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 | 誠品線上

一生一世美人骨

作者 墨寶非寶
出版社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商品描述 一生一世美人骨:「辰此一生,不負天下,唯負十一。」他用他一身美人骨,換她今生的傾國傾城,換她能記得他,能開口,叫他的名字。「上輩子,我認識你。」「我不記得,但我

內容簡介

內容簡介 「辰此一生,不負天下,唯負十一。」 他用他一身美人骨,換她今生的傾國傾城,換她能記得他,能開口,叫他的名字。 「上輩子,我認識你。」 「我不記得,但我相信。」 最難是情深不負。如果有個人,愛了你兩輩子-- ◎收錄完整番外、墨寶親作古風歌詞〈美人骨〉!關於墨寶:曾加入作者協會的少年班,重要編劇作品有《步步驚心》、《何以笙簫默》、《為了你,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等流量口碑雙爆好戲,最新作品為由周渝民、迪麗熱巴主演的《烈火如歌》劇本! ◎編劇時喜歡架構龐大、蕩氣迴腸的古裝大戲,但寫文時喜歡軟萌治癒的暖心小甜文。 ◎如果要寫某個種類的文章,就會放棄閱讀那個類型的小說,她說,這是對所有創作者跟讀者的尊重。 ◎讀者暱稱雙寶、二寶、寶寶!因為很會撩妹,在萬千讀者「少奶奶」口中又被尊稱為「寶二少」! ◎喜歡打電動,風格霸氣,從來沒被發現是個女生,感覺自己的真實性格跟《密室困游魚》中的男主角韓商言最為相像。 ◎上海交通大學畢業,每年都有讀者在放榜季貼錄取通知給她看,以與她同校為榮。 ◎只寫自己喜歡的作品,會偷偷在作品裡埋下正面的價值觀,希望能夠悄悄地影響世界。不可不知:耗時兩年洽談,獨家代理青春文學領域超一線作家墨寶非寶作品! ◎萬眾期待!《步步驚心》、《何以笙簫默》、《為了你,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烈火如歌》金牌編劇「墨寶非寶」,首度在臺出書! ◎2018年墨寶非寶作品將全面影視化,中國最大華策克頓集團、上海劇酷等大型傳媒買下改編權,並由原著作者墨寶非寶親自擔綱劇本改編! ◎網友淚眼推薦,看完久久無法自拔的墨寶非寶前世今生經典!前世,他是風華絕代、手擁重兵卻心懷天下的小南辰王,而她是指腹為婚的太子妃,清河崔氏的十一女。她面貌平凡,口不能言,心思細膩,知書達禮,拜入他門下七年,始懂何謂色授魂與。 今生,他是家族勢力龐大複雜,以科學為信仰的化學教授周生辰,而她是容貌絕世的大牌配音員時宜,卻只有她,帶著記憶轉生。縱然朱顏改,但她認得他的骨,兩世追尋,只一眼,就再也不能忍受分離。 美人骨,世間罕見。 有骨者,而未有皮,有皮者,而未有骨。 世人大多眼孔淺顯,只見皮相,未見骨相。 「辰此一生,不負天下,唯負十一。」 十一,時宜。縱使流光早換,前方危機四伏,而他根本不記得她-- 「上輩子,我認識你。」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墨寶非寶喜靜厭動,喜睡厭醒,有些小懶。喜歡讀書,為了戰勝自己不斷起伏的情緒,尤其喜歡佛經。只執著自己喜歡的事,學任何有趣的事,讓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寫自己感興趣的故事,順便悄悄在故事裡,埋下一些普世價值觀,讓讀到的人可以覺得生活中「幸」永遠大於「不幸」。 已出版作品:《蜜汁燉魷魚》、《密室困游魚》、《一生一世,美人骨》、《很想很想你》、《永安調》、《我的曼達林》、《至此終年》、《突然想要地老天荒》等。

商品規格

書名 / 一生一世美人骨
作者 / 墨寶非寶
簡介 / 一生一世美人骨:「辰此一生,不負天下,唯負十一。」他用他一身美人骨,換她今生的傾國傾城,換她能記得他,能開口,叫他的名字。「上輩子,我認識你。」「我不記得,但我
出版社 / 英屬蓋曼群島商家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城邦分公司
ISBN13 / 9789571083407
ISBN10 / 9571083402
EAN / 9789571083407
誠品26碼 / 2681666548006
語言 / 中文 繁體
開數 / 25K
級別 /
頁數 / 456
裝訂 / 平裝

