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習夫妻 | 誠品線上

見習夫妻

作者 杜若
出版社 聯灃書報社有限公司
商品描述 見習夫妻:,內容簡介是誰讓禁慾系男神色氣滿滿,費洛蒙全開?今夏最甜娛樂圈文~讓編輯一邊看一邊忍不住姨母笑!高冷頂流男神×開朗小糊咖女三號螢幕情侶『出塵夫婦』撒糖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是誰讓禁慾系男神色氣滿滿,費洛蒙全開? 今夏最甜娛樂圈文~讓編輯一邊看一邊忍不住姨母笑! 高冷頂流男神 × 開朗小糊咖女三號 螢幕情侶『出塵夫婦』撒糖囉!請CP粉做好嗑糖嗑到吐的心理準備! ★娛樂圈・偽冤家・破鏡重圓 【編輯臺好評推薦】 《見習夫妻》這本書完全把我帶回了當年那股熱血追星(或者說只追CP夫妻)的時候,閱讀過程中,我無法像個理智的編輯,跳出讀者的角度,來看本書是否邏輯合理、人物角色是否討喜,有沒有什麼字句不通順或者會引起爭議的,而是結結實實的咧著嘴,快樂地嗑男女主角向晴初與程諾的戀愛故事,甜得我三更半夜不睡覺也要熬夜看完《見習夫妻》! 【故事介紹】 甜寵系女王 杜若 解禁甜蜜《見習夫妻》—— 我們談個戀愛好嗎? 節目組特意找了冤家演員來參演假想結婚秀, 本以為會互懟到火花四濺,沒想到火的不是砲火是愛火?! 勁爆!!程諾與向晴初出演戀愛真人秀「見習夫妻」── 欸……不是吧,就算是要報仇,也不用這麼認真哪! 當年她還笑過拘謹的他是呆頭鵝,沒想到在「見習夫妻」中, 程諾不僅費洛蒙全開,光是拍個婚紗照就色氣滿滿, 更別說假想婚姻生活,他體貼滿滿、深情款款的種種表現, 這是要報復媒體誤傳她批評他演技爛,還是當年她不告而別呀? 驚爆!!人氣演員程諾與傻白甜專業戶向晴初假戲真做?! 拜託哪,記者大人手下留情,他好不容易等來和向晴初合作的機會, 結果所有人都瞎傳她曾批評他的演技,令她更害怕與他相處, 要知道,這可是他等了多年的奇蹟,這次,他不只要讓她愛上他, 更要證明自己是足以保護她的好男人……但說到好男人, 深愛多年的女人就在身旁,要做禽獸還是紳士……好猶豫呀……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杜若 作者簡介 杜若 晚上才開始活動大腦的天蠍。 源自於詩詞中的香草名,杜若生於芳洲,芳洲上杜若盛放, 而每個人都在追尋著屬於自己那片香氣幽遠的芳洲, 一個能夠安穩盛開的歸屬。 喜歡在書中加入一點甜蜜、一點浪漫、一點關於愛情的想像。 暢銷推薦: 妳用千年等我的人,我用今生還妳的情——奇幻愛情《小狐狸聊表心意》 追妻火葬場娛樂圈甜文——《誰說我們要分手?》 告白失敗兩年後,學長成為頂頭上司?!——《原來愛情在微痛》 編輯推薦 我是CP粉,我驕傲 我是韓國綜藝節目「我們結婚了」的腦粉,從「亞當夫婦」開始看,接著從第一季開始追到最後,深知嗑CP粉的快樂與人生多圓滿,尤其是看網友整理出來的幕後花絮細節──「唉唷唷~兩人相視而笑好曖昧哦!」、「吼唷~他把自己的外套借給她穿耶!」種種嗑瓜嗑得樂開花的迷妹,當之無愧,還會加入當時各種小社團跟大家互動,猜測我所支持的假想夫妻是不是真的在真實生活中也迸出火花,巴不得讓每對可愛的小夫妻們都當場原地結婚! 所以,《見習夫妻》這本書完全把我帶回了當年那股熱血追星(或者說只追CP夫妻)的時候,閱讀過程中,我無法像個理智的編輯,跳出讀者的角度,來看本書是否邏輯合理、人物角色是否討喜,有沒有什麼字句不通順或者會引起爭議的,而是結結實實的咧著嘴,快樂地嗑男女主角向晴初與程諾的戀愛故事,甜得我三更半夜不睡覺也要熬夜看完《見習夫妻》。 能讓我重返那麼多年前當個小迷妹的狀態,可見《見習夫妻》的魅力,男女主角雖是高中同學,但因為一段陰錯陽差,程諾搶先一步登上了向晴初高中時的夢想,成為一位專業演員。演藝圈這麼小,向晴初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曾經的好友成了人氣男星,但為了避免被扣上蹭熱度的罪名,她表現得客套,反而被媒體塑造成看不起程諾一樣,嚇得真實中也算有點傻白甜的向晴初差點沒公開捏著耳朵道歉。 如果你是跟我一樣,不太喜歡有繁雜故事線、討厭反派,並且「嗜甜如命」,那麼拜託請讓我用選里長的姿態來邀請你,投票並且給《見習夫妻》一個機會,我相信,我們會在這對「出塵夫妻」裡成為支持出塵夫妻的里長伯/母們,一起露出無法壓抑的姨母笑,或者,還會激起你另一股熱血慾望──自己也好想談戀愛!

