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對哈瓦那 | 誠品線上

背對哈瓦那

作者 陳綺貞 (Cheer Chen)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背對哈瓦那:本書特色等待十六年,陳綺貞個人攝影集首次出版小說家張惠菁專文導讀設計師王志弘精心設計裝禎國際攝影大師柯錫杰/郭英聲真誠推薦一本精選攝影集+一本攝影文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等待十六年,陳綺貞個人攝影集首次出版小說家張惠菁專文導讀設計師王志弘精心設計裝禎國際攝影大師柯錫杰/郭英聲 真誠推薦一本精選攝影集+一本攝影文字別冊兩種角度,全部收藏一次旅行,從鏡頭裡她拍下隔絕在全世界之外的哈瓦那。一個手機沒有訊號,地圖總是和實際路線偏離的城市。在美國與古巴斷交五十四年後,二○一五年七月,美國宣布與古巴建交。「我在想,會不會我去的時候,剛好擷取到古巴最後封閉的狀態。」——陳綺貞兩場對談,我們看到了在音樂之外拿著相機的陳綺貞。「在攝影集中,讓我特別注意的是手的特寫,一幅幅充滿張力的畫面,可以看到手的表情,我看到她想努力表達的自我。」——柯錫杰「在綺貞《背對哈瓦那》的影像中,我聽見譟熱的喧嘩……看到淡淡的哀愁……更驚覺時間的流逝。」——郭英聲這本攝影集開始於二○一一年古巴哈瓦那的一次旅行,她紀錄下最後一刻與世隔絕的哈瓦那。揹著相機在隨時可能落下傾盆大雨的城市裡行走,在沒有臉書也無法上網的街道中,探索這個充滿聲音的城市。從看見、聽見、面對到背對。攝影從在場證明,慢慢退回到一種思索,而這本攝影集正紀錄了這個過程。◎攝影我喜愛攝影,有很大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喜歡攝影這一種孤獨的本質。一台相機的背後只能有一雙眼睛,一個快門只給唯一的手指。在無法分析的瞬間快速的判斷,所有曾經存在過的瞬間一起綻放,生命的豐盛和喜悅,都在裡面。◎背對古巴人大多都住在海邊,封面上的男孩專注的面向大海。他們背對的世界是熟悉的日常世界,而他們面向的世界則是遙遠的未知。背對哈瓦那,是離家最遠,離自由最近的地方。◎哈瓦那《流動的饗宴》是海明威在古巴寫的巴黎回憶錄,海明威最為人所知,也是我最喜歡的小說《老人與海》,也是古巴的生活帶給他的靈感,在這個城市,我是一個和古巴人民一樣,身處被海洋環繞,會困惑也開放給自己在這個世界的無限可能的定位的,海洋之子。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陳綺貞Cheer Chen台北蘆洲人,景美女中、國立政治大學哲學系畢業。二○○一年出版《不厭其煩》造成搶購狂潮,再版後再度銷售一空,現已絕版。二○一四年出版散文集《不在他方》。主要身份為獨立歌手。大學時常於校園、天橋、地下道、咖啡廳、Live House、書店、墾丁海邊等地演唱,多次舉辦大型巡迴演唱會,場場爆滿。一發行《讓我想一想》,其後陸續發行《還是會寂寞》、《Groupies吉他手》、《華麗的冒險》、《太陽》均獲選為年度十大專輯唱片,二○一四年發行《時間的歌》。陳綺貞的作品和概念具有獨特文化風格,不論音樂、文字與影像,她用獨特的方式演繹這個世代的許多夢想,很多人說她不只是歌手,更像是藝術家、一個安靜的行動者。不使用FB與微博。她的行動、作品和公眾形象卻默默深刻地影響著華人青年,跨出屬於自己的步伐節奏。作風低調幾乎很少上通告,媒體常以「陳綺貞現象」來報導她。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對話.一 與柯錫杰對話.二 與郭英聲獨白.一 開始的地方獨白.二 最熟悉的地方獨白.三 黑白照片獨白.四 底片的溫度獨白.五 古巴.Magic獨白.六 Love獨白.七 背對哈瓦那

