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 誠品線上

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作者 九把刀
出版社 楨彥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歷時三年構思、一年籌備、十個月的拍攝與後製,電影奮力走出了小說,躍上了大銀幕。我也終於學會,不用傷口,就記住青春裡最重要的事。這場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歷時三年構思、一年籌備、十個月的拍攝與後製,電影奮力走出了小說,躍上了大銀幕。我也終於學會,不用傷口,就記住青春裡最重要的事。這場戰鬥獻給你們,一路支持我的讀者。獻給,我的女孩。」——九把刀 ‧電影書衣版延用知名設計師聶永真設計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台北電影節先導海報,值得珍藏‧商業週刊專文報導,得藝國際媒體公司發行部總監陳鴻元譽為「二十年來拍得最好的一部電影」,票房預估在一億元以上‧榮獲台北電影節國際青年導演競賽觀眾票選獎‧電影將於2011 08 19隆重上檔‧方文山、王傳一、李威、蘇打綠 愛不釋手 感動推薦 「如果李安是善長用影像魅力說故事的人,那九把刀就是把文字玩弄於股掌間,熟稔於文字魅力的人。」——方文山 「這本書,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看完,但是看完的當下湧上心頭的卻是滿滿的溫暖。」——王傳一「愛情是這本書的源頭活水,也是最動人的部分。當初,是透過朋友的介紹認識了九把刀。現在,換我把九把刀介紹給你們,歡迎你們和我一起進入九把刀的世界。」——李威「讀這個故事的時候,我人在台東的安養院,溺在情境裡頭,忽然看到「飛魚」的歌詞被引用的地方,竟然不自覺掉了眼淚。我第一次因為自己的歌詞被引用,這麼深深感動……對我來說,自己歌詞沒有寫完的故事,在別人的掌心上開了花,顏色就是燦爛的。」——蘇打綠男孩用電影打造了時光機,只為了再一次與女孩相遇。2011 08 19,帶著你的命中註定,走進電影院,再一次收藏青春 我將一句話遺留在青春裡。現在,我想跟妳說…… 多年以後,故事,終於找到了重新開始的方法胡鬧搞怪?叛逆熱血?對抗無聊的大人?不,我的青春,都是妳。 一場名為青春的潮水淹沒了我們。浪退時,渾身溼透的我們一起坐在沙灘上,看著我們最喜愛的女孩子用力揮舞雙手,幸福踏向人生的另一端。下一次浪來,會帶走女孩留在沙灘上的美好足跡。但我們還在。刻在我們心中的女孩模樣,也還會在。豪情不減,嘻笑當年。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九把刀(Giddens)1978年製造於台灣彰化。自1999年開始創作,至今攻下近60本書,作品陸續改編為電視劇、電影、線上遊戲。2008年導演第一部電影短片「三聲有幸」。2010年導演第一部電影長片「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電影2011年8月19日全台上映。 是當今華人文壇創作幅度最大的作家。是最幸運的人,也是最努力的人。

商品規格

書名 / 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作者 / 九把刀
簡介 / 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歷時三年構思、一年籌備、十個月的拍攝與後製,電影奮力走出了小說,躍上了大銀幕。我也終於學會,不用傷口,就記住青春裡最重要的事。這場
出版社 / 楨彥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7135575
ISBN10 / 9867135571
EAN / 9789867135575
誠品26碼 / 2680159049006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88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尺寸 /

試閱文字

推薦序:說故事的能力/方文山 :

我只能說,有些事,還真的有『天賦』這一回事。
「於是我開始跟牆壁說話,卯起來用原子筆在牆壁上塗鴉留言,一個人跟很有義氣卻默不作聲的牆壁討論起漫畫的連載內容,有時還故意提高分貝,讓大家知道即使我身處劣勢,還是不停地戰鬥。」


就這麼簡單的三行字,就已經淋漓盡致生動地描繪出主角凡事不按牌理出牌的無厘頭個性。九把刀的語彙就是如此引人入勝的牽引著你興趣盎然地閱讀下去,一樣是屬於文字的探險世界,九把刀在他小說入口處的小徑上硬是長著跟別處不一樣的羊齒植物。