商品規格

書名 / 見習夫妻
作者 / 杜若
簡介 / 見習夫妻:,內容簡介是誰讓禁慾系男神色氣滿滿,費洛蒙全開?今夏最甜娛樂圈文~讓編輯一邊看一邊忍不住姨母笑!高冷頂流男神×開朗小糊咖女三號螢幕情侶『出塵夫婦』撒糖
出版社 / 聯灃書報社有限公司
ISBN13 / 9789860607246
ISBN10 / 9860607249
EAN / 9789860607246
誠品26碼 / 2682040637002
尺寸 / 21X13CM
語言 / 中文 繁體
級別 /
頁數 / 288
裝訂 / 平裝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新書推薦

試閱文字

推薦序 : 序/導讀
【編輯推薦】理想生活的必要元素:陽光、水,和妳

我心目中的理想生活,有幾個必要元素,可以看得見戶外天空的窗景,但遮光簾效果要好,不能太刺眼或過曬;驕縱度和黏人度成正比的寵物,即使啃著你的手指,也只能繼續好愛。幾個忍不住剁手買的馬克杯,無色無味的白開水,淺色系的房間,再加上一個原木色的小茶几吧,坐在地上靠著看本書,嗯~完美!
這種淺淡的日子,知道自己適得其所的被愛著,無論施予愛的是他人或自己都無所謂,彷彿被人摸摸頭的療癒放鬆小清晨或午後,溫度、濕度皆宜,美好得不可思議,你為這種清澈透明的生活感到幸福……那有沒有怕過,有一天會失去它?
杜堯之是第三任孟婆,在人間每十年更換一次身分,藉著上千年歲月累積下來的財力,他能過上的理想生活與我的相比,奢華了大概一萬倍吧。對此,他倒是沒有喜怒哀樂的,儘管歲月是把殺豬刀,面對孟婆,那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時間之於他,沒有意義;過去未來之於他,更加沒有意義──因為他喪失了千年以來的記憶,執行著日復一日的任務,唯一知道的,是自己曾「自願」留在地獄,但為了什麼,他想不起來了。
直到那天,一個古怪的女孩出現在他身邊,身為神職人員,杜堯之居然無法一眼看穿她的身分,前世、今生、是孤魂野鬼還是生靈,甚至姓名……一無所獲。不過兩人倒是有個共同點,就是他們都不記得自己是誰。
杜堯之很快就猜到了,這大概又是神的惡趣味吧,讓兩個失憶的「不人不鬼」重新找回自己。
在人類標貼分類中,被貼上「天才」、「多金」、「俊帥」的杜堯之,和那個迷迷糊糊、明明也算半個鬼(?)卻老被鬼嚇,貪吃、愛撒嬌更愛賴皮的崔荷娜開始了他們的半同居新任務。
引導說到這邊,我希望看完梨雅老師《千年,查無此人》的讀者們,能夠再重溫這篇編輯推薦,理想生活的模樣,每個人標準不同,但在本書中,你會看到那些自然發生的可愛片段,「驕縱度和黏人度成正比的寵物(小鬼?),即使啃著你的手指,也只能繼續好愛」、「彷彿被人摸摸頭的療癒放鬆小清晨或午後」……悄悄地,有些人尋覓了千年的珍寶都藏在其中,你也會從中得到一個小小的感觸:嗯~為愛而瘋,其實也挺不錯的。

