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 憂鬱症找上了我: 從拒絕承認到勇敢面對, 一個記者戰勝憂鬱症的真實告白 | 誠品線上

오늘 아내에게 우울증이라고 말했다

作者 金正源
出版社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那一天, 憂鬱症找上了我: 從拒絕承認到勇敢面對, 一個記者戰勝憂鬱症的真實告白:名家推薦:【臉書版主】出版魯蛇碎碎念、【臨床心理師】洪仲清、【心理學作家】海苔熊、【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F321,一個像數學公式的代碼蓋在我的病歷表上。 這是代表「憂鬱症」的代碼, 好像我的人生學分也得到了F一樣…… 老婆,醫生說我是憂鬱症 要承認「憂鬱症患者」這五個字,需要非常大的勇氣。當我第一次被診斷出得到憂鬱症的時候,我感到不知所措。身邊沒有能請教的人,網路上的討論也令人無所適從,我就這樣抱持著莫名的不安和焦慮,跟憂鬱症展開了非自願的同居生活。 妻子在得知我確診後,從沉默不語、強烈排斥用藥,到溫柔鼓勵我:「生病不是罪,不要躲起來吃藥,而是要堂堂正正地吃!」當我看到公司後輩真心擔心我的眼神,以及不知道是誰放在我桌上的巧克力餅乾、不知道誰寄來的「撫慰心靈」的書,就會讓我的內心深處升起了一股暖流,我知道,我並不是一個人在跟憂鬱症孤軍奮戰。 醫生告訴我,完全消除不安並不是治療的目的,而是要讓不安降低到足以安撫的程度,讓不安成為我們的朋友。於是我開始練習為自己的不安程度打分數;關掉內心的敏感雷達,不再揣測別人的想法;每天只要成功完成一件小事,就給自己一張表揚貼紙,告訴自己「做得好」…… 這是我和憂鬱症共處一年的故事,希望也能夠帶給你一些幫助與力量。「憂鬱症來了」,並不是因為你做錯任何事,而是憂鬱症自己找上你。雖然像不速之客一樣賴在我們心底,但既然是「來了」,就一定會有「走了」的一天。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名家推薦: 【臉書版主】出版魯蛇碎碎念、【臨床心理師】洪仲清、【心理學作家】海苔熊、【臨床心理師】蘇益賢、【諮商心理師•作家】蘇絢慧 感動好評!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金正源 死前想寫兩三本書。不過我作夢都沒想到,第一本書就是關於自己親身體驗的憂鬱症。高中時期決心成為改變世界的記者,如今領悟到連改變自己都很難。 擠進英文日報《Korea Times》後,曾陸續到MBN電視台及JTBC電視台工作,現在是MBC電視台記者。2018年確診憂鬱症後,每天都在練習以「不用太賣力也能變得幸福」的方式生活。 Email:abchuman@hanmail.net 黃莞婷 台灣科技大學資管碩士,現為自由譯者。為了更自由的玩樂,努力工作著。譯有《金色證書之路》、《從土裡栽種品牌》、《我們一起走的時間》、《我也不想一直當好人》等書。 工作連絡信箱:kellyh.viva@gmail.com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目錄 名家推薦 推薦序 憂鬱症來了 洪仲清 Chapter 1 今天,去精神科 F代碼的襲擊 今天,去精神科 精神科的藥 她的眼淚 太太登場 咪咪醫生 憂鬱症情報員 您要用一般患者的身分嗎? 減少性慾vs.增加性慾 公開坦露 Chapter 2 憂鬱症「來了」 保持安靜吧,拜託 一毫克的奇蹟 若那天到來 她的三段高音 兩員大將「抗鬱」和「抗不安」 脫身之戰 憂鬱症「來了」 無言的安慰 Chapter 3 敏感的雷達 敏感的雷達 思想、想法 敏感的雷達2 思考也是練習 腹式呼吸,感受現在的我 直播人生 一口就好 你是幾分? 適者生存,要寫才能活 我心靈的表揚貼紙 吃好、睡好、消化好 心態會改變 Chapter 4 瘋子總量不變法則 瘋子總量不變法則 「不同」人自有「不同」之處 不同「人」沒有「不同」之處 黑名單 求生游泳 目空一切 最後的診療 作者的話

