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血的旋律 | 誠品線上

氣血的旋律

作者 王唯工
出版社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氣血的旋律:人類本身的氣血共振特性,係取決於以氣為藍圖的循環系統,這是從胚胎時期就已經開始的。透過這個循環系統,血管與血液提供了全身所需的氧氣與營養。本書解析血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人類本身的氣血共振特性,係取決於以氣為藍圖的循環系統,這是從胚胎時期就已經開始的。透過這個循環系統,血管與血液提供了全身所需的氧氣與營養。本書解析血液運行的分配與調控,並深度探討了病毒感染 、高血壓、心血管堵塞在脈診臨床上的全新發現及其成因:一、 病毒感染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免疫力降低及血液流動遲緩所引起的各種併發症,感冒就是最耳熟能詳的一個例子。二、 高血壓最普遍的成因,是腦子缺氧。腦子缺氧可能是許多老化或慢性病的共同起源,其中失眠、老年癡呆、高血壓、腦中風等大病。高血壓的另一個同樣重要的原因──肺功能不良,造成交換氧氣能力不足。三、 俗稱心肌梗塞的心血管疾病也是人人談之色變的無形殺手,一旦發作,不死也半條命,透過脈象比對,病患血液的堵塞點在中焦、在肺經,與膀胱經的交會點附近,也就是中醫所指之膏肓。本書係《氣的樂章》、《水的漫舞》的延伸鉅作,隱然帶有總結意味。也是王唯工教授秉持「西醫是治你不死的學問,中醫是讓人活得快樂的學問」,為發揚漢唐醫學的又一「氣」的饗宴。病毒感染當人體受到病毒的感染,免疫力受到壓制,身體的反應與休克是有些相像的。當身體大量失血時,循環系統會關閉到手腳、消化系統等次要的組織,只維持心肺、腦幹等呼吸及循環的最原始功能。而對抗傷寒則是比較溫和的調整,可視為輕度的休克,血液也以維護心肺等重要器官為主,其他的功能,就以最低血液試著維持。當病毒急性感染時,免疫力就受到抑制,如果變成慢性而長期的感染,則可能併發甲狀腺功能、肝炎,甚至糖尿病、老人癡呆等更嚴重而難以恢復的慢性病。高血壓高血壓的可能成因,簡單來說是因為重要器官缺氧,而且這個缺氧狀態已無法以大小動脈的微調以及心臟壓出血壓波型的調整,來達到提供更多氧氣的目的。生理只好以病態的方式來補救這個器官的需求──升高血壓。引起高血壓最普遍的原因──腦子缺氧。腦子缺氧可能是許多老化或慢性病的共同起源,其中包括失眠、老年癡呆、高血壓、腦中風等大病。高血壓的另一個同樣重要的成因──肺功能不良,造成交換氧氣能力不足。當肺功能不良時,血液供應雖然沒有問題,但是血中的氧氣濃度卻不高,在血液的含氧量不夠的情形下,只好以增加供血量來補救。心血管阻塞俗稱心肌梗塞的心血管疾病也是人人談之色變的無形殺手,一旦發作,不死也半條命。這個病可能就是古人所說的「病入膏肓」。在比對了病人的脈象後發現,血液的堵塞點在中焦、在肺經,與膀胱經的交會點附近,也是就中醫之膏肓所在。因為係血流堵塞的部位,病患在此位置附近的穴道,都會有瘀而呈黑色或暗紅色。這提示了經絡及臟象的觀念,以及內臟疾病可以外治的可能。要治療心肌梗塞,一方面要服用增強第四及第七諧波能量的歸經藥方。同時也要以外治方式將在膏肓附近穴道的瘀以外力協助化去,就能很快獲得改善,再經由脈診追蹤就能痊癒。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王唯工台灣大學物理系學士、清華大學物理研究所碩士。1969年因為對中醫感到興趣,放棄了史丹福及耶魯而選擇約翰霍浦金斯大學的生物物理系,主攻神經科學。1973年獲博士學位。曾任中山大學物理系創系主任、陽明大學醫工所所長,並於台大電機系醫工組任職,在中國醫藥學院中醫所授課五年。1988年首次製成脈診儀,在台大醫院、榮總、中國醫藥學院等多處與西醫會診,並與中醫黃維三、林昭庚、張步桃、張家訓、潘念宗、胡秀卿;西醫鐘傑、崔玖等先進合作研究。 在醫學工程領域多次獲國科會傑出獎,且因脈診之相關發明獲經濟部發明獎。其發明上的貢獻連續收錄於Marquis世界名人錄。現從事漢唐醫學之研究,以及各種非侵入性醫療器材之開發。

商品規格

書名 / 氣血的旋律
作者 / 王唯工
簡介 / 氣血的旋律:人類本身的氣血共振特性,係取決於以氣為藍圖的循環系統,這是從胚胎時期就已經開始的。透過這個循環系統,血管與血液提供了全身所需的氧氣與營養。本書解析血
出版社 / 大和書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2131619
ISBN10 / 9862131616
EAN / 9789862131619
誠品26碼 / 2680476649002
裝訂 / 平裝
頁數 / 216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前言 :

