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島浪漫: 曾文誠800公里的人生完賽 | 誠品線上

環島浪漫: 曾文誠800公里的人生完賽

作者 曾文誠
出版社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環島浪漫: 曾文誠800公里的人生完賽:「這是一趟超過八百公里,沒有成績、沒有獎牌,卻是人生最棒的完賽!」--曾文誠曾文誠人生最棒的完賽──36天的徒步環島之旅36天的

相關類別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這是一趟超過八百公里, 沒有成績、沒有獎牌,卻是人生最棒的完賽!」--曾文誠 曾文誠人生最棒的完賽──36天的徒步環島之旅 36天的台灣徒步環島文字、照片記錄 你可能聽過他評論過無數動人心魄的球賽,但最高潮迭起的其實是他的人生賽局。 第一步跨了出去,就有了完賽的力量 與台灣的一場最浪漫互動,收錄曾文誠36天徒步環島的文字、照片全記錄, 實際走走,體會在腦海中曾以為的台灣模樣,是否真的如你所想像。 「徒步環島」也許在你我的心中也曾想過, 但很少人像曾公這樣,當這個念頭一出現,這趟旅程便開始了。 57歲的球評曾文誠, 在2017年底徒步走完800公里的環島之旅,展現了他驚人的意志與體能。 這趟環島不僅在探索台灣的景物,也是在回顧曾公自己成長的點滴, 從小到大,從親情到友情, 感受著回憶裡的點滴溫馨,探索著那些幾乎已被遺忘的台灣風情。 完成了一場自己與台灣的環島浪漫之旅。 「這趟環島之旅進行的前中後,有不少人問我,為什麼想要用走的?這個也問那個也問,最後只好擠出個『想慢慢走看看臺灣』的回答。其實出門前,完全沒有什麼目的,就是想走而已。」 「叮咚!門再響起,那是我離開的聲音,都忘了原本只是來寄包裹的,卻見到一幕最美的風景。」 「就寢前照例撥電話回家,然後跟老婆說脚的狀況,我太太應該是全臺灣最聰明的女人,我是這麼覺得啦。」 「還有一種考驗意志力的是屬於外在的誘惑,可以坐上去就少一大段距離的公車站牌,還有台灣人的善良,不管走到哪,都有人主動問你要不要搭便車」 「但看到兒子之前,先見著常富寧,正巧他也要在朴子等我,陪我走兩天,就在我看到朴子標示牌那刻,也見到他高大的身影站在街口,我高舉雙手像迎接勝利般和他熱情打招呼,進而相互擁抱,這個轉播席上的老搭檔用行動支持,太令人感動了。」 「歲月真是無情的怪獸,無情地摧毀你所有的美好印記,站在面前的他,完全和當年的小孩對不上來,尤其當他說自己已年過四十時,更是腦門一聲巨響。」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 ◎聯合推薦《報導者》總編輯、報導者文化基金會執行長/何榮幸 Vamos Sports共同創辦人/徐裴翊 文化評論人/詹偉雄 (依姓氏筆畫排序)「曾公在徒步環島的旅途中,每天自然而然地就能發掘到新鮮事,並巧妙地與文學作品、棒球故事、人生經歷相互交織對話。 」 --師大地理系教授/林聖欽 「曾公每日二十五公里的低速慢行,映襯的是現代文明事事追求速度和效率。人們習慣了快,卻忘記有些風景不以這樣的方式慢慢靠近就看不到。」 --作家/黃崇凱「這回,我們不談棒球,但棒球獨有的浪漫情懷,被曾公踩成步伐,一步步環島臺灣,又落成文字,變成一頁頁時而碎念、時而細膩的篇章。」 --OISTAT國際劇場組織執行長/魏琬容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曾文誠第一個二十五年,努力學習。 第二個二十五年,努力工作。 第三個二十五年後,努力做自己。 愛棒球,出了十幾本和棒球有關的書。 愛咖啡,喜歡用不同的器材調煮,放在各種杯子內。 愛運動,先後完成全馬、鐵馬環島、橫渡日月潭、113公里超鐵賽。 愛畫畫,2017年出了第一本個人畫冊《曾文誠的私房畫》,希望生命的最後一天,依然在作畫。