商品規格

書名 / 那一天, 憂鬱症找上了我: 從拒絕承認到勇敢面對, 一個記者戰勝憂鬱症的真實告白
作者 / 金正源
簡介 / 那一天, 憂鬱症找上了我: 從拒絕承認到勇敢面對, 一個記者戰勝憂鬱症的真實告白:名家推薦:【臉書版主】出版魯蛇碎碎念、【臨床心理師】洪仲清、【心理學作家】海苔熊、【
出版社 /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5596385
ISBN10 / 9865596385
EAN / 9789865596385
誠品26碼 / 2682062637004
尺寸 / 18.8X12.8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開數 / 32K
級別 /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92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推薦序 憂鬱症來了
臨床心理師/洪仲清

這幾年所看的憂鬱症相關書籍,幾十本大概沒問題,有沒有破百本就不確定了。學者、實務工作者、憂鬱症當事人、陪伴憂鬱症親友的照護者……不同角色的立場我都跟讀者進行過討論,甚至跟當事人一起直播。但是翻閱《那一天,憂鬱症找上了我》這本書,讓我心裡有滿滿的感謝。
有些我介紹的憂鬱症的書,在整個書的設計還有文案內容,讓讀者不敢翻開來閱讀。尤其有些讀者正處在情緒低潮,光是看到封面就可能頻頻掉淚。如果書沒被翻開,或者只看到相關文字就想別過頭去,那麼就算書的內容再好,也幫不到什麼忙。
這是我特別感激《那一天,憂鬱症找上了我》這本書出版的理由,因為這本書的調性輕鬆多了,不但不會讓人望而生畏,還會在忍不住一篇接著一篇讀下去之後,讓人充滿希望。甚至沒有憂鬱症的朋友,翻開這本書都可以感覺陽光勵志。
「憂鬱症來了,不是因為我做錯了什麼事,而是憂鬱症自己找上門來。」
這本書採用的這種觀點,可以讓憂鬱症的當事人免去一些自責,能更深刻地去了解憂鬱症的本質。當然,及早關心心理健康,做好壓力控管,是可以進行部分的預防。然而,都已經有憂鬱症了,再持續用自責的方式對自己說話,只會讓自己更痛苦,對復原無益。
更何況,連心理相關專業人員本身都可能得到憂鬱症。再怎麼對憂鬱症有深入的了解,也不一定能完全抵擋憂鬱症這個故友來訪。
「我為何捨棄『得了』這種簡單明瞭的詞,選擇說憂鬱症『來了』呢?」
「『來了』感覺比『得了』更中立,不是我做錯事,而是憂鬱症自己找上我。打個比方,幾個朋友三更半夜忽然跑到我一個人住的家,我還能怎樣?既然『來了』不速之客,我起碼得請人家吃一碗泡麵才能送客吧。憂鬱症就像這些朋友一樣賴在我的心底不走,不過,有來就有去,客人總有一天還是得走的。等客人離開我家的那一刻到來時,我要打電話告訴朋友,說:『喔,憂鬱症不久之前走了。』」
這種讓情緒來去自由的態度,相當類似一種憂鬱症心理治療法的精神—正念。憂鬱症容易復發,也同時是其他心理疾病的危險因子。因此不畏懼跟情緒互動,以正向友善的態度面對情緒,能夠帶領著我們找到心中的寧靜安詳。
情緒本身沒有對錯,各種情緒對我們的生存具有助益,它可以看待成指引我們覺察身心需求的警報器。所以我們不用批判情緒,也不一定要評論跟著情緒而來的想法,可以只是靜靜地觀看著,而不必然要回應。學著把自己內心世界裡的任何發生,當成觀察研究的對象即可。
不拒不迎,任其來去。有時候狀況比較輕微,只是負面情緒出現了,有時候狀況比較嚴重,憂鬱症病發了,不管輕微或嚴重,既然都「來了」,我們就看看當時我們手上有什麼資源,在當時的情境下能做些什麼。
腹式呼吸也好,靜心冥想也可以,找人聊一聊能紓解情緒,直接求助心理專業可以獲得客觀實證的評估……。我們愈來愈明白,這些行動都是在對自己慈愛,直到情緒走了,相關症狀緩解了。
這本書一個比較少見的地方,是男性憂鬱症當事人的親身分享,因為憂鬱症通常以女性居多。而且這位男性當事人還是記者,文字功力沒話說,還認認真真以「業餘諮商師」自居。這讓這本書不只是經驗分享,還記錄了作者如何跟自己想法對話的策略,對憂鬱症者具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作者身邊的社會支持,那真的是好到沒話說,這會讓多數的憂鬱症者羨慕。很多時候因為情緒困擾,還有認知功能的下降,憂鬱症者的工作、生活都會受到明顯的影響,也會導致他人的罪咎—這常常是二次傷害。
尤其作者的太太,不但積極關心作者就診與治療的過程,還在生活飲食方面,給予作者高品質的照護。我無法想像,如果作者沒有如太太的這般接納與照料,我所看到的情節走向會有怎麼樣的變化?!
憂鬱症者願意找人坦露自己的痛苦,這是很勇敢的舉動。當憂鬱症來了,他們每一天都要特別努力才能活著,這一點我深深敬佩。衷心祝福作者從此能保持適當的心理健康,也祝福看到這本書的讀者,能良善對待自己的情緒與情緒困擾。