漢唐醫學就像現代的中國,在沉睡數百年之後也該甦醒了。我們分了二個階段,希望讓這隻昏睡的龍先醒過來再恢復生氣,重拾龍威。
在《氣的樂章》中,我們喚醒了這條巨龍,指出了現代生理學在循環理論中的一些盲點,其中最重要的是,認為血液是以流動的動量向前衝,一直衝到各個器官,穴道。所以一開始就提出了七個問題,一、心臟應該放在什麼位置,二、主升動脈為何轉彎一百八十度,三、器官之分支動脈為何多呈九十度,四、為何有心舒壓,五、心臟為何要規律的跳動,六、為何動物大小與心跳頻率成反比,七、動物如何運動。


由這些問題來導出現代生理學中,循環理論不能自圓其說的盲點,在本書中更進而引證肺循環,也就是由右心室把血送到肺臟去吸收氧氣,放出二氧化碳的循環部分。在肺循環中,前述一、二、三、四、七點這些奇怪的現象都沒有發生;而在肺循環中,送血真的是利用血液的流動,也就是動量。西方的生理學者一直把肺循環當成體循環的迷你版,這是錯誤的。並且因而帶領著整個現代醫學的循環系統,不論是生理、病理、藥理,都走入歧途,進而直接造成今日醫療成本的日益高漲,加上資本主義,一切為利潤的人生哲學,使得世上最有錢的美國,也沒能力提供全面的健保。


《氣的樂章》中我們提出「氣」的觀念,指出共振是氣的源頭,因為是在最好的共振狀態,所以血液可以用很小的能量輸送。而由共振的觀念可以了解許多中醫的想法、名詞、治療的方針。本書中我們進一步明確的點出,氣就是在血管及血液中傳送的聲波。這個聲波與各器官之共振,手腳中各個迴圈的共振,是在胎兒發育時逐個形成的。在胎兒發育時,一定得有心跳,而且心臟在所有器官、手、腳都沒分化之前,很早就開始跳動,並引導血管之形成,進而形成器官。此時胎兒的細胞,不論氧氣或營養都依靠媽媽經由胎盤送過來。其實胎兒的心跳與血流並沒有輸送任何重要物質。為何心跳是胚胎發育一定要有的要素?


這個胚胎時期的循環所提供的是「氣」,此時胎兒血管中的血,不必攜帶氧氣營養,不必有開口把血送到組織中去。所以此時可以是閉口的,而且有很強的反射,以形成駐波;這個駐波就成為「氣」的藍圖,在各個諧波的波腹產生各個器官,並在手腳長出各種迴圈。此時是以氣來引領組織的生成,以形成一個完整的身體。


一旦出生之後,嬰兒的肺要打開並開始氧氣的交換。這時原來由胎盤供應的氧氣要由自己的肺來供應。出生時的大哭,就是幫助肺的擴張。而腸胃也同時消化以取代胎盤,自行吸收營養,並提供全身使用。因而出生之後才有胎便。
所以嬰兒出生是個驚天動地的大事,循環系統做了一個全盤的改變,出生前所有物質都靠母親經過胎盤供應,而生長的藍圖則依靠血管中的駐波來監控。出生後,由自己的肺提供氧氣,自己的胃腸提供營養,此時各動脈之末端都要開口了,以提供物質、氧氣,就不可再以駐波的形式存在。但此時各個器官及手腳的各個迴圈,卻將波腹的位置固定住了。所以此時,身體本身就是一個共振體,肝、脾、肺、腎,都是在特定諧波波腹的位置,並與特定諧波共振,所以此時的共振不再依靠反射產生駐波,而是身體本身的共振特性,這個共振特性是在胚胎時,以氣為藍圖的循環系統決定的。


在本書中,我們將這個聲波在血管中的共振,與整個身體的共振做了更精確的描寫,希望讓已經醒來的巨龍充滿生氣。願漢唐醫學成為中國的「氣」,在物質的經濟日進增長的同時,也為華夏的精神注入新「氣」。不僅讓我們以祖先的智慧為榮,也為日益高漲的醫療費用提供良方妙藥。

試閱文字

自序 :

過去十年,孩子們一個個離家自立,今年更做了祖父,孫女美立六月來報到,自己也由中年邁入老年,可是精神卻愈來愈好。也算運氣好,居然選擇了研究漢唐醫學做為終身志業,一晃眼三十餘年了。每個新想法,每個新經驗,都讓我眼睛為之一亮。更令我歡喜的是,這些新發現,不僅印證了古人的智慧。自己、家人、朋友都成了直接的受益者,如今將心得公開,希望能由華人做起,進而引導全世界,都來享用這桌「氣」的饗宴。


俗語說:家財萬貫,不如一技在身。竊以為身懷絕技,不如健康、美麗。這十年來的進展都在量化上的精確,讓我們可以更清楚的分辨各種想法的優劣。這十年的研究主要由我的另一半擔綱,她在我由學術機關退休後,扛起研究的大旗。把漢唐醫學的基礎建立在更穩固的數學與物理之上。
希望這本書能帶給大家身心健康,美麗人生。


二○○九年十二月

試閱文字

氣與血 :

身體之組成及更新
在身體中,有各種器官,西醫依系統分類為血液循環、消化、神經內分泌、感覺、泌尿、骨骼、皮膚、生殖等等。中醫則以心、肝、脾、肺、腎、膽、胃、大小腸、心胞等經絡來區別;經為直接灌注之管道,絡則為浸潤擴散之區域。這二種分類,看似沒有太多交集,但卻有一個共通的重要元素,那就是「血液」。不論中醫或西醫,血液都是生命之泉源,古代醫藥不發達時,不論東方或西方,男性死亡之主因為戰爭或意外,而致死的最直接原因就是失血。女性死亡之主因為生產,但其最直接的原因也是失血。