試閱文字

內文 : 一生一世美人骨

整個上午,因為周生辰在客房裡睡著,她的心就像是飄著,始終落不下來,索性就拿了一盒影碟,看起電視劇。她的工作時閒時緊,不可能每日準時坐在電視前追電視劇集,只有休息了,才找些感興趣的片子,從頭看到尾,也免得惦記。
因為陽光強烈,只能拉上窗簾,讓房間暗下來。
怕吵到他休息,就戴上耳機,仔仔細細盯著字幕,看得入神。
一集集連下來,渾然忘了時間。
忽然身邊的沙發沉了沉,她猛地回頭,看到他坐下來。頭髮還溼著,顯然已經在睡醒後洗了澡。淺藍色的絨料長褲,白色襯衫,乾淨得像是個尚未離校的學生。
「怎麼醒了?」時宜摘下耳機。
「不習慣睡很長時間。」他看著電視裡的無聲畫面。「妳一直在看電視?」
她點點頭,去試他額頭的溫度。
幸好,燒退了。
「你沒有家庭醫生?為什麼發燒了,都不吃藥?」
「有,不過這種低燒,我通常都會自己痊癒。」
她「哦」了一聲,耳機掛在脖頸上,看他還微溼的頭髮。「如果不急著出門,就多坐一會兒。」
「沒有急事,我這一個星期,都會空出來陪妳。」他鬆了周身力氣,靠在沙發上。「可能之前已經很忙,訂婚之後會更加忙。」
她「嗯」了一聲,看著他。
「有話想說?」他了然一笑,聲音疲倦,略有柔軟。
「沒有正經話。」她也側身靠在沙發上,和他面對面。「只是忽然好奇,為什麼你會做科研,真的是因為不知道做什麼,才隨便選擇的嗎?」
「做一些事情,可以對別人有益處。」他倒是認真考慮著,如何回答時宜的問題。「而科研這種東西,可能幫到的人會更多一些。」
她「嗯」了一聲。
「我家裡這樣的人,不多,但還是有幾個。比如我妹妹。」他說。「她生下來,心臟就是先天性供血不足,身體不好,卻一直讀醫科,也就是想做一些事,多救幾個人。」
他說起妹妹的聲音,有種溫暖的感覺。
她在家裡看東西時,總習慣戴著眼鏡。而現在,坐在面前的周生辰,也戴著眼鏡。
兩個人的眼睛,隔著薄薄的鏡片,時不時對視一眼。
她靠在沙發上,和他慢慢地閒聊。只是如此,就已覺得享受。
從這裡,能看到客廳和餐廳之間的玻璃牆。玻璃上,映著她和周生辰。
輪廓清晰,面容卻模糊。
她想起,前世的初見。她在城樓上,扶著城牆,有些費力才能藉著黎明的日光,看到遠處的他,也是如此面容模糊,只見背影。那時身邊有人說,十一,他是妳今後的師父。她輕輕頷首,在偷偷來見他前,她已聽過這個名字:周生辰。聽起來儒雅清貴,彷彿飽讀詩書。
可所見,卻完全不同。
她所想的,是手持書卷的先生。
而她所見的,卻是金戈鐵馬的小南辰王。
那一日。
長夜破曉,三軍齊出。狼煙為景,黃沙襲天。
他立於高臺,俯瞰大軍,素手一揮,七十萬將士鏗然跪於身前。這就是真正的周生辰,家臣上千,手握七十萬大軍的小南辰王。
是色授魂與,還是情迷心竅?
六、七歲的她,並不懂得這些,只是被眼前所見震懾,雙手緊緊扣住城牆青磚,心跳若擂。

曾經的她和他,隔著師徒的名分,隔著她早有的指腹婚約。自七歲至十七歲,琴棋書畫,為人處世,甚至每一卷書,每一句詩詞,都是他所教授的。從懵懂無知,到深入骨血。
色授魂與。
她用了十年,才弄懂這四個字。

「累了?」周生辰忽然問她。
時宜搖頭。「想到一些事。」她怕他追問,很快說:「工作的事。」
她自知道他沒有工作和家事的安排後,就刻意說,自己前一夜工作太晚,有些累。兩個人在家裡待了整天,消磨時間的東西很多,而他,偏偏就選了圍棋。他執棋的手勢,非常漂亮,也非常熟悉。
時宜有時候會藉著斟酌棋局,悄悄瞄他下棋的樣子。
她想,他可能有所察覺,只是任由她這麼做而已。