當李安選擇王度廬原著《臥虎藏龍》改拍成電影,而不是採用擁有華人武俠至尊地位的金庸小說,並且得到第七十三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時,這已經賞了一巴掌似地提醒我們一件事——說故事的能力遠比故事本身重要。如果李安是善長用影像魅力說故事的人,那九把刀就是把文字玩弄於股掌間,熟稔於文字魅力的人。


寫作不難,難的是故事題材的尋找,故事題材的構思其實也不難,難的是作者個人的敘事手法有何特殊,也就是說故事的方法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是一段關於年少輕狂很家常菜的故事,是任何人都擁有過的人生經歷,但九把刀卻硬是有能力讓你花錢去購買他的人生經歷,這種特殊的說故事的能力,在暫時還想不出其他合理貼切的形容詞時,我們姑且稱之為『天賦』。


方文山

試閱文字

推薦序:歡迎你們和我一起進入九把刀的世界/李威 :

當初會認識九把刀是透過一個知名女藝人的強力推藨,還記得她在說到他的時候,對他的作品如數家珍,介紹得鉅細靡遺。看她滔滔不絶地說,臉上的表情就像一個超級女fans對偶像的崇拜和欣賞,那時心裡就在想:怎麼會有如此這號厲害人物而我卻毫不知情。在她的強迫和威脅利誘之下,我看了我生平的第一部九把刀的小說:《獵命師傳奇》。還記得那時原本不太感興趣的我,在所有不拍戲的空檔裡,唯一做的事就是抱著他的書静静地坐在角落埋頭苦讀,雖然其間不時被那知名女藝人嘲諷,但我却仍然投入在他的文字世界裡而甘之如飴。那時被他充滿創意的故事背景還有滿腔男子漢的武俠熱血所深深吸引,也似乎感覺到一代大師倪匡的那股氣味,而心裡不自覺地訝異著。接下來我又看了他的一本作品,另一種驚悚類型的《樓下的房客》。我心裡的那個驚嘆號變得更大,怎麼會有一個作家可以創造出兩種截然不同却同時深深吸引人的作品,於是對這個人產生了莫名的欣賞和高度的期待。


沒想到竟能有機會為他還沒問世的新書寫序,更重要的是能比大家更搶先一步看到他的最新作品(這種感覺就像國中時候大家在等最新的少年快報而我却大家搶先一步看到的那種驕傲)。那種興奮之情是難以言喻的。因為換我可以跟那位知名女藝人炫耀比大家更早沉浸在他的文字世界裡,真是面子裡子都顧到了。在這裡我一定要大力推藨他的這本新書《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對我來說這又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新風格,充滿了青春無敵的魅力。最特別的是他用自己的故事當成背景,描述他成長過程中的點點滴滴,也似乎跟他一起回到那個每個人都曾有過的美好時光中,時而哄堂大笑時而默默感傷。愛情是這本書的源頭活水,也是最動人的部分。我不想癈話太多,因為我說的不是重點,再怎麼介紹都不會比你們直接進入他的文字世界來的精采和感動。當初,是透過朋友的介紹認識了九把刀。現在,換我把九把刀介紹給你們。最後,歡迎你們和我一起進入九把刀的世界。


李威

試閱文字

推薦序:被雨困住的城市/『蘇打綠』吳青峰 :

這天,我在前往台東的路上開始讀一個故事。我很久很久沒有離開台北市,而目的不是工作或表演;也很久很久,沒有在心裡期待,期待天空下一點雨。


因為我討厭下雨。
這天,台北和台東同時都下起了雨,好一陣子沒有下雨。我前往台東的安養院探望我奶奶,也好一陣子沒有見到她,甚至連跟我同行的爸爸和姪女,我也都很久沒見到他們了。


「安養院」這個名詞在我心中沒那麼親切,我一直覺得那是個像醫院的地方。我在飛機上一邊讀著九把刀的故事,一邊擔心、抗拒著預設的情景。
但是,故事就這樣在眼睛裡播放了。