身體是由細胞構成的。細胞都能活著,人也就能活著。細胞在身體中,雖然大家共用相同的DNA,但也按其需要,分化成各種不同的形態,產生各種不同的蛋白質,以進行不同的功能性任務。細胞要活著、要工作,就時時需要能量,有時也需要維修。就像冰箱、電視要能工作,一定要插電,這是隨時都需要的能量。用久了,難免有小故障,就得換個燈泡、換個保險絲,甚至要加冷媒、調整一些元件。用久了電器會壞,細胞也一樣,如果損壞嚴重,只好讓它死去,此時身體中的備用細胞,尤其是幹細胞,就會再分裂,來補充這個失去的細胞。身體中的各器官都有有限的再生能力。一般而言,備用細胞都能分裂一定的次數。一旦次數像車票一樣用盡了,該器官就不能再生,再有損傷,就會衰亡,進而威脅人的生存。所以我們要愛護全身所有的器官,盡量不要以有毒的食物煙酒等等由裡面傷害它;尤其是令體質酸化,大量產生自由基之二氧化碳;二氧化碳雖然為產生能量的必要之惡,但也要像地球環保一樣盡量減量(此點在《水之漫舞》一書中已經述及,不再重複)。


在細胞的再生能力中,有兩個器官是沒有的,我們的心臟與腦子,在發育完成之後,就失去了再生能力○1。現代人最可怕的病,一是癌症,那是細胞分裂不再受約束,不只補充已淘汰的細胞而已,更不受車票張數(再生次數)的限制,莫名其妙的不接受任何指令,瘋狂的分裂、生長,最終一枝獨大,不僅破壞其他細胞的功能,也搶走其他細胞的養分,逼死其他細胞,造成生命痛苦的終結。二是腦中風,正因為神經細胞不能自然再生,也沒有方法以醫療手段促進其再生,一旦腦細胞缺氧死亡,它所掌管的功能就永久失去了,半身不遂、植物人因而產生。三是心臟病,心臟如果中風,細胞因為缺氧而死去,也同樣不能再生,心臟的功能就部分失去。心臟剩下的細胞必須加倍工作,以補足失去的功能,長此以往,難免過勞死。再次發生缺氧,便易死亡。心臟中風復發而惡化的病例,比比皆是。
○1 腦子在最新的研究發現,在一些特殊的條件下,仍有透發神經細胞再生的可能。


血液是生命之泉源
細胞要活著,要維持功能,就要有能量,還要有維修的元件及工人。在身體中,能量依靠油脂、碳水化合物、蛋白質的氧化。而維修則多依靠酵素,各種酵素一起工作,不止製造修補用之元件,做為生產元件的工廠,也在細胞中擔任修補工作的工人。酵素多由蛋白質組成,是每個人自行由氨基酸來製造,不能直接吃進來補充。只能吃蛋白質,經過腸胃分解為氨基酸後,吸收來作為元件。家庭要維持,開門就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身體要活著,就要有營養及氧氣的供應,也就是中醫所說的營氣及宗氣。營養主要就是提供能量及維修,而氧氣則是幫助燃燒營養,以產生無時無刻皆需要的能量。


身體需要營養及氧氣,因為每個細胞都需要營養及氧氣。身體的細胞數以億計,又分布在各個器官之中,內至骨髓、內臟,外至皮膚、指甲、毛髮。每個地方都有細胞,也都需要營養及氧氣。這要如何輸送呢?
身體中的循環系統就接下了這個繁重的工作。循環系統中用的血管,大至直徑一到三公分,小至一公分的千分之一。奇妙的是,每個活細胞都能在附近找到血管,提供其營養及氧氣,否則就立即死亡。這麼長又廣泛的運輸系統,像一張包裹了全身每個細胞的綿密而巨大的網。其中流動著血液,這黏稠的血液中,輸送著生命的要素「各種營養及氧氣」,這像極了城市中的自來水輸送工程。水管要接到每家每戶家中,只是身體可是超過了千萬個細胞用戶的大有機體,遠超過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的自來水用戶;而血液又是非常黏稠的溶液,不似清水。


心臟為血液之幫浦
複雜的循環系統充滿了神祕,也充斥著各種似是而非的理論(拙著《氣的樂章》已有著墨,不再複述)。這裡我們要仔細探討的是,這個複雜的系統,它輸送血液的方式究竟為何?中醫認為氣行血,而西方生理學相信心臟是行血的幫浦。
心臟是由肌肉組成的,不能像機械馬達一樣,以旋轉的方式周而復始來產生力量。肌肉只會收縮與放鬆,再收縮再放鬆,重複的工作著。所以心臟就設計了兩個隔間,心房收集並填充血液,以注入心室。心室在充滿血液後,再以強力的收縮,將血液以血流的方式擠壓出去。這個收縮能力之強弱,除了心臟肌肉本身的強弱之外,血液的填充滿度也非常重要。心肌只能放鬆但不能拉鬆,沒有另一個生理機構幫忙心肌拉長、放鬆。心肌要完全回至最長的放鬆狀態,依靠的是由心房送進的血液,這個血液愈多,心肌就拉得愈長,就像弓箭一樣,弓拉得愈滿,弓弦就會愈長,發射時,箭的速度就愈大。心房中的血液愈多,就能將心室填得愈滿,心肌就像拉滿之弓弦,一下子將血液像箭一樣愈有力的發射出去。所以血液的回流與心肌的強健是循環健康的二大要素。