他帶她去他們的房子。
不大的庭院,還有幢三層小樓。室內裝飾得如同一紙素箋,色彩並不濃烈,卻有著讓人沉靜下來的氛圍,她走進去,就不自覺地壓低聲音說話。她忽然想,如果不是自己,是其他人做他的未婚妻,會不會每件事都覺得十分違和?一種年代的違和感。
可唯獨她,從不覺得有什麼不舒服。

作為即將和他訂婚的人,她理所應當要參與所有的事。周生辰並不認為自己有資格裁決一切,甚至連請柬所需的套色木刻浮水印,也要親自給她看,問詢她可有偏好的字體。他們說這些的時候,是在他與幕僚談話的間歇。
深褐色的桌面上,排開了木刻浮水印,每個版刻旁,還有張裁成長條的宣紙。
是他讓人刻了她的名字,複印在紙上的。其實,她認得這其中的每個字體,甚至是背後的每個故事。她問他:「通常,你喜歡用什麼?」「老輩人崇尚唐風,喜歡周正的楷書,具體哪家的字,只看個人喜好。」
她頷首,楷書四家,唯有趙孟是元代人。她理所當然,排除了那張字。
然後,非常準確地把另外三家的字挑出來,擺在兩人眼前。
卻沒留意到,周生辰眼底的稍許驚訝。他沒想到,時宜能認得這麼準。
「我很喜歡顏真卿的字體,可他算枉死,會不會不太吉利。」她莫名地迷信。「柳公權的字,太過嚴謹,會不會不適宜訂婚的請柬?」她輕聲喃喃著,有些猶豫,轉而又覺得自己過分。不過是請柬的字體,何必如此較真。
周生辰倒不覺如何,抽走唯一沒被她否決的字條。「骨氣勁峭,卻不失風流,歐陽詢的字很不錯。」說完,便喚來人,拿走了這張宣紙。
他抬起手腕看時間,然後告訴她,接下來會有很多安排,不適合他參與。
她起初還有些奇怪,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書房後,發現門外有張熟悉的臉,歪著頭笑著,是那晚給她量身材的姑娘。
時宜恍然,何為「不適合他參與」。

那晚在姑娘的老宅裡選料子和量身材,只有他們祖孫四個人,還有位端茶倒水的婆婆。她只覺得除了深宅大院的環境,並沒什麼特別的。但此時,她看到那個女孩子走進來,身後跟著十幾個衣著精緻的中年女人,就已經覺得,周生辰所說的「世家」是什麼意思。
那些中年女人手裡,有人提著暗紅色布所罩的衣裳,還有人卻抱著長形木匣子。
她看過去,猜不透匣子裡裝著什麼。
女孩子和她打招呼後,示意人拆開匣子,不多會兒,就有了懸掛衣物的暗紅色架子。
原來,來送衣服,竟連懸掛的木架也要帶來。
她恍然。
女孩子卻看出她的神情,也覺此舉甚為麻煩。「婆婆說,凡是周生家大少爺的事情,都要做足樣子。」女孩子看到她的詫異,也忍不住嘆氣。「沒辦法,誰讓時宜小姐妳嫁的是周生,每一輩只出一個的周生。」
有人撤去罩著的布,把十幾件長裙掛上。
時宜看得吁出一口氣:「好漂亮。」
「喜歡嗎?真的喜歡嗎?」女孩子笑起來。「那我再告訴妳,現在只是訂婚,我外婆最近身體不好,所以都是我們三兄妹打的衣樣。倘若是大婚,婆婆一定會親自出手,就不只是好看了。」她說的時候,也甚為憧憬。
時宜感嘆著說謝謝。
有人掛好布幔。
時宜配合她,一件件試著禮服,終是記起自己始終沒問女孩子的名字。
「我叫王曼。」王曼細細看她身上這件衣裳,努努嘴巴,示意她看鏡子。「難怪婆婆會說,大少爺待妳是好到不能再好了。妳是他們家唯一一個,不必在公開場合穿旗袍的女孩子。」
「一定要穿旗袍嗎?」她奇怪。
但仔細想想,初次見他母親,還有後來在金山寺邊吃飯,見到他的堂妹和一個兄嫂,似乎真的都是旗袍。無論何種衣料,何種式樣,都跳不出老式旗袍的桎梏。
「我也只是聽婆婆說起過,鐘鼎世家,規矩繁多,所以給他們家人做衣服也很悶。」
王曼看禮服的袖口,似乎在思考減去那些裝飾。
美人不必過多裝飾,極簡才是上上之選。