下了飛機,爸爸還在跟司機討價還價,我已經坐上計程車。整個人昏昏沉沉的,車窗的風夾帶著牛糞味灌進來,我看著奔跑過的樹木和柏油路,又有一點分不清楚來往的現實和夢。我有時候懷疑,難道對其他人來說,當下、夢、回憶是這麼容易分辨的三樣東西嗎?窗外以不一樣速度移動的前景和遠景,會讓我想到某個深夜在仁愛路奔跑時,隔著眼淚看到的景象;坐在台東的安養院裡,我會想起奶奶在梨山上拄柺杖摘水果的模樣,也會想到正在哭泣的媽媽,但是我分不出來我現在想到的那個場景,是在夢中出現的,還是真的發生過。安養院背後的一條小徑,我好像在那和我的國小同學追逐過,不過再一眨眼,那可能只是十幾年前的回憶跑出來搗亂;念大班的姪女,每次用一種像在偷看帶著害羞,又像在瞪人帶著生氣的眼神看我,偶爾讓我膽戰心驚,記憶的抽屜就翻出一封,在無聊同學的鼓譟、或是起鬨之下,基於惱羞成怒,從來沒有到達女孩手上的情書。這來來往往的一切一切讓我混亂,但是我在這時候把自己寄託在一個故事上。一個,故事上。
於是,除了當下、夢和回憶,現在又多了一個讓我混亂的項目:故事,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九把刀的故事裡面,我常常不管週遭的人,自己點起頭來,並附以一些認同的嗯嗯聲;有時候大笑,從別人的眼神裡回到現實,再以尷尬掩嘴;大多時候我腦中閃過了片片畫面,又快要搞不清楚真實生活和故事了。


例如主角柯景騰是這麼寫他在故事裡面,甄試上大學後的高中生活的:
「白天教室裡,我開始做一些很奇怪的事,例如在抽屜裡種花,把考卷撕成細碎的紙片當雪花到處亂灑在同學頭上。此外,我老是在找人陪我到走廊外打羽毛球,流流沒有聯考壓力的汗。」


這段讓我想到自己甄試上大學的時候,也曾扮演過雪男(相較於雪女)擾亂同學,找人做些無意義的活動。也讓我想到自己班上同學,老是在走廊上做些無厘頭活動,可是卻樂此不疲的生活。


有一些部分,讓我發現自己也有的一些怪癖,原來是大家都會的行為,就像主角把耍盡心機追求女生的感想,跟月亮分享一樣:


「糟糕,我會不會太奸詐了?」我看著月亮。
「不會,你是非常非常的奸詐。」月亮說。
「不客氣。」我豎起大拇指。
原來會對著月亮講話的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而且不約而同地,我們的月亮都會回答我們。


在故事裡,那些人物就好像在我周遭七嘴八舌著。拿原子筆戳柯景騰背的沈佳儀,好像就坐在我隔壁排;後來莫名其妙改名變身陌生人的李小華,我好像往窗戶的方向看就可以看到她;阿和、廖英宏、許博淳……這些人都在四周,我環視一圈,賴導就從門外走進教室了……最後我似乎和這些故事的人物都混熟了,搞得我像是他們的朋友一樣,明明是看故事,卻有如聽八卦一樣關心,關心後續發展,關心其他人怎麼想,關心柯景騰會怎麼做……他冒雨剪完頭髮的時候,我可以看見他眼神裡的臭屁,轉身的得意,但是又不得不承認那股帥勁;他看見沈佳儀嘴唇上印著一條小白鬍,講「可愛到翻」的時候,完全可以揣摩那句話的語氣;格鬥比賽的時候,我不經意地露出了慘不忍睹,卻想大呼小叫的表情;男女主角最後坦承彼此的錯過時,我好像也比所有人更懊惱扼腕,放下故事覺得很悶。我不知不覺就被這些生動的細節纏繞住了。