高等動物,因為進一步的進化,氧氣之交換有了特定、分工的器官--肺來執行。心臟因而有了兩套心房及心室。右邊的一套心房及心室是供肺臟血液用的,經由肺臟充滿了氧氣的血液,再流回左邊的一套心房及心室。最後由左心室發射出來,進入主升動脈,再進入大動脈。
在主升動脈進入大動脈時,血液順著血管之走向,做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迴轉,由向上轉為主要向下(除了經過頸動脈流向頭與臉的血液),由心臟發射出來的血液,在這裡強力的衝撞著主升動脈的血管壁,血管壁就像被敲打的琴弦一樣,將動能轉換成血管壁上的振動,這個振動也就是中醫所說的氣。「氣聚膻中」,就是氣由膻中穴,也就是主升動脈之大轉彎處產生。


在大動脈中,血液的輸送與自來水是一樣的,是靠水的靜壓,血的黏滯性比水高了很多。在直徑不到一公分的血管中以動能為驅動力,經由摩擦力的消耗,將是非常可怕的,何況還有許多不到百分之一公分、千分之一公分的小血管。其阻力又要如何克服?
如果只靠靜壓力傳送,流速可以非常小,只要壓力到了小血管,不論口徑多小,只要有個開口連結到壓力較小的空間去,不論壓力差是多少,血液大都能慢慢的流過去,只是黏滯性高則慢些;低則快些。


而身體還有更聰明的設計,正常的組織中,壓力都比大氣壓更低,所以即使到了小血管,已經幾乎沒有什麼波動的靜壓力了,小口徑的血管仍可依靠毛細管現象,將血液送到每個末端的開口處,細小的血管,細小的開口連結到的組織是負壓,就能自然而然的將小血管中的血虹吸出來。這種虹吸可以非常緩慢,所以黏滯性稍高也影響不大。


在大血管中的振動位能,只要能經由振動一波接一波的沿著血管送到比較大的血管,毛細管以及虹吸現象,再加上組織內部的負壓,就能將血液慢慢的引領到組織中來。這個設計有點像都市中自來水的供應;全市公用的供水水塔,可能並不夠高。於是各個超高大廈有自己的馬達,將自來水由底樓打到屋頂的水塔,再由屋頂利用靜壓流到各個用戶的水龍頭。這個大廈的馬達,將自來水由低處打往高處水塔,於是造就了一個新的壓力差,即用戶與頂樓水塔間的負壓。這個用戶與頂樓水塔,在大廈中產生一個新的壓力差,就像組織中產生的負壓一樣,將液體推到用戶的水龍頭去。所以在組織中的血管,只要有開口,血液就會緩緩滲出來。


在血管壁上傳輸的振動,係以壓力波的形式向末端傳送,而儲存在血管壁中的位能是主要的能量,因為不是動能,動量就很小,所以沒有方向性,我們可以做各種運動,甚至乘坐雲宵飛車,也不會真正干擾血液壓力波以位能的形式往遠心端傳送。因為不是利用動能,血液的流動速度很小,也就不怕血液的高黏滯性。能夠在損失極小的狀況下,向遠心端輸送。一個六十公斤的人,心臟的總輸出只有約一‧四瓦,可是血液卻能送遍全身各個細胞,有了以上的說明,大家一定更能了解生理的奧妙,設計之精巧。


為大家再整理一下,血液由心臟之收縮從左心室中噴出來,一出來就撞上主升動脈的上沿,也就是在膻中穴的下面,產生血管壁的振動,這個振動位能,因為血管有張力,就像古箏的弦一樣,兩頭拉緊,有了張力,只要在弦上適當位置一敲,振動就能沿著相連的弦上下傳動更能傳到共鳴箱,經由共振之作用,將聲音集結起來,振動空氣形成樂音,這個在主升動脈產生的振動也同樣的向其相連的血管四散傳動,而穴道與器官,就是一個個的共鳴箱,經由共振,集結各個器官自己的共振頻率。到此為止,循環系統與吉他等弦樂器是很相像的;只是循環系統的弦只有一個,但是複雜了許多,共鳴箱卻有許多個,分布在各器官、各經絡。因為循環系統的目的是送血液到各細胞,不是製造音樂。這個分別在各經絡各器官集結的振動,就是用來推動血液進入該經絡、該器官中小血管的動力。一旦血液推入小血管,組織中的負壓就會經由毛細管及虹吸現象,將血緩緩的引導進入組織中。


這些在大血管、經絡、器官中傳送、集結的振動,就是中醫所說的內氣。以練功來增加這種在身體內傳播的血液壓力波,就是內功。
如果把大、中血管連結到小血管中的開口,學習用自己的意志去控制,這種控制在生理上本是交感與副交感神經,也就是所謂的自主神經控制的能力,需要修鍊才能學會,就像瑜伽或氣功大師。一旦這些連結被關閉了,這個沿著血管傳送的壓力波,因為沒有用來輸送血液,波動會疊加,愈加愈大,於是這些共鳴箱也像古箏的共鳴箱一樣,鼓動空氣,製造聲波。只是血液壓力波的頻率較低,是次聲波,耳朵是聽不到的,但是可由身體的感覺,察覺其存在。這個由身體內的共鳴箱集結後發散到體外的次聲波,就是外氣。一般的外氣,以全身為共鳴箱者,最容易產生,這就是心跳的第九個諧波,也就是三焦經的共振頻率。就是將全身的真皮(腠裡)視為一個大共振箱所產生的。因為這個共振箱是包裹著全身的真皮,就形成金鐘罩、鐵布衫,刀槍不入的假象。


