻已經死亡,另一隻奄奄一息。兩條獵犬的口中,齒牙沾有血漬。牠們的頭部和肩部都受到重擊,傷口的形狀與女主人凱茜的傷痕相似,顯然遭受同樣兇器的打擊。

男主人傑菲利.藍勃告訴警探,他是一名開拖車的職業司機,受雇於城內一家修車行和加油站,協助汽車拋錨的客人拖吊汽車到廠修理。

藍勃說,他5點多下班回家,赫然發現妻子在家被殺。
警探注意到藍勃穿著相當整齊,淺色襯衫,深色工人長褲,腳穿白色膠鞋和白襪,鞋上沾有血漬。藍勃解釋,他踏到地上的鮮血,不小心沾上妻子的血液。警察請他將全身衣褲換下,交給警局保存。

警探聽到樓上有狗叫聲,上樓查看,在2樓臥室內關著另一隻狗,是一條又大又壯的狼狗。警探看到狼狗的前腳上部和腹背有圓點形的傷痕。藍勃解釋,狼狗是他的愛犬,因為一直被關在臥室中,所以沒有遇害。

鄰居們過來看熱鬧,惋惜那兩條小獵犬,他們知道獵犬是凱茜的寵物,竟然和女主人同時遇害。
調查員從獵犬的口中摘取血液,妥為保存。調查員相信,兩條小狗為了保護女主人,必然曾攻擊那名兇手,並且咬傷了他,所以才遭毒手。從血漬中,可以提出兇手的基因DNA樣本,將來用作證據。

警探詢問藍勃的工作地點和同事,他們表示那天下午藍勃一直在公司當班,出入車廠,駕駛拖車協助客人。藍勃的身上沒有血漬,沒有被獵犬咬傷,並且好像有「不在場」證據(Alibi)。所以警探不再懷疑他,而開始研究線索,希望找到真兇。
但調查員卻發現,凱茜被殺現場的地板上,有許多動物腳印。其中有兩條獵犬的腳印,也有那條狼狗的腳印。為什麼藍勃不講真話呢?

警探忙著清查死者凱茜的人際關係,另一方面,他們將現場採到的物質送往實驗室化驗,物質包括藍勃的衣褲鞋襪,以及兩條獵犬口中的血液。
清查人際關係時,警探發現凱茜生前的生活很單純,朋友和鄰居與她相處融洽,不過她和丈夫藍勃的感情不好,大家都知道。兩人曾分居、鬧離婚,分分合合。主要原因有兩項:藍勃很花心,至少和5、6位女子有關係,且以此為傲。另外,藍勃賺錢不多,常為金錢所困擾。不久前,他偷竊公司3萬元美金被老板發現,老板逼迫藍勃歸還3
萬元,另外又罰他2萬元,否則便向警察告發他偷竊罪。所以藍勃面對妻子要求離婚,又受金錢壓迫,脾氣暴躁。

警探查不到另外的嫌疑人。凶案不像是破門搶劫,因為藍勃家中沒有很多值錢物品,而且房屋沒有遭陌生人侵入的痕跡。藍勃卻主張這必定是搶劫犯侵入後,遇上凱茜,殺人滅口。藍勃指出,凱茜戴著的耳環,就失去了一只。

實驗室的工作需要時間才能得到結論,警探的偵查一時膠著,沒有頭緒。
7月中旬,美國獨立紀念日(7月4日)過後,實驗室送來報告。兩隻獵犬口中的血液並不是人類的血液,警探聞訊頗為失望。不是人血,便摘取不到兇手的DNA。另外,實驗室報告,藍勃的上衣沒有血漬,他的長褲上,一時也找不到血漬,只是他的白襪上有一滴鮮血斑點,比對結果是凱茜的血漬。警探也有些失望,因為藍勃曾在現場走動,鞋襪沾到地上的血液,似乎是自然的事。
另一方面,警探發現,死者凱茜曾投保人壽保險,保額2萬7千美元,受益人是她丈夫藍勃。這份保險是6個月前(2004年初)由藍勃付錢為她投保的。

警探把偵查經過報告給地方檢察官。年輕的檢察官曾被徵召入伍到中東,參加美國軍隊攻打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國的戰爭。在戰場上,他曾看到接受嚴格訓練的軍犬的英勇行為。有一回他駐紮的軍營遭恐怖份子偷襲,營中的4隻軍犬,窮追猛咬2

