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孩成為貨幣: 一位社會學家的全球超富階級社交圈臥底報告, 揭開以性別、財富與階級不平等打造的派對勞動產業赤裸真相 | 誠品線上

Very Important People: Status and Beauty in the Global Party Circuit

作者 艾希莉.米爾斯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當女孩成為貨幣: 一位社會學家的全球超富階級社交圈臥底報告, 揭開以性別、財富與階級不平等打造的派對勞動產業赤裸真相:作者艾希莉.米爾斯在「美模和美酒」(modelsandb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獲亞馬遜書店編輯精選「最佳非文學選書」 ◆一本全球超富階級VIP派對圈的民族誌研究 妳以為自己免費得到了什麼,其實是在廉價販賣妳最珍貴的東西…… 🌃跟著社會學家臥底美女、美酒組成的「美妙」夜生活圈 看富人豪宴與奢華派對中,勞動交換、性別權力與金錢的綿密關係 如何建構出全球超富階級複雜而隱微的社交潛規則 又怎麼讓女性在其中被層層剝削而不自知,甚至樂於如此? 🍾單瓶一千七百美元的高級香檳,瓶身貼著閃亮煙火棒接續上桌…… 💃苗條標致的模特兒成群站上桌面與沙發熱舞,展現著美女的身體資本,努力成為全場「嬌」點…… 🥂金融投機界的「鯨魚」為全店客人送上名貴的龍舌蘭,以贈酒的方式向眾人炫富…… 💰有錢男客包下桌席,享受VIP尊爵感,一晚「開桌費」可達兩千美元;若有模特兒隨行,價格可議…… 👠公關承諾夜店自己會帶十五名派對美女進場,為店家增色,一晚公關費索價一千美元…… 🍽派對前的暖場晚餐,統統為店家招待;前提──妳得是身高與美貌都「合乎標準」的優質女孩…… 🛏在租金高昂的紐約,讓公關提供妳免費住所?可以,交換條件:外表得要夠吸引人,並且平日須固定到夜店狂歡到至少凌晨三點…… 作者艾希莉.米爾斯在「美模和美酒」(models and bottles)的世界裡度過了十八個月, 並根據這段期間的田野調查工作,寫下了這本頂級夜店與派對現場的第一手紀錄。 米爾斯集社會學家、作家和前時裝模特兒身分於一身,憑藉過去在時尚產業的歷練、 所謂「夠好」的外表條件,外加社會學者的洞察力,要帶讀者深入如紐約、米蘭、 坎城、邁阿密等派對聖地中既高檔、又不隨便對大眾開放的夜生活狂歡現場。 無數個深夜,她隨著夜店公關入場,以派對「女孩」身分直擊富豪們鋪張的享樂活動, 並試圖理解其中金錢、權力關係與性別結構的運作。 在田野工作期間,作者見識到浪擲千金只為了富豪取樂的生日派對; 法國南部海岸成排的奢華遊艇不時招攬美女登船;乃至於昂貴香檳在富人手中胡亂噴灑、浪費。 她更注意到,派對女孩把外貌當成資本,藉此換得免費餐飲、酒水,以及與權貴同樂的機會。 與此同時,她們的存在拉抬了男人的地位,充實了夜店、公關與場地提供者的荷包, 而女孩們卻毫無半點金錢報酬。儘管在各種由男性主導的交際場或社交圈裡,美麗女孩形同珍貴資產, 但她們卻是結構中相對弱勢者,青春胴體更得任人殘酷地議論評價。 現今,高踞金字塔頂端的富人階級不斷窮盡炫耀性消費之能事, 交際場內有美食、美酒之外,更少不了「美女」。看似無關緊要的派對與狂歡活動, 卻充斥著金權關係、女性外貌、財富展演、地位宣示、身體剝削等因子的交互作用。 作者藉著親自深入現場,將其中複雜的生態仔細進行分析與剖解。 本書呈現了今天這財富極度不均等年代某種真實而殘酷的社會斷面, 而地位、美貌與金錢就是人人在瘋狂下注的籌碼;各方賠率與勝算,卻總不盡公平。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沈秀華/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 周芷萱/女性主義者 房慧真/報導文學作家 柯映安/作家 馬欣/作家 陶曉嫚/作家 張子午/《報導者》主編 張婉昀Wanyun/吾思傳媒(女人迷)主任製作人 陳明莉/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 陳美華/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兼系主任 筠筠/酒與妹仔的日常 負責人 趙又萱(少女A)/作家、編輯 羅珮嘉/台灣女性影像學會秘書長 ——齊聲推薦 ┤國內外好評推薦├ 如果你青春正茂,又擁有一具中了基因樂透的身體,世界最繁華城市的夜生活、 頂級餐廳甚至環球旅遊都將「免費」邀請你,與最酷、最多金、最了不起的VIP把酒狂歡。 棒到不真實的事情有怎樣的代價?美酒加美模如何支撐起百億美金規模的夜店產業? 