其實這種由血壓波充滿真皮造就的防護網,不怕刀砍、不怕拳打,只怕劍刺或刀拖(以刀橫切)。道士登天梯時,腳只能上下踩,可不能左右磨,也是同樣的道理。外氣對身體的健康有害無益,尤其如果用來炫耀,更是損人害己,外氣用來治病也是事倍功半。只是在練功過程中,即使是專練內功的人,也不知不覺的就能控制開口,並產生外氣,但要切記,不可亂用,更不要常用。如果只練外氣,那是很危險的,這些能量,本是用來行血的,結果被引導到體外來,會引發腎虛、失眠、內分泌失調等等各種陰虛的症狀。很多人自以為會飛,甚至由高樓跳下,都是勤練外功到了走火入魔使然。


當脈診儀初步開發完成(一九八八年),心中第一個盤算要偵測的病是「心血管堵塞」,以當時的直覺認為,心為氣血之主帥,一旦心臟供血不足,在脈象的表現上一定是十分強烈,應該最容易偵測。
臨床測試進行了好幾年之後,才豁然了解,最常見也是身體反應最強烈的脈象,竟然是感冒。經過與古書反覆的比較,不論是表現的症狀及有效的驗方,都指向相同的方向,感冒就是傷寒。
後來與中醫師會診也發現,即使以手指把脈,一樣很容易辨認感冒,當時就有好幾個中醫師可以肯定的診斷感冒,而且說法與脈診儀偵測到的有一致性。

試閱文字

病毒感染 :

感冒
感冒,是最常見的疾病,不論多麼健康的人,一定都會感冒,只是身體較強健的人,抵抗力(免疫力)強,身體中能動員的餘力也多,雖然也得病,但不會病倒,更不會有嚴重症狀。一九一八年在歐洲流行的感冒,首次傳到美國大流行,就死了成千上萬的人。在極短時間內盛行,而其死亡率不輸給其他嚴重的傳染病,傷害非常大。


風寒在中國早就有了認識,張仲景先賢的曠世名著《傷寒論》,不僅提供我們症狀上的描述,更提供了許多有效的方子,在中國漫長的歷史中,有多次瘟疫流行的記載,但是各種流行性感冒似乎沒有大流行,也沒造成大量人民死亡。


而今回想起來並不意外,張仲景先賢能在二千年前就寫下曠世巨著《傷寒論》表示感冒在中國已經累積了許多年的知識,而脈學也與中醫同樣的長久,一直引導著中醫的成長。中醫典籍中,《內經》、《難經》,是基礎醫學,比較像一般生理學。《傷寒論》可說是第一部對特定疾病的專論。由此可以推論,感冒的脈象應是最為明確、也最容易辨認。表示傷寒病一定引起身體強烈的扺抗、激烈的動員,因而大大的改變了血液的分配,也就表現在血液脈波的變化上。


不久之後,有機會在台大甲狀腺名醫張天鈞的門診中,測試甲狀腺功能異常病人的脈象。有趣的是,這些病人很多與感冒的脈象一樣。做了一段時間之後,


十分納悶,為什麼甲狀腺功能異常的病人,也與感冒患者有相同的脈象。這其中有什麼關聯,又有什麼奧妙。當時一直想不通,到了後來,又測到一些肝炎的病人,不論B型、C型,只要是病毒感染的,都有相似的脈象,這才恍然大悟,這些應是病毒感染的共同脈象。以後凡是遇到相似的脈象,就問受測者,是否感冒、帶原,十拿九穩。但也有一些人,身體明顯不好,也有這一類的脈象,卻不知自己是否有病毒感染。以此推論,甲狀腺功能異常,是否也有許多是由病毒感染引起,這又是另一個有趣的問題。


感冒病毒與人類的戰爭已經延續了幾萬年,從有人類,或者應該說從有生物,生命就一直與生命邊緣的各種病毒作戰○2。其實也不能說是作戰,病毒一直想成為我們生命中的一部分,總是想要鑽進我們的DNA中,參加我們的分化與生長。其實現代的基因工程,也在做相同的事,我們利用病毒改造了大豆,改造了稻米,甚至希望修補病人遺傳基因上的缺陷。這個有生命與無生命之間的產物與人類相生也相剋。病毒殺死了很多生物,但也在演化的過程中,做強而有力的推手。
○2 病毒只有DNB或RNA,及保護外套,不能自行生長及生殖,但能寄生在細胞中,造成細胞的突變,或佔據細胞,幫助自己生殖,甚至殺死細胞。


病毒的種類非常多,幸好我們有無所不能的免疫系統。我們每感染一次,就記下了病毒的形象,並迅速製造抗體將之獵殺,所以病毒的殺傷力,多在第一次感染之際。因為身體免疫系統第一次要察覺這個可怕又可敬的對手,需要一點時間來確認,這個空檔,就成了病毒大肆獵殺細胞,甚至奪人性命的空窗口。病毒有成千上萬種,大都對我們無大害,即使感染了,也沒什麼感覺。一些在感染後就有嚴重症狀的病毒,我們就開發了疫苗,先讓免疫系統以無害的安排介紹給身體認識這種病毒,免疫系統一旦記下了這個通緝犯,下次一遇到,就能迅速逮捕。可是有些病毒精通整容及化妝術,不到幾年就變個樣子,導致病毒與我們的戰爭將永續下去。