除了這些生動的描寫,他還說了一些很棒的話,他說:
「分手,只需要一個人同意,但『在一起』,可是需要兩個人同時的認可才能作數。戀愛就是要這麼不確定才有趣,不是嗎?」


在他喜歡的女生希望他念醫學院的時候,他的反應是:
「醫學院……還有比這種愛情更激勵人心向上的嗎?死板的父母該清醒一下了,別老是停在戀愛阻擋課業的舊思維,快點督促你們貪玩的小鬼頭談場熱血K書的奮鬥式愛情吧!」


我無法列出所有我點頭如倒蒜的地方,但有很多話、很多部分都讓我深表贊同,就像看到剛剛那段話,自己好像就跟他站在同一條線上,對著那些冥頑不靈的家長說道。


讀這個故事的時候,我人在台東的安養院,溺在情境裡頭,忽然看到『飛魚』的歌詞被引用的地方,竟然不自覺掉了眼淚。我第一次因為自己的歌詞被引用,這麼深深感動。我一向希望自己歌詞的故事不要說得那麼清楚,而是讓聽歌的人解讀,在他們手上完成這些故事,而現在我讀的,不就是我希望的樣子嗎?他這樣寫:


「最近發行唱片的地下樂團『蘇打綠』,有首『飛魚』的歌詞很棒:『開花不結果又有什麼?是魚就一定要游泳?』


沒有結果的愛情,只要開了花,顏色就是燦爛的。
見識了那道燦爛,我的青春,再也無悔。」
對我來說,自己歌詞沒有寫完的故事,在別人的掌心上開了花,顏色就是燦爛的。


讀到故事尾聲,爸爸要我連同姪女一起出去走走。我陪著他們,在安養院裡轉來轉去,天空下著一些絲線般的雨,可是太陽卻很大,我們從魚池繞到小橋,從花園彎過卡拉OK點唱機,最後我們在一個像是公園,有著一些簡單的遊樂設施的地方坐下。我好久好久沒有跟家人這樣相處,我看著爸爸拿著相機,幫他的孫女東拍西拍,一下推鞦韆,一下壓翹翹板,我想起好久好久以前的自己,已經十幾年沒有拿出親密、撒嬌來面對爸爸的自己。有些回憶遺落著,有時候分不清楚是真是夢,但是這下,我又眼睜睜看見自己站在回憶裡的樣子。悲傷很像影子,沒有人可以讓他隱藏淡去,有時候看起來像消失,但是當我在光下,悲傷就很大。孤獨也是。感嘆也是。


我正在緊張那個剩下一點點就要看完的故事,我擔心我沒有辦法接受最後的模樣。由於沒有耐性,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認真看完一本書,但是在這個被困住的過程中,也已經把自己的感情給葬進去,但是我卻沒有撫平土壤的能力。這點無來由的悲傷,卻在我的嘴角上變成微笑,我看著他們,自己在旁邊蕩啊蕩的,偶爾看看天上的雨絲,偶爾看著他們入神,偶爾隔著眼中的雨滴看著他們想過往的事,想故事中的情節。


我走在爸爸和他孫女的背後,翻索十七年前的回憶。十七,多美麗的數字。十七年前的回憶,幾乎都是和夢混雜難分的模糊地帶了。陽光和雨也混雜難分,我好久好久沒有這麼喜歡一場雨了,我喜歡自己被困在這,被雨困住的城市。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眼前這個六歲的女孩,以後也會這麼難懂吧,也會這麼精采吧,我想。


『蘇打綠』吳青峰

試閱文字

推薦序/王傳一 :

學生時代那種青澀的戀情我相信往往是每個人常會想起時莞爾一笑的回憶。現在發現我國中的時候真的是名副其實的暗戀大王,喜歡的女生一堆,可是卻沒有向任何一個女生表白過。美其名可以說是純純的愛,老實說根本就是沒種。


想想自己真是沒用,但是這種回憶卻令人難以忘懷。
「幼稚的我,想讓沈佳儀永遠都記得,柯景騰是唯一沒有在婚禮親過她的人。我連這麼一點點的特別,都想要小心珍惜。我不只是她生命的一行註解,還是好多好多絕無僅有的畫面。」