試閱文字

內文 : 內容連載
內容連載
她還在起點,他卻已在星光閃耀處

機場入境大廳人潮熙來攘往,一道纖麗的身影拖著行李箱走出入境門,左右張望了下,迅速在人群中找到那名就算全副武裝遮住了面容,也依舊氣勢非凡的女人。
「阿姨!」
「這樣妳都能認出來?」梅苑稍微拉開了墨鏡,看了眼外甥女後又迅速戴了回去。
「當然,大明星梅──」
「噓,小聲點。」梅苑拉了下外甥女的手臂,「妳是想昭告天下是不是?」
「我是說妳的巨星光芒哪那麼容易擋住,當然一眼就認出來了。」
「咱們家晴初還是一樣嘴甜。」梅苑曾是家喻戶曉的女演員,不過在十年前就轉換跑道創立了一間演藝經紀公司,自己做起了老闆。如今四十好幾了,依舊保養得宜,前陣子還有舊識問她要不要接演偶像劇女主角,先不說她都好幾年沒拍過戲了,她可拉不下臉去演二十幾歲的少女。
「我爸媽和我哥沒來吧?」向晴初戒備地掃視四周。
「妳都撂下狠話說他們若敢來接機就不回家了,他們哪敢來。」
「誰叫他們當初逼我出國。」
「都四年了,妳還沒消氣啊?」梅苑知道外甥女根本不想出國念書,原本都已經考上了國內大學,後來也不曉得怎麼地,突然被她姊和姊夫強制送出國,一氣之下四年都沒回國過。
「消是消了,但也不想讓他們來接機。如果不是他們逼我出國,我早就是女演員了,說不定現在走在路上都會被認出來。」向晴初想起父母當初強硬的態度,氣仍不打一處來。
「口氣倒是自大。」梅苑莞爾一笑,「走吧,我助理還在車上等我們,待會帶妳去見見妳的經紀人。」
向晴初雙眸含光,難掩心裡的興奮之情。
她的父母一直都反對她進入娛樂圈,但又拗不過她。在她高中畢業那年發生了些事,事後,父母給她的交換條件是,要進入娛樂圈可以,不過要照他們的安排出國念書,至少拿到國外大學文憑才能做想做的事。
如今她終於可以踏出第一步了!
還有,去見那個人。
向晴初跟著梅苑走,才剛走了幾步,就聽見身後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尖叫聲。
「啊啊!程諾出來了!」
「程諾哥哥快看這裡!」
「老公還是一如既往帥氣逼人!」
各種叫喊聲立刻引起向晴初的注意,她倏地停下腳步,回頭望著聲音來源。
程諾!他們是喊程諾嗎?
梅苑注意到身旁的向晴初停了下來,以為她好奇是那些人在喊誰。
「原來程諾今天也在機場,難怪入境大廳那麼多人,妳在國外有沒有聽說過他?他這兩年可以說是紅透半邊天了。」
「聽過……」向晴初吶吶地應了聲。
不僅聽過,她還認識,只不過那時候他並不叫這個名字。
遠處萬頭攢動,從人群的縫隙間,依稀看見了那抹令人懷念的身影,也感到……陌生。
她曾在那名少年面前信誓旦旦地發誓會成為一名炙手可熱的女演員,並站在那最耀眼的地方,還開玩笑說到了那天,能夠無條件幫他簽名。
幾年過去,她還默默無名,才剛要踏上星途,結果反而是當年低調寡言的少年一躍成為了粉絲無數的一線男演員。
命運可真是會開玩笑,這玩笑開得她恨不得穿越回高中,讓高中時的自己把嘴閉上,省得以後丟人。
「晴初?妳怎麼了?」梅苑喊了她幾聲,卻見她直望著追星的人潮發愣。
「沒事,走吧。」向晴初收回視線,跟著阿姨往停車場走去。
沒事,還會再見面的。
***
***
程諾自從兩年前在一部古裝正劇裡飾演男配爆紅後,沒有一次到機場是能全身而退的。即使每回都請粉絲不用送機、接機,但就是有粉絲能查到航班資料,守在機場等他。
這回他中途去男廁換了身衣服,讓助理許戈穿著他原先的衣服出去引開粉絲,眼看人潮都去追許戈了,他才戴著口罩,壓低鴨舌帽悄悄從男廁離開。
他在停車場找到來接自己的車,拖著行李箱往車子的方向走去。
「我下飛機了,也見到阿姨了,你們不用擔心。周末會回家,你們不用……」
熟悉的嗓音竄入他的耳膜,他猛然回頭往聲音來源望去,只見不遠處停著一臺黑色轎車,從後座車門內伸出一隻白嫩的手將車門關上,隔絕了那令他平靜心湖心生激盪的聲音。
黑色轎車緩緩駛離停車位,車窗一片漆黑,從外看不清車裡頭的人。
程諾揉了揉眉心,暗嘆自己真該好好休息補足睡眠了,這個月跟著劇組在國外拍戲,幾乎都是過著貪黑起早、沒日沒夜的生活。
這樣的工作強度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不是公司不給他安排休假,而是他自願這麼拚的。沒想到疲勞積累下來的結果就是,聽見相似的聲音都以為是她。
人們大多認為他能有如今的人氣是因為在兩年前的那部戲爆紅,卻沒看見他對工作是如何認真拚命。
為了實現承諾,他必須比任何人都還努力。
這幾年來都沒有聽說過關於她的消息,也無從得知她的近況,不曉得她此刻正在做什麼。
那個一談起夢想,雙眸便如星辰般熠熠生輝的女孩,是不是該回來實踐夢想了?