病毒與我們的戰爭已打了幾萬年,當然是精通於偷襲,要在不知不覺中,就潛入我們的身體中來。
不論病毒或細菌,都有它最喜歡的生存條件。例如細菌可分喜氧的、厭氧的,喜氧的喜歡在空氣流通的地方,例如皮膚表面、呼吸道的表面;而厭氧的就反過來,喜歡往組織裡面躲。而且細菌有生化感測器,可以辨別周遭的環境,腸炎的細菌總是等到了腸子裡,才利用鞭毛停留下去,製造腸炎。病毒也有相同的習性,總在找到適合生存的組織才安居下來。


由我們長期脈診的觀察,最早能辨認病毒感染的脈象,是突然間第三、第六、第九諧波的能量同時變小了。第三諧波是脾經的共振頻率,第九諧波是三焦經的共振頻率,而第六諧波是膽經的共振頻率。這個變小的程度,與你原有的強度有關,但是不論你原來三、六、九諧波的能量多強,病毒一旦入侵,這三個諧波的能量一定大幅下降大約三成至五成。


在循環上,第三諧波是脾經,也就是衛氣的根源,三六九,因互為諧波,又有相生的關係,一旦脾經能量下降,膽經及三焦經也跟著同時下降。膽經是上到頭部的主要能量。肝主筋,而肝膽又互為表裡,就會造成筋骨痠痛、頭發暈的症狀,而第九諧波是全身腠裡之氣,一旦洩了氣,就覺得全身被掏空了,四肢無力。


病毒感染的第一道攻擊是我們的防禦系統,將我們的衛氣也就是抵抗力先抑制住。因為這個壓制作用,我們的膽經能量跟著下降,於是頭暈沉,全身痠痛,三焦經能量也跟著下降,於是全身感覺被掏空了,輕飄飄的。
病毒是如何做到抑制抵抗力的,我們還沒想到什麼可能的途徑。即使是這個抑制免疫力的想法,也是由長期脈診的觀察,第一次提出來的。這個想法很符合病理的進展。病毒最怕抗體,因為抗體就是最強大的抵抗力大軍。一個有效的突襲總有幾個要素,一定要騙過第一道防線,並阻撓增援大軍。而抑制脾經能量,降低脾經供血,進而延遲身體的自衛反應及反擊,好讓病毒趁此空檔好好繁殖,並且傳染給下一個寄主,這是長期與人類作殊死戰而仍能勝出的病毒一定要會的基本功。


人類在遭此巨變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調度重兵,捍衛中樞。我們的內臟是一切生理功能的基礎,這些重要器官也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心肺肝等為主。這些器官就在中焦,都在肺臟的附近,也就是第四諧波所流灌的區域。

試閱文字

高血壓成因 :

對循環有了進一步的理解,我們可以再回頭來討論高血壓的成因。由現象學的研究,西方學者發現,血壓高與血管變厚、變硬同時發生,有極高的相關性,所以最通俗的理論,就是血管硬化了,因而在其中流動的血液會遭遇更大的阻力。相同的流量,流過較大的阻力,就造成了高血壓。所以血管硬化是高血壓的原因,而動脈因血壓過高而破裂,或組織受血壓壓迫產生病變等併發症,就是高血壓危害生命的原因。


為了降低高血壓的併發症,西醫就研發了降低血壓的藥,主要是降低心跳速率(β1阻斷劑),降低心臟的收縮力(鈣離子阻斷劑),降低血液之總體積(利尿劑)。比較新的發展是由升壓素(Angioteus)入手,抑制升壓素之生成等等,而在減緩血管硬化方面,就提出了膽固醇及三酸甘油,加上高血糖,這三個罪魁禍首。後來又分出高密度膽固醇、低密度膽固醇之不同功能來。但是經過了這麼多年來密集的研究,不明原因的高血壓就被分類為本態性的高血壓,是高血壓病患的九成以上。換言之,經過了這麼多年全方位的研究,九成以上的高血壓病患是不明原因的。


其實,高血壓還有一個併發症,那就是腦子萎縮。高血壓的患者,不論吃藥將血壓控制得良好,或不吃藥而血壓忽低忽高,都同樣會慢慢的流失腦細胞,也就是腦細胞愈來愈少而腦子逐漸萎縮。這只是一個觀察到的結果,目前尚沒有人提出解釋。
腦子是需要氧氣最多的器官,只要幾分鐘的缺氧就能造成腦死。恐怕是長期供氧不足,才造成腦細胞逐漸死亡。


中醫的理論一直認為高血壓是肝陽上亢,雖然也有其他分型,但文獻中肝陽上亢,似乎是主要病因,有了一個診斷,就能提出治療。但是各種降肝火的藥劑都不能真正的治療高血壓,甚至連短暫降低血壓的效果也不及西藥有效。依據診斷而來的處方,居然沒有明顯效果。如果不肯承認是診斷錯誤,結論就該是中醫不是實證科學。中醫之診斷學、方劑學都是神話,根本沒有邏輯可言。這對中醫之傷害可是更大了。
經過我們二十多年來的研究,自起始就認為高血壓是虛症,是缺氧之症,任何重要器官,腦子、腎臟、肝、脾……只要缺氧就會高血壓。這與自來水供水的道理是一樣,供水不足就要加壓。