試閱文字

內文 : Chapter 1 今天,去精神科

F代碼的襲擊

F321,一個像數學公式般的代碼蓋在紙上。這是一個意味著「中度憂鬱症」的代碼。病名代碼由F開頭,搞得好像我的人生學分得到F一樣。該死!咒罵著「F***!」的我走出了精神科大門。
在韓國社會,由「精神科」這三個字組成的單詞並不單純,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瘋了、不正常、自殺、憂鬱、精神病、貼標籤、人生輸家、失敗、敗北這一類的詞語。過去我聽到這個單詞也會有此聯想,所以就診之前,我煩惱了很長一段時間,一拖再拖,拖到再也不能拖了才不情不願地,用我的腳親自踏上前往醫院之路。因為我實在是太害怕了。
「滴哩哩哩,滴哩哩哩!」早上七點刺耳的鬧鐘聲響起,整晚大失眠的我根本不需要鬧鐘好不好。「啊,好不想上班,不對,是好害怕上班。直接……消失在這塊土地上怎麼樣?這樣會輕鬆一點吧?」極端的想法叩叩地敲打我的心房,我小聲嘟囔,怕被人聽到我的真實心聲。

「這樣下去真的會完蛋。」

自從我踏進職場以來,我不是沒有過辛苦的時期。人怎麼可能沒有討厭上班的時候,我偶爾甚至還想辭職轉行,或是移民海外,不過這次不一樣。這種極端的想法,是史無前例的,我覺得自己正面對一個「強敵」。
我在外出採訪的時候,看到公司來電會被嚇到;我要非常努力專注,才能寫出一篇短短三行的報導;交稿的時候總是忐忑不安,「一定會罵我,說我寫得很爛吧。」我擔心漏接上司的抱怨電話,十秒就確認一次有沒有未接來電或是工作相關訊息。
不僅如此,我的自信心也跌到了谷底,過去即使再辛苦,我也從未喪失自信,如今我卻覺得自己無比渺小。每次向上司呈交報告,明明沒做錯什麼心情卻無比沮喪,就像搭超高速電梯幾秒內墜落到地下一百樓,或者說是像落水的人不停吃水。我被前所未有的心情嚴重衝擊,既恐慌又恐懼,所以腦中時時做好面對最壞情況的打算。
我覺得再這樣下去真的會完蛋,於是開始上網搜尋精神科相關資訊,電腦螢幕大概跳出了二十多家醫院的名字吧。「不會吧,這附近有這麼多精神科?」資訊是找到了,可是一想到就醫,我就覺得茫然。我憑感覺隨便挑了一家醫院,調整好呼吸節奏後撥出醫院電話。等待電話接通的時候,我的心臟撲通亂跳,就像剛進公司的新人打電話給上司一樣,超緊張。
「○○精神健康醫學科。」護士的聲音比我預期得開朗。我向護士詢問了掛號步驟,得到當天預約已滿的答覆,幸好她能幫我預約四天後的夜診。在這四天內,「去」和「不去」兩種念頭在我腦海中交戰不休。我試圖自欺欺人,告訴自己症狀好了很多,不去醫院好像也沒關係,但不安感總是毫不留情地衝擊我的心。