斷章取義害人匪淺

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一忙碌起來,不過是眨眼間的功夫。
比起同齡的演員,向晴初的出道時間相對晚了不少,第一部參與的影視作品出現在大眾眼前時,她已經二十三了。在這個圈子裡,多得是十七、八歲就出道的人,她參與的第一部電視劇是部家庭倫理劇,飾演女主角的女演員比她小上兩歲,她卻得喊前輩。
她努力磨練演技,積極爭取出演精良影視作品的機會,想彌補自己比其他人落後的腳步。雖然她父親是知名企業向心電子的董事長,阿姨梅苑更是群星娛樂的老闆,但在公司裡除了梅苑外,只有她的經紀人和助理知道這些事,對外更是保密到家,大家只知道娛樂圈多了一名叫作向晴初的新人演員,根本不曉得憑她的家底直接就能出資讓她當女主角。
這兩年來,她從排都排不上名號的小配角一路爬到女三號的位置,終於累積了點人氣。期間其實有一部戲曾來詢問她出演女主角的意願,但那部戲的劇本就算不帶腦袋看都覺得毫無邏輯可言,一看就是會被吐槽到沒臉見人的降智劇,經紀人便代為婉拒了。
「晴初姊,霜姊說有個不錯的角色,讓妳去試鏡爭取一下,她晚點會拿劇本去妳家給妳看,要妳回家後別直接睡死了。」
髮型師正在幫向晴初弄髮妝,聽見助理丁柔的話後,她忍不住心虛了下,「霜姊有我家鑰匙,直接進來叫醒我不就好了。」
「妳剛睡醒的時候要隔半個鐘頭腦袋才開機,又聽不進話。」丁柔在向晴初身邊做了兩年助理,對她的生活習性瞭如指掌。
透過鏡子,似乎看見髮型師笑了下,就連一旁的化妝師也忍不住無聲地笑了,向晴初一陣赧然。
髮妝和妝容都處理好之後,她向髮型師和化妝師道了聲謝,和丁柔一起離開共用的休息室。
今天拍的戲是由好幾部單元劇串連而成,每個主題只有兩、三集左右,她的戲分不多,今天就能拍完。
兩人一踏出休息室就和兩堵高大的人牆對上,向晴初正想退開時,對方已經先側身讓路。
「謝──」她抬頭想道謝,但在看清對方長相的當下,聲音戛然而止。
季、季、季允諾?
不對,現在是叫程諾。
「妳們先過去吧。」程諾沒說話,倒是他身旁的男子先開口了。
「謝謝。」他的表情波瀾不興,一副看陌生人的模樣,向晴初心裡瞬間空了一片,連忙找回聲音說了聲謝謝,拉著一旁還處於震驚中的丁柔快步離開。
走了段距離後,她才停下腳步回頭,那兩人已經走進休息室了。
「程諾本人好帥啊!聽說他臨時友情客串了單元劇的一角,待會能親眼看到他演戲了。」拜倒在程諾那張臉下的迷妹無數,丁柔便是其中之一。
「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向晴初根本沒想到自己和他第一次合作拍戲的機會來得這麼突然,毫無心理準備。
「好像是導演臨時增加的角色,我也是剛剛聽工作人員聊天才知道的。」