在最近的研究,我們更找到與西方醫學殊途同歸的發現,西方醫學高血壓的研究發現了加強係數,當我們分析加強係數所對應的共振脈診頻譜,果然印證了我們高血壓是氧氣不夠的推論,因為加強係數愈大,是第四諧波,肺經之共振頻率之振幅愈小。也就表示高血壓愈嚴重,經過肺的供氧愈不夠,而愈好的降血壓藥,對加強係數降低的效果愈好,如以共振頻譜分析,就是對肺經的共振頻率之振幅增加愈多。


那麼過去的中醫師所觀察到的肝陽上亢又是怎麼回事?其實這也是相關性研究的危機。有相關性,不一定有因果關係。兩個相關係數高的事件,有很大的可能都是另一個其他原因的果,而互相之間完全沒有因果關係。就拿中醫過去對高血壓的診斷來看,高血壓的確與肝陽上亢有極高相關性,這個觀察並沒有錯,但因而推論肝陽上亢是高血壓之因,就錯了。這一錯幾乎毀了中醫的千年清譽。其實高血壓及肝陽上亢都是肺虛的果,肺虛才是共同的因。因為氧氣供應不足,血壓上升來增加血液的運送量,以補救血液中含氧量之不足。因為氧氣供應不足,一些新陳代謝的反應不能完全氧化,因而產生毒素,只好由肝臟去解毒,也就造成了肝陽上亢,亦即中醫常說的金不剋木。


其實西醫也高明不了多少。血管硬化與高血壓的相關性非常高,所以血管硬化一直被認為是高血壓的因。但由目前大流行的加強係數的研究來看,不論高血壓或血管硬化,都是高血壓的果。
至於高血壓的真正原因,由西醫把九成多的高血壓病人分類為本態性高血壓,雖然有個病名的分類,但其意義就是不明原因,自然而然就發生的高血壓。
由共振循環理論來看,血管硬化固然對生命構成威脅,但是血管硬化,恐怕不是高血壓的因,反而是高血壓的果。因為缺氧,血壓上升了,由血管的共振方程式○1可知,一旦血管半徑因為血壓上升而變大,血管上之張力就會呈U型的向上增加(K變大),此時為了維持共振之特性,血管壁只好增生變厚,以增加血管壁的質量,以平衡血管張力非線性的變大,以維持血管的共振特性以維持血管是血液壓力波導波管的特性,以維持血液之運送。所以血管硬化也應是血壓升高的果。


○1 徑向共振之波動,可簡化相當於一個彈簧擺,彈簧之長度為血管之半徑γ,因為血管變大後,有張力將γ拉回去,就像彈簧一樣,可以比擬為彈性係數K,而血管之單位質量可比擬為所負載之質量M,如果彈簧擺要以相同頻率f=12πKM振動,當K變大時,M也要變大。當血壓上升時γ變大,則K變大,所以M也要變大。


心血管病成因
心血管病是最可怕的無形殺手,尤其是心血管阻塞,俗稱心肌梗塞,更是人人談之色變的惡魔。常常在沒有任何預警下,就悄悄找上您。一旦發作,不死也半條命。因為心肌是無法再生的,一旦部分心血管阻塞,血液無法通過,這部分血管供血的心肌就可能死亡。於是心肌就變少,而每個心肌其平均負擔也就必然變大,因而心臟就更不夠力,也更容易因為過勞而再次發作。
這個病是我們在脈診儀硬體完成製作後,第一個專注研究的病。前後在台大醫院心臟科每週三次做了五年多的會診,偵測了千餘人次的脈診。不僅對此病症的脈象有了明確的了解,也對經絡理論,有了更大的信心。當時選這個病做為第一個入手的研究是有思路的。這個病會立即致死,其對血液分布的影響一定很大。而心臟又是循環的主宰,心臟的重病一定在脈象上有顯著的變化,應是比較容易分辨清楚的。
這個病可能就是古人所說的「病入膏肓」。我們在比對了一百多位病人的脈象後就發現,血液的堵塞點在中焦、在肺經與膀胱經的交會點附近,就在中醫所謂膏肓之附近。


這個病的脈象與病毒入侵的脈象正好相反。病毒入侵,抑制身體之抵抗力,因而第三、六、九諧波的能量下降,身體為了自救,將重兵駐守心臟及肺臟,也就是中焦膀胱經,因而第四及第七諧波的能量變大。
心血管阻塞卻是向心臟供血的能量被抑制了,也就是中焦膀胱經的能量變小了。而身體為了搶救,就把三、六、九也代表全身運行之氣的三個經絡的能量加強,以資補救。


這個有趣而相反的脈象,幾乎是同時發現的,我們雖然只專心研究心肌梗塞的病人,但是病毒是無所不在的,在一些病人接受長期觀察期間,總會感冒。有趣的是,原來心肌梗塞的脈象非常清楚,一發生感冒後,反而比較像是正常人的脈象,不免覺得奇怪。
後來又量了許多感冒病人,只有感冒而沒有其他已知病痛的病人,就發現了標準的第四諧波、第七諧波能量變大,而第三、六、九諧波能量變小的感冒脈象,也同時認定,心肌梗塞的脈象與此相反。所以心肌梗塞病人的脈象,在感冒或其他病毒感染時是比較不明確的,一旦感冒好了,脈象又回到標準的心肌梗塞的脈象。