前模特兒、波士頓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艾希莉.米爾斯親身田野調查, 引領讀者突破渴望和輕蔑的刻板印象,深入這個販售性感與友誼的神祕生態系,直擊其中的金權、性別、種族和社會階級潛規則。 ──陶曉嫚/作家 本書以扎實的民族誌田野描繪了國際VIP派對光鮮亮麗的表象下,綿密的人際互動與權力圖像。 在以全球薪富階級為對象的頂級夜店中,透過美酒、美女與龐大金錢堆砌起來的享樂形式是高度性別化、階級化的體制。 金字塔頂端的經濟精英以誇富宴鋪排出常人難以企及的地位與性別權力; 夜店男公關每天安排模特兒和正妹四處跑趴,抽成獲利,並藉此累積財富與人脈。 年輕的派對女孩被男人們資本化的同時,也有意識地自我資本化,想望的是她們平日難以想像的一夜豪奢體驗。 ──陳美華/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兼系主任 首先感謝作者,這本書幫我們把腦袋中龐大的田調與親身經歷畫出了關鍵字。 這是一本讓我讀的過程中既煩躁又興奮的書,煩躁是它細緻地描述了許多「夜生活」經濟結構中的性別議題, 這是我們渴望去翻轉同時也在對抗的。興奮的是夜生活文化中不分國際都有異曲同工之妙, 每個篇章都讓我有強烈的既視感。 夜生活文化中生存法則的核心價值是「手腕」,無論是公關還是派對女孩, 人脈將轉化為利潤,而這些專業是無形的,所以在其中的人鮮少去察覺「勞動」的存在, 但這些不能量化的「情緒勞動」仍然會產生消耗。這些沒有極限的勞動,儘管產生職業傷害, 也沒有人能理解或認定,這一直都是夜生活勞動環境中非典型勞工的傷。 究竟女性之於夜生活的價值是不是被宰制的客體,我們這邊給的答案會是我們不能忽略各種翻轉與權勢的可能性, 「陪侍服務」發展的脈絡或許是依附著男性權力與凝視中誕生的一種商業模式, 但這不意味著我們沒有翻轉的可能。不可否認,位在經濟結構的金字塔頂端或許是男性, 但剝削的結構沒有那麼單純,我們得對抗的敵人並不是「男性」或「性產業」, 而是一個更龐大、存在已久的社會性別結構。 我們期待有朝一日人們可以在不被剝削的前提下自由地發揮自己的「身體」、「情欲」資本, 《當女孩成為貨幣》書中細緻描述出「經濟」、「性別」、「勞動」、「社會結構」層面的夜生活文化議題, 文字精準但沒有把話說死,灰色地帶中存在著許多被認同的「惡意」,我們應該梳理這些問題並正視。 ——筠筠/酒與妹仔的日常 負責人 米爾斯是個優秀的報導者……這是一本引人入勝的書。 ——《旁觀者》(Spectator)雜誌 作者不光提供一扇理解他人生活方式的「異文化」窗口,更凸顯了大家都應有所共鳴的某些主題:在大眾為地位、權柄而汲營的消費行為裡,遭到邊緣化勞動者的身影始終未從幕後缺席;所謂勞逸結合、勞動與交際應酬結合的活動中潛藏的危險;還有「女力」一詞從古至今從未淡去過的矛盾色彩。 ——《泰晤士報文學增刊》(Th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 相當吸引人……米爾斯很會說故事;她讓這本資訊廣博、可靠,且帶有批判性的作品,同時兼具生動迷人的特質。 ——《閒談者》(Tatler)雜誌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艾希莉.米爾斯Ashley Mears 紐約大學社會學博士,學術研究重點為文化與市場的交集,也關注性別、種族、階級不平等的問題;過去曾是一名時裝模特兒,在時尚產業中一邊工作,一邊蒐集田野調查資料。她的另一本前作為《美麗的標價》(Pricing Beauty;簡體中文版書名)。米爾斯目前受聘於波士頓大學社會學系以及女性與性/別研究學程,擔任副教授。 柯昀青 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碩士,現任職於台灣冤獄平反協會,譯有《女性主義改變科學了嗎?》、《我才不是女性主義者:一部女性主義宣言》等書。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序章 01我們就是很酷的那些人 新鍍金時代 美模和美酒 臉蛋控管 男性的等級 A咖經濟 躋身重要人物之列 02白天 德瑞的網絡 街頭搭訕 頂級公關 大眾公關 隨興的恩里科 夢想 03誇富宴 誇富宴 浪費的舞台 鯨魚和萵苣 歡騰 愚蠢的錢 浪費美麗 休閒背後的勞動 04模特兒營區裡的女孩販運 破冰 捕捉鯨魚 派對女孩和好女孩 軟性妓女 女人 女孩資本 販賣與它的樂趣 05誰管理這些女孩? 招募 報酬 性工作 我們是你的朋友 控制 度假 夫人 一杯免費雞尾酒的代價 利用和濫用 06從底層做起 假錢 誰想成為億萬富翁 我最好的朋友 有色資本的雙面刃 社會資本的極限 07閉幕 離開VIP世界 研究附錄