這句話是我在書中印象很深的一段,要是在我以前暗戀過女生的婚禮上發生如此情形時,我也會跟柯景騰一樣。雖然一個親吻並沒有什麼,但是對一個當初在我心靈中有如女神的女孩來說,那一吻,我希望永遠都藏在我心深處。這一路走來,回憶起讓人最為感動莫名的,也就是剎那間的真情。


這本書《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看完,看完的當下湧上心頭的卻是滿滿的溫暖。


王傳一

試閱文字

前言 :

五年了,坐在電腦前,頭一次找不到寫作的座標。
在連載獵命師的幾個月裡,我一直沒有間斷過獨立故事的創作。愛情兩好三壞、殺手、少林寺第八銅人等,創作的幅度持續擴大,依舊不受限於類型的羈絆。


同一時間創作兩、三個故事已是常態。在這樣不斷的自我訓練下,所謂的「寫作風格」對我來說已是奇怪的名詞。我的大腦就像一排閃著紅燈的延長線,上面有好幾個電源插座,各自標示著不同故事題材所需要的能量。每次開啟新的故事,就只是將插頭接上插座,啪答一聲,便開始了想像力的冒險。


對於一個題材取之不盡的作家來說(好啦!我知道臭屁是我的老毛病),挑選題材最後竟成了煩惱,因為一旦開始了新的創作戰鬥,就意味著接下來的幾個月該放什麼情緒、用什麼節奏,去調整故事與故事之間的焦距時差。


現在又到了我苦思該寫哪個故事的時候。
該輪到哪種題材了?武俠?奇幻?都會?愛情?異想?每一個故事都在大腦的靈感庫裡敲敲打打,咆哮著放它出去。


「那麼容易就好了。」我嘀咕。
故事是我的翅膀,從來就不是我的囚牢。
只要等到對的風,我就可以開始飛翔。


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過去半年發生了很多事,母親的臥病尤其衝擊家裡所有成員的生命,我在病床旁打開記憶的門,細細碎碎記錄下關於母親、與我年少輕狂的一切。日復一日,就在我用鍵盤傾倒心酸甜蜜的往事時,一種名為「青春」的洪水再度淹沒了我。


「那就寫一段,關於我們的故事吧。」廖英宏戴上軍帽,笑笑。
「是啊,將我們的故事記錄下來吧。」許博淳在美國留學,在bbs的班板寫下。


於是我發現背脊上,悄悄生出了一對翅膀。
「我再想一下。」我搔搔頭。因為風還未起。
然後,她捎來了一通電話……

試閱文字

內文試閱 :

故事,應該從那一面牆開始說起。
1990年夏天,彰化精誠中學國中部,美術甲班二年級。


一個堅信自己雜亂的自然捲髮,終有一天會通通直起來的男孩,由於太喜歡在上課時亂開玩笑、愛跟周遭同學抬槓,終於被賴導罰坐在教室的最角落。
唯一的鄰座,是一面光禿禿的牆壁。


「柯景騰,現在看你怎麼吵鬧!」賴導冷笑,在講台上睥睨正忙著搬抽屜的我。
「是的,我一定會好好反省的。」我打包好抽屜裡亂七八糟的參考書跟圖稿,正經八百擠出一張痛定思痛的臉。


媽的。你們這群忘恩負義的爛同學,我上課不收費努力搞笑,讓大家的青春歡樂到瘋掉,你們竟然這樣對待我?我一邊整理新桌子一邊在心中幹罵。


為了拿到每週一次的「榮譽班」獎狀 ,賴導對上課秩序的要求很高,採取的管理手段也是高規格的「狗咬狗」政策。每個禮拜一,全班同學都得在空白測驗紙上,匿名寫下上周最愛吵鬧的三個人,交給風紀股長曹國勝統計。


每次統計後的黑名單一出爐,被告狀最多人次的榜首就要倒大霉,賴導會打電話告訴家長這位吵鬧王在學校的所作所為,然後罰東罰西,讓常常榮登榜首的我不勝其擾。


對於這次我被罰坐在牆壁旁邊、近乎孤島地一個人上課這件事,全班四十五個同學都不認為我會輕易就範,個個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態等待接下來的發展。
是的,身為登瘋造孽的黑名單榜首,怎麼可能被這種不像樣的處罰給擊倒?