商品規格

書名 / 背對哈瓦那
作者 / 陳綺貞 (Cheer Chen)
簡介 / 背對哈瓦那:本書特色等待十六年,陳綺貞個人攝影集首次出版小說家張惠菁專文導讀設計師王志弘精心設計裝禎國際攝影大師柯錫杰/郭英聲真誠推薦一本精選攝影集+一本攝影文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2136409
ISBN10 / 9862136405
EAN / 9789862136409
誠品26碼 / 2681224020005
尺寸 / 25X25CM
裝訂 / 精裝
頁數 / 9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試閱文字

產品試閱 : 在大海般的時間裡─記陳綺貞「背對哈瓦那」攝影展

文:張惠菁



陳綺貞說:在哈瓦那,時間像海一樣。



在哈瓦那,時間緩慢停滯。人生選項有限,沒有急著要去的下一站。家家把街道當作客廳,電視機與收音機都開到最大聲,於是城市龍罩在聲音裏。說話聽不見,得用手勢切穿噪音(因此陳綺貞說:「手是聲音的表情」)。



「背對哈瓦那」不只是個旅遊照片展。陳綺貞以五個主題系列,探索時間的概念,與哈瓦那如大海般的時間細細說話。



在Hand和The Story of Street系列,你會看到她拍哈瓦那人的臉,手,街頭角落等等。手的姿態、紋路,手機汽車等產品在街景中的缺席,也都是時間的一種面目。她拍的事物小,時間大;事物局部入鏡,時間全面籠罩。



Face系列中的臉孔,陳綺貞大多只用傻瓜相機即抓即拍,往往也只拍一張,就是一眼看到的印象。作為一個旅行者,她的鏡頭無法深究他們真正是誰,有過什麼故事,也無意介入。這些哈瓦那人短暫出現眼前,她看到什麼,就是什麼。於是這些臉孔成了哈瓦那城市與陳綺貞個人生命之間一觸即過的吉光片羽,時間的碎片。



但也只有碎片具備切穿整體的力量。在老人院的系列照中,老人原本都在發呆,木木然不動。綺貞用拍立得給其中一位拍了照,把老人給激活了:「It’s Magic!」一個又一個老人過來讓她拍照,發出笑聲、叫聲,整座老人院醒了過來。最後一張開懷大笑的合照,實際上是「魔法後」的老人院。確實是魔法,因為時間被驅動了,轉速突破事物凝止的表面。



到了The Story of Rain系列,陳綺貞忽然翻轉角色,讓自己進入時間。驟雨傾盆,匆忙跳上計程車……,一系列從她視角半格連拍的畫面─攝影者有意揭露她的位置,其實也在時間之流中。這時間顯然與臉、手系列的時間有別。匆忙,有動作,有目的地,因一場大雨而加速,是旅人從外界帶入的時間感。





整個哈瓦那與外界時間的界線在海邊。哈瓦那靠海,面向大海而坐,就是背對哈瓦那。在這些海景的攝影裡,或許是陳綺貞向她所喜愛的藝術家杉本博司致意。不過,不同於杉本博司那種中性、寧靜到無機的海洋,當陳綺貞寫下「背對哈瓦那」這個命名,海便從此攜帶著邊界的寓意而有了故事。一個年輕的遠望者,與大海、大海般的時間之間,不對等、無止盡的面對。海平面與男孩身體的輪廓,一條其實不曾觸及的切線。



陳綺貞是歌手,是個經常在演唱會那被聲音與光高度差異化的時間裡,面對自己與觀眾的人。從這個角度去看綺貞這一系列在哈瓦那與時間的練習,感受很不同。「如果不能從平凡的事物裡得到什麼,那就必須自己去創造一些特別的東西。」她提到馬奎斯的《百年孤寂》:「世界還太新,許多事物還沒有名字,必須用手去指。」在養老院,老人們看到拍立得時驚訝的表情,就像是《百年孤寂》裡的馬康多人第一次摸到冰塊,或是綺貞第一次發現自己寫了一首歌,第一次在台上感覺和所有人連繫在一起般的完整……。



在這大海般無盡又轉瞬變化的時間裡,陳綺貞提起她小時候問過媽媽的一個問題:「剛才的我到哪裡去了?」這疑問像個氣泡,突破了時間海洋的表面。卻又轉瞬即逝。在我們背對的海岸上留下了記憶。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