產品目錄

產品目錄 專文推薦1文/林聖欽專文推薦2文/黃崇凱專文推薦3文/魏琬容Day 1 就是想走而已Day 2 沒有比一大早菜市場更具生命力的Day 3 為何只有客家人能把薑絲大腸烹調得如此美味?Day 4 咱們中文系畢業的什麼都能做Day 5 你現在可是每天都有機會轟全壘打!Day 6 我太太應該是全臺灣最聰明的女人Day 7 一顆暖暖的心Day 8 光是看招牌,就覺得耳朵很舒服Day 9 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怎麼可能有?Day10 已然進入穿越劇模式,回到美好的八九○年代Day11 所有臺灣年輕人,加油!Day12 失敗是正常的,不被擊倒總有下一次Day13 跨過這橋代表我已經走到南部了Day14 走不太動時不妨往後看看Day15 會呼吸的GoogleDay16 感謝有你Day17 旅行的好處,是讓你能做更大膽的事Day18 我才是黃崇凱的粉絲Day19 逝去的歲月誰都追不上了Day20 Good Morning!Day21 已經從臺灣頭用雙脚走到臺灣尾Day22 哪一條才是正確的路?Day23 臺北曾姓男子……Day24 下次再聚不知要到何時?Day25 帶著「被服務」的滿意心情踏出診間Day26 你跟電視主播名字一樣Day27 我們歡迎臺北來的徒步勇士Day28 大概是被熱情善良的臺灣人「寵壞」了吧Day29 我真是個劣等生啊Day30 「世」間事也太巧合了吧!Day31 XXX!Day32 苦行僧般徒步後的好運Day33 東西好不好吃重點在於你有多餓Day34 人生最棒的完賽後記附錄:老旅館的風景

商品規格

書名 / 環島浪漫: 曾文誠800公里的人生完賽
作者 / 曾文誠
簡介 / 環島浪漫: 曾文誠800公里的人生完賽:「這是一趟超過八百公里,沒有成績、沒有獎牌,卻是人生最棒的完賽!」--曾文誠曾文誠人生最棒的完賽──36天的徒步環島之旅36天的
出版社 / 知己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1784564
ISBN10 / 986178456X
EAN / 9789861784564
誠品26碼 / 2681577564003
裝訂 / 平裝
頁數 / 152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開數 / 25K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跟他一起走
文/黃崇凱(作家)

有次偶然參與作家蔡逸君的寫作課程,一堂在室內聽他講課,一堂則由他帶領學員們到戶外漫遊。那時他剛出版散文集《跟我一起走》,記錄他斷續徒步環島的旅程。十多年後,我忘了他在課堂說了什麼,也不太記得我們跟他走了哪些路。殘留的只剩一些畫面和感受:悶熱的午後,臺北河堤外的雜草,早早清空的水壺,零零落落的學員,大稻埕慈聖宮周邊的小吃攤。但我偶爾會想像那種孤身一人走在長長路上的模樣。

也是那一兩年,我最密集看美國職棒大聯盟的球賽。原因自然是王建民在紐約洋基隊的穩定表現(以及當時前途茫茫的研究生身分)。那時候聽得最熟悉的聲音,就是播報台上的主播和球評。時常早起或熬夜看球,中間難免精神不支,打了盹醒來,還是一樣的聲音在描述賽事細節,在在使我安心。我喜歡棒球賽的慢,一場球打下來動輒兩三小時,有時四五小時,看完球賽一天也揮霍得差不多了。或許棒球本身就是一種極度奢侈的運動,它要求球員以大量練習換取投球和擊球的技能,它大批消耗球員的身體和精神,然後呢,它還徵收球迷大把大把時間看球、研究各種統計數據、玩Fantasy Baseball、跟其他球迷論戰所有跟棒球有關的事。其中包括哪個球評最能適時判讀、講解場上局勢。其實沒什麼好爭的,曾公文誠大概是所有棒球迷心中的不動先發。