今天,去精神科

就診的日子到來,我的鞋底就像被膠帶黏住一樣,無法輕易邁出腳步。要被送往屠宰場的畜牲也是這種心情嗎?我感到無比淒涼,但我明明還沒確診,也許我根本沒事。

「我瘋了嗎?」
「一定要去醫院嗎?」
「乾脆回家吧?」

十分鐘的步行路程,十分鐘的心亂如麻。我到了醫院,發現這裡和我想像中的不一樣。我原本以為醫院裡會坐滿一大堆眼神渙散的患者,現在看來,只有「看起來很正常」的患者。患者年齡層滿廣的,且有男有女。
護士遞給第一次掛號的我六、七張檢測量表,上頭有四個選項的選擇題,也有申論題。我用比考大學入學考試更認真的態度,將量表填得密密麻麻。
「金正源先生,請進!」終於輪我進診間,主治醫生是一個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年紀的男人。
「今天為什麼會來這裡?」問題短歸短,但是很難回答。「我為什麼會來?我想知道自己有沒有瘋。」我超想這樣回答,終究開不了口。毫無顧忌地向素昧平生的人吐露心聲,不是我的一貫風格,如果可以,我甚至想掉頭走人,不過我又能如何?人都到這裡了。
我花了十五分鐘大概描述了自己的近況,一邊講一邊突然莫名「哽咽」起來。我非常感謝用真摯眼神誠心誠意傾聽我說話的醫生。雖說「因為是工作,不得不在患者身上放心思」,不過我的感謝與醫生的誠意無關,單是專心聽我說話這件事,就夠讓我感動了。
通過檢查和分析諮商結果,醫生確定我罹患中度憂鬱症─介於輕度憂鬱症和重度憂鬱症之間。

精神科的藥

「我開抗憂鬱劑和抗不安劑給你,先服用一陣子看看。」

就診的第一天,我本來抱著僥倖的心態,打算接受心理諮商就好,不吃藥。不過醫生以溫柔卻不失堅定的態度開藥給我,沒人愛吃藥,再說,更沒人會愛吃「精神科的藥」吧。

「接受藥物治療之後,等狀態好起來,我們就正式開始心理諮商,你現在這種狀態,就算做了諮商也沒有多大效果。」

醫生把人的身體、心理和想法三者之間的關係畫在白紙上,認真說明了好一陣子。

「我……要吃多久的藥?」
「抗憂鬱劑起碼要吃六個月以上,抗不安劑視情況而定,會慢慢地減輕藥量。」

醫生對數百名、數千名患者都說過一樣的話,就像是一個教書教了幾十年,把書本背得滾瓜爛熟的老師一樣,一口氣解釋了為什麼不能一次大幅減藥的原因。這是由於如果藥吃到一半,病情有了好轉就馬上大幅減藥,有可能會復發,他也不忘告訴我藥物的副作用。

「抗憂鬱劑和抗不安劑不一樣,不會立刻見效,至少要吃兩三個禮拜才行。下次我會稍微增加藥量。」

血清素、受體、額葉、賀爾蒙、交感神經等各種陌生字眼在診間漫天飛舞,我彷彿隔天要參加大學入學考試,正在聽考前猜題補教名師講座的學生般專注。聽是聽了,卻一知半解,我只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未來一年,我都得乖乖吃藥。
結束看診的我走出診間等候,沒過多久,護士就叫了我的名字,給了我處方箋。在我詢問領藥藥局位置的同時,護士不正面回答卻說了句:「請拍照。」「拍照?」護士看出我的疑惑,好心解釋是要我拍下處方箋。我掏出手機拍下處方箋後,護士就把它拿走了。幾分鐘後她走回來,手上拿著一包鼓鼓的藥袋,然後把藥袋給我,順口叮囑著:「早、中、晚三次服用,一天吃三次,不是一定的,但飯後吃會比較好。」
我好奇地問:「為什麼我不用去藥局拿藥?藥是醫院直接開給我的嗎?」答案就在我的處方箋上,那個被蓋上去的F開頭精神科代碼。原來醫院考慮到精神科患者去藥局可能會覺得不自在,所以由醫院直接開立精神科的藥。明明是考慮到患者的立場,我卻覺得不舒服,暗想:「原來是擔心我直接去藥局,會被別人知道我是精神科患者啊。」我翻出剛剛拍的處方箋照片,上頭的藥名從三個字到十個字不一,有顆粒也有膠囊。看到處方箋和藥袋,我總算有了真實感。