商品規格

書名 / 當女孩成為貨幣: 一位社會學家的全球超富階級社交圈臥底報告, 揭開以性別、財富與階級不平等打造的派對勞動產業赤裸真相
作者 / 艾希莉.米爾斯
簡介 / 當女孩成為貨幣: 一位社會學家的全球超富階級社交圈臥底報告, 揭開以性別、財富與階級不平等打造的派對勞動產業赤裸真相:作者艾希莉.米爾斯在「美模和美酒」(modelsandb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6263150140
ISBN10 / 6263150149
EAN / 9786263150140
誠品26碼 / 2682073142009
尺寸 / 21X14.8X1.5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頁數 / 360
級別 /
開數 / 菊16K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獲亞馬遜書店編輯精選「最佳非文學選書」
◆一本全球超富階級VIP派對圈的民族誌研究

試閱文字

內文 : 多數人都覺得炫富很容易,但德瑞(Dre)的生活卻告訴我們,要讓人做出炫富舉動,事前是得費一番工夫的。

  接近午夜時分,在Downtown 這間位於蘇活區(SoHo)精緻又時尚的餐廳裡,德瑞那桌的晚餐即將吃完。德瑞的左右兩側圍繞著六、七個美麗女子,全都是時尚模特兒那種程度的美──年輕、高挑,五官完美無暇,身上的衣服和高跟鞋極其時髦,彷彿是離開伸展台後就直接來到這裡一般。她們只要走進房間,眾人的目光就很難從她們身上移開。

  週日晚上的Downtown 別具風貌。店裡的裝潢很奢華:長毛絨套的傢俱、桃花心木吧台、巨型吊燈,牆上還貼著知名時尚攝影師的巨幅經典作品。店裡不放音樂,只有持續的談話聲,歐洲不同國家的語言交錯其間,不時也點綴著笑聲和香檳酒杯碰杯的清脆聲,接著身著白衣的義大利服務生便迅速上前再把酒杯注滿。每一桌都坐著有錢男性──名人和貴族、八卦版面會報導的社會名流、演員、音樂人、製作人、企業家和銀行家──在美女的陪伴下用餐。

  而這一切的中心就是德瑞的桌子。他談笑風生,在社交場合總引人注目,也引導著桌上的談話、貝里尼酒與義大利麵在用餐者之間來來往往的節奏。不管他在做什麼,德瑞總會同時環顧全場,若有人目光與他相對,他就會大方施以微笑、眨個眼,接著站起來用法語或英語流暢地迎接每個經過的客人,然後在每個人的臉頰上親吻兩下。

  德瑞是一個三十八歲的黑人,笑容燦爛,留著極短的平頭。他身穿皮褲,一件清爽的白色T恤,再配上一雙閃亮的愛迪達限量版新球鞋,這套雖然休閒但卻明顯非常昂貴的造型被他稱為「搖滾時尚」。他是現場唯一的黑人,在這裡,他會隨意地和多為白人的群眾打鬧嘻笑。在他迷倒餐廳內眾生時,也不忘謹慎留意著坐在他這一桌的女人身上;他會和摟在懷中的女子調情,無論那人是誰,而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那名女子將會是我。