「我怎麼不知道妳喜歡程諾?上個禮拜不是才喊魏脩老公?上個月喊封湛歐巴,再上上個月好像又是別人。妳這麼花心妳老公們知道嗎?」向晴初對於男演員們的認識有大半都是從丁柔口中聽來的,成熟大叔、帥氣歐巴、可愛小奶狗,反正只要顏值好,人人都是丁柔口中的老公。
「老公們使我工作快樂。」丁柔當初來應徵明星助理最大的理由就是希望能在工作中看看偶像本人。
「……那妳待會可得多看幾眼,好繼續替我做牛做馬。」向晴初有些無語,但一想到待會得和程諾一起演出,就完全沒了和丁柔抬槓的精力。
她的樣貌應該沒什麼改變吧?他怎麼會不認得她呢?還是說他其實認得,故意裝作忘記了?
也不是毫無可能,畢竟她當初連聲再見都沒來得及說,還放人家鴿子……
***
***
「今天連著幫兩個天生底子好的人上妝,你們可真是替我省化妝品。」化妝師一面幫程諾上妝,一面感嘆老天爺有多麼不公平。
連續遇到兩個天生麗質的人,多加工一筆都覺得是在侮辱老天爺對這兩人的恩惠,還讓不讓人活了?
程諾閉目養神,沒有開口說話,反倒是一旁的許戈好奇地問:「妳是說剛剛走出去的那個人?我記得是叫作向晴初,待會和程諾有幾句臺詞的戲。」
「是啊!晴初入行時間不長,我遇過她幾次了,是個很認真的人,那樣貌放在圈子裡也算是一等一的美人,就是缺個爆紅的機會。」
「可不是嗎?娛樂圈不缺長得好看的人,有演技有樣貌的人多得是,有時候就是缺個被人注意到的機會,可惜這種事太看運氣了。」許戈跟在程諾身邊工作多年,一路看著程諾爬到今天的位置,想起最初的幾年仍有些唏噓。
程諾被公司簽下的時候才剛進大學,只能利用課餘時間工作,饒是忙成這樣還年年拿學年第一,許戈一個學渣看了簡直自慚形穢。程諾一開始接觸的角色都只是些小配角,在劇組受到的待遇當然不可能好到哪去,但程諾向來不是會抱怨或是喊苦的人,就這麼咬牙一路挺了過來,幸好終究是給了他一個被注意到的機會。
始終沒睜眼的程諾靜靜聽著他們的對話,抿起嘴角,眼睫幾不可見地顫了顫。
***
***
第一次和程諾同臺演戲的過程比向晴初所想的還要來得平常,她以為自己會緊張到發揮失常,事實上一條就過了,超常發揮。
程諾只是友情客串,戲分並不多,拍完自己的部分就去趕其他通告了,向晴初連敘個舊的機會都沒有。
等向晴初離開片場已經是深夜,打了通電話讓長期合作的司機來接他們。
上了車後,丁柔忍不住嘆了口氣,「可惜沒機會和程諾拍張合照,不然要個簽名也好。」
「妳不會一整晚都在想這件事吧?見到本人還不夠?」向晴初在工作的時候沒心思細想程諾的事,情緒一鬆懈下來,腦中再次浮現他今日見到自己時的反應。
可以說是完全沒反應。
「也是,光是見到本人就足夠我今晚作個好夢了,希望別是夢見他帶著別的女人跑進我夢裡。他每拍一部戲就得被炒一次緋聞,明明人家都否認了,緋聞還是滿天飛,看得我都快以為是真的。」
「……」關於程諾近年來的緋聞對象,向晴初可以說是如數家珍,畢竟兩人的交情曾經那麼好,忍不住就會注意他的新聞。就算兩人失聯多年,她還是把對方當成很重要的朋友。