「我真的變成精神科患者了。」

拿完藥走出醫院的我雙腳瞬間發軟。我靠在走廊牆上,稍微喘了口氣,實在沒力氣搭公車回家,於是叫了計程車。在車上,我兩手緊抓藥袋,打給了妻子。

「老婆,醫生說我是憂鬱症。」
從此我和憂鬱症展開了非自願同居生活。

她的眼淚

她沉默著。一聽到我確診憂鬱症的消息,我本以為她多少會有一些反應,誰知道她一言不發地回房間了……真叫我傷心。被獨自留在客廳的我如同行屍走肉般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從一號頻道轉到六百號頻道,有藝人造訪美食餐廳的節目,也有海外旅遊節目,還有和寵物度過快樂時光的節目。總之,和平的電視世界宛如在嘲笑我的不幸。
不知不覺過了午夜,我關電視回房,看見妻子睡在女兒旁邊,不,是看起來睡著了。我一躺下,她立刻起身走出房間。客廳很快地傳來了電視的嘈雜聲,不久之後,電視聲中夾雜了啜泣聲。我知道,是她在哭泣,「我該不該去客廳?」煩惱的我最後選擇繼續躺在床上,因為我不知道出去能說什麼,萬一說錯話,事情會變得更糟糕吧。後來我聽妻子說,她那時氣的是我竟然想作出極端選擇,並不是因為我得了憂鬱症。

妻子帶著紅腫的雙眼和我一起吃早餐。自始至終沉默的她,就連我要去上班了,也沒開口叮嚀我出門小心安全。那一天,我心不在焉,滿腦子都在盤算告訴公司我得憂鬱症的時機點,最後我索性請了半天假,提早下班。
趁女兒去學校,我和妻子臨時在家裡召開了「憂鬱症緊急對策會議」。因為讓女兒知道我得憂鬱症沒什麼好處,商量過後,我們決定隱瞞女兒這件事。在會議過程中,妻子的眼裡噙滿淚水,她的問題如暴雨襲捲而至,像是我要看多久的病?吃藥會不會吃上癮?公司那邊打算怎麼處理?問題攻勢好不容易告一段落後,她提出了新意見:
「要不要去別家醫院看看?也許是誤診。就算是憂鬱症,應該會有醫生選擇諮商治療,不採用藥物治療的吧?」

我說服強烈排斥用藥的妻子,既然已經看了醫生,就要相信醫生。

「再去幾次醫院,如果有問題或是不同意醫生的作法,到時候我們再來考慮,好嗎?」

雖說天生性格使然,我不愛改變已經作好的決定,不過我反對妻子的建議另有原因─換了醫生,我又要重講一次我的情況,而且是在素昧平生的醫生面前。這讓我很反感。第一次告訴醫生我的情況時,內心湧起一股悲慘的感覺,該說感覺像是明明沒犯罪卻像被抓到把柄,帶到刑警面前嗎?總之,對於再經歷一次相同的事,我敬謝不敏。
妻子露出不滿的神情,勉強妥協,暫時維持現階段的治療方式,「先這樣做吧,不過如果你覺得哪裡不對勁,一定要去別家醫院。狀況變差或是吃藥不舒服,一定要馬上告訴我,知道嗎?」

太太登場

憂鬱症緊急會議兩週後,妻子猝不及防地宣布:

「無論如何,我要去見那位醫生才行。」
「為什麼?」
「太太去見丈夫的主治醫生,是天經地義的事,和醫生打聲招呼我才能放心。」
「喔……那我先跟醫生說一聲。」

我感到很難為情,有必要帶她去醫院嗎?其實妻子違背了我們的協議,她向親朋好友打聽到一位大家推薦的「名醫」,瞞著我去預約掛號。我以「上次已經說好,先觀察看診情況再說」試圖反說服妻子,妻子卻再出奇招,說要親自見我的主治醫生。