身為棒球之神發派到臺灣的發言人曾文誠,過去幾年挑戰過三項鐵人、馬拉松、單車環島,也重拾畫筆出了畫冊,去年則完成徒步環島,還附帶這本《環島浪漫》。

整本書讀下來,我發現這其實是一場公路電影。臺灣不大,開車或騎車,幾天就可繞行一圈,難有公路電影漫漫長路的史詩感。唯有步行環臺,配上伍佰那首〈返去故鄉〉唱的:「我的雙腳站在遮,我的鮮血,我的目屎,攏藏在這個土腳」,伴隨沿路的便利超商、來往車輛、閒置廠房、老舊的小旅社。曾公每日二十五公里的低速慢行,映襯的是現代文明事事追求速度和效率。人們習慣了快,卻忘記有些風景不以這樣的方式慢慢靠近就看不到。不止那些途中偶遇的人和景物,也包含那些久未想起的往事。所以讀到曾公說如何打起精神往前走的訣竅是「走不太動時不妨往後看看」,我也為之一振──在路上的人,走的不僅是眼前的路,同時是通往昨日的路。

沿著曾公的腳步,我彷彿在場旁觀他的半生記。看到他小時候在基隆的旅館自動門前嘻嘻哈哈地讓門開再跑掉,聽他講述當兵前的日子怎麼騎摩托車從高雄到臺南分送咖啡豆,如何跟同父異母的兄長們相處,又怎樣開始他跟棒球糾纏一輩子的機緣。於是這趟徒步之旅走到成為一種隱喻。當你有意無意選擇了某條路,也就意味著有許多路是被放棄的。比方說,若非當年曾公辭掉業務工作去應徵職棒雜誌記者,我們大概沒有後來這個深耕棒球、播報球賽的曾文誠。儘管我猜想,其他版本的曾文誠應當也是樂於探索生活的,或許一樣熱愛運動、畫畫和咖啡,同樣懷著好奇心在人生路上。

無論如何,我仍覺得這個版本的曾公是最好的版本。他以親身實證告訴我們:活著最可貴的不在於擁有各式各樣的可能和選擇,而在於投身實踐,完善你自己。

千萬不可小覷徒步環島八百多公里的人。

試閱文字

內文 : 後記


一到家打開家門,給了太太一個大大的擁抱,隔兩天去山上祭拜媽媽,跟她說我平安回家了,姪女琬容也來了,她看到我就給了我一個大擁抱,後來幾天,到FOX體育台上節目、記者會遇到同業,不少人見到我,很自然的動作就是擁抱,那是平常根本不會做的,不知是不是大家覺得我「歷劫歸來」,有種重生的慶幸感,或是有兩位朋友這麼說,我完成了一件不可思議,「給予人正面力量」的事。


其實出發前完全沒有想那麼多,不覺得自己在幹多了不起的事,只是認為可以去做,想去完成而已,第一天在臉書貼文也只是背包旗幟上有TSNA的logo想秀給同事看,沒想到引起這麼大的轟動,之後,每天一篇的雜文,也有不少的迴響,這些都是始料未及的。


回家當晚去接回在校夜讀的女兒,回想十一月八日那天,同樣是先送女兒上課後才出發,也算另類的有始有終吧!隔天早上出門辦事,我還是以脚踏車當代步工具,有人問我走了一個多月,休息多久才開始活動?這應該是答案,第二天就開始騎車,兩天後又去橋下打慢壘了。


還有最多人問的是:「總共瘦了幾公斤?」答案是不但沒有減還增加一公斤,這告訴我們豬八戒的笑話是真的,西天取經走了數萬公里,豬八戒還是一樣胖。光靠運動減重有限,飲食還是最關鍵。


不論外在形體有沒有不同,內心的改變肯定有。高鐵把臺灣變小了,我用雙脚慢慢走,把眼中的臺灣變得巨大無比,走得慢所以看得多,許多之前以為極自然的事,一旦離開臺北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但我深深覺得,也許走在路上及完成這一趟後才領悟,那是個心靈成長之旅,像重新整理,也更近似人生的重開機,那曾因工作而忽略的家庭關係,自己成長歷程的再憶起,及對天上母親的永遠思念,還有,對臺灣這塊土地的學分重修。