  「我超愛公關這份工作的,看看我身邊有多少美女,」他接著說,「有些美女還會喜歡上我呢,那可就麻煩了。」他邊說,邊對坐在對面的女人眨了眨眼。她笑著搖搖頭。德瑞很享受這種關注。過去六年以來,他每個星期天晚上都會邀請女性到這家餐廳用餐。此前,他大約是從一九九○年代初開始,在多間夜店工作了好幾年。在夜生活的業界,德瑞被稱為「形象公關」──這個詞代表他是自由接案者,他會和城市中許多夜店跟餐廳簽約,負責為店家帶來所謂的「優質人群」(quality crowd),也就是一群由有吸引力的女性、富豪、名人和其他社會關係良好的人所組成的群眾。理論上,他帶來的人流可以提升夜店的形象,最後就能吸引到真正有錢的客戶以及他們的資金。每個星期天,Downtown的管理階層都會付德瑞一筆豐厚的費用,根據酒吧的消費狀況,大約都在一千兩百到四千五百美元之間不等,而他會從中抽取25%,工時大約五個小時。

  這是一個飽受質疑的職業。公關被廣泛批評為皮條客或「模特兒馬伕」(model wranglers),對他們來說,在時尚界剩餘的低薪新人,也就是所謂的「女孩」,是下手的最好目標。公關(有時被簡稱為PR)飽受模特兒經濟公司憎惡,而且每隔幾年,這些男子就會成為媒體高調報導的對象。公關工作的核心是個令人不快的現實:為有錢男性仲介女性與酒精。德瑞知道他的工作並不光彩,但確實利潤不菲。他的年薪高達二十多萬美金。雖然與周遭的有錢人相比,他在夜晚所賺的收入就顯得微不足道,但他深信,這個差距會縮小。他相信,只要繼續與這些全球新興精英一起工作,有朝一日他也可能成為其中一員。

  「還好嗎?」他向一位穿著昂貴西裝路過的男子用法語打招呼。德瑞起身和他握手,並聊了幾句;坐下來時,他在我耳邊低聲說:「那傢伙來自沙烏地阿拉伯一個大家族。億萬富翁。」接著又向一名坐在吧台前的女子眨了個眼,據說是個以境外銀行聞名的小民族國家公主。當另一個男人走近餐桌時,德瑞低聲對我說:「這個人真的很有錢,他的家族,超有錢。」接著,德瑞嬉皮笑臉地和他用肩膀互撞了一下,並用拳頭碰拳頭。「我一個女生朋友問我今晚這裡有沒有帥哥,」德雷主動開了話題,又刻意停頓了一下,然後說,「一看到你走進來,我就說有!」

  這就是德瑞的世界中的精英。他告訴我:「他們可不是1%的人,而是0.0001%的人。那才是我想要打交道的人群。」

  簇擁在德瑞身邊的女人,譬如我,只需要看起來有錢就好,不需要真的很有錢。也幸好如此,因為我們所有人應該都付不起今晚的晚餐帳單。在沒有半個人查看價格的情況下,雞尾酒、義大利麵、新鮮蔬菜和沙拉、魚和牛排,接著是甜點和濃縮咖啡,紛紛上了桌。我某一次曾偷瞄過菜單,在Downtown,一杯雞尾酒的價格大約是二十美金,一份甜菜沙拉佐羊奶乳酪則要二十四美金。在我研究VIP派對的這十八個月中,我在這裡吃了十幾次飯,但從來沒有付過錢。

  「女孩」們的酒水與餐點都是店家招待的;源源不絕的餐點跟酒杯送上桌,都會說是「店家的心意」。為了接待我們這一桌,德瑞向服務生支付了小費,通常是帳單的25%上下。

  每個星期天晚上,Downtown 都要花上大概一千多美金,只為了招待我們、讓我們開心。但長遠來看,我們的存在所能帶來的價值,無論對Downtown、對在此用餐的人,還是對德瑞本人來說,都遠比一千多美金還大得多。

  德瑞邀來的客人多半都是初入時尚模特兒界的女性,或是學生,有時則是還在找工作的人,他們的求職領域從設計到金融都有。要坐到德瑞身邊的最大先決條件,就是必須長得夠漂亮。事實上,就在當晚稍早的下午,德雷就開玩笑傳了兩封簡訊給我,要確保我的外貌沒有問題:「小艾,穿亮眼點。」然後幾分鐘後又傳來一封:「高跟鞋。」

  也許他們並不完全是在開玩笑。當女性打扮好看的時候,他會滿口稱讚,不好看的時候,他的態度就冷若冰霜。外貌不符他標準的女性,他會直接視而不見──除非她們很有錢,或者有其他理由所以很重要。有一次,他甚至跟一名身高一般的女性說:「站去那邊」,要她去某個離他桌子遠遠的角落。