「您太太說要過來嗎?家人會帶給治療很大的幫助,下次看診的時候請她一起過來吧。」聽完我的說明,主治醫生爽快地答應。

去見主治醫生的一個禮拜前,妻子就像在準備面試的高三應屆考生,忙著把想問的問題整理在筆記本上,陣仗之大,活像要採訪哪位偉大的名人似的。手冊上的內容五花八門,甚至有好幾個(主要和夫妻房事相關的)問題,真的是荒謬到不行!我請她刪去那些問題,妻子沒回答我,只露出令人費解的表情。回診當日,我和太太手牽手到了醫院,突然之間覺得自己很幸運。跟著先生去醫院絕對不是會讓太太愉快的事情,更不用說,去的還是「身心精神科」。不知道和我一起去醫院的妻子,腦海中在想些什麼呢?
妻子一進到醫院,神情變得安心許多,「比我想得更清爽俐落。」坐在門診候診區,妻子四處打量,細心觀察醫院的每個角落,眼神之銳利,宛如一名搜索犯罪現場的刑警,不能輕易放過任何小線索。護士喊了我的名字,我以在學校闖了禍,不得不請爸媽到校的孩子的心情,把太太迎進診間。不知道妻子是不是因為太過緊張,以至於不敢直視醫生的雙眼。她的眼神固定在問題手冊上,用略上揚的語氣進入提問環節。

「為什麼一直增加抗憂鬱劑劑量?」
「要吃多久的藥?」
「我先生現在比以前更常發呆,這樣子沒關係嗎?」
「能完全康復嗎?預計的治療時間是多久?」
「為什麼他會得憂鬱症?」

連珠炮的問題讓人不禁聯想到大企業面試的緊張場合。除了事前和我約定好的問題之外,妻子還是沒放過十九禁問題。醫生並沒有因為「夫人」的提問而驚慌失措,從頭到尾保持微笑,仔細說明我的症狀及家人們的協助對策。這次的看診時間比前幾次長很多,要不是護士告知下一位病人已經到了,好像會持續一整天。
在結束看診的回家路上,妻子意味深長地說:「那位醫生……還不錯,我會取消別家醫院的預約。可是啊,醫生的聲音超級平,聽久了好睏啊,一直用『Do Re Mi』的『Mi』音在說話,精神科醫生都是這樣的嗎?」
從那天起,主治醫生多了一個「咪咪(Mi Mi)醫生」的綽號。

咪咪醫生

「您太太怎麼說?」

咪咪醫生微笑問道。上次咪咪醫生不慌不忙地應對突然登場的妻子,用特有的低沉嗓音看診。咪咪醫生擁有不會過於低沉也不會讓人感到輕浮的音色。如果國家有規定精神科醫生的聲音高低,我想咪咪醫生的聲音非常合格。
精神科醫生的聲音和醫學劇裡常見的醫生有很大的差異。如果是需要進手術室嚴陣以待、要求助手送上手術刀的醫生,比起聲音,這種醫生的「開刀技術」和「膽量」才是左右手術結果的主要原因。假如碰上緊急情形,比如說患者突然噴血、或是血壓驟降、又或者是心臟脈搏變慢,醫生要保持冷靜繼續手術才有望拯救患者的生命。而精神科醫生的手術刀就是他們的聲音。除了藥物治療之外,在和患者諮商的過程中,精神科醫生會通過聲音傳遞同理心,使諮商順利進行。精神科醫生是用話語撫慰因他人帶刺的話而受傷的患者靈魂。
當然,我並不是說富有魅力的聲音是成為優秀精神科醫生的必要條件。我也不會憑聲音決定主治醫生的人選。第一次決定去精神科,上網尋找醫院時,找到的醫院多如過江之鯽,我超級茫然,究竟該去哪一家好?所以我制定了一套自己的標準。
首先,第一個標準是性別。我希望我的醫生是位男性。我絕無性別歧視之意,這就跟女性偏好女婦產科醫生一樣。其次,我把年輕的醫生排除在候選名單之外,我畢竟是四十多歲的人,希望醫生能和我年紀相仿或是比我年長。無論如何,年紀差不多的醫生應該更能理解我的處境。
最後,過濾掉常上電視或是一聽名字就知道是誰的名人醫生。因為我每次在電視上看到那些醫生和律師,都很懷疑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有空看他們的患者或委託人。我相信有些人時間管理做得好,忙歸忙,還是有一心多用的餘力,不過,既然是挑選治療心理疾病的精神科醫生,我希望醫生能全心全意地關注我。點進醫院官網或部落格,看了一些醫生的簡歷之後,我的心中大致有底。
另外,便利性也是我考慮的因素之一。我主要尋找離家或離公司近的醫院,我怕距離醫院太遠,一想到要花大把時間奔波,就會打退堂鼓了。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雖然想死,但還是想吃辣炒年糕》作者白洗嬉強力推薦:
這本書滿足了我的三個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