這應該是這趟原本不為什麼而走的路,結束後的最大收穫。




內文摘文


Day 1就是想走而已


到大溪大概已經過晚上七點了吧,天黑得很快,下著毛毛雨,途中還丟了條擦汗的毛巾,很狼狽吧我,記不起最後從三峽到這裡究竟休息了幾次,只知道天色還有點光線前,一直想找投宿(投降)的地方。


出發前在網路上爬文,我很少做這種事,但這趟要出門這麼久,還是研究一下好了,電腦螢幕裡頭有人說男生一天可以走三十公里,所以不疑有他,就把第一天的距離設為三十公里的永和到大溪。


這是非常錯誤的第一步。


我應該先問問那個發文的人,你幾歲?如果是二十五歲的年輕小伙子,那麼我就整整大他三十二歲,是一倍的差距還有剩,所以三十公里應該打個七折還差不多,第一天就在錯估下吃了苦頭。


但在雨絲中,還是讓我走到大溪了,在我們這年代,等於是蔣介石同義詞的地方,我沒有心思、也不想去緬懷他,我要的是趕緊躺下休息。


但錯誤第二步來了,以為走到就自然有睡的。


以為旅店只要上Google找就有,結果並沒有。只好先去OK便利商店買點吃的,一邊找東西,我背包後的旗子一邊晃,上面那幾個「環島徒步中,請為我加油」的字也擺動不已。


店員之一的男弟半信半疑問我:「徒步環島?」


我苦笑:「是。」


店員之二的女妹說:「好棒。」


緊接著下來的對話是:


「請問這附近有住的地方嗎?」


「有啊,這邊有兩家旅館,左邊有一家,右邊有一家,出門走出去就到。」男弟說。


(明明有旅館,那Google是怎麼回事?)


「哪一家比較近?」我問。


「啊,你都出來徒步了,有差那幾步嗎?」女妹笑笑地搶答。


我說這位咩呀,你雖然長得可愛也笑嘻嘻的,但這樣直接吐槽大叔好像不太好喔。


但決定不和她計較,自行出門往右轉沒多久,在夜巷中,幾個白色招牌大字就在眼前。


得救了!


「請問有房間嗎?」這是禮貌的問法,我想既不是假日又是小鎮不可能沒吧?


「我查一下!」


(查一下!不會吧?我的iPhone電力不到20%了,但我的體力比它還糟,該不會流落大溪街頭吧?)


「你再等一下,我去後面查。」


三五分鐘後,二十出頭的小伙計走出來,說:「有一間空房。」


得救了!


「請問一晚多少錢。」


(十萬我應該也會住。)


「一晚六百。」


「六百?!」


「對,六百。」


我就在半信半疑中給了一千找回四百,再給身分證登記,拿鑰匙上二樓。


打開房門一看,難怪只收六百;雖然是這輩子住過最便宜的旅館,但今天走了十個小時了,看到有床、有被,用力大字形給他躺下後,唯一的念頭只有:「這是這輩子住過最棒的旅館。」


隔天不知道究竟是如何把自己撐起來的,想想一整晚六百元的房間,冷氣啓動如裝甲車開過,窗户只隔蚊子不隔聲音,但八成時間裡,應該是把我抬回臺北也没感覺的狀態。


這就是徒步的第一天。


跟預期相同嗎?說不上來,走了三十公里到底有多長?的確要走了才知道,對一個跑過全馬、三鐵,就以為自己體能很好的人來說,怎麼也沒想到三十公里竟然是個挑戰,不過這也是徒步旅行有趣的地方,有太多部分是你無法掌握的,即便這僅是第一天。


那麼,為什麼是徒步?