  在跟德瑞出入這些場合時,即便我可能已經坐在他身邊,穿著一套全新的絲綢連身裙,腳上踩著十公分的高跟鞋,我還是很常覺得不自在。德瑞在二○一一年首次同意我可以跟著他在夜店進行社會學研究時,我開始揹一個一九八○年代出廠的二手香奈兒手提包。那是跟我姊借的,她當時應該是在eBay上花兩百美元買到,狀況很差。我跟修鞋師傅買了一張皮革補片,黏在包包破舊的角上;沒過多久,補片開始脫落。我把包包藏在身後,只把香奈兒包那個標誌性的金、黑色鍊子晾在椅子上展示,偽裝出百分之一的人的打扮。
  
但我並不孤單:其實德瑞同樣也在和這群精英玩著偽裝遊戲,雖然他更游刃有餘一點。他是阿爾及利亞移民第二代,來自法國郊區一個中產階級家庭,家人是專業工作者。他從巴黎的法學院輟學後,來到邁阿密追尋音樂夢,追夢失敗後,他就在那裡當起了服務生。有一段很短暫的時間,德瑞曾流落街頭,而這個經歷應該是旁人完全猜不出來的,因為此人的談話內容總是在展露他的人脈與他開創事業的潛力。他總是吹噓自己正在進行的五、六個事業計畫—他的流行歌手生涯、他的電影製作公司、他正在為一家科技公司打造品牌形象、他正在推展的實境節目、一間「在非洲」的食品運輸公司(這是他眾多投資中最模糊的一項),以及一間汽車服務公司。雖然每週德瑞列出來的投資清單都會有點不同,但他對這些計畫都非常樂觀。他曾說過,他的汽車服務商業模式是這樣的:「你先從一輛車開始,然後一輛會變成兩輛,再變成十輛。這就是美國人的方式。」

  當我傳訊息問他今天在幹嘛時,他可能會這樣回:「我正在談一筆超大的生意!祝我好運⋯⋯至少兩天我就會知道結果了!!幾百萬元的生意。」

  他很喜歡說:「我愛夜生活,你永遠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不過,就如同許多其他和德瑞有關的事情──不過都是嘴巴上說說而已。

  很快,德瑞就會如往常般點一杯濃縮咖啡,然後開始邀請他的客人們上樓、走進夜店:「女孩們,我們上樓去參加派對怎麼樣啊?」

  珍娜(Jenna)是一位二十多歲的金髮女子,還在找金融界的工作機會,她嘆了口氣後起身,口中喃喃自語:「去跳舞來付這一頓晚餐錢吧。」珍娜很少出來──她大概是一年前認識德瑞,他在街上注意到這個漂亮的大學生,便停下來自我介紹。珍娜在學校朋友不多,她那時覺得德瑞頗有趣,或許兩人可以做個朋友。德瑞說服她今晚來Downtown 免費吃頓好的。他對她說:「你永遠不知道會遇到誰。」這是公關邀約女性跟他們一起出來時的標準台詞。珍娜同意了,想著或許能遇到金融界的人,對她大學畢業後求職會有幫助。
 
  樓上的夜店跟樓下的餐廳一樣都很狹窄、舒適,不過更暗、更吵、更醉。我們圍著一張長椅重新坐好,那是一張長長的弧形沙發,旁邊放著兩張小矮桌,桌上的銀色冰桶中擺著皮耶爵(Perrier-Jouët)香檳、雪樹(Belvedere)伏特加、柳橙汁、蔓越莓汁,旁邊則整齊地放著一小疊玻璃酒杯。這張桌子的位置就在DJ台旁,每週德瑞都會在那裡負責主持他的卡拉OK趴。從午夜十二點到凌晨三點,他會唱歌、跳舞,也會拱別人一起同樂,而這一切都是為了確保派對的氣氛夠嗨。夜愈深,就有愈來愈多人開始擠在小桌子旁,店裡也益發熱了起來。腳踩高跟鞋的女性彷彿變得更高了,她們會坐臥在沙發上休息,而德瑞倒出的香檳和伏特加彷彿源源不絕。模特兒一邊高唱俄羅斯流行樂,一邊放聲歡笑,生意人開始解開身上的義大利訂製西裝襯衫釦,並卸下吊帶,而德瑞則從一個酩酊大醉的「億萬富翁」手中奪過麥克風。大家開始隨著音樂的節奏跳上跳下。這就是德瑞每週都會在Downtown 舉辦的知名週日晚間派對。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