果然人紅就容易成為話題中心,上次連程諾隨手撿垃圾都能被娛樂記者寫成一篇千字廢文。
「不過他這次和倪姍姍的緋聞實在有點像真的,好幾次被拍到出現在同一間餐廳,如果是真的,我也只能忍痛祝福前夫了。」丁柔按著胸口,擺出痛心疾首的模樣。
「經紀公司否認過了,妳瞎猜什麼。」
「原來晴初姊也關注程諾的新聞,還以為妳不關心這些事呢。」向晴初對八卦新聞向來興致缺缺,丁柔還以為她不感興趣。
「程諾的新聞老是被放大關注,我又不是瞎了才沒看見。」說這句話時,向晴初有些鬱悶。
雖然知道多半是假的,但一天到晚看著曾經的好朋友和別的女人鬧緋聞,這種感覺說不上來的詭異,一想到那人還和她表現得像個陌生人,心裡的煩悶更甚。
「姊,妳是不是不太喜歡程諾啊?」丁柔從向晴初的語氣中發覺了不尋常的味道。
「看妳編故事的能力,不去當娛樂記者太可惜了。」向晴初戳了下丁柔的額頭。「別瞎猜。」
「還不是我文筆太差,報社不想錄用我。」丁柔委屈巴巴地摸了摸額頭。
「……」竟然還真的去應徵過娛樂記者。「我家到了,妳不用陪我上去,很晚了,直接讓司機送妳回家。」
司機將車停在公寓大廈門口,向晴初打開車門,阻止想跟著她一起下車的丁柔。
「好吧,晴初姊晚安。」
「早點休息,晚安。」向晴初本來要關上車門了,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按在車門上的手一頓,又彎腰和車內的丁柔說了句,「記得也要夢到我啊。」
說完便笑咪咪地刷卡走進大廈,留下一臉愣然的丁柔。
為什麼要夢到?
先不想這個問題,晴初姊剛才那一瞬間的笑容太美了,害她的心臟撲通了下。
丁柔連忙在心裡複誦了遍老公們的名字,拉回那顆差點被掰彎的心。
***
***
幾個月過去,向晴初參演的單元劇如期上檔,當初製片方讓劇中的幾名演員都拍了幕後訪談,說要放在幕後花絮。向晴初雖然不是要角,但群星娛樂是最大投資方,劇組便把她也排進了訪談。
訪談內容是由工作人員安排,不外乎是對於角色和劇本的感想,由於她參演的那集有人氣演員程諾加持,凡是有和程諾對上戲的演員都多了一道關於程諾的提問。
「初次和程諾合作有什麼特別的感想嗎?」
「壓力很大,怕自己失誤,不過我不管和誰一起拍戲都是這樣。」
「覺得程諾的演技如何呢?」
「我和程諾只講了三句臺詞,其實看不太出什麼,但感覺得出來他是個很認真的人。」
已經是幾個月前拍攝的內容,向晴初對於當初說了些什麼早已忘得差不多了,直到單元劇播出後,這段訪談也跟著被放了出來。
原先還沒什麼,誰知道有記者把她的這段訪談給拉了出來,單獨寫了篇新聞,說她看不起程諾的演技。
經紀人裴霜看到新聞後,馬不停蹄地衝到肇事者的住處,把還在和床鋪纏綿的向晴初挖了起來。
向晴初原本還睡眼惺忪,手中被裴霜塞了一臺平板電腦,她低頭一看,瞌睡蟲立刻被聳動的新聞標題嚇得死光了。