這趟環島之旅進行的前中後,有不少人問我,為什麼想要用走的?這個也問那個也問,最後只好擠出個「想慢慢走看看臺灣」的回答。其實出門前,完全沒有什麼目的,就是想走而已。


後來看了澤木耕太郎的《深夜特急》,我才拍了自己的大腿說:「沒錯!」


澤木寫著 :「我不是為任何人,也不是為了增加知識、探討真理,或做報導,更不是熱血沸騰的冒險,我只是想做一件毫無意義,任誰都可能,但只有異想天開的傢伙,才會去做的事。」


真的就是這樣,就是想完成一件事而已,沒什麼太特別偉大的理想。


澤木さんの言った通りです。(澤木先生,你說對了。)





Day 16我太太應該是全臺灣最聰明的女人





之所以走臺三線,是它距離相對短,而且城鎮與城鎮之間,可以多一點住宿選擇及補給的地方。


要說缺點的話,真的要走了才知道。此路線尤其苗栗這一段,幾乎是重機的天堂,每天都會看到大小紅黃牌車來來去去、呼嘯而過,完全無視這高低起伏的臺三線坡地。


他們無視,我就有差了。


行前我最擔心的是,每天長距離移動導致後脚起水泡的狀況,據說有人因此而打退堂鼓,所以稍為研究一下之後,買鞋買襪都很小心,當然塗凡士林也是一定要的。


萬萬沒想到第一天三十公里下來,水泡來得又急又快,當天左右脚已經起了大大小小的水泡,挑戰起我的忍痛力。以我有限及請教他人的醫學建議下,得到的結論是水泡不要弄破以免感染,畢竟還要往前走,暫時能解決的辦法是,多穿一雙襪子,以及忍耐。


第二天忍著、第三天忍著,到了第四天,大概是每踩一步就痛一下,之前每五公里休息一次的我,有時撐不到這個距離就要暫停,把鞋襪脫掉,讓脚呼吸一下,但脫穿鞋子之間還是一陣痛。要命的是,從大溪開始的這段臺三線,一路丘陵山坡起伏,對未能擁有一雙健康脚的我挑戰程度更高,「咬牙」是唯一可以形容的詞。


在行前看了些極限挑戰的書,內容難免都會提到這過程中對肉體的折磨,閱讀時我心想,如果有一天回憶起徒步環臺時,絕不會說有多累多苦,畢竟這是自找的,結果現在回想起這段還是「破功」了,因為實在好~痛~啊!


好不容易撐到後龍,隨便找了家簡單的旅社,趕緊讓脚歇著,問櫃台老闆娘附近有沒有皮膚科?


在此之前,因每一步撐著走,所以也一直在看何處有皮膚科可投醫。但走了不少鄉鎮,就是看不到皮膚科的招牌。


所以,剛剛好奇的跟旅館老闆娘提出這個疑問,她卻一臉生平首次聽到這三個字的表情,然後說地方上不可能有這種專科的啦!


想想似乎如此,一路上不但看不到皮膚科,也沒有眼科,倒是見過一兩家牙科(畢竟人的牙齒還是比較多)。老闆娘又補充說,即使有這種專科醫生,應該也只是一週看個一兩天而已,然後附近各地輪流看,不可能開個固定診所。


「一星期只看一兩天,那其他時間生病怎麼辦?」我問。


「那就不要生病啊!」老闆娘苦笑說。


如果沒有走進臺灣,永遠都會以臺北看天下吧?


就寢前照例撥電話回家,然後跟老婆說脚的狀況,我太太應該是全臺灣最聰明的女人,我是這麼覺得啦。話筒那端聽到我脚的狀況時,如果她說:「誰叫你愛,活該。」我也沒辦法回嘴,但她沒有,反而跟我建議該如何處理,怎樣減緩它的疼痛感,當下其實是想哭的激動。


事實上,出發前裝備的添購,衣物的選擇,都是她在旁給建議。身邊的人想完成的夢想,全力支持他完成,而不是冷言冷語潑冷水,這就是我說她聰明之處。


更早之前,當我決定把經營十年、還算有一定成就的運動媒體無償讓給他人,而不是留著等兒子接班,太太也沒有二話,全力支持我的選擇,這是令人感動的。

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