這個教訓也提醒我們,望、聞、問、切的四診,一定要互相配合支援。雖然有了脈診儀這個現代化的工具,脈診可以更精準、客觀的判斷,不必再依靠手指的主觀觸覺,但是望聞問仍是不可或缺的補充資料。當心肌梗塞的病人,脈象比較趨近平脈,但是體力反而更差,同時有感冒的症狀,仍可由望聞問而得知。此病人不僅得了感冒,可能也有心血管疾病。一般而言,病毒感染對脈象的影響最大,身體最優先處理,所以身體一旦感冒了,脈診就不靈敏了。很多中醫師都能以手指分辨嚴重的病毒感染,而能告知您感冒了。一旦脈象為感冒之脈,其他的細微疾病,不僅用手指不能辨別,脈診儀也會受到干擾,因而失去一些更精細明確的診斷能力。


許多人長期受到病毒的感染,像慢性肝炎、甲狀腺病變等等,變成慢性病。於是第三、六、九諧波這個全身運行的能量,長時間被壓抑,不僅體力不足,也會產生許多副作用。以前有位非常有名的明星教授,就一再被中醫師診斷為感冒,而他的視力也逐年退化,終至失明。可是二十餘年前,我們並對長期病毒感染並不了解,雖然由脈診知道他有病毒感染,而且,三、六、九諧波之能量皆非常低下,但卻不知如何著手救治,非常可惜。


在人類及動物間,有許多病毒,例如我們害怕的感冒、愛滋、肝炎、伊波拉……等等,都是比較致命的,所以才有許多學者研究。其實可能仍有成千上萬種我們尚未發現的病毒,在人類,甚至,人類與動物之間傳遞,只是傷害很低,沒有受到重視,而未深加探究。但由脈診仍可能看到許多人有受到病毒感染的脈象,表面上只是體力不足、沒有活力、面有病容,認真的去做體檢,卻又查不出什麼特別的病來。第三、六、九諧波的能量長期的受到壓抑,不僅抵抗其他病原的能力低下,各種生理功能也會變差,是否會引起其他併發症,甚至過勞死,都是未來研究的好題目。而由脈診早期發現慢性帶原,不論是什麼病毒,都可能經由增強免疫力加以治療。


在研究心肌梗塞時,為了找尋血流堵塞的部位,找到了膏肓的位置,病患在此位置附近的穴道,都會有瘀而呈黑色或暗紅色。由此觀察更肯定了,中焦是第四諧波,而膀胱經是第七諧波的想法。同時,也提示了經絡及臟象的觀念。內臟疾病可以外治的可能。所以要治療心肌梗塞,一方面要服用增強第四及第七諧波能量的歸經藥方,同時也要以外治方式,將在膏肓附近穴道的瘀以外力協助化去,就能很快的改善,再經由脈診追蹤就能痊癒。而脈診也可以做這方面的健檢,只要發現有些堵塞了,就能提早內外兼治,消去疑慮。


在研究心肌梗塞的脈象時,有許多意外的發現,有病人心口痛,以為是心肌梗塞;結果脈診一看,胃經(第五諧波)有病。當心臟力量不夠時,會將送往胃經的血流降低,所以心臟不好的人,常常胃不舒服,其實這是生理的保護機制。胃經與胃口有關,胃經供血不足,胃口就不好,吃得少些、體重降了,心臟的負擔也就減輕,如此就保護了您的心臟。我們發現胃經是第五諧波也有一個故事,黃民德大國手的夫人,胡秀卿女士,也是有名的中醫師。有次她召集女中醫開學術會議,我受邀去演講,就帶了脈診儀去收集資料。


那天在飯前有個酒會,我們就做了三十多個人次的脈診,也有些人同時測了飲酒前及飲酒後的脈象。當時就發現,所有喝過酒的人,第五諧波都升高起來。仔細一想,「開胃酒」,「開胃酒」,飯前飲酒就是為了增加胃口,這件事已傳誦很久。我們以脈診只用了半天,就得到直接的證據。也從此認定第五諧波是胃經的共振頻率。孕婦也有相同的脈象,胃脈會增強,如果胃脈沒增強,反而變弱,就會失去胃口,進而害喜。
心臟衰弱的人,另一個明顯的指標,就是手腳容易扭傷,一個人如果一下子右拇指扭傷,過一陣子又是左腳踝扭到。如果常常手腳扭傷,就該多做溫和而重複的運動來加強您的心肺功能。例如香功、走路、甩手等等,都是很好的。其實由這些扭傷的位置,也可以提示各個經絡的共振頻率,例如由食指扭傷,可以知道大腸經是第八諧波。


我們在做心臟功能研究的同時,也發現了落枕的脈象。由脈診我們發現,落枕的人在中焦,第七諧波及第九諧波能量不足。於是,在背上找瘀之所在,就發現是在膏肓更上面一些,在膀胱經與三焦經之交會點之處有瘀。為求研究,我們就先以外治的方法由瘀點沿著膀胱經先去瘀;症狀果然好一些,然後再由瘀點沿著三焦經去瘀,不到半小時,症狀已清除大半。再做些柔軟的運動就全好了。這個研究做了幾次之後,我們也就認定三焦經的共振頻率是第九諧波。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