到最後,時宜終於挑了件禮服,難得露出小半截的小腿,衣袖卻已經長及小臂。
最關鍵的是,這個樣子非常像旗袍……
王曼看出她的意思,忍俊不禁,讓人撤去屏風,剛想要周生辰來看,她就聽到自己的手機在響。時宜從桌上拿起手機,走到窗戶邊去接電話,就在接通後,聽到有男人的聲音,輕輕地咳嗽了聲。
她回頭,門口立著一對男女。
陌生的面孔。
這並不奇怪,和他在一起後她見到的,始終都是陌生的面孔。真正令人奇怪的,反倒是王曼一瞬愣住的神情,視線落在年輕男人身上。時宜也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這個男人穿著淺色長褲、綠色的格子襯衫和黑色西服。
因為身高的優勢,壓住了綠色的輕浮。反倒是風流隨意。
年輕男人對王曼很輕地點了點頭,視線移到時宜身上。「我猜,這位漂亮得讓人吃驚的小姐,一定是我哥哥的未婚妻,對不對?」
時宜有些意外,但還是頷首,答:「你好,我是時宜。」
「妳好。」年輕的男人走過來,伸出手臂,在她剛伸出手準備握手招呼時,給了她一個十分熱情的擁抱。「我是周文川,周生辰是我哥哥。」
這個男人,中文說得竟然這麼生疏。
完全不像周生辰。
不過時宜還是認出來,他有雙他們母親的眼睛,斜挑起來的眼睛。
原來這就是他口中提過的,雙生子之一——周文川。

兩個人分開時,周文川才對自己的女伴招手,告訴她:「這是我的妻子,佟佳人。」佟佳人向著她走過來,反倒不及周文川的熱情,只是簡單地和她握握手。
有些冷淡的人,甚至還有細微的敵意。
時宜並不明白,房間裡的氣氛為何如此詭異。
就在她猶豫著自己以什麼身分招待他們時,小型會議室的門忽然被打開,似乎他也聽到了外邊的聲音。內裡或坐或立的男人們,均是黑色西裝,嚴謹得像是在做生死談判。周生辰走出來,讓人關了門。
他沒穿外衣,襯衫的領口解開了一粒鈕扣,右手還拿著自己的眼鏡。他微抬起眼睛,看了看書房裡的幾個人,視線很自然地落在時宜身上。「很好看。」
時宜笑笑,還沒來得及說話,王曼已經長吁出口氣:「好看就好。」
她似乎不願久留,很快讓自己家裡的人將所有收拾妥當。
告辭時,周生辰忽然開口,讓王曼留下來,一起用晚飯。「妳和文川自幼相識,應該很多年沒見了?」王曼看了眼周文川。「差不多,三、四年的樣子。」
「是嗎?」周文川想了想。「差不多。」
一筆帶過,再無贅述。

晚飯是在家裡吃的,飯罷幾個人坐在庭院裡閒聊,時宜竟然意外聽出來,佟佳人和周生辰曾是校友。兩人年紀差得並不多,但佟佳人入校時,他已經拿到了博士學位。
「根據『史丹佛-比奈量表』的智商測試標準,我這位哥哥可是標準190分天才。」周文川笑了笑,將左腿搭在右腿上。「十二歲就收到深造邀請,十四歲進大學,十九歲拿到化學工程博士學位。」
王曼輕笑一聲:「你炫耀你這個哥哥,已經聽得人耳朵都麻木了。」
周文川搖頭笑笑。
王曼繼續說:「金氏世界紀錄上呢,世界最聰明的人可不是大少爺。人家是兩歲會四國語言,四歲旁聽大學課程,十五歲拿到物理博士學位。」
周文川微微揚起眉。「小丫頭,妳從來都和我作對。」
時宜忍俊不禁。
可身邊的話題中心人物,卻並不太投入的模樣。時宜用餘光看著他,猜想他是在想西安的那些研究專案,還是在想家裡的事?似乎這樣,也挺有趣的。他能安靜下來,陪在身邊,任由自己時不時打量著,天馬行空地猜想著他的想法。
時宜的思緒收回來。
卻意外地,看到佟佳人巧妙地挪開了視線。
她看的方向,只坐著時宜和周生辰。
不知道看的是她,還是他。

最佳賣點

最佳賣點 : 「辰此一生,不負天下,唯負十一。」 他用他一身美人骨,換她今生的傾國傾城,換她能記得他,能開口,叫他的名字。 「上輩子,我認識你。」 「我不記得,但我相信。」 最難是情深不負。如果有個人,愛了你兩輩子── ✦ 收錄完整番外、墨寶親作古風歌詞〈美人骨〉!

活動