名恐怖份子。兩隻狼犬被打死,一隻受重傷,剩下的一隻緊咬一個恐怖犯不放,直到美軍趕來將恐怖犯擊斃。那時任排長的檢察官,親眼看到軍犬的忠誠,並且曾被牠們保護。

他告訴警探,兩條獵犬口中沒有人血,只有狗血,其實是有用的線索。「這表示,當兇手攻擊凱茜時,兩條忠心的獵犬曾奮力保護女主人。為什麼牠們沒有去咬那個兇手呢?因為兇手也是牠們的主人之一。主人毆打獵犬,無論多麼暴戾,牠們絕不回咬,乖乖地承受。牠們只攻擊那個兇手身旁的狼狗,而對主人不抵抗。」
檢察官指示警探,約請獸醫檢查狼狗身上的傷痕。「若是帶有兩頭獵犬的齒印,我的判斷就沒有錯。」檢察官說。同時,檢察官建議將藍勃的長褲和白襪,送給一位血液專家仔細檢驗。
從兩條獵犬的行為,檢察官鎖定藍勃就是兇手。
一旦鎖定了目標,偵查便有了方向。

兩星期後(7月底),血液專家報告,他使用60倍放大的儀器,發現在藍勃長褲大腿內側接縫的地方,帶有微小的血漬,並且鑑定是凱茜的血液。血漬的形狀是從前方噴入,像蝌蚪的形狀,前面呈圓形,後面帶尾巴。「這表示,血漬不是從地板上碰觸沾到褲腳上方,而是當死者被打擊時,頭部噴出的血液灑在了兇手的褲子上。」此外,血液專家認為,白襪上的血漬呈圓點形,略向下垂,也是死者被打擊時所噴出的血液,直噴後再下垂,因為地心引力。

6月15日兇案發生後,警察初步判斷藍勃可能在公司工作,不容易有機會回家殺害妻子。不過警探還是出公文要求,請電信公司出示通聯紀錄,查看藍勃那天電話來往的過程。藍勃是拖車司機,手機電話和簡訊來往頻繁。電信公司整理出全部紀錄,送交警察局。

警探仔細研究,發現當天(6月15日)下午4點45分時,藍勃曾打出一通電話,對象不清楚(可能是他的情婦),但行動電話經網路輸送,經過塔台轉接都有電子紀錄,而藍勃的這一通電話,起點不在他的工作地點,而是他家附近。換言之,當天下午4點45分,也就是凱茜被殺的那一段時間、藍勃自稱回家(下午5點15分)的前半小時,他已經偷空回家,回到凶殺現場。這通電話,突破了藍勃「不在家」的防線。

一切證據指向藍勃,但欠缺了一件。殺人兇器呢?
警察們到處尋找殺人兇器,他們搜尋垃圾場、河流、池塘、下水道、藍勃的家、他駕駛的拖車等,全部找遍卻沒有下落。

佛羅里達州的夏天非常濕熱,中午高溫之後,下午偶有暴雨。8月初就下過幾場暴雨。藍勃工作地方的停車間,有一天開始漏雨,雨水從屋頂滴到停車間裡的地上。第二天公司老板找人到屋頂去檢漏,工人找到漏雨的地方,爬下屋頂時,手上拿著一把鐵器――實心鋼撬鐵。那是換輪胎時,工人使用將輪胎和輪軸分開的鐵撬鐵器(Tire

Iron)。公司老板通知警探帶回檢驗。多日淋雨後的鐵撬,上面不可能帶有人類血漬或殘留其他物質(如指紋印)。法醫衡量這把鐵器,比對驗屍時留存的照片和紀錄,鐵器與凱茜的傷口形狀符合,無疑就是兇手當日使用的殺人工具。
鐵器上的序號,恰好是公司配置在藍勃使用的拖車上。

2004年8月27日,檢察官起訴傑菲利.藍勃,要求法院判他死刑。
2006年9月1日,法院選擇陪審團,開庭審判藍勃。檢察官使用科學證據,證人(警探、調查員、法醫、血液專家、公司老板等)有條理地向陪審團說明犯罪偵查的過程。檢察官指出,被告為了貪圖2萬7千元的保險賠償,並且擺脫妻子凱茜,竟然兇暴地打死凱茜,「連兩條忠貞的獵犬也不放過。」
辯護律師沒有多說話,只表示檢察官欠缺「直接證據」,沒有目擊證人,沒有被告的自白,一切只是推斷,應該是證據不足。
9月12日審判終結,法官交待陪審團退庭祕密討論。
陪審員們只用了1小時,便告訴法官他們已達成共識。

在法庭中,陪審團宣判藍勃犯一級謀殺罪。
法官判被告無期徒刑。
事後幾位陪審員對媒體表示,被告的襪子和長褲上的血斑是關鍵證據。「兩隻獵犬到死都沒有反咬主人,任他活活打死也是關鍵。」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