「哈哈,現在你要怎麼辦?」楊澤于撥著頭髮,黑名單的榜眼。
「幹。」我很賭爛,帶給大家歡笑難道也是一種罪?
「喂,說真的,我沒有寫你喔!」廖英宏指的是黑名單的匿名投票。他本人身為班上的王牌小丑,當然也是黑名單的常客。
「我也沒寫你啊,王八蛋你明明就比我愛鬧。」我說。


但其實我有寫廖英宏,不懂自保就大錯特錯了,這就是匿名下的白色恐怖,逼得大家泯滅友誼交換惡魔的糖果。而且……我也不相信廖英宏沒有寫我。


「柯景騰,你現在超可憐的啦,只剩下牆壁可以講話。」綽號怪獸的鄭孟修,是我的好麻吉,家裡住鹿港,每天搭校車上下學。
「幹。」我比中指。


大家安靜上課我也安靜上課,簡直毫無創意。
我玩著原子筆,看著右手邊的那面牆。
區區一面牆……區區一面牆?只是要給我難看罷了。
「我的青春,可不是一面牆。」我嗤之以鼻。


於是我開始跟牆壁說話,卯起來用原子筆在牆壁上塗鴉留言,一個人跟很有義氣卻默不作聲的牆壁討論起漫畫的連載內容,有時還故意提高分貝,讓大家知道我即使身處劣勢,還是不停地戰鬥。


一個禮拜後,跟牆壁說話的我再度蟬聯黑名單榜首。
毫無意外。
冷硬的黑板前,賴導氣得全身發抖,看著滿臉無辜的我。


「柯景騰,你是怎麼一回事?幹嘛跟牆壁講話!」賴導的額頭爆出青筋。
「老師,我已經有在好好反省了,我會盡量克制跟牆壁講話的衝動。」我難為情地抓頭,手指在腦袋後面比了根中指,全班同學竭力忍住笑意。


賴導痛苦地閉上眼睛,眼皮底下轉著各種壓制我的念頭,全班屏息以待賴導的大爆炸。當時的我非常享受這樣的氛圍,幼稚地將這種懲罰對待當作是聚光燈下的驕傲。


來吧!賴導!展現你身為名師的氣魄!
「柯景騰。」賴導深深吐出一口濁氣。
「是的老師。」我誠懇地看著賴導。
「你坐到沈佳儀前面。」賴導睜開眼睛,血絲滿佈。
「啊?」我不解。
什麼跟什麼啊。


沈佳儀是班上最乖巧的女生,功課好,人緣佳,是個連女生都無法生起嫉妒心的女孩子。短髮,有點小雀斑,氣質出眾。


氣質出眾到,連我這種自大狂比賽冠軍在她面前,都感到自慚形穢。
「沈佳儀,從今以後柯景騰這個大麻煩就交給妳了。」賴導語重心長。
沈佳儀皺起眉頭,深深嘆了口氣,似乎對「我」這個「責任」感到很無奈。


而我,恐怖到了極點的黑名單榜首,竟然要給一個瘦弱的女孩子嚴加管教?全班同學開始發出幸災樂禍的噓聲,楊澤于甚至忍不住大笑了出來。幹!


「老師,我已經有在反省了。真的!真的有好好反省了!」我震驚。
「沈佳儀,可以嗎?」賴導竟然用問句,可見沈佳儀超然的地位。
「嗯。」沈佳儀勉為其難答允,我整個腦袋頓時一片受盡屈辱的空白。


於是故事的鏡頭,從那一面爬滿塗鴉的牆壁,悄悄帶到沈佳儀清秀臉孔上的小雀斑。
我的青春,不,我們的青春,就這麼開始。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