海外電影學院畢業演員向晴初,直言程諾沒演技(標楷體)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她仔細將報導內容看了個遍,大致上是說她認為非科班出來的程諾沒有演技,全憑一張臉。記者還把她的大學學歷給登了出來,都是經紀公司官網能找到的資料,而程諾讀的科系的確和戲劇無關,卻也是國內頂尖大學。
裴霜拿走平板電腦,點開單元劇劇組剪輯過後的幕後花絮,將平板電腦塞回向晴初手中,「自己看。」
向晴初認認真真看完幕後花絮,這個片段一共採訪了五名劇中演員,每個人都被問到和程諾相關的問題,劇組便把幾個採訪片段剪在一起。
向晴初被排在最後一個,好巧不巧,在她前面的演員每個都回答「程諾的演技很好,和他同臺飆戲的感覺很過癮」之類的答案,只有向晴初沒這麼說,就顯得只有她不認同程諾的演技。
她明明不是這個意思啊!
「我當時怕回答得太官腔會被認為是蹭程諾熱度,畢竟記者那麼喜歡寫程諾的緋聞,我當然不敢說很欣賞他之類的話,誰知道老實回答也被曲解……」向晴初越說越小聲,偷偷瞄了眼裴霜的反應。
裴霜撫了撫額,「我知道妳沒這個意思,偏偏大部分人只看見聳動的新聞,不會去探究新聞是否屬實,現在事情已經鬧大了,一堆程諾的粉絲和記者都在要個說法,要妳道歉。」
「那我發個聲明解釋一下?」
「公司的公關團隊也是這麼說,怕就怕記者和程諾的粉絲沒那麼容易擺平。」
「往好處想,我出名了?」裴霜一直說她缺人氣和知名度,現在不是來了嗎?
「多來幾次這種出名方式,我和公關團隊的心臟早晚承受不住。」裴霜白了向晴初一眼。
「只能先解釋了,不然怎麼辦……」向晴初低聲囁嚅,「記得幫我向程諾那邊說一聲,說我很抱歉引起這種誤會。」
其實她有程諾以前的聯繫方式,在國外的時候曾想過偷偷聯絡他,才發現自己被他拉進黑名單。不曉得他這幾年有沒有換過手機號碼,就算沒換,她也沒辦法打通電話,只好請公司代為轉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